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哥哥同居的日子
  • 发布时间:2018-01-22 12:58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教室里回荡着同学们激昂的早读声,几乎所有人都抱着一本课本在读着这刚刚学习的课文。偶尔有一两个睡觉的家夥被他叫醒,偶尔有一两个偷吃早餐的人被他抓住。当然逃不了被狠狠教训一顿,但是即便被教训,那些同学也没有什麽怨言,反而一脸笑意的向他道歉,表示自己会改过自新的。今天的课堂依然和往常一样,是那麽的无趣,那麽的生硬。只有外面那叽叽喳喳的飞翔的小鸟,能够让我冷漠的心有一点波纹。

    「砰」一本书轻轻的拍在我的头上,打断了我观赏窗外风景的喜悦。

    「早读要好好读书,不要东张西望的。」平淡的声音在身旁响起,平静的转头看去。他就站在我的身边,拿着自己的课本,光洁的镜片後面因为角度和反光的原因,无法看见他的眼睛,那长长的头发依然垂到了眼镜的边缘,真不着知道他究竟能不能看见前面的东西。有些营养不良,略显消瘦的脸颊,微微笑着的薄薄嘴唇,恐怕除了我以外,谁也不知道那长长的刘海和土气的黑框眼镜後面究竟会是怎样一个令人动心的小帅哥吧。

    「砰」头上又挨了一记书本,「不要盯着老师发呆,这样会给别的同学造成很多困扰的。」他又一次打了我一下,虽然不重不疼,但是我平淡冷漠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热。赶紧扭过头,看起了课本,口中随着同学们的声音,小声念叨起了课文上的内容。见到我安心的早读,虽然几乎听不见我那低若蚊吟的声音,但是也知道我已经开始进入状态了,他才慢慢的踱步离去。用眼角看见他离开,眼睛又不由得微微翘起一点嘴角。

    「唉……真是区别待遇啊,对别人和对自己妹妹,果然是不同的态度啊。」同桌的美少女发出了一声幽怨的叹声,然後一脸无趣的看着我,「你还真是幸福啊,有那麽一个好哥哥。」

    「一般般吧。」我平淡的回答同桌的话题,「如果你想,我可以让给你。」我又回到了那副冷漠的表情上,平淡的声音听不出我任何的心情。

    「唉……你说你啊……明明一进学校就被称为本校最可爱的校花,可是这冷漠又拒人於千里的性格,估计以後找个男朋友都难……哎呀!」听着她才说道一半的话,我就知道她要遭殃了。因为那三个字对我来说是禁忌的话题,微微的向後一靠,让出了一点距离。接着,果然那神奇的一幕再次上演,同桌的美少女刚说完,一截粉笔划过了教室的半空,非常准确的命中了她的额头。

    「那边的同学,不要讲小话。」即便站在那边的走道上,他竟然也能听见我同桌和我的对话,手中的3只粉笔,经过了半节早读,已经有一只用了一半了,不过不是拿来写字,而是拿来教训人的。而且一开始不说,非要我同桌说出了那三个字才给予教训,这算是给她的提醒麽?

    「好痛……」同桌美少女可怜兮兮的捂着自己的额头,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眼泪婆娑的样子。

    「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报复的!」她小声发着誓言,可是这句话几乎每天都要说,也每天都会被粉笔教训,从开学到现在一个月了,她已经说了几十次了。但是,谁也不会去当真。

    「你说,潇潇,我是把他先奸後杀呢,还是先杀後奸?」同桌美少女见我没有反应,不得不收起了那副对待男生有着绝对杀伤力的表情,转而趴在桌上嬉笑着问我。

    「如果可能的话,我认为,估计你死的会比较快。」我拿着书本放到嘴前,用书本遮住了我嘴上的笑意,同时也给他腾出了命中的空间。

    「……」几乎瞬间,整只粉笔在空中旋转着飞过,然後狠狠的撞上了同桌,整只粉笔再次在她的额头上撞成了两节,然後落在了桌面。

    「啊啊!!!叶勳你这个混蛋!老娘和你拼了!」美少女同桌瞬间就暴走了,她从椅子上一跃而起,踩着椅子,挥舞着豆沙包大的拳头,作势要找他拼命。

    「哦哦哦!!开始了开始!今天我押5秒钟!」

    「我押10秒!」

    「我押5秒!」随着美少女同桌的暴走,全班学生立马就炸开了锅,他们嬉笑着,吵闹着,毫无顾忌的展现着青春的活力和作死的态度。

    他轻轻的扶了扶眼镜,扫视了一眼混乱的教室,嘴上露出了一个喜悦的笑容,「除了叶潇潇,剩余所有人,今天下午放学前,给我一份作文。作文题目:论作死的重要性。不得少於800字,除去诗歌,词曲以外,其它文体不限。哦对了,雷芯,你的不能1000字。」没见他的手怎麽动弹,手中的那半只粉笔已经飞出,今天第三次准确命中了我身旁沾着暴走的美少女的额头,「KO!」哥斯拉美少女,沉默,再战斗不能!

    「……」所有的吵闹如同电视机突然被关上了电源一样,瞬间就消失了,但没过几秒。

    「这不科学!这是区别待遇!」一个男生怒吼着,「对,我们要反对独裁!」一个女生咆哮着,「反对帝国主义!!」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夥也跳了出来,「反对!反对!」同学们也照葫芦画瓢的高举着反叛的手臂。

    整个教室都被学生们抗议的声音所充斥着。「唉……又来了。」隔壁班的老师微微扶额。

    「哈哈,那群家夥们又造反了!二七二班果然比我们要有趣的多啊!」到处都有学生在小声窃笑。

    「混蛋!叶勳那个家夥,又开始了!」巡逻中的教导主任愤怒的咆哮着。

    「算了算了……这也是青春嘛……哈哈,真是群活泼的小家夥们……」身边同样一起巡视的老校长则是一脸欣慰笑容的安抚着手下的怒火。

    本班,「所有人,本周活动课,取消!」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镜片上闪过一道光芒,学生们有着自己的意见和主见,他并不反对,但是如果是自己作死的话……对他来说,他可是有着一个大杀器在手的。只上嘴唇和下嘴唇碰了几下,摇旗呐喊的同学就已经偃旗息鼓,迅速的装出了一副好学生在乖乖念书的样子,哪还有刚才那样跳脱的样子。就连同桌的美少女也已经开始大声的念读起了课本,一场资本主义的动乱,瞬间就被他扼杀在了萌芽状态。

    我用书本继续遮着自己的半边脸,嘴上的笑容却已经怎麽都控制不住了,果然,这个班真有趣。

    「叶潇潇,早读不专心,罚写作文,题目:我最最最最喜爱的哥哥大人,字数……」然而好好的心情又被打断了,他又开始说了那种令人讨厌的话,没有等他说完,原本还抓在手中的课本,下一秒已经落在了他的脸上,把他的话堵在了嘴中。

    「你想,死一次吗?」

    ……

    我叫叶潇潇,16未满,不止指年龄,也指了身高。刚刚才升上高中的我就读於市内一所私立中学,就连我的初中也是在这所学校就读的。因为本身基因的优异,完全遗传了母亲美丽的我刚入学就已经被称之为本校第二的校花。虽然对那些没有任何的兴趣,也不管其他排名高低的校花究竟是谁,因为本身性格的关系和别的一些原因,很少会有男生来找我告白。即便真有那麽一两个闯过重重险阻,突破万难,最後偷偷摸摸的塞给我一封连名字都不敢落下的情书,我也不会对他们另眼相看。对我来说,除了爸爸以外,现在已经没有值得让我露出笑容的男生了,但就算是爸爸,现在也已经不会再可能陪在我的身边。

    他,叶勳。我的哥哥,刚从学校毕业不久,22岁。考取了教师资格证的他,凭藉着自己的人脉关系,和老校长的照顾,担任了本校的一名教师。并且成功的蒙骗了人事处的老师,诱惑了政教处的主任,威胁了能够给他带来危险的教导主任,最後讨好了老校长,成为了我们班的班主任,教授语文科目。他曾经是我小时候最崇拜的偶像,可是,当他高中的时候,却堕落成为了迷恋游戏,漫画,小说和动漫的宅男。学习一落千丈,整天游手好闲,翘课打架。如果不是他小时候从一位老爷爷那里学来了一些武术,并一直努力认真的练习,恐怕早就被人打成了废人。

    我们家原本是一个和睦美满的家庭,除了我和他以外,还有那总是在小孩子面前秀恩爱的无良父母,曾经,我们是一个非常幸福,欢声笑语的家庭。可是那一天,当乘坐的车辆从路边飞出去的那一刻。我们家就变了,父亲当场就走了,没有来得及留下任何的话语。母亲用尽所有的办法带着我从车里脱出,然後费尽所有的力量把我托上了浅水区,还没等帮忙救人的好心人有所反应,她就已经无力的被水流所卷走。如果不是好心的大叔抓住了我的手,恐怕我也要跟着母亲一起去了。

    当闻讯而归的他连夜赶回,所剩下的只有父亲和母亲的冰冷身体,以及病床上被噩梦所折磨的我。从此,我就开始了与他相依为命的生活。我再也没有了笑容,偶尔的喜悦,最多也只能让我翘起一点嘴唇。即便是我最好的朋友,最亲的闺蜜,也无法逗趣我。

    他改变了自己的态度,专心学习,即便是在一所三流的大学里,他也在短短的一年半时间,以非常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教师资格。然後发动了几乎所有的关系,获取了现在的工作。他似乎要抛弃过去的自己,把那头颜色怪异的头发染回了黑色,留长,再戴上一副看上去土气无比的黑框眼镜。再加上一身普通的装扮,如果不是还能看见他继续坚持练武,很难想像这就是当年那个连市内的几个黑社会大叔都很头疼的打架狂魔。

    他走进了学校,一边学一边教,就算是我难以置信他竟然会有如此丰富的知识和别开生面的教学方式。他的课获得了全班所有同学的喜爱,就算偶尔冒出来一些诡异的东西,或者令我非常不爽的话语,也会被同学们当做是笑话,笑笑也就过了。他总说,这个世界上,他就只剩下我了,不管怎麽样,他一定一直陪在我的身边,看着我默默的成长,幸福的生活。

    中午,就在学校的住所里,我坐在桌边等待吃饭,叶勳则在厨房做着一个个美味的菜肴。这是一个老教师的房子,因为已经退休离职,搬去和儿子一家居住的老教师出租了这间房子。房子很小,只有六十多个平方,但是客厅,卧室,厨房,浴室样样俱全,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因为这学校和我们真正的家离的比较远,开车也要一个多小时,算上来回的路程和吃饭,中午休息的三个小时,根本就不够我睡一个午觉。为了能够让我中午有足够的睡眠,也为了有些时候因为意外情况而不得不留夜居住。所以在前几天,叶勳带我租下了这间小房子。

    这样一来,我们就不用每天都来回跑,而且中午也不用去吃没有营养的垃圾食品或不乾净的速食。即便碰到什麽特殊的情况,叶勳需要加班留夜,我们也能有个安心过夜的地方。除去了叶勳的工作,父亲和母亲还给我们留下了不俗的遗产,单论在几家大公司里的股份,就够每年的花销了,更别说还有别的一些投资报酬。叶勳他不懂这些,但他知道有谁懂,他花费了十分一的报酬请来了朋友帮他处理这些相关的东西。由於两人是一起长大的死党,对方不会也看不上骗取这些对对方来说,就如同毛毛雨一样的财富。所以,叶勳也很放心的交给对方,也就每年从对方那里拿分红就行了,其余的就任凭对方去处理,操作。

    「做好咯,我的小公主,我们可以开饭了!」随着叶勳把一个个美味的菜肴端上来,小小的桌子上很快就被碗和盘子所占据了。菜的种类不多,只有两菜一汤,而且看上去有点量少,但是绝对能够满足我和叶勳的需求了。

    「我们开饭了!」不知何时,我和叶勳都养成了动漫里的11区人物们的习惯,在开饭前都要说这麽一句。也许只是因为,这句话,能够体现家里的温暖吧。

    「噗……」当第一口菜才入嘴里没几秒,我就喷了出来。这个家夥今天做的是什麽菜啊?怎麽这麽咸?我用早上美少女同桌的幽怨眼神看向他,「你这是要咸死我的节奏麽?」看见我的样子,叶勳奇怪的吃了一口我刚吃的菜,很是奇怪的问道,「没什麽呀?挺正常的,一点都不咸。」

    「……」看着他的那个样子,我也不觉得他会有骗我的嫌疑,以前小时候或许会,但自从车祸那天以後,无论什麽,他再也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谎话,或者骗过我一次。

    「不信你吃吃看。」他又夹了一点那个菜,伸手向我递来,看他一脸期待的样子,我也不想令他难受,课堂上归课堂上,可现在,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微微张开嘴,没有顾忌他才刚刚用这双筷子吃过菜。任他把筷头和菜都放入了我的口中,我先浅略的用舌尖尝了尝。这回正常了,没有太多的咸味,看来刚才是我不幸运的吃到盐没化开的部分,真是倒楣。

    心里无奈的感叹的同时,把筷头上的菜都用舌头卷掉,想着这是他的筷子,然後下意识的在筷头上转了一圈。当他收回筷头的时候,甚至可以看见筷头上面沾染的液体。我微微有点脸上发热,没想到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既然都做了,我也不想再反悔,只是低下头扒着碗里的米饭。悄悄用眼角看着他把筷头连同上面的液体一起直接含入了口中,心底有些小小悸动,脸上更加的热了。

    之後,由於我只顾着吃饭,叶勳又给我夹了几次菜,甚至有几次都是直接喂我。自从他在高中堕落的时候,我就对他感到了深深的失望。不过近一两年,由於他的改变,以及和他的两人生活,对他有了一些改观。至少一些亲密的事情,我并不反感,也不会反对。看着我听话的吃下他喂予的菜,他的脸上一直保持着开心的笑容。不论是黑框眼镜那光洁的镜片後面,透露出来的温暖的柔情;还是他柔和的笑容,都令我非常的安心。

    很快,我们就吃完了午饭,把吃完的碗和盘子收拾了一下,连带那些做饭的工具都洗乾净。我看了看时间,连12点半都没到。至少还能好好休息一个半小时以上,於是我匆匆跑进卧室,拉上了窗帘,脱掉外套,只穿着内衣裤就钻进了柔软的被窝。这间房子虽然已经好几十年,有些老旧了,就连里面的家俱都有些陈旧。不过被褥这些,可是我和叶勳新买来的。

    炎热的天气,只适合裹着薄薄的被巾而不适合盖着厚厚的被褥。我睡在了床上靠里的地方,故意给他留了大半的位置,等待着他的到来。

    没过多久,所有都整理完毕的叶勳走进了卧室。此时的我已经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这个房子别的好处都没有,唯一的好处就是即便是这麽炎热的天气,房间里也不闷,相对来说还比较清凉。我面朝里,柔柔的呼吸着,神智有点半睡半醒,如果再过一会,也许自己就能够睡着了。

    叶勳脱掉鞋子和衣服,把眼镜放到床头上,他衣服和我的衣服都叠在椅子上。

    他仅穿着一条四角内裤就躺到了床上,扯过了我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薄巾随意的盖在身上一点,然後就平静的等待入睡。如果我们现在的样子被人看见的话,一定会被无尽的指责、谴责和诟骂吧。但是,那些都已经无所谓了,这个世界上,我只剩下了他,他也只剩下了我。虽然我们还没突破那最後一层关系,但是像这类的亲密接触,像刚才那样的亲密喂食,已经发生过无数次了。只有在那大大的家里,因为生怕叨扰到父亲和母亲的关系,我们才各自睡到各自房间里的小床上,从没有去大卧室里一起睡过。对我们的小床来说,两个人是非常挤的,天冷一点还好,挤挤还暖和点,但是天热的时候,两个人一起睡,除非开空调,不然简直就是地狱。

    房子里一共有两个卧室,一大一小。但是,我们都没去管那小小的卧室,只是随便的整理了下,虽然小小的床上也丢着被褥,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去睡过。那样的摆放,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掩人耳目罢了。大卧室里的大床,是老教师留下的,垫着席梦思,铺上棉絮和床单,就和新的差不多。两个人一起睡,都还有不少的空间。

    在他把薄巾扯过去的时候,我就已经被惊醒了。半睡半醒的状态怎麽也要比现在这样想睡睡不着,要好的多。身後传来了他平稳的呼吸声,虽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是我却知道他并没睡着。我闭着眼睛,想要努力的睡觉。下午还有体育课咬上,据说要跑800米长跑,本来运动能力和耐力就不行的我,如果不好休息,下午的体育课,有我受的。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麽,一闭上眼睛,脑袋里总会有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各种恐怖的东西一股脑的冒出来,有可怕的怪兽,有狰狞的生物,有恐怖的鬼怪,也有恶心的丧屍。我并不喜欢看那些惊悚类的书籍或者电影什麽的,可是却经常会听人说起,或者在某些地方不经意的看到。对於这些东西,我没有任何的免疫力。闭着眼睛,我并不像要开口和身後的人提出来。可是身体却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冷汗微微的冒出,我紧紧的咬着嘴唇,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这样胆小懦弱的样子。

    然而我的想法是多余的,当我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身体发颤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我的不对劲。没有任何的犹豫,他飞快的翻过身来,把我也翻过去。

    从上而下的看着我,「又在想那些奇怪的恐怖东西了?」虽然我不愿承认,但是我时不时的就会想到这些恐怖的东西,时不时的就会做恶梦。也许在我看来并没有什麽,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可是在叶勳看来,这些却是对他的折磨。没有的眼睛的隐藏,也没有了头发的遮挡,他的眼睛是那麽的深邃和迷人。高中时候在外面堕落的他经历过许多的东西,胸口有一道轻微的伤痕,很长,从右肩一直到左边的胸口下面。但不深,只有一道细细的痕迹。真是难以想像,如果当时那刀再深入一点,现在的我,还会有他陪伴麽?

    「嗯……」他的询问,我并没有逃避,虽然不想告诉他,但是既然他问了,我也不想要说谎。就像他已经不会再骗我一样,我也不想对他说谎。我双眼无神的对着他,焦点却没有集中在他的身上,飘忽不定的眼神四处乱晃,担心会不会有那些可怕的东西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慌乱的心情,绷紧的身体,略微发白的脸庞,都凸显我的紧张和恐惧。

    「真是个麻烦的小公主。」叶勳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俯下身,温柔的把他性感的嘴唇盖在了我的唇上。没有任何的震惊,也没有任何的抵抗。我似乎早就知道了他会这样做,没有任何的惊讶与反抗,唯一有的只是期待与平静。

    并没有做什麽过多的动作,只是平静的吻,没有激烈的热吻,也没有刺激的爱抚。但是这个吻,却令我平静了下来,闭着眼睛,抓着被单,感受着他的呼吸喷在我脸上的热量。慢慢的……慢慢的……我慌乱的心一点点平静了下来……唇分,「这样,好一点了麽?」叶勳温柔的问道。红着脸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好一点了。

    「那麽作为报酬……」叶勳突然伸过来,用手把我的胸罩给推了上去,两只可爱的小白兔就这麽暴露了出来。相比较同龄人,我的胸部不是很大,但也是正常状态,已经有B罩杯了,按叶勳的说法,形状手感,都非常不错,如果努力下,到C应该没问题。

    「……色狼……」小声说了他一句,对叶勳的行为,我并没有尖叫或反抗,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红得可以滴出血来得脸上,却也掩盖不掉浓浓的羞意。

    叶勳凑过头,用嘴含住一只粉色的小蓓蕾,轻轻的吮吸起来。

    「嗯……」如同电流激荡般的快感兹然生出,我发出了低吟。手抱着他的头,发放着他安抚我的奖励。

    「嗯……唔……大……色狼……」只是吮吸,并不能满足叶勳的玩心,他如同磨牙的小狗,轻轻的用牙齿撕咬着蓓蕾,扯着,磨着,酥麻的快感不断的自胸前传来。每当我一边低吟,一边说着他的时候,他就报复一般的对我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他的嘴换到了另一只小白兔上,玩弄起了另一边的蓓蕾,这一次,他只是不仅用牙齿戏谑着,还用舌头舔弄着,挑逗着。他趴到了我的身上,左手抓住了我刚刚才逃脱魔嘴的小兔子,狠心的揉捏着,玩弄着。一只手直接伸到了两腿之间,抚摸着我滑腻的大腿内侧。

    「……不……不要……好……好痒……」我合拢双腿,紧夹着他的手,可是依然还有很大的间隙能够供他来回抚摸。相比起胸部的酥痒的快感和电流窜动的刺激,我更怕两腿之间羞涩的痒意。身体逐渐的发热,发烫,下体内似乎也微微的有了什麽奇怪的感觉。

    「麻烦的小公主,这样就动情了啊?」叶勳抬起头来嬉笑着看着我。

    「……才……才没有呢……」我红着脸否认着。

    「没有最好。」叶勳笑着从我的身上爬起来。

    「唉!?这样就结束了?」对於他的行为,我有些不解,不是刚刚才开始麽?

    怎麽就不继续了?我的心底有些失望。

    「小色鬼,下午还要上课呢,别想那麽多,真要做了,下午你体育课就麻烦了。睡觉!」叶勳把我的胸罩拉下来,拍了拍我的小肚子。

    「哼……笨蛋……」既然叶勳都这麽说了,我也没有继续的想法了,虽然的确是有点动情了,但是还没有到控制不了的地步。带着些许的失望和不舍,带着对叶勳的怨念,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半睡半醒之间,不知不觉,我慢慢的靠近了叶勳的那边。叶勳不知道是无意识的还是有意的,翻过身来,把我抱进了怀中。这样的天气里,这样紧密的抱着睡,虽然有点热意,但是却比不上安心的感觉,没过多久,我就完全睡了过去。

    中午,我在叶勳的怀里安稳的睡了一觉,被他抱着,我再也没有胡思乱想那些恐怖的东西。可是即便我好好的睡了一觉,也无法改变我下午体育课上的糟糕表现。我们学校的球场跑道有400米长,800米的长跑,只要两圈就行了。

    大部分的女生都并不是跑完这个长度,而是半跑半走的完成的。可是那样也比我好多了,相比较她们,只跑了一圈400米,就因为脚下的不稳而不幸摔倒的我。

    不仅扭到了脚,还擦破了皮。所幸的是,跑道是去年刚换的塑胶跑道,而不是煤渣那种旧式跑道,不然我可能还要更惨。

    强忍着膝盖上的擦伤,我被同学扶着来到医务室,留下我给校医处理伤口,她就自己跑了。正在帮我处理伤口的这个校医是个男的,长相一般,没有任何特点,如果非要说他比别人醒目的地方,估计也就是那头杂乱的黄色头发。据说这个校医是我们老校长的一个侄子,从卫校毕业的他对於处理一些小伤口还是比较在行的。人长得不怎麽样,性格也一般,还染着一头黄发,给人一种非常不好的映象。要说在整个学校里,他可能是大部分人都不待见,最不喜欢的那个人。可是,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好人。

    因为我运动能力差,经常摔跤啊,生病啊等关系,不时就会来医务室报导一下。和这个名叫张非的男子相处的次数也比较多,他可能是我所接触的比较不生疏的男子之一了。和他的外貌不同,张非是个地道的宅男,为了经常参加COS社团的表演和活动,他学着动漫里的人物染了头发,做了发型,可是弄出来後却是不伦不类的样子,他是本学校动漫社的指导教师。所以要说喜欢他的学生,恐怕也就是动漫社的那些宅男们了。

    就因为这样看上去很不靠谱的样子,所以医务室总是门庭冷清。许多生病,受伤的学生情愿去学校门口外面的小诊所就诊治疗,也不愿意来医务室,当然这个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翘课翘课的藉口。所以乐得清闲的张非,有大把的时间做他想做的事情,比如玩游戏,比如看动漫,比如网恋……

    「下次小心点,跑不动,走就行了,反正你也不会在意那点体育分吧?」张非把药瓶都收好,给我擦了药的膝盖上崩了一块创可贴。就算处理完毕了,不提刚刚消毒擦药时的疼痛,单从他嫺熟的动作和处理伤口的效率上,就知道他不是一个来混日子的家夥。

    「嗯。」我没有搭话,就和对待别人一样,冷漠的应了一声。

    张非也早就习惯我了性格,他抓抓头,一脸无奈的看着我,「真是的,你这冷漠的性格什麽时候能掉啊,你知道冷漠的女孩子为什麽没有男生喜欢麽?」

    「我不希望被男生喜欢。」我很是无良的回答了他的询问,瞅了他一眼後,从椅子上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跳到医务室里最深处的病床边。

    张非一眼就看出了我想要做什麽,他苦笑着问道,「就这麽点小伤你就要翘课了?这可才是第一节!後面还有三节课要上的!」我背对着张非,整理了下病床,脱了鞋子就崩上去,用白色的被子把穿着白色中筒袜的脚给盖住,「下一节是最讨厌的书法课,每次那个老色鬼都色眯眯的盯着我,我才不去呢。」我一边表达着自己的想法,一边躺下,同时向张非伸出手,「把你最新的PSP给我,游戏要最新的那类。」面对我的勒索卡要,张非没有任何的不满,他转身走向办公桌,「的确,吴隆那个白痴就是个色鬼,只不过会点皮毛,就敢称自己书法大家,也不怕笑死人。

    不过话说回来,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玩这种游戏,真的没问题麽?要是让叶勳知道我让你玩这种游戏,他可是会杀了我的。」张非说着很恐怖的事情,双手却不紧不慢的从抽屉里翻出一个PSP,很迅速的换了一个记忆体卡,然後走到病床边,把PSP递给了我。

    「他早就知道了,我在家里的很多游戏,可都是他找人帮我买来的。」我接过张非的PSP,熟练的打开了开关,开始翻弄起来。

    「……」对於我的回答,张非的脸上闪过惊讶的神情,「难不成那家夥已经对你出手了?禽兽啊!!!」

    「也许吧,谁知道呢,不过我敢保证我还是处女哦。」我含糊不清的向外人说出了我和叶勳的私密关系,虽然并没有说出实情,但是也留下了一些悬念。手中的PSP已经进入了游戏介面,经过简短的片头动画後,一个大大的标题映入了我的眼中,「妹妹调教日记,虽然玩过好几次了,但是比起其它来说,也就讲究下好了。」我自言自语道,没错,我在玩的游戏正是一款H游戏,一个女孩子根本就碰都不会碰触的游戏——调教自己妹妹的游戏!老实说,我对调教的对象是否是妹妹根本无所谓,只要它是H游戏就行。

    「……」张非沉默了一会,才咬牙切齿的小声说,「禽兽,真是禽兽,不过真羡慕啊。」虽然没有直说,但是傻子都能猜到他究竟是在说谁。我的脸上微微一红,没有继续搭话,开始玩起手中PSP里的游戏。

    对於我和叶勳的关系,张非知道的远比其他的人要多,因为他就是那个帮着我和叶勳处理父亲和母亲留下来的那些股份财产的家夥。没人会想到,一个对於商业如此厉害的家夥,竟然毕业於一个普通卫校,并且在一所高中里当校医。不说帮我们家做操作的那些股份,光他自己的身家,可能现在就已经上百万了吧。

    而且只是他自己的钱!还不是他那有钱的老爸老妈。那些学校里看不起他,说他是草包的家夥,在我看来才是真正的草包呢。

    「话说,你和你那个网恋女友怎麽样了?」我一边玩游戏,一边向他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转移话题这种招数,一直是百试不爽的好技能。我很少会和别人聊天,大部分的时候,我都情愿闭着嘴巴听别人聊天,不过并不代表,我不会找人聊天。

    「唉,别提了,分了,差点被她男朋友发现。」张非一脸郁闷的在办公桌边的椅子上坐下,想点根烟,可是大概是想起了我的存在,只是把烟叼到了嘴上,打着的夥计也熄灭了。和叶勳差不多大的他是一个花花公子,喜欢比自己年纪大的女生,而且特别喜欢别人家的女朋友啊,妻子什麽的。虽然被人教训过几次,可一直死性不改。至於我这样的萝莉对他来说,像你这样的小鬼根本没有任何的诱惑力啊。所以,叶勳也比较放心我和他单独呆在一起。

    「哦,真可惜。」我遗憾的说道。

    「……你是在可惜我和她分了,还是在可惜我没被打一顿?」张非的额头上青筋冒起。

    「大概是後者吧。」我毫无惧怕的回答,对於这样的花花公子,我只能说:打你是应该,被打你活该。

    「……」平淡的回答果断把张非击落,他可不敢把我怎麽样,相反,他是怕我会对他怎麽样,或者说他怕我让叶勳对他怎麽样,他可是对叶勳那报表的战斗力了解至深。以前刚认识的时候,叶勳可没少用各种方式欺负他,那些无堪回首的记忆都给他留下了深深的阴影。虽然他很生气,看上去就知道非常生气,可是也不敢对我怎麽样。

    「潇潇!潇潇!你怎麽样?」提到谁,谁就出现了,随着由远而近的呼唤,一阵风冲进了医务室,然後一个人扑到了床边上,紧张的想要检查我的身体。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消息,让他这样风风火火的就冲了进来。

    「砰」先给了扑到床上的家夥一记手刀,把他砍的无法对我继续做一些奇怪事情,不顾时间和地点,掀被子,掀衣服查看我伤势,这种的行为,他可是有前科的。

    「我很好,不用担心。」我平静的说着自己的情况。

    「真的麽?」来人不放心的睁着泪光闪闪的大眼睛看着我,镜片和头发也无法遮盖他的可怜样。我没有回答,只是冲着他点点头。

    「呼,还好,这样我就放心了。」他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转而看向医务室的另外那人,「都处理好了?」

    「处理好了,既然你来了,你的宝贝妹妹就交给你了,赶快把她给我带走,我再也不想看见她了。」张非挥着手,如同赶瘟神一样驱赶着我们。

    「可是我受伤了,走不动,需要休息。」我假装很为难的说。

    「有什麽伤可以回家去养!别在这里浪费床位!PSP算我借给你的,改天还我就行了,我今天不想再看见你了!」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张非几乎是吼叫着把我和叶勳丢出了医务室,当着我们的面把医务室的门给狠狠关上,并且从里面上了锁,防止我们再进去。

    「……」叶勳笑着摇摇头,对於这个死党的话,他可是很相信的,不过,他还是转头看着我,再次向我确认:「真的没事麽?」

    我摇摇头,「安了,没事,但是剩下的课也不想上了,但可以上晚自习没事。」为了证明自己的情况,我还特意做了几个动作,不过因为动作过大,扭到的脚再次痛了起来,我不止疼的吸了口气,还皱起了眉头。

    「算了,你还是别逞能了,我算是知道你的情况了。」叶勳无奈的笑了笑,转身蹲下背着我,「上来吧,我背你回去。」

    我低下头刚想扑上去,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裤子和衣服脏了一大片,不用说,身上也肯定脏了。反正膝盖那里只是轻微的擦伤,洗澡之类的话,并不影响什麽,最多换块创可贴就是了,这种东西,我家里预备的多了去了。

    我一只手拿着PSP,一只手提着自己的鞋子,「回到住处去,我想……洗澡……」最後两个字我说的非常小声,就连头也压得低低的,脸有些发烫,想到洗澡,就不得不想到因为我自身的关系,会发生什麽事情。

    相比起我的羞涩,叶勳却点点头,毫不在意的应了下来,「好的,真是个麻烦的小公主,先上来吧。」

    「嗯!」我应了一声,扑到了叶勳的背上,双手环着他的脖子,一手拿着PSP游戏机,一手提着鞋子,身体紧紧贴着他的背,挤了挤挺立的胸部,给他发点小福利。叶勳双手托着我的屁股,向前走着,两只穿着白袜的可爱小脚随着叶勳的行走,而在半空中俏皮的晃荡着……

    感谢大大分享,根本捡到宝了阿!

    赞喔~~感谢大大的提供与分享

    感谢大大辛苦分享了,观赏了!谢谢

    真的很不错!

    Goodgoodgood...3q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