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
  • 发布时间:2018-01-11 16:0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口气明显改变的舅妈缓缓走过来,我看的出来她已经迟疑了,不知道是要责备我呢,还是装作没看到,又或者,有性功能障碍的舅舅,早已无法满足这个虎狼之年的女人,今天是她难得看到富有生气的肉棒,所以舍不得不看?我懒得去猜,至少舅妈没一巴掌给我,或立刻掩面走开,就代表我还有机会。

    「我换一件给你,那件脱下来吧。」

    我脱下那件穿不下的裤子,坐在床上递给舅妈,灵机一动,我惊呼:

    「惨了,对不起舅妈。」

    「怎麽了?」

    「我不知道内裤也湿了,把你的床坐湿了。」

    「哪里?」

    我和舅妈都站起身来,指着床上一小片湿拎拎的地方,其实这根本没什麽,我只是为了进行下个步骤罢了,我假装在拧水般扯着内裤,神情尽量表现难堪,实际上,我四角裤的裆口早已打开,这样扯着扯着,老二是会在缝隙间若隐若现的,舅妈只要看我拧内裤,就绝对会看见她久未看过的东西。

    偷偷观察之下,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的舅妈,正在默默瞟着我的裆口,我知道,她肯定已经看见我肿胀的老二了,这使我更加兴奋,但我也明白,现在绝对不是进一步的时候,本便假装慌乱的我,这下装得更慌,拧的更用力。

    让老二好像不小心一样,整根从裆口跑了出来,十八公分,完全充血的年轻肉棒,硬生生挺立在一个中年怨妇面前。

    我依然装作不知道老二跑出来的事情,继续拧着内裤,我瞧见舅妈望的出神,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怎知,她突然蹲了下去,继续找裤子,并说道:

    「不是很湿,别拧了,还有…阿弟你把裤子穿好。」

    「啊,对不起舅妈,我不知道它……」

    「没事,你这年纪的男生动不动就会这样,没关系。」

    可恶,我悻悻然坐回床上,背着舅妈的身子,根本不想把老二收好,而且更大胆的套弄起来,就准备等舅妈转头看见,赌她会有什麽反应,这时我已经管不了後果了,我只知道,这个怨妇绝对有意思,只是不敢表达罢了,我要是错过这个机会,舅妈这辈子对我就会多加防范,那就更不会有进一步的机会,是成是败都要豁出去。

    没多久,舅妈一边说话,一边转过身:

    「阿弟,你试试看这件,大一……」

    无法继续说下去的原因,没有别的,如果你看到一个大男生,正对着你打手枪,任何人都会停顿的,我装疑惑道:

    「舅妈,你看。」

    「阿弟你快停,你在干嘛…你不怕我告诉你妈吗?」

    「我妈没教过我这个,舅妈要教我吗?」

    「教什麽?」

    「为什麽我看到舅妈会变硬,为什麽这样会很舒服?」

    「你…你都大学毕业了,连女朋友都有了,怎麽可能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真的不懂,以前都不曾这样子。」

    「怎麽会……」

    我伸出手,抓住了舅妈的嫩掌,立马放在我的老二上套弄,一阵冰凉的感觉从老二上传来,这是温差导致的,要嘛是舅妈的手太冰,要嘛就是我的老二太热,反正不管怎样,舅妈此刻肯定感受到我老二的热度了。

    没有马上缩手的舅妈,眼里尽是迟疑,她肯定在想,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学生,连女朋友都交了,会连打手枪都不懂?废话,别说打手枪了,我连女朋友都干到不想干了,为了没话找话讲才这麽说,真当老子是白痴处男啊,仔细想想,舅妈也傻的可以,或许就是这样,才会嫁给我舅舅那个矮胖丑吧。

    「阿弟…这个就叫自慰,所以会很舒服。」

    「为什麽自慰就会很舒服?」

    「因为…因为…」

    舅妈害羞得不敢继续答下去,我也实在没法想像,这麽有气质的女人,嘴巴里能吐出因为会高潮,因为你会射出来,之类乡里鄙俗的话。舅妈似乎本着行善积德的心,没有逃开我的紧握,而是乖乖帮我套弄了起来,说实在的,除了刺激度够之外,舅妈的手法远逊我的女友,是以,我想要点更刺激的。

    「舅妈,这样会不会害你很为难?」

    「既然你不懂…舅妈也就示范一次给你看…之後你就自己来吧…其实就只要这样一直…」

    没等舅妈讲完,我便阻截道:「舅妈,你帮我口交好不好,我听人家说很舒服。」

    「不…不可以!」

    事以至此,被抓被骂反正是死定了,不如一次做到底,说不定还能握着一点把柄,所以哪轮的到舅妈要不要,我说话只是要让她知道接下来会怎样罢了。放开了手,我压住舅妈的後脑勺,恶狠狠往老二前进逼,紧闭双唇的舅妈,怎样也不肯就范,双手不断挣扎,我那硬挺的老二,便不断在她脸上游移冲撞。

    彷佛被什麽恶心的东西逼迫一样,舅妈整个五官揪在一起,但我这次改用两只手控制住她的後脑,越是闪躲,我便越是用力前压,舅妈可能终於忍不住,想要开口责骂,她嘴一张开,可谓中正下怀,我稍稍将舅妈的头往後拉,把老二对准那张小嘴,直挺挺便朝腔内顶入。

    「呜!呜呜!呜呜呜!…」

    「舅妈你好人做到底,就当帮帮我嘛,我真的好舒服哦。」

    痛苦的眼神,挣扎的表情,不断发出求饶却不成字句的悲鸣,舅妈依然在反抗着,但温润口腔所带给我的刺激感,远胜手指的套弄,我扶住舅妈的头,缓缓一来一往的做活塞运动,那不由自主分泌出的口水,一点一滴湿润我的阴茎,偌大的龟头,正在湿滑的口内,享受舌头包覆的刺激,就更不用说舅妈因为喘气反抗,吸气呼气间,造成腔内的真空作用,背德的刺激,强迫的快感,无一不让我兴奋至极。

    没有多久,舅妈便胀红着脸,当然,完整含入一条十八公分的肉棒,不是每个女人都受的了的,其中伴随而来的恶心、痛苦,纵然有极大的快感,也不是一次就能上手的性爱游戏,我知道,舅妈这种表情,是快要吐的意思。

    也不好把人玩坏,我悻悻然退出肉棒,只见舅妈果然手按胸口,不断反胃呕吐,樱桃小嘴可怜地咳出滴滴涎液,并且用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我。这个女人已经上钩了,接下来只要应对得宜,我绝对可以达成我的目标,看着舅妈痛苦神情,我装起了无辜,歉然道:

    「舅妈对不起,我不知道口交会让你这麽难过。」

    「你…你有这样子对过你女友吗?」

    「没有,我不敢。」

    「不可以这样子,女生会很不舒服。」

    笑话,难道我把肉棒塞进女友嘴里,再狠狠的口爆,也要跟你讲?

    「那…舅妈还愿意教我吗?」

    「我可以用手帮你…」

    说完,舅妈立刻伸出了手,似乎想要尽早结束这出闹剧,她的细手套弄得极快,但这样根本不会让我有想射的感觉,看她无奈的眼神,我便觉得有趣,其实她大可给我一巴掌,要我滚,然後把事情闹大,接着我不是坐牢就是被送出国,但她并没有这麽做,反倒乖乖帮我打起手枪来,或许…

    「舅妈,你和舅舅常做爱吗?」

    「不要聊天,我在教你事情。」

    「舅妈,我也想做一次爱看看。」

    听到这句话,舅妈本在积极套弄的手,忽然停止,呆然地看着我,她问道: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麽吗?」

    「拜托嘛,我没有和女生做过爱,舅妈可以一起教我吗?」

    不管舅妈依然在迟疑的脸,我一把将舅妈抱起,腰力一动便将她甩向床褥,只见舅妈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趴在床上,眼见机不可失,我奋力把舅妈的长裤给脱掉,里头一条黑色薄纱内裤,也一并扯了下来。这不看还好,原来舅妈早就湿透了,白嫩股间所露出的一小部分阴户,颜色偏深的阴肉缝中泌出波波水光,一撮撮黏在一块的阴毛,诉说舅妈泛滥成灾的事实,原来经过刚刚那一串刺激,感到兴奋的不只是我,这个女人也早就饥渴不已。

    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我握住肉棒,用手稍稍拨开肉瓣,找出蜜穴洞口,龟头一塞,後腰一挺,整根老二半点阻碍也没有,顺利插进了舅妈早已湿漉的阴穴,一股满被温热包覆的快感,顿时排山倒海席卷而来,你绝对不会相信,这是个生过两个小孩的女人,能拥有的阴穴,备感刺激的老二,继续在阴道中壮大,龟头硬到我从来没想过的境地,连抽插都还没,我便有想射的冲动。

    「啊!」

    才方插入,舅妈立刻忘情一叫,由於是从背後插入,我没办法看清舅妈此刻的神情,但我想,肯定也是放浪至极,谁叫我还不敢动,她那26寸的小蛮腰,已经不断扭动迎合,不是我在干她,而是她反过来想干我。我相好过的女人虽不多,但也有四个,却从没见过,淫水能像这样不停分泌,阴道湿润至匪夷所思的女人,舅妈要不是千古名器,就一定是饥渴太久。

    背向抽插了几下,十八公分的老二绝对是退到最外面,再奋力往内插到底,有好几次都顶到最深处,撞的舅妈嘶声喊叫。充满血的龟头,凶巴巴的刮着舅妈恐怕久未有人造访的阴道壁,每一声撞击,舅妈便以一声浪叫附和,每拔出一次,那种娇喘的闷声,便让我想干死这怨妇。我由後拉住舅妈的双手,将她的身子後仰,腰力快速来回摆动,直到舅妈再也受不了,疯狂叫喊着:

    「不要,会死掉,这样会死掉啦。」

    「不会死掉,这样才会爽,知不知道。」

    「好,这样才会爽,好爽,但,啊,不行了,好舒服哦。」

    「舒服吧,要不要停?」

    「不要停,不可以停,让我死掉,啊,要死掉了,啊啊啊啊。」

    这个姿势约莫插了五分钟,我便感到舅妈要高潮了,她的阴道壁不断紧缩,几乎就要把我的肉棒榨扁,不敢多受这种刺激的我,只好撤退把肉棒拔出,这不拔还好,舅妈泛滥成灾的阴道,立刻汩出滚滚浪液,沿着大腿流下,湿遍了整张床单,正在一开一合的肉穴,好似在招呼我的肉棒,说她还未满足,还可以再来一次。

    我再度抱起舅妈,将她整个人翻转过来,不多说就把早就湿近透明的卫生衣脱掉,两颗饱满浑圆的巨乳,便在我眼前晃啊晃,胸口那一片潮红,配上舅妈迷茫的眼神,泛红的双颊,欲语还休的双唇,我丝毫忍不住,一嘴便咬住左乳乳头,疯狂吸吮咬弄,一手则奋力抓弄另一颗乳房。

    「用力,用力,用力的揉我的胸部,吸我的奶子。」

    听到这句话,我咬得更加起劲,也揉得更加卖力,舅妈的双乳真不是盖的,虽然已年届四十,仍然弹性无比,滑指弹手,E罩杯的豪迈程度,也绝对货真价值,烫手扎人,没等我好好享用完这对美乳,舅妈忽然挣扎了开来,本来我以为是否要发生什麽变化,结果却让我吃惊。

    爬起身来的舅妈,竟低头咬住我的肉棒,一边用她的小手套弄,一边含住龟头,嘴内的灵蛇用尽所能地舔舐着我,吸吐之间,口水窸窣的响声,舅妈淫荡的眼神,一阵阵难以言喻的快感刺激着我,让我再也忍不住,一口气射出一大炮精液,一滴不漏的爆在舅妈嘴中。

    这时,舅妈的动作稍稍停缓,但她没有让我拔出老二的意思,只见舅妈的喉咙咽了咽,竟将我的精液全数喝下,一喝完,马上又开始舔起我的肉茎,不得不说,舅妈的口技实在了得,舌头在龟头间不断摆弄,时而含进整根,时而旁吻吸吮,不一会儿又将我的老二吹硬。

    没等到我反应,这次反而是舅妈把我推倒在床,她背对着我,用观音座莲的体位,对准肉棒,一鼓作气插了下来。我再次来到这饥渴诱人的蜜穴,更加湿润滚烫的体感,烧着我的肉茎,我明显感受到,除了阴道本身的吸力外,舅妈也控制着阴道壁,一松一放的刺激着我的肉棒。刚插进去没几下,我只觉得肉棒在阴道里无限延伸,并找不到一个顶点,舅妈则不断摆弄腰枝,好似在调整什麽一般。

    直到我感觉到龟头顶到了什麽,舅妈同时发出一声淫叫,我才明白,是舅妈自己在找刺激点,方一找着,这壶久未满足的蜜穴,开始了连串我未曾想过的攻击,舅妈的腰左扭右摆,前摇後挺,我的老二就在她的阴道里,被不停折腾刺激,听舅妈不断浪叫道:

    「不可以出来哦,好爽,好粗好硬的肉棒,好久没这麽爽了。」

    「恩,舅妈,你晃轻一点,这样我会忍不住。」

    「我才不管你,恩,啊,舒服,不行,就是那里,要到了,要到了。」

    再度感到阴道壁紧致收缩的我,决定不再这麽被动下去,凭腰力奋力往上一顶,我几乎将舅妈整个人插飞了起来,一声前所未闻的尖锐淫声,让我肯定这样的插法,绝对可以把舅妈插到高潮不断,没等舅妈掉下来,我把腰沈下,让老二脱离阴道的束缚,拔扯之间,我感受到万般阻力,因为早已湿透收缩,将近高潮的蜜壶,是不会这麽轻易放过肉棒的,强大的吸力拉扯下,我几乎又要射精。

    脱离出舅妈的掌控,好不容易才忍住射精的念头,趁着她整个人正要掉落之际,我挺起腰,没等舅妈完全坐下来,又一棒子深深顶入舅妈的阴道,由於濒临高潮的蜜穴着实太紧,我清楚感觉到粗大的龟头,撞破一层一层的肉壁,才又挺进方才的深处,此时,舅妈分泌出来的淫液,把我的大腿也给沾湿了。舅妈保持M字腿的姿势,整个人躺在我身上,臀部随着我方才的节奏上下摆动,大约又抽插了十多分钟,舅妈凄惨道:

    「我真的不行了,要去了,我不行了!」

    「还不可以,现在去了就没得爽了哦。」

    「啊,啊,啊啊,还要,人家还要,还要更爽。」

    我放弃抓拧酥胸的右手,伸到前方去挑弄舅妈的阴蒂,果不其然,舅妈的阴户早已湿了一大片,抚一触碰,我的手就湿的一蹋糊涂,伸出手指,二话不说,我便开始积极挑弄这粒早已肿大的嫩蒂。

    「啊,那里,不要摸那里啊,这样会死掉的。」

    「死掉,为什麽会死掉?」

    「恩,好舒服,会死掉,要死掉了。」

    「死掉是什麽感觉?」

    「很爽,很爽,就是这种感觉,恩,啊,不可以再摸了,再摸就要喷出来了。」

    「什麽会喷出来。」

    「淫水,我的淫水,不要,求求你不要,恩,好爽,啊啊啊啊!」

    「那到底要还不要?」

    「要,要,我还要更多,搓用力点,插更深一点!啊!要喷了,要喷了!」

    一面深入激荡的抽插,一面用手疯狂拨弄着阴蒂,别说是舅妈,我也到达了临界点,只是一直在忍住不射而已,终於,我忍不住了,一股强大的包覆力,铺天盖地般紧缚住我的老二,舅妈彻底高潮了,湿润的蜜壶,此时紧缩到前所未有的境地,足将任何侵犯进来的肉茎,彻彻底底的搾乾,再也忍不住的我,奋力一顶,将比第一发更充沛的精液,毫不保留地灌进舅妈的子宫里,也就是这最後一顶,舅妈也潮吹了,整个阴户朝外喷发出大量淫液,一边喷射,一边,她的细腰不断颤抖着,接着一震一震的余波,就躺在我身上发泄。

    过了好久,我才慢慢把软下的阴茎拔出,灌满的精液,这时也才找到发泄口,混杂着已经不知道是谁的淫液,尽情地往外宣泄,舅妈就这样瘫软在床上,痴痴的看着我。我将还带有一点精液的老二,放到舅妈嘴边,让她品尝这最後的精华,舅妈也懂我得意思,迅速伸出了舌头,熟练地帮我把老二舔的乾乾净净。

    那回之後,我和舅妈私下又做了好多次,甚至还在外头的旅馆偷情过,做的是一次比一次激烈,而且通通都内射,完全没有防护措施。现在我快退伍了,听说舅妈新生了一个小表弟,只希望到时候看到婴儿的模样,不要长的很像我才好。

    口气明显改变的舅妈缓缓走过来,我看的出来她已经迟疑了,不知道是要责备我呢,还是装作没看到,又或者,有性功能障碍的舅舅,早已无法满足这个虎狼之年的女人,今天是她难得看到富有生气的肉棒,所以舍不得不看?我懒得去猜,至少舅妈没一巴掌给我,或立刻掩面走开,就代表我还有机会。

    「我换一件给你,那件脱下来吧。」

    我脱下那件穿不下的裤子,坐在床上递给舅妈,灵机一动,我惊呼:

    「惨了,对不起舅妈。」

    「怎麽了?」

    「我不知道内裤也湿了,把你的床坐湿了。」

    「哪里?」

    我和舅妈都站起身来,指着床上一小片湿拎拎的地方,其实这根本没什麽,我只是为了进行下个步骤罢了,我假装在拧水般扯着内裤,神情尽量表现难堪,实际上,我四角裤的裆口早已打开,这样扯着扯着,老二是会在缝隙间若隐若现的,舅妈只要看我拧内裤,就绝对会看见她久未看过的东西。

    偷偷观察之下,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的舅妈,正在默默瞟着我的裆口,我知道,她肯定已经看见我肿胀的老二了,这使我更加兴奋,但我也明白,现在绝对不是进一步的时候,本便假装慌乱的我,这下装得更慌,拧的更用力。

    让老二好像不小心一样,整根从裆口跑了出来,十八公分,完全充血的年轻肉棒,硬生生挺立在一个中年怨妇面前。

    我依然装作不知道老二跑出来的事情,继续拧着内裤,我瞧见舅妈望的出神,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怎知,她突然蹲了下去,继续找裤子,并说道:

    「不是很湿,别拧了,还有…阿弟你把裤子穿好。」

    「啊,对不起舅妈,我不知道它……」

    「没事,你这年纪的男生动不动就会这样,没关系。」

    可恶,我悻悻然坐回床上,背着舅妈的身子,根本不想把老二收好,而且更大胆的套弄起来,就准备等舅妈转头看见,赌她会有什麽反应,这时我已经管不了後果了,我只知道,这个怨妇绝对有意思,只是不敢表达罢了,我要是错过这个机会,舅妈这辈子对我就会多加防范,那就更不会有进一步的机会,是成是败都要豁出去。

    没多久,舅妈一边说话,一边转过身:

    「阿弟,你试试看这件,大一……」

    无法继续说下去的原因,没有别的,如果你看到一个大男生,正对着你打手枪,任何人都会停顿的,我装疑惑道:

    「舅妈,你看。」

    「阿弟你快停,你在干嘛…你不怕我告诉你妈吗?」

    「我妈没教过我这个,舅妈要教我吗?」

    「教什麽?」

    「为什麽我看到舅妈会变硬,为什麽这样会很舒服?」

    「你…你都大学毕业了,连女朋友都有了,怎麽可能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真的不懂,以前都不曾这样子。」

    「怎麽会……」

    我伸出手,抓住了舅妈的嫩掌,立马放在我的老二上套弄,一阵冰凉的感觉从老二上传来,这是温差导致的,要嘛是舅妈的手太冰,要嘛就是我的老二太热,反正不管怎样,舅妈此刻肯定感受到我老二的热度了。

    没有马上缩手的舅妈,眼里尽是迟疑,她肯定在想,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学生,连女朋友都交了,会连打手枪都不懂?废话,别说打手枪了,我连女朋友都干到不想干了,为了没话找话讲才这麽说,真当老子是白痴处男啊,仔细想想,舅妈也傻的可以,或许就是这样,才会嫁给我舅舅那个矮胖丑吧。

    「阿弟…这个就叫自慰,所以会很舒服。」

    「为什麽自慰就会很舒服?」

    「因为…因为…」

    舅妈害羞得不敢继续答下去,我也实在没法想像,这麽有气质的女人,嘴巴里能吐出因为会高潮,因为你会射出来,之类乡里鄙俗的话。舅妈似乎本着行善积德的心,没有逃开我的紧握,而是乖乖帮我套弄了起来,说实在的,除了刺激度够之外,舅妈的手法远逊我的女友,是以,我想要点更刺激的。

    「舅妈,这样会不会害你很为难?」

    「既然你不懂…舅妈也就示范一次给你看…之後你就自己来吧…其实就只要这样一直…」

    没等舅妈讲完,我便阻截道:「舅妈,你帮我口交好不好,我听人家说很舒服。」

    「不…不可以!」

    事以至此,被抓被骂反正是死定了,不如一次做到底,说不定还能握着一点把柄,所以哪轮的到舅妈要不要,我说话只是要让她知道接下来会怎样罢了。放开了手,我压住舅妈的後脑勺,恶狠狠往老二前进逼,紧闭双唇的舅妈,怎样也不肯就范,双手不断挣扎,我那硬挺的老二,便不断在她脸上游移冲撞。

    彷佛被什麽恶心的东西逼迫一样,舅妈整个五官揪在一起,但我这次改用两只手控制住她的後脑,越是闪躲,我便越是用力前压,舅妈可能终於忍不住,想要开口责骂,她嘴一张开,可谓中正下怀,我稍稍将舅妈的头往後拉,把老二对准那张小嘴,直挺挺便朝腔内顶入。

    「呜!呜呜!呜呜呜!…」

    「舅妈你好人做到底,就当帮帮我嘛,我真的好舒服哦。」

    痛苦的眼神,挣扎的表情,不断发出求饶却不成字句的悲鸣,舅妈依然在反抗着,但温润口腔所带给我的刺激感,远胜手指的套弄,我扶住舅妈的头,缓缓一来一往的做活塞运动,那不由自主分泌出的口水,一点一滴湿润我的阴茎,偌大的龟头,正在湿滑的口内,享受舌头包覆的刺激,就更不用说舅妈因为喘气反抗,吸气呼气间,造成腔内的真空作用,背德的刺激,强迫的快感,无一不让我兴奋至极。

    没有多久,舅妈便胀红着脸,当然,完整含入一条十八公分的肉棒,不是每个女人都受的了的,其中伴随而来的恶心、痛苦,纵然有极大的快感,也不是一次就能上手的性爱游戏,我知道,舅妈这种表情,是快要吐的意思。

    也不好把人玩坏,我悻悻然退出肉棒,只见舅妈果然手按胸口,不断反胃呕吐,樱桃小嘴可怜地咳出滴滴涎液,并且用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我。这个女人已经上钩了,接下来只要应对得宜,我绝对可以达成我的目标,看着舅妈痛苦神情,我装起了无辜,歉然道:

    「舅妈对不起,我不知道口交会让你这麽难过。」

    「你…你有这样子对过你女友吗?」

    「没有,我不敢。」

    「不可以这样子,女生会很不舒服。」

    笑话,难道我把肉棒塞进女友嘴里,再狠狠的口爆,也要跟你讲?

    「那…舅妈还愿意教我吗?」

    「我可以用手帮你…」

    说完,舅妈立刻伸出了手,似乎想要尽早结束这出闹剧,她的细手套弄得极快,但这样根本不会让我有想射的感觉,看她无奈的眼神,我便觉得有趣,其实她大可给我一巴掌,要我滚,然後把事情闹大,接着我不是坐牢就是被送出国,但她并没有这麽做,反倒乖乖帮我打起手枪来,或许…

    「舅妈,你和舅舅常做爱吗?」

    「不要聊天,我在教你事情。」

    「舅妈,我也想做一次爱看看。」

    听到这句话,舅妈本在积极套弄的手,忽然停止,呆然地看着我,她问道: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麽吗?」

    「拜托嘛,我没有和女生做过爱,舅妈可以一起教我吗?」

    不管舅妈依然在迟疑的脸,我一把将舅妈抱起,腰力一动便将她甩向床褥,只见舅妈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趴在床上,眼见机不可失,我奋力把舅妈的长裤给脱掉,里头一条黑色薄纱内裤,也一并扯了下来。这不看还好,原来舅妈早就湿透了,白嫩股间所露出的一小部分阴户,颜色偏深的阴肉缝中泌出波波水光,一撮撮黏在一块的阴毛,诉说舅妈泛滥成灾的事实,原来经过刚刚那一串刺激,感到兴奋的不只是我,这个女人也早就饥渴不已。

    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我握住肉棒,用手稍稍拨开肉瓣,找出蜜穴洞口,龟头一塞,後腰一挺,整根老二半点阻碍也没有,顺利插进了舅妈早已湿漉的阴穴,一股满被温热包覆的快感,顿时排山倒海席卷而来,你绝对不会相信,这是个生过两个小孩的女人,能拥有的阴穴,备感刺激的老二,继续在阴道中壮大,龟头硬到我从来没想过的境地,连抽插都还没,我便有想射的冲动。

    「啊!」

    才方插入,舅妈立刻忘情一叫,由於是从背後插入,我没办法看清舅妈此刻的神情,但我想,肯定也是放浪至极,谁叫我还不敢动,她那26寸的小蛮腰,已经不断扭动迎合,不是我在干她,而是她反过来想干我。我相好过的女人虽不多,但也有四个,却从没见过,淫水能像这样不停分泌,阴道湿润至匪夷所思的女人,舅妈要不是千古名器,就一定是饥渴太久。

    背向抽插了几下,十八公分的老二绝对是退到最外面,再奋力往内插到底,有好几次都顶到最深处,撞的舅妈嘶声喊叫。充满血的龟头,凶巴巴的刮着舅妈恐怕久未有人造访的阴道壁,每一声撞击,舅妈便以一声浪叫附和,每拔出一次,那种娇喘的闷声,便让我想干死这怨妇。我由後拉住舅妈的双手,将她的身子後仰,腰力快速来回摆动,直到舅妈再也受不了,疯狂叫喊着:

    「不要,会死掉,这样会死掉啦。」

    「不会死掉,这样才会爽,知不知道。」

    「好,这样才会爽,好爽,但,啊,不行了,好舒服哦。」

    「舒服吧,要不要停?」

    「不要停,不可以停,让我死掉,啊,要死掉了,啊啊啊啊。」

    这个姿势约莫插了五分钟,我便感到舅妈要高潮了,她的阴道壁不断紧缩,几乎就要把我的肉棒榨扁,不敢多受这种刺激的我,只好撤退把肉棒拔出,这不拔还好,舅妈泛滥成灾的阴道,立刻汩出滚滚浪液,沿着大腿流下,湿遍了整张床单,正在一开一合的肉穴,好似在招呼我的肉棒,说她还未满足,还可以再来一次。

    我再度抱起舅妈,将她整个人翻转过来,不多说就把早就湿近透明的卫生衣脱掉,两颗饱满浑圆的巨乳,便在我眼前晃啊晃,胸口那一片潮红,配上舅妈迷茫的眼神,泛红的双颊,欲语还休的双唇,我丝毫忍不住,一嘴便咬住左乳乳头,疯狂吸吮咬弄,一手则奋力抓弄另一颗乳房。

    「用力,用力,用力的揉我的胸部,吸我的奶子。」

    听到这句话,我咬得更加起劲,也揉得更加卖力,舅妈的双乳真不是盖的,虽然已年届四十,仍然弹性无比,滑指弹手,E罩杯的豪迈程度,也绝对货真价值,烫手扎人,没等我好好享用完这对美乳,舅妈忽然挣扎了开来,本来我以为是否要发生什麽变化,结果却让我吃惊。

    爬起身来的舅妈,竟低头咬住我的肉棒,一边用她的小手套弄,一边含住龟头,嘴内的灵蛇用尽所能地舔舐着我,吸吐之间,口水窸窣的响声,舅妈淫荡的眼神,一阵阵难以言喻的快感刺激着我,让我再也忍不住,一口气射出一大炮精液,一滴不漏的爆在舅妈嘴中。

    这时,舅妈的动作稍稍停缓,但她没有让我拔出老二的意思,只见舅妈的喉咙咽了咽,竟将我的精液全数喝下,一喝完,马上又开始舔起我的肉茎,不得不说,舅妈的口技实在了得,舌头在龟头间不断摆弄,时而含进整根,时而旁吻吸吮,不一会儿又将我的老二吹硬。

    没等到我反应,这次反而是舅妈把我推倒在床,她背对着我,用观音座莲的体位,对准肉棒,一鼓作气插了下来。我再次来到这饥渴诱人的蜜穴,更加湿润滚烫的体感,烧着我的肉茎,我明显感受到,除了阴道本身的吸力外,舅妈也控制着阴道壁,一松一放的刺激着我的肉棒。刚插进去没几下,我只觉得肉棒在阴道里无限延伸,并找不到一个顶点,舅妈则不断摆弄腰枝,好似在调整什麽一般。

    直到我感觉到龟头顶到了什麽,舅妈同时发出一声淫叫,我才明白,是舅妈自己在找刺激点,方一找着,这壶久未满足的蜜穴,开始了连串我未曾想过的攻击,舅妈的腰左扭右摆,前摇後挺,我的老二就在她的阴道里,被不停折腾刺激,听舅妈不断浪叫道:

    「不可以出来哦,好爽,好粗好硬的肉棒,好久没这麽爽了。」

    「恩,舅妈,你晃轻一点,这样我会忍不住。」

    「我才不管你,恩,啊,舒服,不行,就是那里,要到了,要到了。」

    再度感到阴道壁紧致收缩的我,决定不再这麽被动下去,凭腰力奋力往上一顶,我几乎将舅妈整个人插飞了起来,一声前所未闻的尖锐淫声,让我肯定这样的插法,绝对可以把舅妈插到高潮不断,没等舅妈掉下来,我把腰沈下,让老二脱离阴道的束缚,拔扯之间,我感受到万般阻力,因为早已湿透收缩,将近高潮的蜜壶,是不会这麽轻易放过肉棒的,强大的吸力拉扯下,我几乎又要射精。

    脱离出舅妈的掌控,好不容易才忍住射精的念头,趁着她整个人正要掉落之际,我挺起腰,没等舅妈完全坐下来,又一棒子深深顶入舅妈的阴道,由於濒临高潮的蜜穴着实太紧,我清楚感觉到粗大的龟头,撞破一层一层的肉壁,才又挺进方才的深处,此时,舅妈分泌出来的淫液,把我的大腿也给沾湿了。舅妈保持M字腿的姿势,整个人躺在我身上,臀部随着我方才的节奏上下摆动,大约又抽插了十多分钟,舅妈凄惨道:

    「我真的不行了,要去了,我不行了!」

    「还不可以,现在去了就没得爽了哦。」

    「啊,啊,啊啊,还要,人家还要,还要更爽。」

    我放弃抓拧酥胸的右手,伸到前方去挑弄舅妈的阴蒂,果不其然,舅妈的阴户早已湿了一大片,抚一触碰,我的手就湿的一蹋糊涂,伸出手指,二话不说,我便开始积极挑弄这粒早已肿大的嫩蒂。

    「啊,那里,不要摸那里啊,这样会死掉的。」

    「死掉,为什麽会死掉?」

    「恩,好舒服,会死掉,要死掉了。」

    「死掉是什麽感觉?」

    「很爽,很爽,就是这种感觉,恩,啊,不可以再摸了,再摸就要喷出来了。」

    「什麽会喷出来。」

    「淫水,我的淫水,不要,求求你不要,恩,好爽,啊啊啊啊!」

    「那到底要还不要?」

    「要,要,我还要更多,搓用力点,插更深一点!啊!要喷了,要喷了!」

    一面深入激荡的抽插,一面用手疯狂拨弄着阴蒂,别说是舅妈,我也到达了临界点,只是一直在忍住不射而已,终於,我忍不住了,一股强大的包覆力,铺天盖地般紧缚住我的老二,舅妈彻底高潮了,湿润的蜜壶,此时紧缩到前所未有的境地,足将任何侵犯进来的肉茎,彻彻底底的搾乾,再也忍不住的我,奋力一顶,将比第一发更充沛的精液,毫不保留地灌进舅妈的子宫里,也就是这最後一顶,舅妈也潮吹了,整个阴户朝外喷发出大量淫液,一边喷射,一边,她的细腰不断颤抖着,接着一震一震的余波,就躺在我身上发泄。

    过了好久,我才慢慢把软下的阴茎拔出,灌满的精液,这时也才找到发泄口,混杂着已经不知道是谁的淫液,尽情地往外宣泄,舅妈就这样瘫软在床上,痴痴的看着我。我将还带有一点精液的老二,放到舅妈嘴边,让她品尝这最後的精华,舅妈也懂我得意思,迅速伸出了舌头,熟练地帮我把老二舔的乾乾净净。

    那回之後,我和舅妈私下又做了好多次,甚至还在外头的旅馆偷情过,做的是一次比一次激烈,而且通通都内射,完全没有防护措施。现在我快退伍了,听说舅妈新生了一个小表弟,只希望到时候看到婴儿的模样,不要长的很像我才好。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