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团地妻.惠美子
  • 发布时间:2018-03-06 23:5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社长,今天下午我可以先走吗?」

    「斋藤小姐有什么急事吗?」

    「嗯,身体觉得好像有点发烧……」

    「真可惜呀,你今年还是全勤呢……」

    「社长,抱歉了……」

    「没关系……身体不舒服是大事……」

    斋藤惠美子是五年前来到这家电镀工厂上班的。

    五年来她每天从工业区附近的国民住宅来工厂上班,一次也没有请假过。负

    责金属抛光作业的她每天都要接触大量溶剂,长期接触有毒化学物质伤害了她的

    身体,而今天已经难受到连上班坐着都有困难了。

    路上惠美子到附近商店街药房买了点感冒药,就急急忙忙回家里前进。她家

    是连续十栋并排国民住宅社区入口处第一栋的一楼,惠美子打开门锁,狭窄的玄

    关中丈夫的皮靴旁排着一双陌生的女鞋。

    「啊……啊……啊……咿……咿……咿……」

    「嗯……嗯……嗯……」

    惠美子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上个月惠美子的先生被公司解雇了,今天一大早他就出门说要去找工作。老

    公说了中午之后就会回来,但是现在从自己家中,明显地传出了男女交欢呜咽的

    叫床声。

    惠美子小心地关上门,不发出一点声音,惦着脚小心地往传出女人喘息声的

    房间走去。

    「啊……好舒服……太爽了……亲爱的……」

    「啊啊……再进去一点……快……好大……」

    经过厨房就是四个半塌塌米大的和室,惠美子小心翼翼地拉开纸门。打理得

    非常整齐的和室中,长发全裸女人的背影跳入她的眼帘。

    女人坐在盘着双腿的老公身上大声喘气,汗湿的长发不断在空中乱舞着,从

    惠美子的角度看不见老公深埋在女人胸前的脸。外面是冷得半死的严冬季节,但

    汗水的热气却从房间里两个人拥抱的身体上不断地冒出。

    「啊啊啊……快点……再快点……」

    「我……我也……要出来了……」

    「啊啊……不可以……不可以射在里面……」

    「嗯……嗯……」

    男人在射精前把阳具从女人淫靡的裂缝中抽出,沾满女人爱液的阴茎雄伟地

    矗立在身前,一下子便塞入女人的小口中。

    「吞下去……全部给我吞下去!」

    「嗯……嗯……」

    (……老公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过……)

    男人仰起脖子,享受射精后女人用小嘴清理龟头的快感。

    惠美子注视着老公充满快感的脸,眼泪不知不觉噗噗地流了下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子……)

    惠美子20岁那年不顾家里的反对与老公大辅结婚。小夫妻受尽人情冷暖,

    拼命赚钱为的就是能早日买下属于两人的房子。再怎么苦惠美子也能忍受,只要

    两人相依为命就是幸福,但她却没想到薄幸的男人全盘否定了她对婚姻的期盼。

    惠美子擦了擦眼泪,咬着牙扯开了拉门。

    「啊!」

    大辅惊讶地合不拢嘴,全身僵硬地站着,眼睛像是快掉出来一样。

    「啊!」

    惠美子快要出血的眼睛瞪着全裸的女人看,狼狈不堪急忙想要爬到丈夫身后

    的,居然是这些年来唯一同情自己的表姐恵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惠美子凄声叫着。

    「不……惠美子……不是你想的那样……」大辅大声喊着。

    「对不起……惠美子……对不起……」惠子哭着拼命磕头。

    惠美子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飘满两人淫臭的四塌塌米半房间在眼中不断崩

    落。

    「为什么……为什么……」

    「惠美子,别这样!」回神过来的大辅跳着穿起内裤,挣扎地靠近想要拉住

    惠美

    子。

    眼看最亲密的恵子裸着身子在自己卧房中,强烈被背叛感让惠美子陷入悲伤

    深渊。

    「不要碰我!」惠美子狠狠地打落大辅扶上自己肩头的手。

    「有话好说啦……别这样……」

    「……」

    惠美子丢下老公与惠子,无言地转身跑出屋去。

    ***    ***    ***    ***

    「社长!斋藤小姐她!」

    「斋藤小姐?她下午请假呀!」

    「不是!社长,斋藤小姐她昏倒了!」

    「啊?」

    狂奔而出的恵美子下意识地朝公司跑去。发着烧的身体哪经得起这样折腾,

    身心俱疲的她在推开工厂大门的瞬间就垮了下来。

    「斋藤小姐的身体好烫,快,快扶她到我的房间去!」

    「没关系,我还能自己走……」惠美子虚弱地说。

    「怎么啦?你不是说要回家休息吗?」

    「哇呜呜呜呜……」惠美子突然像孩子般大哭起来,强烈的悲鸣让工厂中所

    有人都放下工作望向她。再也忍不住的女人彻底崩溃了。

    孝司社长不明白她为何哭得这么伤心,连忙扶着肩膀、撑着恵美子无力的身

    躯往工厂休息室移动。

    「来,躺好,好好休息一下!」孝司取来棉被替惠美子盖上,「躺好……」

    午休时间已经过了,但工人们都焦急地围在门口。

    「大家先回去工作吧,这里交给我就好!」孝司驱走围观的人群,到医务室

    取来冰枕让惠美子枕上。

    女人慢慢恢复平静不再哭泣。

    「发生了什么事,惠美子?」

    「社长……对不起……」

    孝司30岁那年从父亲手中接过这家电镀厂。没怎么花到父母的钱,孝司用

    自助旅行的方式几乎游遍全世界,但父亲突然病倒的消息让他急忙赶回来,在措

    手不及的情况下继承了这家工厂。对电镀业完全外行的他,日以继夜地拼命工作

    着。

    从扛起父亲留下的重担那天起,工作上的革命情感让孝司与惠美子建立起不

    错的友谊。

    「是你先生的事情吗?」

    「啊?……不……不是……跟他无关……」

    「那是怎么啦?怎么会这么难过?」

    「社长对不起……」

    「好吧,那我就不多问了,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吧。」

    「嗯……」

    「药呢?吃药了吗?」

    「还没,我买了还没吃……」

    「喔?」孝司翻开惠美子的提袋,拿出药让她吞下,「那我先回去工作了,

    你好好休息。」

    从绝望深渊中归来发着高烧的恵美子,渐渐地在药物的效力下沉沉睡去。

    ***    ***    ***    ***

    「斋藤小姐,感觉好点没有?」

    「喔……」惠美子还迷迷煳煳的。

    终于晚上八点忙完了所有工作,孝司回到休息室中探望惠美子的病情。

    「还是非常热……」烧得发晕的女人口齿不清地回答。

    孝司取来了新的冰枕,同时细心地从冷冻库中取来毛巾帮惠美子擦汗。

    「大家都下班了吗?」

    「嗯,今天大家加班得比较晚,不过都走了」孝司觉得恵美子身上盖得太多

    了,卷起棉被取来一床毯子帮她盖上,「最近加班比较多,生产线上几个欧巴桑

    都在抱怨呢。」

    躺在棉被里的恵美子,衣服像是洗过了般完全湿透。

    「唉呀,衣服湿成这样……」孝司说,「糟糕,工厂里没有可以让你换的衣

    服。」

    就在孝司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电话响了。

    「喔,是您呀!您夫人发烧昏倒在公司里了!」电话那头是惠美子的先生大

    辅。

    「喔,公司有人照顾她呀!那今晚就先让她在公司休息吧,麻烦你们了!」

    「喂!喂喂!」孝司对电话大喊,男人已经挂断电话了。

    「搞什么呀,真是没礼貌!」孝司走回自己办公室,从橱子里取出T恤来。

    (没衣服可换了,先拿这个给她穿上吧……)

    「斋藤小姐!」孝司摇着恵美子的肩膀,手突然间停了下来。欲望的火焰瞬

    间从他心中闪过。孝司轻轻卷起毛毯。

    (不行……那样是不对的……不可以那样……)

    满身大汗的25岁身躯横在眼前,孝司强忍住震动不已的心跳,一颗一颗解

    开惠美子身上衬衫的扣子。终于所有的扣子都解开了,孝司打开湿露了的衬衫,

    一对洁白的乳房几乎要从胸罩中满出来。雪白的身躯在电灯下闪着汗光,孝司拿

    起冰毛巾,缓缓擦拭女人发热的上半身。

    (感觉真好……)

    受到冰毛巾的刺激,惠美子慢慢醒来。毛巾在滑过两个罩杯间时停了下来,

    孝司的手指捏住了胸罩正面的扣环,稍微用力紧绷的胸罩就弹了开来……

    圆润的乳房即便是躺下也显得饱满,白嫩的肉球上两颗小小粉红色的蓓蕾正

    坚挺地绽放。

    (……)

    孝司捏起毛巾,轻轻地在乳头上画着圆圈。

    惠美子缓缓恢复意识,脑中渐渐浮现白天发生的事情。

    (感觉真好……真好……好舒服……)

    惠美子发现自己并不是躺在家中的被窝里。

    (啊……是……是谁……)

    惠美子确定不是老公拿毛巾擦拭自己的身体,微微张开眼睛想要看看到底是

    谁。

    (啊……是社长……)

    跳进惠美子眼中的是老板。孝司的脸近得像要贴上惠美子的胸部,正专心地

    拿着毛巾擦拭她身上的汗水。惠美子觉得心脏快要跳出喉咙,强烈的冲击让身体

    不住地扭动起来。

    「惠美子小姐,抱歉我要脱下你的裤子啰」孝司没发现惠美子已经醒了,自

    言自语地礼貌宣告着。

    (天哪!我的内裤要被社长看到了……)

    发自于好意,孝司细续动作。

    (大辅……大辅背叛了我……我……)

    如果是孝司以外的男人,惠美子现在早就跳起来了。但这些年来的相处,惠

    美子心中早就对社长有了好感,如今大辅背叛了自己,而自己又无意识地回到工

    厂投靠了孝司……

    孝司技巧地解开裤子上的扣子、拉下拉炼,接着用蛮力把被汗水浸湿的长裤

    给脱了下来。

    惠美子不知所措地紧咬着嘴唇,在孝司脱下裤子瞬间,腰肢不自觉地向上抬

    起。

    努力想把裤子脱下来的孝司没注意到纤腰微微地挺起,更没注意到惠美子正

    在背后偷瞄着自己的动作。

    孝司终于把湿裤子从脚踝上抽掉。

    裤子被强行拉下时内裤也被扯到了屁股上,惠美子可以感觉自己的阴毛从内

    裤中露了出来。

    (啊……毛被社长看到了……)

    尽管内裤快要从屁股滑下,惠美子还是装作昏迷的样子。

    孝司看了看惠美子的阴毛,又拿起毛巾擦拭她的身体。

    惠美子身上的毛毯已经全部被掀开,女人细长的双腿完全暴露了出来。

    孝司在大腿与脚跟间滑动,仔细地为她擦去皮肤上的汗珠。

    终于擦干净了,孝司取来一套新的被褥放在惠美子身边。男人默默地把手臂

    伸入惠美子的颈后,缓缓抬起女人上半身。惠美子的头向后靠在男人的胳臂上,

    一动也不动。

    孝司扶着她,把湿透的衬衫跟胸罩从肩膀上剥掉,接着抱起惠美子,把她放

    到新的被褥上。

    (啊……全身都赤裸了……)

    惠美子仰面朝天地地躺上了新的被褥,全身上下只剩下勉强遮住下体的三角

    裤。

    孝司整理了一下女人脱下的衣服,接着取来热水跟毛巾。眼前的女人似乎还

    昏迷着,孝司停了半响,打量一下面前的女人。他再次扶起女人的肩膀跟腰,让

    惠美子侧躺过来。

    热毛巾擦过惠美子侧躺的身体,孝司的手缓慢地往下半身前进。

    (社长呀……我的那里被你碰到了……)

    混合着期待与不安的异样兴奋,惠美子突然高声呻吟起来。

    毛巾正好缠在惠美子的内裤上,孝司一下子拉下了内裤,内裤卷成缩在大腿

    上。

    (啊……这是惠美子的阴部……)

    惠美子不断混乱地喘息,孝司以为是发烧的关系,却没注意到女人兴奋地喘

    着。

    毛巾沿着原本三角裤的形状来回擦拭着,从小腹到大腿根部,接着慢慢滑向

    腿间的秘裂。

    (啊……好怪的感觉……)

    热毛巾滑过肌肤的奇异触感,让惠美子花瓣中的温度不断升高。

    孝司一面盯着紧闭的肉瓣,一面享受手掌抚过惠美子臀部时绝佳的触觉。孝

    司轻轻掰开女人的屁股,毛巾朝着最私密的花园滑去。

    (啊……啊……不……)

    肛门暴露在空气之中,毛巾的粗糙感刮过了阴唇。

    (啊……我……湿了……社长……受不了了……)

    孝司不知道背后的女人已变成这个样子,但充分感够到男人的女体却已淫臭

    飘荡,肉洞慢慢湿润起来。惠美子无法阻止阴唇反射地打开,重复细小的刺激让

    身体里的性感愈来愈强大。孝司一次又一次想擦拭去皮瓣上的水分,但强烈凌辱

    感让欲望源源不绝从皮肤下渗出。

    孝司放下毛巾,把惠美子翻回仰躺的姿势。虽然眼睛还是闭着的,但透过眼

    皮而来的强烈灯光,却让她不由得皱起眉毛来。

    (………)

    孝司发现到惠美子秘处的变化,不管她的表情把毛巾拧干挂好。

    (糟糕……被社长发现了……羞死了……)

    三角裤卷成一团挂大腿上,大腿因此被勒得闭在一起,浓密的阴毛正暴露在

    孝司眼前。他一面欣赏女人柔顺的耻毛,一面把内裤从脚踝脱下。

    (啊……我……一丝不挂了……怎么办……)

    惠美子的身体暴露在灯光下,被褥上的女体不敢反抗,动也不动。孝司的毛

    巾沿着僵硬的双腿继续前进。

    (啊啊……那……那里……)

    孝司的手从腿移动到阴毛正上方,已经发现惠美子醒了的他,在不激起惠美

    子反抗的范围内慢慢扩大移动范围。他把毛巾缠在手指上,缓缓往紧闭的肉唇活

    动。

    (啊……来……来了……喔……)

    隔着薄薄的毛巾,惠美子的清楚感觉到孝司手指的力量,突然间,她全身发

    硬,像是要抵抗似颊紧大腿。

    「这里也好湿唷……不弄干净不行……」孝司终于说话了,但惠美子不敢开

    口回答。像是隔着毛巾品尝惠美子的体温一样,手指逐渐往裂缝中沉去。

    (啊啊啊…………)

    被毛巾盖住脸的惠美子,头向后仰起,喉咙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除了那

    个进不去的秘穴外,每个地方都被孝司擦遍了,他的手温柔地握住一只膝盖把它

    弄曲,阴唇整个暴露出来的感觉让惠美子浑身火热。孝司从毛巾中抽出手指,分

    开惠美子的大阴唇,在阴蒂上轻柔地化着圆圈。

    (啊啊……好舒服呀……喔……)

    惠美子所有感觉都集中到那手指按住的一点上,被抱住的膝盖不断在孝司怀

    里颤抖着。

    孝司凝视着那忍不住刺激而发抖的脚,以及惠美子那象徵着兴奋紧握床单的

    手。

    (好吧……斋藤小姐……)

    孝司让惠美子的脚缠上自己的腰,男人的身体进入她的腿间,同时左手也袭

    上了惠美子的乳房。

    (不……啊啊……)

    当手指碰到紧绷的乳头的时候,微弱的呜咽从毛巾下冒了出来。孝司可以感

    觉到女人感冒与情欲的温度,正不断地从手心传来。孝司慢慢地享受女人乳房滑

    腻的触感,另只手继续搓揉女人的花蕊。

    (啊啊啊……喔……喔……)

    手指在女人完全溶化了的花瓣中被蜜汁湿透,他轻轻用指甲搔弄惠美子的阴

    核。

    (喔……啊……啊……啊……)

    惠美子像是被通电了一样全身痉挛,细腰用力挺起,整个人像是反折一样。

    孝司脸填满在女人的股间,惠美子在官能的浪潮中不断喘息,所有的理智像断线

    的风筝早已不见。

    「啊……社……社长……那里脏呀……」

    「………」

    「喔……啊啊……那里……啊啊……」

    整个下体都被孝司含住,他的舌头不断地在阴核上舔动。

    「啊啊啊啊啊……」

    惠美子努力忍耐排山倒海而来的感官狂潮,大腿把孝司的头紧紧夹住。

    「啊啊……到……到了……我到了……」

    「……」

    惠美子迎上绝顶的瞬间,从淫裂有点暖和的液体迸出,沾湿了孝司的脸。

    「啊……死……死……死了……」

    孝司从惠美子的胯股间举起脸,一边俯视沉浸在绝顶里的惠美子一边脱去衣

    服。孝司握住惠美子的脚踝,往两侧大大拉开,接着把愤怒的阳具深深刺入惠美

    子身体。

    「啊啊……好舒服……」

    惠美子被孝司强力地贯穿,不能说话也无法抵抗,像的溺水子宫中官能快感

    的波浪不断袭击,她转动手臂紧紧抱住孝司的嵴背。

    「更……社……社长……更一深点……」惠美子贪图孝司陆续放出的强大力

    量,从指甲向男人的嵴背传送爱欲的资讯。

    「啊……喔喔……呜……啊啊……」

    孝司拨开覆在脸上的毛巾,热烈地吸允惠美子充满性感的嘴唇。

    「嗯嗯……嗯……」闯入惠美子口里的男人舌头,灵活地纠缠着。

    「匡匡……」

    玄关传来敲门的声音,激情中的男女停下了交换唾液的动作。

    「不好意思呀!我是斋藤!请问我们家惠美子是不是还在里面?」

    老公的声音吓到了惠美子,她紧紧抱住孝司的身体。

    「对不起呀!社长先生先生在吗?」

    「……」

    「……」

    二人互看,相连在一起的身体不敢乱动。

    「惠美子!亲爱的!我是大坏蛋!……拜托……拜托你回家吧……」

    孝司的身体在听到惠美子老公声音的瞬间整个僵硬,就快要射精的感觉也立

    刻缩了回去。惠美子象徵性地推了推孝司,但那样的反抗根本阻止不了他,孝司

    拉上棉被盖住两人身体,再次激烈地抽插。

    「惠美子呀!对不起,对不起啦!」惠美子丈夫的声音,从门口移动到工厂

    不过,被子里的二人却没发现。

    「啊啊……好舒服……啊……」

    「社长!惠美子!拜托出来吧!」惠美子的丈夫向工厂移动,在消失了灯光

    的工厂中一边哭一边在寻找妻子的身姿。

    「啊……啊……又……又高潮了……」

    「我……我也要射了……斋藤小姐……我……」

    「啊……一起……一起出来吧……」

    「出……要出来了……喔……」

    「喔……又……又高潮了……」

    孝司在喷出前的瞬间,把暴涨的阴茎从湿黏不堪的肉洞中拔了出来。

    「啊啊……斋藤小姐……斋藤小姐……」

    「嗯嗯……嗯嗯……」

    惠美子把孝司的精液全部吞下,接着仔细地把粗大肉棒上的自己的爱液舔干

    净。

    「你……你们……」

    没发现丈夫转到工厂的惠美子与孝司,听到声音回头看。

    「惠美子……你……」

    工厂的门大开,被眼前景象吓呆了的大辅,像雕像一样僵硬地站在夜色中。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