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妈妈,让我给你一个女人的快乐!
  • 发布时间:2018-01-07 05:37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今天给大家讲述的是我与母亲的故事,这故事是虚构也罢,真实发生也罢,或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与有着熟女情节、恋母情结的朋友们一道分享那令人神往的激情。我不是专业写手,更讨厌类似文章一味嗯嗯啊啊……的乱写一气,今天的故事我更想写得深入、细腻、逼真,饱含深情。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继续看下去。

    故事应该从我十二三岁说起,那时候,90年代的小城并没有现在的繁华,好多家庭都住在单位分的平房里,没有暖气,大都生个炉子。这些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由於条件的限制我仍与父母同在一张床上,所谓的一张床是在爸妈双人床的旁边又搭了个木板,比双人床低出大概一拃的高度,我就在这张木板上开始了自己最懵懂的性发育。

    不知道有没有和我有相同的感觉,我睡觉一般比较沉,但每每爸妈做爱的时候,我都会惊醒,也许这是上天赋予人的一种自然规律,一种性启蒙暗示。

    但不管怎麽说,这有意无意的窥视,让我对女性的身体开始了最初的渴望,妈妈每每在爸爸身下压低的嗯嗯声,总让我在第二天魂不守舍。印象最深的两次,一回是爸妈做完爱後,妈妈拿尿盆小便(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单位平房是没有独立卫生间的,晚上起夜要到院子後面的公共厕所,所以人们都备有尿盆,省得晚上跑),那时爸爸已经睡去,因为离他们做爱结束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让人心跳的肉体撞击声和妈妈陶醉的呻吟使我半天不能入眠。

    忽然听到开灯的啪嗒声,我瞧瞧把眼睛眯成一条缝,观察眼前的动静。只见妈妈掀开被子,慢慢挪到床尾,俯身去床下拿尿盆,进入我视线的是嫩白圆润的女人的屁股,而且,因为刚刚结束男欢女爱,妈妈并没有穿内裤,雪白的屁股中间是那两瓣厚厚的大阴唇,上面没有太多的毛毛,紫红色的螺肉闪着还未来得及拭去的滢滢水光。那一刻,我的心几乎都要跳出来了,呼吸急促,口乾舌燥。不知道是不是我不均匀的呼吸引起了妈妈的注意还是妈妈的无意识,她回头看了一眼我,说实话,当时把我吓坏了。

    正不知如何装睡之时,妈妈有很自然地回过头把尿盆放在身下,身子蹲在尿盆上,一阵唰唰声飘进我的耳朵,後来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女人尿尿都能发出唰唰声,因阴部不同的结构而有差异。妈妈的阴部因为两片阴唇很大很厚,才发出那动听的、带有哨音的唰唰声。末了,是几滴尿液滴在盆中的叮叮声,这声音又似敲在我的心跳一般……另一回是初夏时节,天气已经有些热,但晚上还是有丝丝凉意的,所以要盖薄被子。那晚爸妈做爱的时候开着家里那台十七寸的黑白电视机,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放的是什麽片子,或许我压根就不知道播的什麽,因为我的注意力本就不在那上边。

    也许是因为开着电视的缘故,他们以为可以遮盖他们疯狂索取的畅快之声,这次的妈妈显得尤其投入,她骑在爸爸身上,双手拄在爸爸胸前,把两只雪白的乳房挤得变了形状,屁股极速上上下下砸在爸爸的小腹上发出啪啪的响动,脖颈上满是汗水,连鬓角的头发都一缕缕的粘在腮边。妈妈恣意的索取着,像极了一只发疯的野兽,在高潮的那一刻,身体伏在爸爸身上不停地抖动、抽搐。血脉愤张的我下身坚硬如铁,我不敢再看下去,对於小小年纪的我和已经有了生理发育的我来说,这香艳的一幕实在是让人不能自持。

    云雨过後,是短暂的静谧,後来听到他们关了电视,渐渐有了爸爸的鼾声。本身炎热的天气加上燥热的心情,撩得我把一只腿伸在外边,这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下边的家伙自刚才香艳的场面就一直硬不自持,现在稍微软一点,却因为形状的反覆变化从裤裤里露出头来。因为紧张,我一动也不敢动,保持一个姿势,身体几乎都要僵了。

    我是睡在妈妈一侧的,也许因为妈妈从疯狂的性爱中平复下来,注意到了身边的我,怕我着凉,伸手拽了一下被我伸在外面的那条腿压着的被子,这一拽一提不要紧,钻在外面的涨涨的下身被妈妈看个正着。在我模糊的记忆里,妈妈支着被子有半分钟的愣神,随後,我感觉一支温暖细嫩的小手将我的长枪塞回内裤里,那一瞬间我极力地控制自己地情绪,生怕那话涨得更大,但往往事与愿违,妈妈的手碰到我JJ的时候,它还是猛地弹了一下。妈妈在停顿的那半秒钟里想了些什麽,我至今不得而知,是知道了我的偷窥,是发现我偷窥後的羞赧,还是其他?後来,和妈妈有了性爱之後我曾经问过,她说她不记得了,我也就没在追问,但我知道她没有实话实说。无论怎样,这次的事情也许正是我与妈妈不伦情爱的最初铺垫,那个初夏之夜,我窥见了妈妈的疯狂,妈妈抚摸了我的JJ……

    说到这里,我想我应该介绍一下故事的人物,我今年32岁,80後,某企业高管;我的妈妈,本文的女主人,某县城银行职员;我的爸爸,某县城一个小局长;我的大姨,比妈妈大两岁,县城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医师;我的大姨夫,县城餐具厂的厂长。之所以在这里介绍大姨和大姨夫,是因为後面还有涉及到他们的故事,随後听我慢慢道来吧。後来,我在一次同爸妈朋友吃饭的时候无意间得知,当初大姨夫是先追求妈妈的,後来爸爸的介入让妈妈最终选择了他,大姨和大姨夫最终走到了一次。有时候,我很感谢大姨夫和妈妈,如果当初大姨夫没有退让,如果妈妈不坚持和爸爸结合,也就没有我,也就没有我要讲述的这个故事了。

    言归正传,大概在我十四岁的时候,局里盖了新楼,我们家搬进了两居室的楼房,自此,我和爸妈也就分开睡了。但幸运的是,那时的爸爸总是出差,妈妈胆小,会在爸爸出差的日子要我陪她睡。妈妈与大姨都是天生丽质的美女,年轻时候追求她们的可不止爸爸和大姨夫,她们都有共同的特点,身材丰满圆润,皮肤白皙,个子高挑,即使到了现在的年龄,开起来也是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或许是因为两家的条件都不错,她们保养的都很好。

    也正是因为这样,亦或许是那刻骨铭心的偷窥,每每陪妈妈睡觉,幻想着丰满白皙的胴体,我总是辗转难眠,更有甚者,我几次在妈妈身旁自慰。有一次,刚躺下不久我就迫不及待地掏出家伙撸起来,幻想着妈妈的身子,回忆着妈妈销魂的呻吟。

    可正当我就要射出的时候,妈妈说话了:小健,睡着了麽?canovel.com我浑身打了个激灵,装作似睡非睡的样子含糊地回答:嗯……咋了?妈妈:没事,就觉得床在晃,是不是地震了,你有没有感觉到?我:没有啊。妈妈不再说话,我知道是自己的动静太大,惊扰了妈妈,所以停止了动作。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吧,忍不住要射出来,就又开始撸管,但後面的动作轻了很多……

    时间在不经意间慢慢流走,18岁那年我开上了外省的大学,离开了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小县城。家里人送我去上学的那一天,热热闹闹,我突然觉得爸爸老了,在政府工作的人出差、加班、应酬,让一个四十五六岁的人开上去像个小老头,白头发多了不少。

    而妈妈和大姨却依旧风韵撩人,像熟透了的樱桃,忍不住想让人咬一口。那一年,妈妈38岁,大姨40岁……大学生活没有想像的那麽丰富,除了上课,玩游戏,谈恋爱成了男生们另外的乐趣,我自然也不例外,但不可想像的是我交的女友总是比我大两岁,是高年级的,为此舍友老嘲笑我说口味重。

    我不知道是不是受妈妈的影响,我总会将自己的女友与妈妈比较,长相、身材,甚至做爱的表情,甚至一度幻想在我身下呻吟快乐的女人是妈妈……

    妈妈时不时打来电话,过问我的情况,但除了学习和生活,也会问我谈没谈女朋友,当我告诉她谈了的时候,她有片刻的沉默。接着就会问:她漂亮麽?是不是比妈妈还漂亮?

    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骄傲地说:可漂亮了,妈您一定满意。现在想来,我真的有些过分,完全没有顾忌妈妈的感受,那时妈妈对我的另一种爱已经初露端倪……大一暑假,我藉口参加学校的勤工俭学活动没有回家,好与女友行鱼水之欢,电话告诉妈妈,在那头她似乎很失望,也有些许生气,当然这是後来回忆起来才想明白了的。我与女友在校外的城中村租了间小房子,夜夜缠绵,无尽偷欢,十来天的工夫,感觉人都消瘦了不少。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还没有睡起,手机就响了,一看是妈妈的电话。

    妈妈:小健,在哪儿?妈妈到你学校门口了。

    我一个弹跳做起来:妈,您怎麽来了?

    妈妈:怎麽不欢迎!

    我:不是,不是,高兴还来不及呢,您等着,我去接您。

    女友被我们的通话吵醒,睡眼惺忪地问我怎麽回事。我说我妈来了,她立马慌张起来。

    我:没事,刚好带你见见我妈。

    女友:合适吗?

    我:怕啥,我妈又不吃人,我宝贝又这麽漂亮。边说我边在女友的脸蛋上捏了一下。

    简单的收拾过後,我和女友来到学校门口,介绍双方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两人的表情,女友是不好意思,妈妈抿着嘴,只是轻轻滴点了下头,而後咬着下嘴唇,把女友打量了好一会儿。接了妈妈,把她引到租住的房子,看到凌乱的东西,连个落脚的地都没有,妈妈一脸的不高兴,发了几句牢骚。说什麽,吃也吃不好,住也住不好,都瘦了,也不知道收拾屋子……边说着边帮我们打扫,女友要帮忙,妈妈没让。可出丑的是,妈妈居然在床下扫出了用过的套子,也不知道是哪天扔下的,那一刻,妈妈一怔,脸色有些难看。因为妈妈的到来,女友去本市的同学家里住,妈妈和我在出租屋里暂住两天,因为是大学城,离市区较远,住宾馆来回跑不方便。就是这个假期,就是租住房的这两天,让我和妈妈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吃过晚饭,妈妈跟我聊了好多家里的事情,爸爸提正科的事马上就公示了,应酬更多了,十天有八九天都在外边;大姨家表姐毕业准备考公务员,大姨夫的厂子今年效益特别好,等等,家长里短,里里外外,说了很多。我也觉得很妈妈有说不完的话,聊到深夜时分,妈妈说:睡吧,明天带我到市里逛逛。噢,有没有小盆,做了一晚上的车,妈妈要简单洗一下,你也洗洗,要不都臭了。说臭的时候,特别强调了那个「臭」字。我为妈妈找来小盆,却发现没有地方洗,幸好屋子中间有平时晾衣服的一根绳子,我找了几个夹子,把床单夹在上面,算是把一间小屋隔成了两间。一切就绪,妈妈绕到床单後面,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传来,而後是哗啦哗啦的撩水声。我忽然发现房间里的灯在妈妈那一侧,灯光照耀下,一具诱人的女人身体映在布单上,38岁的妈妈,双乳依旧是那麽坚挺,臀部依旧翘圆。我不由得压了一口吐沫,想让自己不去看,却怎麽也忍不住。

    妈妈:小健,你和她什麽时候同居的?说「她」的时候,有片刻停顿。

    我:没,没多久,就是今年暑假,我们都没回。我支吾着回答,其实,我上大学不久就和女友谈了,在大一上学期就同居了,但我们敢说。

    妈妈:正在长身体的时候,有些事不能……你知道吧?

    我:嗯。

    妈妈:嗯什麽嗯,妈妈是认真地,凡是都要有节制,明天妈去超市给你买些枸杞、甲鱼熬汤,好好补补。噢,你把妈妈包里的睡衣拿给我。

    听到这话,我转身拿过妈妈的行李箱,拉开拉链,上边是几件换洗的裙装,大花的筒裙,收身的那种,我想穿在妈妈身上一定好看。往下翻,是一件淡粉色的睡衣,那种棉棉的材质,我把这件往外一抽,带出来一件纱质的肉色内裤,很薄很薄,几乎透明,蕾丝的花边,而且还是丁字裤。摸着这件内裤,我的下身立马胀大起来。

    妈妈:找见没有?噢,还有那件内裤,都拿给我。

    哦!我定了定神,赶紧送过去。

    妈妈洗完,催促我也去洗,简单的清洗过後,我来到床上,见妈妈正靠在床头翻一本杂志,粉色的睡衣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动人的曲线,妈妈没有穿胸衣,两个凸起顶着睡衣若隐若现,因为是低胸,两坨白皙的肉肉在颈下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这一幕让我不自觉地有了反应,下面慢慢撑起了帐篷。怕被妈妈看见,我赶紧弯腰躺倒在床上,侧着身,把腿蜷起来。

    我:妈,赶紧睡吧。

    妈妈:嗯,好。

    放下手中的书,妈妈关了床头的开关。屋子一时间黑下来,但慢慢又随着屋外的灯光有了丁点亮意。过了半个小时,我仍旧辗转难眠,似乎妈妈也是,并没有听到她睡熟的声音,我们似乎都在等待着什麽。屋子里静悄悄,能听到两个人轻微的喘息声,我翻了个身,见妈妈背对着我,因为蜷腿,圆圆的臀部愈加显出她的饱满。或许是来回翻身的缘故,妈妈的睡裙边缘挽到了胯间,一根细细的肉色布带勒在股间,白白的半个屁股清晰可见。如此的景致让我瞬间被击垮,脑子里一片空白。我鬼使神差地把手伸向那无数次在梦中、在自慰中向往的地方,我的手在抖,当掌心触碰到妈妈的丰臀时,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老天在帮我,此时的妈妈没有任何反应,任凭我的抚摸,我激动的心愈来愈火热,我已经不满足於在臀部的抚摸,大着胆子,我把妈妈的睡裙挽得更高,让整个臀部和腰都露出来,妈妈的腰很细,没有一丝的赘肉……正当我徜徉在我的美梦中时,突然觉得有东西碰到了我的JJ,是的,是妈妈的手,那纤指隔着我的内裤来回摩挲,麻麻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而让我更加想不到的是,过了一会儿妈妈的手居然伸到我的内裤里边,在没有任何阻挡紧握我阴茎的那一刻,妈妈发出了闷闷的一声「呃……」。此刻,我已经不顾一切,紧紧贴上前楼主妈妈,手无轮次地在妈妈胸前和臀部抚摸、揉捏,胡乱地撕扯着妈妈的睡裙和内裤,妈妈配合着我把内裤褪到脚裸,脱了睡裙,雪白的胴体一览无余,但她却始终没有转身,後来妈妈说第一次她不敢面对我。我摸索到妈妈两腿之间,湿湿滑滑的阴部像清洗中的蚌肉,妈妈的水已经将那一片完全打湿。在我碰触阴唇的时候,妈妈的身体不由得抖了两下,握着阴茎的手也更紧了,而且力度很大,我感觉快要射出来了。

    我:妈,让我进去好吗?

    妈妈:嗯。这一声嗯轻的几乎听不到。

    似是得了圣旨,我脱掉内裤,紧贴到妈妈身後,侧身挺了进去,因为湿滑的淫水让我的进入毫无阻拦,一查到底,妈妈随机长长地一声「啊……」。我不顾一切的奋力抽插,因为侧身,我把手扶在妈妈腰间,用力下向拉妈妈的身体,阴茎则用力往上挺。妈妈把头埋在枕间,一只手捂着嘴,尽量把声音压住,另一只手则死死地拽着枕巾。几分钟的工夫,我已是大汗淋漓,似乎妈妈也是,而且流出的水更多,伴随着臀肉撞击的啪啪声,还有我的阴茎在妈妈小穴里进出的咕唧声……这次的时间并没有太长,10分钟不到的样子,我就感觉要射了,原本想控制一下,但就在这个时候,妈妈的的小穴在一紧一紧的收缩,不知何时,妈妈将枕巾咬在嘴里,发出一声声闷哼。快感刺激着我的大脑,一下子爆发了,一股股精液伴随着阴茎的颤抖射在妈妈的最深处,而妈妈则在那一刻吐出枕巾,酣畅淋漓地叫起来:啊……啊……而且,抓过我扶在她腰间的手,用力按在她的乳房上。妈妈的喊声似乎要将房子震塌,身体更是不停地颤栗,扭动的屁股不在矜持,而是拚命往後顶……高潮过後,一切归於平静,我从後面环抱着妈妈,亲吻着她的脖颈,阴茎半天才想抽出来,可我刚一动作,妈妈立刻用手拉住我的臀部。

    妈妈:别,别抽出来……又是极低的声音。

    我顺从地继续停留在妈妈的身体里,两人都再没说话,昏昏睡去。

    沉睡中被城中村的熙攘吵醒,睁开眼发现妈妈安静地躺在我的臂弯里,像个新婚的妻子,睡梦中还带着微微的笑意,我禁不住吻了一下妈妈的额头。没想到这一吻竟然惊醒了妈妈,她睁开眼,在看清我的瞬间慌乱地用手揽在胸前,脸色通红。

    妈妈:小健,赶紧起吧,是不是很晚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妈妈已经快速的坐起来伸手去旁边的椅子上拿衣服。我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不让她动作。

    我:好妈妈,我要你。

    妈妈:宝贝,别……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能这样放纵,晚上妈妈给你,好吗?

    我:我不,我现在就要,好妈妈,好若兰。

    我一边说一边不停滴用手在妈妈的胸前游走,那股饱满我一只手几乎覆盖不下,那颗小樱桃坚定地站立着,曾是它哺育我的成长。在我喊「好若兰」的那一刻,我分明感觉到妈妈身体似触电一般打了个激灵。我知道,在喊出她名字的那一刻,我与妈妈已经从单纯的母子定义增加了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性与爱、灵与肉的另一层交融。片刻的停顿,妈妈猛地回转身,热辣的最嘴唇探寻我的亲吻,当两唇相对是人本能的热烈回应,舌尖的纠缠,牙齿的碰撞,唾液的汇流,在那一刻是如此的美妙。我扳过妈妈的身体,猛地压在身下,用舌尖和嘴唇在这充满成熟女人诱惑的身体上游走,脖颈,耳垂,前胸,腋窝……那天的天气很好,阳光透过出租屋薄薄的窗帘照得屋里透亮,再不似昨夜,当下,我可以好好欣赏床上的美人,一个近20年我朝夕相伴的女人。从双峰一路向下,我的舌尖划过妈妈平坦的小腹,触及到稀疏的小林,是的,妈妈的阴毛不是很多,点缀在阴帝的上方,弯弯曲曲、稀疏地分布着。我抬起头,正看见妈妈使劲将头从床上抬起来,注视着我的动作,眼神有些迷离,我不知道是渴望,是期待,是兴奋,还是紧张。我恶作剧般一个猛劲儿将妈妈双腿向上一架,推成了M 型,流着泉水的泉眼正水灵灵地看着我。

    妈妈:呀……小健,别。

    一边说,妈妈一边急急地用手摀住阴部。那一刻的我是疯狂的,那能忍受这样的半遮半掩,我有些粗鲁地将妈妈的双手掰向两边,按在大腿根部。这样一来,妈妈的阴户洞开,莹莹的爱液还在不断地涌出。我猛地一个俯身,嘴重重地吸在滑腻腻的肉肉上。

    妈妈:哦……啊……小健,别,脏……脏……啊……

    妈妈用力向外推我的头,但爱液却在不听话地一股股流出来,舌尖穿梭在大阴唇中间,发出啧啧的响声。慢慢地,妈妈停止了抵抗,屁股不听使唤地向上拱着,应和着我的舔舐,身体不停滴颤抖,我的腮边都是滑滑的淫液。

    妈妈:哦……噝……啊……宝贝,深点,哦……舌尖再进去点,哦……对,啊……唔……兴奋间,我感觉妈妈的声音带着哭腔。抬头望向妈妈的脸,却见两道泪痕顺着颧骨的上沿流到耳际,我停止了吮吸,匍匐着向上爬,和妈妈面面相对的时候,轻轻拂拭着她脸颊的泪珠。

    我:妈妈,怎麽了?

    妈妈:好孩子,妈妈高兴,是兴奋,是做一个女人的兴奋,你让妈妈又尝到了多少年前的滋味,来宝贝儿,别停,让妈妈更舒服。

    一边说,妈妈一边伸手握住我的阴茎,引到它进入温泉深处。滑滑的淫液让它的进入十分顺畅,我有一次在孕育我成长的大房子里恣意探寻,探寻这里边的每一层褶皱,每一个凸起,每一寸细胞,我是这样裸露着和妈妈肉与肉紧密接触,这是除爸爸之外的另一个男人,如此完整地进入这片神秘地带。我不知道妈妈怎麽想,她在这个世界上拥有的不止一根这样肉棒,此刻,在蜜肉间进出的肉棒,不是她老公的,而是她儿子的……深深浅浅的抽查,伴随着妈妈快乐的呻吟和四溅的爱液,还有妈妈似哭似笑的哽咽。妈妈把我抓得很紧很紧,我感到背部被她抓得有些火辣辣的,妈妈两腿更是紧紧盘在我的腰间,使得我动起来都有些困难。我停顿了一下,等妈妈的腿放下,起身从她身体里抽出,托着妈妈的腰,将她扳过来。

    妈妈:呀……小健,你干嘛?

    说话的工夫,一个成熟女人的丰臀已经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妈,你跪在这儿,我想从後面进。

    妈妈:别,这样的姿势太……

    她没有说完就不说了,我知道,她害羞,女人的本能,当一个女人以这样的姿势与你做爱,那她什麽都袒露给你了,阴部、菊花、白花花的臀部。虽然妈妈说了别这样,但还是配合着蜷起膝盖,上半身紧贴在床上,让整个屁股暴露的更多。我不得不说,妈妈的身材是那样的好,这个姿势显得妈妈的腰更细,臀更大,嫣然一个「凸」字的形状。因为前身紧贴在床上,高耸的屁股和腰以上的部位几乎成了直角,似是倒「L 」型,之前流出的爱液因为不停地摩擦,已经在会阴部分形成了白色的乳液,有的甚至流到了菊花边缘。我没有急於在此进入,而是细细品味着老天赐给妈妈的姣好身材,赐给我的视觉盛宴。我伸出舌尖,在阴部周围慢慢滑动,又一口将整个阴部含在嘴里,用力的向外嘬。这又引来妈妈歇斯底里的低吼,像只刚刚出笼的猛兽,声音刺激着我快速挺起阴茎一插到底,仅仅刚进入,我就觉得妈妈阴道出现收缩,看见她双手死死地抓住床单,「呃」了一声,像是停止了呼吸,妈妈高潮了……妈妈:啊……过了大概二三十秒的样子,妈妈才像苏醒一般缓过劲来,长长地喊了一声。我把阴茎抽出,妈妈的屁股不停滴上下耸动、抽搐、颤抖,并在我龟头彻底离开阴部的一刻,「刺啦」一声,喷出零星尿液。待到她稍微缓和,我再次进入桃花源,快速抽插,这一次,我享受了我与亲爱的妈妈一次创造的极限欢愉,我们同时高潮了。

    激情过後是平静,我和妈妈再次相拥睡去,等我醒来,四周是绕鼻的饭香,妈妈在我们租住屋走廊的煤气灶上为我准备了午饭,说是午饭,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了。我穿好衣服,却不见妈妈的身影,四处找时却看到了小饭桌上的字条。

    「健健,妈妈回去了,买了今晚的火车票,假请的很短。你好好吃饭,做了些你爱吃的,还有甲鱼汤,好好补补,不能把身体透支了。不管对我,还是她——你的那个女朋友,都要知道节制。这两天,妈妈过的很好,很幸福,这都是你给妈妈的,妈妈会记得。国庆节放假的话回家吧,妈妈等你。——爱你的若兰」

    看完字条我赶忙给妈妈拨去电话,她却没有接。再打,还是不接。大概过了10多分钟,收到妈妈的短信:

    小健,妈妈这会接起电话不知道该怎麽跟你说,我想静静,下午5 点50的那趟车,马上就检票了,你不用送了,我又不是孩子,等你回来。

    我: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了再告诉我,吻你!

    妈妈:嗯,

    妈妈嗯字短信後是逗号,我当时猜想,他是想打「吻你」俩字的,但最终没有打出来,或者打出来又删掉了。後来,她和我说了实情,正如我所想。

    美美地吃过妈妈做得午饭,我躺在床上发呆,想了很多事情,关於自己的,关於我和妈妈的,关於我和女友的,关於这个家庭的……妈妈走後第二天,我联系到女友,很自然她搬回来并重新开始了我们的同居生活,但和之前的味道似乎不同了,暑假结束以後,更为正常的学习生活又开始了它的乏味和枯燥。国庆节前的一周,收到妈妈的短信。

    妈妈:健健,国庆能回来麽?

    我:当然,我想妈妈。

    妈妈:妈妈也想你。

    我:想我什麽?

    妈妈:臭小子,胡说什麽!再说不靠谱的话,你就别回来了。

    我:好妈妈,我不胡说,等我回来。

    妈妈:嗯,把回家的行程确定後告诉我。吻你!

    我:吻你,宝贝。

    这样的短信似乎稀松平常,妈妈也渐渐释怀了,没有了最初的负罪感和不安,更不会不知如何面对而不接我的电话。在暑假到国庆节的这段时间,确切说是妈妈回到家後,我们短信往来,抒发自己对对方的思念,像初恋的情人,一切那麽自然。我提前一天到家,妈妈来车站接的我,爸爸去省里学习,要到3 号才能回来,因此也不可能来接站。见到妈妈的时候,很兴奋,看她的样子出门前一定精心打扮过,黑色紧身的套裙,上身是一件白色的T 恤,低领的那种,黑色的丝袜包裹着笔直的双腿,一双米色的高跟凉鞋把1.66的个头衬托的更高,脸上显然化了淡淡的妆,一点也不妖艳,任何男人看到都会怦然心动的那种。见我下车,妈妈微笑着迎上来,没有说话,抿着嘴,只是带着笑默默接过我手中的包,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惹人怜爱。路上妈妈开着车,我们都没有多说话,进入小区,将车停在楼下,我快步走到妈妈跟前拉起她的手就向楼梯口跑,是的,是小跑。我们家在6 楼,我们双手相扣,一前一後往上爬,我的手心在出汗,手里把妈妈拽的更紧,妈妈也是,紧紧的回应我。「哐」,随着关门的声音,我和妈妈同时立在门口,四目相对,只有喘息,妈妈的胸前,一高一低的起伏着,微张着嘴,就这样看着我。那一会儿很安静,我们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麽做。最後,还是妈妈先开口的:去,做了一晚的火车,洗洗去,我给你放水。

    哗哗的水声在浴室响起,不多时,妈妈喊我。我进的浴室,环抱住正弯腰试水温的妈妈,闻着她发际的清香,低低的说:谢谢妈妈!

    妈妈:傻孩子,谢什麽,赶紧洗吧,要不水该凉了。

    松开双手,我开始脱衣服,妈妈一件件接过去,很快就一丝不挂了。而因为妈妈在身边,我的下身也不争气的硬起来,直挺挺、雄纠纠地杵着,妈妈见状噗嗤笑出了声,又赶紧用手把嘴捂起来。

    妈妈:小色狼。

    那话里满是爱,还有男人与女人之间撩拨的暧昧。妈妈收敛了笑容,痴痴地看着我,缓缓伸出手,在我的胸膛上轻轻抚摸。

    妈妈:宝贝长大了,长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我按住妈妈的手,一把把她搂进怀里。妈妈一声嘤咛,手中的衣服无声丢落在地上。我慢慢亲吻她的脖颈,在耳际轻轻地吹气,寻找她的香唇,慢慢褪去她的衣服,拉着散发着成熟气息的美人,一同踏进浴缸……我们疯狂的接吻,慢慢从一开始的被动变为热切的回应,她的双唇离开我的唇间,一路向下,吻我的胸部,吻我的小腹。一只手把玩着我的蛋蛋,一只手在阴茎上上下撸动,当龟头触及她下巴的一刻,是短暂的停顿,然後一股湿热包围了我坚硬的棒棒。我登时打了个趔趄,舒爽的叫出了声,出乎我意料的是,妈妈的口活是那样的娴熟,没有一点齿感,经受不住强烈的刺激,我一屁股坐在浴缸里。妈妈也迅速蹲坐下来,双手将我的臀部托起,再次准确的含了下去。我飘飘欲仙,享受着眼前这个熟悉而有陌生的女人带来的阵阵快感,只两分钟的工夫就感觉酥酥麻麻,要射精了。

    我:妈,我到了,停下。我一边说,一边推妈妈的头,但她似乎没有听见,更加变本加厉的疯狂吮吸,我感觉她的喉咙里似乎装了个吸盘,一个没留神,一股浓浓的精液喷涌而出。妈妈停止了动作,用嘴紧紧裹着我的阴茎,慢慢吐了出来,嘴角一股白白的乳液溢了出来。我赶紧坐起来,双手捧着妈妈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唾液混合着精液,在我们的舌尖纠缠,味道并不好,但妈妈没有任何怨言,静静地享受着……年轻真好,在拥吻的刺激下,我的身体有两三分钟就恢复了坚硬,妈妈不小触到,推开我说:怎麽这麽快又硬了!

    我:因为美丽的妈妈,它是妈妈生的,也是为妈妈而生。

    妈妈:胡说八道。

    一边说,妈妈一边摩挲这我的肉棒,呼吸愈来愈急促。

    妈妈:帮帮妈妈……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