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工时候的爽事
  • 发布时间:2018-03-06 23:5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个月後,他提了一个建议:工厂自己申请一个商标,在完成任务的同时,也生产自己的皮鞋,在商场里与那家企业的产品同价出售,慢慢形成品牌。富婆采纳了他的建议,不久,他就调到了厂长办公室当助理,工资也由八百元调到三千。

    工厂由於他的建议,利润得到大幅度的增加。他成了富婆的红人。富婆还安排了一间带厨房厕所浴室的小套间跟他。他快乐起来。

    但工人们私下都在跟他开玩笑,说富婆想玩他这个嫩货。他笑笑,他也发现富婆看他的眼神很特别,有点像那晚小娜看他的眼神。

    後来,他有点思恋小娜,那晚的情景让他对女人充满了越来越强烈的渴望。老天很照顾他,只过了一个月,一天,他出厂来办事,竟意外地在小镇上发现小娜一家三口,他们都很疲倦,很憔悴。

    原来他们在广州的一个工厂打工,本来很顺利,但厂长却随时调戏小娜,於是他们就选择离开,後来也找了几个工厂,但都干不顺畅,於是才到深圳来,看这儿好不好找活干。

    在这儿遇见小虎,他们很高兴,特别是小娜。

    看见小娜的憔悴,小虎的心很痛。

    很快,由於小虎,小娜的爸爸妈妈就进了小虎的这个厂。而小娜,留在家里做饭。他不愿意小娜出去做。

    能有这样的房子住,简直享福。小娜一家惊奇着,赞叹着,住进了小虎的那个小套间。是啊,外出打工的人哪个是图享受的阿?

    工人都说张叔叔如果是个女人,一定很漂亮。真是投错了胎。直说得张叔叔有点不好意思。

    接下来的日子,小虎很想办小娜,他发现小娜更加漂亮,艳丽,而且发现小娜也很渴求,眼睛总是湿湿的。但张叔叔和李阿姨却看管得相当的严密,他根本无从下手。

    房间还算宽敞,晚上摆了两张床,用布帘隔成三个空间,小虎睡地铺。小娜的父母睡在小虎小娜的中间。

    奇怪的是张叔叔和李阿姨的床从没有响过,有时小虎还变态地想偷听一下,结果计划落空。

    其实这几个月里,小虎已看了好多黄色录像,深刻地懂得了人生的快乐,学了许多招式,就差实践。而宁静的夜晚,他总是翘着阴茎,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而阴茎的硬度和体积都大幅度提高,女人,我需要女人啊。小虎对性的慾望已经达到饥渴的程度。

    只过了两个月,小虎性的饥渴就得到了解决,但不是小娜。

    那天,李阿姨的姐姐和女儿来,房间太小,小虎就在附近的宾馆订了一个套间。晚上,他因为业务在厂里陪客人喝酒,回来又被张叔叔踏踏实实地灌了好几盅,总之,他胡乱倒在一张床上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好久,小虎似乎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终於上了一个女人,但阴茎刚进入女人的肉洞,就泄了。奇怪的是第二天早上,小虎发现自己的内裤没有精液,另外龟头还有点火辣辣的。这与以往不同。

    不久,富婆又跟小虎一个套间,比前一个还多个房间:你那里很挤,不要把你未婚妻一家挤坏了。你搬搬家吧。相同的情形发生了好多次,每次都是张叔叔到新家,自己被他灌得大醉,醉里每次都射得舒服极了。那次在厕所里解手,旁边恰巧有个与小虎关系很好的工人,那人看了看小虎的阴茎,羡慕说:喂,小虎,这段时间吃女人了?乱说,我倒是想。小虎摇摇头。骗我,你看你那根东西,好黑,绝对不是一二次。”那个工人摇摇头走了。

    小虎怀疑张叔叔,因为自己的阴茎确实变得很黑。

    一天晚上,张叔叔又来与小虎喝酒,这次小虎卖了个乖,偷偷把酒大部分吐在衣服上,不久就装醉,躺在了床上。张叔叔喊了好久,他也不应。

    後来他就感到身上有人在抚摸他,而且内裤被脱了下来,张叔叔的呻吟也细细的传来,小虎的脑袋一片空白。不知怎麽办才好。就在这时,张叔叔用嘴套弄小虎的阴茎,男人吃起来,还是很安逸的。小虎感到有点舒服,不自觉地张开大腿。

    过了一会儿,小虎突然感觉张叔叔爬到了自己的身上,同时,阴茎在张叔叔的牵引下,滑进了一个滑腻,温暖的地方,但那决不是嘴巴里。男人的肛门也这样快乐,难怪有同性恋。小虎感叹道。

    後来他感到自己要爆炸了,於是猛地把张叔叔掀了下来。

    他惊了,因为他分明看见张叔叔的阴茎下面还有一个洞,又白又嫩的,上面长满了稀稀疏疏的毛,很丰满,跟小娜的一样,绝对是女人的肉洞,绝不是肛门。另外,他还看见张叔叔的奶子,比男人的都大,半小碗型,挺拔着,乳头也很大,红红的。小虎不再多想,寂寞了很久的性慾突然狂怒地冲遍全身,使身子像涨满了浩荡春风的帆,他一下就翻过身,把叔叔压住,同时左手把张叔叔那根软软的阴茎挪开,闪电般让自己沾满叔叔淫液的坚硬的阴茎,嗖的一下,就刺进了那个嫩嫩的肉洞。

    张叔叔猛烈地反抗着,尽管他已偷偷奸了小虎好多次。第一次他有意灌醉小虎,只是想摸摸男人,去摸摸小虎胸前的毛,那里很吸引他。近两年他发现自己性冲动的对象不是女人,而是男人。有时他还希望自己被男人奸污,渴望自己怀孕。把小虎灌醉後,他先是轻轻地抚爱小虎密密的胸毛,坚实的胸肌,但後来控制不住自己,就脱了小虎的内裤,并最终含着了小虎的阴茎,小虎的阴茎逐渐在他的嘴里膨胀,使他感受了最新鲜的快乐。但这种快乐,它快速地蔓延,让他的肉洞里的每一个细胞都酥痒,最後,他豁了出去,让小虎的阴茎进了自己的那个肉洞,一种从未有过的充实和快乐马上产生了,在玩弄中,他时刻注意不让小虎射精在里面,但可能太舒服,小虎的阴茎射了精,从洞里滑了出来,他才醒悟。那几次都是这样,好在没有发生什麽。张叔叔很庆幸。

    送上门来,却想反抗,小虎有点奇怪但没有多想。不久猛烈的进攻,就把张叔叔淹没了,他只是抱着小虎,呻吟着,同时,最大幅度的迎合着,这正是他最渴望的打击和蹂躏阿。太刺激,不久小虎就控制不住自己,射了精。

    张叔叔赶紧爬起来,去洗了洗,然後想马上回去。一个男人压着自己抽插自己玩弄自己,虽然快乐,但却很不自然,很有点羞愧。毕竟自己是个男人,不,曾经是个男人吧。压着女人抽插女人玩弄女人是自己很擅长的最得意的。另外,丁小虎又是自己的淮女婿。

    看到张叔叔穿内裤,看到他的细嫩的肌肤,坚挺的奶子,腿上细细的汗毛,性慾猛醒的小虎,阴茎又高举了。他一把抱住了张叔叔,用力揉搓着,并含住了张叔叔的奶子。

    看见小虎饥渴的眼睛,张叔叔还是坚决地穿好衣服快速地逃了回去。他害怕再慢点,自己又控制不住自己。因为自己的内心深处,似乎也饥渴着什麽。

    接下来的日子,初次真切地尝到女人味道的小虎(即使张叔叔有一根软弱的阴茎),对张叔叔的饥渴,简直要疯了。但张叔叔却突然对他冷淡,再也不到他家,随便小虎怎麽邀请。

    日思夜想,小虎很憔悴。

    十五天後的晚上,张叔叔终於答应小虎的哀请,随他到家喝酒。

    家里并没有酒,门一关,小虎就要搂着叔叔求爱:叔叔,我爱你,让我爱你吧!但张叔叔却坚决推开了他,不同意。

    後来,小虎哭着跪在叔叔的面前:”叔叔,只要你让我干,我发誓一辈子爱你,决不辜负你,否则天打我雷劈我。叔叔其实早就想了,能熬到现在简直是奇迹,他顺势说:要我同意,有两个条件,一是我要当你的妻子,你要疼爱我;二是你去买块红绸,今晚我俩洞房花烛。”小虎飞奔如电,十分钟一切搞定。张叔叔戴上了红绸,成了小虎的妻子。

    两人很快就洗了澡,在床上,小虎把叔叔的衣服脱了,好丰满,小小的奶子,红红的奶头,肥肥的小腹,没有前奏,因为叔叔的嫩洞在黑黑柔柔的密毛里,早已一片泥泞,肥大的阴唇已经盛开,很顺利的,小虎的阴茎就滑进了叔叔的肉洞,调整好姿势,在张叔叔的搂抱下,小虎大幅度,猛烈的袭击开来,张叔叔的呻吟也随之而起。

    後来,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最强烈的快感,突然像潮水马上要淹没张叔叔,使他窒息。他想挣脱小虎,我要休息,让我休息一会儿吧,我的小虎阿。但同样的快乐刺激着小虎,他动作不但没有减缓,反而更加的猛烈和残酷,於是,一切的一切,都淹没了,都失去了。张叔叔也豁了出去猛烈地反击,不断猛抬着屁股。不久,他的肉洞奇怪地和软软的阴茎,同时猛烈地抽搐起来,同时喷射着大量的阴精,这是他作为女人的第一次高潮,好强烈的快乐,好新奇的快乐,似乎以前的刺激,全都是为它积蓄,为它淮备。他所有的力气也突然消失,人一下子就如水软了下来。

    後来,张叔叔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感叹道:好舒服啊!当女人真舒服!

    那晚他俩做了无数次的爱,张叔叔什麽都放开了。他告诉小虎,他是个两性人,男女性器官都有,而近两年,他基本不能和李阿姨做爱,因为阴茎不硬了,而且,两个奶子在逐渐地长大,自己心里还渐渐地渴望男人。我都吃了好多雄性激素的药,吃厌了。妈哪巴子!张叔叔抱着小虎,有点无奈地说。好大的奶头,好大的奶子,真舒服。小虎又用手摸了张叔叔的奶子一下,心想。

    第二天,张叔叔走路有点异样。

    接下来的日子,小虎和张叔叔,两个都拚命的找机会疯狂的折磨对方,其实也是折磨自己。而不久小虎就发现张叔叔的饥渴程度远远比他还要厉害得多。因为每次做爱,张叔叔都拚命地套弄着小虎的那根阴茎,还不断地让小虎刺激着他的奶子。好在小虎的持久性还不差,很多时候都是张叔叔先泄,而张叔叔的阴精泄出了的时候,那个呻吟的淫荡,就是铁石心肠也要马上化为柔水。

    当女人太快乐了,我以前的三十八年简直算白活。张叔叔随时感叹着,呻吟着。但他从没在新房过夜,他怕李阿姨知道。

    当然,淫荡是要付出代价的。两个月後,张叔叔的身体明显变胖,而两个奶子也更加肥大。好在天气已转冷,但他也必须用布条用力缠紧自己的奶子才敢出门。不久,他的月经来了,但量不多他还以为得了什麽病。後来知道是成年女人的正常反应,他把卫生巾垫在自己的裆部,狂喜着即兴表演了一段舞蹈,很兴奋。

    你坏透了,把我的身子搞成这个样子,我根本不敢脱衣服跟你李阿姨睡了。张叔叔撒娇,埋怨小虎,奶子还在长,看你怎麽办啊?这时的张叔叔的月经已经很正常了,日期和李阿姨大致相同。

    有一天中午,他们在卧室爱过以後,张叔叔突然说:小虎,你的李阿姨是个好女人,我这个样子简直没法再日她了,另外,她早就知道我的身子很特殊,如果发现我现在这样纯粹是女人,肯定是会离开的我们的,这绝对是个损失,不如我们想个办法,让她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好不好?顿了顿,他又说:哪天想办法你把她奸了,然後我去做做工作,这样肯定行。只是便宜了你这个小子,你李阿姨好骚好性感阿。小虎很高兴地答应下来。能上李阿姨,简直是前世修来的福。好美好肥的女人啊。

    那天晚上,小虎假装外出,其实躲在了另一间屋里。张叔叔把李阿姨约到新家,由於没有女儿的干扰,他们也好久没有做爱了。饥渴的李阿姨很高兴。当她洗了澡,穿上宽大透明的睡衣,在床上睡下乱想今晚,一定要让老公他奸死我,一定要把他的软阴茎玩硬来奸。的时候,张叔叔把电的闸阀关了,而窗子早就预先被严严地遮住,卧室马上一片漆黑。老公,怎停电了?好黑阿,我怕!李阿姨焦急地喊起来。

    张叔叔拉了小虎一下,小虎赤身裸体地走了进去。

    一个在黑暗中闪着光的肥硕裸体把小虎抱着了。原来李阿姨早就脱了自己的睡衣。

    小虎一下紧紧地抱住了李阿姨,他感觉到怀中的身子僵硬了一下,但马上就酥软了。

    抱紧我,抱紧你的骚女人,来。饥渴的李阿姨紧紧地抱着他,呻吟着说。

    小虎猛烈吮吸着她的细腻的肌肤。

    老公,好久长了这麽多这麽密的胸毛阿,好舒服啊,--李阿姨好饥渴,好淫荡地呻吟道,并急迫地送上了自己肥大的奶子。

    後来,被小虎的舌头舔,亲,钻得一片泥泞的幽谷,肥大厚实的阴唇狂怒地绽放的时候,阿姨细嫩的玉手握着小虎的阴茎一下子就送进了自己的逼洞,在李阿姨这片肥沃丰盈的原野上,小虎使用了最猛烈的炮火,最强大的打击,阿姨的肥逼也随着被撞击得发出可怕的声响。

    在小虎暴风骤雨般的亲吻和抽插下,李阿姨紧紧搂住他,顽强地用肥奶还击着,击打着小虎的胸膛,不断地饥渴地抬起自己肥大的屁股。

    淫水,在黑夜中把阿姨的肥逼照亮了。

    後来,女人的身子有点僵硬了:不要动,老公,我求求你不要动啊。女人的肉洞此时已收缩得很深很小,她哀求了要投降了。

    好,小虎假装答应到。同时立即调整自己进攻的最佳姿势,并马上出击,绝对不能让这个浪女人得到喘息的机会。

    老公你骗我,老公你骗我,不要阿不要阿。在女人绝望的呻吟里小虎强大的进攻了。

    暴风骤雨的袭击,女人肉洞里的嫩肉被不断地拖出来又插进去,肥逼发出更加强烈的声响,女人的身子突然酥软,同时身体强烈地,淫荡地抽搐起来,淫液也一下子就喷了出来。阿,妙阿,我飞了我飞了。李阿姨不再闪躲,她也疯狂地加入在这暴风骤雨中。她甘愿就这样死去。

    该死的抽搐,小虎也随着射出了自己的精液。

    不久,电来了。卧室又是一片光明。

    小虎早就下了床,和张叔叔一起等着李阿姨猛烈的哭骂。

    李阿姨坐起来,望着紧张的小虎和张叔叔,她突然笑了,而且笑出了眼泪:你两个的把戏,能骗过我的眼睛?小虎一上来,我就知道了,夫妻这麽多年,连这点我都不知道吗?还有,你老张,你看你的身子,屁股好肥了,两个奶子,再遮掩,能遮过你妻子的眼睛吗?我也喜欢小虎阿,来来,老张,过来,把衣服脱了,我都这样了,你还怕什麽?阿姨招手叫张叔叔上床去。

    张叔叔有点萎缩地爬上了床。阿姨一面惊呼一面把他脱了个精光。

    怎麽会这样啊,奶子这麽肥,给女人一样,是不是小虎给奸的阿?好安逸好安逸。李阿姨紧紧地抱住张叔叔,并含住了张叔叔的奶头。张叔叔也把阿姨抱住了。

    他们在床上搂抱着,这两具雪白丰腴的肉体,李阿姨的奶子也有点下坠,奶头也很黑,但很大很肥;而张叔叔的奶子,在小虎的玩弄下,不但很肥很大,而且相当的坚挺,奶头红红的。另外,阿姨的肉洞很肥很黑,而叔叔的却很肥很白。两人的洞口都有亮晶晶的淫液流出来。小虎的阴茎又武装起来了,於是小虎又上了床,两人在小虎的玩弄下呻吟着,也同时互相揉搓着亲吻着。小虎的阴茎在他俩的肥洞里得到了极大的刺激和满足。新家宽一点,我们搬到那儿去住,这里你住。张叔叔和阿姨向小娜交待清楚就光明正大地搬来和小虎一起住了。

    李阿姨把套间收拾得非常整洁,并跟叔叔买了许多女人穿的衣服,比如裙子,丝袜,乳罩,黑色的透明的内裤阿等,张叔叔竟然很兴奋,当天晚上阿姨给他穿上乳罩,然後三人做爱。看到叔叔黑色乳罩里突出来的肥乳,还有他的那个已被小虎玩得又肥又大,并且似乎更加白嫩的肉洞,以及肉洞里的阴精顺着小虎的阴茎流到床单上。阿姨的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刺激。当然,她不知道,由於兴奋,她高翘的肥奶,闪着光泽的肌肤,肥肥的泥泞的肉洞,早就令小虎和叔叔心旌动荡。那晚,小虎把他俩杀得大败,杀成了两堆肉泥。李阿姨预感自己和叔叔受精了。

    小虎把叔叔和阿姨调到质检部去上班,两人非常高兴,大家都很佩服他的能力。

    张叔叔不再吃那些雄性激素的药。奶子肥大点你玩起来一定更舒服。他含情脉脉像妻子般地对小虎说。但每天出门都要仔细地用布条把自己的两个奶子紧紧地缠住。他豁出去了。

    奶子肥得越厉害了。再怎麽缠,他的胸部都有许多丰满。好久能离开这里,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自自由由地做个女人就好了。他常感叹。你的丈人丈母越来越漂亮,好性感阿,难怪你的未婚妻这麽美。看好了,我们有点嫉妒阿。还有那个富婆,快要流水的眼睛望着你,你小子艳福不浅阿。工人们随时对小虎开着玩笑,其实他们并不嫉妒,这是一群善良淳朴的人,小虎深深地喜欢他们。

    小虎又升了职,被富婆提升为副厂长,月薪涨到五千。他们一家都很高兴,叔叔和两个女人更服小虎。

    富婆湿湿的眼光仍然时时望着小虎,里面更有了一层朦胧的,怜爱的东西在流动。但他没有精力去理会,鲜花一样寂寞开放的小娜什麽时候才能让他摘折呢?

    阿姨和张叔叔在小虎的爱抚下,身体都有了不少的变化,阿姨有点下坠的双乳重新挺拔起来,肌肤也更细腻,而张叔叔的双乳变得更肥更大,甚至超过了李阿姨,比阿姨的弹性更好。肌肤也更细腻,一点男人的味道都没有了。细细的腿毛反而增添了他女人的滋味。另外,俩人都整天神采飞扬,眼睛水汪汪的。随时歌声不断。

    有一天,阿姨很闷倦,小虎问原因,阿姨说:小虎,我和你张叔叔可能怀孕了,我俩的月经都有两个月没来,而且我们的两只奶子都太肥大,可能就是刚搬来的那晚怀上的,那晚你好坏阿。还有,你还没有承认我是你老婆呢?小虎幸福地搂抱着她,发誓说:阿姨,你和叔叔永远都是我小虎的老婆,我绝不负你,否则天打雷轰。阿姨羞红着靠在小虎的胸前。别看他年纪小,还很有能力,他当老公自己这一生绝对不会受穷了。还有,那根东西奸得好舒服啊!

    一天早晨,李阿姨呕吐,而且特喜欢吃酸的东西,她更加肯定,因为张叔叔的原因,她早就没有避孕了。

    由於有好几次张叔叔的那根阴茎,虽然软,却被阿姨塞进过她的肉洞,小虎害怕孩子是张叔叔的,因为叔叔的阴茎每次做爱都会流出一些淫液,里面谁敢担保没有精子呢?後来,小虎偷偷把张叔叔阴茎流出的东西拿去化验,结果是女人的排泄物,绝对没有精子。

    小虎狂喜,让被征服的女人怀上孩子,这绝对是男人最幸福的事。张叔叔在旁有点幸灾乐祸地唱着:你看,我就再怎样玩,都不会有,我曾经是男人啊。

    李阿姨很生气,後来的几次做爱,就叫小虎的子弹大部分射进他的肉洞。而张叔叔总是快乐地叉开腿,并不断地抬着屁股,让自己最大限度地承受那些精液,用他的话说,就是再来一万吨精子,我的肚子都岿然不大。但私下李阿姨给小虎说:小虎,我敢肯定你叔叔也怀上了,你看他的奶子,翘得好高,还有,那个肉洞,和我一样,是张开的。不像以前,要你舔才开。”晚上做爱,小虎一看,确实如此。

    张叔叔只快乐了几天。不久他也呕吐,而且相当的厉害。绝对是感冒,绝对是胃凉。就是测孕纸测试验证了,他也跳着闹着不相信。怎麽办啊?我还有根阴茎阿!怎麽见人啊!怎麽生出来啊?完了完了。张叔叔极端沮丧地揪自己的头发,他终於相信了。就是你干的,你这个强奸犯,看老子打死你!老子要打死你!他狂暴地望着小虎吼起来,小虎的脸有点白,他害怕张叔叔打他,虽然张叔叔现在不一定是他的对手。这是女人必走的路,挺一挺就过去了。阿姨在旁边慢声细语道,她简直是哲学家了。

    後来张叔叔平静了下来,但他和阿姨都希望能到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去生产。在这里生孩子,确实有点不好。

    那天富婆到小虎家吃饭,第一眼看见阿姨叔叔,她愣了:怎麽突然这麽胖!小虎他丈人的胸部好丰满阿。後来她敬每人一杯葡萄酒,阿姨叔叔喝下去就马上到卫生间吐了。今天有点奇怪,怎麽葡萄酒就把你俩灌醉了。富婆似笑非笑地说。

    小虎送富婆回去的路上,富婆说:小虎,我要在距离这里百多公里的云山镇再办一个厂子,这次提你为副厂长就是希望你到那里主管,愿不愿意阿?你还可以把他们一块带去。我愿意,我一定在那里干好。请相信我。小虎心头狂喜。一定要照看好家人啊,好多东西都可以不要,但情一定要珍惜。小虎有点诧异的望着富婆,他发现富婆也是一个哲学家了。

    叔叔和阿姨终於同意小虎上小娜了,但要她自愿。

    今晚就必须把小娜搞定,明天就要离开这里的小虎磨刀霍霍。

    晚上,月光很好,吃过饭,和叔叔阿姨走回家後,小虎随便找个理由,又转了回来。脸皮厚,才去又来了,不知羞。小娜笑着对他刮刮脸,去洗澡了。今晚一定会成功,我就要吃上这块嫩肉了。小虎兴奋地搓了搓手。

    小娜洗完澡,迳直进了卧室,看都不看小虎一眼。小虎狂喜,赶快也去洗了澡,然後跟了进去。

    在睡灯的朦胧灯光下,小娜早就赤身裸体地睡在了床上。丝绸般的肌肤,又大又肥又坚挺的奶子。虎哥,你怎麽现在才来啊,妹妹好想你啊!小娜媚眼如丝的望着小虎,羞涩而略带淫荡地低声说道。

    面对这样娇嫩的花朵,小虎真想马上扑上去,用自己的全身力量去尽情地践踏,去尽情地蹂躏。但那双眼睛好亮,好纯阿。

    小虎跪在小娜的床前,在小娜惊讶的目光里,他彻底坦白了过去的一切,必须让小娜知道,否则他即使得到小娜,也会後悔一辈子的。但他还是把小娜爸爸妈妈怀孕的事情胗心悖闶俏业牡谝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