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年高二
  • 发布时间:2018-01-06 10:3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母与爱第十二章》

    《那夜探病房,艳遇美娇娘》

    那年高二

    字数:6781

    那年高二,又到了莺飞柳长的时节。不知不觉走到了公园的小河边,粉红的雪白的桃花争相绽放,岸边细长的垂柳如丝般柔顺,河中央五颜六色的水鸟一会儿扎到水里,一会儿追逐嬉戏。空气中弥漫着无尽的春的气息。回家的路上,一边看着迷人的春色,一边快步向家走去。

    回到家,妈妈马上把丰盛的晚餐摆在了桌面上。妹妹蹦跳着从房间走出来,妈妈一边问我学校的情况,我们三人一边开始吃饭。

    我叫小飞,爸爸当的是海员,平时基本不在家。妈妈一个人全职照顾着我们兄妹俩,妈妈今年38岁了,岁月的痕迹仿佛没有从她的身上停留。虽然不怎么用化妆品,但精致的面庞没有一丝皱纹,高耸的胸部和毫无坠肉的腰构成了世间最完美的曲线。平时对人总是非常的和善,说话前都会露出一线的微笑,她的笑容亲切却又有一种天然的矜持,良好的气质让交往的人不由地生出敬意。而且平时有什么事情都会主动热心地帮助别人,周围的邻居都说她是个好人。

    我的妹妹小云读初三,由于天性好玩,成绩总在中游晃荡。她继承了妈妈良好的面容,虽然年纪不大胸部也比较可观了。虽然成绩一般但是非常的活泼,周围总能聚焦一帮子的的同学。妈妈把重心一直放在成绩较好的我的身上。再加上今年高二,还有不长的时间就要高考了,关心和紧张时常挂在妈妈的脸上。

    饭桌的聊天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想着老师的训话。胡乱扒了两口就到房间,门一关就开始复习。我的班主任是我的数学老师,也是我的表姐,年轻漂亮不乏追求者,但眼高于顶,冷峻的面容总是无法让人靠近,一直保持着单身。见到我前一段时间成绩的下滑,专程叫我到办公室给我训话。由于她的严肃,我从小一直比较害怕见到她。她穿着一身职业装,眼神严厉,声音高高低低苦口婆心,我盯着自己的脚尖,一句话也没办法说出来。

    以往总能静下心来,但今天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也看不下去。又想起昨天晚上的梦,梦里老是梦着追一个裸体的女人。我只能看着她的背影,她光着脚,披着长发,细细的腰肢,优美的曲线,两只小白兔不停地跳跃。刚开始老是追不上,追着追着,我抢步上前,一把抱着了她。

    我的两只手一边一只抱着丰满柔软的乳房,下身紧紧地贴在她的臀缝,前端传来一阵阵温热的感觉,那强烈的触感不时地刺激着我的尖端,瞬间硬到极点,我正准备向前冲刺,忽然她转过脸来,一霎那,我再也忍不住,射了出来。那是怎么样的一张熟悉的脸啊,十几年来,几乎每天都陪伴着我,原来她就是妈妈,她那双充满埋怨和失望又有些许期待的复杂眼神,一闭眼马上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在惊吓中醒来,一边回味着梦里的情景,一边陷入无尽的自责。马上到洗手间换洗了内裤偷偷晾在阳台。然而越是想回避,越不由自主地想看着她。妈妈虽然快40了,然而身材和容貌一直保持得非常好,一头长发绑成马尾,姣好的面容气质脱俗。丰满的胸和纤细的腰总是能吸引很多路人的目光。

    看着我如此的反常,妈妈收拾好碗筷,轻轻地敲开我的房门。我低下头,不敢看她关切的目光。然而余光总不觉地向她的胸部和腿间扫来扫去。看着桌上摆着我的成绩单,短短时间已经从班上的第一名,降到了第十名。妈妈最近虽然没有责备我,但是我能感觉到她那种担心,比骂我来难受。然而走火入魔的我,再也无法集中精神读书。

    妈妈对我的狼一样在她身上巡视的眼神看在眼中,向我走近,闻着那种淡淡的清香,我又无耻地硬了。妈妈看了我的帐篷,脸微微发红,象是决定了什么似的,跟我说,我们家都没怎么读过书,就你最有希望完成爸妈的期望,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如果你能做到每月月考能进一步,我会给你的想要的,而且也会进一步。

    只见妈妈走向房门并反锁。背过身去,先从上衣脱起,光洁的背部闪着圣洁的光芒,接着只剩下三点式。她转过身来,我看着她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雪白的胸脯大部分露在外面,白花花的大腿让人目眩。她走到我面前,从后面将胸衣脱下,捉着我的手,一边一只按在上面,我的脑袋嗡地大了,凝脂般的手感从手心一直传到脑海里,我不由自主地用力揉搓着,乳房在我的手里不停地变换着形状。

    虽然妈妈年已快40,但饱满的胸部顽强地反抗着地心引力,依然是那么的挺拔。妈妈轻轻地将头发后的马尾打开,一头乌黑的头发散落下来,柔情的眼神看着我,慢慢地脱下了内裤。我几乎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梦中圣洁贞静的女神,终于完完全全的出现在的我眼前。平坦的小腹下面,有一块微微的陇起,下面稀疏整齐地排列着倒三角的阴毛。我的右手情不自禁地向下摸去,细嫩的肌肤,这就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我用手指抚摸着迷人的细缝,感受到动人的体温,不一会就温暖湿润了。

    妈妈的手解开了我的裤带,脱下我的裤子,用手轻轻地握住了我的粗大。轻叹一声,原来我的宝贝已经成人了,都长这么大了。柔软的双手在我的分身上面慢慢地加速,看着妈妈美丽细嫩的手,在我的羞处给我服务,如潮的快感包围了我,我叫了一声妈妈,脑子一空,射了出来,精液喷到了妈妈的腿上,阴毛上,有一种淫靡的感觉。我抬头望着妈妈的眼神,依然是那么的高贵。她拿起纸来,给我和自己清理了一下,左手慢慢地抚摸着我的子孙袋,右手在我萎缩的分身上缓缓地滑动,不到十分钟,又开始硬了。

    这次的时间比较长,我一边抚摸着妈妈的乳房和阴部,一边接受着时轻时快的撸动,幸福的感觉弥漫在身边。快感如过山车般时上时下,我用心地享受着这无与伦比的感觉,霎那间仿佛在云端飞舞。我不时地说快快快,妈妈的手加快了节奏,突然间感觉我的菊门,有一根温柔的手指伸起来,刺激再次到了顶点,我不由自主地射了出来。

    充满期待的日子总是过得很慢,虽然每周末我还是回家,但是妈妈再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即使我偶尔有些冲动,也被妈妈严厉的目光制止了。想着只要我的成绩能进步,妈妈给我的就能更进一点,我不由得下了狠心。只要胡思乱想就用冷水洗脸用针扎自己,慢慢地我也就能控制住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在学习中去。

    不由得感叹人潜力的巨大。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月考放榜,在班级我得了第三名。想着妈妈的奖励,我无限憧憬。妈妈来到了房间。看得出来她刚洗了澡,长发还有些湿润。她走到我身边,先把自己的衣服脱掉,再蹲下来慢慢地脱下我的裤子,我早已坚硬如铁。

    忽然我感觉一暖,分身进入一个温润的包围。我最爱的妈妈,竟然在给我口交。虽然动作没那么熟练,但是很认真,她反复吞吐着我的分身,时不时地用舌尖扫我的马口,时不时又进入喉咙深处。秀发已经遮住了她的脸。我分开她的长发,看着这张美丽的脸,无比的满足。精关一松,抱着妈妈的头,一挺全部射了进去。妈妈一呛,还是全部吞了下去。

    我的分身在她的嘴里一跳一跳地,妈妈细心地帮我舔着做清洁。年轻的身体恢复得就是快,一会儿又在嘴里硬起来。看时机成熟,妈妈将分身从嘴里退出来,仰躺在床上。我再也忍不住,扑了上去。下身不住地前冲,确怎么也找不到地方。妈妈轻轻地笑了一下,用手捉住,在一处温暖湿润的地方,磨了一下,就放在那里了。我腰一挺,只听两人都轻声地啊了一下,终于合为一体。

    妈妈虽然生了我们两兄妹,但是长期都是一个人,里面还是很紧。在里面的感觉和手淫口交完全不同,一团嫩肉紧紧地咬着我的分身,即使是在里面不动,也感觉非常的舒服。无尽地幸福强烈地包围了我,世间的荣耀财富在我眼里都成了浮云,只要能和妈妈在一起,再多的牺牲我也愿意。我不由得大起大合,使劲冲撞起来。妈妈推我一下,「慢点,我很长时间没做了,要有个适应的过程。」

    我慢慢地抽插,看着我们交合的地方,淫水慢慢流出来。

    我的分身在妈妈最宝贵的私处进出,大阴唇已经完全分开,我的分身不时地把粉红的嫩肉带出来。我用劲地感觉到里面的每一丝蠕动,生怕一闭眼就成了梦幻消失,我多么希望时间在此刻停止,让我的快乐和幸福多一点,再多一点。我的双手紧紧地握着两个乳房,看着妈妈充满红晕地脸。她紧闭着双眼,慢慢地小声叫着快一点。我开始加速,妈妈的里面很奇妙,就象一个小手,有节率地慢慢一下一下地收紧,握得我非常的舒服。

    我进入到深处,不停地击打着妈妈的耻骨,灵魂在云端飘摇,极度的快感让人幸福如潮,只希望这种快乐能永远下去,不要停。我依然快速抽插着,妈妈的声音已经越来越高吭,突然里面我的分身好象被人使劲握了一下,再也忍不住,象机关枪一样突突地全部射进了妈妈的子宫,我一边射一边死死地抱着她。过了良久,已经软了的我仍然不想拔出来,我抱着妈妈,央求她不要走。妈妈摇了摇头,用纸巾擦拭着下身流出的白色液体。穿上衣服,走出房门。

    人只要有了希望,就会生出无尽的动力。想着更进一步的奖励是什么?不由得心驰神往。胯下蠢蠢欲动,我赶紧收回心神,又想起梦中妈妈那双充满埋怨和失望又有些许期待的复杂眼神。再一次坚定了信念,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校园的生活枯燥而又漫长,而我总能从中从枯燥中找到规律,从困难里寻找到前进的方向。

    月考又一次放榜,竟然是班级第四名,比上次还退步了一名,而且比第二和第三只差了不到五分。我太过地自信了,不禁陷入深深地自责,为什么会这样?

    我对错的地方仔细进行了检查,特别是数学,丢分的地方并不是不会做,而是太过大意。说明我的心还是没有沉下来,虽然这个成绩已经非常好了,但是要与奖励失之交臂,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回到家,把成绩单拿给妈妈签字,妈妈看了一下,皱了下眉,又瞬间舒展开来,用平常口气问了我学校的情况,但我还是看得出妈妈隐隐的失望。桌上吃饭的时候,妈妈有意无意地说了句,云儿,你的内衣是不是要换大一号的,我看着有点紧,然后余光看了我一眼。

    我打量了下妹妹,她今年15岁了,胸部发育得异于常人。平时总是叽叽喳喳、蹦蹦跳跳的,我以往并没有过多的在意。现在看来,妹妹已经开始长大,马尾辫扎在脑后,光洁的额头下面水灵灵的眼睛呼闪呼闪的,薄薄的嘴唇微微上翘。还是象以前一乍一呼的,总也有说不完的话。

    她跟妈妈聊着学校的趣事,妈妈嗔怪道,只知道玩,要多向你哥哥学习,听好了,你要学习进步了,有奖励的哦,然后斜着眼暧昧地看了我一下,妹妹的脸瞬间一红,安静了很多。这天晚上再没有人来陪我,青春的燥动,让我不能自已。我痛恨自己考试中的大意,脑海中翻江倒海,强拢下心神,打开音乐,沉沉睡去。

    我又做了个梦,梦中我似乎长了一对巨大的翅膀,我的肌肉浑圆有力,在那青葱的高山顶上,我双臂轻轻一用力,就开始腾空而起。秀丽的山峦在我的眼底慢慢穿过,甚至能看到河里跳出水面的鱼儿。顺着风儿我用力的展动翅膀,直上云天,我喜欢这种飞翔的感觉,仿佛我就是世界的主宰,我要把我的幸福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中。飞了许久,开始盘旋,不觉间来到一个小村庄,村头的小溪依然那么的熟悉,那是我童年曾经呆过的地方。

    我发现前面的空地有两个人在打闹,大一点的男孩正在欺负一个小丫头,只见小丫头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脸象只大花猫,不是妹妹又是哪个。而那个男孩,不依不饶,赫然就是小时候的我,我赶紧降落,将妹妹和我分开,巨大的翅膀恼怒地向「我」扑去,妹妹叫了一声,抢身上前,护在「我」面前,大喊不要。

    我的眼泪瞬间止不住地流下来,羽翼顺势将妹妹扫过来,紧紧地抱着了她,亲着她的额头和泪水。

    良久,我睁开眼睛,眼前已经变成了一幢高楼,我们正在楼顶亲吻,眼前的丫头已经长大,虽然眼里的泪水还没流净,身上的衣服已经没有了,我们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柔软的胸部,又一次让我坚挺,我顶在她的小腹上,试着低一点低一点,寻找那处柔软的所在,刚找准入口,准备进去,突然喷薄而出,我醒了。

    又是漫长的一个月,学校的我变得更加稳重,更加少言寡语。我经常晚上在操场跑圈,用身体的疲累来放松精神的压力。这天,我刚跑完,慢慢往宿舍走的时候,突然发现树下隐约有个人,借着灯光再仔细一看,是我的班主任老师,她依然是那副冷峻的面容,关切的目光若有所思,却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

    这次的月考终于得了全班的第一,我却高兴不起来。那么多殷切期待的目光注视着我,我要是不能考个好的大学,我还是个人么。我感觉肩上的压力越来越沉重。妈妈看到我的成绩单,瞬间整个人脸上都笑开了花,然而再一看我沉郁的脸,心又沉了下去。妈妈停了半刻,还是用平常的语气跟我谈话问一些琐碎的事情。

    回到房间,一面是沉重的压力,一边是浓浓的期待。我再也没心思看书,脑子里胡思乱想起来。突然房门开了,一个轻捷的身影,飞快地跑进来,箭一般地跑到我的被子里,盖住了眼睛。妹妹!我又想起以前做的那个有翅膀的梦,虽然我和妹妹的交流不多,但她其实一直是那么地关心着我。我掀开被子,只见妹妹紧闭着双眼,脸红红的,穿着一身平常很少穿的漂亮连衣裙,裙子的颜色是纯白色的,配合着妹妹雪白的肌肤交相耀映,这是上天多么美丽的杰作啊。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确定这不是梦,慢慢地开始脱妹妹身上的衣服。

    妹妹小心地配合着我。妹妹侧着身子,我一边从背后解开她的胸罩,一边褪下了她的三角裤。十五岁少女纯洁的身体尽情地展现在我的面前。她的乳头呈粉红色,虽然年轻不大,两只乳房一点也不逊色于普通人。我一口含着乳房,舌头不住在地乳头画圈。触感要比妈妈的结实一些,年轻的处女的乳发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沉醉在这动人的香味里,我的手慢慢地顺着颤抖的年轻躯体,向下摸过去。

    妹妹的私处简直巧压天工,象一副纯美的艺术品,大阴唇还没有张开,粉红的缝上,稀疏地有些绒毛。我用手轻轻地碰在那个小小的突起上,妹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身子突然抖动开来。我慢慢地旋转起来,妹妹的抖动越来越强烈,两只脚拧在一起,两手紧紧地抱紧了我,终于夸张地叫了一声,身体舒展开。我深情地亲着妹妹的丁香小唇,舌尖品尝着细腻的清香。洁白的乳房在我的手中不停地变换着形状。

    我慢慢地用膝盖分开妹妹的双腿。早已按纳不住的粗大,来到潺潺的洞口边,我用的龟头轻轻的磨了磨。看得出妹妹非常的紧张,手紧紧地抱着我,身体僵硬。我小声在她耳边说,云儿,别害怕,我会慢点的。又开始抚摸她的全身,她的身体慢慢地松弛下来。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插了进去,在突破一层的阻碍后,一插到底。里面真的很紧,非常的紧,肉棒被紧紧的包围着,那种快感和满足无与伦比,里面没有节率的突然一动一动,差点让我直接射出来。

    妹妹夸张地叫了一声,我看见一行清泪在眼角流出来。我不敢再动,细细地用舌头舔着她的泪水,小心地说,妹妹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没想到妹妹哭得更大声了,肩头开始抽动起来。我一边轻轻地亲抚着妹妹的身体,下边用最慢的速度缓缓地抽插。混浊的血水从两人的连接之处带了出来,和妹妹洁白的身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随着我慢慢的运动,妹妹开始适应了,小声告诉我,快一点点。

    我如闻圣旨,开始加快速度。

    里面的紧窄让我不敢过份的使劲,生怕一下子忍不住就射了出来,再加上妹妹是第一次,我虽然快了点,还是控制住节奏,细细地品尝这难得的美味。我的分身几乎每进一步都要遇到重重的阻碍,里面象小孩子一样一直的吸着。妈妈的里面是有节奏的一下一下的紧,妹妹的里面就象一直在紧,我再也受不了,用力的冲刺,随着妹妹的呻吟越来越大声,终于一泄如注。我的分身在妹妹的身体里不停地跳动,她的里面也开始重重地收缩,好象使劲要把我挤来一样,我舍不得离开,向前贴得更紧了。这时妹妹的眼睛睁开了,含着的泪水还没有干透,直直的看着我,抱着我的胳膊猛咬一口。

    尖厉的痛楚撕裂着我的神经,我使劲咬着牙忍住。抬胳膊一看,牙印处处见血痕。我不由得抱紧了妹妹,嘴唇轻轻地吻着她的耳垂,一边吸一边舔,再来到脸上,吻她的眼睛,嘴里有一种咸咸的味道。她忍不住凑到我的嘴巴上,深深地吻起来。温香满怀,不多久我又开始硬了起来。妹妹显然感受到了,手摸索着寻找,小手一把握住了,嘴里叫着好大啊,不敢相信这么大的物件怎么会能进到自己的身体里。我分开她的双腿,又想进去。

    妹妹扭了一下,翻身起来,坐在了我的身上。然后,两脚分开,抬起来身子,慢慢地向我的分身坐了下来。她慢慢地动着,我一只手分开她脸上的长发,一只手抚摸着丰满的乳房。也许是妹妹体力不支,一会儿就慢下来,我哪里还受得了,把妹妹往下一带,快速地抽插进来。妹妹马上发出了急促的叫声。我抱着连体的妹妹,翻了一个身,将妹妹的双腿扛在肩上,用最深地体位,开始用力的冲刺。

    我不停地叫着妹妹的名字,看着两人交合的地方,妹妹的私处有些红肿,淡红色的穴肉充满了无尽的诱惑。老天对我太过眷顾了,看着这么娇嫩的少女,在我的棒下辗转承欢,我又想起了做的那个飞翔的梦,我放开手段,在妹妹的身体里纵情的奔驰。跟妈妈做爱的时候我一直是被动的享受,跟妹妹做的时候,我感到久违的支配和满足。两具年轻的肉体,无尽地索取求欢,不知道做了多长时间,疲累的我俩沉沉睡去。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