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卡桑德拉的幸福生活
  • 发布时间:2018-01-17 03:3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我在泰国做人妖的经历》

    《巫女触手调教》

    (1)

    卡桑德拉走出她那可以俯瞰整个密执安湖的豪宅的电梯,忍不住轻松地叹了口气,整整一天的紧张工作真是太累了。作为全美最着名的律师事物所的合伙人之一,她已经拥有了上亿美元的财富,但她仍然不愿放弃她的事业。今天与一个日本大客户的会议持续了一天,晚餐时间,她让她的助理陪着那些日本人,她自己则要回家放松一下。

    她刚刚想将钥匙插进锁孔,象变魔术似的,门自动开了,一个金发、面色白皙的19岁少年弓身站在门口,欣喜而激动地看着卡桑德拉,他全身赤裸,只穿了一条粉红色的内裤。“主人,真高兴您回来了,我已经想您一天了。”男孩带着谄媚的语气恭恭敬敬地说。虽然已经快46岁了,卡桑德拉依然保养得非常好,身材匀称,曲线毕露,如果不是脸上的些许皱纹,她看上去根本不象上40岁的女人。她今天穿了一套范思哲的羊绒套装,clark牌的黑色高跟皮鞋,pk的黑色长筒袜

    一直消失到大腿根部,长长的金色头发披撒在肩头,漂亮而性感。卡桑德拉跨进门里,把手直接伸进了男孩的内裤里,摸着他的阴茎问:“我要你做的所有事情今天都做完了吗?”她感到小男孩的阴茎在迅速地勃起。“全都做完了。我去过了超市,您要的东西都买好了;星期六的美容师也预约了;还有就是我身上的毛全部剃掉了,希望您能满意。”小男孩小心翼翼地回答,同时充满期待地看着他的女主人,希望得到夸奖。

    卡桑德拉走到三面都是落地大玻璃窗,可以俯视大湖的客厅,一屁股坐在她那超豪华的真皮大沙发上,不耐烦地冲着少年说:“蒂姆,去给我倒杯水,我渴死了。”蒂姆快速而熟练地立刻冲到厨房,为卡桑德拉拿来了她最常喝的苏打水加柠檬。将水递给了他的女主人,他知道以下的工作是什么——每次下班后,他的女主人都需要放松。蒂姆拿着卡桑德拉的羊皮拖鞋,在她脚边跪了下来。“主人,您看上去真疲劳,我能为您放松一下吗?”蒂姆边说边脱下卡桑德拉的皮鞋,并将皮鞋举到鼻子上,深深地吸了口气,卡桑德拉的脚汗味、香水味和皮革味混合着,让蒂姆激动万分。“我的裤袜男孩,你知道怎么伺候你的女主人,对吗?”卡桑德拉靠在沙发垫子上说,同时把穿着高级长筒丝袜的脚伸到蒂姆的脸上,轻轻地踢着、蹭着他的脸和嘴。

    卡桑德拉是蒂姆最崇拜和敬畏的人,对蒂姆来说,从六个月前卡桑德拉将他从纽约的一家酒店领回家开始,卡桑德拉就是他的一切。她是他的神,是他的主宰,他崇拜她所有的东西,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只要卡桑德拉喜欢和高兴。蒂姆知道卡桑德拉喜欢他用舌头为她服务,他知道他的舌头可以让他的女主人放松、舒服和兴奋。虽然只为卡桑德拉服务了6个月,他已经知道他的女主人的性感带和性感点。

    蒂姆把卡桑德拉穿着黑色长筒袜的右脚捧到脸前,为女主人几个月的朝夕服侍,他对女主人的玉腿和玉足已经非常熟悉。闻着他熟悉的女主人的脚汗味,他先用双手抚摩、轻捏着卡桑德拉紧裹着长统丝袜的小腿,他知道这样的开始会很容易让他的女主人尽快放松下来。

    卡桑德拉舒服地呻吟了一下,她已经习惯蒂姆的伺候,对这次的选择,她暗自对自己的眼光和对可能的性奴人选敏锐的洞察力非常骄傲。今天的脚确实比较累,她们值得蒂姆的服侍。

    透过长统丝袜,卡桑德拉能感觉到蒂姆嗅闻她脚味的呼吸,温暖而湿润得让脚的皮肤很舒服。

    卡桑德拉啜了一口柠檬苏打水,想到这个时候她的助理汤米一定正在陪那帮好色的日本人在喝清酒、吃寿司,结束后还要陪他们去卡西诺夜总会,而自己已经回家享受小蒂姆了。

    “可怜的汤米,什么时候要奖赏他一下。”

    卡桑德拉感觉到她的小奴隶的温暖湿润的舌头在扫过她的脚面,象一股轻微的电流经过,她的交感神经立刻觉得麻酥酥的,舒服极了。于是,她直接将穿着黑色长筒袜满是脚汗的右脚伸进了蒂姆的嘴里。蒂姆的舌头舔完脚心后,开始吮吸卡桑德拉的脚趾。“把我的长筒袜脱下来吧,我的裤袜男孩,你知道用什么方法。”蒂姆用牙齿和嘴轻轻脱下卡桑德拉的两只长筒袜,把一只都放在嘴里舔吮,另一只放在鼻子上使劲地闻着、嗅着。“蒂姆,你在用舌头洗我的长筒袜吗?”卡桑德拉用脚抚摩着蒂姆的脸颊,脚上的汗蹭在蒂姆的脸上,湿糊糊的。“您的脚真好闻,我的女主人。”蒂姆开始用舌头洗他女主人的脚。同时,蒂姆的阴茎笔直的树立起来,把粉红色的内裤顶了起来。卡桑德拉用另一只脚玩弄着小男孩的阴茎,“蒂姆,用舌头给你的女主人洗完脚,该洗什么了?”卡桑德拉色迷迷地看着她的裤袜男孩。蒂姆知道,该为他的女主人做最让她激动和喜欢的服务了。最后用舌头舔了舔卡桑德拉的两只脚,蒂姆跪着请求道:“主人,我可以为您舔一舔您的圣地阴部吗?”“ok,我的裤袜男孩,准备一下就开始吧,你知道我那地方喜欢你的舌头。”卡桑德拉色情地张开双腿,架在蒂姆的肩膀上。

    “我的女主人,请允许我先准备一下。”蒂姆迅速地冲劲卫生间漱口,并拿出一条洁白的湿毛巾替女主人将沾满他的唾液的双脚擦干净。

    也许是用舌头为女主人的脚服务时间太长,蒂姆感到有些口渴,“夫人,我感到口渴,您能赏赐我一些喝的吗?”蒂姆跪在卡桑德拉脚边充满期望地请求着。卡桑德拉已经喝了整整两杯苏打柠檬水,口腔湿润极了。她知道她的小性奴想要什么。“跪到这边来,把嘴张开,你的女主人赏赐你一些唾沫好吗?”卡桑德拉命令道。蒂姆激动地赶紧跪过去,张开了嘴。卡桑德拉聚集了浓浓的一大口唾液,慢慢地从上面往下,吐入蒂姆的口中。卡桑德拉的唾液混着她特有的女人香味,吐进了蒂姆的口中,一丝唾液还挂在卡桑德拉的嘴边,连着她的嘴和蒂姆的舌头。“真香,我的女主人,还能再赏赐我一口吗?”

    (2)

    虽然仍然是冬末,芝加哥的夜晚来的还是比较快。在清澈的密执安湖上,有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空气虽然还透着清凉,却很湿润,象温润的玉贴在人的胸口上。湖面上微风吹起,把水草和暮霭的气息都吹进了湖畔卡桑德拉的别墅。

    水晶吊灯照射下的明亮的别墅顶层,温暖如春。小蒂姆正跪在卡桑德拉双腿间的地板上,殷勤地为他的女主人舔吮着他熟悉的圣地。卡桑德拉的阴部已经非常湿润了。她经常暗地里想,为什么她的性欲如此强烈呢,有时候连她自己也感到吃惊。这也许就是她没有找和她年纪差不多情人的原因吧。这个年纪的男人已经远远不能满足自己的性需求了。她需要的是象小蒂姆这样的处男,年轻、精力旺盛而又对她死心塌地。作为一个亿万富婆,她有这样的条件充分地享受生活的每一个美妙时刻。有的时候,甚至只要想到小蒂姆跪在她胯前为她服务的情景,卡桑德拉的下面就会立刻春水荡漾。

    小蒂姆的舌头熟练地在他主人的阴部舔吮着。对这个地方的每个褶皱、角落和气味,蒂姆已经非常熟悉了。有时候他自己都很惊奇,为什么他对卡桑德拉的身体有这种特别的、异乎寻常的崇拜。自从蒂姆在纽约沃道夫大酒店第一次看见卡桑德拉的时候,他就从心底里梦想着能做卡桑德拉的奴仆。他为卡桑德拉提着行李去房间的路上,心中暗自在想,我的全部要是都属于这样的贵夫人该多好啊!

    “不要停,我的小儿子,”,卡桑德拉快乐地呻吟着,同时也打断了蒂姆的思绪,“我喜欢你的舌头,它是你身体中最棒的部分了。我的小奴隶。啊……。”卡桑德拉又微微张开一点双腿,轻轻地把腿架在蒂姆的肩膀和背上。蒂姆知道他主人的高潮就快要来了。他用双唇紧紧包住卡桑德拉的阴蒂,用舌头轻轻地、不停地舔吮着,吮吸着。卡桑德拉的爱液开始汹涌起来,她不由自主地呻吟叫喊着,同时用双腿紧紧夹住蒂姆的头,右手抓住蒂姆的头发,拼命地将蒂姆的头往自己的阴部按去。终于,在一阵夸张的惊呼声中卡桑德拉到达了高潮。卡桑德拉觉得仿佛呼吸都快要停止了,身体象是变成了一根洁白的羽毛,轻飘飘地在空气中游荡。她觉得精疲力竭了,好象一点力气也没有,“但这种感觉真他妈的太好了。”她松开蒂姆的头发,斜躺在沙发上微微闭起了眼睛。“上帝啊,这个小男孩太棒了!”她心里暗暗为自己当初把小蒂姆带回来而感到得意。

    蒂姆抬起沾满卡桑德拉爱液的脸,一边再次伸出舌头将女主人阴部周围的爱水舔吮干净,一边轻轻地用手指摩挲着主人的两只脚底,为主人做高潮后的放松。

    5分钟后,卡桑德拉慢慢地从高潮后的亢奋恢复起来。她睁开朦胧的双眼发现小蒂姆仍然在色迷迷地看着她。看着这双眼睛,卡桑德拉又想起了2年前第一次看到蒂姆时的情景。

    卡桑德拉是在出席美国东部大区律师年会的时候认识了当时在纽约最豪华的大酒店——沃道夫饭店做门童的小蒂姆的。那时的蒂姆是沃道夫酒店飞扬跋扈的女总裁柯雪娜的私奴,无论蒂姆如何表现,柯雪娜对蒂姆总是很严厉。后来蒂姆曾经对卡桑德拉说,是卡桑德拉眼睛里特有的高贵、严厉和温情的混合使他在心灵上对卡桑德拉顶礼膜拜。

    作为全美律师协会的少数几个女性理事,东部大区年会是卡桑德拉每年比较重要的会议,并且按照惯例,她必须代表全美律师协会做1个小时的主题发言。“对这些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们说些什么呢?”卡桑德拉暗自嘀咕。无论怎样,得提前一点到纽约准备一下。

    卡桑德拉比其他与会人员早2个星期到达了纽约,当然是入住最豪华也是她好朋友柯雪娜掌管的沃道夫酒店了。

    “雪娜不知道又换了什么新人,她可是个喜新厌旧的家伙。”在飞机上,想到柯雪娜,卡桑德拉不由自主地微笑了起来,“她和我一样都是性欲特别旺盛的女人,喜欢掌控男人,而且有野心。总之,她是个享受生活的人。我现在也和她差不多了。”这么想着,飞机却已经平稳地降落在了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坐上柯雪娜派来接她的卡迪拉克,卡桑德拉用手机拨通了柯雪娜的办公室电话。

    “雪娜,我已经到了,晚上请我吃什么?”卡桑德拉打趣地问柯雪娜。

    电话那边是柯雪娜清晰的喘息声,“卡丝,我正在电脑上写份文件,等你来了再告诉你晚上的安排。”

    “可是雪娜,写文件有那么累吗?我可是听到什么了呀!呵呵。”卡桑德拉揶揄着柯雪娜,同时感觉自己的下面有些粘潮。

    “哈哈哈,卡丝,你这个性欲旺盛的精明鬼。我可是真的在写文件,只是小蒂姆跪在下面给我放松放松,这样我才不会象日本人那样过劳死呢!”柯雪娜狡猾地辩解着。

    “好吧,你想忙,我到房间洗一下给你打电话。”

    “好的,我等你电话。啊,对了,卡丝,一路上有什么艳遇吗?如果还没有的话,要不要在房间里给你安排一个解解乏?呵呵。”

    “去你的雪娜,本来没有什么想法的,给你这样一说,下面还真有些湿忽忽的呢!你这个女色鬼。”卡桑德拉笑着挂了电话。

    晚上6点10分,卡桑德拉打扮的妩媚妖娆地走进了柯雪娜的办公室,值班秘书已经认识她了,知道是她是老板的闺中密友。卡桑德拉推开厚重的橡木门,走进柯雪娜那装修奢华的办公室。

    一进门,卡桑德拉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淫靡的气息,她不自觉的心中一荡。

    柯雪娜侧身对着正门,手指放在右手副台上的笔记本dell上,身体仰靠着舒适的沙发椅上,眼睛却是半闭着,面色潮红。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小男孩正跪在柯雪娜的两腿中间做着什么,却看不清他的脸。

    “卡丝,你先坐,稍稍等我一下。”柯雪娜也没看就知道是卡桑德拉来了。

    卡桑德拉无奈地坐在一边的大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看起来。

    (3)

    在纽约第33大街莫妮喀贵妇餐厅迷离的灯光下,卡桑德拉和柯雪娜面对面坐在拐角处一张铺着湖绿色台布的四人桌上,窃窃私语。

    “雪娜,我想知道你的那个俱乐部筹建的怎么样了?”

    “他妈的还早呢!那个狗娘养的查理还没把足够的钱给我,看来得找个机会好好收拾收拾他了。”柯雪娜还是改不了说粗话的习惯,这是她从上中学时就开始的毛病,从来也没想改过。

    卡桑德拉吃吃地笑了起来,她就是喜欢柯雪娜这种干脆利落、直来直去的脾气,无论在性生活上还是在其他方面。

    “怎么样,卡丝,有几天没有高潮了吧?”柯雪娜坏笑着问,“我们边吃边让这里的小伙子给你舔一下?”

    “得了吧雪娜,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性欲难填吗?”卡桑德拉有些脸红,事实上柯雪娜猜对了,下午在柯雪娜办公室看到雪娜的小私奴时,卡桑德拉的两腿间已经有些春水荡漾了。

    “呵呵,我的卡丝还是这么容易害羞啊!”柯雪娜揶揄道。“说正经的,你这次来这么早不仅仅是为了准备这次狗屁会吧?”

    “你这个色鬼,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卡桑德拉故意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对了,今天下午见到的那个小蒂姆你是什么时候要的?”卡桑德拉叉开话题。

    “啊,你说蒂姆啊,我也记不清了。酒店里的小男孩都是我随叫随到的,自从杰克这个混蛋走了以后,就没有正式收过谁了。”说到这,柯雪娜显得有些若有所思。

    侍者把生蚝、鳕鱼片和鱼子酱以及卡桑德拉喜欢的杜松子酒送了上来。“珍妮和她那可恶的唱片公司的事情摆平了吗?”卡桑德拉问柯雪娜。“好象没有,她好象不久就要来纽约,看来要靠你了,卡丝。”卡桑德拉沉默了一小会,“雪娜,明天安排我和克莱尔参议院见个面吧,我不想主动给这个老家伙打电话。”“呵呵,没问题。卡丝,你真好,我就是喜欢你,珍妮会感激你的。”“雪娜,这不是感激的问题,珍妮应该明白。别忘了我们的目标。”

    这时,一个拉小提琴的乐手缓缓走近桌前,拉起悠扬的e小调。

    当卡桑德拉和柯雪娜在享受她们的情调晚餐时,洛山矶林肯大街69号19层珍妮的豪宅内却是另一番景象。曾经创过专集发行量600张的流行音乐巨星珍妮-克劳弗刚刚带着一肚子的气回到家里。

    和桑尼唱片公司总裁维克多的谈话很不顺利,下张专集的推出已基本没有什么希望了。维克多已经把钱准备投给已经对他投怀送抱的肉弹娜塔莎身上,至于心高气傲的珍妮,维克多心里说,这个半老徐娘的过气女星,去她妈的。

    开门看到女主人气冲冲的样子,珍妮的爱奴丹尼斯立刻知道应该怎么做能让主人忘记不愉快。

    “夫人,您喝点冰的苏打水吧。”丹尼斯跪着将水晶杯递给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的珍妮。珍妮一口气喝干了,她看着丹尼斯英俊的面庞,忽然感到那熟悉的燥热和冲动。珍妮觉得很奇怪,每次她生气的时候性欲都特别的旺盛。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就是柯雪娜说的天生女王的性格吧。

    丹尼斯慢慢为珍妮脱下深棕色的高跟皮靴,珍妮那紧绷着黑色丝袜的秀腿呈现在丹尼斯面前,每当这个时候,丹尼斯都一阵眩晕,从心底里想为珍妮做任何事情。啪,珍妮用脚打了丹尼斯一个耳光,然后把脚放在了丹尼斯的脸上。

    丹尼斯深深的呼吸着自己熟悉的女主人的气味,那种气味有些酸酸的,混杂着珍妮脚上汗味和身上的香水味,总是让丹尼斯魂牵梦绕。“啪、啪”两声,丹尼斯还没有缓过来,珍妮又用脚不轻不重地打了他两个耳光。

    “主人,看上去您今天的心情不太好,是吗?”丹尼斯谄媚地逢迎道,朝珍妮跪上去,想为他的女主人按摩一下腿和脚。

    珍妮根本不理睬他。她用脚底踏在丹尼斯的脸上,用力地向后踩去,丹尼斯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毯上。珍妮朝丹尼斯又勾了勾手指,丹尼斯只能又朝珍妮跪过去。

    “啪、啪、啪……”珍妮开始放肆地用穿着性感丝袜的脚打起丹尼斯的耳光。

    “打的好,我的主人,”丹尼斯继续逢迎着,他知道这是他的主人发泄的一种方式。

    “晚餐准备的什么,丹尼斯?”稍微调教一下后,珍妮觉得有些饿,这是个不错的兆头,她对自己说,已经好久没有饿的感觉了。

    “主人,我在马克西姆给您定了几样法国菜,我还为您做了几个您喜欢的色拉。”丹尼斯答道,“还有您喜欢的76年的波旁酒。”

    “今天晚上唱片公司还有什么安排吗?”

    “晚餐后公司安排了两个您的歌迷和您见面,时间大约是2个小时。”虽然作为珍妮新更换的经纪人不久,丹尼斯应该说是比较称职的。

    “狗娘养的维克多,还想从我身上榨钱。”珍妮恨恨地骂道。

    “不要生气了主人,您先享受晚餐吧,好吗?”丹尼斯抚慰着说。

    珍妮看了看跪在脚边的丹尼斯,心里感到一丝甜蜜,不管怎么说,丹尼斯是对她死心塌地的。

    “对了,丹尼斯,我在哪里见那两个该死的歌迷?”

    “公司的人说最好在您的俱乐部,主人您看呢?”

    珍妮看着丹尼斯,忽然有了个绝妙的想法。

    “丹尼斯,安排在这里吧。”珍妮平静地吩咐。

    “什么?这里?那些歌迷会知道您的住址,您以后会非常麻烦的!”丹尼斯睁大眼睛,有些吃惊。

    “不会的,你去俱乐部接他们,记住,把这两个家伙眼睛蒙起来。”珍妮说到这里禁不住微笑了起来,看来今天晚上应该是比较有趣的夜晚。是该好好放松放松了。

    “啊,知道了,主人,我明白!”

    丹尼斯就是这么聪明和善解人意,只要点一下他就全明白了,这家伙我没选错,珍妮暗自得意。

    服侍完珍妮晚餐后,丹尼斯又跪在了珍妮面前,渴望地凝视着珍妮。珍妮坐在软皮靠垫上珍妮正在读《今日美国报》,她知道丹尼斯想要什么。“丹尼斯宝贝,你先去把那两个家伙接来,会让你得到你想要东西的。今天晚上我也想好好放松一下呢!”珍妮用手拍了拍丹尼斯的脸蛋。

    大约30分钟后,珍妮那所豪宅的门开了,丹尼斯领着两个长着金色卷毛的孪生兄弟走了进来,他们看上去可能还不到18岁。

    “夫人,他们来了,可以松开他们的蒙眼布吗?”珍妮点了点头,她一点也没想到今天见的歌迷是孪生兄弟,“真他妈太棒了!”珍妮差点喊出来。

    突然见到光明,兄弟俩有些睁不开眼睛。当他们发现他们的偶像正坐在大厅一角的大沙发上笑吟吟地看着他俩时,几天来要见到自己偶像所产生的激动难抑的心一下子到了极点,他们觉得喉咙发干,两条腿发软。珍妮笑了起来,这种景象是她司空见惯的。

    “丹尼斯,把他们领过来。”珍妮仍然坐在沙发上,悠闲地吸着烟。

    “你们叫什么名字,小家伙们。”珍妮并没有给他们让座,也没有让丹尼斯拿吃的和喝的。和这样年龄的歌迷没必要客气,让他们舔舔脚,闻闻屁股就可以使他们对自己崇拜的五体投地。

    “我叫尼克,他是我弟弟,叫汤尼。”其中的一个结结巴巴地介绍,很有些紧张。

    珍妮仔细地看了一会,兄弟俩真是很难辨别。

    “好吧,尼克,你们今天想和我说什么?签名还是照片?”珍妮嘴角咧了咧,露出一丝微笑。

    “我也不知道,伟大的珍妮,我们每天都听您的唱片,…或许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只是想见见您。”尼克嗫嚅着。

    “他撒谎,”在一旁憋红了脸的汤尼激动地说,“他对我说他崇拜您,甚至愿意做您的…您的…”

    “做我的什么,汤尼?你自己呢?”珍妮忍住笑轻轻问道。

    “我们都想做您的奴隶,甚至做您的厕所。”尼克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一旁的丹尼斯也忍不住微笑了起来。珍妮看了看丹尼斯,冷冷地说:“丹尼斯,有什么可笑的吗?”

    丹尼斯吓得立刻跪了下来,“夫人,没有,我只是觉得为您高兴,因为您值得别人这样来崇拜您!”

    “我的大便和尿液都是我身体的东西,不值得你们崇拜吗?”珍妮看着面前的三个人。

    (4)

    纽约沃道夫饭店26层豪华套间里,卡桑德拉正在享受着性的欢娱。来纽约3天了,一直没有好好享受,今天是心思机巧的柯雪娜主动提出给卡丝安排一个性奴,卡桑德拉知道自己无法再由于害羞而拒绝,因为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饥渴了。柯雪娜知道卡桑德拉是个比较挑剔的女人,她也从卡桑德拉的话语中看出卡丝对那个小蒂姆好象还比较喜欢。

    晚饭后她立刻在办公室按铃叫来了蒂姆,她吩咐说,这几天晚上就不要来这里伺候我了,给你安排一个新主人,是个非常漂亮迷人的新主人,你可要好好伺候呀!蒂姆跪下来,用嘴唇亲了亲柯雪娜的鞋面,说主人您吩咐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柯雪娜呵呵一笑,也许你表现好的话,我以后就不再是你的主人了呢,你去吧,记住,要让你的舌头好好工作啊!

    当小蒂姆脱光衣服站在卡桑德拉面前的时候,她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喜悦和感激涌上心头。

    这个17岁的金发男孩的身体已经发育的很好了,但娇嫩的白皙面庞上还是有些苍白,由于有些紧张,身体也在微微地颤抖。

    在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卡桑德拉基本上已经完全让小蒂姆学会了如何伺候她的方法。卡桑德拉拿着盛满自己圣水尿液的高脚杯,递给了蒂姆。

    “孩子,你愿意做我的私奴吗?”卡桑德拉微笑着问蒂姆,“愿意永远只忠于我一个人吗?”

    “愿意,夫人,我愿意一辈子伺候夫人,做您充实的私奴。”蒂姆激动地回答。他知道,自己的感觉是正确的。他只是柯雪娜众多奴隶中平凡的一员,而现在却可以成为这样高贵夫人的私奴,真的是太幸福了。也许这个夫人将会把他从纽约带走,也许以后会和这个夫人住在一起,也许……,蒂姆激动地不敢再想了。

    “恩,那就喝了主人的圣水吧,算是主人给你的洗礼。喝完以后你就是我正式的私奴了。”

    蒂姆端起温热的杯子,那里面是主人的圣水,似乎还散发着栀子花的香味。他慢慢地喝着,仿佛舍不得将这种恩宠一下子消耗完。

    卡桑德拉看着蒂姆,满意地笑了,上帝啊,我太喜欢这个年轻的身体了,她心里暗暗地叫道。

    柯雪娜说的没错,蒂姆的舌头确实非常棒,卡桑德拉有了3次高潮,她的爱液把蒂姆的脸弄的湿润润潮呼呼的,象抹上了防晒油。

    黎明时分,卡桑德拉躺在松软的大床上沉沉地睡着了,蒂姆把脸紧紧地靠在主人的大腿根部,双手抱住卡桑德拉的秀腿,象捧着至爱的珍宝一样也睡着了。

    加州洛杉矶林肯大街珍妮的豪宅。丹尼斯已经把主人将要调教两个孪生兄弟的工具准备完毕,静静地跪在一边,等候着珍妮的吩咐。汤尼和尼克裸着身体也跪在珍妮的脚边。

    珍妮喝完最后一口伏特加,朝丹尼斯点了点头。丹尼斯立刻知道了主人的意思,他跪到主人跟前,轻轻地为主人宽衣。为主人脱下丝袜的时候,他忍不住狠狠地呼吸了一口主人玉足的香味。

    珍妮把两只黑色丝袜分别系在汤尼和尼克的脖子上,打了个结,把刚褪下的内裤递给了丹尼斯,“丹尼斯宝贝,这是你的奖赏。”珍妮微笑着说。

    “可是主人,我可以……?”丹尼斯拿着主人刚才喝酒的酒杯,用渴望的眼神看着珍妮。

    “恩,等会,我的宝贝,会给你的,你今天应该得到一些额外的奖励。你先跪到一边去吧。”

    将近50分钟的骑乘和鞭打,虽然让珍妮有些累,脸上满是红晕和细细的汗珠。汤尼和尼克经历了从未有过的激动和刺激,甚至感觉很象是在梦中,身体上的鞭痕和珍妮的脚打过耳光的脸都在发烧,不由自主在颤抖着的肌肉和阳具也都兴奋到了极点。

    珍妮一屁股坐回到沙发上,轻轻地喘着气。苏打水和伏特加让她感到强烈的尿意。“汤尼和尼克,你们两个想喝我的尿液吗?”

    两个孪生兄弟做梦也没想到能如此近距离地和自己的偶像在一起,更没有想到能喝到自己偶像的圣水。真是太幸运了!

    丹尼斯把两个盛满主人圣水的杯子递给了兄弟俩。然后,用渴望地眼神看着珍妮。

    珍妮朝丹尼斯挥了挥手。丹尼斯跪到珍妮胯间,把嘴紧紧地贴在珍妮的阴部,立刻,珍妮的圣水迅速地涌向了丹尼斯的口中。丹尼斯贪婪地喝着主人圣水,象沙漠中久行的旅人。

    “留下的这些是专门给你的,我的丹尼斯宝贝。”珍妮拍了拍丹尼斯的脸,疼爱地说。

    “你们应该都有些饿了吧?”珍妮看着几个奴隶,不怀好意地笑着说。

    丹尼斯微笑了起来,他立刻从厨房拿来了精致的碟子。珍妮的黄金今天并不是很多,她决定都给那两个孪生兄弟,丹尼斯乖巧地立刻跪上前去,用舌头为主人舔顺干净主人的菊花洞。

    汤尼和尼克贪婪地嗅着珍妮的黄金,片刻工夫就一扫而光,似乎真的是饿了。

    纽约沃道夫酒店。柯雪娜办公室。

    “卡丝,克莱尔参议员的事情我已经安排了,明天下午我们去一趟华盛顿吧。”

    “雪娜,这个老家伙为什么不能到纽约来?哼,看来几个月不见,他还是皮痒了!”卡桑德拉有些生气。

    “呵呵,卡丝,不是那个狗娘养的意思,是我想出去散散心,整天呆在酒店里,太他妈的没劲了。”

    “华盛顿,哎,不是也很乏味吗?”

    “嘻嘻,卡丝亲爱的,我不会让我的卡丝感到乏味的。绝对会让你感到刺激。哈哈哈。”柯雪娜得意地卖着关子。

    “呵呵,雪娜,你这个色情狂。你老实告诉我,你每天要有几次高潮你才快活?”卡桑德拉也坏笑着揶揄柯雪娜。

    “对了,雪娜,珍妮什么时候来纽约?”

    “宝贝,我现在是你的工作秘书了,怎么谢我呀?”柯雪娜抽了口香烟,舒服地往后靠在坐椅上,把一双美腿架在茶几上。“珍妮可能要到这个周末才能过来,她的那个混蛋老板不让她请假。”

    “天啊,珍妮现在在那家唱片公司真的没有什么地位了?我倒是很想看看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老板是个什么人物。”

    对于一个曾经红极一时的歌星珍妮,卡桑德拉和柯雪娜队她太了解了,因此对目前珍妮的处境非常奇怪,也觉得很不可思意。

    “克莱尔参议员这老家伙会有用吗?”柯雪娜有些疑惑地问卡桑德拉。

    “这个人又不是我们最厉害的棋子,呵呵,雪娜,别忘了,我们还有更强大的支持力量呢。”

    卡桑德拉信心十足。“不过对付桑尼唱片公司,克莱尔应该已经足够了吧。”

    “卡丝,我就是担心这老家伙可能不一定完全能搞定。我还想让我们那个黑手党教母宝贝过问一下珍妮的事情。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不能输的,况且我们还要让珍妮和以前一样红啊!”

    “呵呵,黛安现在在哪里?还在拉斯维加斯?”

    “她现在还在拉斯维加斯,她的老窝在那里呀,呵呵。”

    “我可是有将近两个月没和黛安打电话了,她的那个赌场现在怎么样?”

    “非常好。前几天她给我打电话,我告诉她你在我这里呢,让她也来我这里玩。”柯雪娜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卡桑德拉,“可是她说你在这里她就不敢来了。呵呵。”

    “这个没良心的黛安,下次见到她,看我怎么骂她。哼哼。”

    “哈哈哈,卡丝,我就是喜欢你,看你生气的样子都很可爱。”柯雪娜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黛安知道你在这里开会,律师大会,她可不想给你添什么麻烦。”

    “有什么麻烦的,我才不怕。全美律师协会绝对离不开我的!”卡桑德拉自信地说,“不过黛安考虑问题就是非常周到,哎,毕竟是教母啊。”卡桑德拉有些感动。

    “卡丝,你不也是吗?珍妮和我和你们俩比,就很是他妈的大大咧咧了。哈哈哈。”

    柯雪娜说到这里,忽然象想到了什么,“对了,卡丝,我有个绝妙的主意,想听吗?”

    “说吧雪娜,你这个性欲亢奋的家伙。”卡桑德拉笑着说,“什么主意?”

    “卡丝,我们明天先飞拉斯维加斯,给黛安一个惊喜,嘻嘻,我还想偷偷地看看黛安又得到什么好宝贝却不告诉我们,卡丝你知道,这家伙总是这样的。”“呵呵,雪娜,你这个调皮家伙,恩,可以啊,明天就走,还来得及回来参加会议的开幕。”

    卡桑德拉笑着点点头。和雪娜在一起就是开心,总是有新鲜刺激的享受或期待,她心里暗暗地想。

    9月15日早晨,卡桑德拉在沃道夫酒店的豪华套房。

    卡桑德拉做在阳台的藤椅上看早晨的《今日美国》报,蒂姆已经为主人把早餐准备好了。

    “蒂姆,今天我要去内华达,东西都给我收拾好了吗?”卡桑德拉一边看着报纸,头也没抬。

    “全部准备好了,我的主人,衣服为您准备了2天的,够吗?”

    “恩,准备5天的吧,我想去黛安那里放松放松。”

    “好的,主人。”蒂姆回答着,眼泪却流了下来。

    “呵呵,怎么啦,我的小蒂姆?”卡桑德拉发现蒂姆的声音不象以往那样轻松愉快。

    “主人您必须去那么长时间吗?”蒂姆嗫嚅着,“那意味着我将5天看不见主人,不是吗?”

    “哈哈哈,是啊,我的小奴儿,我尽量提早一点回来吧。呵呵,”卡桑德拉看着蒂姆的样子,有些感动。“蒂姆,我把这几天穿的丝袜和内裤都留给你吧,想主人的时候还可以给我打电话呀。”

    “谢谢主人,”蒂姆立刻觉得阳光明媚了起来,他赶紧跪到卡桑德拉面前,磕了个头。

    “恩,我还可以给你更多点主人的东西,我想你会喜欢的。”卡桑德拉赞许地点点头,“蒂姆,去把杯子拿来吧,给你些主人的圣水。”

    蒂姆高兴极了,真是太好了,这几天虽然看不见主人,却能得到主人这么多圣物,有些因祸得福啊。他动作利索地拿来卡桑德拉最喜欢的绣花大瓷杯,跪在卡桑德拉胯间,轻轻地为主人掀开睡裙。主人的圣地在不太浓密的金黄色毛发中显得高贵和淫靡。卡桑德拉将一个晚上存积的圣水倾泻了出来。蒂姆小心翼翼地盖上盖子,又跪上前去,乖巧地用舌头为主人舔吮干净主人的圣地。

    看着蒂姆清秀的脸和乖巧的样子,卡桑德拉心里又是一阵激动,一丝轻微的眩晕很快传遍全身。不行,再过几个小时就要上飞机了,呆会雪娜如果找我,看见我又在用蒂姆的话,她肯定要笑话我没见过好东西,呵呵,要稍微克制一下了。卡桑德拉的肉体和心理有些矛盾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