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飞机被发现
  • 发布时间:2018-01-22 12:58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叫阿旦,出生於单亲家庭,我今年二十六岁,对女人特别的感兴趣,尤其是成熟的女人。

    记得那一次看了一部『阿卿嫂』的电影,是讲述一个三十多岁妇女红杏出墙的故事。

    我被那女人精湛的挑逗演出,使得自己几乎射精而感到惊讶。

    从此之後,就常到录影带店里租『阿卿嫂』来看,并一边幻想着里头的情节、一边手淫着…

    这一天,母亲又因为要接洽生意而到大陆公干去了,要三天後才会回来。

    放学回家时,我又去录影带店里租了『阿卿嫂』来看。

    今晚妈妈不在,就乾脆开个手淫大会,自己好好地爽一爽!

    当天晚上用了晚餐之後,就赶紧拿了『阿卿嫂』到房间里看。

    反正是没人在家,索性就把衣服、裤子、内裤脱个清光,连房门也不关的看着『阿卿嫂』的录音带,渐渐地手淫起来!

    在这一个大雨的夜晚,天气凉快清爽,打起手枪也特别的爽。

    在我享受着的时後,由於雨打声,竟然没听到有人已开着了屋里的大门,走了进来!当我察觉时已经太迟了,一条人影正站立在我房门正中间,双眼张得大大的,正在那儿凝视着我。

    那是隔壁屋的陈妈妈…陈妈妈是个三十五、六岁的已婚家庭主妇,育有两女。

    由於在业余中也销卖护肤产品,所以自己也保养得非常的好。

    她有着娇艳嫩爽的脸蛋和丰满健美的身躯,最迷人的是她那一身亮析析的雪白皮肤。

    不妨悄悄地说,我也曾经在思幻中奸干了她好几回呢!原来是母亲临走时,把家里的门锁交给了陈妈妈,托付她偶尔帮帮忙过来看看独自留在家中的我。

    她看到下着大雨,还开始打着雷电,便急忙跑了过来看看我有没有事。

    没想到,居然无意中被她撞见了这种最不能让人看到的行为!我惊吓着,右手中竟然还紧握着那条发涨的大肉棒,不知所措的呆痴痴地回望着陈妈妈。

    「啊哟!阿旦…你什麽时候开始这样的?」陈妈妈有点发怒的说道。

    「你要了解这麽做是不正常的!这…手淫…会产生自卑感的,也会连带的涌现罪恶感的啊…」

    「……」我羞极地把头给压得低低的,没开口!「经常手淫是会变成变态!没有一个母亲看到儿子这样做会高兴的!陈妈妈从小看你长大,早当你是半个儿子了…」「…我…我知道…陈…陈妈妈疼我…」我紧张得结结巴巴地说着,还把身躯给微微的转了过来,背向着她。

    「唉!在你这样的年龄,有性慾是理所当然的…但不能自己这样做,真的会产生罪恶感的,到时就麻烦了!以後可别这样啦…有需求就来者找陈妈妈,我会给你帮助的。」「帮…帮忙?」我没有立刻理解陈妈妈在说什麽。

    「听陈妈妈的话,知道吗?来,让我帮帮你,别自个儿躲着打手枪,长久下去会弄瞎眼睛的啊…」『弄瞎眼睛?别开玩笑了!什麽时代了还…』我思索着,惊吓中也忍不住暗笑着。

    就在这时候,身体突然产生一种特殊的痛快感觉。

    我的身体抽搐了几下,原来是陈妈妈的双手,正分别地从我身背後移到我隆起的部份,而且温柔地抚摸着它…

    陈妈妈轻巧的把我身子转过,面对面的对着她。

    然後缓慢拉了我一块儿坐在床上。

    她又开始摸着我挺直的肉棒,双眼狠狠的瞧着,对我的成长感到惊讶。

    「阿旦,想不到,你竟已经长成大人模样了!你这孩子的性器,竟然比我丈夫的还要…」她心里有着一种奇妙的感情,然後好像非常自然而应当的,慢悠悠地握起我的宝贝,然後低着自己的头,把我的大老二给缓缓地含在嘴里。

    陈妈妈又热又软的舌头突然碰到我坚硬肉棒的前端,令我不禁地颤抖了起来。

    然後她就把整个龟头吞入嘴里,狂热的抽送起来,我的红热肉棒在她嘴唇间摩擦着,发出了啾啾的滑润声音。

    我闭上眼睛,一种莫名的感觉从我的後背涌上,是无法形容的快感。

    「这样弄觉得舒服吗?」陈妈妈一边问道、一边吸啜着。

    「啊!陈…陈妈妈…好…好爽啊…啊啊…啊啊…」突而其来的快感令我不由己的喊叫出来。

    「来!你可以射出来。

    弄脏陈妈妈的嘴巴也没有关系的…」

    好像这句话就是信号一样,才数分钟便已经忍不住了。

    我轻轻哼了一声,就猛烈喷射出大量精液,有一些还甚至沾在陈妈妈的头发上。

    看到我放射出如此大量的精液,陈妈妈也感到有点儿惊讶。

    她把嘴中的精液倒流在手掌心上,嗅了一嗅,不由自主说了声『好香!』然後就又把那些淫秽液体慢慢地吸吞入肚,还把手掌心舔得一乾二净…

    这时,我躺在床上缓缓地深呼吸着。

    陈妈妈温柔的倾下身来,以她的脸颊轻轻地揉擦着我的额头。

    我感觉到陈妈妈的乳房压在自己的胸膛上,暖暖的兴奋感令我心情开始不安,生怕又会产生起慾念。

    「怎麽啦?脸色这麽苍白…不是因为刚才射出来而感到疲倦了吧!」陈妈妈看到我显露出不安的脸神便立刻问道。

    「唔…不…不!嗯…刚好相反,我…我又…站立起来了!因为…」我的眼光射在她那还按压在我胸口上的大奶奶说着。

    陈妈妈也往那儿瞧了一瞧,娇艳脸蛋露出暧昧的笑容,温柔地拥抱我的头说道:「哎!傻孩子,是不是因为平常压积太多了啊?这样是无法集中精神做其他事情的…由其是专心功课那方面。来!让陈妈妈再帮你一次。」我一阵尴尬的沉默,呆呆地望着缓慢站立起身的陈妈妈。

    在这仅剩下昏暗的台灯光的房间里,她此刻看起来真的好似影片里的『阿卿嫂』啊!这幻觉令得我更加的想入非非…「阿旦,你什麽话也不必说,只要照陈妈妈的话做就行了。

    来!舒服地在床上好好地躺着。」她一面说着、一面把自己的巨乳紧紧地往我的脸上压来。

    我急躁地以鼻尖扭弄着按压下来的大胸脯。

    陈妈妈大胆地撩起上衣,把丰满的乳房整个给了我。

    软温温的奶奶、硬绑绑的坚挺乳头,令得我疯了狂的死命吸吮着。

    「阿旦,别太急了!慢慢来…」陈妈妈这样悄悄对正在吸吮乳房的我哼声说着,同时把手移至在我那又开始膨胀的肉棒上。

    她一面紧握着它、一面加快揉搓着阴茎的速度。

    我撒娇似地含咬着陈妈妈的乳头并不断地摇扭着头。

    陈妈妈也开始在我耳边哼出了阵阵的『嗯…嗯…』呻吟声。

    没过一会儿,陈妈妈便移动了姿势。

    她先是快速的剥光下身的裤袜,以跪倒的性感动作吸吮了一下我的性器,然後好像西部牛仔电影的慢动作一样,如骑马般趴到我身上。

    她面对着我,用手扶正我直立的阴茎,身体突然下沉,膨大的肉棒就从下面插了上去。

    我的肉棒整个套入陈妈妈的阴穴里,她开始缓慢地起起落落骑在我的身上,同时从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哼声…陈妈妈越骑越快、越摇越出劲。

    我也立刻纠缠着陈妈妈的肉体,双手游动抚摸着她的身躯,直到登上了一对高山般的巨乳上,才停留在那儿极力的搓压着,并要求亲吻…「啊…阿旦,你爽吗?陈妈妈现在好舒服…好爽啊…唔唔唔…」陈妈妈从鼻子发出哼声,陈妈妈弯下腰,嘴唇合在一起。

    我俩互相不停地把舌头伸入对方的嘴里扭转玩弄着。

    陈妈妈一边抚摸着我的头发、一边直把口水往我嘴里推。

    这时候的她,早已无法克制自己,圆润的屁股在我身躯上疯狂似的扭摇晃动着,彼此在对方的肩或胸上舔或轻轻咬…「陈妈妈…快…快…用力扭弄啊!」我吸吮她的甜美香唇哼道,并揉压猛攻她的乳房。

    我把嘴唇转向啜吮陈妈妈那大大漂亮的深红硬挺乳头,似乎闻到她甜美的乳香,好像又回到了婴儿时代。

    我的手她在成熟丰硕的美丽身上滑动着,爱抚她柳般的腰、抚摸圆润的屁股,又去搓摸那充血得小手指头般胀的阴蒂。

    陈妈妈不但任由我抚摸,还用她那细嫩的手往後抚摸擦弄着我的两颗悬空摇晃的鸟蛋,弄得我好爽、好兴奋啊!我缓缓地推起身来,伸出舌尖舔陈妈妈的雪白脖子。

    她套紧我肉棒的阴户起落得更激烈了。

    阴茎在这姿势中插进套出,紧靠在陈妈妈的肉壁内摩擦着。

    她的阴道越缩越紧、我的阴茎则越膨越胀。

    两个赤裸裸的肉人,就这样的不停的发狂似的套弄着…过了大约十五分钟,我突然猛力的将陈妈妈给往後推倒,然後压趴在她身上。

    我那膨胀得粗粗壮壮的肉棒在寻找入口。

    陈妈妈想不到有着天真幼帅脸孔的我竟会如此的强力粗暴,感到有一丝丝的害怕。

    我嘻嘻的阴笑着,迫不及待的压在陈妈妈的身上,用手引推着那光滑的龟头顺利的插入陈妈妈湿润温厚的阴唇缝里。

    陈妈妈挺直了身体,颤抖了一下,同时尖叫起来。

    在我狂暴冲刺的抽插中,陈妈妈不停的甩着她那头长而美丽的黑发,身体也不断的扭来摆去的!她巨大的双乳就像木瓜一样的,对着我不停的摇晃摇动,好不迷人啊!我更加的冲动兴奋…「啊!阿旦…你…你好利害啊…陈妈妈好喜欢…好想多要啊…哦哦…别停…用力…推…推…哦哦…啊啊啊…啊…」看着陈妈妈这欠干的淫荡表情,就算连干几次也不会腻啊!我用力抱住她那左摇右摆的屁股,同时拚命向前冲插着。

    整个龟头和陈妈妈的阴道已成了一体。

    我越来越有信心的挺动屁股,使结合更深入。

    陈妈妈此时已双目反白,身体不停的震颤着,充满蜜汁的肉洞夹紧我热血充沛的肉棒,根本上已失去了意识。

    她一时紧咬自己的下唇、又一时大声的鸣哀哭叫唤着我的名字…陈妈妈不顾一切抱紧我,淫荡的扭转摇动着屁股,想有更大的快感。

    我俩就这样纠缠着、紧紧结合在一起互相摩擦,引发对生命的期待和欢乐。

    「啊!阿旦,来…你可以…射…射在陈妈妈里面…」她紧闭着双眼,并g迷糊糊地说道。

    这次的性交时间前後约达一小时,我终於爆发在陈妈妈的阴道内。

    加上第一次在嘴里喷泄,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射精了。

    而陈妈妈也至少来过三、四次高潮。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