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不起,莱菊夫人
  • 发布时间:2018-01-16 13:2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现代杨贵妃》

    《少妇给情人的信》

    我叫阿坑,同伴们都叫我老坑,我是冰龙城一名默默无闻的士兵。不过在昨

    天,我刚被提升成为了城主的近卫兵。今天就走马上任了!

    近卫兵比起普通的小兵来要轻松许多,而且军晌也高了许多。

    我的一些老兄弟们在听到我当了近卫兵后,全都羡慕的要死!不仅仅是因为

    近卫兵军晌高,工作轻松。

    最重要的一点是——当了近卫兵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在城主和城主夫人

    的身后。每天都可以看到我们冰龙城之花——城主夫人莱菊。

    我们的城主大人今年六十三岁,他年轻时曾是帝国有名的大将,征战多年,

    后来因伤退役,便来到了冰龙城当一个小小的城主。他在十二年前来到了冰龙城

    ,当上了城主。

    即使现在的他略有些年迈,但他身上依旧充满着让人不敢拒绝的威严。只要

    被他瞪上一眼,普通人就会感觉到腿软,连站都站不住。

    城主在十年前娶了莱菊夫人。莱菊夫人是我们冰龙城中最漂亮的女人,当年

    的莱菊夫人年仅二十三岁。正值青春貌美丽如花似玉的年龄。她比城主大人足足

    小了三十岁。

    不过我们冰龙城的人也都一至认为,只有象城主大人这样的英雄人士,才能

    配的上莱菊夫人的美丽。

    如今十年时间过去了,城主日渐老迈,而他的妻子莱菊夫人却是美貌依旧。

    十年的岁月几乎没有给她留下任何的痕迹。

    反而是十年的城主夫人的生活,让她增多了雍容华贵的气质。

    我敢肯定,我们冰龙城百分之六十男人打手枪时意淫的对象都是高贵美丽的

    莱菊夫人。

    甚至,曾经莱菊夫人与城主结伴巡查时,有好几名骑兵迷倒在她的风姿之下

    ,结果竟然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而我现在成为了近卫兵后,每天所要做的就是跟随在城主大人和城主夫人的

    身后,当一个小跟班。并且能整天看到美丽的莱菊夫人。

    天知道我的这份工作羡慕死了多少人。

    我谨慎的跟随在城主与莱菊夫人的身后,虽然在冰龙城中应该不会有人来伤

    害城主或是莱菊夫人,但我依旧保持着警惕。

    当然,偶尔我的视线也会落到行走在我前方的莱菊夫人的身上。

    她拥有一头黄金般灿烂的长发,她的头上戴着白色的帽子,帽子上垂下的网

    状面纱挡住了她大半的面孔。

    但依旧挡不住她的魅力。

    她拥有一对蓝宝石一样的眼睛……高挺的鼻子……丰润性感的红唇……

    她的身材凹凸有至,白色的贵妇装将她的身材彻底的展现了出来。还有那盈

    盈一握的小蛮腰。

    或许是我的目光太过于灼热,莱菊夫人转过了头,蓝宝石一般的眸子盯了我

    一眼。

    我顿时低下头来,不敢再看她一眼。她是那样的尊贵完美,而我,仅是被她

    看一眼都感觉自己象只癞蛤蟆。

    回到了城主府后,我马上收好武器,跟着其他老资格的近卫兵兄弟们散开巡

    逻。

    我是个新来的,所以关于近卫军的规矩知道的不多。

    而跟其他兵团一样,新兵总是会被老兵安排很多复杂的工作。比如现在的我

    就被安排独自一人巡逻整个城主府后院。

    其实在这冰龙城中,象我们这样的近卫兵实际上只是个摆设。所以就算是巡

    逻也只是做个样子。

    我当了多年的兵,这点小事倒也能接受。毕竟每个人都是这样从新兵慢慢变

    为老兵的。

    只是,当我一个人开始巡逻后院时,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队长告诉我

    城主府后院中,不能靠近城主大人的房间。但是,后院中有着许许多多的房间,

    哪个才是城主大人的房间?

    我顿时惊出了一头冷汗。当我想回头问队长时,队长他们早就散开巡逻了。

    想了想后,我只好硬着头皮先巡逻一圈,一会儿再去找队长问问。

    不知不觉中,我巡逻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房间边上。本以为这是很普通的一

    个房间,但突然……我听到了衣服被撕掉的声音,隐约中从这房间中传来了莱菊

    夫人的哭泣呜咽声。

    天呐,我好象是,不小心来到了城主大人的房间边上了。我是不是应该马上

    离开?我心中暗暗想着。

    但我的脚步却象扎了根一样,没有移动半步。我的耳朵坚起,倾听着房间中

    传出的声音。

    「请不要直接……将这么粗的……插进来。请先让我的……湿润一下……」

    隐约间,听到莱菊夫人断断续续的泣声,我的心都提到了心口上。

    「啪!」一声耳光的声音。

    然后是有人摔倒在地的声音。

    城主竟然打了莱菊夫人?我站在门口,连呼吸都紧促了起来。但我去没有胆

    子冲进去……虽然我一直在想着,如果城主敢打莱菊夫人的话,我一定要阻止城

    主。但我仅仅只是想想,根本没有胆子做这样的事。

    「呜,好痛……这东西,太大了。」莱菊夫人的呜咽声。

    「分开腿,自己插动这东西……」城主的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呜呜……」莱菊夫人低声呤泣着,然后是她从地上爬起的声音……

    接着莱菊夫人口中又传出了一阵即象哭泣,但又甜腻无比的声音……这种声

    音我小时候在哥哥结婚那天,从哥哥房间边上也听到过,当时嫂子口中就发出过

    这样的声音。

    啪!突然又是一个耳光的声音。莱菊夫人甜腻的呻吟声嘎然而止,她又被打

    的摔倒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莱菊夫人低声哭诉着,然后是她从地上再次爬起

    的声音。

    我忍不住,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我轻手轻脚的来到了房间门口,透过门

    缝朝房间里望去。

    隐约看到莱菊夫人跪趴在城主大人双腿间的场面。莱菊夫的身上那华贵的衣

    裙被撕成破碎,裙下露出了两条洁白修长的大腿。

    在她的腿裸处,似乎还挂着一条白色的小内裤。

    莱菊夫人的头在城主大人的跨间起伏着,她的一只手深埋在自己的裙内,一

    伸一缩的,似乎在套动着什么东西……

    隐约间还可以看到,一些液体顺着她的大腿一路流下,一直滴落在她双腿间

    的地面上,甚至在地面上积起了一小滩的水渍。

    这是……尿吗?好象又不是。

    突然,城主大人抬起腿,一脚将莱菊夫人踹了开来。

    我突然头脑一热,这一刻我竟然失去了理智。我的身体在这一刻完全不受自

    己控制,猛的推开门冲了进去。

    但坐在椅子上的城主冷冷的望了我一眼,我顿时如被冷水浇过一样,整个人

    打了个寒颤。

    地面上,莱菊夫人一手捂着肚子,显然城主刚才一腿踹的很重。她半天都没

    能起来,此时她蓝色的眸子中充满着悲伤,用一种几乎绝望的眼神望着我,她那

    美丽的脸颊上,印着红红的巴掌印。

    「把门关上,然后过来。」城主望着我,冷冷道。对于我破门而入,他竟然

    一点都没有惊讶。他只是冷冷的望了我一眼,就下达了命令。

    我机械式的退了几步,将门关上,然后重新回到城主的面前,低头不敢说一

    句话。

    我在猜测着,城主大人是不是早就发现我在门口……

    「抬起头来,看向你的城主夫人。」城主站了起来,此时我才发现他赤裸着

    下半身,跨下一只老鸟无力的萎缩着。

    刚才,莱菊夫人就是在含着他的这只老鸟吗?

    城主来到了莱菊夫人的身力,拉着她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

    然后伸手拉住她的裙摆,向上拉起。

    「我叫你向这边看过来,我的话你没听懂吗?」城主怒声斥道。

    我望向了莱菊夫人,此时她身上依旧带着一丝高贵,但更多的是楚楚可怜。

    贵妇裙的胸口处被撕开,露出了莱菊夫人那对洁白丰满的乳房……那对白嫩

    的乳房上此时却充满了青紫的指痕,那是城主大人用力捏着她的乳房时留下的。

    那对柔软的乳房之上,各有一粒小巧的乳珠,乳珠边上淡淡的嫩红色乳晕点

    缀着乳珠,随着莱菊夫人的呼吸上下起伏。

    我的跨下的肉棒,可耻的硬了起来。即使城主大人在一边虎视眈眈,依旧无

    法压抑我膨胀的欲望,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莱菊夫人乳房上的指痕……

    我咽了口口水。

    我的视线迫不及待的向下望去,那里,莱菊夫人的裙子正被城主掀起。我要

    看那片地方,那片最诱人的地方。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莱菊夫人跨间茂密的芳草,她的阴阜十分饱满,在小腹

    下端高高隆起。阴毛下两片鲜嫩可口的阴唇粘满了淫水。

    此时,她的两片阴唇夹着一根粗大的铜棍。那铜棍足有杯子那么粗,深深的

    陷在莱菊夫人的阴道之内,一丝丝透明的淫液顺着铜棍流出,打显了莱菊夫人的

    阴唇……

    一股淡淡的骚味弥漫在空气中,我闻到后,顿时感觉到口干舌燥。

    原来莱菊夫人一开始说不要马上插入的东西就是这条大家伙,而我在门缝中

    看到的她在跨下套弄的也是这条铜家伙。好粗的铜棍……

    看着莱菊夫人的阴阜,闻着空气中她阴阜上散发出来的骚味,我的肉棒顿时

    膨胀到发痛的程度,我想我的肉棒上现在应该是青筋根根暴起状态了。

    这是莱菊夫人的奶子,这是高贵的莱菊夫人的小穴……我竟然看到了我心目

    中女神的裸体……

    「该死的!」城主看到我跨下撑的高高的帐蓬后,顿时叫骂了一声,他干瘦

    的手抓住莱菊夫人小穴中的铜棍,向外抽出。

    天呐,这根铜棍,至少有我半只手臂那么长!

    城主抓起这根铜棍,毫不留情的在莱菊夫人的肉穴中捅了起来。

    卟滋卟嗞,粗长的铜棍在莱菊夫人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带起飞溅的水花。

    「不要……好痛……大人,请饶恕我吧……好痛,要被您捅烂了。」莱菊夫

    人哭泣起来。

    谁都能看的出来,城主捅的又狠又有力,而且铜棍质地坚硬,他这模样分明

    是要将莱菊夫人的小穴捅烂。

    每一次的捅入,莱菊夫人的小穴都被痛的狠狠的一阵收缩。

    「呜……不要……不要……好痛……好痛啊……」莱菊夫人拼命的叫着,但

    却又丝毫不敢挣扎,只能任由城主将那根铜棍在她娇嫩的肉穴中狂捅。

    莱菊夫人悲惨的叫声丝毫没有引起城主的同情心,他脸上反而露出了疯狂的

    笑容来,手中的铜棍捅的更快,更狠!

    铜棍每一次的抽出,都带出莱菊夫人肉穴内的嫩肉,捅入去,再将这些嫩肉

    狠狠的撞进莱菊夫人的肉穴,并从她的肉穴中挤出一股淫水。

    「呜……」莱菊夫人终于痛的惨叫了一声,双眼一闭,竟然昏死了过去。

    她的小穴无力的一张一合,任由那坚硬的铜棍在她小穴里横冲直撞。

    城主根本不理会晕迷的莱菊夫人。

    他手中的铜棍依旧狂捅着,最终,莱菊夫人的小穴中已经被捅出了一丝血迹

    ……

    「城主大人,夫人的……出血了。」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叫了一声。

    「该死。」城主大人扔出那根粘满亮晶晶淫水以及丝丝鲜血的铜棍,当的一

    声将那铜棍扔到了一边。

    他抬起腿,朝着莱菊夫人的肉洞狠狠踢了一脚。

    「呜……」晕迷中的莱菊咽呜了一声,被铜棒插的合不拢的肉洞中喷出一股

    淫汁,她整个人颤抖了几下,缩成了一团。

    我已经呼吸急促,跨下肉棒更是已经涨出丝丝液体。

    而城主的跨下,那只老鸟依旧无力的垂着,丝毫没有抬头的模样。

    城主大人愤怒的站了起来,将晕迷的莱菊夫人扔到了一边,大步坐回到椅子

    上。

    「小子,你叫老坑?」城主大人看着我跨下的帐蓬,冷冷道。

    「是,不,不是的。小的叫小坑。」我胆战心惊的回道,生怕眼前的城主一

    个不爽,一脚踩爆我跨下的小阿坑。

    「你是不是很想上莱菊?」城主大人又问道。

    「小的不敢。」我连忙跪倒在地上,冷汗直冒。谁都知道城主大人是军队里

    出来的,真正发起脾气来根本就是蛮不讲理。

    「孬种。」城主大人吐了口唾沫。

    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孬种总比扑街好啊……扑街了的话,想孬都没办法

    孬呢。

    「呸,本以为有几分骨气,没想到是个孬种。」城主呸了一声,然后抬起脚

    来踩向软软倒在地上的莱菊夫人。

    「起来,贱货。」城主用力的踩了她几脚。

    莱菊夫人痛的醒了过来。

    城主将莱菊夫人拉起,将她抱坐在自己怀里,将她的脚分开,让她的腿分开

    跨在椅子的扶手上。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莱菊夫人那芳草之地,那里传来了阵阵芳香。就象

    是魔鬼的诱惑,让人舍不得将眼睛离开。

    然后他用自己软软的鸡巴顶了项菊菊夫人湿成一片的阴阜。

    软软的鸡巴在莱菊夫人的阴道缝边蹭了几下,又滑了开来。

    「妈的。」城主一挥手,将莱菊夫人从怀中抛了开来。

    砰的一声,莱菊夫人被扔到了我的身边。

    我一阵心痛,也只有城主这样的混蛋,才舍得如此暴虐的对待美丽的莱菊夫

    人。

    莱菊夫人整个人倦缩在我的脚边,她的左臂被摔青了一片,眼泪止不住的从

    她眼眶中落下。

    她那楚楚动人的模样,让我心碎。但我的心里,有一种邪恶的欲望却在萌芽

    ,我似乎……想要看到她更加更加痛苦的表情……

    「小子,掏出你的鸟来干她。」城主指着我,吼道。

    我微微一愣。

    「愣着干嘛,我叫你把鸟插到她屄里。」城主站了起来,重新来到莱菊夫人

    的面前。

    莱菊夫人眼中充满了惊恐,她拼命的朝着我打眼角,眼中充满了哀求。我不

    知道她是哀求我干她,还是哀求我不要干她。

    城主蹲到莱菊夫人的身后,从她腰侧伸过手来,分开莱菊夫人受伤的肉洞,

    干瘦的手指在莱菊夫人的肉穴里抠着。

    莱菊夫人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但又勉强露出个笑容。

    「城主大人,莱菊夫人的那里受了伤……」我虽然很想干莱菊夫人,但在她

    受伤的时候,我真的不忍心再伤害她。

    在说完这话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暗暗后悔——老坑啊老坑,你真是个伪君子

    啊,明明是那么想干莱菊夫人,却又装什么君子。

    要知道这样的机会,恐怕一生都只有一次啊。错过了这一次,你一生都不可

    能碰一下莱菊夫人的小手啊。

    「啧,看不出你小子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城主冷笑一声:「既然你不愿

    意干前面这个洞,那么就来干后面这个洞吧。」

    说着,城主的手指下滑至莱菊夫人的臀间,干瘦的双手拉开莱菊夫人丰满的

    殿瓣,露出了微微鼓起的屁眼。

    城主的手指毫不留情的刺入到莱菊夫人的屁眼中,再用两根食指将莱菊夫人

    的肛括肌朝着左右拉开。

    莱菊娇嫩的屁眼被拉成了一个小洞,小小的屁眼一缩一缩的,带动着她屁眼

    里鲜红色的皱肉一起蠕动,格外诱人。

    「不,不要,不要插我屁眼……不要。」莱菊夫人惊恐的叫了起来。

    「闭嘴。」城主冷喝一声,撑着莱菊夫人屁眼的手指抽动了几下,感觉到她

    屁眼干燥,于是他伸手在莱菊夫人的肉穴里抠了几把,用莱菊夫人的淫水抹在她

    屁眼上,将屁眼里里外外都抹上了淫水。

    莱菊夫人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感受着城主的手指一根根的插入到她的直肠。

    一直到最后,城主将莱菊夫人的屁眼扩张成了圆圆的小洞。

    「掏出你的鸟来,操这里。」城主命令道。

    我不敢再拒绝,解开自己的裤子,掏出了我早已经涨成紫色的肉棒。

    「不,不要。太粗了,屁眼会裂掉的。」莱菊夫人看了眼我的肉棒,顿时惊

    恐的叫了起来。

    「吵个屁。」城主抬手给了莱菊夫人一个耳光。然后伸出干瘦的手指狠狠的

    掐住莱菊夫人的奶头,那股狠劲,就象是要将莱菊夫人的奶头掐下来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我虽然心里对莱菊夫人的境遇有着说不出来的怜惜。但看到

    尊贵的莱菊夫人被虐待时,我心里竟然涌上了一股变态的快感。

    那是亵渎尊贵、凌辱圣洁的快感!

    只要一想到以往象女神一样的莱菊夫人马上就要被我插屁眼时,我的肉棒竟

    然涨到发痛。

    「跪好,分开你肮脏的屁眼。」城主踢了莱菊夫人一脚,然后重新回到了自

    己的椅子上,盯着我和莱菊夫人。

    「请至少先让我将他的阴茎舔湿一下吧,否则我的屁眼真的会裂开的。」莱

    菊夫人哭诉道。

    「闭嘴,哪来的那么多要求,还不照我的话快做。」城主怒道。

    莱菊夫人默默的低下头,然后爬了起来,跪到地上。

    「请……请你怜惜……我的后面,是第一次。」莱菊夫人哭着跪好,挺起自

    己丰满的屁股,用手掰开自己的臀瓣,纤长的手指刺入她自己的屁眼,将屁眼朝

    着左右拉开,露出了被淫水湿透的肛门。

    我咽了口口水,来到了莱菊夫人的身后,半跪在她身后,用手扶着自己涨的

    发紫的肉棒,将鸡蛋大的龟头顶住莱菊夫人的屁眼。龟头来传来了莱菊夫人肛括

    肌那柔软的斛感,以及她那纤长手指冰冷的感觉。

    龟头上传来的斛感真实无比,让我知道我现在并不是在做梦。我的心目中的

    女神,现在正象一条母狗一样趴在我的面前,挺着屁股等着我去操她的屁眼。

    一股无法言语的罪恶感从我心中涌出,罪恶,却又挟着无比禁忌的快感。

    「对不起……对不起……莱菊夫人……」我嘴里喃喃念着。

    我感觉自己对不起莱菊夫人,但我又期望着操她的屁眼。这是如此的罪恶,

    又如此的快乐。

    我的腰一挺,滋滋……硕大的龟头挤入到了莱菊夫的的屁眼中。

    「啊……好痛,好痛啊……」莱菊夫人的手指没来的及抽出,就被我的龟头

    连着一起捅进了屁眼中。

    她的肛门口的皱褶被我的龟头挤平,撑成了一圈肉环,紧紧的咬着我的龟头。

    「对不起……长痛不如短痛……请你忍耐……莱菊夫人。」

    我不顾莱菊夫人的惨叫,狠起心用力一挺,整根肉棒全都埋入到她那娇小的

    屁眼之中。

    好痛,我咧了咧牙。我的肉棒除了龟头有点湿润外,肉棒棒身干燥,插入去

    后竟然感觉到脱皮一样的痛楚。

    好在莱菊夫人的屁眼一开始湿润了一下,否则我这一插进去,她和我都得脱

    一层皮。

    「呜,好痛,好痛。」莱菊夫人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冷汗从她额角不断冒出。

    「顶到肚子了……好痛……」莱菊夫人喃喃念道,我的龟头在她平滑的小腹

    上项起了一个明显的突起状。

    好紧,一阵痛楚过后,我又感觉到从鸡巴上传来的那种紧迫感。莱菊夫人的

    肠道紧紧的咬住我的肉棒,直肠收缩之间,就象是在绞着我的肉棒一样。

    那种一收一缩的绞动,差点让我榨的射出精来。

    而一边的城主大人,眼中冒出了精光,他跨下的老鸟,似乎微微涨大了一点。

    我喘了口气,如果继续让莱菊夫人的屁眼这样榨下去的话,不出几秒我就要

    被榨出精来了。

    我伸手抓住莱菊夫人的细蛮腰,开始缓缓抽动肉棒。

    在我缓缓抽动了几下后,我竟然感觉莱菊夫人的肠道内开始湿润起来。

    不会是被我插裂了吧?我有点害怕。但看莱菊夫人的表情,似乎并不象被插

    裂的那种痛苦。

    此时身情性场菜鸟的我并不知道,有一些女人的肠子会分泌一种叫肠液的东

    西,有了这种东西,肛交起来的话倒是省了润滑的工夫。

    莱菊夫人趴在地上,她的手指已经从自己的屁眼中抽出。她用一只手撑着自

    己的身体,另一只手按着小腹上,隔着肚皮轻轻抚摸着我的肉棒。

    「对不起……莱菊夫人。」我抽动着肉棒,内棒将莱菊夫人的肛肉拉出,然

    后随着肉棒的捅入,重新塞回肛门中。我能感觉到莱菊纤手抚摸着我的肉棒,每

    次的抽插,我龟头都能隔着她的直肠和肚皮顶到她的纤手。

    「……」莱菊夫人没有说话,她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良久,她出声道:

    「请不要……再这样跟我说话,这样……只会让我感觉到更羞耻……」

    我顿时不敢再说什么,只是抱紧她的屁股,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捅向她的屁眼,

    我的小腹啪啪的撞在莱菊夫人的屁股上,感受着莱菊夫人那丰满的臀部传来的柔

    弱的弹性。

    同时,我的眼角一直在暗暗打量着城主大人。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我操的

    太投入了,心起怒火,抽刀砍了我。所以我一直紧张。

    「呜……」莱菊夫人突然咽呜了一声,她努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双腿大大

    的分开。

    下一刻,她的尿道口张了开来,淅淅~金色的尿液从她尿道中喷出,笔直的

    溅落到地面上。

    应该是我在肛交时,肉棒不断的压迫着她的膀胱,导致她最终失禁了。

    在我这样的小人物面前失禁,对于莱菊夫人这样高高在上的尊贵的城主夫人

    来说,应该是无比羞耻的事情吧。

    莱菊夫的的脸涨的通红,牙齿咬着下唇,眼泪从她狡美的脸上不断的落下。

    「对不起……对不起。」望着莱菊夫人脸上的泪水,我口中喃喃念着,但我

    跨下的抽动反而越来越快。肉棒如打桩机一样轰炸着莱菊的屁眼。每一次的插入

    都是齐根没入,肉棒龟头总能狠狠的顶在莱菊夫人的肚皮上。

    「呜……屁眼肿了……」莱菊夫人低声泣呤……

    莱菊夫人终于给了我一点回应,这点回应让我顿时如吃了十吨春药一样。我

    顿时感觉我的腰都变的有力起来,我的挺动变的更加有力!

    甚至,这一刻我再也顾不上去看城主大人是什么表情。就算他下一刻要砍了

    我的脑袋,我也要尽情的享受一次!

    这一刻,我要彻底的占有莱菊夫人。

    我的肉棒快速的在莱菊夫人的屁眼里抽动,发出卟滋卟滋的声音。

    这声音听起来有点象放屁的声音。当我快速抽动时,我的肉棒会将一些空气

    带入到莱菊夫人的直肠,在抽出的时候一些空间就会被排出,导致发出了放屁一

    样的声音……这声音,在此时也变成了一种异样的催情剂,让我更加的兴奋起来。

    莱菊夫人红肿的肛门,就象是婴儿的小嘴一样紧紧吸吮着我的肉棒……

    真是好美的感觉,我感觉我正一路奔向天堂!

    「夫人……夫人,我要来了。」我半蹲在莱菊夫人屁股上方,整个人都压在

    了她洁白的玉背上。我的手用力的抓住她的乳房。下体就象狗犬交配一样快速的

    抽插起来。

    莱菊夫人的屁眼已经被我插的红肿……小小的屁眼肿成鼓鼓的形状,但她红

    肿的肛括肌因为肿胀,反而更加紧紧的咬住我的肉棒,反而带来了更强的快感。

    终于,在狂插了近三百下后,我将肉棒狠狠的插入到了莱菊夫人的屁眼深处。

    「全部射进来吧。」莱菊夫人轻声呻吟着。

    卟卟卟。我的肉袋一涨,马眼一开,滚汤的精液全都击打在莱菊夫人的直肠

    深处……

    这一刻,我感觉我终于一脚踏入了天堂,整个世界在我眼里都仿佛变的美好

    起来。我仿佛看到无数的天使在我的身边飞舞……

    我整个人都软软的趴在莱菊夫人的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此时的莱菊夫人也软软的伏在了地上,有她垫在身上,让我感觉就象躺在世

    界上最柔软的床上一样。她的屁股,她的玉背,还有她头发上传来的发香。柔软

    ,芬芳。让我陶醉。

    「哈哈,我硬了,我硬了。」这时,一边的城主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

    我转过头来时,发现城主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的正后方。

    他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我微微挺起的小屁屁。他的眼睛中充满着贪婪和欲望,

    包含着饥渴和冲动,以及一种说不出的莫名的危险的兴奋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我接斛到他的目光时,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感觉。我预感到似

    乎有一件很绝望的事情,将要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明白了,我不是阳萎,我不是!」城主大人哈哈大笑起来,他放声大笑,

    笑的如此豪迈!

    我先是一愣,不明白城主的话是什么意思。

    下一刻,我感觉屁眼一阵疼痛。

    这一刻,我顿悟了……

    我似乎一下子从天堂坠到了地狱。

    神呐,老坑我今天似乎悲剧了…………

    (全剧终)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