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情
  • 发布时间:2018-01-09 11:0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风情(一)

    夕阳西沉,一天的辛勤工作又到尾声啦!

    整个黄昏已降临大地,繁华的市区,到处闪烁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发出斑眼生辉的光彩。

    夜幕中的世界,都被一种罗漫帝克的情调所笼罩了。

    「夜幕」,这个神秘而诱人的名称,就好似一个大布幕一样,把「你和她」全部遮盖在它的後面,不让别人看见,也不让别人知晓!你和你去「随心所欲的做」你和你「喜欢要做的事」,他和她「乐意爱做的事」啦!

    一位西装毕挺、英俊潇洒、身材高大的青年,嘴里吹着口哨,心情轻松快乐的从一家颇具规棋的医院大门里走了出来,去赴美人的邀约。是他老师的太太之约!

    与其说是美人,倒不如说是位美妇人还来得恰当些。他一边走着,一边心中正在兴奋地想着一些车情。

    李中光院长是私立XX联合医院的院长,兼任XX医学院的教授,既是他黄健刚的老师,也是他现在的老板。

    黄健刚是该医院的药剂师,在中午休息吃饭时,接到院长夫人的电话,说有事要和他商量,叫他下班後到XX餐厅再面谈。他挂断电话後,心中摸不清院长夫人要和他商量些什麽?为何在电话中不能商量呢?

    院长今天上午到南部XX医学院作客座教授授课去了,每个月他都要去三、四次,每次来回都要三天左右。本来李院长不愿意如此的南来北往奔波,只因该医学院院长和他是中学一直到大学的好同学,又是好朋友,因碍於情面,只好免为其难的做个客座讲师。

    今天又是李院长南下之日,黄健刚一直坐在配药处想着。他的脑海中,浮现了院长夫人许曼铃女士那美艳性感迷人的俏影,她有一股贵妇人神圣不可侵犯的风度和气质,年龄大约三十五岁左右,正是女人性生理异常成熟的阶段,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般娇艳迷人,令人想入非非。

    她是贵妇!但是,她不会像俗话所说的:「出门像贵妇,上床後荡妇」那样呢?这个谁知道!只有李院长自己才知道她是不是荡妇了。

    然而,有时又不尽然。那一次李夫人到医院来探丈夫时,发现了身为新任药剂师的黄健刚,那时候,黄健刚看到她的眼色中,流露着万千的情意出来。如果下流一点说,她那水汪汪的眼睛,简直是对他这个小子起了很大的诱惑——那就是所谓的:「桃花眼或是叫淫眼」吧!

    从此以後,他每次都从李夫人的眼中看到那种令人心跳的情意,使得黄健刚的脑海中时时系着她都美艳性感成熟的影子。晚上睡在床上时,马上就想着她赤裸的胴体和他在做爱。

    直到前两天,她在配药处稍稍的问他:「健刚!每天下班後,你都到哪里去消遣呢?」

    「我……」健刚正在调配药水,回头看李夫人时,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她的微笑,教他看了心头猛跳,一时摸不清她笑容背後的含意是什麽?

    「你一个人难道不寂莫吗?」那温柔的声音又再说道:「除非……你有女朋友,下班後陪你谈心,那又不同了!」

    他听到这里,心跳加速,「这……这是露骨的挑逗嘛!这些话,与她那贵妇人的身份是不相称的,她何以问得出口……」他脑海里猛地闪过一连串的想法,难道她……

    他说:「我……我还没有女朋友呢?」

    「真的?」她向他偎了过来,使他闻到了清幽的香水味和粉味及肉香味。

    「那密斯陈怎麽样?为什麽你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呢?」她的笑容趋向更神秘了。

    密斯陈是这家医院的护士小姐之一,年轻漂亮,身材属於丰满的那一型,看起来很性感迷人,这也是黄健刚所喜欢的那类型。可是他不敢存有染指的心,因为人家已有未婚夫了。

    「师母,她已经是人家的未婚妻啦!」他坦诚的回答。

    「哈!哈!」她的笑声笑得有点放荡:「你真是追不上时代潮流了。健刚,凭你的条件,英俊潇洒的仪表,高大的体型,和大学生的条件,可以去把她抢过来呀!」

    「怎麽?你不敢呀!好,我来教你!」他走到药柜去拿药,她也跟了过来,又说道:「健刚,你都二十多了,还怕难为情吗?真的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交过吗?」

    「师母,你是知道的我的家境不太好。我利用业余的时间去学医,哪有空闲的时间交女朋友呢?」

    他避免在配药处单独的和他谈话,怕引起别人的误会,若有什麽闲言闲语传到李院长的耳朵里去更为不妙!因为,他在这家医院任职以及业余去修续医学课程,都是李院长一手安排的。李院长是个的恩师兼老板,对他可说是恩重如山,故此,他想尽快结束这种场面。但是,李夫人并不了解他心中的想法,却乘胜追击似的,再讲一次更露骨的挑言词:

    「那麽!我来教你,先和我到外面走走去见见场面!canovel.com驱除一下害怕的害羞的心理,以後就可以放心的去追求女人了。」

    他一听,连手都发抖了,回过头来一看,又接触了她那双含满春情奋意的媚眼,那里面似乎含着一股「你敢来亲它吗?」的含意一样!

    「这个,怎麽行呢?让人家知道了,会误会的,也会影响师母你的名誉,那就糟了!」

    「我不怕,你还怕什麽!过两天我打电话给你好了!」

    她拍拍他的肩,媚眼又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在他又惊又喜的凝视她时,她回头走出了配药处。

    健刚则在後面用眼光望着她摇摆的背影,和那高耸肥大的丰臀,以及那修长而浑圆的小腿,这个女人确实是美妙的「性」的象徵!

    她那纤瘦的腰和肥臀,使健刚心中升起了一种无名的慾望,慾火高昇,真想即刻去把她抓起过来而就地解决,才能平息心中的慾火!但是,现在是大白天,又是人来人往的医院,只好将那激动的心情和慾火慢便压制下来,默默的工作。

    在那次的谈话以後,李夫人那丰满性感成熟迷人的俏影,一直在他脑海中留连不去,尤其她那几句话更令他兴奋:

    「怎麽!你不敢呀?我来教你!我不怕,你还怕什麽!」

    「她教我什麽?」他常常在工作中、休息时都在想着,使他在工作或看书时都心不在焉,在配药时差点连药都配错了。

    「不行!不能再胡思乱想了。」他警告着自己,若是配错了药给病患者,吃死了人,还要打人命官司,那才糟呢!於是收起胡思乱想的心情,安心的工作。要不然的话,真的配错了药,那事情就大条了!

    直到今天中午,李院长南下授课去了,她马上就打电话来:

    「健刚,你还想着我吗?哦!不!不!我的意思是否按着我前几天对你所说的事吗?」她那悦耳动听的声音,由电话传来。

    「当然想着啊!」健刚一听,不禁脱口而出。

    「那麽今天下班後,你到XX餐厅来,别害怕!知道吗?」

    「好的,回头见!拜拜!」

    收线後,他的心猛跳了起来。对於他这样的小伙子而言,和一位性感成熟的中年贵妇约会,今晚不知会发展到什麽程度。最後,真如自己的幻想,能够达到与她赤裸裸缠绵做爱的心愿吗?说不定,她今晚也有和自己一样的心愿呢?

    他骤然想到李夫人的性生活上面去了……

    李夫人今年已是卅五岁,但李院长却已五十开外,二人相差十七、八岁,听说她是看中他的地位和财富而嫁给他的。李夫人本身也是大学毕业的,读的是文学,他们结婚已十年了,生有一个女孩子现已九岁。前妻所生的一子一女不愿和後母住在一起,所以另买一拣房子给他们兄妹住,免除了许多的麻烦。

    李院长平日生活严肃,将全副精神都放在病患者身上,以及在医学院授课和研究上面,从他脸上很难看到一点笑容。像他这样的人,在夫妻鱼水之欢时,不知是不是也是那麽的「道德」化呢?

    他们结婚七年多了,家里有钱,孩子有佣人照顾,李夫人过的是丰衣足食、豪华优裕的生活,然而她是否尚嫌苦闷空虚,缺乏某一种精神上的慰藉呢?

    她可能是为了排解这苦闷空虚而无聊的岁月,才想出这个办法,借着以教导他追女人为藉口,对自己有所企图,来消磨她那难挨的日子呢?

    一连串的沉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