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丰满的肉体
  • 发布时间:2018-03-06 23:5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丰满的肉体

    寒假到了,到底要上那里渡假呢?我雀跃地等待着。

    「阿姨一个人生活很寂寞,寒假这段期间,你过去陪陪她吧?」

    妈妈用半强制的口吻说道,令我没办法反对。记得在小学时候见过阿姨真正一

    面,以后一直没再见面,但是她离婚后一个人独居的事我是知道的。

    「结婚七年,没有小孩陪伴真是可怜呀!」

    爸妈常谈论有关阿姨的话题,我时有所闻,可是我对这些私人话题,一点兴趣

    也没有。寒假本来应该去滑雪嘛,最起码让我去熘冰不是更好玩吗?偏偏要我去陪

    个离婚的女人!

    阿姨的家搭乘常磐线一个小时三十分就到了,连绵的防风林中,矗立一间木造

    平房。我拿着住址往前走去,七八年没见到阿姨,从前她给我的印象是略带神经质

    的女学生模样,对我而言,清瘦苍白的女人我最受不了。

    但是阿姨开门的刹那,少年时代的记忆消逝无踪。阿姨丰硕肥满的肉体呈现在

    我眼前,穿着一袭连身花裙的她,腹部赘肉明显折成三段,如冬瓜大的双乳在胸部

    唿之欲出。因为没穿奶罩的关系,勃起的乳头看的一清二楚,前面衣领开的很大,

    几乎看得见深遂的乳沟。

    (哇!好棒呀!)

    我最喜欢丰满的乳房,看见阿姨胸前的肉球,内心不禁噗通噗通地狂跳,第一

    次看见如此惊人的大乳房,光是看已叫我不断地吞咽口水。

    丰满的地方不只是乳房而已,腹部的肉也是积了油般的肥厚,好像怀孕中的腹

    部一样,上面的花裙几乎像撑不住似的撕裂开来。膨涨几近撕裂的部分还有一个,

    大腿根部好似藏了一个肉鳗头般贲张隆起,里面肥厚的生殖器好像向人炫耀地鼓动

    着。我慌张地挪开视线,面庞刹时涨的通红。

    「一郎,你长大了喔!长的很俊哩!」

    阿姨喜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面貌和从前不会有多大改变,只是昔日修长的瓜

    子脸变成如满月般的圆脸而已。眼睛很大眉毛细长,鼻子如玉削般挺直,唇形很美

    ,我想不透这样的美人居然能一个人在此独居?

    「你上来吧!别客气唷!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

    跟在阿姨身后,我再度受到冲击。肥大的臀肉令我眼睛发直,两片随着步履摇

    晃抖动的臀肉简直有水桶的重量感,好像独立意识般的动物上下左右用力弹跳。不

    仅只有弹跳动作而已,在行进的同时,两片肉还会发出相互撞击的声音。

    咚咚咚…

    如鼓音的感觉,在臀部下侧响起,怎么形容……呃,就像是亲自聆听身历声立

    体音响的那种感觉吧。

    咚咚咚…咚咚咚…

    生下来头一次看见这么巨大的臀部,真让我吓破了胆。我今年才十六岁,当然

    没有性交经验,但是一触击女体知识,就会强烈地让我流鼻血。

    看到女人裸体相片,阴茎立时会膨涨勃起。不,在未看之前,就会不由自主地

    勃起才是最正确的说法。我的老二那么容易受刺激勃动,难道十六岁是勃起的年龄

    吗?我很纳闷。

    只要对方是女人,就能让我产生性慾。不,这种说法不太正确。瘦的只剩下皮

    包骨的女人,也许那个地方也会贫嵴地只存骨骼而已吧?那种女人我可不要,还是

    肉都都丰盈肥厚的女人比较能挑起我的性慾。

    虽然至今未曾亲眼目睹女人最神秘的地方,但是我还是想像得到,因为公厕墙

    壁常有人涂绘淫秽的图形器官,可以供我做参考。

    我的老二发育很好,只要它一膨涨变大,我就觉得很爽快,轻轻用手抚摸,腹

    底会昇上一波波快感。顺便提一下,用木棍摩擦和用被盖卷起来摩擦有不一样的感

    觉,你可以亲自体验,我觉得用卷成圆形的被盖摩擦比较舒服。

    七八年没看过我的阿姨,也因兴奋的情绪染红了双颊。我做梦也没想到,阿姨

    竟然会变的这么有魅力。她带我进到客房内,伸开双腿平坐在榻榻米上。

    「对不起,顾不得礼貌了,因为我实在胖的不能好好坐下。」

    「没关系。」

    我的脸倏地涨红起来,因为阿姨的花裙往上缩,露出闪着莹白辉采的大腿。室

    内漂荡一股浓郁的成熟果实味道,那是阿姨发出的体臭,我不禁用力一吸再缓缓吐

    出来,强烈的发酵味让脑部产生晕眩感,好像体内的血液也不断的涌流骚动。

    「我…是否稍微胖了些?」

    对这样的问题我要如何回答才可以?「稍微」的意思,我无法马上理解。

    「我真的很胖…对了,一郎,你几岁了?」

    「十六岁。」

    「长的很像爸爸嘛,很帅喔!一定很受女孩子的欢迎。」

    「那有啦!」

    「我…改变很多吧?」

    「不!一点也没变。」

    我拼命想着奉承的辞句。

    「胡说,变啰!像个老太婆了。」

    阿姨虽然这么说,脸上还是一副高兴的表情。

    「我…看起来差不多几岁?」

    唉!真的很困扰,女人的年龄猜的年轻些是种礼貌没错,但是看了阿姨的身材

    ,除了满月型的面庞以外,她似雪白的肌肤,没有丝毫明显的皱纹,整个人看起来

    有如颤动的小山那样的感觉。我实在猜不出她实际的年龄,真后悔出来的时候,没

    问母亲打听有关阿姨的一切。

    「怎么样嘛!我看起来像几岁?」阿姨的性格很固执。

    「呃…我猜看看,大约二十五、六岁吧!」

    话一说出口,心里就有点内咎,也许讲的太年经也不太好,可是阿姨却很高兴

    地露出糯米般的白齿。

    「果然是一郎,猜对了!」

    不可能吧!但是我脸并没露出太多惊讶的表情。

    「我弄点东西给你吃。」

    阿姨挪动硕大的臀部站起来,榻榻米立刻沙沙作响,因为身体的重压,平面失

    去弹性,呈现出如面盆大的凹穴。肥胖的肉团让阿姨的唿吸急促,香汗淋漓,我看

    了很替她可怜。

    「阿姨,你别忙了,让我来做吧!料理一向是我最拿手的。」

    阿姨好像专为等我说出这句话似的,又坐在榻榻米上。

    (虽然我喜欢丰腴的女人,但是阿姨毕竟是太胖了些。)

    我站在厨房大声叹了一口气,目前这种情况的阿姨简直就像涨大的气球,也许

    那天会胖的充塞整个房间也说不定。用过晚膳,我不禁把我的想法告诉阿姨。

    「阿姨你应该少吃一些,将体重减轻比较好吧?」

    我慎重地选择辞句,心中想着应该如何帮助她,只有奉承和阿谀是不行的,阿

    姨像少女般率直地朝我点点头。

    「我也很想瘦哇!现在这么胖,连合身的内衣裤也没。有上次特别穿上特大号

    肉裤,不料一坐下来马上就撕裂了。」

    阿姨好像很经松似的笑出声来,但是我那里笑的出来,只要一想像她的底裤撕

    裂的情形,我的脸庞马上涨红。可是一旁的阿姨不顾我的反应,又毫不在意继续说

    道。

    「所以啦!从此我不再穿内裤,习惯了以后,觉得这样也满舒服的嘛!呵呵呵

    …」

    老天!简直要让我的眼睛喷出火焰,她现在竟然没穿内裤。

    (这么说…眼前张开大腿坐在榻榻米上的她全无防备啰…)

    我的心脏越跳越快,从来没有这么遽烈跳过。

    身材肥满的阿姨,性器一定也很丰厚,肥腴的小穴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很想见识

    。好奇心涌上来的同时,我的老二瞬间充血膨涨勃起。

    室内充满阿姨甘甜的体臭,她缓缓挪动身躯,那种呛人的味道就愈来愈强烈。

    我的身体被浓郁的味道包围,开始小幅度地抖动起来。阿姨伸出双腿靠在壁上,这

    种姿势正表现出她身心皆在最轻松的状态中。

    连身花裙的下摆,卷在膝盖上面,可以看见张开大腿的内侧,粉桃色的膝盖,

    和雪白的大腿相互辉映,深处有合暗的浓紫色阴影。那片阴影就是丛毛遍布的神秘

    部位。说的更澈底一点,就是阿姨裸露出来接触空气的秘肉,我也拼命用鼻嗅着浮

    着甘酸气味的空气。

    膨涨的老二一直充血,麻痹的感觉让我觉得有点疼痛,我轻轻移动一下膝盖。

    「我也很想瘦,自从离婚后就越来越胖,现在几乎找不到合身的游泳衣。」

    这句话着实叫我楞了一下,如果有合身的游泳衣,难道她也想游泳?我的脑海

    中霎时浮现出绿色的海洋上,阿姨皙白丰盈的肉体,在波涛中翻滚漂流的情景。

    「郊游一定也很好玩哩!」

    阿姨就像明天要去郊游似欢悦的口吻说道。

    「一郎也一起去一定更好玩吧!也许旁人看了也会羡慕地怨妒喔!我们像一对

    恋人一样嘛!」

    阿姨边说边偷看我一眼,因为近乎恐怖的羞耻心使然,我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阿姨,如果真的想要去郊游的话,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是减肥。」

    我可不愿陪着她那副肥胖的身躯外出一起散步,被那些充满好奇的眼神杀死。

    「我会帮助你,为了阿姨你的身材,我什么都愿意做。」

    此时,阿姨突然缄默,思考的神情令我疑惑,口唇嗫嚅着不停地上下启动。

    「我认为太勉强了。」

    好不容易阿姨开口说话。

    「为什么?」

    「我自离婚后,身材就胖起来,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不知道。」

    「原因是慾求不满。」

    「慾求不满?」

    「是的。」

    阿姨吐出长长的叹息声,胸前的乳房如波浪般摇晃。

    「为什么会慾求不满?」我丝毫没有感觉地问道。

    「我是否是个成熟的女人?」

    「是呀!」

    「结婚以后,至少每周有二次。」

    「有什么?」

    「夫妻关系。」

    「夫妻关系是什么?」

    「咦?你不知道?」

    「嗯。」

    「夫妻关系就是性交嘛!」

    我的脸又一次涨红。

    「每周二次是少了些。」

    「…」

    「刚结婚时,我每周有十二次哩!」

    我虽然满面通红,但是心中仍然存有疑问,一周有七天,十二次似乎数字不太

    对吧…

    「阿姨,一周十二次好像有点奇怪?」

    「咦?那点奇怪?」

    「呃…一周有七天,每天一次也只有七次啊!」

    「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一天二次一个礼拜不就有十四次了。」

    这个回答让我惊愣的一时无法闭上张开的口。

    「好棒啊!」

    「我也觉得好棒,好不容易才懂了性爱的滋味却又离婚了。为了忘掉那种销魂

    的感觉,我拼命吃东西填饱肚子,这就是我肥胖的原因,明白吗?」

    「我明白了。」

    我的回答带点寂寞感,为了要让阿姨消瘦势必要给她性的满足,但是这种事情

    对我而言,似乎有点勉强。

    「怎么了?突然消沉起来?」

    阿姨有点担心地看了我一眼。

    「对不起,我恐怕无能为力。」

    「哦!原来你为了这个在担心?一郎,你很体贴喔。」

    闪着慧黠的大眼睛,阿姨伸出手指轻碰我的耳朵。

    「一郎的耳朵长的真好,这个叫福耳吧?」

    一边说着一边挪身向我移近,炙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脸庞,濡湿的舌尖不停地在

    耳洞钻进钻出。我不知道耳朵也是性感地带,被舔吻的当时,混身布满陶醉感,闪

    烁地令我无法睁开双眼。

    「一郎…你很敏感,很可爱唷…」

    阿姨充满喜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双手不住抚摸我的头,体内急速游走的电流

    让我酥麻地想睡觉。

    「嗯…我让你更爽好不好?」阿姨贴近耳朵小声的说。

    「我知道男人的身体怎么搞最舒服喔!」

    我仰躺在榻榻米上,阿姨灼热的气息不断地由鼻孔唿出。我的老二因为她的抚

    摸,蠢蠢欲动的想由裤内冲出来。

    「我想吻你的肉捧,会让你好爽喔。」

    我根本无法回答,因为羞耻和期待的刺激下,身体不住地发抖。

    「来吧!我会让你尝到至极之乐!」

    阿姨迫不及待拉开拉链掏出勃动的老二,俯身张口用舌头舔吻,温暖又缩紧的

    樱口不停地用力吸吮。我无意中大声呻吟,眼前一片白茫茫,身体好像在浩瀚宇宙

    间飞行,感到无比的畅快。阿姨停止蠕动吸吮的舌头,抬起头离开我的老二。

    「射出来没有关系,第一次放出来以后可以维持更长久的时间。」

    迷惘中我睁开双眼,只见到阿姨蹲在我的腰部,视力所及竟是她那两片高高厥

    起雪白的臀肉,甚至也让我看到狭长裂缝中艳红色的秘肉。这种情景使我体内产生

    一阵痉挛,热力立刻在她嘴里爆炸,白浊的精液喷泄而出。

    阿姨这时候拼命用嘴承接我的热源,一滴也不肯浪费似的在喉间发出咕噜咕噜

    饮啜的声音。双股间阿姨黝黑的发丝不停轻抚,温热的樱唇再度张开舔吻,我的老

    二再一次恢复。

    「好棒啊!果然是年经人,肉棒又挺起来了哩!」

    阿姨爱恋地用手指抚弄,并低头用舌尖啄吻。

    「阿姨,这次让我来做吧!」

    我翻过身来向她要求。

    「你刚才为我做了那么多,现在轮到我为你服务。」

    阿姨一副茫然欲泣又像微笑般的表情,眼睛闪烁着光芒,声音有点颤抖。

    「不要!我的下面不能让你看,不可以…」

    阿姨发出幼儿般的声音,拒绝似的扭动身躯,但是人却缓缓向后躺下,如婴儿

    换尿片地屈张双腿。

    「我的…不行…」

    双手掩住迷乱的面庞,屁股拼命扭动着,连身花裙早已卷在胸腹上,我像只狗

    般四肢俯地跨在阿姨的股间。

    浑圆的阴阜有一丛轻淡的春草掩覆,她的阴毛似乎不多。红色的裂缝微微张开

    ,周边有古铜钱型的颜色,其他部份一片雪白,只有豆大的阴核呈现朱红般的鲜明。

    (哇!好漂亮的小穴!)

    我看了真感动,阴阜很丰满,中心附近渗透出如花露的蜜汁,移近面颊延着阴

    沟的起伏,我用舌头深入舞弄。

    「啊!不要…」

    阿姨的头狂乱摇摆,肥厚的小腹如波浪般起伏,舌尖抵住朱红色的阴核用力吸

    吮,阿姨似乎抵挡不住我的折磨,身体内部产生痉挛,如小山般的身躯拼命在榻榻

    米上扭动。我不理会她的反应,再用舌尖向淌着淫水的密洞攻击。

    「啊!啊!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感觉太棒了!」

    阿姨口中不断发出悲鸣的喘息。

    密洞发出成熟果香的味道,引得我再一次移动舌尖来回追巡,白色的巨丘就在

    我头上晃动,如蛇般滑熘的舌在裂缝中钻营,脸上布满晶莹汗珠的阿姨已经双眼翻

    白晕厥过去了。

    「如此疯狂的感受是我生平第一次。」

    后来好不容易恢复正常气息的阿姨很高兴地对我这么说。

    仅有十天的假期中,我们天天如发情的狗般拥抱在一起。寒假结束的前一天,

    我收拾行囊回家的时候,阿姨的体重也减轻了十几公斤。

    我内心暗自思忖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唯一的遗憾是阿姨在秋天再婚,只要一想

    到阿姨成熟丰盈的肉体即将被另一个男人拥抱,我的心情就有点沮丧气馁…

    【全文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