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婆的闺密成了我的长期炮友
  • 发布时间:2018-01-16 13:2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玲和我老婆既是好友,和我又是炮友,我和她老公峰也是好友,总之我们两家之间的关系很不平常,两家之间经常有走动,不管是到彼此家里串门,还是聚餐,还是在上岛喝茶、玩「斗地主」……我们之间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其它的不说了,就说说我跟玲的事情吧!各位狼兄要有足够的耐心,别嫌小狼啰嗦。

    孩子没娘,说来话长,说起我跟玲,就要从97年说起了。那年我刚刚上大二,和我现在的太太已经确定了关系,说白了,就是小弟我已经得手了。

    一顿午饭,让我们认识了,也是这顿午饭让我们延续了我下边要说的这十年所发生的一切。

    第一次的见面让我心头一颤,从小接触的女孩都是北方的孩子,当她出现的时候,我才理解了书上说的「江南美女」的概念。

    老婆并没有发现我对玲的好感和爱慕,我也并没有太过火的表现出我的龌龊想法,但说实话,当时真地想把玲纳为吾妾。

    我知道了她是杭州人,家境并不是很好,父母都是做小生意的,下边还有一个弟弟等等;偶尔也会从老婆那里得到一些关于玲的资讯。因为我跟太太的家境相对于玲还算不错,而老婆又是个热心肠的人,所以我们经常会间接地给予玲一些帮助,而老婆并不知道,威胁也同时向她走来。

    就这样,我和玲认识了已经两年多了。转眼到了99年的冬天,那年的冬天很冷,我们快要放寒假了,我还记得那个寒假大家谈论比较多的是来年开学我们就毕业实习了。

    当时整个校园都沈浸在这种分手所带来的痛苦里。就在这个时候,玲遇到了问题,她父亲得了绝症,要马上回去。就在这之前,玲还对我们说,准备春节不回去了,因为经济的问题,也想提前找一份工作来实习,能增长经验,也能增加一些收入减少父母的压力。但是噩耗传来,玲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男朋友,她唯一能倾诉的朋友就是我跟老婆。

    我记得很清楚,从学校坐375路去西直门,再从西直门坐地铁到北京站。玲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一直到了北京站,从地铁口出来,她对我说:「我本来想留在北京的,但现在看可能要有变化了,祝福你跟老婆幸福!」同时她也提出了让我心里很温暖的一个请求,她让我抱紧她,她要在我怀里感受温暖。

    送走了玲,我的心里很冷、很空落,不知道此时自己该做什么?什么也不想说,我站在雪地里……

    毕业一年后我和老婆大人结婚了,已经很久没有见面的玲给我们打电话,告诉我们她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并且以后要回北京来发展,我和太太都很高兴。

    回来后她先找到一家我们所学专业的工作,虽然工作很辛苦,但收入不菲,毕竟我们这个专业在当时很抢手。

    五、老婆的闺中密友成了我的炮友

    我们已经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当年的乡村小妹,经过这么多年的沈淀和经济基础的加强,更有女人的味道了,韵味十足,我敢保证,现在她走在马路上回头率肯定在百分之七十以上。她是那种很耐看的女人,越看越有味道。上天总是会满足一些运气好的人的愿望,你想什么他就来什么,机会出现了看你能否把握了。

    03年的夏天,太太因为工作的原因出差了,有一天我中午陪客户吃饭喝多了酒,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到家里的。迷迷煳煳的我听到有铃声在响,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仔细一看,原来已经在家里了。

    开门后,我打了个招唿便晃晃悠悠的又回到了床上,但我已经有些清醒了。玲进门后便开始打扫卫生,我吐了满地都是,而后又为我熬了醒酒汤。我躺在床上心里七上八下,思想很矛盾,我知道机会来了,但我也有很多的顾虑,我想了很多,我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我果断决定:大丈夫敢想敢干,大不了我把这一切归结到我喝醉了嘛,酒后失德……

    看她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我的胆子更大了,我干脆一跃而起,一把抱住了她,她反抗,但毕竟是女人,而且我又这么坚决。我使劲地抱着她,像当年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当年拥抱过后她离我而去,而今天她要成为我的裆下鬼了。

    我将玲慢慢地抱到了床上,我们激烈地吻着对方,恨不得吃掉对方。我慢慢地褪去她的上衣和裙子,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而且当时只是靠我的胸脯感到玲的乳房轮廓,今天我总算见到了,当时以为南方女孩不是很丰满,但我现在才知道,那不是地域造成的,而是当时我和她都穿着棉袄。

    我用力地吮吸着这天造的工艺品,江浙人的皮肤小弟我也总算领教了,是这么的细腻白皙,太好了,太完美了!我仔细地欣赏着玲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处天造地设的美景,我等不及了,我挺强进入,各种姿势、各种方位角度……这里我就不详细描写了,每个人都相同,却又不同。

    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着她眼角带着泪水离开了。

    过了一周,老婆回来了,这中间我也没有跟玲有过任何联系。为了感谢玲照顾我,为了显摆刚刚从外地所带回来的新款衣物和化妆品,老婆迫不及待地和玲取得了联系,约好晚上玲和峰一块到我们家晚餐。

    第二天中午我处理完手头的工作,给玲发了一个短信:「如果方便,2点公司附近的上岛见。」我们的公司离得很近,我说的那个「上岛」,也是我们四个人经常玩「斗地主」的一个场所。

    我到了那个地方,玲已经到了,点了她喜欢的卡布吉诺,坐在那里看着一本杂志。远远的看到了她,我向她的座位走去。上岛的私密性很好,这也是我选择这个地方的原因。

    没想到她说,其实从那个寒冷冬天的火车站的拥抱开始,她对我也充满了爱慕和感激,毕竟在那个时候,我是唯一帮助她的人啊!那个时候很容易在女人心里产生英雄的。但是迫于她和我老婆的关系,所以这么多年她也一直在控制着自己。当年心理矛盾地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又矛盾地选择了峰,我才知道,这一切都和我有关啊!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么多年,原来我和她,原来……有这么多的原来,看来老天不光给人机会,同时也在作弄人啊!

    一直到现在,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关系,我们很少涉及感情话题,我们有的只是偶尔的相逢。我们两个家庭还是这样保持着关系,我们能很坦然地面对我们的家人,她真正的成了我的「餐后酒」,而且彼此约定,就这样下去,直到我们做不动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