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欣华奇遇记
  • 发布时间:2018-01-16 20:0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2016-03-28 by

    第七章 孤鸟单飞

    天赐活泼可爱,小时候没什么大的病痛,除了有此肥胖外,身高比一般孩童稍显矮小,正是现代儿童典型的外型,现在已经进入国中了,脸型很像他老爸屠中校(屠上尉已经是宪兵中校营长了),我老公有些怀疑天赐的血渊,瞒着我偷偷的带他去测了血型,结果是AB型,那又怎样?,我是AB型,老公也是AB型,屠中校也是AB型,你能猜到吗!

    他还每天高高兴兴的送天赐上学,接天赐放学,看着我眼里好一个绿帽鸟龟。

    台南甜心当上了一任国中校长,因为校务较忙,他老婆在三年前往生了,现在的老婆是护士邱小姐,他二三个月才能偶然抽暇北上,很小心地与我往来。偶而她也会与他一同北上,一起玩玩3P。

    屠中校与王小姐分手了,是因为他老婆出面将他们拆了,屠为了要准备更上一层楼,不能有把柄被人抓到,就不与王小姐往来了。

    上个月台南王甜心电话中说年资到了,要从校长位置上退休了,而他老婆通过了美国护理师的资格,很快就要一同移民到洛杉机去了,并希望保持连络,我很不舍毕竟相知相惜二三十年了。

    *** *** *** *** *** ***

    老公又昇级了,工作更忙了,应酬也更多了,钞票也进得多了,艳闻也有了,反正他玩他的女人,我找我的男人,晚上睡在同一张床上,偶而打打炮,各人心中有数。

    我老公现在很得意,自诩为五子登科;妻子、儿子、房子,条子,也买了车子,每天开了车子上下班,或出入应酬,春风得意,偶而带着我跟儿子去参加一些同学会等活动。

    六子登科

    那天,我坐他开的车子,经过台北辛亥路,遇到红灯停车,等到红灯转绿灯,别人的车子都动了,只有他仍在原地不动,我提醒他可以开了,发现他倒在驾驶盘上晕到了,赶快找警察,叫 119 救护车,送到急诊室,却已心肌梗塞不治,享年四十九岁。

    王校长北上协助我料理他的後事,我含泪披麻带孝眼看,才在前没多久还意气风发地笑说他五子登科,今日见他装入一具木头盒子被送入火葬炉,转眼变成一堆灰烬,五子登科今日加上一子,第六子……….瓷坛子,寄放金山宝塔。

    没想到我才四十几岁,我就做了一个寡妇。

    *** *** *** *** *** ***

    半夜孤单一人睡在双人大床上,刻骨铭心思念着死鬼老公生前的好处,在在都是刻骨铭心,尤其回忆到那年新婚蜜月的誓言,猷历历在耳,那时候老公才卅来岁,做爱疯狂冲刺起来,连黑人乔都有些逊色,喔! 那时的甜蜜犹是刻骨铭心,怎么一瞬间化成灰烬装在瓷坛中了呢。出来! 出来! 我要你出来,我要你回来,我要你回来,………………..。

    我对着房中老公的遗像,立下了誓愿,我要终身不渝,为你守节。

    *** *** *** *** *** ***

    几个月过去了,我不断的告诉自已,警惕自已,我要冰清玉洁,我要…………..

    胯下的那个洞,也不时的提醒我,放松一下自已吧! 这样下去何苦呢,也不断的在告诉自己,人生苦短,我这样守节又为了什么呢! 放松一下自已吧!………

    每天天人交战,我终於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我要去买一只假屌,我既能守节,又能安心享受阴道接受外物磨擦的乐趣,对! 我这个主意棒极了。

    因为我家位在台北的东南侧,为了要躲开熟人的难堪,我特地坐公共汽车到台北市东北区内湖,找一家情趣商店去买。我不太敢进去,前前後後去了三天,在门口傍徨,终於趁店中没有客人时,鼓起了勇气,走了进去。店老板笑嘻嘻的迎了上来。

    "小姐! 你终於敢走进来了,我看你在门口己经幌了好几天了",我感到自已脸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我只是想看看,唔………………………."

    "欢迎欢迎随便看,男用的、女用的我们都有,种类很多,请随便看" 老板笑着说。

    这时,正好外面又进来一个女的,老板就又笑迎着她,他说:"阿唷,张小姐您好,今天想要买什么?" 是个老客户,我乘机躲到角落,低头假装看货。

    那个张小姐小声地跟老板讲了几句话,老板很快地塞给她一件物件,她付了款就出门了。

    老板又走向我,轻声地问我 "小姐,看到什么想要以吗?我这里东西都是新型的呵," 我指了指陈列的一大堆假鸡巴,脸红得说不出话来。

    老板轻描淡写的 "握!"了一声,我脸红得低下头去,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老板接着说:"我这里有很多不同的款式,有人工的,也有电动的,材质有软塑胶的也有硬橡皮的,最近我们还进口了一款英国货的,有震动的,也有最新十二段滚珠的。有大有中有小的,还有特大号洋人用的呵"。

    我羞得答不上话来,我红着脸嗫嚅说:"什么都可以"

    老板轻轻一笑,靠近我的耳朵轻轻地说:"小姐,这可是要配合各人的生理构造,粗细深浅各不同呀,买错了是不能退换的"。

    我有些放开了,"能不能试用?"我说。

    老板哈哈一笑,说:" 这东西沾了别人的水,我还能再卖吗?"

    "那我怎么办 ?"我说

    "自已先估量一下自己尺寸,再选人工还是电动,再选硬软,这东西开了「包」可就不能退了"

    他故意把那个开包的包字加重发音,吃了一下我的豆腐,这样却也化开的我的矜持,我就和他讨论一下功能,买下了一支电动,橡胶,滚珠的进口产品,又买了些电池、润滑油类产品,还要了一张名片和电话。

    偷偷地带回家中,藏在床头柜下层抽屉,准备择一个好日子试用。

    *** *** *** *** *** ***

    当天晚上心情就按捺不住,天没太黑就想试用一下,一直等到儿子在隔壁房中睡着了,才兴奋地洗净了澡,也用酒精将它消了毒,脱衣睡在床上,底下就搔痒不已,接上电池,试按了一下开关,它就嗡嗡作声,摇头摆尾起来,关了电,坐在床上,张开了大腿,屄口因为禁慾已久,早就湿湿地一吸一吮的等候外物入主,轻车熟路将它塞了进去,它将摇头摆尾自已就进去了,呵! 它进到底了一顶一顶的很有感觉,我押下了震动开关,喔! 要死啦! 它拼命的磨擦我的子宫口。美妙啊。

    接连下去二个星期,我每天与它做爱,我每天都要将它插在洞里磨动几次才能入眠,甚至我还将它留在屄中入睡,但它每次自行掉出外面。

    有一天我醒了,它自己停了,掉在床上,我把它关了,瘫然躺在床上,它虽己停了,穴道里仍是热热的,这东西不会喷,我多么想念乔那支会喷,也会一跳一跳地抽动的大屌,我又想念屠中校那支会喷出好黏好黏精液的活鸡巴,现在插在我屄中的这支假屌,只会解决我生理上的痒,却不能克服我心理的痒。

    我要! 我要! 我要那真的会一跳一跳喷出那热热黏黏的精夜液个的大鸡巴! 我要吸他个够。

    *** *** *** *** *** ***

    我开始上个网去找另外一个春夫。

    待续

    2016-03-28 by

    第二章 大卫和我

    自从我发现大卫和白莲安的爱情史後,每天傍晚我都会展开我的听觉神经,守在四楼已经能够分办白莲安的脚步声,和大卫的开门锁的声音,每次都能算准他们俩开始作爱的时间,再去偷窥好戏上场,他们俩的花样众多,有时她被带上眼罩、口罩大字形撗绑在床上,两脚悬空左右伸开在床沿,屁股半跃空在床沿上,大卫用一支好像猪鬃做了毛笔,轻轻玩弄她的屄穴和肉苞,她看起来痒得不可开交,拚命要躲避大卫的抓和刮,但两脚又被绑住了,无路可逃,急得浑身大汗,在室外偷窥的我,也跟着急出浑身汗,甚至有一次大卫用胶带贴住了她的口鼻,害得她不能呼吸,在抽插中急得流出眼泪,还好这一次大卫很快就泄射了出来,随即撕下了口鼻上的胶带,她才好深好深的吸了一口气活了回来,可是没多久一会她又和大卫做笫二次了。

    大卫是标准美国青年,棕发蓝眼留了一些胡髭,高大的个子,打篮球的好身材,整天在脸上挂了一个微笑,迷死姑娘不偿命的样子。

    我己经决定了,我要把我的第一次和大卫做,我要等机会!

    但是机会却很轻松的来临了,过了暑假我将十五岁了,而白莲安毕业要回荷兰去了。那天白天,大卫送她上飞机走了,爸妈睡了,我轻手轻脚地走下了三楼,到大卫的房门口,用白莲安掼常的方法轻敲大卫寝室的门, "答答…答答…答…" 大卫诧异的打开了门,看到门口站着是本姑娘,还没等到他开口,我己经推门进了房内,我返身就合上了门。大卫不是傻瓜,他已经懂了本姑娘的来意,他一把抱住了我,随即手就按住了我的胸脯,挤了挤我的左乳,我浑身就软了,随接他就吻了我,我们俩舌头就绕在一起了,(这是我早己做足了功课的成绩)。他笑了笑,伸手到我胯下,其实我那里已经湿了一下午了。他毫不客气的褪下了我的内裤,又褪去了他自已的裤子,把我推倒在床上,跳出一支我梦眛己求的大鸡鸡,昂然地对着我的胯下,作势待发,我急急地摇摇头,对他用手比了比用绳索套在手上的姿势,他满脸诧异,我再用手比了比带上口罩和束脚的样子,他恍然大悟地去掏尼龙绳等用具,他在我口中塞进了一粒好像一粒小柳丁大小的塑胶球,我兴奋地等他把我绑在床上,却有些害怕和紧张,因为最近我查书才知道,女生第一次做爱会有些疼痛,但不知会痛多厉害和多长久久,…….紧张…………紧张……….

    但我己没有退路了,因为我被紧紧地綑绑在大卫的床上…………大卫跪在我两腿之间,用手剥开了我的肉缝,用他那支将近卄公分的大屌对准我那从未经人道的小穴磨擦,我忐忑的期待着,他的龟头轻轻地碰到了我洞口的肉,我浑身哆嗦,屏住了气等待他温柔的进入……………他看到我胯下早己湿得一塌糊涂,他了一笑,突然身体往下一压,整根肉棒波一声尽根而入,我疼得连叫的声音都叫不出来,我保护了十五年的处女膜在一秒钟不到就沦陷了,跟着而来的狂风雨一阵阵袭击而来,我根本连哭都哭不出来,两脚想挣扎却被绳索绑住不能动弹。

    他狂风暴雨冲了一个世纪,才拔出射了我一肚皮的雄精,大概看到我洞口出了很多血,才赶快替我松了绑,卸下了口罩,急急说 "I Relly don’t know that’s your first time" 他话的意思我懂,但却无法从床上爬起来,痛死了!

    他把我抱在胸前,有些慌乱,我忍着痛轻轻地顺着他爱抚,毕竟我在极度的痛楚中也享受到极度做爱美妙的感受。

    我们紧紧互相抱住,互相抚慰,大卫又起性想要,但我实在还是在疼,我在大卫耳边轻轻说道 "Tomorrow!,Tomorrow!,Darling" 吻了一会,听到室外没有人的动静,我就蹑手蹑脚回到了自已房中。

    在甜密却疼痛的情况下,坦然入眠,我没有悔意。

    第二天是一个漫长的白天,每堂上课都得十分冗长,也不知道老师在课堂上讲了些什么,又出了些什么作业,同学小娟向我讲了些话,但也不知她说了些什么。浑浑沌沌熬到了下课回家,经过楼下时看到爸爸,打了个招呼就上楼把自已锁在房内,清洗了一个澡,检查下体己经没有出血了,才放下心来,听到三楼大卫己经回来了,他在公用的浴室开大了水在大声的洗澡,我踩了踩地板唱了几句歌作为回应。大卫听到後,洗澡声就变小了。

    入夜後,大家都陆续就寝了,我穿了件睡衣,披了件外衣,看到四下无人,就又走到大卫门口,正要敲门,门就开了一半,大卫将我拉进了门,立即掩上了门,把我压在门背後,立即抱住了我而且吻了我,我发现他全身裸着,我跟他比了一下身高,他足足比我高出一个半头,跟他站着接吻,其实他是把我从我背部把我提起,我两只脚惦立在脚背上,他是俯下身才能跟我嘴接上嘴,我们互相吮吸着,他用力吮吸着我的口水,我也贪得无厌地也吮吸着他的口水,他拿出绳索将我双手反缚,帮我塞上了口枷,把我推倒在床沿,令我跪在床沿,屁股向外,他站在地上,扶住我屁股两傍,俯身从我身後插入我的小穴,舒美的感觉从下面传来,我感到小穴是那么的充满,每一下的插拔都刺激着我小穴四周的肉蕾,我浑身不由自主的抽搐,鼻中口中不自主的哼哼,但我口中塞着(口枷)塑胶口球,声音不太能出来,我第尝到了与昨夜不相同的快乐。

    大卫加速了抽插的速度,两只手紧捏住我两粒乳奶,有些痛但也有些甜美,我感到大卫的粗屌愈来愈涨,突然涨得有些迟滞,我知道他立即要射了,大卫! 喔大卫! 射进来吧,我要生你的小孩! 喔大卫! 快射吧! 我要!………

    大卫突然拔出了他的大屌,浦! 浦! 浦! 的射了我一屁股。他马上松开了我的口枷,把我反过来,又将他的大龟头塞满了我的口中,我甜美的吸着他残存的雄精。他松板开了我的双手,我们相互拥抱盖上了被单睡了。

    大卫真是年青有体力,天亮前我们又做了二次爱,我爱他。然後我潜回到自己卧房。

    从此我们常常在大卫的卧室做爱,有时大卫也会偷偷地潜到我房中幽会,大卫告诉我綑绑式的做爱叫做SM,不綑绑的叫做Straight,大部份我喜欢前者,因为比较刺激,但有几种的方法我却受不了,譬如有一次大卫把我的口鼻用大胶布贴起来,然後插入做爱冲刺,刚开始十分过瘾,但不到一分钟我就吸不到气,拼命挣扎,大卫不理我,继续认真抽插,我开始手脚乱动挣扎,但大卫仍不理会继续抽插,直到我眼睛翻白,四肢僵直,小便失禁,大卫才赶紧松开我的口鼻胶带吸到空气,我用力的吸气才恢复回来,我讨厌这样的恶作剧,大卫却笑得十分得意。

    还有一次,他用二个晒衣夹子夹住了我的二个奶头,微微的有些疼也有些麻,做完爱就睡着了,半夜醒来感到很麻木,就把夹子拔了下来,不以为意,但几天後发现右奶头发紫发黑,就去请教医护室张姊姊,她一看大惊,叫我快去医院挂外科门诊,经医师检查及治疗,切除了部份坏死组织,虽然保留了右奶头的外型,却没有了感觉,从此我的右乳头失去了触感。大卫对我也为此感到十分歉意,但我们对其它项目的SM仍喜爱不已。

    待续

    2016-03-28 by

    第三章 从来好事多磨

    暑假快要到了,大卫亦快要毕业回到美国去了,我知道这是我们该分开的时候到了,虽然大卫留下了他美国的地址,但我知道这是他推托的藉口,我们俩是不可能重逢的了。

    暑假後我亦将要昇入高中了,事实上我己考进了师专,准备五年後去做小学老师了。

    大卫把我介绍给了乔来姆生,乔是一个美国籍的黑人同学,在成大交换学生学习东方建筑艺术,虽然他是一位黑人,但不是很黑,只是头发有些卷,腮傍有密密却短短的硬须,对人颇有礼貌,讲话也没有黑人腔,据他说他的女性祖先来自非洲衣索比亚,在巴西已经有十一代了,曾有人和白人通婚,所以肤色外型有很多的改变,乔的口音仍带有一些葡萄牙腔。

    我没有要乔搬到大卫住过的房间,我不太希望爸爸或阿姨偶然在窥孔中看到我们做爱,我还将窥孔用口香糖堵住,即使我们现在不会到第一间去做爱。

    我走进了乔的房间,虽然每间房间摆设都一样,每人的寝具还是有些差异,房间的一侧靠着一具3/4木床,它比学生单人床宽了一倍,也特地长了一尺,有一张很大的书桌,和一张牢固的木椅,这些都是为外国学生选买的,为求供人高马大的洋学生考虑的,还有一台床头柜,上面摆了一具LED闹钟和床头灯,房角摆了一只或二只拉箱,那是寄宿学生的私人行李。其它还有一些各不相同的私人物件或运动器材。因为是隔间的关系,室内没有窗户,所以即使白天也是暗暗的,乔在房中装很多灯泡,进了门开了灯,一下变得好亮好亮的,亮得我几乎眼睛都一下睁不开。

    乔的房内比较复杂,有些球类和拉力运动器材和拳击手套等散了一地,乔的肤色较深,但他的床单和枕套却是洁白如新,也许是因为我要进来,特地预先换的。我进入到他的房间後,他就抱房门锁好,把我抱在怀里低头深深的吻我,我踮起了脚闭上了眼晴配合他的爱吻,伸出舌头在他口中旋动,我嗅到他身身有一男性的体味,有些微香也夹杂了一些体臭,可能是某种古龙水吧,我努力地深嗅着,因为从今後我必须要熟悉这种味道了,他伸手进入我的胸部,玩弄着我的乳房,近半年来我发觉我身材起了很大的变化,第一;我长高了约有六七公分,已经有163CM了,第二;乳房也配了36C的胸罩,加上;臀部也变宽变翘了不少,我是一个标准的小女人了。

    乔褪去了我的短裙和内裤,我漂亮深黑的阴毛柔顺地贴伏在我的三角禁地,从上面看下去看到我美丽诱人的肉苞在缝中刚探头露出来。

    乔兴奋地将我抱起来,放我站在床上,抬起我一只右腿,俯身用嘴含住了我的肉苞开始吸将起来,一阵触电似的感觉从胯间传到了脑间,我浑身哆嗦好像要发抖,我紧紧地抱住了乔的头,真的全身抽搐发抖起来,只听到他鼻子唔唔的发声从我的小肚方面发出声来。

    我低头看着乔的鸡鸡,有一些吃惊,只见黑色的阴毛丛中张出一支纯黑纯黑的一支黑鸡鸡,勃起的近乎狰狞,一根黑毛毛的的男性阳具,比大卫的至少长了四五公分,龟头昂起好像一条眼镜蛇昂然吐信,好像会突然向人冲上来咬人一口,我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人类怎么有可能长着这样粗大的东西,急着将它扶住,对准小口进入我的身体。

    乔最终还是把我放倒在床上,我尽量分开了我的双腿,战战竞竞地准备它的进内,心中既有期望也有些害怕,怕上次大卫的一幕再度上演,乔分开了我双腿,把龟头温柔地对准了我的小孔,挺着肚子很慢地插入,我感到它顶开了我的小孔,柔肉向两边撑开,紧紧地含住了龟头,接受它油滑滑的慢慢地挤进来,停了一下,我感到整个龟头都挤了进来,小孔里流出来的水帮了不少忙,滑滑地感觉很不错,棒身渐渐地也伸进来了….,愈来愈深入了……,好像到底了…….。

    乔停止了不动,我感到己经达到深处,但我并没感到特别舒服,我抽搐地夹了一下,乔却一下全部顶了进来,而且再向下压,我感到它整整地顶进了花心,我不由夹紧了双腿,用我的肉洞狠狠地咬了乔的鸡鸡一口,双手把他抱得紧紧地,猛摇我的屁股,乔开始加速的抽插我的肉洞,愈抽愈快…….,愈抽愈快…….,愈抽愈快…….,也是愈插愈深…..也是愈插愈深…..,插入……拔出……,我发狂地反应他的抽插,我猛力的吸和上顶回报他的动作,我们不知疯了多久,突然一股热精在我体肉冲向我的子宫,我瘫痪在床上。我抬起臀部悬空顶住他下压的胯部,我顶得紧紧的不让他下落,他用力抱紧了我,把我重重的压在床上,我们俩紧紧的僵住不动,享受这美妙的瞬间,我们上面深珠深圯地吮吸着彼此,但下面?也紧紧的顶着一动也不动,但愿这一刻变成永恒。

    喔! 美妙的人生啊,我心在飞,慢慢我感到乔在我身内慢慢软化了,滑出了阴道。

    我们拥抱在一起,乔一直在吻我,我已确信我能够应付他的做爱,当夜我们做了三次爱,我爽毙了,乔塞了几片药片给我,说那是事後避孕药,要我明日起分三天吃完。

    我当夜和乔相拥而眠,没有回房去,第二天爸妈也没发现。

    这二三个月来,乔的性能力真没话说,我们不论白天或晚上,只要乔没有课,爸爸和阿姨忙于一楼生意,我都会抽机会到乔的房中幽会,虽然乔不会做SM,但是乔的亲吻、爱抚和肏孔抽插的手段真是一流,每次都能令我欲仙欲死,抱住都不舍得放手,而且乔的大鸡鸡,我抓住不真舍得放手,含住不舍得松口,令我感到做女孩的感觉真好,虽然我最近在学校里的成绩一直在退步,体力亦有些魂不舍舍,走路都感到有些飘飘欲仙。

    尽管我们每次做爱都压低了声音,但日子久了,左右邻房多少有些察觉,每次在上下楼梯时,与其他男性房客相遇,常常故意阻挡或伸手揩油的情形,本姑娘与人为善,都含笑承受,其实感觉都蛮不错的。有一次还碰到三楼一位姓冰的新房客强吻的情形,我还索性将舌头伸到他嘴里,让他吸个够。

    最近乔有些感冒的现象,有一天在跟我亲密的时候,咳嗽有些厉害,第二天就变得有些严重,到学校附放医院去看病,竟然查到肺部有感染,拿了药回来吃了,好几天还在咳,我要他好好休息,请几天假不要去上课,我们抽暇仍在亲密,中午,我从学校中偷偷回来看他,乔正好无聊在房中看书,看到我笑了一笑,放下了书,鸡鸡又硬了,我也忍不住将它掏出来,双手握住肉棒,对着巨大的龟头,用力吸舔,才舔了一二分钟,他突然射了,喷了我一嘴,我吸完了後,乔突然肉棒软了,我抬头一看,看到他面色变青,手恰着口鼻,又俯下了身连声咳嗽不止,看到这么高大魁梧的乔缩成一团,手心中有些痰还掺有不少的血丝,吓得我撩起裙子夺门而出,匆匆下楼赶快学校上课,经过店门口时,爸爸和阿姨要诧异的看着我,连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到了教室坐在後排,才发现内裤还忘在乔的房里。

    屁股和胯下凉凉的,扶着制服短裙,放学慢慢地夹着腿走回家,静静地走上楼,楼梯上正好碰到冰同学下楼,他对我神秘的笑了一笑,塞给我一小包东西,我诧奇不知里面是什么?经过三楼看到乔的房间仍是半开着,也不敢过去望望,直接回到四楼房中,打开手中的小包,原来是我中午的内裤。

    乔搬走了,爸爸告诉我有一位房客得了TB传染病,他领事馆派人把他接去住院退租了,卫生局还派人来整个楼上楼下消了毒,三楼的外国房客全搬走了,二楼也有好几位房客退了租,所以又要重新招租了。今後不再租外国学生了,有国际传染病得不偿失。

    我听了相当失望,我爱洋男人的大鸡巴! 这真是好事多磨。我只有一人在房中伸指头在小穴中找寻我的G点自行安慰自已焦急的心态。

    待续

    2016-03-28 by

    第四章 不是怨家不聚首

    我21岁了,而乔也搬走两星期了,现在我正准备毕业後去见习怎样为人师表了。

    已经二个星期没有爱情的生活,我心中空空荡荡不知日子是怎样过去的,这个月的月经也过去了,身体也清爽了,小穴中又在作怪,啊我在怀念突然不见了的乔,想念他爽朗的大笑,宽广的胸膛,还有他那条可爱的大鸡巴,他那富有弹性的屁股,他那整个压在我身上的魁悟的身体,喔,想到这里忍不住我胯下又问始要湿润了。我要男性的拥抱和爱抚。阿! 我要! 我要! ,我现在就要!。

    走出房间,在楼梯上就看到冰同学就在三楼等人,见到我就一本正经对我说 "吉小姐,有一包东西要交给您" 就一本正经的交给我下楼走了。我拿到手上看了一下,好像是一封信,可是又太厚,约有一寸厚,我就随手折了开来,看见里面还有一个包装,就带回房中开灯折开来看,原来是一叠彩色照片,里面全是我跟乔做爱的画面,各式各样的姿势,有立的,,有坐的,有跪的,有卧的,也有我在吸乔的,也有乔我在吸我的,有我睡在乔下面的,也有我坐在乔上面的,也有我爬在地上的,甚至有我双手丁撑立在地上,乔在我胯当中吸我肉缝的。好像一本性爱姿势大全。

    我看後不禁脸烧了起来,又回想到乔的种种可爱回忆,肉缝中又不禁感到阵阵搔痒。两腿自然的夹得紧紧的。但是立刻想到他是怎么弄到手的,还有其他的吗?想到这里背上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我要赶快找到冰先生弄过清楚。

    到了二楼,看到冰先生正站在他卧室门口好像在等我,我上前正要跟他问话,他神秘的对我笑笑指了一下房门,推门进去了,我急忙跟进去,他关上了门,又塞了一包照片给我,我低头一看见是另一批的照片。

    "你这照片是那里弄来的?"我急着问他,一面在打量着他。

    "买来的!"他淡淡的回答我,我急了,再问 "那里买的?"

    "不告诉你! " 他摇了摇手中的照片。

    这一惊非同小可,如果买到我同学手中或被爸爸和阿姨看到,我还能有脸活吗?这一来我急得小便都要尿出来了。

    他一把抱住我轻轻的抱住我,亲了我一下,在我耳边说 "乔拿给我的,卖不卖看我啦"

    我明白了,难怪乔一直把灯开得大亮,就是为了照相,他又是学建筑艺术的,所以每张照片都照得那样清淅。

    受人挟持,没有选择,我睡倒在冰先生的床上。至少我又有一个性伴侣啦。

    冰先生今年卅二岁,是省政府教育厅的官员,孤身一人在台,派在台南服务,就顺便在成大修公共行政硕士,所以租居在我们客房,平时朋友不多,大部份的时间不是去上班就是去上学,或去图书馆进修,平常在租居的时候,他往往在三楼与外国学生交谈,顺便嫺熟一些洋文,所以和乔走得比较近,所以乔因病退学退租时,乔的房间里的衣物书籍就是由他整理交运的。

    冰先生身材稍矮,也稍为有些微胖,比乔差了一个半头,身上肌肉也不多,鸡巴也不怎么大,插在我下面也只是差强人意,有胜於无而已,为了把柄在他手里我不得不强作欢笑,假扮我很爽,而且嘴巴鼻子故意嗯嗯哼哼,装作十分过瘾,用腿把他夹得紧紧的,还抱住他拚命吻他。同时用眼搜索他可能储存照片的地方。

    他说 "你在找什么?"

    "没有啊,只是看看你怎样生活的,有缺少什么吗"

    他笑笑说 "没缺什么,只是我把底片收在教室里的个人寄物箱里面,你没有密码开不了箱子"。

    恶魔啊真是一个恶魔啊! 我心中咒骂了一声,"你说什么呀" 我强装着笑脸着说。

    他加紧了在我身上冲刺,呼吸有些急促。我想他快要射了,我准备好要迎接他的射精。

    可是,他却调整了呼吸,放慢了冲刺的节奏,又一下一下虽慢却仍努力地抽插着,并没有射精的样子,又过了约十分钟,见他仍然没有要射精的迹象,我有些不耐烦了,故意用阴道去夹他的鸡巴几下,但是他抱紧了我一下,仍耐心地按照原有的节奏,不慌不忙的埋头抽插。弄得我啼笑皆非。

    又十分钟过去下,才见他呼吸急促,上身重重的压着我,鸡巴把我顶的紧紧的,然後一股股热流,喷进我的阴道,才结束了我们第一次的性爱。

    冰有一些敏感而做爱撑不久的毛病,所以每次做爱前廾分钟,必须在鸡巴上涂一种麻醉药剂,再做一二十分钟的前戏就能耐用一个多小时。

    几天後,我把他移到大卫以前住的那一间房,这样我们进出房比较方便,不易为别人发觉。我觉得我是一只倒霉的老鼠,而冰是那只握有把柄的猫。我是一只被猫咬住生殖器的老鼠。不论什么时候,猫咪有空又有需要时,老鼠就要把自己的生殖器乖乖地奉上,供猫咪赏光使用。

    喔! 我必须去买一些事後避孕片备用了。

    我就差不多每隔一天就被猫皇上召见宠幸一次,每次他从照片中抽出一个姿势,他就按照乔的模样模仿,我就得按照他的规定,照码演出。

    这种做法,有时颇有趣味,能引起我感官的刺激,达到高潮,但有些姿势在乔做起来轻而易举,但他学起来邯郸学步,可笑非凡,例如有一个姿势乔面对着书桌站立,我脸朝上,他左手在背面托着我的颈部,右手玩弄我的左乳,(我的右乳没有感觉),鸡巴插在我阴户里,我两只脚绕在乔的臀部,用双手和腰部相对运动,对我做抽插的动作,因为乔人高马大,每次都能让我尽欢满足。但冰较短的身材,臂力亦不够强,会弄得我不上不下,一肚子火。

    我们交往了将近一个学期,二三天到他房中见面一次,但那天合该出事,那天是星期六下午,以前我在楼梯傍在墙上挖的窥孔的堵塞物掉落了,我与冰正在房中做爱,阿姨正在楼梯经过,看到窥孔从房间露出亮光,站在楼梯上往里面一看,看到我正爬在地上,屁股朝上,在接受冰对我阴户的努力冲刺。

    她马上去告诉的我爸爸,爸就拿了钥匙,打开了冰的寝室房门,大声叱责,我和冰二人都吓獃了,爬着不敢动弹,却引来了很多房客在门口观看,我羞死了,赶快站起身来找衣裤来穿,乔则吓得鸡巴垂了下来,傻傻的站着那里有些侈索。

    爸爸气红了脸,对我们大吼一声,高声叫道 "白格野郎" 爸爸气得用起日本话骂人。

    "莫见笑,紧穿衫"一直在重重呼气,好像气得要昏倒。

    阿姨把围观的群众驱走了,就走进房来拿起我的衣物要我赶快穿起来,爸爸上前打了冰二记耳光,冰不敢回嘴,也醒悟了,把衣物赶紧穿上。

    爸爸对阿姨大声叫道 "去叫警察来!"。

    阿姨对爸轻声说 "阿呢过没怕些?" (这样不会丢脸吗?)。

    爸爸想了一下,气冲冲的对冰说 "来! 来楼卡给我讲" (到楼下给我解说!)。

    我就跑回到自己房中,在房中怕羞得一直哭泣,傍晚吃饭也不敢下楼,从与房客们照面。

    星期天我也不敢下楼,阿姨把饭送到我房中吃。

    星期天晚上阿姨来我房里,告诉我冰向爸爸请婚,爸爸见木己成舟,不得不同意收取聘金壹伯万元,要我在八月份师专毕业时,准备结婚做新嫁娘。

    我心中五味杂陈,想要痛哭一番发泄心中的委曲,又想偷偷的大笑一场。

    星期一我低着头,不顾众人的怪异眼光,出门去上学。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学校中不论男女同学,都以怪异的眼光看着我,而且好像在我背後切切私语。我整天都涨红了脸低下了头,躲开别人可怕的眼光,放学後我选了一像小巷,躲开同学的注视。

    毕业後,因为老公筹钟化了些时间,最後在十月份,才在我家後面巷子中搭了一个蓬,请了一些比较亲近一些的亲友和邻居吃喜酒,我就变成了冰太太了。

    结婚後,冰先生就名正言正的变成了我的老公,因为他是一个流亡学生,在台没有亲戚,爸爸就将三楼三间未出租的宿舍,改隔了一间大的新房,我也通过我老公的关系,进入台南永康国小实习执教了,婚後我的俩的薪水都抽出一部份贴补爸妈的家用。

    待续

    2016-03-28 by

    第五章 柳明花暗又一「春」

    我们是在十月十日国庆那天结婚的,第二天我老公请了一星期的婚假,我们到台中日月潭去渡了一个的蜜月假期。我们除了坐船游湖,到餐厅用膳外,大部份的时间都耽在客房内做爱,我们打开了对湖的落地窗,迎着山风在房内疯狂地全裸做爱,…………..我们是有执照的情人,合法做爱,不必像以前一样偷偷摸摸的怕人窥探,怕人抓猴,感觉真好,惟一的缺憾是我老公的那个有些小,这使我常常怀会乔,他那个冲刺力道,和做爱时的胡须扎人的刺激和满口脏话,令我欲仙欲死,在在都不是我老公可以比拟的。喔…………乔…………喔! 我的黑色爱人,和他黑色的大鸡巴。

    蜜月假期完毕後,我们回到了台南,老公每天又回到教育局上班,我则也回到学校学习做我的见习老师,我们俩人每天拖着下班後的疲惫身躯回到家中,只有星期假日才能上班打卡似的做爱,双方有此疲惫,老公已经不再抽取老照片玩一些花样,只是男上女下中规中距的射精缴差,有时感觉味同嚼蜡,亳无新婚不到一年的乐趣。

    有一天做爱後,我终於发难,婉转地问他 "老公,你以前那么地会做爱,那么地会爱我,为什么现在只是耍像在做功课,每次都草草了事,身的出问题了吗?" 他都笑笑不答,翻身很快就打呼睡着了。

    有一次他被我追问急了,他终於一本正经的坐起来背靠在枕头上,笑着问我 "你真的想知道吗?"

    "嗯! "我点点头。

    他名狡滑的笑着:"真的?"

    我点点头,他说:"好! 送屄过来"

    他爬上我身上,一下,他就认真地低头肏了起来:" 好! 我说 " 他又肏了几下,说道:"以前肏的屄是不要化钱的,不肏白不肏,肏坏了肏烂了将来也是别人的,要用劲肏。"

    他又用力的肏了我十几下,接着嬉皮笑脸的说;" 现在肏的屄是我自家的,化钱养的,不可以肏坏掉的,要用来生儿子的 "。

    我气得要命,他却一阵狂风暴雨袭击而来,我高潮骤起,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事後,我一个人静静的想一想,他讲得有些太白,但多少有些理,起初他也这是把我当泄慾的工具,做起爱来,只求自己的畅快,全然不顾他人死活,把我玩得死去活来,幸好他本钱不大,老娘见过大场面,不太在乎,但现在我爸爸半逼迫半恐吓下成了婚,终算承认我是他老婆,是要为他生儿育女的生育机器,老娘今年才廿一岁,真还有些不甘,但还有些认命。

    *** *** *** *** *** ***

    结婚三年了,老公有些不安於现在的工作位置,在活动调到台中或台北。我也实习期满成为正式的课程教师了,执教中年级的语文和电脑。工作胜任,同事相处和睦,只是因为本姑娘年轻美丽,穿着时髦,或者当年艳名四播,风满凤凰城,有几个中年的男性中年同事,,常常有一搭没一搭的借机接近,语言上吃吃豆腐,本姑娘也是亳不相让的顶回去。

    结婚三年了,老公也年近四十了,有些想生个儿子,但老娘经调雨顺,每月大姨妈准时莅临,从不脱期,夫妇俩到医院也做了检查,结果是:

    男生:精液稍稀簿,要减少房事密度,同时吃一些增强精力的药。

    女生:年青时曾多次使用不明避孕药物,子宫着床不易,应长期服用辅助排卵的药物。

    结论:两个人都是有机会生育,但机率较低,要耐心继续慢慢努力。

    我们二人都认真的照医师的建议,减少性生活的频率认真等候着。

    我身体里有个魔鬼不时在耳边悄悄的鼓励我:来吧!,找一个来做吧!,不做痒死了,来吧! 做吧!。

    *** *** *** *** *** ***

    直到有一天暑假,上级办了一个电脑暑修研讨会,在台中举办,我们学校派了二位老师,教务王主任和我,全体学员都住在台中香城大旅馆,那天下课用餐完毕,回房间休息时,一时电梯有些拥挤,我发觉後面有一支硬硬的东西顶在我胯後,回头正要发脾气时,却看到是同校的王主任,我就发作不起来,笑一笑就正身站好,过了几层楼,电梯内人松了不少,我感到顶在我胯间的那支东西却没有移走,而且愈来愈硬,顶得愈来愈紧,我有些紧张,心脏不停地狂跳,我感到脸上潮红,手足有些无措,他在後面轻轻地捉住我的左手胳膊,把我带出了十楼的电梯门,我只是勉强挣扎出一句"我是十二楼",就被他半拉半推的进了他的住房,他笑笑把我捉进了1009室,很快的就关上了门。双手捉住了我的腰部,压在门背後吻了我的嘴,我意乱情迷,听由他的舌吻,而我亦很快的回应了他的舌吻。

    王主任年纪约不到四十岁,山东人是流亡学生到台湾,身材人高马大,约有182公分以上,师大体育系毕业,到我们学校服务已经好几年了,也考取备取初中、国小校长,还兼了南二高的篮球球队教练,每次他带着他的球队到我们学校练习时,看他偶然上场,跑、奔、跳、投往往吸引了一堆女孩子的注目,在球场边为他加油喝采,尤其他短运动裤中间一大沱的鼓包常常引起我的瑕思。

    今天偶然地与他异地相逢,实在是天降下的机会,他双手从我腰部移向胸部,拉开了我36C的胸罩,姿意的抚摸着我的双乳,我拉开了摸我摸抚我右胸的那只手,把他往下移,告诉他我右乳没有感触没有性慾,他诧异了一下,将嘴移到我左胸吸着我的左乳头,他实在是一个吸乳高手,他小口小口的轻吸着我的左乳头,先是用嘬的,害我痒的要死,浑身擅抖,接着他又用口连着我半个涨饱的乳房,大口大口的吸着,又改用牙齿轻轻的细咬乳头,要死的死鬼,他根本手不碰我热热的屄门,一意在我乳房上做文章,哎呀! 痒死了,不得了的痒死了! 我下面也渴求有只手压压我的鼓涨得不行的肉苞和冒水的屄口,但是他就是不碰那里,气死我了,我双腿爽紧,用手去抓他的鸡巴,它也是涨很很大一条,却朝天顶着我的肚脐上方,喔! 好大一条家伙,却不快快的向我进攻,快! 快! 快! 老娘急了!。

    他仍然慢丝调理的吸着我的胸部,一会儿吸得凶,一会儿又轻轻咬住乳头向外拉,一会儿又用舌头卷住半着乳头和乳房轻轻的嘬吻,害得我不知要顾上半身,还是要拉要顾下半身,冤家! 这铁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冤家。

    他一把将我像捉小鸡似的提起,把我像是丢行李似的丢到床上,将我两脚分开,用右手单手食中二指,按住我二片大阴唇,二指左右分张,打开阴唇,露出老娘的肉缝,老娘的肉苞和阴道口暴露出来,俯下身来,对它吹了一口气,一阵热气吹到那里,害老娘不由打了一个哆嗦,他用鄙视的眼神,瞄了一下我的肉缝,批了一下嘴,淡淡的笑了一下,害得我一阵寒意由心口一直沉到胯底。怎样?老娘的东西不合你的胃口吗?。

    我低头看了一下他的家伙,喔! 太可爱了,好几年没看到这么漂亮的东西了,粗粗长长好大的一支,昂然挺立在他胯下,血红血红的一只大龟头,有些狰狞的样子,口头还吐露着些许液体,,已经早就准备好见缝就钻的样子,我低头凑上口去想好好的舔它、吸它、咬它、亲它一顿。刚凑近它时,一阵尿臭夹着葱蒜味道摸鼻而来,我轻轻的对他说;" 我们去洗一下好吗?" ,他红了一下脸,很温柔的点了一下头,我们二人就脱光了身上衣物,进了浴室。

    打开了冷热水龙头,我调好了水温,他直挺挺的站在玻璃淋浴小室内,我蹲下为他仔细的用肥皂仔细清洁鸡巴,同时我由下住上,仔细的抬头端详他的身材,缈小身材的我,身傍的他真是一具山东大汉,一米八几的高度跟蹲在地上的我真是不成比例,真是有些老鹰抓小鸡的样子,他人高马大,胸脯宽阔,对我来讲真是有些凛凛威风,档中昂立着那支东西尺寸虽比不上乔的伟大,但比大卫却还稍粗一些,若不是老娘历练风霜,曾经沧海难为水,还会真怕了你。

    清洗好了鸡巴,我就把它急不及的纳入口中吮吸起来,它本来已经很硬了,才吮吸 了没几下,它就更硬得像铁棍一样。他拉起我,一面亲着我,下面就把我按在浴室墙上要插将起来,我知道时候到了,就推开了他,用沐浴精洗了一下外阴,却保留着内阴道内的滑液,一起上了床,分开双腿,等他进来,这时我有些急了,他上了床爬上了我身上,很温柔地作试探性的插入,老娘要的是痛快的抽插,那里是那种不痛不痒地细打慢磨小姑娘式的进出,我阴户向上猛力一顶,那只鸡巴就挥军直入,几乎一下到底,好痛快啊,自从乔离开我以後,已经好久没有东西这样令我痛快了,我一阵猛顶,他刚开始有些吓到,慢慢就适应了,大抽大插弄得我下面涕水直溢,阴户抽搐不止,两臂紧紧抱住他的腰际兴奋地大叫不止。

    因为自从我十五岁被大卫开苞以来,一直在单薄的木板隔间做爱,养成了不会叫床的习惯,但今天在钢骨水泥隔间的旅馆内,没有了顾忌,不由不大喊,痛快的叫了出来,他也就哼哼的配合,快快慢慢地努力抽插起来,浅浅深深常常一插直到底,痛快的使我用尽浑身体力顶住他的攻击,我们做了将近廿分钟,我感到他鸡巴停了下来,一抽一抽的有热热的精液喷向我子宫口,抽了出来。

    满足了! 数年来闷闷的做爱心情得到舒解了,老公那里没得到的,全在这次的外遇中舒解了。

    我太想借此机会为他生个孩子,但我的大姨妈仍然每月准时报到,完全无效。

    回台南後,老公依然每天忙他的公事,我仍然执教那些毛头孩子,岁月照常一天天的过,但我有了新甜心,常常找机会偷偷在摩铁偷情。

    在学校和王主任的太太相会多次,她是一个瘦瘦高高的女人,病容满面,但精神还不错,伴在王主任身傍却感到有些弱不禁风,看到二人体型差这么远,不禁令人有些替她担忧,晚上办事压上去,她还有命吗?

    有一天,王主任与我约好在新楼医院附近的摩铁幽会 (为了躲开熟人,我们都在离开学校较远的地方见面),我满心欢喜到达时,他己在摩铁里等我了,房中还有一个女人,我愣了一下,他却很自然的介绍了说; "这是邱小姐,是附近医院的护理长,我希望你们能和睦相处,因为邱小姐跟我己经认识很多年了,我勉强的与她握了握了手。他却从床上站起身来,左拥右抱的搂住了我们二人,左右各亲了一下,我们三人就含羞的脱了衣物,进了浴室洗澡,浴室中有一个大浴缸,足够我们三人共浴,後来才知道这是一间所谓的3P浴室,专供3P的客人使用,我替他洗净了鸡巴 (我己经养成了做爱前要先洗净男生鸡巴而不用保险套的习惯,反正希望能怀孕生子,赶吗戴套子),就开始二个饥渴的女人,共同来追逐一支鸡巴的游戏,我不想在这里介绍这3P游戏的过程,也许在住後的文章中,会单独地说到它。

    日子变得有趣多了,可是我爸爸却突然心肌梗塞离开了我们。

    接着办丧事,找墓地,安葬了爸爸,叔父搬进了祖居,搬回家中,阿姨分家求去,因为老公谋到在救国团谋到了较好的职缺,我们搬到了台北,虽然我不舍得与我的甜心分手,但却不得不搬离台南,甜心答应我会常常到台北与我相会。

    待续

    2016-03-28 by

    第六章 春风吹碧池塘「绿」

    叔叔分给我们一些钱,意思这就是我继承祖居的应继份,台南虽然是我的故乡,却没有我的落脚处了,我和老公在台北靠近怀恩隧道口买下了一户十楼公寓顶层,居高临下,蛮舒适的,走没多远有个小公园因为附近有一位大官居住,昼夜都有警察站岗,治安很好,当台南甜心来台北时,我很喜欢携手和他在这里和他散步。(虽然距离不远,但很少有邻居来此走动,可算偷情会面最佳处所),而且就位於我就教国小的上班半途中,就算只我一人,也喜爱独自到此散步。

    老公在救国国上班,每天早出晚归,还常常出差到救国团高山风景点的招待所出差。

    老公常不在身傍,我几乎每天傍晚到小公园散步,时间常了,就结识了二个朋友,一位是一位寡妇王小姐,原居香港,她先生因公出自美返港,搭乘韩航飞机遭苏俄战机击落,故而率二名女儿定居台北,另一位是当地地区便衣宪兵青年军官屠上尉,他是便衣常驻的人员,常常出勤在这个公园。

    屠上尉巳婚,英俊挺拔,173左的身材,虽然经常看到他常穿便衣,但有一次看到他戎装照片,载上军帽,背着枪,那份气概轩昂,实在令我呯然心动。暗恋不已,所以常用语言和身体语言挑逗他。

    有一次跟他谈到我结婚己经六七年了,丈夫也年逾四十了,还不曾生育,他哈哈一笑说;"这个我专门,我跟我老婆新婚夜一次就中奖,十月十日种下去,七月四日我生下我女儿,我出国受训一年,九月一日回国,第二年五月廿五日就生了儿子,百发百中,不中退费哈! 哈!"

    後来,我们真的在金山共游,白天在活动中心发生了肉体的接触,他的肉棍大小普通,冲刺时技术也不高,但射在我子宫口的精液却非常温暖,我们相抱相吮了一个下午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真的! 非常灵验,我回家不到二十天,我月经没来了,偷偷到妇产科去检验,证实了我己经怀孕了!

    这真是一件大事,老公回家时,邀请老公上床做了一次爱,我假装高潮异常,事後躺在他怀里睡到天亮,到下个月才跟他说起这件喜事。他也十分高兴,还偷偷的告诉,我他己经吃了好几个月的维他赐保命男性荷尔蒙。

    我打电话给屠:"屠哥! 你的话真灵,那天在金山回来,我就有了,你会有一个儿子由冰家的人来养了,恭禧你了"

    他听了,在电话里哈哈一笑:"一个够不够,不够的话我们那天再碰个面,再给你加半打要不要?"

    "乱说个屁,你把人家当母狗吗?一次可以生半打以上啊"。

    "好! 小母狗,什么时候再见面叙叙呀?好想你呵"。

    说到这里我下面又有些异样的感觉了。

    这段时期内,台南的甜心每个月都会趁我老公不在时,到台北来相叙,我们会到大安森林公园碰面,然後到附近旅馆亲热,有时邱小姐也上来,我们三人就在台北做3P,也有时我和屠上尉在万隆找旅馆相聚,後来日子久了,我们会和王小姐一起加入3P。但渐渐我日子久了,肚子太大不能做爱,屠就不再找我做爱,专门与王小姐往来,被他老婆抓过正着,後来也停止了往来。

    *** *** *** *** *** ***

    怀孕二个半月、三个月,我恶阻厉害,不但吃不下东西,而且还吐得昏天黑地,我甚至发誓以後再也不要跟老公做爱(包括其他男人),但是怀孕後期,性慾旺盛,几乎晨、午、晚想到的就是这件事,一直缠住老公要,他疲於应付,往住早出晚归,尽量不与我对话,能躲就躲。

    终於我在民国74年生下了儿子,老公很高兴,这时他 工作上也很顺利,工作很忙,上级很器重,应酬也很繁忙,昇任了主任,赚了不少黑钱。还买了十几条十两重的金条,存在银行保险箱中,他四十多岁得子,事业一帆风顺,给儿子起了一个名字天赐,我想想这也真合乎事实,这孩子不是上天所赐是什么?他不出一点力,就有人代做工,生下了这个「天赐」宝贝。

    *** *** *** *** *** ***

    台南甜心来电,下周六有空,如果你的老公有出差,就可乘车北上小叙,我查了一下知道老公那几天要出差到梨山活动中心视察,就高兴的答应了,前一天就安排了小孩托婴给王小姐,早上还去修剪了头发,老公出门时还有些不舒服,我安慰他小小的一些小不适,登山劳动一下应该有助益,他住犹疑了一下,笑笑就坐着来接的公务车我出门去了,猫咪走了,老鼠就活跃了,我将孩子连同奶粉送到王小姐那里托她照顾,回家对镜仔细的化了粧,兴奋地在家等电话,十点半钟电话钤声响了,告诉我火车己经过了板桥,我立即出门,搭公共汽车到大安公园附近的宾馆,和我的甜心会面。

    才到达宾馆不到十分钟,甜心就坐计程车到了,在进宾馆,似乎看到有个人在玻璃门外一幌,我像是我老公的人影,我赶紧追出去看,发觉却走不认识的他人,甜心他笑我做贼怕掱手,自已惊惊吓自己,我说做坏事当然心虚惊惊,什么拢怕怕。

    他说没吃午餐,肚子有些饿,就打电话叫一瓶日本清酒,二个排骨饭加猪脚、卤蛋到房间来吃,我就去放水准备洗身躯,一方面叫他先宽宽衣,把鞋脱了放宽松,开上电视A片频道,营造一些轻松的气氛,同时打开房门探头左右看看有什么闲杂人等。

    他笑我做贼心虚,今天为什么这样紧张,我说今天不知道什么有些怕怕,刚刚在大门口有好像看到我老公的人影一幌,他笑说;"神经过敏,你老公不是到梨山去,早上就走了。

    饭送来了,送饭的是一个很帅的小伙子,看到电视画面,摆碗筷时还微微的对我一笑,好像笑我背着老公偷吃,羞羞脸,我红了一下脸,马上把钱付了,小伙子对我说,用完了碗盘直接放在门口就好,他们会来收,就走了。

    喝了! 也吃饱了,我已经有些想要了,二人就脱光了衣物进了洗澡间,我这么多年长胖了,也长高了许多,差不多有162CM左右,但比他的182CM仍有不少差距,还是差了有一个头,体重还是有差30磅以上。不须出力,他就把我提到沐浴龙头傍,打开热水调好温度,洗将起来。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那条朝思暮想的大鸡巴,擦上沐浴精就大把冲水,双手就搓揉起来,搓得下不由矮下腰来叫道;"喂! 喂! 不耍这样用力好吗?人家等一下要用的! 不要大力搓得好痒,等一会流水出来玩不成呵?懂不懂呀?我哈哈一笑,马上蹲下身去,将开始要将变硬的鸡巴头吸在口中把玩。吸吸吐吐,看着它在手中…………在口中慢慢膨胀,慢慢膨胀,伸展……….变成庞然大物昂然挺立,威风凛凛,他就匆匆将我用大毛巾擦乾,抱上床铺。放平在床上,分开二腿,埋头在我胯中,用嘴吮吸我小肉芭,而且一下把我吸得啧!啧出声。

    我痒得不得了,双脚想并弄夹住他的头,但他二只手紧紧地压住双腿,我毫无动弹的能力,阴户口一直有吸入的冲动,但没有东西在屄口这边,只有将小肚子拚命顶向他的鼻子,用力磨擦。口中喔!喔!喔…………只是哼着,双手抓住他的头发。……….用屁股摇动他的头部。

    他的体型实在大我太多,在他压制之下我全身用不上力,我双手将他俯在我腿间的头部拚命压住,使他无法呼吸,这照每次都有效,他松开了含住我肉苞的嘴,爬上了上方,用力吻我的嘴,他下面却用他又长又粗的东西顶进了我里面。

    上面的嘴没有松开,下面的肉棍开始慢斯调理进进出出我的身体,我已经好几个礼拜没有这样舒服过了,他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来了,老公也常常应付公事的草草敷衍我一下了事,今天老娘要好好地爽一下,我开始展开心情,上面吸吮不放,两手紧紧抱住他的胸膛,下面吸顶迎吮挺腰凸肚,使出老娘全部招数,非要他今日丢盔弃甲不可。做了十几分钟,他整一整精神,用力冲锋起来,不好了! 我下面一阵紧张,子宫颈口一阵抽搐,我高潮来了,我用双手双腿紧紧地抱着他顶住不动,我知道我小肚内一阵阵不停地冒出阴精,我被抽跨了,我瘫了!

    他微微一笑,还认真快快地抽插着,我四肢乱挥,头儿乱摇,口里大叫喔! 喔! 喔!………

    他抽出了鸡巴,用手把住全射在我口内,我贪多无厌地全部一滴不留地全部吃下肚,还抓起他的大龟头吸得一乾二净。

    忽然床头电话铃响,他手长一下就接起了电话,面色凝重,对我说;" 柜台通知你老公来了,快穿衣",好在是夏天,衣服简单,我们穿好了外衣,连内裤都没来得及穿,随手就塞在手提包里,我顺便整了一下床和枕被,,虚开了门,面对面坐在两张不同的沙发上作撩天状。

    没多久听到电梯门开,就有人用钥匙开了门冲进来,我老公在最前面,後面有二个警察,还看见刚才替我们送排骨饭的那个青年人,手拿着一台镁光照相机,闪闪地一直拍照,原来他是徵信社的。

    我压住了慌张的心情,假装平静地站起身来,假心假意的说:"喔! 老公你怎么下班了啊?,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以前在台南国民小学的教务主任王先生,现在是王校长了,今天到台北办事,临时住在这儿,老同事好久没见面,打电话见个面,顺便谢谢他以前对我的照顾"

    王主任站起来要跟我老公握手,我老公气乎乎的不理他,回头叫徵信社的人搜集证据。

    徵信社的人首先到垃圾桶内找卫生纸。没有!

    他又到床上找没有!

    他又到浴室内找没有!

    看到徵信社的人东找西找没找到什么东西,老娘心中暗笑,你要找的东西,全被老娘吃下了肚,你找什么找,我假装委曲对老公说:"你干什么劳师动众,还找了警察来,来捉奸吗 ? 人家王主任好意听说我们生了儿子,到台北顺便望望我们,正好你不在家,我出来替天赐买衣服,顺道见个面,你瞎想什么了倒叫王主任笑话。"

    我知道自已没穿内裤,一直夹紧了腿坐在椅子上,不敢走动。

    最後我们一众人等,还是闹进了派出所,我在出门时上了一下厕所,就将内裤穿好了出门,派出所主管了解了案情,对我们众人说:"冰先生这是你多疑了,人家畅开了门,在房内谈事,你怀疑你自已枕边人出轨,弄成这样有些过份呵,这种情形以我看来,就是弄上法庭也不能成案的。

    他又对王校长说," 孤男寡女的在旅馆共处一室,你是个知识份子,怎么不懂得避嫌呢?虽说坦坦荡荡,但不知道瓜田李下的古训吗?"

    对我说," 有夫之妇,老公不在家,而且有是老师,出外到旅社与别人见面,虽然没有出轨的证据,怎么不怕人言可畏吗?"。

    又对徵信社的人说 "有什么可佐证的照片或生物照吗?拿出来存案。

    徵信社的人摇摇头说 " 没有"

    派出所主管下结论说:"双方都是有地位的公务员,你们坚持要望上送吗,要送的话,请在记录上签字以便我将案上移,否则双方握手言和撤消案件。"

    我们都无趣的走出了派出所,回到家中我抱着天赐,心中暗好笑,但是还跟他不依不休,一哭二闹三上吊,一定要这只绿帽乌龟认错才罢休。

    待续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