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车上的姐姐
  • 发布时间:2018-01-23 16:0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在公车上的美臀》

    《公车上的戏剧性》

    那是壹个夏天,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拍壹个铁路题材的节目,当时铁道部给我们安排了到广西的特快,即便这样也要二十多个小时,也就是说在路上要度过壹天壹夜,好在铁道部还比较体谅我们,直接给了壹个软卧的包间,并且派了专人陪同,壹下午列车长、铁路段的段长不停地过来嘘寒问暖,服务员也是不停的送烟送水送水果过来,故事的女主角就此登场,她叫琴。我看她身条不错,玲珑凸透,在制服的包裹下更显清秀,便随口问了列车长这些服务员长得不错啊,那列车长也来劲了,说这是这趟列车开通以後特招的,都是身高165到170之间的女大学生,代表广西形象的,还问我是不是单身,要不要给我介绍壹个,大家壹番打趣就过去了。

    当天晚上在包厢里打了壹会牌,有两个同事困了要睡觉,我说我去车厢里走走,壹会再睡,刚壹出包厢,就看见下午看见的琴正在窗口的凳子上看书,不是《知音》就是《读者》,具体记不太清了,这是失足女青年必读杂志啊,于是我笑着过去跟她打了个招呼,她赶忙站起来,问我“领导有什麽吩咐”,我说我哪里是什麽领导,出来找你玩的,她说我们领导壹下午都在陪你们,你们当然更是领导,说完我们两人都笑了,有了这个开头,下面自然聊起来就很愉快,她当天是上半夜的班,所以聊了壹会我也困了,就道了个别也会包厢睡觉去了。

    第二天上午在火车上忙前忙後的采访了壹阵子,中午又是火车领导陪着喝酒,那时候我才知道感情火车的餐车还是能做出不少好东西吃的,连鱼翅都有。中午我的同事照例午睡,我还是不想睡,要麽说勤奋的鸟儿有虫吃呢,壹走到车厢,又是琴当班,两人自然又是壹番畅谈,这次的收获是她主动留了我的电话,她因爲是用小灵通,所以出车的时候都不带电话,也不肯把电话号码留给我。她的眼睛很大,壹眨壹眨的很有灵气,嘴角有颗美人痣,说起话来语速很快,最吸引我的还是那身制服下包裹得紧紧的双峰,以及短裙下面柔滑的丝袜包裹的壹双修长的美腿。(我到今天都认爲广西因爲水好的原因,所以女人的腿都很漂亮,修长而柔滑)很快我们提前在柳州下车了,下车时和琴道了个别,列车长打趣到这麽快就和我们的员工打成壹片啦。

    在柳州又是领导陪酒,回到房间手机响起,壹看是个生号码,接起来以後壹个女声问我干嘛呢,弄得我很没头脑,不知道她是谁,她佯嗔到那麽快就忘啦,中午还壹块聊天呢,原来是琴,那天我们在电话里聊了将近壹锺头,她幽幽的说你要是在南甯我壹定带你好好玩玩,我说会有机会的。在柳州采访了很多天,这天突然想起琴,心算着这天应该正好是琴从北京回南甯的时间,于是我提出再去火车站拍点空镜,带着同事就过去了,没壹会火车进站,我故意站在站台上很显眼的地方,她果然很快就看到了我,壹脸的惊讶,但是因爲工作岗位的原因不敢过来跟我打招呼,我也冲她笑笑,就看着火车接着开走了。

    过了几天我们又去南甯采访,她正好也在南甯,当天那边招待的晚饭都是大补的,吃的我火气直冒,回到宾馆就和琴联系,她来到我们宾馆外面,我们汇合以後去了南甯的壹条步行街,在肯德基坐了壹会,有壹搭没壹搭的聊着,当时时间已经不早了,我是和同事合住的宾馆,毕竟刚参加工作,不能留下夜不归宿的坏印象,所以就要回去,她有点舍不得,这点咱还是看得出来的,于是出了肯德基在壹个无人的角落,我们两的身体就贴到了壹起,壹番热吻,我的手也隔着吊带搭上了她的双峰,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啊,爱不释手的蹂躏了壹番,她也娇喘连连,可惜,咱还是得回去,那会我还很嫩,也不敢在野外就把她给正法了。第二天她又出车去北京,没法乘热打铁,甚爲遗憾。

    南甯真是个好地方,我们在那逗留了很多天,这壹天吃完海鲜宴,这边招待的同志问我们喜不喜欢K歌,那是自然,那时候我还很单纯,没什麽想法,以爲K歌就是唱歌,到了KTV,壹排小姐进来随便挑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感觉真是好,我挑了壹个高挑的妹子,歌也顾不得唱了,直接上手把玩。同来的有个玩的比较疯几瓶酒下肚以後直接就想在沙发上开战了,後来姑娘比较腼腆,两人去了卫生间。我当时还是太嫩,只敢摸摸亲亲,也不敢有更深的动作,而且我们是从上面下去的,也不能太影响形象。正郁闷的时候,电话响了,壹看,是琴的,赶紧跑出去接,她问我在哪里,我如实相告,她当时就急了,说你怎麽能去那种地方,可不能学坏啊,我就逗她说没办法,这两天吃的太补,火气大,那天跟你亲亲抱抱的更是受不了,她不吭声了,过了壹会问我你是不是要干坏事啊,我想这咱可不能影响形象,万壹把她气得不理我了那可不划算,赶紧说也就是逢场作戏,不可能有什麽其他想法的,她才转怒爲喜,问我能不能过去找她,我说那可不行,这边招待着呢怎麽能走,而且我连在哪里都不知道,人生地不熟的再被人宰了。她也知道这是实话,只好随便聊了两句就收线了。

    接下来我们没有在南甯逗留,而是去了桂林,玩了两天就回北京了,回去没有坐火车,而是飞机,在上飞机前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小灵通无人接听,便发了个短信给她,告诉她我回北京了。刚壹落地就接到她的电话,还有点哭声,说打了好久终于打通了,很想我,壹时我也有些伤感,她说第二天的火车她会再来北京,到北京大概是第三天下午,问我能不能去车站看看她,这样的要求当然要满足。当时组里有个朋友是八壹厂的,离西站很近,听说我泡了壹个铁姐,很仗义的把他的宿舍钥匙给了我,说有需要直接带过去。我心想这可太好了,省房费。

    到了约好的时间,我买了站台票来到站台,她们那趟车居然晚点,等到了以後只有两个小时就又要发车了,所以她根本不能下车,要在车上整理卫生,看着四下无人,直接就让我上车了,她的同事我也见过,自然有些尴尬,因爲她们是软卧车厢的,所以收拾起来很快,然後我们两就钻进壹个车厢,把门反锁,我们两有点像干柴烈火,直接就边吻边脱她的皮肤真是好,滑不留手,脱完胸罩以後头壹次近距离看到她的双峰,大概有个75B,不大不小真正好,高跟和丝袜我都没有脱,(这铁路服务员虽然制服丝袜都不错,但那双坡跟鞋太次了,完全不搭,可能是怕统壹高跟鞋有些不方便她们工作吧),脱下她的白色小内裤时里面已经湿漉漉壹片了,这时我才想起根本就没带安全套,不过这时也顾不得那麽多了,反正是个良家小嫩妹,肯定不会有病,直接翻身上马,虽然是软卧,但是空间也不大,所以男上位和传教士都挺麻烦的,只能後入,做的时候因爲怕她同事听见,所以基本都是咬着嘴的,我也不敢动作太大,壹边摸丝袜壹边摸咪咪很快就不行了,直接拔出来射在屁股上,擦干净以後我们休息了壹会,本来还想第二次,但是他们要开会,只好作罢。等她们开完会,火车又回到火车站的时候我就又乘没人再跳下车,道个别出站。

    这以後我们基本固定三天就会见壹次面,如果时间长能够出来,我们就会去八壹厂的小宿舍或者是西站外面的宾馆战斗壹番,如果时间紧就只能勉强在列车包厢里打壹炮,我给她买过壹个手机,这样她出车时我们也能联系,有时候我会直接让她不穿内裤等我上车就开操,有时候会让她另带壹双高跟鞋,然後我会恋足加足交,她也常常会从广西给我带壹些特産过来,有壹次带了整整三箱荔枝来,我们整个单位的人都吃的流鼻血,实在是太多了(那会熬夜做片子的时候都拿它当零食了),不过这样的热情很快就消散了,毕竟工作忙起来不会隔三差五的就能抽壹个下午去陪她,後来彻底分开的原因是因爲有壹次在她们车厢里做爱的时候正好赶上列车长查车,把我们堵在包厢里了,等我们穿好衣服出来壹看是我,也没说什麽,但是等我走了以後狠狠的教育了她壹番,说是被我们这种电视流氓给欺骗感情了,打这以後我也愧对她们列车长更是不好意思去车站找她,她们列车长也由此更加确定我找琴只是玩玩而已,也盯得很紧不让她下车。大概壹年多的样子她来北京待过几天,我们也壹起度过了疯狂的几晚,然後她告诉我她家里给找了另壹份工作,以後也不会跟车来北京了,然後她就换了号,再也没有联系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是现在每每做火车还会想起琴,想起和列车服务员曾经在火车上的性爱,只不过那时的列车没有开动而已,不知道在开动的列车上做爱又会是壹种怎样的快感。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