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娘传
  • 发布时间:2018-01-29 16:3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接下来的三天里,玉娘和另外二十九名美女奴隶每人一个铁笼,全都一丝不挂地囚禁在广场临时搭起的草棚里,连着三天被各式各样的人昼夜不停地捆吊在广场中的木桩或刑架上,拷打上刑、折磨羞辱、强奸取乐┅┅由於玉娘可以运气护体,再加上她清纯可爱凄婉动人的相貌和窈窕婀娜白皙滑嫩的身材,使得她几乎没有回到牢笼的机会,差不多经常是几个甚至十几个人轮流排着队等候蹂躏玩弄她。

    三天里,她不但无时不刻地被光着身子捆绑吊打轮奸摧残,还尝尽了「金木水火土」五大性虐刑罚、「风云雷闪冰」五小刑罚,以及七种性虐游戏。用在她身上被抽断的皮鞭多达六十多根,嘴里含过的阴茎不下一百多条。然而,她所期盼的楚天涯却一直没有来到她身旁。虽然他也一直活跃在广场上马不停蹄地给每个女奴都上刑拷打奸淫,但却始终没有动过她。

    到第四天大会即将结束时,玉娘和去年的「性受虐女皇」称号得主东瀛美女水野纯子,每人都受到近百次的拷打和奸淫,但她们都坚持到了最後。由於没有分出绝对胜利,於是要加赛一天。

    而在三天里,虐待强奸女奴隶最多的是帮主卫冬青──原来他也化装参加了「性虐大会」,难怪玉娘感觉有一个帮众在给她上刑拷打奸污她时手法极其熟悉──和光明使者楚天涯,所以就由他们俩主持分别继续拷问玉娘和水野纯子。

    有着极丰满姣好的大乳房、但身材却玲珑剔透曲线柔美的纯子,是来自东瀛的美女奴隶。在东瀛时,她便是职业性受虐女奴隶,两年前她被主人带来挑战中原性虐高手,由於她的出色表现,使得许多性虐调教高手纷纷败下阵来。後来卫冬青闻讯赶去,出手拷打玩弄了她两天两夜,终於打败了她和她的主人,也由此征服了纯子的心,使她甘愿留在中国做了卫冬青的女奴隶。此时此刻,水野纯子为了保住在主人──卫冬青心中的位置,她已经暗下决心同玉娘拼比到底。

    按照规定,卫冬青和楚天涯开始轮换着拷打玉娘和纯子。比赛一开始,楚天涯就好像体力不足似的,点数落後卫冬青很多。在他们俩分别都给玉娘和纯子上过刑,进入最关键的合力摧残时,他们把玉娘吊在柱子上刚鞭打了一会儿,两人一错位,楚天涯低声在卫冬青耳边说了一个名字,那是卫冬青师娘的名字,卫冬青当场魂不守舍,楚天涯藉机削断吊着玉娘的绳子,将她救了出来。

    楚天涯抱着赤身裸体的玉娘一口气跑到山林里,在那儿,他早已预备下衣服和马匹。他告诉玉娘,世间真的有「黑灵芝」这种东西,只不过是在他父亲的手里,而他的父亲正是卫冬青的师父。

    原来,卫冬青的师傅和师娘并没有死,而且一年後,师娘还生下了楚天涯。当卫冬青带领大队人马杀回去的时候,他的师傅知道此时已无法和卫冬青的势力相抗衡了,便假死隐遁起来。他押着卫冬青的师娘躲进一座深山老林里,安心培育「黑灵芝」。楚天涯叫玉娘拿他的信物去找母亲,求得黑灵芝後到某地与他汇合,共同去救沈龙飞的性命。

    玉娘依言来到楚天涯的父亲楚霸和母亲方美香的住处,依照他的指点先拜见方美香。当她见到方美香的时候,楚霸正好在给方美香上刑,赤条条地反捆着双手双脚,吊在房梁上鞭打。玉娘一直等到楚霸拷打够了方美香,又强奸了她三四遍,把她反绑在柱子上去睡觉了,才偷偷地溜进去说明来意。

    方美香告诉她∶黑灵芝是给男人用的。女人如果要得到黑灵芝,必需先自废武功,然後择男而嫁,成为他的终身性奴隶。玉娘想,反正她是要把黑灵芝交给父亲,总不会要嫁给父亲吧,便答应了。方美香说,楚霸晚一点还会来拷打她一会儿,之後便要去给黑灵芝浇水,让玉娘那时候再来。

    果然,楚霸睡了一觉之後,又用水刑和木驴之刑蹂躏了美香一个多时辰,才出门去了。玉娘进来放下了被大字形吊在受刑架上的美香,美香先喂她吃了一种药,然後把黑灵芝交给她,对她说∶赶紧找一个地方睡下,睡醒之後她的武功便全没了。

    玉娘按照她的吩咐,原样把美香吊起来离开那里,找了一个客栈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她起来收拾行李正要赶路,忽然有四个强盗闯了进来,此时的玉娘已经武功尽废,一点抵抗都没有就被他们抓住了。

    他们把玉娘绑在柱子上,搜出黑灵芝。当她认为又会像刚出飞龙堡那样,被人强奸蹂躏的时候,这四个人却自相残杀全都死了。玉娘吃力地磨断绑绳,想了想,先把黑灵芝藏在墙洞里,再把四具屍体拖进床下,只身去与楚天涯汇合。

    当她刚刚走出城,迎面走来一队差役,用木笼囚车押着四、五个逃跑的丫鬟和女囚。他们见玉娘神色慌张便上前盘问,就在此时,客栈的老板和伙计们追了出来,大叫着∶「她是杀人凶犯!」衙役们擒住玉娘,把她和女囚们关在一辆囚车里,押到县衙门。

    县官当即升堂,提审玉娘。玉娘死不承认杀人之罪,县官下令给她上大刑逼供。行刑手将玉娘扒光了跪绑在木桩上,用钢针刺穿她的乳头和阴唇;用铁夹夹满她的双乳和阴户,连阴蒂都不放过;老虎凳、吊打、给阴道肛门灌辣椒水更不在话下。玉娘受刑不住,屈打成招。

    县官下令先让她骑木驴游街,再绑在街口示众。衙役们将玉娘赤身裸体地五花大绑在木驴背上,木驴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推着游街。一路走,木驴阴茎一路在她下阴抽插,一直到了最繁华的街口,把她光着身子吊在牌楼上示众,将近二更天,才放下她重新直挺挺地反绑在木桩上,继续示众。

    天蒙蒙亮的时候,玉娘模模糊糊地觉得有人将她解开绑绳抱起来,她挣扎着张开眼,见楚天涯疼爱地望着她。玉娘使尽全身的力量说∶「黑灵芝在客栈的墙洞里。」然後就昏过去了。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已经躺在另一家客栈里了。楚天涯精心为她配药治伤,等她基本上好了的时候,他取出黑灵芝和一个铁内裤,他说∶「我没办法总在你身边,只有一个办法能保住黑灵芝和你自己,就是把黑灵芝藏在你的阴道里,然後穿上这条贞操裤。上锁之後,钥匙我来拿着,别人就抢不走黑灵芝和你的肉体了。」

    玉娘羞涩地答应了。楚天涯将黑灵芝装在一个两指粗的管子里,塞进她的阴道,然後把那条比一般内裤小的贞操裤给她穿上,用钥匙锁好,又给了她一小瓶药丸,告诉她只要他不在身边,就一天吃一粒,可以保持不排泄并增加体力。当然,他要是在玉娘身边的话,会按时给她开锁,让她方便的。

    楚天涯为玉娘配的治伤药吃完了,他去街上抓药。没想到卫冬青派人来抓走了玉娘,他回来後看见桌上有张纸条,说要想救玉娘,就到城外破庙来。

    楚天涯提剑来到城外破庙,他隐藏在外面,看到卫冬青正指挥手下第一美女奴隶纯子,鞭打赤条条只穿着铁贞操裤吊在大殿梁上的玉娘。片刻之後,他又让纯子放下玉娘反捆在柱子上,接着把同样一丝不挂的纯子也捆绑在柱子上亲自持鞭,轮流拷打她们两人。抽了一会儿又把纯子吊在房梁上,阴道和肛门里都插了木棍继续抽打。而後又把她们俩都四马倒攒蹄的吊起来,用火烤她们的乳房、烤纯子的阴唇,以及玉娘的铁内裤。最後放下来反捆着她们俩,让玉娘含住他的阴茎口淫,他则用手指强奸纯子的阴道和肛门。

    玉娘由於两天两夜没有排泄也没有吃楚天涯给的药了,所以哀求卫冬青放开她让她吃药,然後随便他再怎麽拷问她都行。然而卫冬青笑着说∶「要麽就这麽拉,要麽就憋着。」他还有意刺激玉娘,命令纯子当着玉娘和他的面,又撒尿又拉屎,玉娘忍不住将屎尿全排泄在内裤里了。

    楚天涯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冲进来与卫冬青打在一起。可他的武功还是比卫冬青稍逊一筹,眼看正抵挡不住的时候,他突然又说了一句∶「我是方美香的儿子。」卫冬青一震,被楚天涯刺伤,再次救走玉娘。

    这一回,他们不敢耽搁,一路赶回飞龙堡,给沈龙飞先服了半枝黑灵芝。没想到,当晚沈龙飞便兽性大发,扒光了服侍他的玉娘,捆绑起来又是拷打、又是强奸地糟蹋了玉娘,直到清晨才昏厥在地。原来黑灵芝不仅可以增强人的内力,更是激发人本能兽欲的奇药。但是,由於沈龙飞受重伤在先,所以冲断了他的经脉,使他无法自控,已经奄奄一息了。

    楚天涯一早来到沈龙飞的寝室,发现玉娘浑身鞭痕累累,赤裸裸地被反吊在屋顶。他大吃一惊,急忙救下玉娘。沈龙飞此时回光返照,他立下遗嘱,要楚天涯立即娶玉娘为妻,接管飞龙堡。

    楚天涯和玉娘下葬了沈龙飞。婚礼前,玉娘吩咐下人取来飞龙堡拷问被俘敌人和犯错家丁的所有刑具,但自己还不放心,亲自去地牢里又找出几根绳子和皮鞭。

    入洞房後,玉娘拿出另半枝黑灵芝给楚天涯服下,自己脱光了,跪在摆好的所有刑具、皮鞭和绑绳前。果然,楚天涯欲火燃烧,把玉娘像猎来的小鹿一般捆住手脚吊了起来,疯狂地给她上刑。

    他把玉娘连续换了十几种捆绑和吊起的姿势,抽断了三根鞭子,用尽了所有刑具,强奸了她七、八次,一直践踏玉娘到第二天上午,中间拷打得她昏死过去好几回,开始还用凉水泼醒她,到後来索性昏死了再鞭打得醒过来,再昏死,再鞭打┅┅

    当楚天涯兽欲降温後,他疼爱地抱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皮肉、还光着身子反绑双手的玉娘,心里充满爱怜,玉娘也微笑着望着他的眼睛。

    两天以後,正当楚天涯把玉娘扒光了捆绑妥当,玩了几圈骑绳游戏,累了把她捆在柱子上,一面抽打着她的乳房一面陪她聊天时,楚天涯的母亲方美香忽然来到飞龙堡,她说,楚霸已经死了,是服食了过量的黑灵芝而死的。虽然她给楚霸当了一辈子性受虐女奴隶,但她不後悔。现在,她的主人没了,她也只好浪迹天涯再去寻找一个新主人了。

    楚天涯伤感地说∶「妈妈,你留下来吧,我来做你的主人,我会像爸爸一样拷打你,照顾你一辈子。」

    美香看了看玉娘,微笑着说∶「再说吧,妈妈要得很多,你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又年轻又漂亮的女奴隶,不会花太多心思在妈妈这样一个老女奴身上的。」

    说完,她取出一本薄薄的《性受虐女奴隶之受刑秘笈》卷成一个桶,塞进被赤条条反捆着的玉娘的阴道里,告诉她要认真修炼。

    玉娘看着眼前这位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但依然如同二十八、九的美少妇,给人当了一辈子性奴隶、救过自己的女人,动情地说∶「婆,您还是留下来吧!」

    美香轻抚着她的乳房和阴唇说∶「半年以後,如果我找不到像天涯他父亲一样出色的主人,我会回来的。」

    临走前,美香告诉他们,楚天涯其实是卫冬青的儿子,但她不喜欢卫冬青,当年她真的是一时糊涂,做了对不起楚霸的事情,为此,她经常请求楚霸去惩罚她。虽然楚霸已经原谅她了,但她的心里还是感觉自己是罪人,所以,她只承认楚天涯是楚霸的儿子。不过即便如此,她也不希望楚天涯和卫冬青做敌人∶「现在按武功来说,卫冬青已经不是楚天涯的对手了,可那个人是不会轻易罢手的,你们要小心才是。」

    美香说的没错,没过两个月,卫冬青便下帖子,约楚天涯押着玉娘去天堂帮和他一较高低。帖子上还附有一句∶「方美香现在我手中,我一生感觉她是最美好的性奴隶。」

    楚天涯和玉娘看後,急忙收拾起程,反捆着玉娘一路风餐露宿赶往天堂帮。快到的时候,他们先停下来,楚天涯说∶「对不起,玉娘,这次进了天堂帮,很有可能你又要落在卫冬青手里遭到他的摧残,请你一定尽力协助我救出母亲。」

    玉娘深情地说∶「在我的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位主人,别说是为了救婆婆,哪怕什麽都不为,你要我死我也心甘情愿。」

    楚天涯感动地扒光了她的衣服,将她吊在树上,鞭打了她的全身,然後反绑起她的双手,在她阴道和肛门里塞了两只生鸡蛋,然後两人毅然走进天堂帮。

    天堂帮的街道上,不论是帮众还是被光着身子捆绑在木桩上、吊在屋檐下的女奴隶们都用复杂的眼神望着他们。总堂门口,迎接他们的是和玉娘一样一丝不挂五花大绑着的纯子。她把两人领进去後,楚天涯和玉娘便看到,方美香依旧婀娜多姿的白嫩裸体被吊在大堂门口的飞檐下,几个小喽罗正在买力地抽打着她。她口中噙着勒马勒驴的嚼子,紧闭着双眼,流着泪痛苦地哀声呻吟。

    卫冬青见楚天涯押着双手被反捆在身後的玉娘走进来,并没有命令喽罗们停手,站起来缓缓走到他们俩面前,围着玉娘转了一圈,伸手摸摸她的阴唇笑了。

    「天涯,你的技术退步了,竟然没有给女奴隶的淫孔堵上。」他冷冷地说。

    楚天涯没说话,看了一眼睁开眼睛凄凉地望着他们、泪流满面的母亲,抖了抖捆着玉娘双手的绑绳。玉娘听话地岔开双腿蹲下,像母鸡下蛋一样微微用力,从肛门和阴道里挤出那两只蛋。卫冬青弯腰拾起蛋,手指一使劲捏破了鸡蛋。

    他的脸有些变色,纵身越到美香跟前,夺过喽罗手中的皮鞭,「劈劈啪啪」地抽了美香二十几鞭。而後,他停下手,对楚天涯说∶「上一次的『性受虐女奴隶大会』我们俩还没有比完,有没有兴趣再比下去?但这次受虐对象不再是纯子和玉娘,而是方美香和玉娘!」

    楚天涯听後,咬牙答应了。

    这场比赛一共进行了五天五夜,他们轮番拷打着玉娘和方美香,各出奇刑怪势,把两个美女奴隶摧残得终日以泪洗面。饿了一面鞭打着捆绑在柱子上的玉娘和美香,一面让始终赤条条五花大绑着的纯子叼起食物,嘴对嘴地喂给他们。有时玉娘或美香实在累得抗不住了,吊在树上阴道里插着刑具,肛门里塞着黄瓜,挨着鞭子睡一小会儿。

    到了第五天的清晨,楚天涯提议,索性把纯子也吊起来,加入受虐刑罚的比赛中,好加快比赛的进度。卫冬青同意了,於是,场面变成两个奴隶主同时拷打蹂躏三个美丽绝伦的性受虐女奴隶。他们残忍凶狠地折磨着这三个女人,下手毫不留情。三个女奴隶各个都被羞辱得痛不欲生。

    第六天天刚放亮,玉娘心想∶「这样下去,我被折磨死了不要紧,主人和婆婆不知道还撑得下撑不下去,得想个办法。」她灵机一动,想起婆婆给她的《性受虐女奴隶之受刑秘笈》里提到,在遭到主人强奸的时候,如何帮助主人恢复体力。於是,她在楚天涯奸污她时,运用《秘笈》所载的方法为他输元气。这种方法可以使女奴隶不论被奸淫阴道还是鸡奸肛门,都可对主人进行帮助。

    楚天涯和方美香立刻就察觉到了,方美香更是利用为儿子口交的时候,拼命输送元气。楚天涯体力大增,一鼓作气连续拷打了玉娘、方美香和纯子十几个回合,用了足足七、八种刑罚,迫使强弩之末的卫冬青动用还没练成的血刑大法。虽然给玉娘她们三个拷打得痛苦欲绝,纷纷昏死过去,但他自己也经脉尽断而疯了。卫冬青狂笑着冲出天堂帮,消失在太阳初升的方向。

    楚天涯疲惫不堪地放下刑伤累累的玉娘、方美香和纯子,吃力地将赤条条一丝不挂的玉娘和母亲捆绑停当,押着向外走了几步,犹豫一下和她们俩商量了商量,又转回头来到绝望地跪坐在地上,裸露着全身双手绑在背後,阴道里还插着刑具的纯子跟前,对她说∶「如果你愿意,可以跟我们回飞龙堡,从此做我的性奴隶,我和玉娘还有我母亲都很欢迎你。」

    纯子感动地哭了,她叼起楚天涯的阴茎含在嘴里拼命吮吸,示意愿意做一个忠心不二的女奴隶。楚天涯扶起她来到玉娘和方美香面前,纯子卑微顺从地跪在地上,挨个亲吻舔弄了她俩的阴唇,表示自己是比她们低级的性受虐女奴隶。玉娘和婆婆方美香相视笑了,她们也赶紧跪下,和纯子互相磨擦了乳房,意思是∶「我们不分大小贵贱,都是主人楚天涯阴茎下平等的性交女奴隶」。

    纯子的脸红了,她羞涩地和玉娘、方美香一起站起身,用臀部将捆绑着双手的绳子送给楚天涯。楚天涯把三条紧紧捆绑着三个绝代美人性奴隶的绳子抓在手中,押着她们踏上回飞龙堡的路了。

    接下来的三天里,玉娘和另外二十九名美女奴隶每人一个铁笼,全都一丝不挂地囚禁在广场临时搭起的草棚里,连着三天被各式各样的人昼夜不停地捆吊在广场中的木桩或刑架上,拷打上刑、折磨羞辱、强奸取乐┅┅由於玉娘可以运气护体,再加上她清纯可爱凄婉动人的相貌和窈窕婀娜白皙滑嫩的身材,使得她几乎没有回到牢笼的机会,差不多经常是几个甚至十几个人轮流排着队等候蹂躏玩弄她。

    三天里,她不但无时不刻地被光着身子捆绑吊打轮奸摧残,还尝尽了「金木水火土」五大性虐刑罚、「风云雷闪冰」五小刑罚,以及七种性虐游戏。用在她身上被抽断的皮鞭多达六十多根,嘴里含过的阴茎不下一百多条。然而,她所期盼的楚天涯却一直没有来到她身旁。虽然他也一直活跃在广场上马不停蹄地给每个女奴都上刑拷打奸淫,但却始终没有动过她。

    到第四天大会即将结束时,玉娘和去年的「性受虐女皇」称号得主东瀛美女水野纯子,每人都受到近百次的拷打和奸淫,但她们都坚持到了最後。由於没有分出绝对胜利,於是要加赛一天。

    而在三天里,虐待强奸女奴隶最多的是帮主卫冬青──原来他也化装参加了「性虐大会」,难怪玉娘感觉有一个帮众在给她上刑拷打奸污她时手法极其熟悉──和光明使者楚天涯,所以就由他们俩主持分别继续拷问玉娘和水野纯子。

    有着极丰满姣好的大乳房、但身材却玲珑剔透曲线柔美的纯子,是来自东瀛的美女奴隶。在东瀛时,她便是职业性受虐女奴隶,两年前她被主人带来挑战中原性虐高手,由於她的出色表现,使得许多性虐调教高手纷纷败下阵来。後来卫冬青闻讯赶去,出手拷打玩弄了她两天两夜,终於打败了她和她的主人,也由此征服了纯子的心,使她甘愿留在中国做了卫冬青的女奴隶。此时此刻,水野纯子为了保住在主人──卫冬青心中的位置,她已经暗下决心同玉娘拼比到底。

    按照规定,卫冬青和楚天涯开始轮换着拷打玉娘和纯子。比赛一开始,楚天涯就好像体力不足似的,点数落後卫冬青很多。在他们俩分别都给玉娘和纯子上过刑,进入最关键的合力摧残时,他们把玉娘吊在柱子上刚鞭打了一会儿,两人一错位,楚天涯低声在卫冬青耳边说了一个名字,那是卫冬青师娘的名字,卫冬青当场魂不守舍,楚天涯藉机削断吊着玉娘的绳子,将她救了出来。

    楚天涯抱着赤身裸体的玉娘一口气跑到山林里,在那儿,他早已预备下衣服和马匹。他告诉玉娘,世间真的有「黑灵芝」这种东西,只不过是在他父亲的手里,而他的父亲正是卫冬青的师父。

    原来,卫冬青的师傅和师娘并没有死,而且一年後,师娘还生下了楚天涯。当卫冬青带领大队人马杀回去的时候,他的师傅知道此时已无法和卫冬青的势力相抗衡了,便假死隐遁起来。他押着卫冬青的师娘躲进一座深山老林里,安心培育「黑灵芝」。楚天涯叫玉娘拿他的信物去找母亲,求得黑灵芝後到某地与他汇合,共同去救沈龙飞的性命。

    玉娘依言来到楚天涯的父亲楚霸和母亲方美香的住处,依照他的指点先拜见方美香。当她见到方美香的时候,楚霸正好在给方美香上刑,赤条条地反捆着双手双脚,吊在房梁上鞭打。玉娘一直等到楚霸拷打够了方美香,又强奸了她三四遍,把她反绑在柱子上去睡觉了,才偷偷地溜进去说明来意。

    方美香告诉她∶黑灵芝是给男人用的。女人如果要得到黑灵芝,必需先自废武功,然後择男而嫁,成为他的终身性奴隶。玉娘想,反正她是要把黑灵芝交给父亲,总不会要嫁给父亲吧,便答应了。方美香说,楚霸晚一点还会来拷打她一会儿,之後便要去给黑灵芝浇水,让玉娘那时候再来。

    果然,楚霸睡了一觉之後,又用水刑和木驴之刑蹂躏了美香一个多时辰,才出门去了。玉娘进来放下了被大字形吊在受刑架上的美香,美香先喂她吃了一种药,然後把黑灵芝交给她,对她说∶赶紧找一个地方睡下,睡醒之後她的武功便全没了。

    玉娘按照她的吩咐,原样把美香吊起来离开那里,找了一个客栈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她起来收拾行李正要赶路,忽然有四个强盗闯了进来,此时的玉娘已经武功尽废,一点抵抗都没有就被他们抓住了。

    他们把玉娘绑在柱子上,搜出黑灵芝。当她认为又会像刚出飞龙堡那样,被人强奸蹂躏的时候,这四个人却自相残杀全都死了。玉娘吃力地磨断绑绳,想了想,先把黑灵芝藏在墙洞里,再把四具屍体拖进床下,只身去与楚天涯汇合。

    当她刚刚走出城,迎面走来一队差役,用木笼囚车押着四、五个逃跑的丫鬟和女囚。他们见玉娘神色慌张便上前盘问,就在此时,客栈的老板和伙计们追了出来,大叫着∶「她是杀人凶犯!」衙役们擒住玉娘,把她和女囚们关在一辆囚车里,押到县衙门。

    县官当即升堂,提审玉娘。玉娘死不承认杀人之罪,县官下令给她上大刑逼供。行刑手将玉娘扒光了跪绑在木桩上,用钢针刺穿她的乳头和阴唇;用铁夹夹满她的双乳和阴户,连阴蒂都不放过;老虎凳、吊打、给阴道肛门灌辣椒水更不在话下。玉娘受刑不住,屈打成招。

    县官下令先让她骑木驴游街,再绑在街口示众。衙役们将玉娘赤身裸体地五花大绑在木驴背上,木驴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推着游街。一路走,木驴阴茎一路在她下阴抽插,一直到了最繁华的街口,把她光着身子吊在牌楼上示众,将近二更天,才放下她重新直挺挺地反绑在木桩上,继续示众。

    天蒙蒙亮的时候,玉娘模模糊糊地觉得有人将她解开绑绳抱起来,她挣扎着张开眼,见楚天涯疼爱地望着她。玉娘使尽全身的力量说∶「黑灵芝在客栈的墙洞里。」然後就昏过去了。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已经躺在另一家客栈里了。楚天涯精心为她配药治伤,等她基本上好了的时候,他取出黑灵芝和一个铁内裤,他说∶「我没办法总在你身边,只有一个办法能保住黑灵芝和你自己,就是把黑灵芝藏在你的阴道里,然後穿上这条贞操裤。上锁之後,钥匙我来拿着,别人就抢不走黑灵芝和你的肉体了。」

    玉娘羞涩地答应了。楚天涯将黑灵芝装在一个两指粗的管子里,塞进她的阴道,然後把那条比一般内裤小的贞操裤给她穿上,用钥匙锁好,又给了她一小瓶药丸,告诉她只要他不在身边,就一天吃一粒,可以保持不排泄并增加体力。当然,他要是在玉娘身边的话,会按时给她开锁,让她方便的。

    楚天涯为玉娘配的治伤药吃完了,他去街上抓药。没想到卫冬青派人来抓走了玉娘,他回来後看见桌上有张纸条,说要想救玉娘,就到城外破庙来。

    楚天涯提剑来到城外破庙,他隐藏在外面,看到卫冬青正指挥手下第一美女奴隶纯子,鞭打赤条条只穿着铁贞操裤吊在大殿梁上的玉娘。片刻之後,他又让纯子放下玉娘反捆在柱子上,接着把同样一丝不挂的纯子也捆绑在柱子上亲自持鞭,轮流拷打她们两人。抽了一会儿又把纯子吊在房梁上,阴道和肛门里都插了木棍继续抽打。而後又把她们俩都四马倒攒蹄的吊起来,用火烤她们的乳房、烤纯子的阴唇,以及玉娘的铁内裤。最後放下来反捆着她们俩,让玉娘含住他的阴茎口淫,他则用手指强奸纯子的阴道和肛门。

    玉娘由於两天两夜没有排泄也没有吃楚天涯给的药了,所以哀求卫冬青放开她让她吃药,然後随便他再怎麽拷问她都行。然而卫冬青笑着说∶「要麽就这麽拉,要麽就憋着。」他还有意刺激玉娘,命令纯子当着玉娘和他的面,又撒尿又拉屎,玉娘忍不住将屎尿全排泄在内裤里了。

    楚天涯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冲进来与卫冬青打在一起。可他的武功还是比卫冬青稍逊一筹,眼看正抵挡不住的时候,他突然又说了一句∶「我是方美香的儿子。」卫冬青一震,被楚天涯刺伤,再次救走玉娘。

    这一回,他们不敢耽搁,一路赶回飞龙堡,给沈龙飞先服了半枝黑灵芝。没想到,当晚沈龙飞便兽性大发,扒光了服侍他的玉娘,捆绑起来又是拷打、又是强奸地糟蹋了玉娘,直到清晨才昏厥在地。原来黑灵芝不仅可以增强人的内力,更是激发人本能兽欲的奇药。但是,由於沈龙飞受重伤在先,所以冲断了他的经脉,使他无法自控,已经奄奄一息了。

    楚天涯一早来到沈龙飞的寝室,发现玉娘浑身鞭痕累累,赤裸裸地被反吊在屋顶。他大吃一惊,急忙救下玉娘。沈龙飞此时回光返照,他立下遗嘱,要楚天涯立即娶玉娘为妻,接管飞龙堡。

    楚天涯和玉娘下葬了沈龙飞。婚礼前,玉娘吩咐下人取来飞龙堡拷问被俘敌人和犯错家丁的所有刑具,但自己还不放心,亲自去地牢里又找出几根绳子和皮鞭。

    入洞房後,玉娘拿出另半枝黑灵芝给楚天涯服下,自己脱光了,跪在摆好的所有刑具、皮鞭和绑绳前。果然,楚天涯欲火燃烧,把玉娘像猎来的小鹿一般捆住手脚吊了起来,疯狂地给她上刑。

    他把玉娘连续换了十几种捆绑和吊起的姿势,抽断了三根鞭子,用尽了所有刑具,强奸了她七、八次,一直践踏玉娘到第二天上午,中间拷打得她昏死过去好几回,开始还用凉水泼醒她,到後来索性昏死了再鞭打得醒过来,再昏死,再鞭打┅┅

    当楚天涯兽欲降温後,他疼爱地抱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皮肉、还光着身子反绑双手的玉娘,心里充满爱怜,玉娘也微笑着望着他的眼睛。

    两天以後,正当楚天涯把玉娘扒光了捆绑妥当,玩了几圈骑绳游戏,累了把她捆在柱子上,一面抽打着她的乳房一面陪她聊天时,楚天涯的母亲方美香忽然来到飞龙堡,她说,楚霸已经死了,是服食了过量的黑灵芝而死的。虽然她给楚霸当了一辈子性受虐女奴隶,但她不後悔。现在,她的主人没了,她也只好浪迹天涯再去寻找一个新主人了。

    楚天涯伤感地说∶「妈妈,你留下来吧,我来做你的主人,我会像爸爸一样拷打你,照顾你一辈子。」

    美香看了看玉娘,微笑着说∶「再说吧,妈妈要得很多,你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又年轻又漂亮的女奴隶,不会花太多心思在妈妈这样一个老女奴身上的。」

    说完,她取出一本薄薄的《性受虐女奴隶之受刑秘笈》卷成一个桶,塞进被赤条条反捆着的玉娘的阴道里,告诉她要认真修炼。

    玉娘看着眼前这位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但依然如同二十八、九的美少妇,给人当了一辈子性奴隶、救过自己的女人,动情地说∶「婆,您还是留下来吧!」

    美香轻抚着她的乳房和阴唇说∶「半年以後,如果我找不到像天涯他父亲一样出色的主人,我会回来的。」

    临走前,美香告诉他们,楚天涯其实是卫冬青的儿子,但她不喜欢卫冬青,当年她真的是一时糊涂,做了对不起楚霸的事情,为此,她经常请求楚霸去惩罚她。虽然楚霸已经原谅她了,但她的心里还是感觉自己是罪人,所以,她只承认楚天涯是楚霸的儿子。不过即便如此,她也不希望楚天涯和卫冬青做敌人∶「现在按武功来说,卫冬青已经不是楚天涯的对手了,可那个人是不会轻易罢手的,你们要小心才是。」

    美香说的没错,没过两个月,卫冬青便下帖子,约楚天涯押着玉娘去天堂帮和他一较高低。帖子上还附有一句∶「方美香现在我手中,我一生感觉她是最美好的性奴隶。」

    楚天涯和玉娘看後,急忙收拾起程,反捆着玉娘一路风餐露宿赶往天堂帮。快到的时候,他们先停下来,楚天涯说∶「对不起,玉娘,这次进了天堂帮,很有可能你又要落在卫冬青手里遭到他的摧残,请你一定尽力协助我救出母亲。」

    玉娘深情地说∶「在我的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位主人,别说是为了救婆婆,哪怕什麽都不为,你要我死我也心甘情愿。」

    楚天涯感动地扒光了她的衣服,将她吊在树上,鞭打了她的全身,然後反绑起她的双手,在她阴道和肛门里塞了两只生鸡蛋,然後两人毅然走进天堂帮。

    天堂帮的街道上,不论是帮众还是被光着身子捆绑在木桩上、吊在屋檐下的女奴隶们都用复杂的眼神望着他们。总堂门口,迎接他们的是和玉娘一样一丝不挂五花大绑着的纯子。她把两人领进去後,楚天涯和玉娘便看到,方美香依旧婀娜多姿的白嫩裸体被吊在大堂门口的飞檐下,几个小喽罗正在买力地抽打着她。她口中噙着勒马勒驴的嚼子,紧闭着双眼,流着泪痛苦地哀声呻吟。

    卫冬青见楚天涯押着双手被反捆在身後的玉娘走进来,并没有命令喽罗们停手,站起来缓缓走到他们俩面前,围着玉娘转了一圈,伸手摸摸她的阴唇笑了。

    「天涯,你的技术退步了,竟然没有给女奴隶的淫孔堵上。」他冷冷地说。

    楚天涯没说话,看了一眼睁开眼睛凄凉地望着他们、泪流满面的母亲,抖了抖捆着玉娘双手的绑绳。玉娘听话地岔开双腿蹲下,像母鸡下蛋一样微微用力,从肛门和阴道里挤出那两只蛋。卫冬青弯腰拾起蛋,手指一使劲捏破了鸡蛋。

    他的脸有些变色,纵身越到美香跟前,夺过喽罗手中的皮鞭,「劈劈啪啪」地抽了美香二十几鞭。而後,他停下手,对楚天涯说∶「上一次的『性受虐女奴隶大会』我们俩还没有比完,有没有兴趣再比下去?但这次受虐对象不再是纯子和玉娘,而是方美香和玉娘!」

    楚天涯听後,咬牙答应了。

    这场比赛一共进行了五天五夜,他们轮番拷打着玉娘和方美香,各出奇刑怪势,把两个美女奴隶摧残得终日以泪洗面。饿了一面鞭打着捆绑在柱子上的玉娘和美香,一面让始终赤条条五花大绑着的纯子叼起食物,嘴对嘴地喂给他们。有时玉娘或美香实在累得抗不住了,吊在树上阴道里插着刑具,肛门里塞着黄瓜,挨着鞭子睡一小会儿。

    到了第五天的清晨,楚天涯提议,索性把纯子也吊起来,加入受虐刑罚的比赛中,好加快比赛的进度。卫冬青同意了,於是,场面变成两个奴隶主同时拷打蹂躏三个美丽绝伦的性受虐女奴隶。他们残忍凶狠地折磨着这三个女人,下手毫不留情。三个女奴隶各个都被羞辱得痛不欲生。

    第六天天刚放亮,玉娘心想∶「这样下去,我被折磨死了不要紧,主人和婆婆不知道还撑得下撑不下去,得想个办法。」她灵机一动,想起婆婆给她的《性受虐女奴隶之受刑秘笈》里提到,在遭到主人强奸的时候,如何帮助主人恢复体力。於是,她在楚天涯奸污她时,运用《秘笈》所载的方法为他输元气。这种方法可以使女奴隶不论被奸淫阴道还是鸡奸肛门,都可对主人进行帮助。

    楚天涯和方美香立刻就察觉到了,方美香更是利用为儿子口交的时候,拼命输送元气。楚天涯体力大增,一鼓作气连续拷打了玉娘、方美香和纯子十几个回合,用了足足七、八种刑罚,迫使强弩之末的卫冬青动用还没练成的血刑大法。虽然给玉娘她们三个拷打得痛苦欲绝,纷纷昏死过去,但他自己也经脉尽断而疯了。卫冬青狂笑着冲出天堂帮,消失在太阳初升的方向。

    楚天涯疲惫不堪地放下刑伤累累的玉娘、方美香和纯子,吃力地将赤条条一丝不挂的玉娘和母亲捆绑停当,押着向外走了几步,犹豫一下和她们俩商量了商量,又转回头来到绝望地跪坐在地上,裸露着全身双手绑在背後,阴道里还插着刑具的纯子跟前,对她说∶「如果你愿意,可以跟我们回飞龙堡,从此做我的性奴隶,我和玉娘还有我母亲都很欢迎你。」

    纯子感动地哭了,她叼起楚天涯的阴茎含在嘴里拼命吮吸,示意愿意做一个忠心不二的女奴隶。楚天涯扶起她来到玉娘和方美香面前,纯子卑微顺从地跪在地上,挨个亲吻舔弄了她俩的阴唇,表示自己是比她们低级的性受虐女奴隶。玉娘和婆婆方美香相视笑了,她们也赶紧跪下,和纯子互相磨擦了乳房,意思是∶「我们不分大小贵贱,都是主人楚天涯阴茎下平等的性交女奴隶」。

    纯子的脸红了,她羞涩地和玉娘、方美香一起站起身,用臀部将捆绑着双手的绳子送给楚天涯。楚天涯把三条紧紧捆绑着三个绝代美人性奴隶的绳子抓在手中,押着她们踏上回飞龙堡的路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