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丈夫和情人在同一张床上干我
  • 发布时间:2018-01-09 11:0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大鹏和我认识已有多年,是我在公安医院做护士是认识的。那时我值夜班,经常在值班室里和大鹏偷情。这多年里大鹏和我不知有过多少次的寻欢. 但最开心、最刺激的还是我丈夫参加的那次。我的儿子奇只有8 岁. 现在已是二年级的学生了。由於大鹏喜欢画画写写,在单位里有点小名气,我的儿子奇也喜欢画画写写,这样大鹏就以教奇为由,经常来我家和我偷欢. 我儿子也非常喜欢大鹏叔叔,这给我在自己家里偷情提供了非常方便的藉口。

    我在性方面的要求很高。无论是性交、口交还是肛交都能使大鹏快乐无比。与刚认识时相比,我无论在性欲还是在性技巧上都有很大的提高。

    就是连我的丈夫也觉得我在性技巧、性欲上比以前有大大的飞跃,日屄时林还经常说我呢。大鹏和我以前日屄时下面不需要垫手纸,现在不行了,如果不垫,阴水就要淌在床单上了。

    有一次大鹏和我先在床单上垫了一条浴巾,等完事後发现阴水渗过浴巾漏到了床单上,连下面的垫被也湿了。尽管大鹏和我日屄时间要在一小时左右,有时一个半小时,但我还觉得不满足,性头越来越高。

    我的丈夫林由於从事银行的外勤工作,经常出去检查工作,在家的时间很少,有时一出去,半个多月才回来家一趟。林很爱我,但总感觉的我有外遇,多次在日屄时半真半假地问过我,我也似真似假地回答过,林感到半信半疑。

    一天下午,大鹏还是去我家里教奇习字,正好我丈夫林也在家。林很客气打了招呼,大鹏便教奇习字去了。到了五点左右,大鹏和我、林打招呼要回去,我和林很客气的要大鹏吃了晚饭再走,大鹏也不推辞就答应了。大鹏和我还有林都喝了酒,大家喝了许多,三人中要算林酒量稍差一点,但都还可以。

    吃完後大鹏提出要走了,这时才觉得已经很晚了,因为大鹏住得较远,要坐公车回去。我提醒大鹏:「天色已晚,公车已没有了。」大鹏说:「没事的。」就要走。这时林就说:「汽车没了,住在这里吧。」大鹏此时犹豫不决,只见我也朝大鹏看了一下,意思说你留下吧。大鹏就答应了。

    大鹏和奇住一间屋,我和林住一间屋。

    大鹏躺在床上不能入睡,心里想着我。大鹏隐隐听见隔壁我、林俩在呢呢的说什麽,但听不清。大鹏知道我这时也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想着想着,大鹏朦朦胧胧的睡着了。

    我和林在自己的房间,和往常一样宽衣熄灯。躺在床上,我和林的脑子里各自出现了大鹏的情景。我仰卧着一动不动,生怕林怀疑我的心思,脑海里却回想和大鹏快活的时光,心里阵阵骚动,不知不觉下面的阴道内好像小虫在孺动,知道阴水出来了,但还是装作睡着的样子。

    林也没睡着,心里一直怀疑我和大鹏背着他在偷情,几乎每次回家,林总似真非真的对我说:「小屄被人日过吗?」但我不作正面回答,似真似假含糊说:「你检查呀。」林说:「这看不出来的。」我说:「那就看你自己体会唷。」林开玩笑的对我说:「要是小屄被人日了,当心我用刀把小屄割下来」。

    林虽检查不出来,但觉得按我现在的年龄,两、三个星期作一次应该是很激动的,但有几次为什麽显得那麽的平静,我的阴部总是乾巴巴的,有时阴茎插进去都有困难,总觉得我在应付了事。所以经常怀疑我被人日过,就是没证据罢了。

    林的怀疑是有道理的。有几次大鹏知道我要去林那里,就在我走之前先日一次,加上路途劳累,这样我到了林那里当然性趣不足,下面就乾巴巴了。林心想,这次大鹏住在这里,而且就在隔壁,如果我和大鹏真的有关系,我肯定睡不着的。

    如果我和大鹏就算以前偷情过也已经发生了,但林要证实自己猜测的结果是否正确. 林就装作无意翻身,面朝我侧卧睡,一只脚跷在了我的腿上,一只手从我的内裤中伸了进去,先是和平常一样把手放在了我的阴阜上,稍等了一会,林用中指再向下,伸入我的阴道口。

    林一惊,心想,平时摸了一会或者两人情调一会下面才会湿,今天没摸也没情调就湿了,而且阴水要比平时多的多。这时在林的脑子里得出一个结论,我和大鹏早已发生过关系了。此时我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对,怕被林发觉,就把两腿夹了一下。

    这一夹一动,阴水就向外流了出来,加上林的抚摸我越发难受,canovel.com不由自主的把阴部往上挺。林故意对我说:「睡着了吗?」我不好意思回避说:「迷迷糊糊要睡着了。」林知道我在撒谎,也不说穿。我说:「你也没睡着呀?」林说:「还没有。」我说:「为什麽睡不着呀?」林说:「不知道,慢慢会睡着的。今晚你的阴水比平时多了好多?」。我说:「没有,别瞎说. 」林说:「像你这样的年龄最想日屄了,我在外,你难过就找一人吧。今夜隔壁有了一个,所以你睡不着了,是吗?小屄。」

    我心里是这样想的,但嘴里却说:「没有呀。」林知道我的内心世界,但不作声,只是抚摸着我的小屄。被林一提起住在儿子房间的大鹏,再经林的抚摸,我的小屄实在受不了了,阴水越来越多,阴道也在不停地收缩着。见此情景林说:「小屄想他难受了吧?」我没说,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长气。

    林知道我在想什麽,就说:「我早知道你和他好了,你放心,你想怎麽样就怎麽样,你的开心也是我的开心,因为我太爱你了,知道吗?小屄。」我还是没说,只是用胳膊搂住林,深深的吻了一口,同时另一只手握住了林的阴茎,重重的捏了一把。

    林深知我的心思,说:「你去叫他过来睡吧!」我说:「行吗?他肯吗?」林说:「那就看小屄你的本事了。」我没想到林如此的宽容,虽然很想和大鹏一起,但也没想今晚三个人一起玩呀,他这样到底是为了什麽呀?我犹豫了一下,林接着说:「去吧。」我这时才「嗯」了一声,但我还不动,林轻轻的推了推我,并把我的短裤脱下来,催我快点去叫大鹏过来。

    我这才坐了起来,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林此时想,既然你们已经好上了,背着明着还不都一样吗?就是那麽一回事。更何况一来也知道小屄被别人日是什麽样子,以前只看过碟片中的情景,现在来真的肯定还要刺激。二来这样宽容你表明深爱着你。林虽这样想着但心里总有一些说不出的酸溜溜,心跳加快了,等待着刺激的那一刻。大鹏在迷迷糊糊时觉得有人开他的房门,清醒过来後,只见一个人走到床边,低声的对他说:「睡着了吗?」大鹏才知是我。大鹏心里按捺不住,但还是压制住了,因为奇睡在旁边。

    我低声的对大鹏说:「你过来吧。」大鹏心里很想和我睡,但林在家怎麽能行呢。大鹏对我说:「这样不好,我对不起他的。」我说:「不要紧的,他知道了我们的事,他理解我。」大鹏还是不过去。

    我就俯下身体吻大鹏,一只手在摸大鹏的阴茎. 大鹏的手也从我的两条腿中间伸过来。发现我没穿短裤,非常激动。只觉得我的小屄早已湿透了,大鹏也被摸得难过死了。我对大鹏说:「这是林让我不穿短裤来叫你过去,走吧,到我们那去吧,咱们三人一起玩,以後就可以不用偷着玩了。」大鹏犹豫了一下,「嗯」了一声,我站起来就走了。

    大鹏也起了床。大鹏小心的走进了我们的房间. 房间里开了一只三支光的灯,朦朦胧胧的灯光下只见我丈夫躺在床上。大鹏走近床前,这时我叫了声:「来呀。」大鹏就上了床躺在了我的身边。大鹏虽然躺在了我的身边,心里却「嘣、嘣」直跳。大鹏既激动又紧张。激动的是大鹏能和我们一起睡,林能宽容也是大鹏心中期望,而且可以当着林的面我,这样当然最刺激了。紧张的是虽然我叫大鹏过去,但大鹏不清楚林的用意,会产生什麽後果?此时三人谁也没声。

    大鹏此时心里毫无所措,手不知往哪里放。这时我的手伸进了大鹏的内裤,一把抓住大鹏的阴茎,开始抚摸起来。按平时大鹏的阴茎早已坚硬进入了临战状态,但这次由於紧张的缘故勃起慢了些,经过我的捏、勒,从微软转入了临战状态. 大鹏也将手慢慢伸入我的内衣,抚摸起靠身边的那只属於大鹏的乳房,心里那种迫切的心情无法言语,只好重重的捏了一下乳房暗示我。大鹏在想入菲菲时,不知不觉将手伸向了另一只乳房。刚伸出就碰上了林的手,便紧缩回来,大鹏觉得甚是尴尬,把手回到了属於大鹏的那只乳房。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