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孝女失身
  • 发布时间:2018-01-06 10:3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章 春满灵堂

    晨光初现的时侯,在一个高级私人屋村里,一阵阵呻吟声从其中一个单位里的主人房传出来。原来房里的睡床上有一对肉虫正在翻云覆雨。床上的男人大约四十多岁,他叫倪国明,是一间玩具厂的大股东,床上的女人是国明的太太冯玉珠。他们两夫妻年纪相差很远,玉珠现在才三十出头。

    在十多年前,玉珠和国明都在同一间玩具厂打工,当时的国明十分英俊,是厂里女工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很多女工都向他自动献身,玉珠也是其中的一个。不过当时的社会比较保守,一般人都缺乏性知识,玉珠经常和国明上床,她又不懂得去避孕,终於珠胎暗结。

    玉珠的父母知道後便强逼国明娶她,国明唯有和玉珠结婚,而他们结婚之後不久,玉珠便生了一个女。国明做了爸爸之後变得收心养性,专心去赚钱,过了几年之後,他储了一笔钱,和朋友合资开了一间玩具厂。至於玉珠在结婚之後就留在家中做家庭主妇,全心全意去照顾丈夫和女儿,平时有空就和一班有钱太太去健身中心,因此她虽然年过三十,但身材还保持得很好,胸前一对三十五寸大奶豪无下堕迹像,至於腰枝和大腿上连一点多余的脂肪也没有。

    由於玉珠身材保持得好,所以国明也懒得去拈花惹草,他十分满意玉珠带给他的性爱享受,这天国明就是一睡醒便抱着玉珠做爱,而且一搞就搞了大半个钟头,国明虽然搞到满身大汗,但却换来一份回味无穷的享受。

    云雨过後,国明揽着玉珠休息了一会,床头的闹响起来,国明是时候要上班了,他依依不舍地放开玉珠走入浴室梳洗,换上西装後,玉珠已再次睡着了,国明走到床边轻轻吻吻了玉珠一啖,然後才返工。谁不知天有不测之风云,这一吻竟是国明对玉珠的最後一吻。在一个钟头後,一阵电话铃声把好梦正浓的玉珠吵醒,而电话传来的消息更把玉珠吓至目瞪口呆。

    原来国明在上班途中被一辆冲红灯的私家车撞倒,意外发生後私家车不顾而去,而国明被送到医院後已返魂无术,警察从国明身上记事簿找到他家里电话号码,於是打电话叫玉珠去医院认屍。

    玉珠去到医院後一见到国明的遗体便哭得死去活来,canovel.com一边哭一边叫警察把撞死国的司机捉来填命。不过警察无法帮她捉到杀夫真凶,意外发生时虽然有人看到私家车的车牌,但调查後发现这私家车刚好在事发前被人报失,警方在几天後虽然找回失车,但这失车已被烧成一堆癈铁,所有证据已被偷车贼烧毁,所以无法追查。

    正所谓人死不能复生,玉珠唯有收拾心情替国明办理身後事。由於国明在香港没有亲人,因此在丧礼的第一晚,灵堂十分冷清,到深夜时灵堂里除了玉珠和她女儿倪佩丝之外,就只有一人。他叫陆志光,是玩具厂的另一股东,除了玉珠两毋女之外,他便是国明在香港最亲的人。

    玉珠两毋女在灵堂上一边哭一边烧金银衣纸,不经不觉已到了午夜,志光劝她们回家休息,但玉珠坚持要替亡夫守夜,不过她也认为佩丝年纪太细,不宜守夜,於是请志光送佩丝回家。

    志光驾车送佩丝回到家时,佩丝可能哭得太倦,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志光唯有把她的一只手搭在自己肩头上,他又用一只手绕过佩丝背脊扶着她入屋,他们一路行,志光的手就慢慢移到佩丝胸前。

    佩丝今年只有十八岁,胸前一对刚发育的乳房只有柠檬那麽细,志光的手轻轻托着她的乳房,他感到佩丝的丧服内并没有胸围。志光偷偷捏了一下手中的乳房,但佩丝还是半睡半醒的,全无反应,志光於是更放胆去摸,他好快就找到乳头的位置,他用手指轻轻捏着佩丝的乳头,发育中的乳头特别敏感,好快就被志光捏得发硬,白色的丧服上明显地凸起了两点。

    志光把佩丝扶入睡房,佩丝一躺在床上便睡着了,志光好想趁这个黄金机会仔细去再摸佩丝,他甚至想解开佩丝的衫钮,望一望她那对刚发育的小乳房,再看看她的双脚尽头处究竟开始长毛了没有,但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不想为了贪图一时的手欲而破坏了他的计划。

    原来志光和国明合资开的玩具厂,志光只占两成股份,其余八成都是国明所有,所以志光虽然是股东,但厂里的大小事务都由国明话事,他本来想和国明拆夥再另开一间玩具厂,但他又不够资金,唯有继续做个有名无实的板。不过志光不服气一世受制於国明,於是便想了一条将玩具厂据为己有的毒计,而计划里的第一步就是要杀死国明。

    当日把国明撞死的失车就是志光偷的,驾车撞死国明的人也是他,事後放火烧车的人也是他!由於志光把所有证据消灭了,警察也没有怀疑过他,所以他的第一步计划可以话做得十分成功,而他现在要做的正是计划的第二步。

    志光送了佩丝回家後立刻返回殡仪馆,灵堂里只有玉珠一人,她呆呆地望着国明的遗照,心里想着以前和国明一起时的甜蜜往事,由於她想得太过入神,所以完全不知道志光已返回灵堂,直到志光伸手拍她肩头时才从回忆中走回现实世界。

    「国明已死了,」志光安慰玉珠说:「你不要太伤心,要小心身体,佩丝好需要你照顾的。」

    「佩丝回家後睡了没有?」玉珠关心地问。自从国明死後,佩丝就是她在世上最亲的人,所以更加疼爱佩丝。

    「你放心吧,她可能哭得太倦,一回家就睡着了。」

    「劳烦你了,今次丧事如果没有你帮手,我真不知怎去做。」

    「国明是我的多年朋友,我当然会帮手,阿嫂,我看你也倦了,不如在长椅上睡一会吧!」

    「我又怎睡得着呢?我嫁了国明十几年,我现在一合上眼就好像见到国明,他死得这麽惨,我真希望他可以报梦给我,告欣我谁是驾车撞死他的凶手。」

    「阿嫂……」志光被玉珠的话吓得心里一寒,但他如果相信鬼神之说的话,他就不敢把国明杀死啦,所以他好快就回复镇定,他把话题带开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你应该为未来打算。」

    「未来!我也不敢想了。国明在生时,我从来不过问工厂的事,如今要我接管工厂,我也不懂怎去打理,以後工厂就要靠你了。」

    「你可以放心,工厂我也有份的,我一定会好好把工厂搞好的。」志光又把话题带回国明处:「国明以前对你很好,他现在死了,我真替你担心。」

    「陆先生……」

    「阿嫂,不要这麽客气,」志光把珠的说话打断:「我和国明这麽熟,你叫我志光就可以。」他一讲完就握着玉珠的手以示安慰。

    「志……志光,国明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留下我和佩丝两个孤儿寡妇,你叫我以後怎麽过活呢!」

    「阿嫂,其实你还年轻,大可以把国明忘掉,找过一个男人再嫁的,以後不愁没有好日子过。」

    志光这样说是有目的的,因为国明死後,工厂的八成股份落在玉珠手里,他见玉珠今年三十几岁,正好步入性慾旺盛的狼虎之年,猜想她不可能从此为国明守寡一世,所以他的第二步计划就是要挑起玉珠的慾念,只要能够赢取玉珠的芳心,他就可以把玩具厂完全控制。

    「我的年纪也不细了,而且又带着个女,怎会有男人肯要我!」

    「阿嫂你其实保养得很好,你和佩丝走在一起时,其他人都会以为你们是两姊妹,就连我也对你有好感。」

    「这里是国明的灵堂,」玉珠对志光怒道:「他刚死去,头七都未过,你怎可以对我讲这些事?!」

    「阿嫂你要面对现实,国明已死了,你应为将来打算,而我是真心真意想照顾你和佩丝一世的。」

    志光讲完後便一手把玉珠拉起,一张嘴印在玉珠的唇上,玉珠一时间吓得不知所措。自从国明死後,她一直处於极度悲痛中,从来没有想起性的问题,但志光这一吻却挑起了她那绩压多日的性慾,她回想到国明在临死前的早上,他们在家里做爱,这情景是何等甜蜜,不过当她一想起国明,她便立刻把志光推开。

    「我们不可以这样的,如今国明屍骨未寒,我不能做出对不起国明的事。」玉珠斩钉截铁地说。

    「如果国明的屍骨已寒,你是否会接受我?」

    「我……」玉珠想不到志光会这样追问,她说:「我不知道。」

    志光对玉珠的答案感到很不满意,他拉着玉珠走入灵堂後的停屍房,床上躺着国明的屍体,冰冻的冷气使玉珠不禁打了个冷震。

    「你看!国明是屍骨未寒吗?他早已被冷气雪冻了,」志光拉着玉珠的手到国明的遗体上说:「不信你可以亲手摸一下。」

    当玉珠的手快要碰到屍体时,她不敢再把手伸前,她眼前的屍体就是和她做了十多年夫妻的国明,他们多年来的性生活,玉珠层摸过国明身上每处地方,但现在不知为何不敢去摸国明的屍体,一只手停在半空。

    「你为什麽不摸?」志光追问:「你怕什麽?难道他不是你丈夫?还是你已经想把他忘掉?」

    一连串的问题,玉珠也不知如何回答,她的眼泪再次涌出,她双手掩面,转身跑出停屍房。但志光也追了出来,他在灵堂後把玉珠拉实,他出力把玉珠拥抱着,一张嘴再次印在她的唇上。

    玉珠心里很乱,她张开眼望着志光,後来她视线转到用玻璃做的停屍房,她一看到国明的屍体便把志光推开。

    「我……我不能这样做……不可以在这里。我见到国明的屍身,我……我好怕!」玉珠道:「我怕国明在天之灵会怪责我。」

    「阿嫂……不对,我应该叫你做玉珠,国明已经死了,如果他是爱你,他在天之灵也会想你以後有个好归宿,他不会怪你的,我和国明是好朋友,我好明白他的,如果他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他一定会好高兴,你相信我吧!」

    「你讲的话是真的吗?但我们在这里,我感到国明就好似在旁边看着我们一样,我真的是好怕。」

    「你放心啦,其实我把你拉到这里,是想和你在国明的屍体前做爱,一来让国明知道你找了个好归宿,等他可以安心地去,二来我要你冲破国明这个心理障碍,只有这样做才能使你忘记国明。」

    「你没有骗我吗?」玉珠半信半疑地问:「我可以忘记国明?」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