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师间的换妻游戏
  • 发布时间:2018-01-13 10:3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和我老婆分别在不同的学校教书,她教的是语文,我是数学。

    我老婆叫雪峰,长得很漂亮,而且喜欢时髦性感的打扮,尖挺的奶子、修长的双腿,是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她都会梦想要狠狠干的那种,我想她上课时,下面一定有不少的学生想干她。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尤其是她的身材更惹火,34C、24、36,要不信你自己看看!

    我们结婚近三年来几乎天天做爱,每天都有不同的花样,有时在家里,有时在路边的树林里,甚至还在郑州101路公车上做过一次。可是我们最喜欢的却是彼此叫着别人的名字幻想和不同人做爱,或是想像和一群人玩交换性伴侣的游戏。我干着别的女人,而她则和其他男人上床,每次都可以让雪峰高潮好几次。

    虽然这样一定很爽,可是若发生,我不知道彼此是否能忍受别的男人骑在我老婆的身上,所以还只是停留在幻想的阶段而已。但这个幻想却在前天晚上实现了,而且还是由我老婆开始的。

    前天晚上是住在隔壁的钱亮生日(她和她老公小朱都是我们同事),国庆长假大家都没有出去玩,当然是去给她祝贺了。雪峰打扮得十分性感准备赴约,低胸的紧身套装衬托出迷人的曲线,白色网状的吊带丝袜配上高跟鞋更诱人遐想。

    我半开玩笑的对她说:「你想『干』什麽?想让小朱慾火焚身啊?他可是哈你很久了。」

    老婆白了我一眼:「你说呢?」

    到了钱亮家,她老公小朱也刚回来,看他一对色迷迷的眼睛紧盯雪峰的奶子不放,真不是滋味。原本就很漂亮的钱亮经过刻意打扮,那天更是迷人,我们在客厅里尽情狂欢,每个人喝得有点醉了。

    在葡萄酒的刺激下,四个人都显得很豪放,彼此搂搂抱抱、互相亲吻,对方的伴侣却毫不在意。晚上12点一到,我们要钱亮切蛋糕并站在桌子上许愿,钱亮那晚穿着超短的迷你裙,整个雪白的大腿露出绝大部份,再加上站在桌子上,裙底下的丁字三角裤三人可一览无遗,我和小朱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雪峰突然说:「钱亮,你穿得这麽性感,是不是要引诱我老公犯罪?」此时我只能看着钱亮傻笑,不料钱亮却接着回答:「少来了!峰,你不也是一样,小朱整晚都盯着你的胸部在看。」这下换小朱傻笑了。

    有了这个开端,接下来话题都围绕在性的方面。两个美女在音乐酒精的作祟下,渐渐地开放起来。

    钱亮说:「我们来跳舞。」说着说着就拉起她老公小朱跳起舞来。

    我和雪峰则坐在沙发上,在暗暗的灯光下我看见小朱从背後搂住钱亮,双手紧紧地握住他老婆的奶子;而钱亮则不时摇摆臀部磨擦小朱的下体,动作越来越大胆,她甚至手向後拉开小朱裤子的拉链,伸手在里面摸索。

    那种淫靡的动作非常刺激,令我和雪峰看得慾火高涨,忍不住地我也抚摸起雪峰的奶子和淫水泛滥成灾的小穴,雪峰也隔着裤子轻轻抓着我的大鸡巴来回搓揉,呼吸越来越急促的说:「等一下回家好好干我。」

    正当我们陶醉在淫慾的欢愉中时,钱亮突然过来拉起我跳舞,我看看雪峰,sosing.com从她的眼神我知道她默许了。

    一样是慢舞,我搂着钱亮,而她却紧紧地靠着我,弄得我那根巨大的肉棍不知该摆哪里,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但几分钟过後,钱亮却有意无意地用下体去磨擦它,我更难过了。

    钱亮突然说:「你的鸡巴好大喔!」这麽淫荡的话她也说得出来,全然没有了平日里严肃的老师形象。

    我正不知该如何回答,钱亮接着说:「放心啦,雪峰没空管你啦!」我回头一看,原来老婆正和小朱在拥抱热吻,她的一只手正在拉小朱的拉链准备探索。

    而小朱的手也没闲着,雪峰身上的衣服几乎被他褪下,一个奶子完全露出,二十六岁的成熟肉体正散发出慾火。小朱的手就在上面游走却渐渐地往下移动,老婆张开双腿好让小朱的手能充份爱抚她的小骚穴,并不时发出呻吟:「嗯……嗯……」

    我被这一幕吓呆了,虽然我知道雪峰很哈他,因为她常常幻想跟小朱做爱,可是没想到即将发生在我面前。於是我突发其想,为什麽不把这些活春宫永远地留下呢?於是我叫钱亮去拿数码相机,开始他们还有些迷惑,後来就都明白了。

    而此时雪峰已经将小朱的鸡巴拉出来了,硬梆梆的肉棒整根露出外面,然後她从龟头到阴囊不停地上下抚摸,但还是不断地在拥吻着小朱。

    小朱的阴茎几乎和我的一样长,有18公分,但是细一点,龟头却很大。

    「看吧,小朱马上会要你老婆帮他吹喇叭。」钱亮说。

    我愣住了,在想老婆是不是会这样做?但是小朱抓着她的头轻轻压下去,雪峰顺势蹲下身,雪白的大腿更增加丰满性感。她微微张开了嘴慢慢把龟头含了进去,沿着背後的肉缝轻轻上下舔拭,一吞一吐配合舌头的动作,口红此时已经沾到小朱的肉棒上,发出湿淋淋的光泽。妈的!让小朱爽翻了!

    雪峰不断地用嘴和手指爱抚着小朱的阳具,同时扭动身体以除去衣服,这情景就像A片中所演的一样,只是主角换成了我老婆。

    此刻雪峰已完全赤裸倒坐在小朱身上,两腿间小朱正努力在舔她的骚穴,雪峰则揉搓着自己的大奶子,并用另一只手不停地在帮小朱打手枪。

    随着舌头速度的增快,雪峰的浪声也随之升高:「嗯……好舒服喔……就是那里……快一点……啊……啊……大鸡巴……喔……好美……小朱……你的舌头快舔死……我了……」

    看情形我知道老婆快丢出来了,她不停地旋转着臀部,一边趴下快速地吸吮小朱的大肉棍,很显然她也要小朱射精,而且要他射在嘴里。

    「小朱……我……我要……出来了……亲哥哥……你舔得……我美死了……啊……啊……小浪穴……不行了……」雪峰竖起膝头,双腿紧紧夹着小朱的头,脚尖拼命用力,丰满的大腿不停颤抖——她达到高潮了。

    而此时小朱屁股也开始猛烈地上下戳动,即将射精了,「喔……我……要射了……」小朱喊道,雪峰连忙张大了嘴巴,小朱浑身一阵抖动,射精了,白浊色的液体一滴不漏全部射进了雪峰的嘴里。

    我看着刚刚才做过口交的老婆,充满淫靡的红润脸上还留有淫荡的神情,粉红色的口红溢出嘴唇,更显得淫荡。她显然还陶醉在刚刚的高潮中,意犹未尽地猛舔小朱湿淋淋的肉棍,阴茎上还留有着一丝丝白色液体,才刚泄精的阴茎又开始慢慢勃起。

    我感到迷惘了,这刚干完的浪货是我老婆吗?迷惑的同时,我的中指已经从钱亮内裤的边上探进了她已经往外流淫水的小穴中。而此时,我两腿中间的宝贝也越来越硬了,钱亮从我裤腰伸手进去抓住,轻轻握着套弄了两下。

    此时钱亮不再说什麽,闭起眼睛,呼吸逐渐急促,柔软而丰满的乳房在我的爱抚下逐渐结实。她的奶子比雪峰的更大,她在我的爱抚下扭动着的身躯,回应着我的抚摸。

    我把钱亮的衣服脱去,将她压在刚刚吃完蛋糕的桌子上,在小朱和我老婆的目光下将手指伸进她的内裤中,整个手掌压住绒毛触感的柔软体,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细长的裂缝,中指贴在湿热的地方上下滑动地抚摸着,「啊……啊……」钱亮轻轻地发出声音,娇媚动人。

    我的手更加深入,捏住她略微凸起的小核。这时钱亮开始给我逗得性起,用手抱着我的头来和我接吻,她的舌头比我的手指更饥渴,激烈地找寻我的舌头。

    我把钱亮的内裤扯下,粗大的腰把她双腿压开,她的双腿顺势把我的身体卷住,嫩臀激烈地摆荡着。我的双手回到她的乳房上,大拇指急速地来回触摸她的乳头,很快她的乳头便逐渐坚硬挺起。

    「啊……天哪……好舒服……啊……」钱亮开始发出诱人的呻吟声。我当然知道她很舒服,因为她的私处蜜汁已流得沾满了大腿两侧,而我的肉棒也在这湿润中变得更加膨胀。

    我用龟头在她的穴中慢慢地回转着,然後腰身一挺,将整根阴茎送进她的体内。「啊……老公……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小朱,有人在操我!」钱亮呼叫着,她双脚用力地夹住了我,那神秘地带也贴紧了我。

    我开始连续抽送,虽然被夹紧,但已经被爱液润滑的小穴毫无困难地任由我进出,每一次我都将肉棒插至最深处,好像是她将它吸进去一样。

    钱亮微张着小嘴巴,随着我的冲刺「嗯……啊……噢……呵……」地发出有节奏的娇喘声,双腿随着抽送仍然紧紧夹着我的腰。我的肉棒在她小穴里不断地上下磨动着,把她小阴唇都弄得反了出来又再弄进去,她美得全身都颤动着,小穴里不断冒出淫液。

    这时我又想起小朱在我老婆嘴里的阴茎,心里更兴奋了,不断地揉搓着钱亮那对柔软而有弹性的奶子,心里想:『钱亮和我这样可爱的雪峰赤条条地暴露给其他男人看,是何等的淫荡。』想完就觉得全身快要爆炸一样。

    「钱亮,我今天要在你老公面前奸淫你!」我发出的句子刺激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我这时开始粗暴地压向钱亮,不再抱着她的身子,反而只拉着她的腿弯,站立着将肉棒不停地捅入她的小穴。

    「天哪!你现在……就在奸淫我……在我生日的时候强奸我……」钱亮呼叫着,但每一下抽插都会顺从我,而且也享受着我的冲刺。

    我把她抱到客厅的窗台上,窗台是小了一点,但钱亮也是属娇小型的,所以没有多大问题。我让她跪在窗台上,把肉棒从後面插进她的小穴,站着继续抽插着,双手则从她腋下伸到前面去摸弄她的乳房。

    窗子前边就是操场,要是白天的话会有很多学生在那,如果这时是白天,不知有多少学生看到他们的四个老师在这里疯狂地做爱!

    想到这里,我兴奋极了,把钱亮弄很更淫荡的样子,她不断地「喔喔……啊啊……嗯嗯……」张着小嘴呻吟。我全身都颤动着,连续抽插了十几分钟,然後把肉棒抽出来,又把她抱回到床上。

    这次由她在上边,我躺着,而她老公和我老婆就在一边忙着拍照。为了报复刚才她老公操我老婆的仇,我狠狠地抓着她的两个肉球,把她操得舒服到一个劲地叫,还喊着:「老公……好舒服呀……他操得我好爽……使劲操……使劲操我这个贱货……啊……啊……」

    钱亮一边叫,一边慢慢地转身,让我的鸡巴在她骚穴里来个180度的大转圈。转过来後,她的动作更猛烈了,终於我坚持不住了,将精液射在她嫩白的屁股上,然後钱亮和我拥抱着相拥坐在地上喘息,看着小朱的大肉棒在我老婆的吮吸下又硬了起来。

    小朱一把将雪峰抱住,嘴巴立刻吻上了她半张的唇。当小朱的舌头伸进她嘴里开始吸吮的时候,老婆假装用力挣扎着想摆脱他的拥抱,被吻住的嘴却依然发出「唔……唔……」含混不清的声音。

    小朱紧紧抱着梦想已久的丰满身躯,使劲摸揉着那充满弹性的温暖肉体,让他的脑子忘记了身边的一切。他嘴里含着雪峰两片柔软湿润的嘴唇,舌头舔着她光滑坚硬的牙齿和滚烫跳动的舌头,吸吮着她的唾液,口中感到无比的甜美。

    一对丰满的玉乳裸露在了小朱的面前,他用手抚摸、揉捏着,乳头由於自然的生理反应勃起了,立刻变大变硬,接着他便张嘴亲吻吮吸起来。由於下体的蜜穴被小朱用手隔着内裤抚摸着,雪峰的反抗立刻减弱下来,情慾被挑拨了起来,主动地抱住小朱宽阔的後背,轻轻喘息起来。

    「看,你都湿透了。」小朱说着,我老婆的内裤被他从丰满的臀部上剥下,褪到了大腿上,丝丝阴毛下的花瓣已经分泌出大量淫水。

    「讨厌!」老婆羞红的脸扭向一边,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慾了,瘫软地倒在铺盖上,任凭小朱把她剥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来吧!宝贝。」小朱紧紧地抱着雪峰的娇躯,硬梆梆的阳具奋力往前插,顶在了她的阴道口,腰一挺,随即老练地插了进去。老婆轻轻哼了一声,一种陌生的充实感从底下升起,她身体一软,呻吟着:「喔!好舒服……」

    火热的阳具深入了她的体内,不停地抽动,每一下都那麽有力,「你看我不会比你老公差吧?」小朱说着将她推着弯下上身趴在桌子上,让她的屁股向後翘起,又快又猛地从後面抽插着。

    这已经不是雪峰第一次被男人从後面干了,但一种陌生的刺激感还是从心中升起,只觉阳具的每一次插入都插到了老公从没达到过的深度,时不时碰到里面敏感的软肉,每一次碰触都会激起一股强烈的快感,於是忍不住前後摇着屁股,寻找着他的抽插节奏,往来迎送起来。红晕再度涌上我老婆脸庞,在这最直接的刺激下,她心里的性慾又一次被小朱撩拨起来。

    由於昨晚跟我干了两次,现在又被小朱的肉棒一次次抽插,老婆的阴道口已经有些红肿,黑黑的阴毛上糊满了黏液;她的阴唇由於充血,红艳艳的,像鲜花一样绽开,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阴道口,里面的淫水还在向外涌。

    老婆只觉得小朱那根坚硬的肉棒像一根火柱,在阴道里熊熊地燃烧着,烧得她娇喘不已、春潮四起,她不停地抽搐着呻吟:「哦……好爽啊……好舒服……小朱,你真能干……老公,我要被小朱操死了……哦……哦……」老婆一边享受着小朱的大肉棒,一边朝我和钱亮这边浪叫着。

    小朱一只手扶着雪峰的纤腰,一只手揉搓着她丰满高耸的大奶子,老婆的两只大奶在小朱的手里都变了形;白皙的身体随着小朱的冲击而颤动着,两手紧紧抓着桌沿,皱着眉头,神情看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坚挺光滑的乳房剧烈地前後颠簸。

    小朱迷醉在我老婆湿热狭窄的腔道里,坚硬的阴茎一次比一次更深地刺入她的身体。可能是男人的天性吧,小朱每一次做爱都有种强烈的征服慾和破坏慾,想要让我老婆在他的攻击下彻底崩溃。只见小朱抱着雪峰的香肩,阴茎更加猛烈地深入她的身体,两人小腹撞击发出的声音盖住了她的呻吟和小朱的喘息。

    小朱阴茎一阵阵地痉挛,「快了……我快要到了……」他狂烈地喘息着。老婆突然睁开双眼,双腿扭动,急促的说:「我要!我要!我要你射在里面……」

    她的浪叫加剧了小朱的快感,他的呼吸变得又粗重又短促,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老婆明白男小朱的高潮已经到来,她也猛烈地向後挺着肥白的臀部配合小朱的抽送。

    忽然,小朱重重压在我老婆身上,浑身绷紧,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雪峰感到阴道里的阴茎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宫口,正一跳一跳地喷射出炽热的黏液——小朱把精液射进了她的身体。老婆皱着眉头、闭着眼,嘴巴半张着,他每喷射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呻吟。

    小朱看到我老婆接纳自己精液的媚态,兴奋地连喷了十来下才舒服地停止,无力地趴在雪峰的身体上喘着粗气,手还不安份地揉弄着她的乳房。

    老婆调匀了呼吸之後,推了推身上的小朱,小朱才恋恋不舍地抬起身来,把已经软化的阴茎抽出我老婆的阴道,而手指却还在贪婪地搓捏着她的乳头:「小嫩(我老婆的小名,他怎麽连这个都知道了),你真棒!我都快爽死了。」激情过後的乳房余韵未消,还在颤抖着,微微泛红。

    老婆蹲下身来,媚眼如丝地看着小朱,手却握住他的肉棒又放进自己嘴里,忘情地吮吸着。很快,小朱又一柱擎天了,老婆站起身来,两手趴在墙上,将丰满的臀部高高翘起,这个姿势极其淫荡而诱人。

    果然,小朱忍不住了,走到老婆身後,老婆双目紧闭,一只手揉搓着胸前高高挺立的双乳和乳房上紫红色勃起发硬如红枣般大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探入自己两腿之中,在丰盛的阴毛下,肥厚的花瓣被手指揉搓搅动着,大量白色的精液在阴道口泛着泡沫,肥厚的大屁股高高撅起。

    小朱看着雪峰翘起的雪白臀部,两腿之间浓密的阴毛依稀可见,肥厚的阴唇在毛发的掩盖下若隐若现。她的媚态使小朱的慾望更加升腾起来,阴茎暴起,如蛙怒跳,看到丰满的人妻将玉体裸呈在自己面前任凭自己玩弄,小朱脑子里一片空白,双手忙乱地摸索着她的臀部。

    老婆温顺地趴着,丰满的屁股毫无防备地呈现给身後的男人,有一声没一声地轻哼。小朱握着自己已经硬挺得不行的阴茎就向我老婆的阴道插去,老婆扭动身躯,两只大奶子左右晃动,迎候着他的肉棒大驾光临。

    看着他们两人忘情的演出,钱亮这时也乖巧地将我的肉棒含在嘴里,温柔地舔着,我抓着她飘逸的长发,将粗大的肉棒在她嘴里进进出出。在快要射精的时候,我抽出大鸡巴,钱亮则顺从得和我老婆一样,趴在墙上,她的臀部不如雪峰浑圆挺翘,但奶子更大更挺,腿也更加修长。

    我双手握住钱亮的豪乳,大鸡巴对准她的小骚穴一捅,全根进入,钱亮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愉快的呻吟:「哦……好舒服!」我开始加快节奏,猛烈地操着这个美人妻。

    而旁边的老婆在小朱肉棒的进攻下,拼命地扭动着腰肢,身体的其它部位尤其是一对丰满的乳房乱晃着。小朱操了一会又把我老婆的身子转过来,将她抱在自己身上,托着雪峰丰满的臀部,把肉棒对准她裸露无遗的花瓣,慢慢地又再插了进去。

    「哦……好粗喔……舒服……啊……啊……啊……」、「哇……好爽啊!」全根尽没的那一刹,两人都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

    小朱开始抽插起来,粗大的肉棒再次快速地在雪峰那湿润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着,并发出「噗嗤、噗嗤」的不堪入耳声音,这使得老婆更加感到刺激,生理上的需求使她彻底地成为一个十足的淫妇了。

    随着抽插的逐渐加速和加剧,她嘴里发出了呻吟:「啊……啊……哦……你这……这个……啊……啊……」

    「好……好……你的小穴紧紧地吸住了我的大家伙……唔……我……我快忍不住啦……」小朱不断地朝我老婆的小穴挺去,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每当小朱更用力地往上挺时,老婆的臀部也就顺着来势下沉,并更疯狂地扭动着,因为老婆能感觉出小朱粗大的家伙已经顶到了自己身体最深处的地方。

    「唔……小嫩……我快要射精了……」小朱似乎达到了射精的边缘而喘息着对雪峰说。雪峰顿时感到体内的鸡巴变得更加粗大了,阴道和子宫壁忍不住开始收缩,分泌出更多黏液。她的身体在期待着,也更加用力地夹紧小朱的大家伙,同时双手紧紧搂住小朱脖子,更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臀部。

    「唔……小嫩……我要射精了……」小朱叫着。「啊……不行了……我快要丢了……啊……」老婆鬓发蓬松,也在销魂地呓语。

    高潮中的老婆,胴体浑身颤动着,她的双手更是在小朱背上胡乱地抓捏着。小朱感觉到雪峰的阴道中一阵收缩,热热的阴精喷洒到他的龟头上,黏滑的淫液正从子宫中一股股地流出。

    而捧着雪峰屁股抬降着的小朱,也感到雪峰两条腿像蛇一样地紧缠着自己的雄腰,将灼热的花心紧顶在正燃烧着的火棒上,小朱不由丹田一酸,舒畅地射出了,汨汨的精液强劲地冲向我老婆的阴道深处……

    与此同时,我也一下比一下更猛烈地操着小朱的老婆,钱亮秀发乱舞,丰臀拼命向後挺耸着。最後,我在快喷射的一刹那将大鸡巴从她的骚穴中抽出,钱亮赶忙转过身来张开小嘴,将我喷涌而出的浓浓精液全数吞了下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