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孽海花
  • 发布时间:2018-01-17 12:3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发言人:梅尔

    孽海花(一)

    周平从小学至初中一直是个优秀的学生,所以被提名报考高中的四百人中,以他过去的优越成绩而言,他准可以高踞前五位。

    他不但在校的学业成绩很好,对於运动方面也颇有一手,所以对於一个年龄仅十六岁的小男孩而言,他已有一付早熟的健壮体格。

    「小平啊,你在校的成绩好,让妈的脸上很有光采,以後如果有机会到学校里去出席家长代表会的话,那时候妈可要大摇大摆……」

    母亲李香萍,在他的高中入学发表结束以前,就已料定他必能考取的。

    父亲周友善、姐姐周茜茹也对他的入学考试抱有同样的看法。

    「妈,小平一定会名列前茅,决无疑问的。」姐姐茜茹对周平的信心,比母亲香萍较为坚定。

    周友善坐在躺椅上,手上拿着一根香烟很悠闲的吸着。一边听着他们说话,似深表同感,默默点头,露出满意的微笑。

    一家四口,今晚都没外出,均围在电视机前聊着天。但不幸的是,闲话家常的话题却往往集中在周平的身上,这使他相当不悦。

    周平,他似乎是这家庭的中心。所谓「小平」这个小名,你也叫、他也叫,彼此呼来唤去,彷佛一把锯子似的被拉来拉去。

    「你们不要叫我小平好吗?」

    「为什麽?小平是你的名字呀!」

    香萍正高举两条雪白如玉的粉臂在小脑袋後,梳弄着秀发,目视着周友善,妖艳地「格格」笑起来。

    未免太奇怪了……周平心里怀疑着。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团和气的融洽家庭。但周平感觉到彼此之间,却似有一种无形的隔膜存在。这层无形的隔膜,正如一种莫名的压力,时常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其实,这个家并非以周平为家庭中心的,他仅仅是被困於众人的包围之中而己,大家对他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正如形貌上疏而不亲,像处理一个在家疗养的精神病患而已。

    「我今年已经十六岁啦!长得那麽高大,你们即使瞎了眼睛,我也有两个洞啊!」周平藉着家人们呼小名为藉口,发泄他内心受不平等待遇的愤怒,故意大吼一声,说出粗野的话语。

    李香萍听了,而露惊讶的神色。「哗!说得那麽粗野,谁教你的?或许你在外面交上了坏朋友吧?」

    「就算我交上了坏朋友又怎麽样呢?」

    「哎……我是你母亲……」

    「我不会永远是个小孩子,我自己有选择朋友的权利。」周平愤怒交加的吼着。母亲李香萍被这咄咄逼人的气势,吓得目瞪口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全客厅鸦雀无声,一片寂静。

    显然,被周平说些不愉快的话题,大家都漠然不敢开口。

    「你们若不改变对我的称呼,我在这里待久了,总是畸形的。」

    姐姐茜茹穿着一件睡衣窝在沙发里,两腿曲起,夹紧膝头,正襟危坐的道:「可不是吗?朋友的好坏,问题不大,主要是在自己的修养。」

    「姐姐说的话,还算中听。」

    「你是周平,从出生时就……」母亲似很生气的突然喊出声,但说到一平却又停口了,脸上骤现茫然若失的神情。

    周平听得当场愣住了,他转头看着姐姐茜茹,在她的眼中,酝含着两道冰凉的眼神。

    周友善一直哑口无言地吸他的烟,似乎充耳不闻。

    这其中必有蹊跷,那是只瞒住我一个人的周家的秘密吧!周平心里嘀咕着,自此他踏入狭隘的通路了。

    这年,要升高中前的暑假,他仍有投考高中继续升学的意念,但是为家庭间所存在的秘密,使他意志消沉。

    「你整天都愁眉不展的,恐怕心理上有失健康,还是前往医院心理科诊察一回,好解除你的烦恼。」周平的最要好朋友沉正德,建议他去让医生检查。

    「这不是医药所能解决的问题,我在学校里很正常,回家就陷入烦恼中!」

    「放学後,别急着回家,随便到那里兼点职务,也好散散心!」

    「如果有兼职的时间,不如在家多用功念书。」

    周平和沉正德两人从小就是很好的伙伴,长大後仍然在同一所学校念书。

    今天他们两人正放学後,在回家的途中,沉正德感觉出周平在最近的一年中,有很大的心理变化,而最近的表现更为明显。

    沉正德关心的询问他,想探究出问题的根源。

    ※※※※

    到了三个月之後,沉正德去过周平的家几次,观感所及,觉得有若干疑问。

    周平的父亲是一位五十几岁的中年人,虽然有着很高大的体格,但是却没有一般人的精神和活力,满头白发,是不应该像他这种年龄所该有的现象,鬓角发白,脸上已有丝条的皱纹,更显出他的苍老。平日那付悠哉的神情,举止动作都非常的缓慢,倒有点未老先衰。

    母亲李香萍外表看起来,年龄在三十多岁左右,面貌皎好,柳眉杏眼中常带有勾人心魂的眼波,由於生活的很娇养,一身白嫩的肌肤可以弹出水。凹凸玲珑的身段,肥瘦适中,有股成熟妇人的性感韵味。尤其突出在胸前的双峰,与圆翘的臀部,时常在她卖弄风骚、搔首弄姿时一阵的款浪抖,真让街坊邻居的男人们看得眼花撩乱。

    姐姐周茜茹,芳龄十八岁,早已长得亭亭玉立,是个标致的美人儿。或许是得到母亲的遗传吧!虽然是朵初开的美艳小花,却也有着迷人的胴体,生就一张娇滴滴的狐媚脸。

    这些心中的疑点不断在沉正德的脑海中流窜着,使他怀疑不已,难道……

    於是,有一天他便约了周平,放学後在校园里碰面。

    在校园中,小池垂柳的岸边,周平和沉正德并坐在芳草如茵的草坪上。

    沉正德第一句话就说道:「周平,去你家几次後,我就觉得怪怪的,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什麽问题,你尽管问。」

    得到周平的首肯,沉正德就单刀直入的问道:「你有没有发觉,你父亲和母亲在年龄上,想差很多。」

    听到沉正德一提起,周平才若有所悟的说着:「咦!对呀!他们是相差十多岁!」

    「你妈还算疼爱你吧?」

    「嗯!」关於这点,周平是不可昧着良心说话,的确母亲是对他不错。

    「可是你们姐弟俩,为什麽面貌一点都不像呢?」

    沉正德说着,脸上有着疑问重重的表悄,又继续的说道:「周平,你可曾有过你们周家的户籍誊本?」

    周平开始对家里的秘密有着很重的猜疑,他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入学时,由妈妈经手办手续的。」

    「周平!我说句话,你可别生气!你们这个家庭,血缘关系似乎比起一般正常的家庭,来得复杂吧!」

    沉正德的话,像一声晴天突响起的大雷,震憾着周平的内心。周平心中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他也希望不要成真的。为了要证实这件事,两人约好明天跷课,一起去搜索证据。

    第二天,区公所的户籍誊本展开在周平的眼前。

    一瞬之间,周平僵住了,他的身体彷佛被吸进地层中去了,他茫然的脑袋一片空白,浑身颤抖的细读出声。

    父——周友善,母——李香萍,两者都是再婚的。

    周茜茹由其母亲李香萍带来夫家,周平为周友善的前妻所生。

    「啊!家里的妈妈和姐姐,并非骨肉之亲……」周平觉得自己背上的冷汗,已经湿透重衣了。

    「你是周平嘛!从出生时就……」李香萍的话还清晰地缠绕在他耳际。

    「周平,你看清楚点!」陪同他来到区公所的沉正德说着。

    「没有什麽大不了的。」周平满脸痛苦的神情,以自虐的心情把誊本递给了沉正德,让沉正德从头至尾看个仔细。

    「周平,你原来的亲生母亲名字叫黄婉玲。」

    「……」周平闷不吭声。

    「周平!你可不要抱怨谁啊!」

    「我对什麽人都不抱怨。」周平此时激动的,带着哭声回答。

    沉正德知道周平这时的心理感受,但却不知该用什麽话来安慰周平,毕竟这件事对於周平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

    「哎!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我认为你还是原来不知道的好。」

    「……」

    「你回家後,切莫说出半个字,仍如往常一样的过日子,也别告诉任何人,听到叫小平的小名时,你就答应好啦!」

    沉正德再三的叮咛,其实周平回去,也并无追究此事的勇气。

    ※※※※

    时光飞逝,一转眼,周平北高中毕业了。

    并且在几家欢乐几家愁的大学联招放榜时,他很幸运的考上理想的大学,但是周平打算就此辍学。」

    周平不仅要放弃学业,对於过去的十九年间……正确说来,从一岁半至今的亲属关系也将破裂了。

    这对於周平来说,不但是严重的打击,也是他在长期心理的压迫下,必然所须的经过历程,也是最後的结果。

    按照户籍誊本而言……

    李香萍和周茜茹母女开始踏进周家大门,已是十四年前的事了。

    周友善经营木材制品公司的历史不过十二年,那麽李香萍在周友善白手起家的苦难时期,就来支持这个创立维艰的家庭。

    幼小的周平被隐瞒着称呼为「小平」,作为李香萍亲生儿子,而抢以抚育成人。而茜茹呢!自四岁开始,命运便决定她必须严守秘密。

    每当周平看茜茹的脸孔时,便令他想起两人不同血缘的关系,而心里便如小鹿乱撞,双方的视线偶然相触,更使他透不过气来。

    他难道心中怨恨吗?还是对茜茹这如花似玉的姐姐微妙地转移到另一种感情呢?这个问题,周平的思想紊乱极了。

    就这样子,周平常在一家熟悉的咖啡厅的角隅静坐,独自地思考着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烦人家世,他狂吸着香烟,一根接着一根,好让他整个脑袋沉入这五里的浓雾中。

    当他想得神昏目眩的时候,咖啡厅中的热门音乐遮没了他的思维。

    忽然他眼前似开出鲜明的花朵,自己决定把「过去」一击而碎。

    这是刹那间的内心开朗,但长长的往事,像没完没了的大卷底片,老是对他纠缠着,要快刀斩乱麻并不容易。

    於是,周平仍作为周家的一员,千忍百耐地又度过一年多。

    直到他在大学二年级时,就发生问题了。

    这晚的夜色如同平日一般的皎洁,周家的每个人均在自己的房里休息。

    「周平,我可以进来吗?」

    此时已是午夜十二点钟了,周平在卧室里,他坐在书桌前正在看书时,茜茹出人意外地来叫周平的房门。

    「门没锁上,你自己进来吧!」周平不理会她的叫门,回应一声後,眼睛还埋在书本里。

    「哎!那麽用功啊!」顺着娇柔的话声,这个美艳如花的姐姐茜茹已踏门而入,并且转身关上房门,朝向书桌边走来。

    「呀!稀客稀客,里面请坐。」

    周平回转头,看到茜茹此时的穿着不禁令他心神一荡。

    但见茜茹穿上一身系鲜紫色的睡袍走了进来,而如经丝的睡袍是真空的,丰腴白嫩的胴体若隐若现,挺着一对坚翘的雪白乳峰。

    高挺凸翘的乳头,在她走动时一抖一抖的喷出令人窒息的美艳香火。

    苗条玲珑的曲线,婀娜多姿,尤其她下体穿着一条小巧的三角裤,更是他自从懂得男女之间情爱後,从未见过的。

    周平看得出神,腹中正有如一团烈火燃烧着。

    渐渐地,他已消失掉做小弟弟对姐姐的敬畏,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已骤然成长的粗壮,胯下那根特大号阳具,在同学的互相比较中,是如此的天赋异禀。

    此时,见到姐姐茜茹这付迷人的丰腴胴体,是如此充满成熟少女的诱惑,他觉得已和茜茹处於对等地位了。

    「小平!你怎麽这样看着我啊!可别人小鬼大哦。」

    茜茹那张白嫩的俏丽脸蛋,染着浅浅地红晕,使得她原本艳丽性感的脸庞,这时更显得妩媚动人。

    「哎!一股酒气味,哦……你喝酒了!」

    周平从茜茹小嘴一张时,便闻到重重的酒气味,於是他恐吓般地说着:「还说我人小鬼大,你自己呢?女孩子家也偷喝酒?」

    「哈!怎麽?说你热锅里煮皮球是混蛋嘛!你又肚子气!哈!」茜茹满脸醉意,大声的戏笑着周平。说着,她已斜卧在周平的软床上,右手肘撑着身子,手掌轻托着粉腮,一双媚眼斜勾着周平,小嘴边含着无限的春意。

    她似手在引诱着周平做出犯罪的事,左手故意将腰袍撩起,露出两条白皙浑圆修长的粉腿,姿态撩人的浪说着:「小平啊!是一支短蜡烛的话,会流出多少油?」

    听到她这些似挑逗似诱惑的话,周平心中气不过茜茹的嘲笑,况且心中的慾念直升,也被她逗得满脸涨红,怒气愤涨满怀。

    他不顾什麽伦理,道德了,心中的积怒,正如一座久不爆发的火山,在这时已忍耐不住了。

    周平气愤的从椅子上起身,狂奔到床沿。

    「好!我就让你知道,我是一支小蜡烛,还是手电筒。」

    周平对着茜茹狂喊说着,自己就把身上的衣服,裤子迅速的脱光,全身一丝不挂的站在她的面前。

    充满男性活力的健壮体格呈现在茜茹的眼前,不禁使她睁大美目,小嘴微张轻呼出声,粉脸通红,娇羞不已。

    「刚才你还讥笑我是短蜡烛,其实我早已变成大型的手电筒啦!但不知你的小洞穴怎样呢?」

    一瞬之间,茜茹的腰袍和内裤已被周平脱下了,即使她曾半推半就的挣扎,但还是被脱的精光。她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饱满诱人的玉乳高挺着,顶着一粒像熟透葡萄般的乳头。下面是平滑的小腹,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毛茸茸的乌黑阴毛丛生。三块微突的嫩肉,中间一条肉缝,真是美妙无比。

    他连忙伏下身,健壮的身体便压在一个柔软光滑女性的胴体上。这时周平的嘴已凑向茜茹胸前那两个肉球,张开便将鲜红的乳头含住。用力的吸着、含着。这样用舌头在乳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

    一手把另一边的乳房抓住,大力按了下去,在白嫩坚挺肉乳上,便是一阵的揉弄,手指更在她的乳头,揉揉捏捏。

    茜茹慾念激荡地,胴体不安的挪动一下,表示抗拒,可是却引得周平慾火上涨,嘴里含着乳头吸吮得更起劲,按住乳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

    这一按一吸的挑逗,使得茜茹如此风骚、性经验又多的女孩,不免荡浪的难耐。

    「唔……哼……嗯……嗯…嗯……」

    茜茹只觉浑身酸痒难耐,胸前那对乳房,似麻非麻,似痒非痒,一阵全身酸痒,深入骨子里的酥麻,她享受着这滋味,只陶醉的咬紧牙根,鼻息急喘,任周平玩弄自己美丽的胴体乳房。

    「平……语……我……嗯!哼!别……别吸奶……别……唔……姐……姐的妹妹……好痒……痒……哼……」

    茜茹经过他一阵的挑逗後,已紧紧抱着周平轻呼着。

    周平知道她已春悄难抑了。

    於是,他更抢紧摧情的手段,忙将右手滑下,穿过光滑的小腹,毛茸茸的乌黑丛林,向他姐姐迷人的桃源洞口探去。

    只觉她的阴户外有着几根软柔柔的阴毛,两片肥饱的阴唇已硬涨着,中间一条深深的肉缝早已骚水泛滥,摸在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

    突然,周平用手指往肉穴中一插,便在滑嫩的阴户中扣扣挖挖,旋转不停,逗得阴道壁的嫩肉已收缩,痉挛的反应着。

    茜茹心如小鹿乱跳,满面通红,浑身白肉已轻抖着,口中浪叫着:「喔……平……别扣了……嗯……哼……姐……姐姐给你插,妹妹……唔……不…不要挖了……小穴痒……痒……哼……」

    压在柔嫩迷人的胴体上,周平早已意乱悄迷,心神幌荡不已。现在茜茹的浪叫声,使得他更是按捺不住了。

    他连忙跳下床,立在床边,两手抓住茜茹的小腿,将那两条浑圆的粉腿,抬得高高的,早已挺硬直翘的大鸡巴便塞到茜茹的水淫淫的阴户口上。

    他两腿下蹲,屁股往前一挺,大鸡巴用力的往小穴里面狠插。

    「卜滋!」一声的生殖器接触声。

    谁知茜茹这小骚货,虽然私生活放荡,曾与几个男同学插过穴,但是她那个肥嫩可口的小阴户还是如此的窄紧。使得周平那根大肉棒的狠插也仅插进个大如鸡蛋头的龟头。

    「啊……痛呀……平…你……轻点……喔……喔……」

    茜茹的小穴被大阳具一塞,早就痛得全身一震,闭着双眼,皱着秀眉,银牙紧咬轻呼起来:

    「平……喔……你的大鸡巴……太……太……啊……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