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事美女的秘密
  • 发布时间:2018-02-24 23:00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每天出门上班或采购,我都得带上两三套备用内裤,以及更多的除臭剂及廉价香水。并不是受某些恶疾所苦,只是单纯在寻求快乐的同时,所必须付的小小代价。而那充满刺激感的快乐就潜伏在大家所熟悉的日常里,这让我做起来格外愉悦,也更为满足。排泄。不管室内还室外,只要不是在自己家里,这件事就变得诱人至极。国中开始我就对发臭的东西感兴趣,早熟也引导着我的性慾来到这方面。虽说直到上了大学才敢碰触排泄物,偷偷在外头撒尿排便已经行之有年。起初还因为被发现挨了几顿打,渐渐的我学会如何安全地做这些事,也就没有再听到「你身为一个女孩子……」之类的训斥。即便出了社会,这样的性慾仍旧伴随着我。我会在车站女厕的隔间,拉出又臭又长的粪便到马桶盖上,若是人太多才会考虑把它赶进马桶冲掉。或是趁留在公司加班的夜间溜到地下停车场,监视器照不到的角落就是我脱下内裤、蹲着大便的好地方。有时候我会选在百货公司较少人经过的楼梯间,当然也得挑监视器的死角,来个刺激点的解放。又或者,十几来层的顶楼也是不错的选择。但是考虑到在许多地方留下证据太过明显,我尽量在大完便後就地清理,或是打包扔在附近垃圾桶。除臭剂与香水可以确保短时间的遮掩,等到粪臭味溢出之时,我人早已跑得远远的了。沉醉在异样性慾的日子,每一天都能感受到精神的充盈感。性慾融入日常的滋味,远比单纯的自慰要令人愉悦。但是这样还不够。就算偷偷在外头排泄,回想着解放时的情景并结束自慰时,偶尔还是会从余韵感觉出一股不完全的快乐。这股感觉究竟是怎麽回事呢?鞭策本来就不灵光的脑袋去苦恼也没用,尝试在更多场所排便也舒解不了。就在我认为自己恐怕永远也无法找出答案的时候,毫无预兆的一场梦就这麽填补了那份不完全的缺口。二十五岁生日在欢乐喧簟M蝗婚g失业的我就像其他同处窘境的前同事,开始忙着找下一份工作。然而或许是急於找工作之故,致使我从公司倒闭後连续一整个月都睡不好,阴晴不定的情绪连带影响了我的性慾。本来一个礼拜一次的自慰,一下子变得每天都做。无形的压力需要宣泄,自慰就是个不错的手段。奇怪的是,身体对於性快感的慾望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旺盛。即便睡前舒舒服服地解放,睡梦中仍然会被春梦弄得疲惫不堪。往往一早醒来就是关在房里自慰,结束後才打点早餐或出门面试。而残留在脑袋里的梦境淫景,不管日期标上哪一天,始终都是同副模样。纠缠着我内心慾火的梦里,我总是赤裸着身体,待深夜时分踏出家门。巷子监视器早就毁损多年,街灯两三盏只亮半盏,因此无论我走到围着小池塘建成的公园、万籁俱寂的住户停车场,还是巷弄之间寂静无声的路口,都不会被拍到。至少在这场没有他人登场的梦境,我的慾火不会有人撞见。於是我在凉亭、在停车场中央空地、在路口电线杆做最让我舒服的一件事──排泄。条理分明的大便混着沙土灰尘,一抹抹地涂上我的身体,不消多久便为我挂上既漂亮又诱人的褐色肌肤。浑身发臭的我在静谧夜色中自慰,空气中充满粪便不断被压挤推弄所散发出来的臭气,搅着淫水与粪汁的浪潮声亦随着身体逐渐感应到高潮之际,划破梦里唯一的秩序。忽然间街景消失,我开始坠下,直到沾满粪水的胴体穿越黑夜来到白昼,而那模糊的境界线将我的身体刷洗得一乾二净,我终於还是醒了过来。赤身裸体……无论怎麽努力地不去想这件事,也会因为旧梦重演让自己思绪混乱。同时困扰着我的,还有梦里那总是无法完成的高潮。不知怎地,我就是那麽在意。後来到了某个慾火难耐的夜晚,不管我怎麽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尚未成眠的脑子里净是梦境的景象。精神备受煎熬又浑身发热地在床上躺到两点半,突然的冲动一把将那堆烦恼踢到九霄云外,只留下令我心跳加速的低语,要我完成那淫秽梦境也无法圆满落幕的高潮。於是我爬了起来,先在浴缸放了三分之一池的热水。要在盛夏的夜晚洗去即将遍布全身的污垢,或许还需要更多水,但是我已经按捺不住了。肠胃彷佛能够感应到就要到来的悦乐,在我转紧水龙头的同时咕噜咕噜地滚了起来。一天半的量,感觉就是不一样。放完了水,我顺便清洗速食店附赠的玻璃杯,它进到这个家也半年多了却总是拿来放牙膏牙刷,是弄脏了也不觉得可惜的东西。我把室内拖鞋搁到一旁,关上浴室灯,整间屋子只留下客厅一盏茶色小灯。空着脚丫走到客厅,把玻璃杯连同家钥放在一起,我便站在面对微暗夜景的砂门前宽衣解带。乳房弹出胸罩带来的沉重感,代表着身体已经准备就绪。接着脱下棉质睡裤与内裤的时候,彷佛也能嗅到私处弥漫着的甘甜气息。我盯着砂门的前方那对街住户的静悄阳台,咽下期待的口水。一丝不挂。与其用上色情小说惯用的淫秽词语,静谧的夜里,这四个字反而更能激起内心的波澜万丈。我陶醉在抚摸自己那对大到有些下垂的乳房,以及等待被温热与黏稠包覆的阴唇,不料月亮突然间探出头来。昏暗的阳台磁砖映上三分之一的亮光,那道光柔和却又能够揭发潜伏於黑暗中的性慾,让我只得稍稍後退并盼着乌云闭月。然而身体和精神早已做好了准备,即便缩回黑暗中,也无法遮掩兴奋微颤的慾望。於是我趁着冷气机运转时产生的噪音,小心地拉开砂门,抓起杯子与钥匙便在蠢动着的肉慾催促下踏进阳台。明明就在五楼,却因为月色的缘故,往下看不管是巷弄还是公寓停车场,都显得十分清楚。听着远方传来的微弱杂音,我的四周显得格外安静。啊,原来是冷气机的运转声转弱了啊。话说回来,既然我能清楚看见下方风景,要是有谁正好半夜睡不着,应该也能捕捉到赤裸地伫在阳台的我才对。思及至此,我连忙打开木门和铁门,声音同样控制到几乎听不出来。轻轻地将铁门往外推到墙壁处,我把钥匙放入阶梯上随阶排列的第二双雨鞋里,一手紧握扶手,一手抓着玻璃杯便来到楼梯间。脚底踩在满是灰尘的水泥地板上,冰冰凉凉有点痒。身体彷佛被微弱的电流窜过般,赤裸的肉体在不太完全的黑暗中显得格外兴奋。啊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小时候常常感受得到这股感觉,长大後反倒几乎不曾有过。犹记最初是在小学一还二年级,跟邻居玩伴一同探访镇上鬼屋时产生了这股感觉。上了国中,不晓得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不再那麽容易对未知的领域抱持期待与不安,除了性以外。我的第一次自慰、第一次被继父强暴、第一次和学姊发生性关系,在升上国中的短短一个礼拜内相继发生,从此我就只对性慾感兴趣了。但是家暴无法让我从男人身上找出快乐,学姊毕业後也没有女人再抱着我的身体,这样的自己,也只能在自慰中寻求更多的刺激。枯竭的性慾、枯竭的黑暗,然後是即将发生在颤抖着的身体上的未知快乐。然而楼下四楼的电灯,却让这片黑暗显得破裂且不那麽令人心醉。考虑到各楼梯间都有扇钉死做换气口的半开窗户,而对面公寓几户住户都可以透过这个地方看到楼梯间的情形,电灯是绝对要关的。可是电灯开关当然不会体贴到让我站在五楼就能关掉四楼的灯。於是我踏出通往下层的阶梯,脚步随着身体渐渐给黄色灯光映照出来而放慢,两只眼睛紧张地死抓着四楼窗户外的景色。到了四楼楼梯间,我赶紧转身贴到窗户口下方的死角,心脏怦怦跳个不停。我看了眼右手边那扇关住鼾声的红色铁门,再瞧瞧左手边保护着家人的绿色铁门,温热的汗水先一步渗出。还是看的到吧。就算我贴着墙壁,急促的呼吸仍然让下垂的乳房不断晃动,说不定连勃起的乳头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要是知道有谁正在看的话,我一定会丢脸到连家都不敢回去的。但是,呼吸与心跳都在诉说着身体的渴望,我不能在这里举手投降。我沿着墙壁来到绿色大门这一边,在心里默数了三声,便伸手关掉楼梯灯。黄色灯光残留在跟着开关一同闭起的眼皮内,化为绚丽的青蓝色光影明灭游移,而我的呼吸就夹杂在黑幕与光影的狭缝间。待重新睁开眼睛,楼梯便回到预想中的漆黑,除了一小块月光的洁净外。我在原地松了口气,双手抚着奶子和大腿,稍稍挑逗在黑暗中熊熊燃烧的慾火,继续往下走去。从四楼到二楼,每到鸦雀无声的楼梯间,我就稍微停个几分钟抚摸肉体。等到踏上通往一楼大门的阶梯,我的乳房、腹部、私处、臀部及四肢,甚至於我恍惚的脸蛋都渴望着被粪泥侵占。然而当我来到只有抽水马达和一只大垃圾袋的门口、面对那扇开开关关不下百次的大门时,却没办法像踏出家门那般直接开启。即便只差一步就能享受到梦境里的快乐,身体却在大门前僵硬,怎麽样就是无法打开大门。我就在大门前紧盯着那黯淡的门缝,身体忽冷忽热,思绪开始动摇。为免让自己陷在这儿进退不得,我转身回到二楼,本来僵硬的动作又变得灵活且淫秽了起来。恰时便意涌现,我便双腿张开地蹲在二楼那位老先生的门口,以绝对会被长辈说太过不雅的姿势放松心情。在粪便撑开括约肌以前,尿液先溅了出来,我呆愣地过了几秒钟才把玻璃杯移到私处前,免得把地板搞得满是尿骚味。当温暖尿液一边射入杯底一边溅在弯起的右手指上,括约肌从里头张开的触感让我感到一阵淫荡的舒畅感。我把左手埋入双腿间,反着手心贴向肛门口,而不怎麽硬的大便就在我稍加施力的情况下,撑开屁眼滑了出来。掌心首先传来温软的触感,接着那感觉宛如倾倒般向外扩散,不几秒便随着水屁声与撒尿声沉重地堆到我手上。本来期待着是一条条的粪便,饮水也稍微做了控制,想不到出来的仍然是软绵绵一压就烂的大便。虽然有点可惜,但是这种烂泥状的大便最适合用来涂抹了。肛门稍微用力地收缩几下,把留在屁眼内的一小坨粪泥也挤到手上之後,我停下准备接连排便的慾望,收回了盛着温热黏稠的软便的左手,脖子一倾就把鼻子贴近到轻触那团恶臭又暖和的烂泥。尽管排便时就已经嗅到气味,我仍享受於近距离深深吸入粪臭味的瞬间,并且马上就一如往常地陶醉其中。舌尖刺入软便堆左右缓慢地舔弄,黏了大便的鼻孔继续嗅着深沉的臭味。几乎要装满的玻璃杯被放到地上,沾上尿水的右手已经忍不住抚摸起右乳。贴着粪堆的鼻孔在每次深呼吸时将温暖的臭味吸入体内,浓郁的粪臭味直直窜过鼻腔,不带一丝犹疑地侵占我的身体。舌头传来的苦味混着辣舌的刺激,肮脏的污物在粪汁与唾液的引领下渐渐充满嘴腔。勃起的乳头享受着指间的搓揉,却又贪心地盼望着另一只盛着粪便的手。我就这麽两腿开开地蹲在楼梯间,品嚐着今天拉的第一坨大便。如此才做上不过一分钟,嗅觉、味觉与触觉再也按捺不住了。我在一次深吸後毅然拿开左手,趁着粪臭仍旧浓烈之际,整个手掌就按住厚重的软便直接压上胸口。大便与胸口接触的瞬间,我忍不住朝昏暗的阶梯吐出夹杂恶臭的愉悦叹息。无视几根垂在胸前、被大便压住的发根,黏呼呼的左手开始缓慢地滑过双乳之间,撑开乳房的同时也为它们的内侧漆上美丽又闷臭的色彩。左手最後停在肚脐处,接着两只手一同将那紧密黏附在我肌肤上的软便朝四面八方涂抹开来。从肚脐到小腹,再沿着身体两侧攀升到乳房下。变得乾燥粗糙的粪泥在双手引导下染上乳晕,最後则以轻捏乳尖做收尾。涂抹至此,本来积在肚脐附近的粪便也用得差不多了。为了不让大便乾得太快以致丧失迷人的触感,我以食指及中指探入玻璃杯中,沾了尿液後轻巧地游抹在粪便上,添了份难闻气味的同时也达到湿润的效果。自胸口直直下降的一团软粪也被抹开,但是效果差强人意,谁叫它只够让我的奶子染上半边的淫臭。无论如何,以尿液四处沾了沾後,我的身体变的更加地臭了。透过漆黑的薄幕,以习惯黑暗的双眼勉强捕捉到的身体正面,有一大片都充满黯淡的色彩。我揉起肚脐那块尚算厚实的粪泥,另只手本欲准备再接第二坨屎,却因为擦到两瓣阴唇而慢了下来,并且开始以肮脏的手背上下磨擦私处。由於不断地挤压涂抹,加上浓厚的尿液,使得我身上的粪臭味变得更加险恶。尽管如此,身体却比刚才火热许多,到了不爱抚一番就受不了的程度。两只手的中指同时弯曲,一边揉起阴蒂顺势在附近抹上粪汁,一边则是抠起左边的奶头。弥漫着身体周遭的粪臭温暖地包围住身体,那股臭味虽不如直接用鼻子抵着大便闻时来得强烈,仍然有着令我兴奋不已的魔力。我的手指动得更快了。大便的臭味,是这片黑暗唯一让我感到愉悦的味道。不管是邻居那放了几年的臭皮鞋,还是总累积到恶臭生虫的一楼大垃圾袋,它们的臭味始终比不上薰鼻的粪臭。我几乎能够藉着这股气味让自己就这麽抵达高潮。然而这麽做可是会浪费掉这难得的一晚。於是在感觉到可以冲刺之时,我便停下爱抚着的双手,转而抚摸涂上粪尿的乾黏肌肤。粗糙的、沙沙的触感,配合肌肤磨擦产生的柔软声,我的私处又想被挑逗了。这时便意再度扬起,而我的手已经提早来到肛门口等待。第二坨大便一样是水份嫌多的软便,且份量仅较第一坨少上大概三分之一。屁眼和突起的软便温柔亲吻着,开始了兴奋的收缩。待残留在括约肌里的小条软便给挤向掌心,我才收起满载粪便的手掌。这次没有先闻或先嚐,就直接把大便压向胸口,双手各将一半给推向大到下垂的乳房上。再一次被黏稠触感包覆其中的手指,按着温热软烂的大便轻轻抚摸起发臭的双乳。好臭,好温暖。明明是臭到会让人退避三舍的恶心剧臭,为什麽会这麽吸引我呢……我已经无法停止爱抚了。手指环绕於被粪便覆盖的乳晕,不时推弄臭气薰鼻的乳尖,臭味与遍布双乳的温黏感令我发出小小的呻吟。呻吟声混着指间推压粪泥所挤出的声响,尽管微弱却又清楚地回响於楼梯间。夜间的低温与大便的热稠轮番抚弄我的身体,跟着带来了轻微的便意。但是在这儿拉了两次屎,尿都溅到地上不晓得多少了,说不定还有大便滚落在地。我看着昏暗中显现出深褐色的身体,接着漫步走上三楼。一到另一家住户的门口,便蹲下身子、边发出嗯──的声音边大便。一道急促又响亮的屁声吓了我一跳之余,大便才慢吞吞地从不断收缩的屁眼中探出头来。红着脸用力拉屎的模样,就算知道没有人在看,自己也会不由得害羞起来。最後落在掌心上的软便仅仅只有一小条,大概只有小姆指的大小。把接粪的手往回伸的时候,我顺势将它抹向了私处。被压烂的软便滋润了乾黏的手掌,私处也被黏呼呼的大便抹了一遍又一遍。幸好掌心早就沾了满满的粪泥,不然光靠这麽小条的大便实在不太够。掌心就压在阴道口的位置,对四周进行小幅度的推揉。热度漫延开来,心跳跟着加快。早在第一次动作时就已经染臭的私处,如今也和双乳一样整片都是美丽的深褐色,既黏稠,又臭得令我心醉。就在我按捺不住满溢而出的粪臭味之时,把软便彻底抹开的手掌来到了面前,不加思索便盖到我的脸上。舌头彷佛活泼的小女孩般舞动着,沾满大便的手掌却对它视若无睹,只是不断重覆着画圆圈的动作。好臭,真的好臭……黏黏的大便在脸上抹开,浓稠的粪汁和乾黏的粪泥所散发出来的臭味,让我想要了。我站了起来,倚在墙边。手指都以尿液滋润後,左手指头轮番伸入嘴里吸吮,右手则是开始搓揉勃起的阴蒂。粪便的恶臭比刚拉出来时还重,如今我的身体连同这楼梯间都充满了让人想吐的腐臭味。但是,却又让我的爱抚更加舒适。就像平常一样。不,即使是以同等力道按摩阴蒂,愉悦感攀升的速度却要比平常快多了。臭味和高潮在每一寸肌肤剧烈抗衡着,一边想让我继续舒服,一边想让我彻底倾泻。不消多久,腐臭味获得了小小的胜利。我在高潮前稍微放慢手指摆动的频率,没数秒前高亢的情绪旋即给腐臭味挥了记巴掌。如今我正抓住楼梯扶手、张嘴喘着气,双颊热到彷佛快烧起来,额头也感觉到冒出热汗。维持这个姿势休息不到半分钟,我再度把右手挪向私处,手指就像启动的机器般迅速灵活地揉起沾满粪汁的阴蒂。甫一接触就激起波涛汹涌的快感,一时我忘了自己身处夜半人静的公寓楼梯间,就这麽放声淫叫出来。不管是喃喃着好爽好舒服,还是嗯嗯啊啊地胡乱淫叫,都让快感倍增强烈。可是我知道自己并不想在这个地方高潮,至少在情绪如此高亢的情况下是如此。於是我左手撑着墙壁,右手时而爱抚时而停摆,就这样边自慰边走下阶梯。每走一两步就停下来爱抚数十秒,阴蒂快要被逗到高潮之际才即时煞车,然而前进不到三步又忍不住再度自慰。虽然每次都舒服得让我快晕过去了,自慰时的舒适感却没有因为快感频繁攀升而显得低落,彷佛每次抚弄阴蒂时遍及全身的都是全新的性慾、全新的快感。正因为实在太舒服了,我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走到一楼,并且想也没想便叩咚一声打开大门。吵人的开门声混着我的淫叫声,想必十分刺耳。凉爽的空气在停车场那儿射来的光线照耀下直扑身体,本来已经乾掉的大便,更是摸不出诱人的湿润触感。唯有弥漫全身的腐臭味是不变的,因此我也得以站在大门内侧朝昏暗的柏油路自慰。不够。这样还是不够。我知道自己还想要更多的接触、更多的曝露。我试着向外踏出一步,就站在离大门大概半个脚掌的外头,左顾右盼的同时心跳猛然加剧,噗咚噗咚的声音直扑脑门。和待在门里的微凉触感不同,站在外头,全身都被冷空气包围,让身体明确感受到自己正在户外全裸。好兴奋。心脏跳得好快。要是现在自慰的话一定会马上高潮的。但是想到待在门内时闻到的另一股气味,我只好强忍住想直接高潮的冲动。抱着有点可惜的心情转身踏进大门,鼻子就从满满的大便味中嗅出微弱的异味。那是从和我同样脏乱的大垃圾袋所漫出的腐臭味。我伫在门口想了想,思绪被右手轻触阴核的动作打乱掉的同时,左手也一把将那个透明大垃圾袋自挂钩处抬起。还挺重的不过单手勉强能够拿起它,我就拎着大垃圾袋走出大门,把它放在门口外。心跳和刚才出来时一样又快又大声,那随着垃圾袋口松开的腐臭味更是让我兴奋得难以自拔。我只有稍微用手拨开大概四分之一满的垃圾,没有做好万全检查便在性慾刺激下一脚踏进垃圾袋里。接着,是另一脚。穿越薄薄一层瓶罐纸盒的脚底,最後踏到的是一滩又烂又软又冰凉的玩意儿,还有爬得很快的小虫子攀上脚背。就在我一边觉得恶心一边又忍不住让屁股坐到垃圾堆上的同时,某个比袋底那群小虫子要大许多的东西爬上我的臀部。尽管触感有点令人反胃,然而两股腐臭味交融在一块,成了让我继续往下坐的迷人动力。最後我成了蹲着的姿势,私处就抵着冰凉的玻璃瓶,屁股压着的像是拖把底部的东西。而刚才爬上我身体的某样生物,也在我右手没入垃圾堆中、碰触到阴蒂的时候,迅速爬到我的胸前。平常会让我尖叫不断的蟑螂,在性慾促使下竟也变得不可怕了。一只蟑螂贴在我右边的大便乳头上不知道在做什麽,还有另一只则是在我腹部爬来爬去。伴随着内心涌现的一股冲动,我左手迅速往右奶一拍,乳房传来疼痛感之余那只大蟑螂也被整个打爆。另一只搞不清楚状况、还在腹部乱爬的蟑螂也同样死在我手下。渴望更多臭味的我,就将被打烂的蟑螂连同呛鼻的汁液抹在双乳上。指腹压着发臭的残骸不断磨蹭大便色的乳头,阴蒂也被摸得乱七八糟了。我就快要高潮了,这次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好臭。我的身体好臭……真的好臭啊我的身体都是大便的腐臭味,还有恶心虫子的汁液和厨余的恶臭都混在一块儿……但是越臭就被摸的越爽……手指搓揉阴蒂的咕啾声混在瓶罐被推挤的嘈杂声里,会不会引起附近住户的注意呢……啊啊阴蒂快不行了我会在这高潮……在虫子乱窜的垃圾堆里高潮……有……有没有人在看呢……有人在半夜偷看我这个贱货自慰的话……我就再也没脸见人了啊……呜可是阴蒂好爽、好爽啊……乳头也被臭汁抹的好舒服……不行……不行了……我要就这样全、全身都是大便的高潮了……大便女要爽死了……给我……给我、给我给我给我给我给我……!玩大便最麻烦的就是事後清理。即使事先拟定的玩法再怎麽小心,总会无意间弄脏你意想不到之处,或是面对层出不穷的突发状况。例如在黑漆漆的楼梯墙壁及扶手上遗留一片片的粪痕,或是把大垃圾袋拖回原处时沿路滴漏的污臭汁液。更别说支撑着高潮後疲惫不堪的身子,爬上五层楼时胡乱印在阶梯上的脚印。所幸时值盛夏,不管是粪汁、尿液还是厨余的污水,到了早晨多半已经蒸发或是只留下发臭的痕迹。至於可能会遗留在四楼通往五楼阶梯上的脚印,就算得趁好不容易洗净身体再小心翼翼地摸黑擦拭也在所不惜。不过,白天出门时我并没有发现二楼以上留有脏脏的脚印,看样子是做白工了。由於第一次跑到外头玩成这样,我在洗澡时也格外注意压低音量,免得可能让楼下住户对夜半洗澡声和一夜薰人的楼梯间多加联想。明亮的浴室灯光照在大片染成深褐色及茶色的身体上,让镜中的自己看起来既丑陋又迷人。一点点温水滑过乳房肌肤冲走的脏污,就像浓缩的粪汁摔落在地。以几乎不出声的动作反覆冲了好几遍,地上满是腐臭的粪水,双乳却还是黏着大部分的粪便。我抓起肥皂抹了一遍又一遍,牛奶的香气混合大便的臭味,形成一股苦苦的味道。将泡沫冲去之後,仍有些许痕迹,於是我再度抹上那表层都沾染了茶褐色的肥皂。结果光是把胸部完全洗乾净就擦上三次肥皂,但浴室里却闻不太到香皂的气味。等到我总算让身体焕然一新、闻不出半点粪臭味时,才发现我竟然花上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在清理。这还不算是洗澡呢。那天能睡的时间比往常少,却睡得比往常好。或许是大费周章地自慰之故,累积疲劳的身体一下子就沉沉入睡。可能有做了什麽梦,但是舳鴱哪谴沃幔以僖矝]梦到同样的梦了。反正我也不需要春梦。既然是每个深夜都能获得的刺激与快乐,想来也没必要刻意在梦里追寻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