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乳胶女体(9)
  • 发布时间:2018-02-23 20:57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女人味》

    《(非原创)采花大帝——(全)卷一上》

    乳胶女体(9)

    翻云覆雨过后,又是一夜无声……我俩都带着疲倦的身躯各自返回自己的房间去,只剩下乳胶人皮静俏俏的留在大厅地上,等着……是日的晚上,大约深夜三时左右,一个神秘人影走近乳胶人皮的身旁,拾起了乳胶人皮往洗手间里走去,洗手间的灯光着了,洒洒的花洒声亦向起了,乳胶人皮现正接受花洒的洗净,密密的水点正在洗净乳胶人皮身上的每寸肌肤,乳胶人皮的里里外外都被水点冲洗得洁净无比,神秘人影更将乳胶人皮内外反转过来,再重新冲洗一次,之后将乳胶人皮用衣架挂起来,像将衣服弄干一样,就在这时,神秘人影身后又出现另一个人影,并说:「华夫,你在这里干什么呀。」「呀,是你吗宝莲。」「华夫,你在清洗乳胶人皮吗,干吗你还要清洗它呢,你以后也不需要它了。」「没什么的,我只是想将它清洗清洁吧。不竟它也倍同我接近一年有多了,多少也有点感情的。」「这倒也是,但是以后的工作就交回还给我好了,以后你也不需要再穿这乳胶人皮了,这倒不是你的工作呀。」「宝莲,我只是想……」「华夫你不用再说了,你以后也不用穿乳胶人皮了,我真的不想再次见到……真的不想……」「不会的,我只是想清洁它,之后我会把它收藏好,不会再穿它了,你放心吧。」之后,我清洁好乳胶人皮后,将它风干后,小心的把它接好,然后将它收藏在一个盒子里,放到我的衣柜里和这些乳胶紧身衣一同摆放,之后我再也没穿过它了。现在宝莲和我都在干娘的公司里担任着很重要的工作,自从干娘收了我和宝莲作她的干女儿后,干娘将公司的业务全都交托到我和宝莲身上,在这段日子期间,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我亦以男性身份在公司里工作,世界各地的客户见了宝莲后(当然是穿了乳胶人皮后的宝莲),都好像着了迷似的,不论男或女,接触过宝莲的都大赞她工作认真、有头脑。而宝莲今天还会见了一名冒名而来的客人,这客人指定要和宝莲在他的别墅里见面,声称要和宝莲商讨一些合作事宜,但自从宝莲和这位客人见面后,回来时好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处事方式作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她将公司名下一些资产,私自转让到另一个人的名字上,而且还将公司内的机密资料泄漏出去,性格也作一百八十度改变,平时谈吐温文儒雅的她,现在却变得粗声粗气,什至在家中也不和我作一点交谈,这情况令干娘和我都有点奇怪和担心。是日的晚上在干娘的家中。「干娘,你说奇不奇怪呢,宝莲这些日子来的性格变得好像是另一个人似的,无论公司或家中,也和以前我认识的宝莲完全不同,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是的,华夫,宝莲为何会变成这样的,我真的有点担心她呢。」「就是呢,在家中她不和我说一句话,见了我好像不认识我似的,以前她喜欢看的紧身衣电影,现在她说简直不知所为,还说以后都不要再给她看到这些垃圾片,很奇怪呢,到底是何时发生的,为何会变成这样子呢,真是烦恼呀。」「呀,是了,我想起来了,宝莲那天说要去见一名客人,回来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是呀,干娘,你说起我又想起来了,自从那天起,宝莲就好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不知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呢,我想有必要调查一下呢。」「那要怎样调查呢?」「干娘,我想如此……这般……你说可行吗。」「唔,这样也可行的,就照你的方法去做吧,钱方面不是问题,但要快点进行呀。」「我知道了干娘,这事我会尽快处理好的,你不要担心。但现在我们要不动声色,切忌打草惊蛇。」就这样我请了一位很能干的私家侦探和一位很出色的电子工程师帮忙,调查宝莲的在这段期间发生过什么事,和谁人接触过,并在家中四处按装了很多针眼式闭路电视和偷听器以作监察之用。当然这些事都是秘密进行……「卡,卡。」大门打开了,宝莲如常的这段时间回来。「嗯,回来了吗。」「真是癈话,不是回来进来干什么,你不要时常都说这么多废话好吗,我在公司很忙的,回来后我不想再听废话了,拜托呀。」「我只是说了一句话吧,不要这么生气呢。」「收声吧,不是我已交了租金,请我也不住在这里,每天总是听到你啰啰嗦嗦的声音,真是讨厌。」「对不起,不要生气,宝莲你可能在公司里的压力太大了,回房休息吧,晚饭时我会叫你下来吃的,回房吧。」「不要太早叫我,我要好好的睡一觉,知道吗。」「好的,回房休息吧。」就这样宝莲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嘿,样子和声线都是乳胶人皮的宝莲,但性格行为就是另一个人,要看看你到底是谁……」我走到自己的房间里,将门反锁好后,走到电脑将电脑打开,按到某一个程式上,单按一下,电脑莹膜上看到家中很多处地方的影像,而我却单按一下宝莲房间里的闭路电视,看到她在里面的情形,并将所有情况录影下来。这时看到宝莲走近床边坐下,一手脱下高跟鞋,一手为自己解下胸前的衣衫钮扣,很快的就脱去外衣了,接下来连A字短裙也脱下来,跟着伸手向后解开了胸罩的扣,将胸罩也脱下来,现在宝莲身上只剩下黑色的丝袜裤而已,这时宝莲走到化妆台旁边,一手拿起电话按下号码,一手往自己头顶将假发强行抓下来,动作很粗野,同时她手中的电话也接通了……「喂,是米高吗,我是兰西呀。」「~~干吗要打电话来呀,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随便打电话来吗,万一事情给人知道,你知道后果会怎样吗~~」「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我真的没法忍受在这里居住呢,这个叫华夫的真是烦到不得了,每天总是问长问短,什么工作忙吗,吃了饭没有,小心着凉呀,比女人还要女人呢,而且我还要穿着这件乳胶人皮,很辛苦呀,我到底还要穿着这乳胶人皮多久呀,我真是受不了呀。」「~~我的好兰西,不要这样嘛,做大事是要有付出的,你不穿着这件乳胶人皮扮她吧,我俩的事就没法成事的,但如果事成后我俩就可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现在辛苦你了~~」「我知道,只是穿着这件乳胶人皮很辛苦呢。」「~~宝贝,这样吧,如果在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你就脱掉一会儿吧,但要处处小心呀,不要给别人看到而坏了大事呀,知道吗~~」「这个米高你放心好了,他是不敢入我房间的,是了,那个女的现在怎样了,她还是不肯说出来吗。」「~~嘿…她会说的,只要那些药到了,她服后一定会全都说出来的,到那时我们就发达了~~」「是吗,那药何时才到达呢。」「~~不要心急,一星期后就到了,到时候你就不用再穿这乳胶人皮了,哈哈哈哈~~」「真的吗,太好了。」「~~我不说了,以后不是有急事,不要随便打电话来呀,给人知道了就大事不妙呀,我要挂线了,万事小心呀,再见~~」「……嘟……」电话也挂线了。「嘿,还是要穿着这件乳胶人皮,真是讨厌,我不能忍受不了,还是脱下一会儿吧。」于是这个自称兰西的开始脱下乳胶人皮了,她伸手到头顶背后按下六个密码,「嘟…」六声,「卡」的一声,乳胶人皮的面具锁打开了,小扣板也弹了出来,兰西一手拉着小扣板往下一拉,乳胶人皮的拉链拉开了,兰西两手往乳胶人皮面具的两侧用力一拉,乳胶面具也应声的脱离了她的面额,在镜子的反影下可以看到这个叫兰西的样貌了,此人一头啡色短发,样子也算美,但好像在那张报纸上看过她的样貌,这时兰西将黑丝袜裤也脱掉,之后再将乳胶人皮整件脱下来,然后就往浴室里走去,洒洒的水流声向片整个浴室,蒸气将整个浴室视线都填满了。我在闭路电视下清楚的看到兰西脱下乳胶人皮的整个情况,原来这人不是宝莲,只是她穿了宝莲的乳胶人皮扮成她的样貌,怪不得性格上和宝莲是完全的两个人,现在明白了。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