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凌辱英语教师
  • 发布时间:2018-01-24 20:1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站在讲台上,额头上微微出汗一直努力上课的是一个月前刚来担任英语教师的黄翠霞,正当黄翠霞老师在讲课,

    而台下的学生通通在议论纷纷:这个新来老师身材简直是魔鬼的化身–丰满的乳房、长长的美腿、肥厚的屁股,如果能一尝黄翠霞老师香喷喷的乳汁、射满黄翠霞老师的阴道及黄翠霞老师干爆的肛门,再与黄翠霞老师来乳交,这就好了!

    “我叫黄翠霞,大家可以叫我黄老师或MissWong!”

    “黄老师你结了婚吗?”

    “我还是单身!”

    “老师,向女人说‘我要和你性交’,要怎么样说呢?”

    坐在教室角落的男生这样发问,全教室的人都笑起来。

    刚担任教师的黄翠霞,还没有能力或胆量把男生半开玩笑的猥亵问题轻轻躲过。可是又不能发怒,结果是只有红着脸束手无策,于是男生们就更得意忘形地起哄。

    当然,黄翠霞如果不是美女,男生们也不会这样热心地爱笑黄翠霞。长久在国外的生活养成的潇洒气氛,特别显示出女性美的身材,是够引起思春期男孩们的好奇眼光。

    这一天也和往常一样,男生们口口声声地起哄。

    “老师,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裤呢?”

    “谈一谈头一次性交的经验吧!”

    “对高中学生的性行为有什么看法呢?”

    事情演变到这种程度就无法收拾。老师所倚靠的女生们,只会悄悄说“真讨厌”、“好色”,而且露出好奇的表情等着看事情的演变。黄翠霞茫然地站在讲台上。

    “嘿!你们安静一点,黄翠霞老师太可怜了。”

    这样突然站起来保护黄翠霞的,是班长的冯彰。

    “冯彰,不要这样假装好学生了,你是爱上黄翠霞老师了吧!”

    “对,对,他大概幻想黄翠霞老师的裸体手淫的。”

    再度爆发哄笑。刚好就在这时候响起下课的铃声。看着学生们你一句我一句的针锋相对,黄翠霞的心里充满不安,听到下课铃声才松一口气。

    当然,黄翠霞也知道,现在的教育和过去不同,已经逐渐离开神圣的印象。但是在黄翠霞的意识中多少还留着教室是神圣场所的想法。但事实上已经遭到这种程度,因为对教师的职务曾经充满期望,相对地,黄翠霞的苦恼也大。

    走出教室,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时,看到桌上有一个白色的信封,并没有封口,里面有一张信纸,好像是女人的笔迹。

    黄翠霞老师,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商量。十一点四十分在体育馆的器材室门前等你,因为是秘密的事,来时请不要让别人看到。

    A子

    谁是A子呢?为什么不写真实的姓名?学校有谈话室,为什么还要选择体育馆呢?愈想问题愈多,可是想到对方是思春期的女孩,觉得也不算很唐突。而且学生找她商量事情,这么还是头一次,还觉得很高兴。

    总之,先去看看再说。

    上课铃响后,等到附近都静下来,才走出教职员室。所幸没有遇到任何人就到达体育馆。

    对方还没有来。过了五分钟,还没有动静。

    难道是有人和她开玩笑?这样的可能性也很大,但这样做有什么好玩呢?

    无意中回头时,发觉器材室的门是半开的。

    难道是在里面等我吗……?

    走到器材室门口,正准备向里面看时,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发,用力把她拉进器材室里。

    “哎呀!”

    站不稳,扑倒在垫子上,黄翠霞趴在上面反射性地先回头看。细长的脸充满惊吓的表情。

    “你……你是贝文达同学……”

    站在门前的是贝文达,据其他教师们说,在上学期还是很老实的,学业成绩也很好的学生,可是从下学期开始品性就变坏,在教师之间已经成为问题的学生。

    “怎么回事?在这种地方……”

    黄翠霞拉下掀起来的裙子,拼命地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

    “我在等老师,看过信了吧!”

    贝文达一面看着黄翠霞,一面把器材室的门关上。

    黄翠霞看到对方皱紧眉头的表情,发现他心里充满杀气。当然,现在如果慌张,只会更使对方冲动。

    “原来那封信是你写的。因为落款是A子,还以为是女生……找我……有什么事呢?”

    “老师真是单纯的女人,那不过是个诱饵,为的是要把你引来。我只是想和老师性交而已。”

    听到那种直接了当的口吻,使黄翠霞惊呆了。同时也想到,该发生的事情现在发生了。内心曲就害怕有一天会面对这种场面。

    “你在胡说什么?镇静一点,我是你的老师,老师怎么可能会答应学生的这种要求!”

    觉得脸上愈来愈火热,黄翠霞用上衣袖擦额头上的汗。

    “哼,不肯乖乖地让我干,只好强奸了。”

    贝文达一面说,一面解开上衣钮。

    他说的是什么话,这种话是十九岁的高中生说出来的吗?和流氓有什么区别呢?

    虽然想努力地保持冷静,但黄翠霞的心跳是愈来愈快。

    “贝文达同学,你明白你现在要做的是什么事吗?”

    “我可不要听你的说教。我可是已经这样兴奋了。”

    贝文达说完就拉下裤子的拉链,从里面拉出凶猛的东西。说是拉出来,倒不如说是自己跳跃出来,毫不怯场地昂起头,从裤缝之间向斜上方耸立。

    黄翠霞在刹那间性生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的罪恶感,马上闭上眼睛。可是感觉出贝文达开始的动静,又张开眼睛。

    就像烧红的铁棒的肉柱,已经垂在下面看起来淫秽的肉袋愈来愈逼近她的眼前。

    如果黄翠霞有丰富的男性经验,也许能巧妙应付这样的场面,可是黄翠霞只不过和男性有握手和拥抱的经验而已,不会假装听从,再趁机会逃走,也就难怪了。

    “不,不要!”

    黄翠霞下意识地举起右臂在头上,采取保护自己的姿势。还没有给过男人的身体,被这样的毛头小子抢走,宁死也不愿答应。

    “老师,给我干吧!”

    贝文达用力推倒黄翠霞,用身体压在拼命想逃走的黄翠霞身上。

    “不能这样……贝文达同学!”

    黄翠霞拿出全身的力量,推开贝文达压下来的身体,拿起手边的篮球顶在贝文达的脸上。可是经过几秒钟的争执,篮球很快就被抢走。

    “老师,不要反抗,实际上是喜欢和男人性交的吧!”

    黄翠霞被强大的力量压倒在垫子上,拼命挣扎。想到自己被看成是好色的轻浮女人,气的咬牙切齿。

    “贝文达同学,你知道这样会有什么后果吧!你无法留在学校了……”

    “不要啰嗦了!”

    这一天黄翠霞穿的是浅蓝色的套装以及胸前有荷叶边的上衣。因为上衣前面的钮扣是不扣的,所以贝文达的手立刻从衬衣上抓到隆起的乳房。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黄翠霞想用力推开对方,可是因为腰已经被用力抱紧,用不上力量。而且,紧身裙愈来愈撩起,连大腿都完全暴露出来。

    “老师的奶子,比我想的更丰满。”

    被满脸青春豆的学生粗鲁的抚摸乳房的感觉,只会使黄翠霞产生恶感。黄翠霞还是没法想从贝文达的拥抱逃走。用一只手推肩,另外一只手推贝文达,露出性欲表情的脸。

    黄翠霞的脸陷入垫子里,汗臭味和灰尘一起冲进鼻孔。

    “啊!……放开我……”

    黄翠霞把脸侧过去,然后向上蠕动,但这样反而给贝文达造成机会。贝文达改从黄翠霞的身后抱紧她。立刻用力拉衬衫,钮扣很快挣掉,露出雪白耀眼的乳罩,然后毫无顾忌地拉下乳罩,让漂亮隆起的乳房在光天白日下暴露出来。

    很大的手立刻抓住乳房。

    “不,不要!”

    乳房被抓住后,黄翠霞用尽全力扭动身体,想推关男人的魔掌。可是陷入肉里的手指,不肯轻易放松,反而趁黄翠霞的注意力在胸部时,贝文达的手想撩起裙子。

    “你不能这样!”

    黄翠霞怕自己的腿也露出,想用手拉下已经撩起到大腿上的裙子时,贝文达的手立刻滑入大腿根内。

    “啊!……那里!……不可以!”

    黄翠霞在这刹那夹紧大腿,但贝文达也趁机会压在她的身上,因此形成贝文达的手臂自然拉起裙子的下摆。

    “老师,不要这样闹嘛,现在要做很好的事情。”

    遇到这种情形还能不闹?

    黄翠霞是看起来很随和,但个性也很坚强,没有这个性,大概也不会选教师和职业了。

    在今天的高中生体格已经比过去高大很多时,贝文达的体格不算大号,但在力量上还足够压倒一个无力的女性。

    “老师身体的味道真好,而且,乳房又这样软绵绵的……”

    贝文达现在已经完全把黄翠霞的身体控制住,把鼻尖靠在微微颤抖的乳房上,好像狗一样地闻来闻去。

    “不……不要!”

    黄翠霞感到非常慌张,拼命扭头同时踢腿。这时候贝文达已经骑在黄翠霞身上,解开裙子的挂钩,拉下拉链,稍许褪下裙子,就立刻用手抓住裤袜的胸口,连裙子一起一下就拉到膝盖的上面。

    “被学生强奸,怎么可以发生这种事情,神啊,救救我吧!……”

    趁贝文达的上半身离开的机会,黄翠霞想尽办法挣脱,可是裙子缠在双膝上,动作受到妨碍。就在转过来伏下身体时,最后剩下的白色内裤也被拉下去。

    “啊……不能这样!”

    丰满的白色双丘,微微显露出淫秽的溪谷,向左右摆动。

    “好美的屁股,看得有一点眼花。”

    贝文达的胯间让耸立的肉棒摆动,同时他以敏捷的动作从黄翠霞挣扎的身上,把裙子和裤袜,以及内裤都脱掉。此时,鞋也顺便脱落,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掩盖黄翠霞的下体。

    “不要!……”

    黄翠霞的下体得到自由时,就踢动下脚,设法不让贝文达得逞。贝文达色眯眯的眼光,射在黄翠霞暴露的大腿根上。在雪白的肚子下,有一片黑色的草丛,下面有一道肉的裂缝。

    “看到老师的阴户了……我已经不能忍了!”

    兴奋到极点的贝文达,不顾一切地压在拼命抗拒的黄翠霞身上。黄翠霞虽然把贝文达推开一些,但立刻又完全被压制。

    贝文达的手从大腿跟向上摸过来,那种恶心的感觉使黄翠霞的身体颤抖,只好挣扎着尽量逃避。就在这时候堆在旁边的许多垫子倒下,打在贝文达身上,黄翠霞趁机会想从垫子爬走。可是立即被贝文达抓住双脚拉回去。

    “老师,不要让我太麻烦吧!”

    贝文达把黄翠霞的身体转过来,再度压在她的身上。这一次是立刻把火热的肉棒引到女人最秘密的溪谷间。

    “啊……不行……不行……啊……”

    力量已经完全消耗的黄翠霞,已经没有推开贝文达身体的力量了。黄翠霞在恐惧中感觉出她那还没有男人碰过的处女门户,有男人的异样感的硬束西压在上面。

    贝文达对女人是多么熟练,弄了半天,虽没有办法插入还没有形成接受状态的干燥肉缝里,因此需要润滑油。贝文达开始用手摸黄翠霞的肉唇,因为欠缺温柔感,使黄翠霞产生一种微妙的感觉。

    手指突破肉缝,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时,黄翠霞产生无法忍受的焦燥感,用尽全力扭动身体。大概这样的反应又刺激贝文达,开始用手指集中性地摸弄小肉球。

    “啊……不要……不要……”黄翠霞口说不好,但她的心里已开始融化,阴道已非常痕痒。

    “贝文达同学,求求你不要这样!”黄翠霞拿出最后的力量抗拒。可是抱住黄翠霞头部的贝文达,用插在双腿间的膝盖头,巧妙地控制黄翠霞的身体,一面用舌头舔胸部丰满的果实,同时用手指玩弄阴核。

    “老师的奶子有弹性,美极了。”

    “啊!不要……不要……不要……”

    贝文达的手指同时攻击女人两处最敏感的部位,使女人的身体逐渐火热,有无法形容的痛痒感,扩散到整个下体。贝文达从勃起的阴核敏感地发现,黄翠霞的性感升高,于是扩大手指活动的范围。

    黄翠霞开始埋怨自己的命运。可是和刚才的心情相反地,从花瓣的深处有花蜜的慢慢渗出,这是她没有办法控制的事。

    贝文达在手指上感到温润后,就更大胆地拨开花瓣,将手指插入深处。黄翠霞本能地想夹紧大腿。可是贝文达的膝盖在中间,反而被扩大拨开。

    “看吧!老师的浪水也出来了。”

    贝文达这样在黄翠霞的正边得意地说,同时突然让手指更深地插入。

    “啊!”

    黄翠霞轻轻叫一声,同时皱起眉头,脚尖也跷起,微微颤抖。

    “这样弄的时候……老师感到舒服了吧……”

    插入在花瓣里的手指像搅拌棒一样地旋转。在湿润中开放的花瓣,不由得夹紧无理的侵犯者。

    “啊……不要……不要……”

    黄翠霞是不能活动的上体僵硬,想切断自己所有的感觉。可是在身体里来往的手指,使她没有办法不去感受。这时候,贝文达的身体开始向下移动。

    “我要仔细看看老师的这里是什么情形”

    话还没有说完,黄翠霞的双腿被抬起,变在非常淫荡的姿势。

    在大腿跟的中央有一道肉缝,有什么东西发出光亮。

    “啊……不能啊!”

    羞耻心使得黄翠霞挺起上身,双脚用力。可是贝文达把她的双腿放在肩上,使她无法用力。扭动身体逃避时,被用力拉过去,反而形成身体对折的样子。

    “求求你……不要这样。”

    黄翠霞没头没脑地打头和肩。可是,身体变成对折的姿势,无法构成使贝文达能停止攻击的威胁,始终成为露出女性产感中心的姿势。

    “啊,这种风景真是受不了。”

    贝文达看到粉红色的裂缝,兴奋地喘气,把鼻头靠近秘缝。双手抱紧大腿,一种特殊的感觉在最敏感的部份产生。

    “不行,讨厌……不要……”

    羞耻心刹那间变成恶心,但恶心又变成应有的快感。

    “啊,这一定是弄错了”

    黄翠霞在刹那间以为自己在做梦,更希望这是梦。可是一堆沾满灰尘的垫子、跳箱、篮球,还有一堆柔道用的塌塌米……毫无疑问的是体育馆的器材室,而现在黄翠霞将要被自己的学生强暴。

    “不,绝对不能发生这种事情。”

    黄翠霞发作性地放在头附近的一团羽毛用的网子抓起来就向正在攻击下体中心的贝文达头上。意外的攻击使得贝文达不得不抬起头。在取下头上的网子时,趁机会反转身体,爬向门口。

    丰满的双丘充满弹性,受到两侧压迫隆起的花瓣发出妖媚的光茫。

    “想逃走是不可能的。”

    丢下网子,迅速脱下长裤和内裤露出下体的贝文达,立刻向黄翠霞扑过来。在黄翠霞来说,这是寄托最后希望的逃避行动,可是还没有爬到门口,轻易就被贝文达捉到了。

    大声叫喊时,也许会有人听到……心里产生这样的念头,可是这样子被发现,一定会成为全校的笑话。

    “不要反抗了,老师这里不是已经湿淋淋了吗?”

    抓住黄翠霞腰部的贝文达,就以公狗闻母狗屁股的姿势,开始舔充满蜜汁的花瓣。“啊……救命啊……”

    黄翠霞扭动屁股想甩开贝文达时,贝文达用力抓住两个肉丘,拨开到极限的程度,然后把扩开的秘密溪谷,疯狂般地开始舔。

    敏感的嫩肉被舌头舔的感觉,把黄翠霞的脑子彻底地搅乱。屈辱和羞耻和快感混在一起,在身体里奔驰,黄翠霞想保持正常的意识,都开始感到困难。

    黄翠霞心想:“啊,不……行了,我很……痒,我已……忍不……下去,我……要……我要……”

    “啊……不行……不要……停……啊……不要……停……好爽……啊……好爽……快……快……我要……我要”

    贝文达故意难黄翠霞说:“老师你想要什么?”

    “我要……我要……你……你……干……我……”

    “我应用什么干你黄翠霞老师?”

    “贝文达同学,不是,应该叫文达哥哥。文达哥哥快……快……用你的……鸡巴……插我……快”

    我便即时在把阳具抵在她阴道口,淫水洒在我龟头上,我乘着她内里的湿度,就把阳具插进去。

    “啊啊啊……好正啊……我好舒服啊……啊啊啊……”

    明显地,这次插入是非常顺畅,看来黄翠霞已经适应了我的阳具,为增加刺激,我便抓着她的腰借力,不断飞快地抽动阳具,黄翠霞也被G点传全身体的兴奋弄得自动自觉地扭腰,手脚也不知如何地乱撑,我再重复动作顶上她阴道的尽头。

    她更是淫叫得更厉害:“啊啊啊……好啊……好爽啊!……干死我吧……啊啊……干死我吧!啊……啊……啊呀!”

    “是时候了!”

    黄翠霞大叫:“去啊……去啊……啊……啊……啊……快……快……”

    黄翠霞身体在贝文达射精后,震荡得很厉害,由于已经无法再存下贝文达的精液,当贝文达把阳具抽离时,精液加阴精都倒喷出来,弄得一地皆是。

    本来我想这样就结束,但我见到软躺在地上的黄翠霞还未满足似的双手在自摸着乳房,爱液也停不了地从阴户流出,而她口中发出春叫,我便问她:“你还未够吗?”

    “是……的!文达哥……哥……快……快和……翠霞……乳交”

    “好!有此丰乳而不乳交,实在对不起自己。”。

    便把身体移上,拉开乳牛黄翠霞的“大波”,贝文达把阳具放在她的乳沟内,一松手,黄翠霞富弹性的乳房弹回原位,把贝文达阳具紧紧夹着;贝文达也抓紧黄翠霞,四只手不断上下推拿她的双乳,两团肉团不断刺激贝文达的宝贝,贝文达已经可以感到自己的肉棒渐渐充满冲劲,磨了五、六十下,套再内的阳具要再一次发射了。

    黄翠霞面上、口角都是我贝文达浓浓的精,我贝文达半站半跪身体,把阳具凑到她嘴边,要翠霞伸出舌头舔干净贝文达的大炮,翠霞也毫不考虑照做,龟头至睾丸也在舔,把贝文达精液一一送入口中。

    清理好后,大家就离开了器材室!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