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玻璃窗前的人妻小爱
  • 发布时间:2018-01-11 16:0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跟叙伦是透过同事介绍认识的,交往不到一年我就决定跟他结婚了,不是因为他长得帅或是很有钱,纯粹就只是时间到了。女人到了近30岁的时候,看着身旁的朋友一一步入礼堂,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而叙伦虽然长相普通、身材微胖,但他的个性好相处,又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这也是让我愿意主动向他求婚的原因。

    刚开始的新婚生活当然是很甜蜜的,尚处在热恋期的我们,还不打算这麽快生小孩,我们一起用贷款买了一间小套房,花心思布置成我所期待的样子,这个过程中,老公几乎什麽都顺着我的想法,他常说:「反正我对居家设计没什麽想法,能住就好。」但他还是会愿意陪着我挑家具、一起粉刷,这麽听老婆话的人真的很难得呢,朋友们都羡慕我有个疼爱我的好老公。

    但这样甜蜜的生活只维持了不到半年,叙伦的公司突然指派他到印尼去当台干,虽然是升职了薪水也增加,但是这一去就是一年,而且一个月只能回台湾一次。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有如晴天霹雳一样,还为此冷战了好几天不跟他说话,但最後还是哭哭啼啼的被他说服了。

    「亲爱的,为了我们的房子,甚至是将来的孩子,所以才需要努力多赚一点钱啊,我保证一有休假就回来陪你好吗?」

    面对现实上的考量,我就算再不愿意也只好同意了,只是我规定老公,就算再晚,每天也要陪我视讯至少半小时。一开始他也很努力的配合,人才刚到印尼那边公司安排的宿舍,都还没整理行李就先接上网路开视讯,只是几天後实在太忙,变成两天才能跟我视讯一次,而且老公的公司派他过去是为了开拓新的业务,几乎每天从早忙到晚,到最後他在印尼待了整整四个月都还没能休假回台湾。

    『老公,你今天再不陪我视讯的话,我就要去跟别人约会了喔。』这天是礼拜五,下班之前我传了这样的讯息给老公,其实只是想跟他闹着玩,谁知道叙伦竟然回我说:

    『好啊,亲爱的,抱歉,今天可能又得在公司忙到通宵了,最近有很多部不错的电影,你可以找朋友一起去看啊。』

    『你是认真的吗?今天可是周末喔,我的朋友们都回家陪老公了,那我只好找不认识的网友陪我去看电影罗。』

    『可以啊。』

    看到老公回的这三个字,我吓了一跳,他该不会生气了吧?

    『我开玩笑的啦,老公我会乖乖回家。』

    『我是说真的,你可以跟网友去约会。』

    这下子我真的傻眼了,而且真的有点不高兴,叫自己的老婆去跟别人约会是怎麽回事?但,或许是因为赌气吧,我就真的打开了许久未登入的BBS,在其中一个徵友的布告栏上留下了想找人一起看电影的讯息。

    由於我在那个BBS用的ID和昵称一看就是女生,所以没几分钟,信件和讯息就有如雪片般飞来。我从其中几个有附照片的信件中,挑了一个看起来还算顺眼的男生回讯,我也给了他我的照片,并且很快就约好了时间地点。

    从公司离开前,我又传了一句讯息给老公:

    『我真的要去约会罗!掰掰!』

    没有回应。

    搭车到了台北信义区的威秀影城後,我远远就看到那个男生已经在售票口排队了,於是便藉机打量了一下,嗯,还不错嘛,照片没有骗人,就是个高高瘦瘦的年轻男子,我猜应该不超过25岁吧,这时候我突然觉得有点心跳加速。天哪,就算是学生时代,都很少跟网友见面的我,今天到底是怎麽了?哼,谁叫我那个臭老公不陪我。

    他买完票以後,回过头就认出了我,然後一点也不怕生的走过来跟我打招呼。

    「你是小爱对吧?可以这样叫你吗?」我点点头,小爱是我在网路上用的昵称,也是我的小名。

    「我买好票了,也买了爆米花和可乐,再十分钟就开演了,我们准备进去吧。」

    我点点头。天哪,我居然紧张到不知道该说什麽才好。

    「小爱,你是哪间学校的?」

    「啊?」

    「你不是大学生吗?喔,忘了说,我是台大新闻所的研究生。」

    我忍不住噗哧一笑,心里有点暗自窃喜。有点娃娃脸的我,canovel.com确实从以前就会被看成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个几岁,再加上今天穿的小碎花裙,要说是大学生也不过分吧,哈。

    「哈哈,谢谢你喔,不过姊姊我已经结婚了。」

    这个男研究生当场做出很惊讶的表情:「哇!想不到我今天是跟人妻约会啊!」

    「哈,什麽人妻啦,无聊喔你。」我不由得有点害羞了起来。

    「那小爱姊,今天就请你多多照顾罗。」

    「你敢再叫我姊试试看!」我用力的搥了一下他的肩膀,接着我们两个都笑了起来,刚才的尴尬气氛登时消散不少。

    接着我们一起进场去看电影,但大概在开演十分钟以後,我就完全没办法专注的看电影了,我无法不去在意身边坐着的这个陌生男孩,我感觉到他一直在用眼角余光偷瞄我,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几次都觉得他要把手伸过来了,不过大概是因为我的表情太过镇定了吧,他始终不敢跨出那一步。

    电影结束後,我和他一起走出电影院。

    「小爱姊,还有点时间,要不要去喝个东西?」

    「我要回家了。」

    丢下这句话以後,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直到搭上捷运後,我紧绷的身体才终於松懈下来,不住的喘息着。

    一直到睡前,老公才传了讯息给我:

    『睡了吗?今天好玩吗?』

    『哼,如果我跟你说我在外面过夜呢?』

    接着等了很久老公都没有回应,当我想说他是不是生气了,正要打字的时候,他才回了三个字。

    『我好硬。』

    这让我吓了一跳,心想他到底是怎麽了,於是打了视讯电话给他。

    「喂?你还好吗?」

    「你真的在外面过夜吗?」

    「当然没有啊!你没看到我身上穿着睡衣吗?」

    他松了一口气,但看他的表情,竟然好像有点失望。

    「你到底是怎麽啦?」

    他没说什麽,只是把镜头往下转,让我看到他勃起的阴茎。

    「……你很兴奋?」

    「是啊!刚刚听到你说要在外面过夜,让我超硬的。」

    我有点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麽才好。

    「宝贝,我光是想像别的男人压在你身上的样子,就会让我很兴奋,我有跟你说过对吧?」

    「……嗯。」我点点头。

    过去有过好几次,老公会在床上问到我过去的性爱经验,甚至还要我钜细靡遗的交代过程,然後他就会变得很兴奋,接着做爱也会特别激烈。我一直以为那只是夫妻间的一点小情趣,但我没想到的是,老公好像真的很期待让我去跟别的男人上床。

    「所以你希望,我趁你不在的时候,去跟别的男人上床?」

    叙伦似乎更加兴奋了,不停的喘着气,面部表情甚至因此有些扭曲,但他依然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我没办法陪在你身边,是我不对。所以……如果你因为这样而去跟别的男人约会……我也没理由因此生气,可是……我真的很变态……光是想到心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约会……可能会发生什麽事……我就兴奋到不行了。」

    老公兴奋到连话都没办法好好说了,这情境让我有种异样的感觉。接着我褪下了身上的睡衣,露出34E的乳房给他看。

    「你很喜欢我的这对奶子吧?你想要让别的男人玩它?」

    「……是。」

    「你想要看别的男人搓揉我的胸部,吸我的奶头?」

    我一边说,一边对着镜头用手揉捏着自己的奶子。

    「对!我想看!」老公变得很激动,而且我知道他正在一边用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

    「你真的好变态喔。」我一边把自己的乳房往上推,伸出舌尖舔着自己的乳头,我知道老公很喜欢看我做这个动作。

    「那我现在就叫那个男生来我们家,在我们的床上,干你的老婆,好不好啊?」

    老公兴奋到似乎全身都在发抖,一只手快速的套弄着肉棒,我也配合对着镜头做出淫荡魅惑的表情,一边玩弄着自己的奶子,接着老公发出了畅快的低吼,似乎是射了。过了一会儿,他将镜头往下带,让我看到他射在床上和自己下腹部的那一大滩白色浓稠精液,我从来没看过他射出这麽多的量。

    从那天晚上以後,我心中的某个开关似乎就被开启了。

    ****

    『老婆,你打算什麽时候去跟别的男生约会?』看到老公传来的讯息,突然觉得有点烦躁,就姑且装作没看到。

    那天过後,我们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协议」,就是在知会过他的情况下,我可以去跟别的男人约会,但如果真的发生些什麽,我也一定要向他「报告」。不过我这边的前提是一切都要看我的意愿,如果最後我真的不愿意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那他也不能强迫我。

    「你让我这样去跟陌生男人约会,万一哪天我真的被别的男人强暴了呢?」

    「我当然会心疼啊,但也会很兴奋。」

    「干!」

    「哈,开玩笑的啦,我当然舍不得你被欺负的。」

    不过接下来的这几天他一直很期待的问我什麽时候会再出去约会,让我也不禁觉得有些困扰,那天一起看电影的研究生後来也没再跟我联络了,大概是那天的反应让他以为我生气了吧。除了他之外,寄信给我求认识的人还有许多,於是我就挑了几个看得顺眼的对象开始聊天。

    有个住在台中的网友叫做阿贤,传了他的IG给我,浏览了一下,似乎是个很重视生活品味的单身男人,留着小胡子的模样也带着点成熟男人的性感,於是就跟他连续聊了几天,意外发现我们都是伊圣诗这个品牌的爱用者,他说他有朋友在里面工作,可以拿到很优惠的价格,下次有机会的话找我一起团购。

    一个礼拜後,阿贤说他要到台北出差,问我有没有空可以一起吃个饭。

    『嗯……只是吃饭?』

    『不然你还期待发生些什麽吗?』

    『不是啦!我是说……如果最後没发生什麽的话,你会生气吗?』

    『哈哈哈!』

    被他这样回应,害我觉得有点窘,我到底在说什麽啊!搞得好像是我在勾引他一样!

    『这种事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我不会特别把它当成目的,真的只是想吃个饭而已。』

    『嗯,好吧,姑且相信你。』

    『哈哈!』

    於是我们约好了时间地点,原本他说可以来接我下班,但如果让同事看到我上了别的男人的车,那就不好解释了,所以我还是决定自己过去餐厅。

    他找了一间以贩售各式啤酒为卖点的餐厅,装潢精致、灯光明亮,晚餐时间的气氛还满热闹的,但又不至於太过吵杂,让我觉得他挑餐厅的眼光还不错。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在店里了,一看到我就立刻跟我打招呼,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却不会有太陌生的感觉,大概是因为最近每天都有跟他在网路上聊天吧。

    因为我和他都没有很饿,所以就简单点了几道他们店里的招牌小菜来吃,我点了水果风味的啤酒,阿贤则是因为还要开车,所以点了淡啤酒。

    「小爱,你比我想像中打扮的还要华丽一点呢。」

    「哈!哪有,就随便穿穿而已。」

    「是吗?我还以为你是特地为了我打扮的呢。」

    「呵,我平常都这样穿好呗。」

    其实我这天真的特地穿了件平常很少穿的宝蓝色小礼服,连同事都以为我是要去参加婚宴,哈。

    喝了点酒後,我俩的话匣子也打开了,天南地北的聊着,就好像认识很久的朋友一样,但随着时间流逝,我的内心深处的那一丝紧张感也就越来越强烈。

    「吃的差不多了,要不要去看个夜景?我知道有个地方满不错的。」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结完帐後,阿贤让我在店门口等他,他去把车开过来,在等待的过程,我真的一度有想逃跑的念头,心里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不过当他开的黑色LANCER停到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在车上的时候他还是继续跟我聊天,不过我紧张到只能用单字回应他,脑袋里一团混乱,好几次都想叫他停车,但终究没有勇气,就任凭他将车子往猫空的山上开,沿途的路灯越来越少,视线也跟着越来越暗。

    他把车开到了山路旁的一块空地,接着关上大灯,从挡风玻璃看出去可以看到山下高速公路上的车灯串连成一条长龙,并不是多美的夜景,但四下无人、灯光昏暗,确实是男女幽会的好场所。

    我看着夜景有点出神,一转过头才发现他正盯着我看,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他的脸凑了过来,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吻住了我。他整个人翻过来轻轻按住我的上半身,而且很熟练的顺势将我的椅背放倒,我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或者应该说是被吓到了吧。

    阿贤轻轻的吻着我的唇,很温柔的一点一点的啜着,我几乎是呈现全身僵直不敢乱动的状态。接着他将舌尖探进我的嘴里,一次、两次,终於我张开了贝齿,献出香舌与它缠绕着,交换彼此的唾液。

    随着他逐渐激烈的热吻,我的身体也渐渐放松了下来,甚至伸手扶住他的肩膀主动回应着。他的一只手原本轻轻的扶着我的腰,然後慢慢往上轻抚,接着握住了我的右乳,我低哼了一声,阿贤便停下动作,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始隔着衣服揉捏我的乳房。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这反应也让他的动作更加大胆,开始将手伸进我的裙底抚摸大腿的内侧。

    「停、停……等等!」我勉力推开了他,阿贤变微微抬起身看着我,我有点害羞的避开了他的眼睛,接着他竟又吻住了我。

    不知又被他吻了多久,终於在他将手指碰触到我的内裤时,我全身绷了起来,用尽全力将他整个人给推开。

    「不、不要!」

    我惊慌失措的夹紧了大腿,阿贤则是坐回他的座位上,面带微笑并将两手高举着,表示自己不会再碰我的意思。我喘了一会儿,终於让自己的呼吸恢复平静。

    「……抱歉。」

    「嗯?干嘛抱歉?小爱你也太可爱了吧。」

    我忍不住噗哧一笑,接着他很绅士的将我的椅背轻轻推回来,并系上自己的安全带。

    「我送你回家,好吗?」

    「嗯,谢谢你。」

    在回程的路上,经过了一间汽车旅馆,当时我心想,如果他一转念把车子开进去的话,我到底该怎麽办才好?还好,阿贤并没有这麽做。

    「真可惜他没有这麽做。」老公说。

    「干!你在说什麽啦!」

    「哈哈!不要生气嘛,请原谅你老公就是个变态。」

    「哼!」

    我直接关掉了视讯以展现我的怒气,接着老公再打来我也不接了。一回到家,老公就很兴奋的要我开视讯跟他报告,结果他的回应反而让我觉得生气,看了看时间也晚了,我就进到浴室去卸妆、洗澡,然後回到房间对着梳妆台开始上保养品。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