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女的生活之一
  • 发布时间:2018-03-06 23:5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淫女的生活之一    惊天大营救阴道中一阵剧痛使芷若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她呻吟着从阴道中取出柱状电击闹钟,发现已经是早上9:00钟了,她朝对面看看,余泓已经不在了,她知道余泓肯定被行刑女带着去选子弹了,刑期就在今天晚上9:00正,届时余泓就会被自己亲手选定的子弹击中胸部而丧生!自从十天前公司宣布对余泓执行死刑的决定以来,余泓就像变了个样,芷若想道,她变得更加精神焕发,更加年轻漂亮,做爱也更加疯狂!  ……  「注」:通常的死刑执行程序如下:1、由超级淫女签发死刑执行书,一式二份,一份送交行刑部,另一份提前10天送达受刑人;2、死刑执行前72小时,由行刑部对受刑人执行一次非致死型刑罚,一般由电击刑、绞刑、毒气刑和捆绑悬吊等四种酷刑组成;3、如果是枪毙,在行刑的当天或前一天,由受刑人选择处死自己的子弹,一般有下列几种子弹可供选择:A、YN01:12毫米口径,圆头,破坏力极大,穿透力很弱B、YN02:12毫米口径,尖头,破坏力很大,穿透力强C、YN03:9毫米口径,圆头,破坏力很大,穿透力弱D、YN04:9毫米口径,尖头,破坏力适中,穿透力很强E、YN05:共三款,口径分别为6、7、8毫米F、YN06:特种弹,其弹头含有药物,并有若干亚型,专门用来打女孩子的乳房和阴部,可使受刑人在临死前多次达到性高潮。这种子弹由公司掌握使用,不能由受刑人自行选择。  4、死刑一般安排在晚上8:00时后执行,由行刑女将受刑人双手用手铐铐住或用绳子捆绑后带到刑场;5、由行刑女宣读死刑执行书,受刑人在执行书上签名,未经签名,不得行刑;6、行刑。  ……  芷若胡思乱想了一阵后,赶紧起床洗漱,然后又仔仔细细地洗了个澡,这时两名行刑女来到她的房间,芷若知道今天轮到她提供淫浆。公司每天安排20名淫女为A级淫女提供淫浆,淫浆是女人淫水、淫精和男人精液的混合物,性交后留在子宫内,对女人来说,淫浆是极为宝贵的,具有第二血液的美称,因此盈盈她们每天都要喝几杯淫浆。  行刑女将一丝不挂的芷若带到淫浆提取室,室内靠墙处排列着十具淫浆提取机,这时已经有六位淫女被绑在提取机上了,她们惨叫着、抽搐着,粘稠的乳白色的淫浆缓缓地从阴道中流出来,滴到盛在下面的量杯内。  行刑女将芷若四肢分开呈「大」字形绑在淫浆提取机上,然后拿出一个连着十几根红红绿绿电线的外阴护垫戴在她的阴部,外阴护垫由特种乳胶制成,其靠身体一侧刚好适合女性外阴曲线,边缘有窄窄的皮带,可以系在大腿上,从而使护垫能与阴部紧密接触。护垫中央有一小孔,这里刚好是阴道口位置。孔的周围是一排电极,分别与大阴唇、阴蒂等部位接触。  芷若来公司才两个多月,但已经被搾取了两次淫浆,她知道提供一次淫浆不亚于经受一次酷刑,好几天都不能恢复过来。这倒不是说淫浆提取机特别厉害,其实提取机上的电极放电电压才一万伏,远远不如微型电击器,而是淫女失去淫浆后身体就会变得特别虚弱,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淫浆对女人的重要性!  十多分钟后,淫浆提取结束,这时芷若感到浑身酥软,眼冒金星,她趴在地上,几次挣扎着想站起来,但都未能如愿。  ……  芷若今年才22岁,三个月前还在念大学三年级,但早在大学二年级第一学期时,她就受室友的怂恿而参加了SM协会,谁知她天生是一个受虐狂,因此不久并便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导致学习成绩直线下降,最终被校方开除。  现在她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参加SM聚会时的情景。  那天,室友带着她来到SM协会控制的一家俱乐部,把她交给了一个叫阿辉的男人。阿辉,二十五岁,表面上在一家贸易公司任经理,实际上是SM协会的合伙人之一。  芷若玩SM时有一个特点:喜欢用绳子,认为绳子与性不可分。而阿辉则酷爱一切用绳子把女人绑起来的性活动,购买SM书刊与录音带也偏爱日式的捆绑与吊刑类的虐待,认为把女人捆吊起来然后交媾是一种最高的肉体享受。芷若也认为被男人用绳子五花大绑后才奸淫是最能达到高潮的,没有绳子,她会觉得性生活枯燥无味,以至于后来有几次阿辉在性爱前奏抚摸挑逗她而未拿出绳子时,她竟迫不及待地问阿辉为何不捆她!  后来阿辉常说:「我是天生的施虐狂,而芷若则是天生的受虐狂,我们在游戏中真可谓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  阿辉把忐忑不安而又有几分好奇的芷若带进一个房间,房中SM设备甚为齐全,有吊架、绳索、皮鞭、蜡烛、手铐、铁链等SM常用刑具,在屋子正中还有一张巨大的木床,床的四个角上安装有四个绞轮,行刑者可将受刑者的四肢分别捆住,然后将绳索套在绞轮上,转动绞盘即可收紧绳子将受刑人牢牢地固定在床上,任君虐待。  芷若一双媚目死死地盯着刑床,内心怦怦直跳,她感到有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根往下直流。  良宵值千金,阿辉一把抱住芷若,用火辣辣的热唇尽情地去吻芷若的额头、双颊和她那娇嫩的嘴唇。芷若也不甘示弱,灵巧的小玉手已熟练地摸到阿辉的腰间,解开了他的皮带。而她那蛇一般灵活的柔软的舌尖已挑开了阿辉火烫有力的两瓣嘴唇,把自己的舌头伸了进去。四唇二舌激烈地相缠着,把青年男女的欲火如干柴般地点燃起来了。  良久,他们才松开手。  「替我把衣服脱了嘛!」芷若娇声说道。  阿辉如奉圣旨,赶紧脱去芷若那又短又窄的牛仔超短裙,哇!里面竟没穿内裤!接着又一把剥掉她上身穿的浅紫色短袖T恤,芷若顺从地配合着,她转过身子,让阿辉解开背后的胸罩扣子,哇!坚挺的凝脂般的椒乳一下子蹦了出来!阿辉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抄起少女玲珑纤盈的身子,把她放在了屋子中央的刑床上,然后他熟练地用绳子捆住她的手腕和脚踝,再将绳索套在绞轮上摇动着,随着绞盘的转动,姑娘的四肢被绳索拉紧了,只见她仰面躺着,手脚被绳子紧紧地拉向四角,双腿大张,全身呈「大」字型,阴部毫无遮掩地暴露着,等待着男人阴茎的插入。  灯光下女人的玉体显得那么迷人,只见芷若那明艳可爱的脸庞流露出迷人的柔情,乌黑漂亮的明眸更是泛着一层薄薄的、透明的水光。而她那乳峰高耸、柔嫩软滑的肉体更是显得曼妙圆熟,引人垂涎!  看得阿辉都有些发呆了,当一个漂亮女人被剥光了衣裤、捆住手脚活生生地躺在他面前时,最能激发出他的男性占有欲!  果然,阿辉急不可待地向被捆绑着的裸女发起了勐攻,他先张开手掌去揉揩摸擦少女的乳房,然后又用手指尖去轻轻摸弄那乳尖中央的凹位和表面密布的细细的泡点,令她的两颗红梅迅速怒放,在柔和的灯光照耀下,女人的双乳及峰顶的花蕊简直就像是一幅美妙绝伦的油画!  接着阿辉的手掌开始缓慢下移,顺着她那滑熘熘的小腹,掠过浓密的黑色森林,来到甘露丰富的沼泽地带,最后伸进了女人那湿润的玉门。  与此同时,阿辉的嘴巴取代了手掌的职责而服侍起女人的乳房来,阿辉闭上眼睛,口舌并用,贪婪地吮吸着少女丰满雪白的乳房。  芷若在阿辉如此进攻之下已招架不住,她的两只手掌已握成了拳头,不由自主地想张开臂膀拥抱给她快乐的情人,然而绳子却紧紧地捆住了她的两只手腕,令她欲火无处宣泄!  这时,阿辉又拿起一个电动按摩器,用力插入芷若那已淫水泛滥的沼泽地中央的阴道,「啊……!」芷若一声惨叫,随着不停狂震的电动按摩器在少女血脉膨胀的消魂洞里越钻越深,只见她浑身发抖,香汗淋漓,下身往上弓起,四肢僵直,十只玉葱般白嫩的手指下意识地一收一张,如此不停反复抽搐着。同时,她嘴里呻吟声连绵不断。  当阿辉把芷若的手脚松开,从刑床上抱下来时,姑娘已经身软如泥,她的双腿之间流满了淫水,肉缝里反射出晶莹的光亮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