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阳台外的大叔
  • 发布时间:2018-01-22 15:10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大开的窗户,电风扇缓缓地左右摆着头,我独自在我承租的小套房里睡到日上三竿,微风轻拂着我赤裸裸的身体、浑圆的肉臀,以及搔着我不爱穿鞋略带一点污黑的脚底板,下体的阴毛也不时随着微风轻轻摇曳着。

    已经中秋了,天气还热得像仲夏时分,连裸睡都热得无法盖被子,光溜溜的我,仅仅抱着我的狗狗抱枕,慵懒地赖着床。

    此起彼落的鸟鸣声,窗外灿烂的阳光映入,照耀在我光裸的屁股上,我侧睡而暴露的生殖器和肛门,似乎被偷袭的阳光给欺负了,灼热得使我清醒。

    又是一个灿烂的周末,一手从额头向上一抹我散乱的秀发,戴上我的黑框眼镜,看着床头的闹钟指着 9:17。

    我依然赤裸着全身下了床,光着脚丫子,懒洋洋地走去浴室,直接坐上了马桶。全裸的好处之一,就是上厕所方便,不必麻烦地穿脱。

    尿完,站起身来,顺手按了马桶的开关,我那累积一夜的淡黄尿液,随着漩涡带走了,然後,站去镜子前刷牙洗脸。

    清爽的口腔和脸蛋,精神振了许多,打开冰箱,一阵凉气拂上我光溜溜的胴体,拿出我的桂格燕麦片和吐司,坐在沙发上吃着,一边滑手机。

    顿时,我感觉我的屁股下有水,我用手沾了沾,凑近鼻子一闻,一股尿味,不也奇怪吗?怎麽会有尿呢?「啊──」回忆稍早,才想到,刚才小便之後忘了擦了。

    我这糊涂傻大姐的个性,有时连自己都觉得好笑。

    我赶紧放下我的早餐,抽了张面纸,站起身,蹲着马步,重新把我的整个阴部和擦了一遍,还包含大腿内侧也沾到一些尿液;然後再抽一张,擦拭沙发坐垫。

    以一个25岁的大女孩,平常全身赤裸裸的其实不太好,被人撞见是很羞耻的事,又不是稚龄的小女孩姑且让人一笑置之便罢。但我傻大姐的个性,总是想着应该不会那麽巧合被人看见吧?而且我在家人面前也已经可以裸体与家人相处了,所以我不太在意有人看到我的身体,在屋内也从不拉上窗帘,毕竟自己拥有165cm / 55kg 的窈窕身材,以及34D的乳房。

    与其说我仅一日假期不回家留下来赶研究报告,还不如说,我的心里正在等待着一个人──住在对面的一位大叔。

    他要来找我吗?不是。

    前些天,大约晚上10点多,我洗完了澡,大剌剌地赤裸着全身、光着脚丫,拿着换洗衣物到阳台上去洗衣服。尽管阳台上四周晦暗中布满了左邻右舍的窗格灯火,唯我阳台打着通亮的日光灯,无论明观或暗窥,都是一个聚焦之处;或许自己本就觉得应该不会有人看的心态,所以我也完全不在意自己全身赤裸的出来阳台,而专心做自己的事。

    晾衣的时候,隐约中忽然听到一声:「小姐,不好意思。」我原本不以为意,认为是外头或哪户人家中在说话;但,我又再度听到一遍:「小姐,不好意思。」顿时,我瞥头向侧望去,是对面与我同高楼层住户中的一个中年男子,他正透过窗子看着我,正在对我喊道。

    真的吗?他是在对我说话?

    刹那间,我吓得心脏快跳出来,一丝不挂的我,正有一个外人在对我说话,一时之间的尴尬,实在令我不知所措,无地自容。

    我要怎麽办?大叫一声赶紧进屋去?这似乎太幼稚了。

    我故作镇定,一手试图遮住我的乳房,一手往我的阴部掩去,但我低头一看,一只手只能遮住一个乳头,另一乳头竟然在手肘上方无法遮住,於是,我放弃了遮掩下体,用双手交叠去遮我的两个乳头,尽管暴露着我浓密的阴毛,毕竟也看不到我的生殖器啊……

    「呃……你好。」我尴尬微微结巴地说,「有…有事吗?」

    「不好意思,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

    「喔。」我不知如何搭上下一句话,也不敢正视他。

    「呃…因为我发现你很久了,只是一直不敢跟你说话,今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跟你打个招呼。」

    「喔。」我硬挤出一点勉强的笑靥,但还是很害臊,缩着肩,视线往别处去,毕竟第一次如此赤裸裸的跟陌生男子面对面说话,那股害臊依然趋使我想要逃离。「那…我先进屋去罗!」

    「嗯,好。那请问你,我们以後有空可以聊聊天吗?别误会,就在这里聊天就好。」

    「再看看吧!我先进去了。」

    我进屋後,说时迟那时快,因太紧张滑了一跤,光裸裸的屁股跌坐在门槛上,好痛,我摀着嘴不敢叫出声,生怕被那大叔听到。

    我在地上坐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起了全身的鸡皮疙瘩,定神之後,我才站起身来。

    曾几何时我变得如此紧张,往大开的窗户东张西望一番,看看有没有别人仍在偷窥。我又发现我的双手,这时还交叠在胸前遮着双乳,没安全感地去把窗帘拉上。

    渐渐地,鸡皮疙瘩退散了,我的自信又油然而生,重新再去把窗帘拉开。回想自己刚才光溜溜地被一个陌生人看着,心中不免泛起了一丝兴奋。我心中的那个天真的小女孩,又活蹦乱跳地「刷存在感」。

    此时我才又注意到方才跌跤的屁股,微微的余痛还存在着,我走到立地镜前,背对着镜子,微微弯下腰,检视一下自己浑圆的肉臀,只发现一条淡红的印子,幸好并没有皮肉伤。

    现在,吃完了早餐,我心中想着,不知现在去阳台,大叔是否会来呢?今天礼拜六,大叔应该也放假才对。

    擦了擦嘴,我站到立地镜前,拿起梳子梳了梳我的秀发……

    要换上隐形眼镜吗?不了,戴着黑框眼镜,比较像居家样,才不会被看出我预计找他的事前准备。

    我看了看自己一身赤裸裸的胴体……

    阴毛要剃吗?剃了可以让自己的生殖器官被看得更明显。

    於是,我拿来我的除毛刀、小镜子,和一张广告纸当落毛垫纸,坐卧在沙发上,打开双腿,开始刮除我这丛阴毛。

    阴毛剃得光溜溜的,我透过小镜子看着我这犹如花瓣、花蕊般的生殖器官,完全无遮掩地暴露出来了,自己都觉得性感得有点害臊、丑陋,但这丑陋,应该是老少男人们觉得最美的方寸之地吧?

    「这样好吗?才刚一面之缘的陌生大叔,就这样毫不羞耻的让他清楚的看见我的生殖器官,会不会被他看不起,觉得我太骚?」我如此想着,忽然有点多疑起来。

    就这样吧!不要想太多,其实裸体的第二个好处就是──不必在意装扮的美观,再怎麽看都是一身肉蒲。

    我把垫纸上的那撮落毛倒入垃圾桶,拿起洗衣篮,再度光裸着全身和脚丫子,啪啪啪地走去阳台……

    ( 待续 ~~ )

    .

    很不错!很不错!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