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艳照门事变
  • 发布时间:2018-01-09 11:0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妻子被轮奸的样子》

    《祸及妻儿》

    史可亏坐在囚车之中,怔怔地看着灰暗的天空发呆。

    在旁看守的女警见状,不屑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像你这种没品的

    人,真令人讨厌,不但毫无职业道德,就连当人的基本品格也没有!把别人电脑

    里的私密照片四处乱发,有没有想过那些女孩子以后怎么见人?」

    另一个年纪较的中年警察见女警越说越激动,立时制止了她,然后道:「好

    了,玲玲,我知道你是张柏芝的粉丝,可是你也太激动了,作为一个警务人员,

    你需要冷静地压制自己的情绪,知道吗?」

    女警呼呼地喘着大气,狠狠地看了史可亏一眼,就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那中年警员见状,苦笑一声,然后悄悄对史可亏道:「你做的虽然是犯法的

    事情,不过全天下的男人都很感谢你!……除了姓陈的某家人。」

    史可亏还没从被女警的辱骂中醒来,听到这话,心中一万个感动,理解万岁

    啊!

    本来一直都很悔疚的史可亏,被女警一顿辱骂,心中的悔意全化成了怒火,

    再听到男警的话,被捕后的压力,让他的脑子变得有些错乱,把混乱的思绪强行

    融合后,他脑海就似有人在不停对他说着一些真理:

    「你没做错,是男人都该这样做,张柏芝那骚货,怎么不让世人知道她的真

    面目?看看她的粉丝,比谁都更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怎样的粉丝可看出有

    怎样的偶像。

    你没做错,你只是太温柔,太善良了,假如能再来一次,你应该用这些照片

    威胁那个女人,让她任你凌辱玩弄,拍下一些更刺激的照片,让全天下人都看清

    她的真面目,让她的粉丝都为曾祟拜这样的一个女人而感到羞耻……」

    「嗯?怎么了?」中年男警忽觉眼前一白,接着他看到了人生中最后一个画

    面。

    一道紫蓝混合的电光击穿了囚车的车顶,直直打在了史可亏的天灵之上,接

    着中年男警和女警感到浑身剧痛,眼前一黑。

    ***    ***    ***    ***

    「先生,先生,你醒一醒,没事吧?」史可亏感到有人在推着自己的身子,

    便有点生气地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在吵着自己睡觉。

    当史可亏看清眼前的男子时,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眼前男子俊俏而年轻,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史可亏,只听他道:「先生,你

    没事吧?」

    「啊。。啊,没事,你,你有什么需要帮忙吗?」史可亏无法置信,他为什

    么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为什么自己会在店子里?自己不是在正前往到监牢的囚

    车之中吗?

    男子似乎想到了些什么,理解地笑了笑,嘴角高高地朝右边扬起,道:「我

    的电脑出了一点问题,希望你能帮我修好它。」

    史可亏看着眼前的男子,和他手上提着的电脑,多么熟悉的场面,自己曾多

    少次梦到过它的重现。

    「啊……呃,没问题,这一带谁不知道我的技术好,我一定能把它修好

    的。」

    「是吗,那就麻烦你了,我三天后回来,没问题吗?」

    「当然。」史可亏恨不得眼前的男子快点滚蛋,然后让他好好地想清楚到底

    发生了什么事。

    一脸假笑目送男子的背影在视线内消失后,史可亏快速地锁上店子的门,扭

    开矿泉水的盖子倒在自己的脸上,又用手大力地掴了自己两掌。

    「妈的,好痛……靠,我不是发梦,我回来到了艳照门之前!我能重新来

    过了吗?」刚刚把电脑交给史可亏的男子,自然是艳照门的男主角,陈冠西了。

    史可亏看着眼前的电脑,喃喃道:「就是它……只要我不把那些档案提出

    来,不把它发给别人看,那我就不用被捕,不用坐牢了,只要不犯这错……」

    「不对,我没有做错……对,上次我只是太善良了,今次重来,正是神给

    我的机会,用那些照片,让张柏芝那骚货成为我的性奴,让天下人都知道她的真

    面目,这是神给我的使命!」

    重回过去前的那些疯狂想法,似是烙印般深植在史可亏的脑子之中。史可亏

    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两个月后……

    张柏芝如常地在房间中照着镜子,正身穿一身护士服的她,有点自恋地抚摸

    着自己瘦削地身体,自语道:「不知道锋锋喜不喜欢我穿这样呢……嗯,警服

    是希希的,护士服是锋锋的,学生服是……」

    忽地,张柏芝听到自己正放在桌子上的电脑叮了一声,愕然地转头,却看到

    了让她惊恐的画面。

    一张女性的脸孔出现在萤幕之上,那并不是贞子从井中爬出鬼样,而是她自

    己的妩媚淫样。

    只见那照片逐渐地缩小,最后,张柏芝那穿着半解开的女警服,一脸淫荡妩

    媚表情地依着木门的后世名照,就出现了在她的面前。

    「怎,怎么会!」张柏芝慌乱地关掉那张图片,接着她收到了一份档桉,内

    里是自己的淫照,还有一个文件档,张柏芝一脸害怕地打开那文件档,快速地浏

    览了一遍,看毕后,面上流下几滴冷汗,显见这时的她极度不安。

    那文件档的大意是某技术高超的黑客,也就是把淫照寄给她的人,从某男艺

    人的电脑中发现这些文件,于是便寄给了她,并胁迫让她成为自己的性奴,不然

    将会把这些淫照供之于世,让世人每一个人都可以看清她的肉穴,让她不能成为

    锋锋的妻子,只能成为一个人人都看遍了肉体的贱女人。

    张柏芝垂下双手,目光空洞,脑中一片溷乱。「怎么办?为什么会这样的,

    和锋锋的婚期近了,我不想这时出什么乱子,要是让锋锋知道,他的母亲这么爱

    面子,一定不让我进门的,怎么办……我该报警吗?可是这人是黑客,要是他

    设了24小时不回家,照片就散布出去的设定,或是把照片交给其他人,那怎么

    办?

    不,不如先服从他吧……反正给别人当性奴又不是没尝过,只要把事情拖

    到了婚后,那一切就好办多了……对,先服从他吧!找个机会脱身,再千百倍

    的还给他,最多我再服侍陈老大一次,让他杀了那人!」

    想到这里,张柏芝暗下决心,换好了衣服,照文件档的指示,带着女警服到

    了一处隐秘的货仓。

    到了货仓里,张柏芝发现地上有一个小孩用的无线电通讯器,一条黑色的布

    带,显然是那人留给自己的,她忐忑不安地带上无线电通话器后,过了一会儿,

    一把低沉的男性声音响起:「你终于来了,刚刚我的人已经查过,你确实没有带

    人来或是报警,很好,看来你已经有觉悟了,放心,我不是一个不知足的人,只

    要你和那个男人结婚后,我就会还你自由,并保证不会再骚扰你。」

    对于这人的说话,张柏芝一句也不信,只是演戏多年的她,手段早就熟练透

    了。只见她一脸喜色地道:「真的?只要你说的属实,这段时间内,你要人家怎

    样服侍你都没问题。」

    「果然是个骚货,嗯,先换上你带来的那套警服吧!我看照片时就想上你了!」

    张柏芝闻言,没有半丝不愿,一脸妩媚地换起了警服。本性淫荡的她,既然

    心中早有打算了,那转换心情,和个陌生的男子玩玩主人奴隶的性游戏,也不是

    什么痛苦的事情。

    史可亏看着一脸骚样的张柏芝,听到他的命令后,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衣服,

    大感痛快。

    「妈的,早知她是这样的贱货,当初我早就该这样,真是个淫娃,哈,老早

    就想上这婊子了,啧啧啧,真不懂她这么瘦,为什么奶子还是这么丰满,腿还是

    这么有力,要是被她夹着,那一定得乐死了!」

    对于脱衣服和穿衣服,张柏芝显得十分地熟练,很快,一个英姿飒飒的女警

    就笔直地站在了空荡的货仓中央。

    张柏芝忽地站直了身子,然后娇声道:「PC5201314张柏芝,向主

    人报道。」说罢,舌尖轻轻地扫过了上唇。

    史可亏见状,感到欲火烧身,对张柏芝道:「你这淫娃,快用地上的黑布把

    眼晴蒙着!」

    张柏芝闻言,立时拿起黑布,熟练地蒙上了自己的眼晴。

    史可亏确定那黑布准确地遮住了张柏芝的眼晴后,立时跑到她的面前,正准

    备好好的揉搓一下那对奶子的时候,忽见张柏芝面上露出一副害怕的神情,只听

    她喘着气道:「你……你想怎样?我是警察,要是你对我乱来,我,我就对你

    不客气!」

    史可亏先是一愕,方才明白过来,心中大赞张柏芝聪明,也够淫荡,竟然自

    动地和他玩起了警匪游戏。

    张柏芝是演员出身,什么角色她没扮过,连妓女她都演过!何况是女警、护

    士这种?

    史可亏也很配合,淫笑着走近道:「不客气,怎样不客气哦?小美人,来让

    哥哥玩两把!」

    「不,不要!」嘴里虽然是这样说着,可是张柏芝却没有退后半分。

    史可亏一手抓着她的双手,把头凑近到她的耳垂,轻轻吹了一口热气。

    「啊!。。快,快停下!」惊慌无助的语气,听得史可亏欲火大盛。

    史可亏一口含着她那小小的耳垂,舌头快速地在上面游走着。

    「啊!」张柏芝浑身微微一震,双手没有刚刚那么大力地扭动,似是被史可

    亏的这个动作弄得情动。

    当然,史可亏知道这不过是她的演技,只是这也足够让史可亏的下体硬得像

    根钢条一样。

    「妈的,玩弄这种以往只能仰望的女人,感觉就是不一样!和女友第一次做

    爱也没有这么爽,我的鸡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硬过!」

    史可亏见张柏芝「情动」,便没有继续进攻她的耳垂,而是热吻起她的脸孔。

    史可亏用自己的舌头舔遍了她的面孔,然后才钻进她的嘴巴之中。

    张柏芝的舌头软软的,顺着史可亏那大舌头的走势,任他摆布,两条舌头绞

    缠在一起,互相吞咽着对方的口水。

    良久,史可亏才离开了她的嘴巴,并放下她的双手,隔着警服玩弄起她的乳

    房。

    「唔,真大,你这骚女警,怎么奶子这么大,是不是被上司捏大的?」

    「才,才不是,都是你们这么贼人,老是偷偷摸人家奶子,才把它捏得这么

    大……嗯……」

    「淫娃!」史可亏一把扯开她的警服和奶罩,露出那雪白的乳房和微黑的乳

    头。

    史可亏大力地捏弄地张柏芝的一对奶子,那痛楚让她低呼一声。

    「捏死你这骚货,贱货!」

    「嗯……人家快要被你捏爆我的奶子了……好利害啊,饶了我吧!」

    「这么快就求饶,还有更爽的你没尝到呢!」说罢,史可亏扯下她的警裙,

    然后隔着内裤进攻起她的肉穴。

    这时她的小裤裤早就湿透了,史可亏自是一番淫娃地羞辱着她,而张柏芝也

    很乖巧地承认了这一切,并激烈地扭动着小蛮腰。

    史可亏淫笑着道:「贱货,想被老子干吗?」

    「才,才不是!」

    「是吗?那算了。」说罢,就要转身离开。

    「别,别嘛……」一脸淫荡的张柏芝哀求道。

    「那你跪着求我干你啊!」

    张柏芝闻言先是一副迟疑的样子,然后乖乖地跪着,双手夹捧着奶子,让它

    们显得更雄伟,待史可亏定晴看了一会后,才用装出来的娇俏声音道:「求求你,

    贼大哥,用你的鸡巴满足我这淫荡的小女警好吗?人家的肉穴真的好痒,好想被

    贼大哥的大鸡巴狠狠地操弄啊!」

    史可亏听罢,立时就想扑上去,终究还是忍住了,不屑地道:「就这样?你

    得似条母狗一样,边摇晃你那淫荡的屁股,边绕着我爬行,求我操你!」

    张柏芝闻言,却没有生气,心中反而升起了一股被侮辱的快感。

    只见她双手轻按地下,然后挺起本正跪坐着的小屁股,然后一扭一扭地在地

    上爬起来,爬着的她,因为看不到路,只能慢慢地用手仔细地在地上抚摸着,垂

    下的奶子好几次都碰到了冰冷的地面,让她轻呼数声。

    看了一会儿,大感满足的史可亏便命令道:「好了,见你还算知道尊卑,明

    白自己到底有多下贱,那就淮许你脱下内裤,尝尝老子的大鸡巴吧!」

    享受着当母狗的张柏芝闻言,立时转身朝着声音的方向爬近,然后坐下身子,

    两手姆指轻插入裤带内,慢慢地往下拉,而一双修长的大腿也已曲起,成一个M

    字正对着史可亏。

    看着那慢慢出现在眼前的桃源,史可亏连吞口水,道:「我听说女人的阴毛

    越多,性欲就越旺盛,你的阴毛这么浓,一定是个淫荡到绝顶的贱货了!」

    「嗯……人家就是这样的淫娃,人家每天都会COSPLAY不同的职业,

    然后歉着镜子大肆自慰一番,只是今后不用了,有了主人你,人家只要每天等着

    被主人操就好了!」

    史可亏再也忍不住,虎吼一声扑了上去,两手用力地拉开她的双腿,鸡巴稍

    一对位,就轻松的插了进她那淫水泛滥的肉穴之中。

    「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肉穴,给老子插进去了,而且以后想怎么插就怎么插,

    怎么玩就怎么玩,哈哈哈!」

    史可亏越想越是用力地抽插着张柏芝的肉穴。

    「啊……主人好利害啊,母狗的肉穴都快被你插烂了!」

    「哈哈,我比陈冠西和你的锋锋怎样?」

    「没得比!」史可亏一愣。「主人……嗯……比他们两个加起来……都要…

    …强一点……啊!」

    「你这淫娃真会说话,再多说一点,让我再爽一点!」

    「不,不行了!……我快要,被主人插得断气了,什么……什么话人家都说

    不出来……啊……啊……啊……要,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这时史可亏也忍不住,射出了自己特地储了四个星期的浓精,一下子全都灌

    进了张柏芝的淫穴之中。

    史可亏长呼一口气,看着正软软地瘫在地上的张柏芝,面上露出一丝自豪的

    笑容,却殊不知地上的张柏芝,正暗自诽腹道:「唉,又是一个半路交货的痿男,

    还好应付陈冠西多了,这假高潮也演得真像,要是他日在香港和内地不红了,到

    日本当女优也不错,又能被插又能赚钱!」

    休息了好久,史可亏才把衣服都穿整齐,然后对仍在地上「休息」的张柏芝

    笑道:「嘿嘿,没这么爽过吧!以后还有得你爽呢!先给我摆几个淫乱的姿势来

    给老子看看。」

    张柏芝微微一愣,久经床事的她,自然猜到了史可亏打算留影几幅,虽然心

    中不愿,可是清楚形势的她,硬着头皮,继续装出一副很傻很天真的表情,乖乖

    地任由史可亏摆布,听从他的指示,把女警服披在了身上,摆出各种淫荡无比的

    姿势,让史可亏影下了数十幅淫照。

    史可亏收好了相机,问张柏芝拿了手提后,一脸满足地离去。

    半晌后,张柏芝从地上站起,拿开了蒙眼的黑布,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只

    要等到和锋锋成婚……哼!」

    转眼,又是两个月过去,今天,是张柏芝和未婚夫成婚的前一晚,这时的她,

    本应在房间里,幸福地睡觉,作着一个美满而幸福的美梦。

    可现在的她,却头披面纱,上半身穿着白色半遮乳罩,一对奶子硬是从乳罩

    里拉了出来,下身的阴毛被修得整整齐齐,而小穴里正有一根粗壮的鸡巴抽插着,

    要是锋锋看到了,一定会大喊道:「新娘被操了,鸡巴不是我!」

    史可亏挺着粗腰,一下又一下的抽插着正在自己身上扭动着小腰的张柏芝,

    而他的手中正拿着手提摄录机,画面中的张柏芝一脸深情地看着镜头,一手按着

    他的肚子,一手捏弄着自己的奶子。

    在这两个月中,史可亏把能玩的都玩遍了,不论是野外性交,城市裸奔,吃

    尿脱粪,还是绑绳鞭打,全都拍下了淫照和录像。

    史可亏喘着气,对着张柏芝淫笑道:「母狗,明天你就自由了,今天可得好

    好让我满足啊,我以后都不能干你的肉穴了。」

    「讨厌,人家虽然是嫁人了,可是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仍然是属于主人

    你的,只要主人想要,什么时候人家都来给主人操弄。」

    「哈哈,好,不过我史可亏岂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呢?」

    「史可亏……原来你叫史可亏!」张柏芝闻言,心中立时强记着。虽然一

    个月前她已得到了史可亏的信任,可以不再蒙着眼晴了,但却一直不知道他的名

    字。

    史可亏看着张柏芝若有所思的样子,冷笑连连,暗道:「哼,你以为我不知

    道你在打什么算盘吗?我既然对你出手,那我早就把这性命豁出去了!老子是死

    过一次的人,能把你这淫娃的真面目告知天下,又能把她肆意玩弄淫辱一番,我

    再死一次又是何妨!」

    「啊……我,我又要到了……啊……啊啊!!」随着张柏芝沙哑的淫叫声,

    这一天随之落幕。

    ***    ***    ***    ***

    张家,正洋溢着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息。

    张柏芝坐在房间中,对着镜子,张母正用梳子替她梳理着头发。

    「柏芝啊,你怎么老是皱着眉头,今天是大婚的好日子,可不能这个样子啊!」

    「嗯,只是心中有些不安而己。」张柏芝微笑着回应她的母亲,今天,她的

    心很乱,总觉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这是正常的,想当年我出嫁时,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不过锋锋他是个

    好孩子,我很安心,你不用想太多的。」

    「呃……嗯。」

    「啊!!!」这时,正在一旁看着电脑打发时间的伴娘一号惊叫了一声。

    在房间中的几人立时转头过去,那伴娘一号见状,立时笑道:「没事没事,

    就是我玩游戏输了而己!」

    张母眉头一皱,道:「燕儿,你别老是一惊一诈的,今天是柏芝的大喜日子,

    你下次别这样了!」

    燕儿低下头,道:「我不是输了游戏吃了一惊嘛!」

    「骗人!」这时在一旁看着燕儿玩电脑的小伴娘雨雨大叫一声,燕儿大叫不

    妙,却来不及阻止,只听雨雨道:「我刚刚看到你是在网页上看到柏芝姐姐才大

    叫的!」

    张母闻言眉头又是一皱,道:「在网上看到柏芝的照片有什么好惊奇的?」

    雨雨非常快速的应道:「也不是很大不了嘛!只不过是柏芝姐没穿衣服跟一

    个不认识的哥哥抱在一起,嗯,还有几张是柏芝姐姐在草原上跑着的照片,很漂

    亮呢!」

    张柏芝闻言面色大变,快步冲到了燕儿身旁,右手用滑鼠快速地略过整篇网

    页,然后面色一灰,跌坐在地上,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做……」

    ***    ***    ***    ***

    就在娱圈名人张柏芝和锋锋大婚的那天,港中台各大论坛出现了一个名为「

    香港明星艳照门」的帖子,在帖子中有数千张张柏芝的淫照和数十个清晰录像,

    图片的内容极度淫亵猥亵,在半小时内就被各大论坛删掉,可就是在这半个小时

    之中,那些图片和录像已被无数的人传阅交流过了。

    此后各个相片中的男女明星,被列入娱圈的重大事件档桉之中,档桉名字为

    「艳照门」。

    而这事件的幕后黑手,同日被发现伏尸家中,死因是割脉自杀,雪白的墙上

    用血写成的遗书:我完成神的使命了,我将会离开这里,去完成下一个使命……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