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年后再次相遇已是沧桑
  • 发布时间:2018-01-17 03:3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某一张光盘记录熟女人妻》

    《熟女向丈夫和情人大胆地展示大腿根部女性生殖器的魅力》

    当辛键再次见到沈思的时候,已经是多年以后的一个黄昏,两个快50岁的人终于见了面。在人群中,沈思还是那么地亭亭玉立,引人注目。辛键本以为这么多年以后,见到沈思应该是心静如湖,但却管不住地心情澎湃,脚步都迈不开去。

    沈思站在街道的一个角落的报亭边,长发披肩,遮覆在肩膀,挂灰褐色的风衣诀然飘飘。沈思慢慢地转过头来,眼光看向辛键的这个方向。她白皙的脸仍然美丽如昔。

    “她看到我了?”辛键心里泛起这个想法。

    沈思尽管看向辛键的这个方向,但只是无意识地张望而已。辛键终于移动了脚步。近了……近了……两人终于打了个照面。沈思的眉毛一扬,眼睛一刹亮了起来。

    “辛键,是你!”

    “是的,是我。沈思,没想到你还认得我。”

    “说什么呢?老同学。”沈思的嘴角泛起了他熟悉的微笑。

    “你怎么在这里?”两个人热乎地握着手,辛键问道:“我听说你出国了。”

    “哦,回来两个月了,你怎么样?”

    “马马乎乎地过日子吧,你去哪里?”

    “没去哪呀?怎么样,要为我接风?”

    “啊,要看你的时间安排了。”

    辛键端详着沈思,她更娇美和妩媚了,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的味道。时间真的能改变人啊!像沈思这样的女人更应该是这样,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只有美丽。

    “好啊,这个周末吧,对了,楚楚还是……”沈思稍微仔细地看了看辛键。

    “哦,对,楚楚和我在一起,我们结婚了。”

    “啊,恭喜啊,我刚才还怕问错了,什么时候啊?”

    “有一两年了吧!”辛键有些机械地回答。

    “什么一两年的,记不住啊?回头我告诉楚楚去。”沈思巧笑着。

    这时候,一辆宾士车悄然地停在他们身边,车窗滑落。一男子带着墨镜坐在里面。

    辛键看到了:“沈思,车。”

    沈思回头看了看:“抱歉啊,辛键,我还有些事情,改天再联系啊,对了,问楚楚好。”

    沈思留下联系电话,与辛键告辞了。看着她小巧精细的小腿跨进轿车,辛键心潮久久不能平静。其实辛键并不是感慨沈思的轿车,他自己在一家外企做部门经理,也有私家车。只是这么多年了,看到沈思还是那么的光彩照人,他不免有些失落与惆怅的感觉。

    ***    ***    ***    ***

    辛键回到家,楚楚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辛键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楚楚今天他碰到沈思了,楚楚正低头夹菜:

    “怎么了,今天心神不宁似的?”

    “没有,对了,我今天碰到一个同学了。”

    “是吗?谁呀?”

    “是沈思。”

    “沈思?”楚楚停下了筷子,擡起头来看着辛键,“她不是在国外吗?”

    “回来了。”辛键夹了口菜。

    “真的,呀,那太好了,我们很久都没见面了。她怎么样?现在?“

    “她怎么样?你是问她工作还是……”

    “我是叫你说说你碰到她的情况。”

    “哦,具体也没聊什么,约她在这个周末吃顿饭,她还托话问好你了。”

    楚楚有些兴奋,聊起了沈思的一些事情,辛键听得进去的不多。脑海里出现的尽是多年以前几个人在校园里相识交往的情节,当然对于沈思,辛键是忘不了的。

    楚楚与辛键和沈思当年是同一所大学的同学,沈思与楚楚是当年系里的并蒂莲。辛键与楚楚的恋爱,沈思自然知道得很清楚,而沈思当年的恋人呢?

    ***    ***    ***    ***

    晚上,夫妇俩躺在床上,楚楚侧过身来,大腿跨在辛键的腰间,摩动着,辛键知道这是他们夫妇之间要做爱的暗示。他低声问楚楚:

    “要来吗?”

    “嗯…”楚楚的小手已经在底下伸进辛键的内裤,摸套着他软绵绵的阳物。

    辛键的反应是很快的,他把楚楚的乳罩褪下,抚摩着她两个坚挺柔软的乳房,让楚楚小巧的乳头在掌心滑动。辛键知道楚楚的兴奋点在哪里,在楚楚的乳头发硬后,他把楚楚的小内裤褪掉,露出她的雪臀,开始抚摩楚楚白嫩浑圆的两瓣臀肉。手指在两瓣臀肉之间又摸了进去,摩挲着楚楚两腿之间私处的毛丛。

    楚楚开始低声喘息起来,她的小手快速地套动丈夫的阳物。尽管他们已经结婚了两年,但对于性事,辛键和楚楚是热衷而乐此不歇的。

    辛键的一只手抚弄楚楚的乳房,另一只手在楚楚的温暖的阴户间抚摩。他撑开楚楚私处的两片阴唇,轻轻地在肉缝间左右爱抚。透明的液体从楚楚的肉洞里流了出来,楚楚的双腿扭动着。她小手里的肉棒坚硬地发烫,她知道丈夫快要忍不住了。她也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液体正在辛键的抚弄下不住地从肉洞里流出来,酥麻痒痒的感觉从私处里扩散到身体里去。她只想辛键快进入她的身体,用发烫的阳具抚平她瘙痒的私处。

    辛键把楚楚放倒在床上,拉开她的双腿,挺着坚硬的阳具,伏低腰部,对准妻子的肉洞口,插了进去。

    楚楚对于和辛键作爱,感觉非常舒畅,因为辛键给予她的不仅是肉体上的畅快,更重要的是还有精神上的结合。辛键的手法与花样很多,每次与辛键作爱都会登上高峰,让她心神俱醉,沉迷不已。

    辛键进入楚楚的肉缝里后,楚楚在底下摇晃着臀部一上一下地迎合着辛键的冲撞。

    辛键是喜欢开着灯作爱的,刚开始的时候,楚楚有些羞涩而不习惯,辛键告诉她,她的身体是如此的美好,他看也看不够,所以要开着灯,楚楚渐渐也习惯了。对于自己的美貌与骄人的身体,楚楚向来是知道而且自信的,当然对于辛键欣赏自己的裸体,楚楚心里还是欣喜的。毕竟是女性,但既然自己的爱人如此,她也顺从了。

    灯光下的楚楚,美丽的脸上泛着晕红,白皙动人的娇躯上两个挺立的乳房上下起伏晃动着。修长白嫩的双腿缠在辛键的腰间,圆臀在底下使劲地向上迎凑。在辛键抽送下,粘白色的液体从楚楚的肉洞间挤流了出来,流向会阴与肛门处,辛键的阳具上湿亮亮的沾满了楚楚的淫液。“噗滋噗滋”的声音响了起来。

    辛键觉得楚楚在作爱的时候是最美丽动人的,她是那么地信赖自己与投入,娇喘吁吁。她白嫩骄人的身子是百弄不厌的。楚楚非常的敏感,她一兴奋,水儿流得挺多的,她肉洞的紧凑与温暖让他觉得爽快无比。

    楚楚睁开双眸,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丈夫在努力地在自己的肉体里冲刺,火烫的阳物在肉洞里时而快速地插进,时而又温柔缓慢地抽弄,自己的肉洞里肉壁相应地缩挤,全身酥痒的感觉让她灵魂像是在空中飘。

    “啊……啊……吻我……键……”楚楚兴奋地叫着。

    辛键低下头,吻向楚楚的小嘴。他感到楚楚的高潮就要来临了,腰部用力,加快了速度。

    “哦……啊……我……”楚楚的叫声娇柔无力,娇躯抽搐似花枝颤动,肉洞里一阵阵地抖动紧缩。

    辛键深深地顶在楚楚的肉洞里一动不动,感受着楚楚的高潮,好一会楚楚才稍稍平静下来,整个人娇软无力地瘫在床上。肉洞里久不久地颤动一下。白嫩的肌肤都有些变粉红了,身子上流出一层细汗。

    辛键等了一会,又抽动起来,楚楚口里哼哼唧唧地胡乱呻吟着,她刚才已经身心不知飘到何处,身子轻荡荡的,那种感觉快乐得让她简直是无法思考。

    辛键的抽动过了一会,让她的思想回到了床上,他阳具的硬度与热度又让她慢慢地兴奋起来。辛键在楚楚同样是火热的肉洞里加快速度,他也要射出自己的热情。楚楚的圆臀又开始摇晃着迎合,她知道丈夫快要射了,配合着往上挺撞。

    “哦……啊……啊……”

    辛键在剧烈的抽动中一阵哆嗦,在楚楚的肉洞中尽情地发射出来。

    两人赤裸地躺在床上,辛键温柔地搽去楚楚的汗水,楚楚抱住辛键,乳房贴在他的身上。在高潮后,两人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键,对了,跟我说说,沈思还是那么漂亮吗?”

    “哦,她没多大变化吧。”

    “是吗?”

    “周末你见了她不就知道了。”

    提到沈思,辛键的心情不觉郁闷起来,他看了楚楚一眼,娇媚的眼神,白皙的身子在高潮后楚楚动人,他不禁想起了沈思,想到沈思当年衣服底下的洁白身子,辛键不觉一下就勃然兴起,他把楚楚翻转过来,翘起她的屁股,从后面插了进去。

    “啊……啊……人家还没有……啊……”楚楚连连娇叫着,她并不知道辛键一下兴起的原因,但在他的抽动下,自然地也起了反应。

    辛键看着楚楚白嫩摇晃的屁股,脑海里却尽是沈思的身影,他有些发狠地抽送着,楚楚向后耸动臀部,嘴里呓呓唔唔地呻吟。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