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鹿鼎记歪传全集
  • 发布时间:2018-01-10 03:5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2015-12-27 by

    行痴此时仍盘膝而坐,双儿面对着他叉开双腿坐在他身上,双口相交中双儿的身子不停的一颤一颤的,自从刚才行痴的手指一捏上双儿的阴蒂,双儿就已经投降了。除了享受一下一下的快感,连韦小宝失踪都忘的一干二净。

    终於双儿只被人用手就玩上了一次高潮,淫水泄了出来。行痴知时机已到,便开始动手解双儿的衣服。双儿高潮刚过,回复了一丝清醒,知道再不逃走就又要被人奸淫了,猛一起身也不管衣襟不整便向门口窜去。

    行痴毫无防备,被她走脱。行颠却已是瞄了很久,动手便抓。双儿展开小巧功夫,左躲右闪。双方本无仇恨,只是一个淫心大动,一个一心想逃脱被奸的命运。房中不时传出衣锦撕裂声,终於双儿瞧个空从窗中窜了出去。

    院中空无一人,双儿不敢迟疑,急忙翻墙而去。谁知刚一落地,背后就有一人喝道:「站住,施主何人?」

    双儿回身一看却是澄观,澄观也是一愣,「双儿姑娘你……」

    双儿见澄观面色有异,眼睛不住在自己身上打转,低头一看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原来衣服在刚才几乎被行颠扯烂了,胸前的外衣被扯开一大片,红肚兜的一根肩带也断了,左边的乳房毫无遮挡的裸露着,红色的小乳头因爲刚才的高潮而硬挺着。裤子也几乎被扯烂,露出了一片雪白的小腹和下边最近半年才长出阴毛的三角区,一条溪缝隐约可见。全身上下东露一块,西露一片,接近全裸。

    双儿「嘤咛」一声蹲下了身子。澄观一生没离开过少林,更没见过女人的身体,因此虽觉得丹田气闷,下腹好像有一团热气,但肉棒却也没有勃起。

    双儿见他瞧着自己的身体可胯下并无异样,心想:「这才是得道的高僧。」於是问道:「大师可否借我一件衣服穿?」

    澄观回过神来,忙脱下自已的僧袍递给了双儿。双儿心想反正自已的身子已经让他看过了,索性就当着澄观的面三两下撕下了身上的碎布,就这麽光溜溜的穿上了这件僧袍……

    「双儿姑娘,你爲何如此打扮?」

    双儿不知如何回答他,总不能说是行痴他们动了淫心,才把自己弄成这样的吧。「我、我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衣服刮破了。」

    这样的谎言本连个孩子都骗不过,可偏偏澄观一辈子没离开过的寺庙,见识却连个孩子都不如,竟是深信不疑。

    「那我送你回去吧。」

    「好,谢谢大师了。」双儿也愿意有这麽个武功高强的人相陪,免得再有人对自己有不轨之心。

    二人结伴而行,澄观不知自己爲什麽很喜欢看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尤其是从僧袍高高的侧摆中露出来的一双白腿,对他更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不时偷眼观看。双儿心思单纯,既认定了澄观是得道高僧就不再加防备,因此没有发觉澄观总是偷看自己。

    澄观只觉得越是偷看丹田内的热气就越聚越多,而且一点也无法散发出去,胯下那以前五十年生涯里只用来撒尿的家夥也不知爲什麽硬挺了起来,心中不禁害怕起来,以爲自己是走火入魔了,突然间一下子坐倒在地,想运功疏导丹田内的这股热气。

    双儿见澄观突然坐在地上,不明所以,忙走近查看,「大师,你怎麽了?」说着也蹲了下来。如此一来僧袍的后摆便垂到了地上,前摆也歪在一边。一双白嫩的双腿连带着半边屁股,又近距离的出现在了澄观眼前。

    澄观本能的就感到丹田的热气更盛了,「双儿姑娘,不知怎的一看见你的身子丹田内就升起一股热气,却总也挥之不去,我定是走火入魔了。」

    双儿听他这麽一说,这才发现这个高僧的下面也早就支起了帐篷,而一双眼睛也是紧盯着自己裸露的双腿。

    「大师你不要看。」说着用手拉了拉僧袍。

    此时澄观又道:「看来我是难逃此难,你速回寺庙,让他们来收老衲的屍身吧。」

    「大师你别这麽说,你这样的情况是、是不会死的。」

    「真的,难道你小小年纪竟会解救之法不成?」

    「我、我是会可是、可是、、、」

    「双儿姑娘有何难言之隐?」

    双儿看着澄观焦急的模样,心中不忍,便道:「那好,我传你一法或可有些帮助。你把你下面那个、那个、、、就是那硬起来的东西掏出来。」

    「噢,好。」说着澄观掏出了那支早硬挺多时的大鸡巴。

    双儿不禁暗呼一声,没想这这个不通人事的老和尚竟有此一根巨物,前端的大龟头正一颤一颤的冲双儿打着招呼。

    双儿红着脸道:「你用手来回搓它就能治你的走火入魔。」

    「真的行吗,那我试试。」说着澄观就快速的手淫起来。

    好一会,阴茎被搓的又粗了一圈,可还是雄纠纠的,没有射精的意思。

    「双儿不行呀!是不是我方法不对,要不你帮我试试。」

    「这、这怎麽行?我、、、」

    「双儿姑娘我知你心地善良,不会见死不救的,我这里真是很难受呀、、」

    双儿不忍见他受苦,又知道小宝和他的交情非同一般,再说自己只是用手帮他一下,又不是做那种事,这又在路边的密林里不会有人看见,诸多因素之下,双儿终於伸出了她玉手,轻轻的握住了澄观的肉棒,缓缓搓动起来。

    「噢……双儿还是你搓得好……比我自己强多了……嗯……舒服……双儿你可真会搓……以前你给人搓过吗?」

    一句话说到了双儿的痛处,「大师你再瞎说我不给你弄了。」

    「这有什麽不能说的吗?……嗯……好我不说了……这又不是坏事……你这是在救人呀……噢……噢,双儿,不行了,丹田越来越热了……不行了,要爆开了……」

    双儿以爲他要射精了,忙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同时把脸挪开了一点,免得一会喷在自己脸上。可连搓了几十下,却什麽也没射出来。

    澄观的呻吟声却更大了:「不行,还是不行……很舒服……可我快死了……好热……好热……」

    双儿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把心一横,终於小口一张把澄观的阴茎含入了口中。

    「双儿你……噢……我要尿了、要尿了……」

    双儿一听忙要擡头好让他把精液射出来,却不知澄观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用手按住了双儿的头。

    双儿还在挣扎的时候,口中的肉棒已经开始发射了。澄观积攒了六十年的精液一波波的射入了双儿的口中,双儿无奈只得一口一口的把精液咽入了腹中,终於不再有精液射出了,澄观也松了手,双儿却也没有忙着起身,上上下下把澄观的鸡巴舔干净这才从口中吐了出来。

    「这回行了吧,都射到我嘴里了,原来大师也这麽坏。」双儿娇嗔道。

    「对不起,我忍不住了,没想到会把尿撒到你嘴里,不过好像又不是尿,比撒尿可舒服多了。」

    「行了,别说了,现在你好了,我也不用你送我了,我要走了。」

    「等等姑娘,我、我还没全好,你看……」

    双儿低头一看,可不是吗,阴茎仍旧挺立着,一点也不像刚射过精的样子。

    「大师你、你欺负人家。」

    「我,我哪有,我丹田里的热气还没排干净,好姑娘,再用嘴帮我弄一次,我这回保证不把尿撒在你嘴里了……」

    「你还说,再说我不帮你了。」

    「那姑娘是答应了,那我不说了就是。」

    「你……」双儿没想自己一时说漏了嘴,竟又答应澄观。无奈之下只好又蹲了下来,张开小口爲澄观口交起来。

    谁知澄观刚射了一次精,这回竟是特别持久,双儿的嘴都酸软了,可口中的肉棒依旧的坚挺无比。

    双儿心想:「反正他什麽也不懂,我就干脆便宜他一次好了,也不用担心他会说出去。」想着吐出了肉棒。

    「怎麽了双儿,怎麽不吸了,要用手吗?那不好,没有用嘴的舒服。」

    「你别动,我现在用别的地方爲你排火。」双儿站起身来向四周看了一圈,确定无人后,竟把身上的僧袍脱了下来,双儿身上就这一件衣服,一脱下马上变成一丝不挂。

    「姑娘你脱衣服干嘛?小心着凉,你的身子真好看,你胸前的两团肉球我就没有,不过我下面这个大棒子,姑娘也没有。」

    「讨厌,还不是都爲了你。」说着双儿跨在澄观身上,用手扶着澄观的大鸡巴缓缓坐了下去。大龟头挤开了阴唇进入了小穴内部。

    「嗯,好舒服、这是哪里,好热……夹的我好紧……」

    「嗯……你别动……太粗了……轻点……轻……啊……」

    原来澄观竟是不听指示,自己猛的一挺腰,「噗」的一声,阴茎下子就全根没入了。

    「谁让你……啊……自己动的……先别动了……嗯……停一下……太……太粗了……小穴受不了……嗯……」

    澄观这会儿只是凭着本能在下面一下一下的挺动着,「我只是觉得这样很舒服……嗯……太紧了……姑娘下面这张小嘴好紧……好……」

    双儿的娇嫩的身子在澄观身上上下起伏着,两人的阴毛互相磨擦着,树林中传出了密集的「吧、吧」声。

    「你快点……这太危险……会有人来……啊……再深点……别……别磨我花心……啊……」

    「这怕什麽……你只是在帮我疗伤……看见也没事……」

    双儿知道解释不通,只是不停的说:「快点,再快点……别停……嗯………嗯……」

    这时的大道上正好有一路人经过,此人却是山下王员外家的管家,本来他在路边也听不到什麽声音,偏赶上尿急,就走进路边树林中打算方便。这才听清树林中传出两人的喘息声。

    「不知是谁家的骚蹄子在这儿偷情,这回我可有眼福了。」蹑手蹑脚的随声走去,终於看见了一片草地上正疯狂着的两个人。

    「这、这小姑娘太美了,比老爷新娶的五姨太还漂亮多了,而且年岁还这麽小,奶子已经这麽丰满了,阴毛好像也是刚长出来不久,太远了,看不太清……什麽,竟是个和尚,还这麽老,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这时只听那个小美女叫道:「别……别射进来……不要……快让我起来……啊……」

    可那个本是躺着的老和尚却突然坐了起来,双手抱住了小姑娘的腰,胯部还一挺一挺的,显是正在射精。

    「好热……射这麽多……不行了……小穴要烫化了……花心酥死了……」

    双儿整个人被澄观肏得都软了,趴在澄观的身上休息着,澄观的阳具终於变软了,缓缓滑出了双儿的身体。

    「大师,这回行了吧,可你还是射进人家身体里了。」

    「是啊,我也觉得没问题了,刚才可真爽,真希望你可以经常这麽帮我治疗。」

    「讨厌,又占我便宜。」

    「我占你便宜了,没有呀,什麽人……」澄观大喝一声就向王管家的藏身处掠来,一把将他拎了出来。

    王管家本来看完二人做爱就想溜了,可偏是双儿不急着穿衣服,引的他也移不动步子,两眼死死盯着双儿那还在向外流着精液的小穴,自己的鸡巴也硬了,忍不住掏出来手淫起来。不成想澄观武艺如此高强,竟一把将他给抓了出来。

    「你是什麽人,爲何偷看我疗伤,咦,你好像也得了和我一样的病。过来,这有人能治你这种病。」说着提了王管家来到双儿面前。

    双儿这时已经本能的拿起僧袍挡在了自己身前,眼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中年人的阳具露在裤外一摆一摆的,想起自己刚才浪荡的模样一定已经被看了个一清二处,不禁羞愧无比。

    「我,我不能给他治。」

    「爲什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既有此本事怎可不用来救人?」

    「可是,让他回家他老婆也能给他治。」

    「真的吗?」澄观问王管家。

    「原本是能的,可今日见过姑娘这样美的身子别的女人再也不能给我治这种怪了。」王管家也看出了点苗头,来了个打蛇随棍上,「这老和尚看来是什麽也不懂,管这叫治病,这小姑娘好像也怕他知道其实不是治病,难到我今天真能有此艳福吗?」

    「双儿你看,他也说只有你能治,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他也治了吧!」

    「你!」双儿没想到这陌生男子会这麽说,自己这回是骑虎难下了,又怕他真的和澄观说出这中间的秘密,低下了头,轻声说道:「那好吧,我帮他治。」

    再一擡头才发现王管家的鸡巴已经伸到了面前,几乎杵在了她脸上,阴茎上还带着一股腥臊味,双儿无奈也只有张开小嘴轻轻含了上去……

    如果说澄观还是什麽也不懂,完全出於本能的话,王管家就完完全全的是在淫玩双儿了…半个时辰后,双儿的阴道中又被汪满了另一个人的精液,王管家的鸡巴也软了下来,「好了,他也治好了,咱们快走吧。」说着匆匆穿上了僧服,拉着澄观,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淫糜之地。

    後来双儿别了澄观,一路上女扮男装,追寻小宝去了。

    2015-12-27 by

    此时大家都已是大汗淋漓,双儿的白纱衣已是完全贴在了乳房上,一对小乳房清晰无比的出现在了衆人眼前,于八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其他人也好不了多少,有三个鸡巴已经挺了起来。于八知道再这麽玩就会被发现了,忙提出就到这,其他人以他爲首,也没有意见。

    「快,去给师傅烧水,让师傅洗个热水澡。」衆人一起冲进了柴房挑水的、烧柴的、大家各忙各的,一小会便准备就绪。

    双儿有些不好意思,连声向衆人道谢,这才步入柴房,从里面把门锁好。她哪里知道从她把门一关,于八等九人便整整齐齐的爬在窗户边,每人面前一个小洞,是刚才借着烧水的功夫特意挖好的。

    双儿全身上下只穿了这身白纱的衣裤,所以只三两下便脱了个干净。几个人终於看到了少女神秘的三角地带,只见两腿间一条粉红的小肉缝位於中央,竟是一根阴毛也没有长。

    「难怪刚才看不到,竟是还没有长,不过可真是嫩呀……」两个年轻点的已掏出了大鸡巴套动了起来中,想像着自己的粗壮家夥能插入那诱人的缝隙中……

    双儿把衣裤叠好,刚要迈腿进入木桶中,突然一只老鼠从脚边快速跑过,「呀,救命呀,有老鼠、来人呀……」

    于八等人谁也没有见到老鼠,他们的眼睛都盯着双儿擡腿的那一刹那所露出来的两片粉红色的小肉唇,虽只一刹那,但其中一人已忍不住射了出来,精液洒的满地都是。这时双儿的惊叫声已经响起。衆人一愣间,还是于八的反应最快,破窗而入,其他人也反应极快的一个个紧跟着跳了进去。

    双儿像见到救星一样,一下子扑到了于八身上,「有老鼠,有老鼠呀………呜……」说着竟哭了起来。

    于八将个裸体的小美人抱了个满怀,刚才冲进来匆忙,鸡巴还没有收好,这会正好顶在了双儿下体间的两片小肉逢中,双儿没有感觉,于八却差一点便射了出来。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稳住。

    「快,抓老鼠,」于八冲其他人使眼色。大家心领神会,假装东翻西找,实际却全都盯着双儿的裸体猛吃豆腐。

    「快,八哥,老鼠冲你过去了,快踩一脚。」

    双儿一听老鼠竟向自己跑了过来,「呀」的一声尖叫,向上一窜,一下子把腿盘上了于八的腰,手搂着于八的脖子,连看也不敢向地上看。这下小穴完全露在于八的大鸡巴前。于八挺起的龟头一下一下的晃动着,轻触着双儿的两片大阴唇。

    衆人这时也发现于八的鸡巴就在美穴的入口了,不禁全惊呆了,没想到如此轻而易举便要成功了。大家只等于八一有行动便要一拥而上了。

    双儿听见大家都不说话了,这才惊觉有异,睁眼才发现大家全盯着自己看,这才记起自己还是一丝不挂的,巧脸羞的通红,「你们别……」话还没有说完,于八已经动了,龟头使劲向上一顶,粗大的鸡巴一下子进去了一小半。

    「呀,于八你,不要,快出去,不要奸淫……呀……」来不及了,于八的鸡巴完全消失在了这个十五岁少女的嫩穴中。双儿虽有功夫,但小穴中插着一支肉棒全身都没有力气。

    不知是谁把自己的衣服铺在了地上,于八抱着双儿把她放在地上,鸡巴既不抽也不插,但也不拿出来,只是享受着处女小穴夹紧的快感。双儿强忍着破瓜这痛,恐惧的看周围围上来的人,「不要,你们不能这样,叔叔大爷们,请你们放过我吧,我还小,双儿才十五岁,受不了你们这麽多人,呀……不要……于八叔不要……快停下……呀……嗯……」

    于八终开始正式抽插了。粗大的鸡巴在小穴中进进出出,带得两片肉唇也是翻来翻去。双儿的两只小手此时也各握了一根鸡巴,一对刚开始发育的乳房分别被两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霸占着,两张大嘴拼命吸吮着两个粉嫩的小乳头。

    「呀……呀……放了我呀……不要……别咬我乳头……不要……呀……嗯…太深了……下面……不要……呀……呜……」

    一个没抢到位置的年轻人发现了双儿的小嘴还空着,竟把鸡巴插了进去。双儿的小嘴突然间伸进了一个又腥又臭的东西,拼命用小香舌顶着大龟头,想把它赶出自己的口腔,如此却给了年轻人更大的快感。

    年轻人只觉得胯下的小美人主动用舌头来环绕自己的龟头,竟是快感连连,还没有几下便卟卟的射了出来,一泡精液全部射入了双儿的小嘴中。双儿来不及吐出,竟咽了大半。

    此时破瓜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了,快感渐渐从下身处传来,只觉得于八的龟头紧紧顶在了自己的花心上,一股热流直冲花心,双儿全身一阵颤抖,就这样被精液烫的上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射了精的鸡巴退出了小穴,但另一支马上又插了进来,一轮更快速的抽动。双儿的身边,九个男人轮流释放着他们的热情,刚在嘴里射精的那支鸡巴刚抽出去,马上又有两支伸到了嘴边,「给我们爷们也含含。」

    「不……不要……好脏……呀……不……拿开……呀……」双儿左右摇着头躲闪着,两支鸡巴只能在双儿的嘴唇边磨来磨去。

    「还嫌咱爷们脏,给她来两下重的。」

    「看我的。」正肏着双儿的人答到,说着加快了动作,并且棍棍到底,大龟头每一下都重重撞在双儿柔嫩的花心上。

    双儿才登上一次高潮,根本无法抵挡此等重击,只得求饶,「啊……不要…轻点……小穴受不住了……别插那麽深……我给你们含……啊……」说着张开了小嘴,一左一右的轮流吸吮起两个鸡巴来。

    穴中的鸡巴又射了,双儿感到了冲进体内的热流,「你们把什麽尿到我身体里了,是尿吗?好热呀。」

    「那叫精液,射在你身体里是让女人怀孕用的。」

    双儿一听吓坏了,「不要,我不要怀你们的孩子,不要再玩双儿了,呀…」一位大叔等不及了,又插了进去,「叔叔…不要…求你不要射进来了……啊……啊……双儿不要怀孕……啊……呀……」

    双儿的小穴实在是太紧了,这人又是个老光棍,几时玩过粉嫩的小姑娘,老枪让双儿的屄肉一夹,龟头在双儿的花心上一磨,才十几下就不行了,「我不行了不行了,」说着不但没有抽出来,反而紧紧顶住了双儿的花心这才发射。

    被连续三个人在体内发射,双儿已知道这些色狼们今天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了,还不如配合他们早点完事,才能摆脱他们。想到这儿便放松了身体,努力吸吮起了嘴边的两根鸡巴,双腿也夹紧了身下男人的腰……

    双儿发现自己对男人的精液似乎特别的敏感,每个男人一射精,自己便会被刺激的高潮一次,这也经是第七个男人了,「呀……你也射了……好热……不要了……不行了……小穴受不住了……呀……呀……完了,全完了吧,呀…怎麽又一支…啊…」双儿此时已是满脸的精液,两个小红奶头早已被人吸的高高耸起,下身处一支长枪正在进进出出,身下更是流了一地的淫水,混着男人的精液。

    此时肏着双儿小穴的正是二次勃起的于八,其他人都已轮了两轮,东到西歪的倒了一地,双儿在刚才第二轮第十五人次时便不知被谁因龟头紧磨着花心发射而高潮的晕了过去。随着于八又过了一次瘾,衆人再也无力再战,穿起衣服回屋休息了,只留下晕迷不醒的双儿,残留着满身的精液……

    双儿直到后半夜才醒过来,看着满身白乎乎的粘液,想起自己被这麽多男人轮奸过,忍不住哭了起来。默默的洗干净了身子,回自己屋去休息了。「他们玩了我,定是害怕的连夜逃走了,只要我不说小宝就不会知道,我还是他冰清玉洁的好双儿……」想到这双儿才觉安心,沈沈睡去。

    谁成想第二天一早双儿起来时才发现,于八他们竟还都在,双儿一见他们脸顿时羞的通红,连头也不敢擡。小宝发现双儿脸色有异,以爲她病了,执意要给她雇辆车,双儿也不想面对于八他们,就同意了,一个人躲在车厢里,一行人就这麽上路了。

    小宝脚好了许多,和于八骑着马在前领路,双儿坐的马车则在队尾。行了一会,于八说要方便就退到了路边,他是真去方便了,只不过一闪身就跳进了双儿的车厢方便。小宝骑马在前完全不在后面发生了什麽事,双儿的车厢晃动了起来里面隐隐传出了少女的呻吟声……好一会于八才衣衫不整的出来,紧接着另一个又进去方便了……

    双儿没想到他们离着小宝这麽近还敢轮奸自己,刚刚闭合消肿的小穴又一次次的被撑开,不同男人的精液又不停的浇了进来。这次的快感比上次还要强烈,可双儿拼命忍住不敢叫出声,就怕让小宝听见。男人们好像也发现了她的这个弱点,每一个都使劲插到最深处,用力顶着双儿的花心,欣赏她明明极爽却又不敢出声的表情。

    双儿被一个个大鸡巴奸淫得高潮不断,阴道内一次又一次的注入精液,没想到原本以爲可以提供疪护的小车厢反而成了于八他们最好的掩护,可以在小宝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尽情的淫玩自己。

    「啊……叔叔要你射了吗……嗯……不要……求你……拔出去……不要在里面……双儿不要怀孕……啊……你……啊……不要射……好烫……不要……啊…双儿不要了……啊……啊……啊……」双儿哀求的作用只是刺激的男人更凶猛的在她体内射精,高潮,不停的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第三章

    这一日,终於到了清凉寺,双儿才算摆脱了于八等一干人。临走时几人说什麽也不要小宝多给的赏钱,小宝还真有点过意不去。他哪里知道此时他的好丫头双儿的裤裆里还是湿湿粘粘的,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小嫩雏被九个大男人轮奸了这麽多次,他们哪还好意思多要钱。看着衆人远去的身影双儿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段历史是永远不会被小宝知道了。

    白天费尽周折才见到了老皇爷,可说什麽也劝不走他,小宝於是和双儿商量晚上来劫庙,偷偷把老皇爷劫走,免得老皇爷遇险而受皇上责罚,但还是被玉林大师阻拦没有得逞,只好拿了老皇爷的四十二章经下得山来。

    不想半路遇上了胖头陀,小宝被擒,少林十八罗汉僧在后紧追。双儿破身不久,渐渐气力不济,澄光方丈新近受伤也落在后面。双儿终究年幼,澄光起先拉着她的手还能勉强跟上,但久了还是觉得十分费力。见四下无人索性单手揽住了双儿的腰肢向上一提,人抱起来了,可手却也紧紧按在了双儿的一个乳房上,就这样疾奔起来。

    双儿虽有感觉,但见澄光一大把年纪,又是少林高僧,必不是有意轻薄我,怎能和于八他们相比。想起于八,不禁脸上泛红。澄光此时却是心烦意乱,单手夹着如此美丽的少女,手里还握着人家的乳房,自己年纪虽足可做她的爷爷了,但还是不禁想入非非。参禅几十年不曾有过反应的大肉棒也不自觉的立了起来。

    心中欲念不断,仅仅握着少女的乳房便不满足了,顿时心生一计:「双儿,这样还是太慢,恐怕赶不上小宝他们,可我背上有伤又不能背着你,这样好了,你双手揽着我的脖子,双脚跨着我的腰从正面抱着我,这样兴许走的快些。」

    双儿一心只想尽快赶上小宝,想也不想就同意了。澄光跑得又快又稳,双儿竟渐渐趴在他的肩上睡着了。澄光却渐渐放慢了脚步,悄悄伸手从僧袍中掏出早已挺立多时的大鸡巴,一下一下的去顶着双儿的屁股。

    可渐渐隔着衣服也不能满足他了,双儿的裤子也在小心翼翼中被澄光褪到了大腿上。如此一来,双儿的丰臀小穴完全暴露在了澄光老枪的攻击范围之内。澄光看不到的美景他的大肉棒却看到了,努力的向上顶去,终於龟头碰到了两片嫩肉,刚要再往上一步,却在跑动中又掉了下来。就这样龟头总是在两片大阴唇上磨来磨去,却始终无法再向里去了。

    双儿此刻正做着美梦,于八他们一起又向她扑了过来。澄光见总也无法得手,便站定了下来,并把双儿的身子向下挪了挪,感到龟头又顶在了穴口上便猛的向上一挺,「叽」的一声,肉棒全根没入了双儿窄小的阴道中。

    双儿被插的一下便醒了过来,觉出下体内又多出了一条热乎乎的大肉棒,和那于八等的无异,知道自己又被人奸淫了,「大师,你怎能……唉哟……」原来此时澄光的大龟头双已经顶住了双儿的花心。随着澄光的跑动,双儿的身子在他身上起起伏伏,大鸡巴也在小穴中进进出出。双儿被插得只能「嗯……嗯……啊……」的不断淫叫,却什麽也说不出来了。

    澄光的双手又解开了双儿的上衣,露出了双儿一对白嫩的乳房和上面两粒粉红的小乳头。此刻的双儿虽然全身的衣服都还在身上,可身上的重要的三点却一点也遮不住。随着双儿身子起伏,身子向上时澄光便能用舌头在乳头上舔一下,向下时大鸡巴便全根没入直抵双儿的花心。

    双儿此时疲惫之极,前两天被于八他们轮奸还没恢复,这会又被这老和尚一边跑一边肏,跟本无力反抗;但体内传来的快感却感受的非常清楚,终於被这老和尚的大鸡巴肏上了高峰:「啊……啊……我要尿了、尿了……」

    澄光只觉双儿体内一股热流浇到自己的龟头上,全身一紧,精液喷射而出,双儿感到了射在体内的精液,身子也被烫的一阵哆嗦。软了的鸡巴掉出了双儿的身体,双儿下边的两片小肉唇之间也缓缓流出了少许白色的精液。

    这时也马上就要到山顶了,澄光心道这个样子可不能让别人看见。便把双儿放在路边的一棵树下,说道:「此事不可乱讲,不然我们就救不出你的小宝哥了。」

    双儿无力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乱说。一个女孩子被人强奸了的事怎会乱说。澄光放心的向山上奔去。

    双儿闭眼休息了一小会,觉得身子有点冷,这才发现澄光并没有给自己把衣服穿好,娇小的乳房和下身两片肉唇中夹着的那一条粉红的肉缝还都暴露在空气中。可自己现在连胳膊都擡不起来,更不要说穿衣服了。

    可就在这羞人的时刻,一个樵夫从树林中转了出来,见远处一个少女靠在树边不禁好奇的走了过来,走近一看「哇噻」不得了,小丫头不但长得漂亮,而且三点尽露,尤其那一对小乳房……「下面还没长毛,真是嫩的很,比家里的老婆强多了,看她的年纪也就十几岁,比我的女儿还小,那我的女儿的身材是不是也这样?」樵夫胡思乱想着。

    双儿见有人过来,还是个四十几岁的大叔,虽感羞愧但也没有办法,只能说道:「大叔,我路遇坏人,被强、强……,我实在没有力气了,求您把衣服给我穿上。」

    樵夫一听,心想:「好啊!没有力气正方便我了。」嘴上却说:「好吧。」

    双儿一听这才放了心,心想还是有好人的,并不是每个男人都会乘人之危奸淫我的,便又闭上了眼,她太累了。但只觉这樵夫在自己身上抚摸、摆弄了半天,还不时用手去碰自己的关键部位,却始终没有给自己把裤子提上,把乳房遮住。睁眼一看,才发现原来樵夫此时已掏出了一根足有八寸长的大鸡巴正对在自己的小穴入口上。

    「不要、啊……」

    2015-12-27 by

    可樵夫哪管这些猛的一挺腰,「吱」的一声便插了进去,直到龟头顶到了花心才停下。「到底是小嫩雏,这屄可真是紧呀,刚被人玩完却一点都不松,夹死了老子了。」

    面对着樵夫的棍棍到底,双儿只能不断的呻吟:「不要……啊……不要……啊……」眼角两行热泪流了出来。

    「刚才被一个有道的高僧奸淫过,这会又被一个砍柴的樵夫肏,再往前更是被九个人不知轮奸了几十次,我的身体爲什麽对这些男人有这麽大的吸引力,我才十五岁,就被这麽多男人玩过了,小宝少爷还会要我吗?会,一定会的,我是被强奸的,我不是自愿让他们玩的。」

    这麽安慰自己双儿心下稍安,也放平了心态任由樵夫在自己娇小的身躯上挺动,只是嘴里不断的叫着「不要……啊……不要……」

    下身挺动并不影响樵夫用手玩弄双儿的乳房,两颗小乳头早就挺立了起来。突然那樵夫的腰猛挺了几下,跟着双儿一声大叫:「呀!」一股热精直射入双儿体内,双儿也被烫得又上了一次高潮……

    樵夫发泄完倒也守信用的给双儿穿好了衣服,又在双儿的乳房、胯下摸了几把这才转身欲走,突然想起一事便回头问道:「你刚才爲什麽总是叫‘不要、不要’?」

    双儿答道:「先开始是叫你不要插进来,后面的……」双儿低下了头羞红了脸,「是叫你不要停下……」

    「原来你这麽淫荡。」说完头也不回的下得山去,知道自己肏了这天仙一样的少女实是上世休来的功德,此后几十年里也不断回味着自己的老枪插进穴中的那种快感,一直到死。

    第四章

    小宝骗了胖头陀得以脱险,和十八罗汉僧下得山来,在树丛中找到了双儿,径自返回北京。路上澄光又几次奸淫双儿暂且不提,且说小宝和十八罗汉僧分手以后却又着了方怡的道,被骗上了神龙岛,正赶上教中变故,白龙使对全教的人下了毒,韦小宝刚来,故没中毒,却也吓的躲在一边。

    白龙使锺志灵上台大声道:「我神龙教落到这个地步全都是教主夫人苏荃一人之故,今天看我如何处罚她。」说着走到了苏荃身边拉住她的衣领用力一扯,顿时两个丰满的乳房当着这几百人的面露了出来,衆人谁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一着,全愣住了。

    紧接着白龙使又扯掉了苏荃的裤子,赤裸的胴体便完全显露在了这些平时奉她爲神明的教衆眼中。苏荃羞愧无比,但内心深处对同时有这麽多人盯着自己的乳房下身目不转睛的看又有一种说不清的兴奋。可一边的洪教主却气的几乎背过气去。

    白龙使此时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冲着苏荃走了过去,苏荃见他阳物巨大又直挺挺的,心知今天当着衆人面被强奸的命运看来是躲不过去了,但嘴上还是忍不住的求饶:「白龙使,别,别当着这麽多人的面奸淫我。」

    白龙使哪管这些,伸手提起她的双腿,苏荃本是坐着,这时双腿大开,连小穴的入口也被下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白龙使站在椅边,扶着龟头毫不客气的就是一挺,肉棒便消失在了教主夫人的身体里。

    苏荃「呀」的一声便闭紧了双口,决心决不能被干的叫出声来。可白龙使的肉棒实在是太长了,每次都深入到底,把自己填的满满的,又是当着这麽多人,更有一种莫名的兴奋。还没被干几下便泄了一次身。

    白龙使也想,教主夫人的可真是宝穴,如此的紧凑又温暖,深度也刚好容下我这个大鸡巴,后面又有这麽多兄弟看着,我今天可不能草草了事。

    苏荃此时已被顶的七晕八素,不停的「嗯……嗯……」的哼叫着。突然白龙使狠命的插入,龟头已抵住了花心却好像还嫌不够,还在往里使劲,「别,别再往里了,啊、不要,你已经顶到子宫里了……啊……」白龙使似也觉得龟头又顶开了一道细缝,便一松精关,大量的浓精便直接射在了苏荃的子宫里。苏荃只觉得又一次高潮,竟晕了过去。

    事后,小宝就着白龙使松懈的一瞬间,举刀杀了他,救了教主,余下衆人也重新归服。但他不会解毒,只好等衆人自行恢复。心想着大美人虽刚被玩过,可这样裸体躺在衆人面前也不是办法,便背了苏荃到后堂。

    教主心中自是十分感激,看小宝年幼也不在意。小宝把苏荃放在床上,见她全身一丝不挂,下体处一片浓密的阴毛,与上回小郡主的浅稀的阴毛截然不同,不由淫心大起。小宝虽从没玩过女人,但通过前后两次观看早已知道自己鸡巴应该放入哪里了,眼见四下无人,正好一试。

    他脱下裤子,掏出未经人事的鸡巴,竟是一根有十寸长的巨物,比那白龙使的还要大。他扶正了苏荃的身子,分开双腿,露出小穴,可龟头刚一碰到两片阴唇,便觉快感直冲头顶,眼前一阵发白,精液便喷射而出,全射在了苏荃的阴毛和小腹上。

    鸡巴一变软,小宝的胆子便小了很多,又怕苏荃醒来,赶紧溜了出来。

    苏荃醒后,也发现了自己的小腹和阴毛上沾了不少男人的精液,不禁奇怪,白龙使明明是射在我体内了,那麽这些是谁的呢?她不愿深究,穿了衣服便回到了大厅。後来韦小宝被封爲白龙使,衆人也绝口不提教主夫人被当衆强奸一事,些事就此过去。教主爲不使神龙教四分五裂,也只有忍下了这口气。只是胖头陀他们此后不免将教主夫人当成自慰时的对象了。

    第五章

    神龙岛事件后,小宝奉命回京,继续寻找四十二章经。小宝回京后去面圣,刚和皇帝交待完就又被建甯公主拉着去比武。小宝受虐不过,打了建甯一顿,建甯不服,约定日后再比。

    建甯心想:「这样下去我下回也赢不了。」便又去找侍卫们要去学几招。刚巧碰到张康年和赵齐贤他们在湖边领着一班兄弟练武,公主便凑了过去。公主的要求侍卫们哪敢不听,便和公主对拆了起来。

    谁知张康年一个不小心,加上公主的功夫实在太差,竟把公主推到了湖里。几个侍卫一起跪下:「公主恕罪,公主恕罪。」

    「恕什麽罪,还不过来扶我。」

    侍卫们这才七手八脚的把公主从水里捞上来。

    公主刚一出水,侍卫们却马上低下了头,原来建甯一身薄薄的衣服贴在身上竟是曲线毕露。由於天气太热,建甯除了外面一身浅色的外衣,里面只穿了一件红色的肚兜,下面一条白色的透明亵裤。这会全身湿透,上面还好,能看到红肚兜贴在胸前,下面却全裸般,一团黑色的阴影湿湿的贴在了两腿之间,十六岁的公主因爲营养好,已经发育的像个大人了。

    侍卫们不敢擡头,只能用眼角的余光去看这难得一见的美景。建甯并没有觉出他们的目光有异,「我饶了你们,但这要让太后看见还是会砍了你们的脑袋,快带人找个地方把我的衣服晾干。」

    张康年等哪敢不从,便把公主带到皇宫西北角一个废了的空场里,这里年久失修,已有许久无人来过了。侍卫们生了一个小火堆,刚要退出去好让公主烤干湿衣服,哪知建甯竟是毫不在意,自顾自的脱光了衣服,还让张康年他们帮着烘烤。也难怪,公主自幼生长在皇宫里,服侍她的都是太监,她哪里知道这侍卫和太监们却有本质的区别呢?

    张康年他们眼见着公主那白嫩的乳房上两粒红艳艳的乳头以及下身处还湿漉漉的紧贴在两腿间的柔亮的阴毛,一个个下面的小将军都已经是雄纠纠的了,却无人敢越雷池一步,那可是抄家的罪名。建甯裸体对着这几个男子,也不觉得害羞,干等着无聊,就又命张康年继续和她比试。

    张康年只得硬着头皮应战。谁知才打了几下,公主便叫停,「这不公平,你穿着衣服,我没穿,你也给我脱了。」

    「可是……」

    「脱!」

    「着。」张康年无奈也只好脱光了衣服,如此一来,那根已挺立的鸡巴便摇晃着出现了。

    建甯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又出手了。如此一来,椒乳上下晃动,玉腿左右翻飞,有时一个踢腿连小穴也被场边的赵齐贤他们看的清清楚楚,有人已忍不住打起了手枪。张康年这会已是色欲熏心,趁着转身偷摸一下公主的乳房,或者轻扫一下公主的阴毛,有时干脆一个转身来到公主身后,使劲用大鸡巴往公主松软的屁股一顶。

    公主只觉得这次比试自己被弄的混身痒痒的,也不知是爲什麽。这张康年只顾得占公主的便宜,终於不不小心被公主仰面绊倒在地,公主怕他跃起,顺势往他小腹上坐去。张康年的大鸡巴此时正是一柱擎天,而公主正对着他的小兄弟坐了下来,不偏不倚,「滋」的一声,大鸡巴便尽数没在了建甯的阴道当中,这可真是因祸得福。

    建甯只觉得下身一阵刺痛,一件又热又粗的硬物插入了体内,以爲着了道,正要起身,忽然发现身下的张康年表情更复杂,便忍住疼问道:「怎麽样?服不服?」

    张康年怕一说服了,公主会就此离去,便说:「不服。」

    此时赵齐贤接口道:「公主,你腰上下动一动,他一准就服了。」张康年看了赵齐贤一眼,眼中充满了感激。

    建甯果然依言上下动了起来,处女的阴道隔外的紧,夹得张康年舒爽极了。这时公主又问:「服不服?」

    「公主你再动的快一点我就服了。」於是公主动的更快了。

    张康年只觉得自己的龟头每下都能顶在公主的花心上,终於再也守不住精关,突然伸手按住了公主的腰,大鸡巴顶住了花心,「噗噗」的射起精来,嘴中叫道:「我服了、我服了。」

    公主觉得一股热流冲进了体内,被烫的一阵哆嗦,竟是无比的舒爽,「你,你把什麽尿到我体内了,啊哟,好热……你服了?好,」转过头来对赵齐贤他们几个道:「怎麽样?」

    赵齐贤此时早已忍不住,脱光了衣服,走上前来,「我不服,要向公主请教。」说着躺在了地上,公主见又有了一个挑战者,从张康年身上站了起来,又跨坐在了赵齐贤身上,上下挺动了起来。

    赵齐贤的阳物比张康年的还要粗,整个阴道都被塞的满满的,公主也觉得舒服极了,忍不住的「啊……啊……」的浪叫了起来。赵齐贤的大龟头每顶一下花心,公主便会忍不住的浪叫一声,胸前的一对乳房也已成了赵齐贤的玩物。

    「你……啊……服……不服……」公主喘息着问,赵齐贤也不答话,却猛的开始主动挺动起来,「啊…啊……你……你怎麽反击了……啊……好舒服……」赵齐贤只觉得公主体内一股阴精泄了出来浇在了龟头上,自己马上也要精关不守了,他害怕射在公主的体内有危险,忙向上一托公主的腰,鸡巴脱离了阴道,对着公主的阴毛便射了出来,顿时黑色的阴毛上粘满了白色的精液。

    公主觉得又有东西喷到了自己的下身,伸手一摸,白色粘液马上沾了一手,「这是什麽?张康年你刚才是也把这种东西尿到我体内了吗?这好像不是尿。」

    「公主,这是男人的命根子,你只要让男人对你射出这种东西就说明他服了。」

    「是真的?」

    「是真的,公主我也服了。」赵齐贤接口道。

    建甯公主站直了身,也不顾还从阴毛上向下滴着精液,对余下三人道:「你们呢?」

    「我们要领教后才知道服不服。」

    「那好你们三人一起来吧!」说着摆了了架势。原来公主也起了疑心,不肯轻易再坐在他们身上了,总感觉这好像不是比武,而且他们一个个嘴上说服,脸上的表情却那麽的奇怪,好像很爽的样子。

    可这三个侍卫却等不了这麽多了,只一招间便抱住了建甯,「你们干什麽?又要用刚才那招,没用,你们赢不了我的。」此时三人已经将她平放在了地上,一个占了好位置,擡起建甯的的双腿,「噗」的一声便进了洞。

    建甯阴道内本就湿润着,阴毛上还带着赵齐贤的精液,这会自然也是毫不费力,只三两下她便又被干的快感不断了。「啊……你们明知输……啊……还用同一招对付我……啊…好深……轻点……啊……小穴受……受不住了……啊……」

    另一个跨坐在建甯胸前,双手拢起了建甯的一对椒乳,把鸡巴夹在中间,乳交了起来。第三个一看没地方了,突然想起在春宫图中曾见到的,便对建甯说:「公主你把我这个含到嘴里来回吸吮,也许我会服的更快。」

    建甯此时已在高潮的边缘,想也不想的就张大了嘴巴,侍卫大喜,缓缓将鸡巴送入了建甯的口中。三人在建甯身上上下齐动着,张赵二人责在把风。

    其中把鸡巴插在建甯口中的侍卫首先受不住,平时高高在上的公主专心爲自己含着鸡巴,粗大的阳物在公主的红唇间来回抽动,终於受不了这种刺激,一泡精液尽数泄在了公主的小口中,然後便把鸡巴抽了出来。

    公主含着一口的浓精正不知是该咽下去还是吐出来之际,只觉得插在小穴中的鸡巴也喷出了一股热流,烫的花心一阵哆嗦,阴精也是一再流出,一不小心,「咕噜」一声,将满口的精液都咽了下去,跟着便大叫起来:「不要了……不要了……饶了我吧……爽死了我了……不行了……你们要弄死了我了……」乳交那人一听公主竟被肏的如此放浪,也忍不住将精液全都射在了她的脸上。

    三人同时退下,嘴上也说道:「服了,服了,公主武功了得。」

    建甯见自己赢了五个侍卫,十分高兴,但心中始终有一丝怀疑,歇了一会,整理干净便离来开了。回去四方一打听,不禁羞愤欲死。这才知道自己是让他们五个给轮奸了,他们射到自己嘴里,脸上,阴毛上,小穴里的东西叫做精液,是男人玩女人时才会射出来的东西,但又能如何呢?告诉别人自己让五个侍卫轮奸了?此事只好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第六章

    第二日,小宝奉命出京,头天晚上小宝便回到了双儿和胖头陀、陆高轩租住的地方,准备歇一宿后再上路。进得院来小宝便想直接去双儿房中,一爲双儿善解人意最和自己说的来,二来也可顺便占些便宜,兴许还能让自己下面的那个小兄弟就彻底的舒服舒服。

    刚走到双儿的门前,但听到了屋内传出「哗哗」的水声。「难到我的双儿在洗澡?今天可真是艳福不浅。」想着急忙绕到屋子后面,轻轻的把后窗舔了一个洞,偷窥起来。

    双儿果然是在洗澡没错,只不过此刻正坐在木桶之中,小宝只能看见双儿上半身的两个乳房一颤一颤的,下面却什麽也瞧不见。饶是如此,下面的大肉棒还是不知不觉中挺立了起来。

    双儿经过近一段时间内不断的被不同的男人用精液滋补,身子越来越丰满了,两颗小乳头经过热气一蒸,也已经挺立在了峰顶,有时一擡胳膊丰满的乳房便上下晃动,看得小宝目瞪口呆,口干舌燥。

    此时双儿似也洗完了,便从木桶中爬了出来,如此一来身上再无遮挡,雪白的双腿、丰满的臀部、以及三角地带上新近长出的一层浅浅的黑色柔亮阴毛和在它覆盖下那条似有似无的小肉缝便全都让小宝看了个清清楚楚。

    小宝正爲自己看到了双儿处女的裸体而兴奋,却不知这具美丽的身体早已被许多男人享用过了。「真讨厌,这些黑毛又长长了,以前明明没有的,自从被那些男人玩过后才长出来的,不过他们都有,应该没什麽大碍吧。」双儿边抚摸着自己的阴毛边自言自语。

    小宝当然听不清双儿说什麽,他现在只想冲进屋去和双儿大功告成。正要翻窗而入,不想房屋门却忽然被人一掌轰开,一高一矮两个人影闯了进来。小宝看的清楚此二人正是胖陆二人。

    二人一句话不说就向双儿攻了过来,双方武功相差甚远,双儿又没穿衣服,三两招便被点住了穴道。小宝吓的伏在窗外一动也不敢动,不明白二人爲何会突然反叛攻击自己的小丫头,待见得二人跨下一人支起了一个帐蓬,这才明白二人定是也看到了双儿洗澡,被双儿的裸体吸引,忍不住冲了进来。

    正要出言喝止,却听胖头陀说到:「小双儿我来告诉你你下面长的这叫阴毛,人人都会长的,不过我还想知道你刚才自言自语说什麽是男人玩过后才开始长的,是怎麽回事呀?我现在解开你的穴道,你老老实实跟我们讲,不然就把你光着扔到街上去。」说着「啪、啪」两声解开了双儿的穴道。

    双儿被吓的果然不敢叫,却马上蹲了下去,用手遮挡自己的重要部位。「我、我几个月前还没有长,後来陪相公去五台山路上被于八他们几个挑夫给轮奸了,这才开始长的。」

    「胡说,你会武功,几个挑夫怎能得手?」「我洗澡时有一只老鼠,我怕,他们一起冲了进来,老鼠赶跑了,可我光着让他们围在了中间,他们一起摸我,于八把他下面那个大肉棍…」「是鸡巴。」「是,是鸡巴插进了我下面的小穴中,我就反抗不了了,他们九个一个一个的来,还在我身体是尿尿…」「射精,那叫射精。」「是,在我身体里射精,後来我就发现自己开始长阴、阴、对长阴毛了。」

    「就这麽简单?没有别的了?」双儿本来不想全说出来,听他这麽一问,只好又接着道:「第二天上路,他们又一个个的跑到我的小车厢里,又轮奸了我一遍,并且全都射在了我小穴的最里面。」「那叫射在花心上。」「是,全都射在了双儿的花心上。」

    2015-12-27 by

    这是陆高轩听的已经忍不住了,也蹲下身去,一伸手便从后面捂住了双儿的整个阴户,双儿突然受到这种攻击,身体一哆嗦不由自主的就泄了一次身,流了陆高轩一手。陆高轩一怔,转而哈哈大笑:「老兄,此女所言不虚,且日后必成千人骑万人肏的荡妇,我只这麽一摸,她便已高潮过一次了。」「如此甚好,也不用你我费事。」

    胖头陀此时也是箭在弦上,掏出了自己又粗以短的肉棒,一把从地上拉起了双儿。双儿现在一点反抗的意识也没有了,听话的站了起来,任由自己的重点部位暴露在两个色狼的目光下。反正武功不如,也只有任人摆布了。胖头陀一把将双儿拦腰抱起,双儿便很自然的双手搂住了他的脖胫,双腿也跨住了他的腰。

    「小姑娘很主动呀,你对这个姿势很熟嘛,于八这样肏过你吗?」「不是于八,是澄光…」知道自己说露了嘴,连忙住口。「什麽?澄光那老和尚也玩过你了,说怎麽回事?」「不,不要,羞人死人了。」「你不说?不说?」说着使劲向上一挺身,双儿阴道随然窄小,但已是极爲湿润,大鸡巴一下子就尽根没入。

    「啊…你怎麽…啊…也不说一声…轻点…轻点…」窗外的小宝此时已是惊呆了,没想到双儿这个温柔漂亮又善解人意的小丫头竟已被这麽多男人玩过了,而且第一次竟是给了那个可恶的于八,一个臭挑夫,早知真应该自己先上了再说,这麽漂亮的身体便宜了这麽多下人,而且澄光那老和尚好像也玩过我的双儿,不知他是怎麽得手的,不过听双儿说的意思每次好像都是她无法反抗而被强奸的,唉,可怜的双儿,也真是苦了你了。」

    他本在妓院长大,母亲又是妓女,根本没什麽道德观念,所以眼见着自己的女人被玩心中也仅是爲没有玩到双儿的第一次而感到有些许的遗憾。现在眼见着双儿抱在胖头陀身上,小穴中一支大鸡巴进进出出,心中竟是一种说不出兴奋,好像看着双儿让别人肏比自己玩还要过瘾。

    双儿此时嘴里不断的呻吟着,胖头陀内功深厚,竟是久久不射,双儿已经连续四次高潮了,而且中间始终不得休息,终於胖头陀按住了双儿的腰以使自己的龟头能紧紧顶住双儿的花心这才发射出来,「啊…你射了…太好了…好热…双儿让你射的…好舒服…好…花心都被烫酥了…啊…」

    射完了的鸡巴便退了出去,双儿伏在胖头陀身上喘息着,刚要从胖头陀身上下来,却不防又让陆高轩从后面抱住,就这麽整个人的端了起来,双儿身材娇小,从远处看还真像是一个大人在给小孩把尿,不同的是大人却猛的一挺腰,把鸡巴插入了小孩毫无防备的小嫩穴中。

    双儿「嗯」的一声,身体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起伏。「好…好大的鸡巴…啊,又顶到花心了…双儿不行了…双儿要让你插死了了…啊…」窗外的小宝这会已经射过一次了,这会听见双儿竟被肏的浪叫了起来忍不鸡巴又硬了起来。

    等到陆高轩也忍不住射精的时候,双儿已经受不住这麽多连续的高潮而被肏的晕了过去。二人完事后心满意足,竟径自走了,也不理晕迷不醒的双儿。

    小宝终於等到了机会,连忙翻窗而入,挺着鸡巴就冲双儿的小穴插了进去,可是龟头直顶到花心还有一截露在外面,小宝也顾不了许多,忙抽插起来。「难怪这麽多男人爱玩我的双儿,刚被两个大鸡巴轮奸过可小穴还是这麽紧,夹死了我了。」

    小宝也是头一次正试玩女人,没二十几下就把精液全射到双儿的花心上了,「嗯…不要了…嗯…」受到精液刺激的双儿显是要醒过来了,小宝怕双儿醒来以爲自己夥同胖陆二人轮奸她而轻视了自己,赶紧一抽肉棒,跑出了屋。

    第七章

    第二天一切如常,双儿好像也没什麽不妥,只是脸有点红,那是高潮过多的原因,小宝也是乐得不提,二人之间的感情却不知爲什麽好像更深了。

    小宝安顿好胖陆二人,就带着双儿上路了。这次奉皇命先取道少林,然後才去五台山。头一天晚上小宝便闲的无聊,招来大批将士大赌特赌。一时帅帐内人声鼎沸,双儿始终陪在小宝的身边,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围在了最里面。身后的男人不断挤靠在双儿的身上,真是讨厌,可又动弹不得。

    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握住了双儿的乳房,双儿吓了一跳,想躲也躲不开,但她也知道自己被认出是女儿身了,可这人是谁呢?连头也回不过去。

    此人正是赵齐贤,他早就怀疑小宝身边的这个漂亮异常的小亲兵了,总是跟韦都统卿卿我我的,今天就着人多正好一试,果然胸前两团软肉,却是女子。自从上次和张康年他们轮奸了建甯公主后,他发现自己对所有不能碰的女人都有了一种特别的兴趣,今天如此好的机会怎可放过。

    双儿紧接着就觉得一条肉棒开始在屁股上磨来磨去,而且还越来越硬。双儿不敢出声喝止,怕惊动小宝,以爲男人占占便宜也就算了,当着这麽多人,他能怎样。谁知男人的手竟从衣襟的下摆处伸了进来直接摸在了乳房上。顿时两个小乳头成了主攻的对象,双儿觉得身体越来越热,下面也湿润了。

    张康年就在赵齐贤的身边,开始见他猥亵小宝的亲兵还在纳闷,赵齐贤低声道:「女的。」张康年马上会意,一双手马上也加入战团。不过他的手却是从裤带向下伸了进去。张康年只觉得入手一片柔软的阴毛,再向里是两片贝肉,终於找到了目标,两只手指夹住了双儿的阴蒂揉捏起来。

    双儿知道又一个人加入了,偏又躲不开,那人还捏住了自己下身处的那个小肉珠,双儿全身不断颤抖,却又不敢叫出声来,要是再被更多的人发现就羞死了人了,终於快感直冲脑际,身子一抖,淫液便泄了出来。

    那只手显然没有准备,忙抽了出来。双儿此时已被二人拽到了小宝身后,双儿的双手扶在小宝的肩上,因爲高潮而轻轻喘息着。这时一个声音在耳后响起:「小淫妇?小淫妇?」

    「我,我不叫小淫妇。」

    「双儿,你说什麽?」

    「没,没什麽,你玩吧不用管我。」接着又转头小声道:「我叫双儿。」

    「双儿,你几岁了?」

    「十,十五岁。」

    「这麽嫩,身材可不得了哟,想不想我在这玩你呀?」

    「不,不想。」

    「真的?」说着赵齐贤使劲捏了捏双儿的乳头,张康年的手也再一次玩起了双儿的阴户。

    双儿终於受不住这种刺激了,喘息着说:「你们已经在玩了,还问我?」

    「好,那咱们再往后一点。」

    双儿听话的随着他们又退了两步,离小宝更远了。

    「好,把屁股翘起来点。」

    双儿听话的踮起了脚,把屁股使劲向后翘。双儿感到裤子的裆部被人割开了一个口,一个龟头探头探脑的钻了进来,轻轻抵在了阴唇上,然後一点点的插了进去,进到一半时却突然变成了猛的一下狠插,龟头重重撞在了花心上,双儿被顶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但四周的人们都忙着赌钱,竟是无人发觉。双儿此时还没见过玩她人的到底是谁,她也顾不上了,她只知道肉棒每向里一次,她的快感就增加一分,乳房上的两只手已经撤走,转而扶住了她的腰,使她站稳,以便肉棒能更深的插入。

    束胸已被弄的松松垮垮,这会任谁看她一眼,也能发现她胸前的两个小山包了。另外那人的手还在双儿的胯下游动着,不停的玩着双儿那才长出不久还十分柔嫩的阴毛。

    随着肉棒的挺动,双儿几乎要爬在前面那个人身上了,那人终於有所发觉,转过了身,然後双儿知道他也发现自己的女儿身了,因爲他的手已经摸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然後是第四个人,第五个……

    双儿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几只手的时候,体内的鸡巴开始射精了,它完全没有抽出的意思,全部射中了双儿的花心,然後才变软,滑出了阴道。

    双儿觉得自己的屁股被转了转,就又有一支鸡巴插了进来……

    她知道整个大帐也许只有小宝一人不知道自己正被轮奸着,因爲总有十几个人挡在他的面前,挡住他的视线,其他人则围着自己。双儿此时已被放躺在了地上,全身早被脱的精光,一个不知名的男人正跪在她的胯前,抽插她的小穴,其他人围成一圈,用鸡巴在双儿身上磨擦。赌桌那边人声鼎沸,这边发生了什麽小宝完全不知道,连双儿的浪叫声也没有听到。

    「顶死了我……大鸡巴哥哥……好……对……顶我花心……啊……好……再快点,求你……啊……」

    张康年这时已射过一次了,这会已经二度勃起了,想起那天有个兄弟在建甯口中发射,好像不错,自己今天也不妨一试。想着跪到了双儿的头边,「张嘴,小淫妇。」

    「干嘛?…啊……顶死了我了……我这……不是张了吗……啊……唔……」

    张康年看准时机把大鸡巴插了进去。双儿被于八他们轮奸时被插过嘴巴了,後来澄光也总喜欢插她的小嘴,所以鸡巴才一入口,双儿不由自主的就吸吮了起来。

    看到这个美丽的小姑娘如此淫荡,还会给男人含鸡巴,又有两个男人马上射了,这次干脆全射到了双儿的脸上。张康年爲躲他们的精液忙抽了出来,刚一抽出双儿便又叫了起来:「好热……你们的精液好热……啊……你也射了……射死双儿了……花心要被烫坏了……啊……」

    张康年见双儿的下身又有地了,忙一把将双儿面向外的抱了起来,双手擡着双儿的双腿,就这麽站着从后面把鸡巴插入了双儿的小穴,这样也让别人更清楚的看到了他的鸡巴是如何进出双儿的小穴的。

    赵齐贤的鸡巴此时也又硬了,他来到双儿面前,「兄弟,咱们一起干她。」

    「没问题,大哥。」

    双儿还不知道他们要干什麽,等发现赵齐贤的肉棒正紧贴着张康年的鸡巴也要插入自己小穴时,这才慌了,「不要呀…双儿的小穴装不下两支肉棒…痛……胀死双儿了……快抽走一支……双儿要被胀死了了……啊……」

    两支肉棒终於一起没入了双儿的小穴中。然後两人开始了同步的抽插。双儿也渐渐适应了,因爲浪叫声又传了出来:「好…好……双儿……以前没试过……同时两支大鸡巴……」

    「哈哈,原来还有以前,难怪这麽骚,我干死你,小淫妇……」

    「干死了我吧……插死我吧……我是骚货……啊……两支鸡巴一起顶中我的花心了……」

    在双儿淫叫的刺激下,阴道内的两支肉棒终於一起冲着花心开火了。

    「射……你们射了……双儿感到了……好多……小穴满了……怎麽还有……小穴已经装满你们的精液了……双儿也要尿了……双儿尿了……」

    两人刚把鸡巴抽出来,双儿的阴道内跟着就涌出了大量的精液和淫水。他们刚一将双儿重新放到地上,马上就又冲上来四五个,不到一秒锺时间,双儿的阴道和嘴巴就又被攻占了,而且这回阴道和嘴巴都是同时插着两只鸡巴。

    嘴里含着两只鸡巴,双儿的舌头无法动弹,两人只好扶着双儿的头一前一后的抽插起来。阴道内的两根自不必说,双儿的左右双手也被迫各握了一根阴茎,来来回回的帮人手淫着。左右胸前也各跪一人,两人正用龟头一下一下的杵着双儿柔软的乳房,一时间双儿身上能被利用的资源都被用上了……

    这场淫宴也接近了尾声,嘴里的两根鸡巴来不及抽出就射进了双儿的嘴里,双儿在猝不及防下只好全都咽了下去,然後是胸前的二人把精液射了双儿满脸,最后是阴道中的两支一起退了出来,当然双儿的子宫里此时已经被精液灌的更满了。

    左右手的两根阴茎看来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正当它不断发胀,双儿也以爲它们要射了时,它们却一起脱离了双儿手掌,像商量好了一样,一上一下,几乎同时两支鸡巴分别插入了双儿的阴道和嘴里,刚一插入便开始疯狂的射精。

    双儿被阴道里的那根鸡巴射的又一次登上了高潮,却苦於满嘴精液,叫不出声。鸡巴刚一脱离双儿的小口,双儿就「咕噜」一声把精液吞了个干净,然後「啊啊……」的叫了两声,终於体力不支,失去了知觉。

    这群人对着这个赤裸的少女胴体却全都是有心无力了,他们用衣服将双儿的身体包好,送回她自己的营帐,这件事大家心照不宣,如果万一被告发了就来个不认帐,再说大清兵营中不许带女人,违者斩,她说出来对小宝也不利。

    第八章

    就当大家都人困力乏的时候,王屋派的人就闯了进来,於是几乎没做任何反抗就被制住了。幸好最后由唯一没有奸淫双儿的韦都统出奇招,这才将局面扳了回来。

    然後这一路上双儿始终陪在小宝的身边,其他人也就再没有机会。这一日终於抵达了少林寺,小宝奉旨出家做了和尚,双儿是不能再带在身边了,便命张、赵二人爲双儿在山下找了一处房子安顿了下来。张、赵二人本想再玩双儿一次再回京,但无奈双儿早已防着他们,功夫又远比他们高,几个还想沾点腥的均被双儿教训了一顿这才灰头土脸的离去。

    半年后小宝又被皇上派去五台山做主持保护老皇爷,小宝带了三十六名少林僧人又去山下带了双儿,一行人直奔五台山而去,一路上澄光背着衆人几次奸淫双儿暂且不提。

    终於到了五台山,小宝把双儿安排在了庙外的一间小屋里,以便呼应。後来喇嘛劫人,多亏小宝智计百出衆人才脱了险境。谁知刚和皇上会面没多久就又被白衣尼劫去,此后再遇阿珂,一路上整郑克爽,好不容易才回到了京城马上就又被安排了一个苦差事,做爲赐婚使前往云南。最后终於从云南逃了出来,衆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准备回京复命。

    这一天在半路上的一家赌馆里,又遇见了冯锡饭、阿珂、李自成等一批人,一言不和动起手来,正当小宝遇险时,一个亲兵从一旁跃出救了小宝一命,仔细一看竟是失散多时的双儿。

    後来敌人知难而退,双儿羞涩的站在了衆人面前,知道自己又被认出来了,尤其一接触到张、赵二人的目光,双儿不自禁的就想起了两人一起玩弄自己时的情景,小脸羞得通红。小宝询问双儿是如何找到自己的。

    原来那天小宝被劫走后,双儿知道消息已是数天后了,便上五台山清凉寺去寻问小宝的下落。此时皇帝早已返京了,只剩下少林寺衆僧护着行痴和尚。衆僧识得她是韦小宝身边的丫头,也不爲难她。澄光因爲衆师兄在旁也没有染指的机会,一名知客僧将双儿带到了行痴的禅房。

    双儿一进屋发现行颠和玉林大师也在。双儿跪在行痴身前,听他诉说那日小宝的遭遇。当听到小宝替皇上挡了一剑时已是心惊肉跳,待听说小宝最后又被人劫走时,终於忍不住哭了出来。

    行痴不忍见这小姑娘哭的如此伤心,便出言相劝,双儿听他这麽一说更认定小宝一定是凶多吉少了,一下子扑倒在行痴怀里大声痛哭起来。

    行痴没想到突然间温香软玉抱了个満怀,少女的体香一下子从怀中的人的身上散发了出来,心神不由的一荡。明知自己不应对这个比自已儿子还要小几岁的女孩起淫心,可手已经不听使唤的摸上了双儿的双乳。

    双儿伤心欲绝,完全不知自己正被人轻薄。等她有所察觉时那是行痴已经把手从她的腰间伸了进去在玩弄她的阴户了。

    「噢……别这样……大师……别摸……唔……」嘴也被行痴堵上了,连话也说不出来。

    玉林大师仍在入定,对所发生的浑然不知。行颠却已睁大了双眼,显然看见了正在双儿衣裤内云游的那两只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