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校淫荡娃
  • 发布时间:2018-01-13 08:5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那是很危险的。虽然今天孙铭泽很大方地让这三个人看了个一清二楚,但很清楚地知道,事情只能到此为止,决不能和他们搅在一块!孙老师内心其实是个很传统的美女。孙铭泽还是有几分清醒的。

    已经是晚上9点锺了。孙铭泽对刘老四他们说:「好了,都看完了,过瘾了吗?」

    他们连忙回答说:「看是看过瘾了。真是大开眼界!」

    「既然看过瘾了,你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天已很晚,你们该回去了!」

    刘老四他们没有直接回答孙铭泽,而是死盯着灯光下的孙铭泽,说:「没想到孙老师脱光了衣服是那麽的好看!瞧你的身材,谁要是有幸和你睡一睡真是无比的幸福!睢孙老师的白裤子都有些湿润了。」

    孙铭泽听出了他们话中的话,但孙铭泽没有理会他们。

    她直截了当地说:「那是不可能的!你们别想得寸进尺!好了,我很累,要休息了,你们走吧!」

    孙铭泽的语气已有了发火的味道,刘老四他们听後连忙说:「不是,不是,孙老师你误会了,我们不是那个意思。」

    孙铭泽没等他们说完就告诉他们:「好,不管你们是什麽意思,你们该走了!」

    刘老四还想说些什麽,但看到孙铭泽的脸色,就不敢说了。

    他们悻悻地走出了孙铭泽的房门。孙铭泽去关门时,清楚地看到他们每个人的裆下都鼓鼓的。

    送走刘老四等人後,孙铭泽收拾好东西,又洗了个澡,然後穿着睡衣来到阳台上。晚风一吹,孙铭泽完全清醒了过来。

    孙铭泽又想了想今天的事。对於拿那些相片与光盘给刘老四他们看并使他们看到我的全部之事她并没什麽後悔,也许他们真的从中看到了艺术呢?虽然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胴体与性器官时还有些异样的难为情,但同时产生的那种兴奋却也让孙铭泽回味。

    不知怎麽孙铭泽竟然有些喜欢将自己的身体展现於男人们色迷迷的眼光之下了。越是展示那些隐秘部位,孙铭泽竟越兴奋!

    天哪,我该不是有暴露狂吧?这次拍人体照片,也是我最先答应的。以前我曾参加过很多服装表演,当穿着一些性感暴露的服装演出时,我也有过兴奋感。

    我的上帝,不会吧?

    想着刚才刘老四等人眼鈎鈎地盯着孙铭泽的私处的情景,想到刘老四他们回家後一定会以自己为手淫对象,孙铭泽又有了些兴奋!甚至是性冲动!可丈夫已出差了,今晚孙铭泽注定是寂寞的。

    望着无边的黑夜,孙铭泽只能独自感受睡衣下那条小小的T字内裤将孙铭泽的敏感部位紧紧勒住的感觉。

    倒在床上,孙老师饥渴地去掉T字内开始手淫,而不知怎麽,孙老师脑中不断出现当众摸自己私处的公安局长秦守仁的身影,只要一想到秦守仁对自己阴唇的触摸,孙铭泽就兴奋不已,插入小穴的手指立刻快速扣动起来……

    在想到秦守仁掏出阳具意图强暴自己时,孙老师竟然达到了高潮!

    二、弗洛伊德的构想

    秋风悄悄地起了,但这个城市依然是那麽炎热,於是生活就从夏日的烦躁中延续了下来。早上的舞蹈课孙铭泽在练功房里指导学生练习。孙铭泽穿着一身泳装式的高开叉练功服,没穿丝袜,两条修长白晰的腿裸露着。孙铭泽反对在练功时穿长裤或者丝袜,因为那将让她看不到做动作时腿部肌肉线条的变化。孙铭泽的练功服是白色的,很轻薄,带着点透明。

    孙铭泽没有戴文胸,可以透过练功服隐约看到孙铭泽结实丰满的双乳,至少是34F大的丰乳。下身孙铭泽穿的是一条白色的深V型T字内裤,很小,从外面仅能见到裤边和系带。内裤的面料是半透明的薄纱,从正面隔着练功服也能隐隐看到大腿根三角区的一团黑色。

    孙铭泽练功时一向穿着得很性感。孙铭泽提倡大家不要穿得太保守,美是不怕暴露的,要勇敢地展示出来,只有身体有缺陷的人才会求助於服装的摭掩。孙晴晴还对她的学生们说:漂亮女人要征服生活,首先就要征服别人的目光!

    孙铭泽的学生深受孙铭泽的影响。女生们清一色的浅色半透明高开叉练功服,里面清一色的T字裤,一条比一条性感,很多人的都可以看到她们的三角区。好多女生都和孙铭泽一样没戴文胸,青春从那里勃发而起。

    男生们也是这样,他们的练功服又紧又薄,里面的内裤也很小巧,居然也有些是T字裤。紧紧的练功服使他们男性的象徵高高隆起。这个年龄的男性,生命与慾望都无比澎湃,更何况身旁围着这麽多性感的异性胴体。

    孙铭泽在一个男生的配合下示范一个造型,孙铭泽偎在他身前背对着他,左脚尽力并张开弓起,双手高举。

    男生在孙铭泽後面紧靠着孙铭泽并右手抱住孙铭泽的腰,左手按照孙铭泽的要求从孙铭泽张开的左脚膝盖沿孙铭泽大腿内侧一直往腿根部抚摸上去,到小腹,到腹部,到胸部,到左手臂,直到左手指尖。

    这是一个西方舞蹈《秋天狂想》中的一小段,有强烈的爱的暗示。这一段是整个舞蹈中很重要的部分,由於男生的手经过的部分有些敏感,因此大家似乎放不开,总做不太到位,体现不出舞蹈的精髓。所以,孙铭泽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与这个领悟得较好的男生给大家做示范。

    「孙老师,秦守仁秦局长在外面找你!」一个学生的声音将孙铭泽们的练习打断。孙铭泽一下子从舞蹈的情绪中走出来。那位男生也随即放开了孙铭泽。

    「啊!秦局长在哪里?」孙铭泽知道,这段时间秦守仁常来学院检查保安工作并看她们练操,有两次他还自称想减肥,要求孙老师教他跳舞,但被孙铭泽宛言谢绝了。「就在外面的休息里。」

    「好!谢谢!」

    秦守仁坐在练功房外的休息室里。孙铭泽进去後,休息室里明亮的光线立即将孙铭泽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展现得清清楚楚。胖胖的秦守仁坐着,满是笑容地将孙铭泽的身体看了个遍。孙铭泽想在光的帮助下,他的视线一定穿透了自己半透明的练功服,看到了自己的乳晕和她那隐隐可见的黑色三角区。

    看什麽看,上次拍艺术照片时不什麽都看到了吗?面对秦守仁的目光,孙晴晴心里想。

    「嗯,孙老师总能给人带来一种视觉上的冲击感!」秦守仁突然说。

    「局长太过奖了!」孙铭泽不知秦守仁是否还有别的意思。

    「不过!不过!孙老师这麽漂亮的容貌,这麽美好的身材,这麽高贵的气质,这麽性感的穿着,我真恨当初读书时不够用功,以致现在都找不出合适的词汇来形容此时看到你时的感受了!孙老师,我这几天可是天天来看您练功哦。您刚才跳的那段《秋天的狂想》真是太棒了!有空真想让你教我跳跳。」秦守仁站起来,一边说一边绕着孙铭泽转了一圈。他在仔细地审视孙铭泽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秦局长可真会说话,我看就是就是神仙也要让你给骗了!」全学院都知道这个秦局长是出了名的色狼,孙铭泽才不会轻易相信他呢。不过,在他看孙铭泽的时候,孙铭泽还是轻轻摆了一个优雅的姿势,向秦守仁充分地展示了一下自己。

    虽然秦守仁是个很好色的人,但不知为什麽,孙铭泽在他面前并没有什麽反感和不适感,即使是像现在这样穿得很露地让他看,因为她认为秦守仁是真的很欣赏自己的美貌。被这样一个有玩过无数女人的中年男人瞧上眼,不正说明自己的美是货真价实的吗。

    当然她是绝不背叛自己的男人委身於这样一个色狼的!孙铭泽在这一点是十分坚定,她只是偶尔把秦守仁这样的色狼作为自己的性幻想对象。

    「瞧你说的,我哪敢骗你啊?我说的都是真的。」秦守仁说。

    孙铭泽换了个姿势,对他说:「哎呀!真也罢假也罢,今天秦大局长来找我孙铭泽,不会是仅仅为了来看看我,然後再对我说几句好话的吧?」

    秦守仁听後故意用一种很夸张的语气回答孙铭泽说:「喔!对不起!对不起!看我被你的美丽震撼得都忘了正事了,也忘了请孙老师坐了。孙老师,请坐,请坐,我们坐下慢慢谈。」

    坐下後,秦守仁告诉孙铭泽,也最近要在市里搞一次概念性服装发布会,会上将展示一些本市对服饰潮流发展的观察思考而设计出来的概念性服装。他想请孙铭泽去模特。定让她一举出名。孙铭泽对他说:「A市有那麽多模特经纪公司,你还愁找不到好模特吗?」

    秦守仁说:「模特我已联系好了。但没一个有你漂亮,你去的话我一定让你压轴。」

    「压轴?秦局长你可真会说,我哪能压什麽轴啊!」

    「孙老师不必谦虚,你是最合适的人选。」看到孙铭泽一脸的疑惑,秦守仁又告诉孙铭泽:「这次举办的服装发布会名称叫做「弗洛伊德的构想」,以性感服饰和性感内衣为主。以孙老师的艺术气质,舞台表现力和对於性感的理解,担任这次发布会的压轴模特最舒适不过了。我是这次展示会的颁奖委员,说实在的,我认为一等奖非你莫属!」

    「弗洛伊德的构想?性感服饰?好古怪的东西!」听到秦守仁的介绍,孙晴晴心里感到挺有趣的。平时孙铭泽参加服装表演,经常会碰上一些性感服饰,但还从没见过从弗洛伊德的思想中寻找灵感的。以这位心理大师为依托,看来这次发布会的时装还真有特别的性感在里面。而且,有这位「熟人」帮忙,我还可以拿得大将一举成名。女人啊,都少不了有虚荣心的。

    秦守仁见孙铭泽沈默了一会儿,便以为孙铭泽是在犹豫,连忙又劝孙铭泽:「孙老师,还犹豫什麽?这觉得这次发布会的性感最适合你了。其实你对性感是十分认同的,你一向穿着都十分性感,包括今天。为什麽不将你追求的东西以艺术的形式尽情地展示呢?而且举办者会给你优厚的报酬的。」

    孙铭泽嫣然一笑,说:「好吧,既然秦局长这麽看得起我孙铭泽,就答应你了。算看你的面子。」

    对此秦守仁喜出望外,告诉了孙铭泽演出及走台排练的时间後,他又对孙晴晴说了一句:「孙老师,你穿这样的衣服比那天脱光时还好看,性感而高贵。」

    孙铭泽笑骂了他一下:「你就记得这事,那时你趁机占我的便宜,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没有吧」秦守仁假装委屈。

    孙铭泽粉脸一红,啐道,「占了好处还不承认,你都摸到我那里了!要不是那天人多,睢我不打残你。」秦守仁乐道,「还不是孙老师的阴唇太迷人,你看我就没摸其她人的B嘛。」

    孙铭泽听秦守仁说话如此下流,脸红得跟苹果一样,但她知道这个大人物自己得罪不起,让他占点口头便宜算了吧,於是打了秦守仁一拳啐道,「你还说,象公安局长的样麽?再说我打扁了你」

    秦守仁嘿嘿干笑了几声,说他还有其它事,这才走了。

    晚上睡觉前,孙铭泽在床上和丈夫张雨田说了这件事。他听了後仅是「嗯」了一声。这是孙铭泽意料中的事。结婚以来,孙铭泽们一直保持着各自的自由,很少干涉对方的事务——对於搞艺术的人来说,孙铭泽觉得这是很有好处的。

    但每次孙铭泽要去做什麽事,都还是象徵性地对他说一下。

    孙铭泽躺在床上准备熄灯睡觉时,躺在旁边的张雨田突然翻了个身,一拉住孙铭泽想去关灯的手,将孙铭泽压在他身下,并开始脱孙铭泽的睡衣。孙铭泽知道他想干什麽了。结婚3年後,他对性事变得越来越缺乏耐心了。现在的他已经很少再像新婚时那样在性事前对孙铭泽进行长时间的爱抚与挑逗,甚至连最起码的语言交流都没有。很多情况下他就这样突然而至,不管孙铭泽在想什麽做什麽。

    脱去孙铭泽衣服後,他匆匆在孙铭泽乳房上抓了几下,就进入了孙铭泽的身体。由於阴道的干燥,被他进入时孙铭泽略感疼痛。但孙铭泽还是很渴望他的进入的。身材高大的他性具大小却很一般,长度也不够,结婚以来他的性具只能到达阴道一半多一点的位置。但孙铭泽下身被他进入後还是产生了强烈的充实感,并很快就湿润了。近段时间他老有事要外出,孙铭泽们同床的机会减少了许多。

    孙铭泽早就有了干旱的感觉。这次,孙铭泽希望能得到一次充分的享受。张雨田的阴茎在孙铭泽的阴道内猛烈抽插,让孙铭泽的阴道一阵阵酸酥,并迅速扩散至全身。孙铭泽躺在他身下,鼻孔的喘息越来越强烈。孙铭泽张开纤长的双腿,将他的身子绕住,这个姿势有助於他的阴茎更深地刺入孙铭泽那已溢满了水的肉洞。

    但往常的问题今天依然存在。首先张欣慕从不准孙铭泽在做爱时叫喊,甚至也不准呻吟,因为叫床会让他过早射精,孙铭泽知道丈夫有早泄的毛病,因此一直顺从他的要求。

    於是今天孙铭泽也只能忍着,这既分散了孙铭泽的注意力,又让孙铭泽感到压抑。其次是他做爱时很少考虑孙铭泽的感受,节拍上很不和谐,总是孙铭泽刚有感觉时,他就突然觉得累而放松了下来,让孙铭泽感到很失望,或者是在孙晴晴集中精力体会时,他突然停下来,像厨师翻锅里的鱼一样将孙铭泽翻转,以采用下一个他想用的体位。

    而且他的性具确实太小,没有办法触及孙铭泽的子官孙铭泽和他做爱已很久没有过高潮了。每次都是孙铭泽刚一有感觉,他就因各种原因而松劲了,这种刚起跑又不得不嘎然而止的滋味让孙铭泽感到很不舒服。

    今天更是如此。平时孙铭泽还能在他身上找到几次感觉,可今天他在孙铭泽体内只翻腾了三、四分钟,就「嗯」了一声後软了下来。

    孙铭泽想他多半是故意这样做的。近来他不知在忙什麽,做什麽都匆匆忙忙的,想一下子就完成,一点耐心都没有。孙铭泽想和他说说,可他却翻身後急忙擦了一下阴茎,倒头便睡。

    孙铭泽轻轻推了一下他,他只是对孙铭泽说了一句:

    「我挺累的,睡吧!」孙铭泽知道丈夫最近事业很忙,她并没有怪他,只是觉得心中十分压抑,她是很爱自己的丈夫的。

    服装发布会定於三天後举行。

    「弗洛伊德的构想」里展示的服装的确性感特别,在这次发布会里,薄纱、蕾丝将得到大量的应用。专家们还亲自设计了T台和灯光、音乐。在一片由忽明忽暗的灯光,忽强忽烈的音乐组成的虚幻背景之中,模特们身着薄纱制成的各式衣服,穿梭在T台上。整个发布会里充满了虚幻迷离的色彩,一如弗洛伊德那诡异深远的思想,一如他终生思索的问题:梦想与性爱。

    在彩排中最後出场的孙铭泽感觉上却不太舒服。这样的感觉来自於孙铭泽要演示的服装。严格来说,这根本不叫服装!孙铭泽的上身什麽都没有穿,仅在脖子上挂了一条薄纱带。纱带的两端垂至胸部,看起来刚刚能遮住两个乳头。然而这条纱带很窄,又薄得基本上透明,而且还很轻,一走动便会被风吹得飞舞起来。

    所以说,其实孙铭泽的上身就像什麽都没有穿一样,孙铭泽坚挺结实的乳房几乎是毫无遮掩在暴露在别人面前。而孙铭泽下身的裤子也是小到了极点。这是一条系带式的T字裤,用於遮羞的一块布还不到半个巴掌大,勉强能拦住孙铭泽涨鼓鼓的三角区(在演出前孙铭泽不得不修剪了好多跑出外面的阴毛)。

    这块盾形的布的前端刚到孙铭泽三角区的上面一点点,由三条很细的透明系带与腰上的系带连在一起。布的後端则刚好遮到孙铭泽的阴道口,然後一条同样很细的透明系带勒过孙铭泽的股沟後,与腰上的系带连接。

    腰上的系带也是很细的透明系带,从稍远一些的地方来看,这些系带根本看不出来,孙铭泽就像一个仅仅用一张纸贴住三角区的人。

    尽管如此,穿上这样的衣服还真让孙铭泽产生了些异样的感觉。

    参加今天的彩排时,孙铭泽见到要穿的这套服装後,心里就有些後悔了。她叫秦守仁到自己的化妆室来。

    化妆室里没有其她人,孙铭泽穿着这套极性感的设计,白嫩修长丰满的身材几乎全裸在秦守仁的面前,看得秦守仁两眼发直。孙老师对秦守仁说:「这也叫服装吗?穿成这样子你还不如让我直接裸体上台呢?」

    秦局长听後笑嘻嘻地说:「这才叫做性感嘛!这也是服装的一种。孙老师不会那麽保守吧?而且这是服装发布会,不要有太多顾虑!我祝孙老师马到成功!」。

    他假装要给孙铭泽一些鼓励趁机拥抱住美女,左手揽着孙老师一丝不挂的光洁背部,右手轻抚着孙老师几乎全裸的丰臀。

    「孙老师,你不要有压力,相信自己,没有人比你的身材更棒了。」秦守仁嘴里鼓励着,双臂却越抱越紧。

    孙铭泽丰满的双乳被秦热情的拥抱压住了,原先遮住乳头的半透明纱带飘到双臂的位置,一双玉奶完全没有任何摭挡的挤压在秦守仁和自己的之间,被压出一条深深的肥美乳沟。

    更可恨的是,秦守仁裤当里的肉棒已经因自己的性感而完全勃起,孙老师感觉到秦守仁的肉棒真是很大而且直挺挺地顶着她的私处,她从来都没想过还有这麽大的肉棒,比她最强的男学生的肉棒还大的多,更不要说他丈夫的了。

    「天啦,我几乎什麽也没穿,他的大鸡巴直挺挺的顶着自己的私处,那里只有一小块布挡着,他想干什麽!?他在趁机对我进行性骚扰啊!!」孙老师脸红得像苹果一样,真想给他一耳光,但想到这个大人物惹不起何况他还尽力帮自己拿大奖,只是盯着秦守仁淫荡的脸道,「你说这套衣服能赢麽?」胸口在秦的挤压中急剧起伏。

    「有我说话,当然你是第一了!」秦守仁胆子更大了,右手手指居然已经绕过股沟伸到了美女的阴道口,还好有一个小小的遮羞布隔开。

    孙老师全身一颤,体内竟然有一丝冲动,一股淫液涌了出来,忙低声道,「别这样,这里有人来。」

    「没事,孙老师你真的好美!」秦守仁说完手指已经拨开美女那一小块遮羞布。

    孙铭泽这时真的好尴尬,想发作骂人是不行的,这样外面的人就会以为自己和他有染,还拿什麽奖,不发作岂不是让这个色狼占尽便宜。更恼人的是自己竟然控制了不有兴奋的感觉,淫水似乎正在涌出阴道口。

    「啊,他已经摸到我的阴唇了!他还想把手指插进我的阴道!!这一次和上次不同,他可是当着我的面吃我豆腐!我该怎麽办啊?」孙铭泽满脸涨得通红,想推开他却一身发软,「啊,不好,他的食指一个指节已经插进我的阴道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门口有人叫道:「孙老师,该你彩排了。」

    孙铭泽忙答到:「就来!」

    她白了秦守仁一眼道:「你这色狼,藉机吃别人豆腐!够了吧,快让开。」

    说完立刻推开秦守仁。这时一对高耸的玉乳却裸露出来了,孙铭泽不让他看清自己暴露的双乳就转过身去,整理好纱带後忙扭着屁股走出化妆室。

    两天後。

    孙铭泽穿着这样的服装出场了。刚走到前台,T台灯光忽然变得明亮无比,将孙铭泽几乎赤裸的胴体照得如雪一般花白。孙铭泽修长的双腿,高挺的乳房,浑圆的臀部,神秘的小腹,就这样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观众的面前了!想到这里,孙铭泽心里忽然又有了那种莫名的冲动。

    已被前面接连不断的性感表演所震撼的观众看到孙铭泽後再次骚动起来,接着闪光灯密集地闪起。照吧照吧!台上的孙铭泽心里很复杂。

    虽然上次孙铭泽曾全身赤裸地照了不少照片,但那毕竟是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下进行的。现在则不同,现在在台下,有无数的记者,有无数的摄相机和照相机,通过它们,孙铭泽就像裸露在了整个世界面前!

    以前的服装演出中,孙铭泽也穿过一些性感的服装在T台上展示,但那只限於一些透明的衣裤,虽然别人也能看到孙铭泽的双乳,但外面包有一层衣物,心里总感到有些踏实。

    以前孙铭泽也曾参加过内衣发布会,穿着T字裤出现在T台上,但那些T字裤比现在这条要大多了,孙铭泽还可以在里面穿上一条模特们常穿的小T字裤以防走光。这次不行了,这麽小的内裤,孙铭泽没办法再在里面加上任何东西。

    孙铭泽就像是一个仅仅象徵性地挡住私处的裸体者展现在台上,任各种眼光与镜头扫遍全身。

    最後是本次展示会的颁奖人秦守仁出场,在掌声与闪光灯中,满脸得意的他向观众鞠了几个躬之後,忽然走到孙铭泽身边,一手揽住孙铭泽的细腰,吻了一下她的脸,才嘻笑着将一等奖的奖品发给了孙铭泽。

    这个两天前试图奸淫自己的秦局长的突兀的动作让孙铭泽有些不自然,那天后孙铭泽对秦守仁很是恼火,一直没理他。但很快她就自我调节过来了。这是在表演台上,这是一场演出,她不能因为一点个人私事就把整台发布会搞砸,况且现在已是最後的部分了。作为一名经常演出的模特,这点职业素质孙铭泽还是有的。

    被秦守仁揽住的孙铭泽干脆也搂住秦守仁的腰,还趁势扭了一下腰,脸上露出妩媚的微笑。台下又是一片灯光闪起……

    三、引狼入室

    发布会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弗洛伊德的构想》令设计师在时装界名声鹊起。

    而孙铭泽也像也在事前承诺的,得到了一笔数目非常可观的酬劳。

    当然,生活还是如往常般度过。以孙铭泽的条件,是完全有机会更加出名的。

    但孙铭泽并不喜欢那种万人瞩目的生活,那样会使人失去很多真实的东西。

    你生活的一举一动都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一想到这,孙铭泽就不由得喜欢自己现在在艺院里的生活。平静,而又随意。

    当然,生活中也还有一些这样那样的小小不如意,比如自己和丈夫的性生活。

    孙铭泽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享受过性高潮了。但没有谁的生活能是完美的。

    毕竟孙铭泽是深爱丈夫的,他是世上最体谅她的人。虽然身边有许多仰慕着,但她绝不愿做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一个月後,在校道上,秦守仁忽然出现,拦住了正在回家的孙铭泽。

    「孙老师,谢谢你帮忙,这次时装发布会非常的成功,你那天真是漂亮极了。」

    秦守仁对孙铭泽说。

    「你说过这少遍了?该不会以後你一见到我就又说这句话吧?」孙铭泽笑着说。

    这段时间秦守仁打了几次电话对自己那天的失态表示歉意,他说因为孙铭泽的服装太性感了才一时冲动做出非理的行为,孙铭泽心想那套服装实在太诱人了,秦局长也是男人,这种表现也是正常的冲动而已,她原谅了这个用手指插进自己阴道的男人。而且表演的成功也让孙铭泽淡忘了秦守仁那天对自己的性骚扰。

    「哪里!哪里!我只是很感激你给的面子而已。」

    「用不着这样吧?你是颁奖委员,成功也是属於你的。而且发布会上有那麽多模特,我只是其中一个啊。」

    「可你是最重要的一个啊!同行们都说,你的出场是整个发布会的点睛之笔,而且你是所有模特中最能体现设计精髓的。」

    孙铭泽没好笑地对他说:「你懂什麽狗屁精髓?你又不是干这一行的。不就是把穿的东西弄得尽量少吗?

    我孙铭泽都快变成裸体了!我还怕别人说我卖弄色情呢。」

    「没有没有,那叫性感!而且是一种只有你才能诠释的性感。」

    「好了好了,管你那是什麽,我没空和你闲扯,我要回家了。」孙铭泽有点不耐烦地说。

    秦守仁又拦住孙铭泽,说:「哎哎哎,等一下,我最重要的事情还没跟你说呢。」

    孙铭泽停下来,秦守仁告诉孙铭泽,自从他看了上次孙铭泽参加的艺术照课程,对摄影有了很大兴趣,一直在练习摄影技术,准备今後将这作为自己的主要兴趣爱好,他想想让孙铭泽帮他照几张,一方面提高自己的技术,一方面让孙晴晴留影作为记念。

    「发布会上那麽多相机照了那麽多照片,干嘛还要照啊?」孙铭泽问他。

    「我看过了,发布会上照的现场照片多少都有些缺陷,我觉得效果不够好,我想请你当模特再照几张效果好一些的。」秦守仁回答说。

    「我觉得你是最佳的模特,你就再帮我补补课嘛。而且我也想向你学习跳那段《秋天的狂想》,你瞧我不正想减肥吗。」看到孙铭泽不说话,秦守仁又是劝说又是乞求又是恭维地说了一大堆。

    听他又说了一轮後,孙铭泽同意了,这个家夥是特别会磨人的,孙铭泽真还有点怕他。虽然明知这个公安局长是出名的色狼,两次对自己性骚扰,但想到他多次打电话解释,更重要的是他出力让自己出了大名,自己也礼应回报他一下。

    孙铭泽想道,他不过是想照几张我的性感照意淫一下而已,就满足他一次吧,反正自己已经两次让他连阴唇都摸过了,又何必在乎让他多照几张性感照呢。再说他好歹也是个40多岁的公安局长了,不会知法乱搞男女关系的。他那天只是一时冲动,这和性爱是两马事,只要自己把握住最後的分寸,是无论如何不会失身於他的。

    「好吧,那明天我就让你拍。」

    「太好了。」秦守仁笑的一脸横肉乱动。

    「在哪里拍呢?」

    「到我家吧。」秦守仁喜形於色。

    「到你家我可不放心,那不是羊入虎口吗。肯定对人家动手动脚的。」

    「我哪里动手动脚过了。」

    孙铭泽瞪了他一眼,「上次在化妆室里摸人家……阴部还不算动手动脚啊。」

    「你不要记仇麻,我是一时冲动。」

    「好了,好了,我早原谅你啦。你家有摄影棚吗?」

    「没有。」

    孙铭泽想了想道,「那就到我家吧,我家有摄影棚。」

    「你家?那你老公不是在家吗。」

    「你看你,就怕人家老公在家。放心吧,我老公明天出差,星期一才回来。

    再说就算我老公在家,他也是支持艺术的,不像你,以艺术为名,恐怕心里想的不是艺术吧。」

    约定了拍照的时间与地点後,秦守仁笑嘻嘻地走了,孙铭泽也迳自回家。

    四、摄影光下的裸露

    星期六孙铭泽睡了个懒觉,天天练功,挺累的,平时又不敢放松,只好久不久偷一下懒也当是一次小小的休息。

    张雨田很早就起床不知哪去了,孙铭泽记得大清早他起床时曾对孙铭泽说过今天他有事不回家,星期一才回来。

    昨晚又是一次匆匆的交欢,孙铭泽刚有感觉,张欣慕就完事并转身就睡,让人好不懊恼。

    在床上又滚了几下後,一看锺,居然已经十点多了!孙铭泽记得今天约好了要给秦守仁当模特的,一看10点了,还有半个小时秦局长就要来了,差点给误事了。

    起床後急忙整理了一下屋子,美女老师家的房子很大,他老公又在外地工作,所以她家有很多空房子。一会功夫,孙铭泽已将其中一间整理好做成了摄影棚,还推了个沙发进来,专等秦守仁来了。她想反正丈夫过两天才回来,又是在自己家里秦守仁不敢乱来,这次就让这个好色的秦局长好好照照吧,也了了他的心愿,免得他再緾着自己。

    等秦守仁到家後,孙铭泽叫他先翻翻上次她们为学院照的那几本人体照片集,好记住拍摄的要领。她告诉秦局长自己要洗个澡才能到摄影棚,要他先等一会儿。

    洗了约二十分锺後,美女老师孙铭泽从浴室走了出来。她看到那本照片集已翻开反放在一张桌子上,旁边是一张椅子。

    秦局长正盯着那本孙铭泽她们的裸体照片集,孙铭泽笑道,「你好色啊,只知道看一本。」

    秦守仁马上解释说:「哦,看一下,借监一点拍照的技巧。」

    孙铭泽只围了一件白色的浴巾,她想反正过会也是要脱的,不如穿少点方便。

    初浴後美女的面庞被映衬的愈加白晰红润,娇艳的瓜子脸上略施粉黛,看上去既明艳动人又比较含蓄清纯。披肩的秀发上还有几颗晶莹的水珠,胸前高耸的双乳把浴巾撑得高高隆起,从上而下看去,顺着裸露的双肩只见白嫩肥美的奶子在孙铭泽胸前堆着,深深的乳沟分外诱人!只包住臀部并在腰上系了浴带的浴巾,使得原本就十分纤细的杨柳腰和白皙的大腿,显得更加突出。

    看着秦局长色迷迷地盯着自己,孙铭泽故意打开话题道:「你?你的摄影技术能行吗?」印象里孙铭泽从没见过秦守仁拿相机,便对他产生了怀疑。

    「这你就放心了,我一定会让你以最美的形象出现在照片上。你先坐一会,我给你来杯咖啡。」说完,秦守仁扭动他肥胖的身躯走出了摄影棚。

    孙铭泽在那张椅子上坐下,随手拿起倒扑在桌面上的人体照片相集,翻转过来看了一眼。

    孙铭泽不由得脸上一热,心跳也加速了许多。原来在孙铭泽出来之前,秦守仁正好将相集翻到自己高擡臀部将整个隐私部位完全暴露出来的那一幅。还有就是,孙铭泽发现这一页被翻得特别熟,这个好色的秦胖子,肯定是只翻这一页来看!

    在开始拍摄前,秦守仁要求孙铭泽带他跳一跳她平时练习艺术操时的舞蹈,说这是为了找一找拍摄时的灵感。对此孙铭泽倒没有什麽意见,因为自己答应过教他跳舞。

    前段时间秦经常看她练功,她觉得应该像学生一样对待秦局长。

    孙铭泽在摄影棚一角截出来的更衣室里脱去浴巾,换上一身泳装式的高开叉练功服,和平时学院的练功服不同的是,这身服装是半透明的,没有戴文胸,深深的乳沟完全暴露,还可以透过练功服隐约看到孙铭泽结实丰满的双乳,没穿丝袜,两条修长白晰的腿裸露着。

    孙铭泽跳的是一段和上次那个男生跳的一样的舞蹈。「你需要换练功服吗?」孙铭泽问道。

    「我看这样可以了。」秦守仁笑着答道。

    「那好吧,我们开始。」

    孙铭泽先示范一个造型,然後偎在他身前背对着他,左脚尽力并张开弓起,双手高举。秦守仁还是穿身西装,在孙铭泽後面紧靠着她并右手抱住孙铭泽的腰,

    左手按照孙铭泽的要求从她张开的左脚膝盖沿她的大腿内侧一直往腿根部抚摸上去,到小腹,到腹部,到胸部,到左手臂,直到左手指尖。这是一个西方舞蹈中的一小段,有强烈的造爱暗示。

    造型中,孙铭泽的头部是向後靠在秦守仁的肩膀上的。在示范时,孙铭泽清楚地感觉到秦守仁的呼吸随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上的移动而变化着:他的手越接近孙铭泽大腿的根部,他的呼吸就越急促,当这只手的五指来到了孙铭泽饱满澎涨,在练功服下隐隐泛黑的三角区时,这种急促到了顶点。手移开後,他的呼吸有所回落,但当手摸到孙铭泽高耸的胸部尤其是突出的乳头时,呼吸再次急促到顶点……

    他变化着的还有他的下身,秦守仁虽只有1米68,他的阳具显得很雄壮粗长,在孙铭泽性感的造型面前,他的阳具更是充分地勃起,高隆在小腹上,至少20公分长。

    在教学校里的年青男生们跳舞时孙铭泽和他们都发生过身体接触,她发现他们的阳具都比不上他。即使隔着练功服,也能想像出它的情形,龟头一定是很大的那种。孙铭泽靠在秦守仁身前时,臀部紧贴着他的小腹,能真切地感觉到他勃起的坚挺与粗硕。

    孙铭泽还感觉他已经被自己的身体挑逗起来,他的阳具在自己的臀部跳动,似乎正要用力冲出那条难以承载它的练功服──这个被自己的性感所感染的老色狼,随时都有猛烈喷发强暴自己的可能!

    孙铭泽开始有点担心了,她现在居然没有平时跳艺术操应有的忘我投入,因为自己的私处已经被他顶的湿润了,她觉得他们现在的动作不是在跳操,而好想是在偷情。想到自己是已婚的老师,孙铭泽居然有一丝刺激的想成为他人情妇的感觉。

    秦守仁紧紧地抱着孙铭泽的腰,音乐舒缓轻柔,他的右手再次滑到了孙铭泽隆胀的三角区,竟然一把握在了已经沾湿的阴部上面,停了有几秒锺……

    「好了,就到这里吧,我们还要拍照呢,你的灵感也有了吧。」孙铭泽及时制止了秦守仁的粗鲁行为。

    「行,开始拍照吧。」秦守仁下意识地回应到,还把右手放到鼻前闻了一下。

    孙铭泽恨了他一眼,嗔道:「我们是来拍照的,你严肃点行不行。」说完进入的更衣室。

    拍摄开始了。孙铭泽在更衣室里脱去练习泳装,穿上《弗洛伊德的构想》里的那些性感服饰,在秦胖子的镜头前摆出各种姿势。秦胖子好像在摄影方面还是有些功夫的,拿起相机蛮像那麽一回事。他拍摄的角度很多,尤其注重背面的拍摄。他说:背面是孙铭泽服装的重要组成部分。

    很显然,国内的时装摄影师都是些只会拍正面的笨蛋,秦守仁就是对这一点十分不满意的。

    这次拍摄的都是一些非常性感的服装,薄、透、小。孙铭泽在不少照片中都仅仅穿着只能勉强盖住乳头的小奶罩,坚挺的乳房大部分露在外面,或都是被一条紧小内裤包着的小腹。这段时间孙铭泽的阴毛长得较长,可她今天忘了剃掉一些,所以有好多细毛都露在T字裤的外面。

    秦守仁看孙铭泽的眼光很色,让孙铭泽感到自己就像一只在饿狼窥视下的小羊羔。但这也没什麽,反正上一次为学院拍人体图片时他早已将自己看了个一清二楚,再说今天就是为了报答他为自己出名所出的力,看就看吧,反正自己是会把握住分寸的。

    到了後来,孙铭泽看秦守仁还算老实,也放开了戒心,换衣服时都不进更衣室了,索性就在秦守仁的眼前换。当她换奶罩的时候就直接面对着秦守仁换,那一对微微颤动的丰满白嫩少妇玉乳高耸着,足有34F般大,没有奶罩也是那麽得坚挺,颤动的红粉色乳头含苞待放当她换小内裤的时候才像征性的转过身去换,把白嫩的屁股让给他看。

    孙铭泽心想,这个秦局长不就是想占点眼福吗,除了私处外,都让他看个够吧!唉,其实自己的私处不也让他看过甚至摸过了。看就看吧,美丽不是我孙晴晴的错!

    就这样换了有十几套衣服,全是超性感的那种!秦守仁说:拍到最後一套了。

    孙铭泽脱掉前面拍摄的那套衣服,赤裸着上身,只穿着一条小小的T字裤站在灯光下,等秦守仁拿衣服出来。那一对微微颤动的丰满白嫩的少妇玉乳高耸着,足有34F般大,没有奶罩也是那麽得坚挺,颤动的红粉色乳头含苞待放,就如没开过苞的处女的乳头一般。

    秦守仁直盯着孙铭泽丰满白挺的乳房却没有动,而是对孙铭泽说:「孙老师,把内裤脱掉。」

    「什麽?!」孙铭泽很惊讶地问他:「不是拍服装照吗?没说要拍裸照的啊?」

    「不是拍裸照,是要你穿上这个!」秦守仁笑嘻嘻地对孙铭泽说,然後拿出一样东西。

    孙铭泽仔细一看,原来是那天发布会上孙铭泽穿的那条极性感几乎全透明的小裤。孙铭泽没好气地说:「这个也要拍啊?」

    「当然要拍了!这才是精华啊!赶快吧,这是最後一组了。」

    孙铭泽接过那条T字裤,习惯地就想背过身去脱内裤,但随後孙铭泽想了几秒锺,却停下了脚,站在了聚光灯下。孙铭泽咬了一下嘴唇,心想干脆让这个老色鬼看个够吧,反正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照完了免得他经後老缠着自己。

    她脸色一红,说道,「算啦,先让你拍一些裸照吧,照完咱们再照最後一组,免得你心里老不干心。」

    这一次正对着秦守仁脱下了原先穿的那条T字裤,被黑色的阴毛盖住的阴部这一次完全裸露在秦守仁面前,美女在聚光灯下一丝不挂的站了约1分锺。

    秦守仁死死地盯着少妇孙铭泽,眼光很暧昧。好爽啊,大美女的胴体这一次完全暴露在秦的眼前。修长的玉脚间是粉嫩的黑色芳草地,阴毛彷佛已经潮湿了。

    孙铭泽笑道,「别发呆了,快照吧,这可是只给你一个人的珍藏版!」

    秦守仁赶紧用相机抢拍了几张,孙铭泽手持那条T字裤,一边随便摆了几个极性感的POSE,一边笑道,「怎麽样,大局长,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秦守仁乐开了花,连说:「满意满意,孙老师的裸体才是真正的艺术啊!你的阴部真是太完美了!来,屁股向左边翘一点。」

    孙铭泽脸色腓红,恨了他一眼,嗔道,「你别往我脸上贴金了。」

    但还是顺着他一手扶头,一手叉着腰,屁股向左边翘起。秦守仁连拍几张後嘴更无遮拦了,说道,「孙老师,我玩过的女人不算少,但要是能你性交真是太幸福了!孙老师,要不今天我们……」

    孙铭泽轻轻瞪了他一眼,扭了一下屁股,啐道,「瞧你色的那个样子!」

    她慢慢地弯腰穿上那条小小的裤子,也放开了说道,「你想都不要想了。今天我只是答应让你拍艺术照,现在裸照也拍了,你还不满足啊!还想和人家上床!

    我可是有老公的人,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奸淫我。亏你还是公安局长的执法人员呢。」

    「孙老师,我……」

    「不行就是不行!还有,这几张裸照只能供你个人使用,人家可是看在你帮过我的忙才让你照的,从来没有人单独照过人家的裸照哟。可不许给别人看到!

    不然以後就没得照了!」

    秦守仁听後只好「嗯」的一声答应了她。

    孙铭泽穿好透明T字裤,问道,「那条缕丝巾呢?」

    秦守仁手一摊,邪笑道,「忘带了。」

    孙铭泽白了他一眼,「我看你是故意不带的吧。不带就不带吧,你今天让我怎麽照都可以,不过你可别想打坏主意。」

    这次连上身挂的那缕丝巾都省了,孙铭泽的双乳毫无保留地展现在灯光下。

    站着照了几张照片後,秦守仁又要孙铭泽摆出那个趴跪在地上高高翘起臀部的动作,孙铭泽有点不高兴,但还是照做了。孙铭泽刚摆好姿势,秦守仁就凑了上来,他居然绕到孙铭泽身後,把双手插到孙铭泽双腿的中间,用力往外掰,还一边说:「把双脚张开大一点!」

    孙铭泽没好气地对他说:「你想要我怎麽做说出来就行了,别动手动脚的趁机占我便宜。」

    谁知话没停口,秦守仁就一手按了一下孙铭泽的腰,另一手放在孙铭泽阴部的位置,紧贴着透明小裤,用力往上托了一下,说:「再翘高一些!」他的手姆指就按在孙铭泽的阴道口上!

    孙铭泽「嗯」的一声,全身一阵酸麻,阴道内一阵禁脔,一股淫水涌出了阴道口。秦守仁藉机在阴道口上揉捏着,那条小T字裤太小太透了,根本起不了保护的作用,隔着它明显可以看到和感觉到阴道口正像一张小嘴一样在张合着。

    孙铭泽一身骨头都软了,气道,「你把手拿开,放在那里干嘛!」

    「你屁股再擡高一点,我在调整你臀部位置。」

    孙铭泽无奈地高高撅起屁股,说道「好了吧,快拿开!」

    秦守仁却左手拉了拉小T裤,右手仍不断抚弄着美女的阴部,「你的裤子有点向下掉,我正在调整。」

    孙铭泽气得刚想开口骂人,秦守仁却又回到了相机架旁,说:「好了,就这样,别动!」

    孙铭泽趴在地上看着秦守仁那张又胖又好色的脸,被他吃足了豆腐又发作不得,真是无可奈何。

    秦守仁用固定相机照了几下後,又拿起一台挂在胸前的相机,绕着孙铭泽开始从不同的角度拍照。这个该死的坏蛋又转到孙铭泽身後了。孙铭泽知道他要干什麽。孙铭泽极不愿他在自已的後方拍照,孙铭泽穿的这条T字裤那麽小,阴唇的後部肯定露出来了,而且那条绕过孙铭泽股缝的系带又细又透明,孙铭泽的肛门也一定会被看得清清楚楚……

    可孙铭泽还是让秦守仁在後面拍了,孙铭泽的心情挺复杂,一犹豫,秦守仁手中的快门就「卡卡」地响了几声。

    终於拍完了!孙铭泽从地上站起来,长松了一口气。秦守仁脸上堆着笑,很殷勤地为孙铭泽端上一杯水。孙铭泽干脆没换衣服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喝上一口水,休息一下。

    「怎麽样?局长,我这个模特还可以吧?」

    秦守仁看着孙铭泽的乳房说道「当然!当然!孙老师可是天下最棒的模特了,真应该找个模特经纪公司,把你捧成全世界都知道的名模!」

    「局长又耍花枪来了,定有什麽不良居心!不过,这次拍的照片,艺术照有了,全裸的性感照也有了,这下你满足了吧。但我说明一下,我的全裸性感照只能供你个人使用,可不能做别的用途哦!」

    「那是当然!我不是那麽没有道德的人。但是,我会经常把它们拿出来饱饱眼福,打打手枪。」

    「坏蛋!」孙铭泽一脸通红。「你啊,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别老想着别的女人,你刚才又摸趁机摸人家那里不是。不要告诉我你又是一时冲动!我警告你,要是被我男人看见你这样打不死你。」

    秦守仁笑道,「我也只是摸了一下,又没有干其它的,摸一下也有罪啊。」

    「你!」孙铭泽气得无话可说。最後,她说:「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也该走了!」

    说完,孙铭泽站起来脱下秦守仁的「大作」,准备穿上自己的衣服。

    这一次孙铭泽又一丝不挂的暴露在秦守仁面前,一身白肉是那麽的娇嫩。看秦守仁正盯着自己的胴体发呆,孙铭泽笑道,「还没看够啊,唉,我原来的那条T字内裤呢,秦局长,你放哪去了?」

    秦守仁道:「孙老师,你先别急,裤子一定在家里跑不了。我这个相机的数码的,可以看到我们刚才照的回放,你来欣赏一下。」

    孙铭泽也很好奇想看一下,她接过相机,心想反正自己的裸体秦守仁已经看到了,也不急现在就找衣服穿上,便一丝不挂的坐在沙发上一张张的翻起来。

    秦守仁坐在她的身边紧挨着美女的胴体,眼中看着美女颤悠悠的高耸丰乳和芳草漆漆的阴部,鼻中闻道美女浴後的阵阵幽香,真是心旷神怡,情不自禁的伸手揽住孙老师赤裸的肩头。

    开放的孙铭泽对此并不介意,心想他好歹是公安局长,绝不会犯法强奸自己。

    所以没有在意老色狼正在用眼光强奸自己,而是不断和他聊着照片的效果,秦守仁随口胡言几句,眼光寸步不离美女的裸体。

    摄影棚里的沙发上,一个西装革履的老色狼和一个一丝不挂的极品美女紧挨着,好一幅绝妙的色狼美女图。

    两人在沙发上边聊天看相片有好一阵子,孙老师一丝不挂的坐在衣着整齐的老色狼身边,心里没有感觉不可能的。

    那是很危险的。虽然今天孙铭泽很大方地让这三个人看了个一清二楚,但很清楚地知道,事情只能到此为止,决不能和他们搅在一块!孙老师内心其实是个很传统的美女。孙铭泽还是有几分清醒的。

    已经是晚上9点锺了。孙铭泽对刘老四他们说:「好了,都看完了,过瘾了吗?」

    他们连忙回答说:「看是看过瘾了。真是大开眼界!」

    「既然看过瘾了,你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天已很晚,你们该回去了!」

    刘老四他们没有直接回答孙铭泽,而是死盯着灯光下的孙铭泽,说:「没想到孙老师脱光了衣服是那麽的好看!瞧你的身材,谁要是有幸和你睡一睡真是无比的幸福!睢孙老师的白裤子都有些湿润了。」

    孙铭泽听出了他们话中的话,但孙铭泽没有理会他们。

    她直截了当地说:「那是不可能的!你们别想得寸进尺!好了,我很累,要休息了,你们走吧!」

    孙铭泽的语气已有了发火的味道,刘老四他们听後连忙说:「不是,不是,孙老师你误会了,我们不是那个意思。」

    孙铭泽没等他们说完就告诉他们:「好,不管你们是什麽意思,你们该走了!」

    刘老四还想说些什麽,但看到孙铭泽的脸色,就不敢说了。

    他们悻悻地走出了孙铭泽的房门。孙铭泽去关门时,清楚地看到他们每个人的裆下都鼓鼓的。

    送走刘老四等人後,孙铭泽收拾好东西,又洗了个澡,然後穿着睡衣来到阳台上。晚风一吹,孙铭泽完全清醒了过来。

    孙铭泽又想了想今天的事。对於拿那些相片与光盘给刘老四他们看并使他们看到我的全部之事她并没什麽後悔,也许他们真的从中看到了艺术呢?虽然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胴体与性器官时还有些异样的难为情,但同时产生的那种兴奋却也让孙铭泽回味。

    不知怎麽孙铭泽竟然有些喜欢将自己的身体展现於男人们色迷迷的眼光之下了。越是展示那些隐秘部位,孙铭泽竟越兴奋!

    天哪,我该不是有暴露狂吧?这次拍人体照片,也是我最先答应的。以前我曾参加过很多服装表演,当穿着一些性感暴露的服装演出时,我也有过兴奋感。

    我的上帝,不会吧?

    想着刚才刘老四等人眼鈎鈎地盯着孙铭泽的私处的情景,想到刘老四他们回家後一定会以自己为手淫对象,孙铭泽又有了些兴奋!甚至是性冲动!可丈夫已出差了,今晚孙铭泽注定是寂寞的。

    望着无边的黑夜,孙铭泽只能独自感受睡衣下那条小小的T字内裤将孙铭泽的敏感部位紧紧勒住的感觉。

    倒在床上,孙老师饥渴地去掉T字内开始手淫,而不知怎麽,孙老师脑中不断出现当众摸自己私处的公安局长秦守仁的身影,只要一想到秦守仁对自己阴唇的触摸,孙铭泽就兴奋不已,插入小穴的手指立刻快速扣动起来……

    在想到秦守仁掏出阳具意图强暴自己时,孙老师竟然达到了高潮!

    二、弗洛伊德的构想

    秋风悄悄地起了,但这个城市依然是那麽炎热,於是生活就从夏日的烦躁中延续了下来。早上的舞蹈课孙铭泽在练功房里指导学生练习。孙铭泽穿着一身泳装式的高开叉练功服,没穿丝袜,两条修长白晰的腿裸露着。孙铭泽反对在练功时穿长裤或者丝袜,因为那将让她看不到做动作时腿部肌肉线条的变化。孙铭泽的练功服是白色的,很轻薄,带着点透明。

    孙铭泽没有戴文胸,可以透过练功服隐约看到孙铭泽结实丰满的双乳,至少是34F大的丰乳。下身孙铭泽穿的是一条白色的深V型T字内裤,很小,从外面仅能见到裤边和系带。内裤的面料是半透明的薄纱,从正面隔着练功服也能隐隐看到大腿根三角区的一团黑色。

    孙铭泽练功时一向穿着得很性感。孙铭泽提倡大家不要穿得太保守,美是不怕暴露的,要勇敢地展示出来,只有身体有缺陷的人才会求助於服装的摭掩。孙晴晴还对她的学生们说:漂亮女人要征服生活,首先就要征服别人的目光!

    孙铭泽的学生深受孙铭泽的影响。女生们清一色的浅色半透明高开叉练功服,里面清一色的T字裤,一条比一条性感,很多人的都可以看到她们的三角区。好多女生都和孙铭泽一样没戴文胸,青春从那里勃发而起。

    男生们也是这样,他们的练功服又紧又薄,里面的内裤也很小巧,居然也有些是T字裤。紧紧的练功服使他们男性的象徵高高隆起。这个年龄的男性,生命与慾望都无比澎湃,更何况身旁围着这麽多性感的异性胴体。

    孙铭泽在一个男生的配合下示范一个造型,孙铭泽偎在他身前背对着他,左脚尽力并张开弓起,双手高举。

    男生在孙铭泽後面紧靠着孙铭泽并右手抱住孙铭泽的腰,左手按照孙铭泽的要求从孙铭泽张开的左脚膝盖沿孙铭泽大腿内侧一直往腿根部抚摸上去,到小腹,到腹部,到胸部,到左手臂,直到左手指尖。

    这是一个西方舞蹈《秋天狂想》中的一小段,有强烈的爱的暗示。这一段是整个舞蹈中很重要的部分,由於男生的手经过的部分有些敏感,因此大家似乎放不开,总做不太到位,体现不出舞蹈的精髓。所以,孙铭泽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与这个领悟得较好的男生给大家做示范。

    「孙老师,秦守仁秦局长在外面找你!」一个学生的声音将孙铭泽们的练习打断。孙铭泽一下子从舞蹈的情绪中走出来。那位男生也随即放开了孙铭泽。

    「啊!秦局长在哪里?」孙铭泽知道,这段时间秦守仁常来学院检查保安工作并看她们练操,有两次他还自称想减肥,要求孙老师教他跳舞,但被孙铭泽宛言谢绝了。「就在外面的休息里。」

    「好!谢谢!」

    秦守仁坐在练功房外的休息室里。孙铭泽进去後,休息室里明亮的光线立即将孙铭泽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展现得清清楚楚。胖胖的秦守仁坐着,满是笑容地将孙铭泽的身体看了个遍。孙铭泽想在光的帮助下,他的视线一定穿透了自己半透明的练功服,看到了自己的乳晕和她那隐隐可见的黑色三角区。

    看什麽看,上次拍艺术照片时不什麽都看到了吗?面对秦守仁的目光,孙晴晴心里想。

    「嗯,孙老师总能给人带来一种视觉上的冲击感!」秦守仁突然说。

    「局长太过奖了!」孙铭泽不知秦守仁是否还有别的意思。

    「不过!不过!孙老师这麽漂亮的容貌,这麽美好的身材,这麽高贵的气质,这麽性感的穿着,我真恨当初读书时不够用功,以致现在都找不出合适的词汇来形容此时看到你时的感受了!孙老师,我这几天可是天天来看您练功哦。您刚才跳的那段《秋天的狂想》真是太棒了!有空真想让你教我跳跳。」秦守仁站起来,一边说一边绕着孙铭泽转了一圈。他在仔细地审视孙铭泽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秦局长可真会说话,我看就是就是神仙也要让你给骗了!」全学院都知道这个秦局长是出了名的色狼,孙铭泽才不会轻易相信他呢。不过,在他看孙铭泽的时候,孙铭泽还是轻轻摆了一个优雅的姿势,向秦守仁充分地展示了一下自己。

    虽然秦守仁是个很好色的人,但不知为什麽,孙铭泽在他面前并没有什麽反感和不适感,即使是像现在这样穿得很露地让他看,因为她认为秦守仁是真的很欣赏自己的美貌。被这样一个有玩过无数女人的中年男人瞧上眼,不正说明自己的美是货真价实的吗。

    当然她是绝不背叛自己的男人委身於这样一个色狼的!孙铭泽在这一点是十分坚定,她只是偶尔把秦守仁这样的色狼作为自己的性幻想对象。

    「瞧你说的,我哪敢骗你啊?我说的都是真的。」秦守仁说。

    孙铭泽换了个姿势,对他说:「哎呀!真也罢假也罢,今天秦大局长来找我孙铭泽,不会是仅仅为了来看看我,然後再对我说几句好话的吧?」

    秦守仁听後故意用一种很夸张的语气回答孙铭泽说:「喔!对不起!对不起!看我被你的美丽震撼得都忘了正事了,也忘了请孙老师坐了。孙老师,请坐,请坐,我们坐下慢慢谈。」

    坐下後,秦守仁告诉孙铭泽,也最近要在市里搞一次概念性服装发布会,会上将展示一些本市对服饰潮流发展的观察思考而设计出来的概念性服装。他想请孙铭泽去模特。定让她一举出名。孙铭泽对他说:「A市有那麽多模特经纪公司,你还愁找不到好模特吗?」

    秦守仁说:「模特我已联系好了。但没一个有你漂亮,你去的话我一定让你压轴。」

    「压轴?秦局长你可真会说,我哪能压什麽轴啊!」

    「孙老师不必谦虚,你是最合适的人选。」看到孙铭泽一脸的疑惑,秦守仁又告诉孙铭泽:「这次举办的服装发布会名称叫做「弗洛伊德的构想」,以性感服饰和性感内衣为主。以孙老师的艺术气质,舞台表现力和对於性感的理解,担任这次发布会的压轴模特最舒适不过了。我是这次展示会的颁奖委员,说实在的,我认为一等奖非你莫属!」

    「弗洛伊德的构想?性感服饰?好古怪的东西!」听到秦守仁的介绍,孙晴晴心里感到挺有趣的。平时孙铭泽参加服装表演,经常会碰上一些性感服饰,但还从没见过从弗洛伊德的思想中寻找灵感的。以这位心理大师为依托,看来这次发布会的时装还真有特别的性感在里面。而且,有这位「熟人」帮忙,我还可以拿得大将一举成名。女人啊,都少不了有虚荣心的。

    秦守仁见孙铭泽沈默了一会儿,便以为孙铭泽是在犹豫,连忙又劝孙铭泽:「孙老师,还犹豫什麽?这觉得这次发布会的性感最适合你了。其实你对性感是十分认同的,你一向穿着都十分性感,包括今天。为什麽不将你追求的东西以艺术的形式尽情地展示呢?而且举办者会给你优厚的报酬的。」

    孙铭泽嫣然一笑,说:「好吧,既然秦局长这麽看得起我孙铭泽,就答应你了。算看你的面子。」

    对此秦守仁喜出望外,告诉了孙铭泽演出及走台排练的时间後,他又对孙晴晴说了一句:「孙老师,你穿这样的衣服比那天脱光时还好看,性感而高贵。」

    孙铭泽笑骂了他一下:「你就记得这事,那时你趁机占我的便宜,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没有吧」秦守仁假装委屈。

    孙铭泽粉脸一红,啐道,「占了好处还不承认,你都摸到我那里了!要不是那天人多,睢我不打残你。」秦守仁乐道,「还不是孙老师的阴唇太迷人,你看我就没摸其她人的B嘛。」

    孙铭泽听秦守仁说话如此下流,脸红得跟苹果一样,但她知道这个大人物自己得罪不起,让他占点口头便宜算了吧,於是打了秦守仁一拳啐道,「你还说,象公安局长的样麽?再说我打扁了你」

    秦守仁嘿嘿干笑了几声,说他还有其它事,这才走了。

    晚上睡觉前,孙铭泽在床上和丈夫张雨田说了这件事。他听了後仅是「嗯」了一声。这是孙铭泽意料中的事。结婚以来,孙铭泽们一直保持着各自的自由,很少干涉对方的事务——对於搞艺术的人来说,孙铭泽觉得这是很有好处的。

    但每次孙铭泽要去做什麽事,都还是象徵性地对他说一下。

    孙铭泽躺在床上准备熄灯睡觉时,躺在旁边的张雨田突然翻了个身,一拉住孙铭泽想去关灯的手,将孙铭泽压在他身下,并开始脱孙铭泽的睡衣。孙铭泽知道他想干什麽了。结婚3年後,他对性事变得越来越缺乏耐心了。现在的他已经很少再像新婚时那样在性事前对孙铭泽进行长时间的爱抚与挑逗,甚至连最起码的语言交流都没有。很多情况下他就这样突然而至,不管孙铭泽在想什麽做什麽。

    脱去孙铭泽衣服後,他匆匆在孙铭泽乳房上抓了几下,就进入了孙铭泽的身体。由於阴道的干燥,被他进入时孙铭泽略感疼痛。但孙铭泽还是很渴望他的进入的。身材高大的他性具大小却很一般,长度也不够,结婚以来他的性具只能到达阴道一半多一点的位置。但孙铭泽下身被他进入後还是产生了强烈的充实感,并很快就湿润了。近段时间他老有事要外出,孙铭泽们同床的机会减少了许多。

    孙铭泽早就有了干旱的感觉。这次,孙铭泽希望能得到一次充分的享受。张雨田的阴茎在孙铭泽的阴道内猛烈抽插,让孙铭泽的阴道一阵阵酸酥,并迅速扩散至全身。孙铭泽躺在他身下,鼻孔的喘息越来越强烈。孙铭泽张开纤长的双腿,将他的身子绕住,这个姿势有助於他的阴茎更深地刺入孙铭泽那已溢满了水的肉洞。

    但往常的问题今天依然存在。首先张欣慕从不准孙铭泽在做爱时叫喊,甚至也不准呻吟,因为叫床会让他过早射精,孙铭泽知道丈夫有早泄的毛病,因此一直顺从他的要求。

    於是今天孙铭泽也只能忍着,这既分散了孙铭泽的注意力,又让孙铭泽感到压抑。其次是他做爱时很少考虑孙铭泽的感受,节拍上很不和谐,总是孙铭泽刚有感觉时,他就突然觉得累而放松了下来,让孙铭泽感到很失望,或者是在孙晴晴集中精力体会时,他突然停下来,像厨师翻锅里的鱼一样将孙铭泽翻转,以采用下一个他想用的体位。

    而且他的性具确实太小,没有办法触及孙铭泽的子官孙铭泽和他做爱已很久没有过高潮了。每次都是孙铭泽刚一有感觉,他就因各种原因而松劲了,这种刚起跑又不得不嘎然而止的滋味让孙铭泽感到很不舒服。

    今天更是如此。平时孙铭泽还能在他身上找到几次感觉,可今天他在孙铭泽体内只翻腾了三、四分钟,就「嗯」了一声後软了下来。

    孙铭泽想他多半是故意这样做的。近来他不知在忙什麽,做什麽都匆匆忙忙的,想一下子就完成,一点耐心都没有。孙铭泽想和他说说,可他却翻身後急忙擦了一下阴茎,倒头便睡。

    孙铭泽轻轻推了一下他,他只是对孙铭泽说了一句:

    「我挺累的,睡吧!」孙铭泽知道丈夫最近事业很忙,她并没有怪他,只是觉得心中十分压抑,她是很爱自己的丈夫的。

    服装发布会定於三天後举行。

    「弗洛伊德的构想」里展示的服装的确性感特别,在这次发布会里,薄纱、蕾丝将得到大量的应用。专家们还亲自设计了T台和灯光、音乐。在一片由忽明忽暗的灯光,忽强忽烈的音乐组成的虚幻背景之中,模特们身着薄纱制成的各式衣服,穿梭在T台上。整个发布会里充满了虚幻迷离的色彩,一如弗洛伊德那诡异深远的思想,一如他终生思索的问题:梦想与性爱。

    在彩排中最後出场的孙铭泽感觉上却不太舒服。这样的感觉来自於孙铭泽要演示的服装。严格来说,这根本不叫服装!孙铭泽的上身什麽都没有穿,仅在脖子上挂了一条薄纱带。纱带的两端垂至胸部,看起来刚刚能遮住两个乳头。然而这条纱带很窄,又薄得基本上透明,而且还很轻,一走动便会被风吹得飞舞起来。

    所以说,其实孙铭泽的上身就像什麽都没有穿一样,孙铭泽坚挺结实的乳房几乎是毫无遮掩在暴露在别人面前。而孙铭泽下身的裤子也是小到了极点。这是一条系带式的T字裤,用於遮羞的一块布还不到半个巴掌大,勉强能拦住孙铭泽涨鼓鼓的三角区(在演出前孙铭泽不得不修剪了好多跑出外面的阴毛)。

    这块盾形的布的前端刚到孙铭泽三角区的上面一点点,由三条很细的透明系带与腰上的系带连在一起。布的後端则刚好遮到孙铭泽的阴道口,然後一条同样很细的透明系带勒过孙铭泽的股沟後,与腰上的系带连接。

    腰上的系带也是很细的透明系带,从稍远一些的地方来看,这些系带根本看不出来,孙铭泽就像一个仅仅用一张纸贴住三角区的人。

    尽管如此,穿上这样的衣服还真让孙铭泽产生了些异样的感觉。

    参加今天的彩排时,孙铭泽见到要穿的这套服装後,心里就有些後悔了。她叫秦守仁到自己的化妆室来。

    化妆室里没有其她人,孙铭泽穿着这套极性感的设计,白嫩修长丰满的身材几乎全裸在秦守仁的面前,看得秦守仁两眼发直。孙老师对秦守仁说:「这也叫服装吗?穿成这样子你还不如让我直接裸体上台呢?」

    秦局长听後笑嘻嘻地说:「这才叫做性感嘛!这也是服装的一种。孙老师不会那麽保守吧?而且这是服装发布会,不要有太多顾虑!我祝孙老师马到成功!」。

    他假装要给孙铭泽一些鼓励趁机拥抱住美女,左手揽着孙老师一丝不挂的光洁背部,右手轻抚着孙老师几乎全裸的丰臀。

    「孙老师,你不要有压力,相信自己,没有人比你的身材更棒了。」秦守仁嘴里鼓励着,双臂却越抱越紧。

    孙铭泽丰满的双乳被秦热情的拥抱压住了,原先遮住乳头的半透明纱带飘到双臂的位置,一双玉奶完全没有任何摭挡的挤压在秦守仁和自己的之间,被压出一条深深的肥美乳沟。

    更可恨的是,秦守仁裤当里的肉棒已经因自己的性感而完全勃起,孙老师感觉到秦守仁的肉棒真是很大而且直挺挺地顶着她的私处,她从来都没想过还有这麽大的肉棒,比她最强的男学生的肉棒还大的多,更不要说他丈夫的了。

    「天啦,我几乎什麽也没穿,他的大鸡巴直挺挺的顶着自己的私处,那里只有一小块布挡着,他想干什麽!?他在趁机对我进行性骚扰啊!!」孙老师脸红得像苹果一样,真想给他一耳光,但想到这个大人物惹不起何况他还尽力帮自己拿大奖,只是盯着秦守仁淫荡的脸道,「你说这套衣服能赢麽?」胸口在秦的挤压中急剧起伏。

    「有我说话,当然你是第一了!」秦守仁胆子更大了,右手手指居然已经绕过股沟伸到了美女的阴道口,还好有一个小小的遮羞布隔开。

    孙老师全身一颤,体内竟然有一丝冲动,一股淫液涌了出来,忙低声道,「别这样,这里有人来。」

    「没事,孙老师你真的好美!」秦守仁说完手指已经拨开美女那一小块遮羞布。

    孙铭泽这时真的好尴尬,想发作骂人是不行的,这样外面的人就会以为自己和他有染,还拿什麽奖,不发作岂不是让这个色狼占尽便宜。更恼人的是自己竟然控制了不有兴奋的感觉,淫水似乎正在涌出阴道口。

    「啊,他已经摸到我的阴唇了!他还想把手指插进我的阴道!!这一次和上次不同,他可是当着我的面吃我豆腐!我该怎麽办啊?」孙铭泽满脸涨得通红,想推开他却一身发软,「啊,不好,他的食指一个指节已经插进我的阴道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门口有人叫道:「孙老师,该你彩排了。」

    孙铭泽忙答到:「就来!」

    她白了秦守仁一眼道:「你这色狼,藉机吃别人豆腐!够了吧,快让开。」

    说完立刻推开秦守仁。这时一对高耸的玉乳却裸露出来了,孙铭泽不让他看清自己暴露的双乳就转过身去,整理好纱带後忙扭着屁股走出化妆室。

    两天後。

    孙铭泽穿着这样的服装出场了。刚走到前台,T台灯光忽然变得明亮无比,将孙铭泽几乎赤裸的胴体照得如雪一般花白。孙铭泽修长的双腿,高挺的乳房,浑圆的臀部,神秘的小腹,就这样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观众的面前了!想到这里,孙铭泽心里忽然又有了那种莫名的冲动。

    已被前面接连不断的性感表演所震撼的观众看到孙铭泽後再次骚动起来,接着闪光灯密集地闪起。照吧照吧!台上的孙铭泽心里很复杂。

    虽然上次孙铭泽曾全身赤裸地照了不少照片,但那毕竟是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下进行的。现在则不同,现在在台下,有无数的记者,有无数的摄相机和照相机,通过它们,孙铭泽就像裸露在了整个世界面前!

    以前的服装演出中,孙铭泽也穿过一些性感的服装在T台上展示,但那只限於一些透明的衣裤,虽然别人也能看到孙铭泽的双乳,但外面包有一层衣物,心里总感到有些踏实。

    以前孙铭泽也曾参加过内衣发布会,穿着T字裤出现在T台上,但那些T字裤比现在这条要大多了,孙铭泽还可以在里面穿上一条模特们常穿的小T字裤以防走光。这次不行了,这麽小的内裤,孙铭泽没办法再在里面加上任何东西。

    孙铭泽就像是一个仅仅象徵性地挡住私处的裸体者展现在台上,任各种眼光与镜头扫遍全身。

    最後是本次展示会的颁奖人秦守仁出场,在掌声与闪光灯中,满脸得意的他向观众鞠了几个躬之後,忽然走到孙铭泽身边,一手揽住孙铭泽的细腰,吻了一下她的脸,才嘻笑着将一等奖的奖品发给了孙铭泽。

    这个两天前试图奸淫自己的秦局长的突兀的动作让孙铭泽有些不自然,那天后孙铭泽对秦守仁很是恼火,一直没理他。但很快她就自我调节过来了。这是在表演台上,这是一场演出,她不能因为一点个人私事就把整台发布会搞砸,况且现在已是最後的部分了。作为一名经常演出的模特,这点职业素质孙铭泽还是有的。

    被秦守仁揽住的孙铭泽干脆也搂住秦守仁的腰,还趁势扭了一下腰,脸上露出妩媚的微笑。台下又是一片灯光闪起……

    三、引狼入室

    发布会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弗洛伊德的构想》令设计师在时装界名声鹊起。

    而孙铭泽也像也在事前承诺的,得到了一笔数目非常可观的酬劳。

    当然,生活还是如往常般度过。以孙铭泽的条件,是完全有机会更加出名的。

    但孙铭泽并不喜欢那种万人瞩目的生活,那样会使人失去很多真实的东西。

    你生活的一举一动都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一想到这,孙铭泽就不由得喜欢自己现在在艺院里的生活。平静,而又随意。

    当然,生活中也还有一些这样那样的小小不如意,比如自己和丈夫的性生活。

    孙铭泽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享受过性高潮了。但没有谁的生活能是完美的。

    毕竟孙铭泽是深爱丈夫的,他是世上最体谅她的人。虽然身边有许多仰慕着,但她绝不愿做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