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荡模特儿
  • 发布时间:2018-01-22 12:58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叫美心,今年十九岁,商专毕业。身高一米六零,长着一张娃娃脸,身材匀称,皮肤光滑细腻。一对丰满白皙的乳房,尤其是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我知道自己蛮淫荡的,少数较亲密的朋友私底下都叫我小淫娃,其实我只是偶而控制不住性慾,常常需要自慰来稍稍泄慾一下呀,竟然把人家说得那麽难听……可能是体质的关系吧,有时身体就是不受控制,常常无缘无故兴奋起来!

    刚踏出校门,已经失业好一阵子了。因为我没什麽专长,想找技术性质的工作是不怎麽可能的,只能做一些服务性质的工作了。想要在三个月内赚到补习费和生活费,一个月的薪水要三万以上才够,加上我又很会花钱,看来工作难找了……平面模特儿,是我最想得到的工作,不过地点有点偏远,在较偏僻的一栋公寓里,……或许这样比较适合拍照吧,我这麽想着。

    应门的是一个长头发的男人,约四十出头吧,别人叫他陈经理。知道我是来应徵的後,笑着请我进去;屋里有点乱,我想艺术工作者大概较不拘小节吧

    「我们是模特儿经纪公司,有几家公司固定跟我们签约,希望我们提供模特儿,你可以换几件衣服来拍几张照片吗?要让客户看的。」长发男人笑着说,只不过笑得有点邪恶

    「一定要拍几套照片来吸引客户,我们可以帮你多找Case给你。」陈经理回答。

    我知道这就是定装照,於是跟陈经理到了照像馆,刚好有一个专业的摄影师有空,可以帮我拍,所以就请了他。这男摄影师三十来岁,留了长头发,看起来蛮专业的。

    助理帮我先化了妆,我和摄影师跟他的女助理一行三人来到了地下室,就开始拍照了。现场只有我、摄影师跟他的女助理,所以拍起来格外轻松,拍完两套照片後,我休息了一会,摄影师说我的条件不错,愿意提供摄影棚的服饰给我,只希望我能多拍一些照片。我想无妨多拍一点,反正有助理可以帮我更换服饰,现成的服饰,一口就答应了摄影师。

    摄影师一边拍,一边称赞我的身材不错,拍照的表情又丰富,建议我应该可以再拍清凉一点的照片,这样才能真正留下完美的身材

    我思考了一下,说好吧,当一位专业的模特儿,不应该排斥什麽样的角色,即使牺牲一下也没关系,於是我把上衣脱下,上半身只穿着胸罩,由於第一次在男友以外的陌生人面前脱衣服,全身有点酥麻的感觉。又拍了一会儿,摄影师示意我把裙子脱下,於是我又脱了裙子,全身只剩胸罩及内裤。

    第一次穿了这麽少暴露在陌生男人之间,真得有点害臊,可是内心却有点刺激和麻麻的感觉,这是我一生当中从来没有的感觉。闪光灯闪了几下,摄影师说漂亮的女人应该把好身材完美的呈现出来,所以叫我把内衣脱下。既然要留下完美的记录,何不拍得彻底一点,或许以後就没有机会了,况且这又没有多余的人,於是我慢慢的把内衣脱下,34C的乳房就露了出来。

    摄影师呆了一下,就一直猛按快门,陈经理的表情看起来也很讶异。此时的我,体内已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一阵阵酥麻的感觉正冲击着我,心跳加快、全身发热,使我产生前所未有的快感,这或许是自已真正的本性。

    摄影师赞叹之余,示意我把身上最後一件内裤也脱下。天哪!这我岂不是全裸了?在陌生男人面前全裸是我从来没有过的行为,大概是我已经有点兴奋了,加上内心有被男人看的慾望。浓密的阴毛使摄影师脸上的表情更为惊讶,可是他愈惊讶我愈是兴奋,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我。

    摆了很多姿势之後,摄影师就说,给阴户留下完美的记录吧!赞叹之余,摄影师问我是不是愿意留下更为大胆,香艳的镜头!我点点头,转身把内裤脱了,摆出各种姿势供摄影师拍照。

    摄影师见我合作意愿很高,他愿提供各种极为性感与挑情的性感内衣给我,我想既然要当模特儿,就不能不穿些养眼的内衣来衬托身裁,在助理得帮忙下,我一套一套的更换,在镜头下,我更大胆地摆出各种挑逗姿势,只为了留下最性感的一面。

    我感觉阴道湿了,全身发烫,快感和刺激持续的冲击着我,内心的慾望已使我无法拒绝,只因我不想这麽快的结束这从来没有过的快感,淫慾已渐渐的淹没了我的理智,更无视摄影师的存在。

    我的动作越来越大胆了,换了几套性感内衣,每一件都慢慢地穿上并且一一摆出性感的姿态,只求能在镜头前展露出最迷人的风采。并且依各种场景,摆出极为淫荡的姿势,彷佛我就是一只欠干的母狗。

    我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并且阴户大开的让人拍照,不时作出撩人性慾的表情,一定显得很淫溅,阴道已经湿透了,里面好像极度的发痒,大小阴唇也因兴奋而充血肿大,我真的很想要一些东西来填满阴道

    此时摄影师说服我拍些展现自己真实香艳性感一面的裸露照,我点点头,摄影师便从地下室的储藏室搬出了弹簧床,请陈经理等一下。摄影师的眼晴一直盯着我的裸体看,夸说我的身材真好,比起花花公子封面女郎身材还棒。想不到陈经理裤档里突出一块,我知道他也忍不住了,我说:「你等一下会看到更好看的。」

    此时弹簧床已经就定位了。摄影师叫我躺在床上并把双腿打开,我慢慢的照做,想不到我会做出这麽大胆的动作,原来我是这麽的淫荡。

    我闭着眼睛,双手隔着性感内衣,抚摸着双乳,打开双腿,抚摸我的阴唇,我已经是个发情的动物,淫慾和肉慾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我要享受这酥麻的快感,我自动的拨开大阴唇,让摄影师可清楚的捕捉我的私处。过了一会,我又拨开小阴唇并高举双腿,这是很羞耻的姿势,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此刻我只想留下真正的我!

    摄影师也看出我已兴奋过度,可能很想要了,於是他问我是不是处女,我摇摇头,他希望找别的男模特儿来衬托我的性感?我闭着眼睛点点头,他就按着对讲机,叫人下来,并且跟我说,趁今天跟其他男人爱抚并记录下来,以後才不会有遗憾。

    摄影师并向我保证,只是做动作,绝不会有越轨的举动。其实我性慾高涨,真希望有男人来抚慰我早已空虚的性慾需求,我知道自己极度亢奋,已处於很危险的情况,一定会被别人奸淫的,但是我已全然失控,且任人摆布了。

    一个年约30岁的男模特儿出现了。摄影师希望我能激起男模特儿他的热情,要我摆弄各种撩人的姿势刺激他的反应,我不知道怎麽办,摄影师要我再换几套更性感的,更透明,更能衬托身裁的内衣,把他当成我想诱惑的对象去挑逗他的性慾。我点点头,在他面前我双腿打开,拨开大阴唇,手指作出猥亵的动作,彷佛是一头等着男人来干的母狗。

    男模特儿有反应了,他走到床沿并脱下衣服,他的阳具很长,龟头的很突出,他叫我口交,含着他的阳具,可是我不敢,於是他捉住我的头并把他的阳具硬塞入我的口中,这感觉太奇妙了!

    他叫我抽动我的嘴巴,我只能照作,无法反抗,我默默的用嘴巴抽动着阳具,摄影师不断地提醒我要更激情,更含情脉脉地望着镜头,让他捕捉美丽的镜头。

    在我口交的动作下,过了几分钟,他的阳具已经变得很硬,抽出阳具且开始准备攻击我。他很温柔地吻着我的嘴唇,并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抚摸着我的乳房,我的舌头不由自主的跟他的缠在一起,摄影师持续的拍着。

    一会儿,他用手继续搓着我的乳房,我体内的细胞好像爆炸一样,我身体已经完全的融化了,他开始吸着我已经高耸的乳房,强烈的感觉一直冲向我的脑海,当他轻咬着我的乳头时,我完全的投降了!我已无法停止一切的行为。阴道里很痒,愈来愈想要了。

    男模特儿终於进攻到我的阴唇,他一直舔着我的阴唇与高耸的乳房,粉红色的乳头已经硬了,我的淫水也已经泛滥,阴道里已湿得不能再湿了。摄影师一直在按快门,我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麽事了,可是我没有力量避免。

    接下来我的双脚被男主角分开,他用手抚摸着我的阴唇,且将手指伸进我的阴道,一直来回抽送着,等他确定我已经湿透了,就要干我了。他一边赞美我阴户的形状和颜色,并把他的龟头在我的阴唇上磨擦着。

    摄影师跟男主角说:「在洞口外面作动作让我拍就好了。」

    男主角刚开始还很规矩,过了不久他却把龟头推进阴道,但阴茎还在外面。男主角的阴茎很粗大,我阴道好像有涨痛的感觉,但却令我相当的亢奋,我一直闭着眼睛,享受着阴道被硬物扩充的快感,但我内心一直等待有人来制止。

    可是那个男主角并不想停止,继续挺进。

    「啊……不要……不要…不要…干我…啊……啊……」我哀叫起来,摄影师抓住机会,继续捕捉他的镜头,眼看着我即将被这男人给干了

    男主角吻着我粉红色坚硬的乳尖,又把我的双腿放在他肩上,使我双腿大张,然後压下身体,他那肉棒很巨型,龟头已经把我的小穴撑得老大,我的小穴里已经淫水涟涟,肉棒顺利地插进三分之二,已经直插到花心上。弄得我身体一抖一抖的。

    我的阴道一直被男主角的阳具扩充着,我感到有点涨痛,但又有点爽,我已忍不住地叫出一些声音,我已经分不出是痛楚还是快感。由於阴道很早就湿透了,所以男模特儿的阴茎很顺利的就滑进了我阴道,我的阴道已经被阳具充满,这极度强烈的快感,是我期待许久的。

    他的抽送技术很好,像似受过训练一样。起初是拔出一两寸又插进去,後来拔出越来多,最後每向外一抽,必将阴茎抽拔到阴户洞口,然後沉身向内一插,又整条撞入阴户的深处。

    很快的我已经开始浪叫起来:「啊啊…啊…啊……鸡巴好大…好深喔…插得我很爽……啊啊……快用力插我……啊……啊啊……用力插我……啊……」

    男模特儿笑说:「是你说的,小荡妇,别後悔。」说完又把腰用力往下压,这一次整支肉棒插进我的肉洞里。

    我不断地浪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用力…啊……插我……啊……」我不断地浪叫起来,呻吟着。

    淫水像温泉一样从一个看不见的所在向外涌流,流得俩人的下体和铺在我臀下的地毯都湿透了。

    男模特儿干得更起劲了,他要我改变性交的姿势,趴着让他插进阴道,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粗大的阴茎在阴户里快速地进进出出,搅动着淫水,发出「扑滋」「扑滋」的声响。

    我不断地浪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