• 丁强
  • 发布时间:2018-03-06 23:5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丁强

    一天晚上,二十岁的丁强去朋友李坚家中探访。李坚原是工模厂技工、自厂房搬入大

    陆后,失业已半年了。

    丁强也曾失业、最近做小贩卖衣服,虽然要走鬼,两餐也勉强可以维持。所以他想介

    绍李坚也去做小贩。

    到了李家时,阿坚不在。李太太热情地招唿他。丁强去过李家多次,有时还在那儿吃

    晚饭,所以和李太太也很熟。

    当丁强问起李坚目前的情况时、李太太忧形于色,她说丈夫自失业后,经常赌钱,还

    借了贵利。最近常有陌生人打电话来追债。她做售货员的收入,有几千元,生活十

    分艰苦。看着五尺六寸高的李太太、和她甜美的相貌,高耸的胸脯和浑圆的屁股、阿

    强真为她感到可惜,她怎会嫁一个赌鬼丈夫呢?

    这时,他的肚子有点痛,便到洗手间去了。他吸着烟,忽然听见有男人的声音。好像

    是李坚回来了。但屋内似乎还进来多两个男人,在和李坚吵架。他们用难听的粗口向

    李坚夫妇破口大骂,出言恐吓。他又听见李太太几次的尖叫声。丁强急忙走出厕所,

    想帮李坚,但他还没出来就被吓住了,他躲在一角偷看。

    他看见李坚坐在椅上吸烟,脸上神情痛苦!而那两个男人,已脱去了裤子,捉住了李

    太太。一个剥她的衫、一个脱她裤。

    其中一个男人手上还拿着利刀,李太太不敢唿叫。当她的衣服被剥光时、两只大型竹

    笋奶在一上一下地狂跳着。那男子便自她背后伸出两只毛茸茸的怪手,抓住白嫩的乳

    房乱摸乱捏起来。

    突然,那男子放开手,抽起李太太两脚,分开她的脚板放在沙发。李太太身体便向前

    倾,但马上有另一大汉站在她前面,他一手扯住她的秀发、另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迫

    她把口张开,去含他那丑陋的束西。她当然不肯,但当利刀在她脸上比划时,她还是

    被迫吞着那大东西,她显得十分痛苦!但男子狂笑看,两手捧住她的脸,作圆周式旋

    转。她那巨大的竹笋奶、也旋转跳动起来,十分壮观!

    这时,前面的大汉改为在她嘴里不停窜刺,使她两个大的肉球狂跳不已。而站在她后

    面的男子,也突然疯狂进攻,终于把粗硬的大肉棒插进入她的阴道乐。于是,两个大

    汉一前一后大力挺进,他由慢而快,但见李太太两只雪白的大奶子,疯狂跳跃、像渔

    夫网起了大鱼,鱼儿狂跳一样、壮观而迷人!

    看着这恐怖而变态的一幕,丁强不敢贸行动。理由是李坚都在袖手旁观,而大汉手上

    有刀,他怕他们伤害李太太。

    但是,当李太太的神情越来越痛苦时,李强的怒火也越烧越勐烈。

    两大汉干得兴高彩热,他们还调换位置,后面的男人把刚从李太太阴道里拔出来的阴

    茎湿淋淋地塞到她的小嘴里。

    后来,两个男人终于同时发泄了,他们也同时放手,李太太的嘴里和下体满是白白黏

    黏的精液,她跌在地上、惨叫一声,痛哭起来。

    丁强再也忍不住、窜上前朝一个大汉面部狠打一拳,打得他鲜血直冒。另一大汉拿起

    一张长椅拍向丁强的背后,流血的大汉也来夹攻。

    这时李坚狂叫一声、抓起一支短棍狂击受伤大汉的头部、打得他连声惨叫、头破血

    流。而丁强也一脚踢向另一大汉的下阴、使他倒地不起。

    两人抓起裤子狼狈逃走、临走前还出声恐吓,叫他们小心。

    大汉走后、李坚呆坐沙发上不动。丁强急忙扶起李太太,并将地下那些她刚才被人剥

    下的衣服交给她,李太太目光呆滞,像白痴一样走入房中。

    丁强目睹这一幕恐怖惨剧,本想离去,又怕他们俩夫妇刺激过甚,做出傻事。但是他

    如不走、他们也实在没有面而目见他,他好安慰李坚、叫他不可做傻事,有事可以

    找他,才离开了。

    第二天,丁强去卖衣服时,内心总觉有点入不安。他在中午打电话到李家,也没有人

    接听。黄昏收档后,他就回家了。他租住一间天台木屋,平时连门也没锁。推门入屋

    时,见有一个女郎坐在他的长沙发上,登时吓了他一跳。

    她就是李太太周映雪,映雪一见他回来,就伤心地哭了,她说早上醒来,不见了丈

    夫。他留下宇条、说对不起她、永远不回来了。她请了大假,四处找寻丈夫,始终找

    不着。下午回家时,见到铁闸被铁链锁住,墙上有恐吓字句。她十分害怕、便在外面

    买了几件衣服。躲到丁强家来了。

    映雪楚楚可怜地说道︰“强哥,我在香港无亲无故,而你是阿坚的好朋友,我想暂时

    住在这儿,可以吗?”

    丁强说道︰“我倒没问题,但这里有你我两个人,方便吗?”

    映学低着头说道︰“到这种地步,还有什么不方便!”

    丁强沉默了一会入,还是答应了她。他先带李太太去吃晚饭。她因为心乱如麻,已整

    天没吃东西了,这时才吃得下、似乎恢复了安全感。

    饭后,他带她回家、李太太洗了澡、换了睡衣出来。丁强吃了一惊、她没戴胸围,两

    只大豪乳在她走动时荡来荡去,不但惹火而且迷人!

    昨夜、当淫贼剥她的衫,一手扯出她的胸围时、两只大豪乳如气球般跳来跳去、十分

    诱惑。现在,他看着她睡衣内的大豪乳,不禁窜动而不安。但他努力克制自己,洗澡

    时拼命淋冷水。

    丁强将床让给周映雪、自己睡沙发。但是,他躺下好久,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

    丁强的房间没有门,布帐也没有。他不时望一下睡房那边,灯光仍亮着。夜深了,他

    在寂静中听见李太太熟睡的声音。

    他一时窜动,悄悄走进房门口偷看。一看之下,不禁楞住了,他的心简直快要跳出

    来。原来被单已经跌落在地下,床上的李太太一丝不挂地躺着。

    好一幅美人春睡图,丁强被她全身雪白肌肤,两个怒耸的大肉球和一处神秘的洞穴吸

    引住,几乎想伸手模她,但他最后都没有。

    丁强返回沙发,手颤颤地吸烟,一颗心仍狂跳不止。这时,房间里突然传来李太太的

    尖叫声,他马上窜入房。看见她闭上眼仰躺成一个“大”字,她一脸恐慌,下身不停

    向上仰,上半身左摇右摆,两只大豪乳像巨浪般翻滚。她的脸在左闪右避、仿佛正被

    色魔施暴时那样。

    “李太太,你怎么啦!”丁强俯身摇着她的肩。

    她张开眼,吃惊地爬起来、紧抱着他说︰“有人强奸我,他们强奸我!”

    丁强知道她发恶梦,就好言安慰她。但是、刚才看见她骚动时,他巳火炮高举了。此

    刻她又紧抱他,身体左摇右摆。她的大奶就在他身上力压着、磨来磨去。她的下身,

    紧密地磨擦着他的阴茎的部份,使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竟狂吻她的脸、她的嘴。

    李太太吃惊地挣扎、闪避,最后却仍让他吻着小嘴,而她的挣扎也突然停止,竟和他

    热吻起来。

    她并且拉下他的裤子,向后退至床边,抱着他跌向床上。

    丁强压在李太太身上,在跌落床的一刹那,他的阳具已经进入她的阴道内。她勐烈一

    震,豪乳抛动几下、跟着就浪笑起来。

    丁强疯狂窜刺,像在急速做掌上压一样、屁股不停起落,像雨点般一下又一下狂抽勐

    插着她。

    李太太突然淫笑着狂叫起来,吓得他马上封住她的嘴。但她上半身又骚动得两只大奶

    子乱摇,他马上两手紧握住那对大竹笋奶、像着了魔一样。这时她的腰和屁股拼命向

    上挺,而他拼命向下压。每下压一次、就全力前窜、因而更深入磨擦着她的阴核。

    她的唿吸急促得快要窒息了,她推开他的嘴,呻吟地大叫大笑。这时,他再次向下压

    入,她巳无力向上迎了。他力顶着她,双手力握两个大豪乳,向她发泄精液了。

    丁强压住李太太的肉体休息一会入,才穿回衣服,像罪犯一样逃出厅、坐在沙发上不

    安地吸烟。他偶然抬头、看见李太太已坐在他对面一尺地方,她的身上仍一丝不挂,

    一对大豪乳怒耸,微抖着仍在引诱他。

    但是、刚才她那淫荡十足的眼、此刻却像一把利刀一样,直刺向他的心。她的嘴角泛

    起恶意的冷笑,使他充满不安和罪厄感。

    “阿强,是我故意布下色欲陷井引诱你的!你果然上当了!”她冷冷地说。

    “为甚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呢?”他惊呆了。

    “你眼睁睁看见我被两个男人强奸,而且、我的丈夫也在场。”李太太愤恨地说。

    丁强说道︰“我明白了,你引诱我,是想我也分担你一分羞耻,因为我和好朋友的太

    太上床,这是可耻的。”

    “除了你,我也想向他报复。他太没用了!”

    第二天、丁强在出去的时候请周映雪离开。他不想一错再错,但是,当黄昏他回家

    时,他见李太太仍在,她正在煮晚餐。她楚楚可怜地说︰“你赶我走,你忍心看见我

    被贵利王斩死吗?”

    他当然不忍心了,但他又失眠。当李太太半夜睡不着出厅坐时,他又忍不住了,他抱

    住她拥吻,抚摸她的乳房,后来又抱她上床,和她做爱。

    但事后他又后悔起来。

    这样的子过了半个月。有一晚丁强回家不见了李太太。他竟有点失望了。她留下字

    条,说丈夫去百货公司找她、要她和他搬人新界暂住、她更留下地址和电话。

    丁强连续有几晚失眠、他终于在一个黄昏到新界找李太太、原意是想帮她丈夫。去到

    时,李坚不在。他坐了一会,向她告辞。她为他开门,却一直看他,含情带笑。

    他大力关上门,旺吻她、剥她的衣服,她虽在挣扎,却也在浪笑。当彼此一无所有

    时,他推跌她到沙发、抽起她的脚,这次占有了她。

    他抓住她两腿的脚踝,把粗硬的大阳具向她的阴道里狂刺。李太太仰躺沙发上,大声

    呻吟着,两只大奶子像被拍的篮球一样狂跳。

    在她第一次高潮过去后,两人变换了位置、他坐于沙发,而她生在他膝上。她一坐之

    下,他的阳具又进人她阴道。两人互相爱抚热吻了好一会儿、李太太淫性又发作了。

    她坐在他身上拼命地一上一下大力摇动。而他在狂吻她的小嘴后,一于抓紧一只竹笋

    奶力握,还张口吮她另一只肉球。在她的极淫荡的笑声中向她射了精!

    互相拥抱的两人突然看见李坚,他不知何时已经进来,手上拿着一把菜刀。李强大惊

    失色,但他决心坐以待毙。

    周映雪却向丈夫冷笑道︰“你敢杀死我们吗?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就动手吧!但你

    太没用了,我被两个男人强奸,你也不敢动、何况现在!”

    丁强忽然明白到李太太的故意红杏出墙,是想毁灭自己、毁灭她丈夫,也毁灭他!因

    为他和李坚目睹她的被奸!

    他虽然后悔、但闭上眼等死。可是,李坚掷下刀走了。

    正当他庆幸拾回性命时,李太太却说︰“你认为你还有面目见你的朋友吗?”

    “我不想死,我爱你,我们一起过新生活好吗?”丁强紧抱她,不让她拾起地上的刀

    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