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家的女人
  • 发布时间:2018-01-06 10:3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少妇刘玉凤》

    《停电了,婶子在洗澡》

    先从我妈说起。我第一次看到男女之间的性行为就是看我妈被轮jian。

    ??? 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我们家住在一排靠近郊区的老式房子里,邻居都是我爸厂里的同事,几步以外就是农村,有很多庄稼地和菜地。附近还有一个果园,种了李子和苹果。放暑假的时候我闲着没事,就和邻居家的孩子们去果园里偷半生不熟的李子吃。果园是附近农民承包的,我们偷了几次後就被发现了。农民找上门来吵架,被我爸单位的职工和家属们 骂了回去。农民们抓不到我们,而我们还是能偷空溜进去摘李子吃。

    ??? 有一天傍晚,我和几个小夥伴又去偷李子。我们几个翻墙进去,刚一落地进去就听到里面的狗一阵狂吠。糟糕,被发现了!原路翻墙出去已经来不及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过来。慌乱中几个夥伴分头逃窜,我一时不知东南西北,稀里糊涂的乱撞一气,转过一个墙角,四周没人,心中正庆幸,突然墙上跳下一条黑影,还没看清楚,我就吃了一记耳光。虽然没下重手,我已经觉得眼冒金星,耳朵嗡嗡响,脸颊上火辣辣的。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一个大汉当场抓获。

    ??? 抓住我的大汉膀阔腰圆,他穿着一条脏得看不出颜色的裤子,光着膀子,一身浓重的汗味。他的声音响得像炸雷:「日你娘个小崽子,老子蹲了半天,总算抓住你了」。他用象铁钳一样的手抓住我的脖子把我拎起来,疼得我直咧嘴。我却还嘴硬:「臭王八蛋,老王八蛋,放开我!放开我....」那人大概被我惹火了,用又粗又硬的左手又给了我一个耳光,我这才老实。大汉把我一直拎到果园旁边的一个谷仓里,把我的手脚别在背後,拿起一根细麻绳绑在一块,然後就把我随便扔在一堆还没脱壳的稻谷上,自己出去了。趁没人在,我看了看了四周:谷仓还不小,有三十平方米,没有窗,靠里面的半边堆着稻谷,靠外面的半边有三四个条凳,还堆着杂物。

    ???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就一小会儿,谷仓里一个人也没有。我的肚子开始咕咕叫起来。我爸出差在外,我妈还在家烧晚饭等我回去吃呢。如果让她知道我偷李子被人抓住绑在这里,我肯定要挨打了。大汉绑得似乎不是很紧,我觉得我似乎能够挣开,然後偷偷溜走。这麽想着,忽然好像听到我妈说话的声音。我心想:糟了,我妈来找我了。肯定是哪个多嘴的回去告诉她的,这下子我要倒霉了。我妈的声音刚开始还很远,听不清,後来才慢慢近了。听出来我妈和那个男的似乎在争吵,听见我妈说:「不管怎麽样,你得先让我看看我孩子在哪里!」然後是一阵脚步声,接着抓住我那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我妈跟在他後面进来了。

    ??? 我妈看到我,马上扑到我面前。她看到我的右脸肿肿的,还有指印,转身厉声对那人说:「你....你怎麽能随便打我的孩子?」那人完全没有刚才那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不知道嘟囔了几句什麽。我妈看到我的手脚还绑在背後,立刻着急的弯下腰帮我解绳子。我才注意到,我妈穿着平时在家穿的无袖连衣裙,脚上是双拖鞋,才洗过的头发还是湿的,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皂味,她弯下腰时我透过宽大的领口可以看到她胸前垂着的两只雪白的乳房和顶端绛红的奶头。我妈没有戴乳罩!平时我妈出门一定不会这麽马[虎]的,可能是我的小夥伴到我们家通知我妈我被农民抓住时,她慌乱中连衣服都没换就来找我。她的连衣裙布料也很薄,甚至可以看到她里面穿的粉红色三角裤,上身什麽都没穿,可以隐约看到两个乳晕的位置。我的手刚被解开,门口又进来一老一小,老的那个有五十多岁,头发都白了,个子不高,挺着啤酒肚,胡子拉碴的,小的那个看起来才二十几岁,穿着汗透的红背心,露出身上结实的肌肉。老的那个说:「咦,黑子,这女的是谁?」一开始抓我的那个大汉又凶起来,说:「日他娘的,有几个小崽子天天来偷李子,我蹲了大半天墙头,总算抓住一个。这不,一袋烟工夫,他娘就来找人了。」那老头上下打量了打量我妈,眼光不怀好意的在她高耸的胸部瞄了几眼,装作一本正经的对我妈说:「原来那些李子都是你儿子偷的!跟我们去派出所吧!」

    ??? 我妈这时已经没有刚才那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她低着头,支吾着说:「小孩不懂事,大叔您别计较....」话刚说一半,老头打断说:「别跟我来这套!你儿子偷了李子被当场抓住。我也不为难你,要麽赔两千块,要麽送你儿子去派出所。你自己看着办吧!」那时候我妈一个月工资才八十多元,父亲工资一百多元,两千块是我们全家大半年的收入。这明显是在敲诈了。但是我一想到去派出所,就吓得大哭起来,拉着我妈的骼膊说:「妈....我不要去派出所....我不要去派出所....」我妈呆在那里,不知道说什麽好。

    ?

    ?? 老家伙色迷迷的盯着我妈的胸脯看。我妈似乎察觉不妥,拉着我正要往外走,老家伙和黑子挡在她面前。我妈说:「你们想干什麽?」老家伙说:「你还没说呢,是赔钱还是去派出所?要赔钱呢,一手交钱一手放人。不然,哼哼....」

    ??? 我妈这时候不得不软下来,恳求的说:「大叔,两千块钱我们实在拿不出来。我家孩子一时顽皮,我给您陪罪了。您看这麽大点个孩子,谁没有个上房揭瓦呢?您就当饶过我们娘儿俩吧。我给您磕头行不」老家伙不理我妈,转身对黑子说:「黑子,你刚才说什麽来着?『日他娘个小崽子』对不对?现在这小兔崽子的娘就在这里。你看这欠干的骚女人,穿这麽少来这里,想不想看她脱光了长啥样?」

    ??? 我妈的脸一下胀得通红,慌忙拉着我想往外跑。老家伙一下把我的骼膊抓住,淫笑着对我妈说:「你要出去也可以,不想想你儿子会怎麽样?」我妈顿时瘫软下来。老家伙凑上去在我妈柔软的胸部摸了一把说「你自己脱光衣服,只要你让我们仨满意,就饶了你儿子,怎麽样?」我妈敏感的奶头突然间被陌生男人的手隔着衣服摸了一下,由於自然的生理反应勃起了。勃起的奶头居然没逃过老家伙的色眼,「看,奶子都翘起来了」我妈双手护着胸口向後退了一步,差点踩在不知道什麽时候站在她身後的黑子脚上,不由得惊叫一声。黑子的大手象铁钳一样从後面抓住我妈的两只手腕,把她双臂别在身後。

    ??? 我妈丝毫没有挣扎的馀地。老家伙恶狠狠的对我说:「小孩老老实实在一边呆着,不许出声,不准乱动,不然就掐死你。听见没有?」我惊恐的说:「大爷,求你们不要欺负我妈妈,放我们回家吧....」他淫笑着说:「你妈妈这麽漂亮,我们只要玩玩她,不会伤害她的。」

    ??? 老家伙凑到我妈跟前。我妈本来就丰满的胸部由於双手别在背後而显得更加高耸,勃起的奶头高高凸出。老家伙黑瘦的双手一下隔着衣服握住我妈的两只大乳房左右揉动,掌心有意搓揉着她凸出的奶头。

    ?

    ?? 我妈完全被人制住,无法躲避和反抗,敏感的奶头上穿来的阵阵感觉让她心里一阵发颤。老家伙用虎口托住我妈乳房的下沿,让薄薄的胸衣紧贴着一对豪乳勾勒出乳房的形状,对黑子说:「看,只有生过小孩的女人才有这麽大的奶子。」说着,老家伙顺手拿起旁边的一把大剪刀,左手拈住我妈连衣裙右肩的宽吊带,右手剪刀到处吊带断开。他一松,半边连衣裙的滑到胸口,露出我妈雪白的香肩。我妈又惊又怒,脸胀得通红,当老家伙如法炮制拈起她左肩的吊带时,她连声说:「别!大叔,别剪了。我赔你两千!」但是老家伙微微一笑,手起剪落,我妈左肩的吊带也应声而断。宽松的裙子一下滑落到腰部,我妈顿时裸露了上身。

    ??? 赤裸上身的我妈就站在离我一步远的地方,双手还被黑子紧紧别在被後,一对雪白的大乳房微微晃动,两只乳房优美的弧线之间夹着深深的乳沟。乳房靠近顶端处是绛红色的乳晕,乳晕边缘略高出旁边的乳房皮肤,呈圆锥形凸出,中央勃起半球形的奶头,顶端有一个凹坑。我就是吸吮我妈这对乳房里的乳汁长大的,现在它们完全暴露在几个男人面前!房间里所有阳具都开始勃起,包括我的。

    ??? 我妈裸露着雪白的上半截,下半截还包裹在黄绿色的连衣裙里,活像一根被剥了皮正要被品尝的香蕉。老家伙把我妈的连衣裙往下一扯,它就松松垮垮的滑到脚跟,露出白嫩光洁的双腿。我妈身上只剩下一条小小的粉红三角内裤紧紧的包着她的下体。她两腿之间隆起一个形状优美的小丘,上边露出整个肚脐,後面露出两瓣大白屁股。我妈哀求他们说:「你们想怎麽样不要在我孩子面前好不好?求求你们,大叔大爷....」老家伙嘿嘿笑着说:「做这事就是要在孩子面前才来劲儿!小孩,你看你妈妈的奶子大不?好玩不?看你妈下面的东西更好玩」说着双手抓住我妈的内裤往下一拉。

    ?

    ?? 我妈拚命扭动下身,夹紧双腿,可是都没有用,内裤一下就被翻到大腿处,凸起的小腹下方露出一从耻毛,屁股上的肉在颤抖。我妈的几处隐私部位都已经不再隐私。老家伙不费什麽劲就把她内裤脱到脚跟,然後让黑子挟住我妈的腋窝把她抬离地面,把连衣裙和内裤一起从她脚边脱下,顺手扔在我旁边的谷堆上。我妈於是就一丝不挂了。41岁的我妈全身皮肤象炼乳一样白,丰满的身体没有一点皱纹,皮肤光洁细腻,曲线优美,身材匀称。所有的人都盯着她的裸体看呆了。

    ?

    ?? 尽管我妈还在挣扎,老家伙他们还是把她拖到旁边的谷堆上按倒。黑子早已忍耐不住,凑到我妈胸前一口含住她的右奶头吮吸,一边吸一边捏弄着我妈的乳房。另一个小子见状,也贪婪的含住我妈的左乳,舔弄她的奶头。我妈被两个人一左一右吮乳,感觉到奶头上酥酥痒痒的,弄得她的心里彷佛有很多蚂蚁在爬,直弄得她喘不过气来。忽然我妈感到大腿被两只有力的手分开,她想夹紧双腿,但是已经迟了。我妈大腿中间的阴毛里露出粉红的骚 ,下面是深色的屁眼。骚 两边是两大块暗色的肉,中间夹着一块象黄豆那麽大的肉,老家伙的手指往两边拨开我妈骚 两边的肉,露出两个粉红色的一张一合的肉洞,下面的那个似乎有一点白浊的粘液。老家伙把右手中指探入下面那个,一直到全插进去。我妈哎哟了一声。老家伙抽出中指,换食指和中指一起伸进去,一边用大拇指拨弄着那块黄豆大小的肉,它很快变得通红。

    ??? 我妈开始哎哟哎哟的叫唤,肉洞紧紧包夹着老家伙的两根手指。过了一会儿他把手指抽出,放在嘴里舔了舔,津津有味的咂咂嘴,然後把嘴凑过去。他的大鼻子顶着那块黄豆大的肉豆,舌头挖弄着下面那个肉洞口,胡子拉碴的下巴顶着我妈屁眼周围柔软的皮肤。赤裸的我妈三点性敏感部位完全被占据,在我面前被三个男人吮乳舔阴,极度的羞耻感抑制不住,性感象电流一样冲击着我妈的身体和神经,我妈全身酥软,大声呻吟着。

    ??? 老家伙一下子把裤子脱到膝盖,黑乎乎的阳具顶端,鸡蛋大的龟头由於充血胀成深红色,丑陋的阴囊里晃动着两颗依然结实饱满的睾丸。

    ??? 老家伙让黑子按住我妈的上身不让她乱动。我妈突然开始挣扎,不停踢动双腿妄想不让光着下身的老家伙靠近,但是最後还是让他抓住双腿往两边分开。老家伙的右手捏住他的龟头,左手的虎口按在我妈那块黄豆大小的肉上,食指和大姆指分开我妈肉洞两边的肉,龟头对准露着嫩红 肉的阴道,深吸一口气,慢慢推进我妈的下体。

    ??? 老家伙的龟头插入的一瞬间,我妈呼吸急促,脸色通红,闭上双眼,两行泪水刷的一下顺着脸颊淌下来。她大概没想到会被人剥光衣服,更没想到会在十岁的儿子面前被人当场奸污。

    ?

    ?? 老家伙抱住我妈丰满柔软的双臀用力顶入,开始缓慢的抽插。坚硬龟头背面的冠状沟摩擦着我妈的肉 ,里面流出更多爱液,抽插渐渐流畅起来。已经无力反抗的我妈闭着眼睛任凭他淫辱,她身後的黑子也忍不住腾出手来玩弄她随着抽插而晃动的双乳,揉捏她上下跳动的奶头。

    ??? 即使处在仰卧体姿,我妈圆鼓鼓的乳房还是高高耸起,晃动时显得柔软而有弹性,就像两大团球形的乳白色果冻,中央点缀着两颗熟透的大红樱桃。老家伙的阳具已经能够毫不费力的深深插入我妈的下体,晃动的阴囊里的睾丸随着一下下深深的顶入撞击着我妈的会阴,我妈的阴道开始收紧,紧紧包裹着这根不速之客。在我妈晃动的双乳和温暖潮润的阴道强烈的双重刺激下,老家伙很快就支撑不住,他的龟头下端一阵酥麻,酥麻的感觉顺着阴茎根部再传到两个睾丸,他用力顶入,他的下体和我妈的下体紧紧结合在一起,一股热流沿着尿道快速前行,一直到喷出龟头顶端的马眼。随着他阴囊一下下收缩,一股股热乎乎的黏稠精液扩散在我妈的子宫里,我妈受到刺激的肉 也夹得更紧。老家伙畅快的射精持续了有半分钟,直到他的括约肌挤出最後一滴精液,才磨蹭着抽出已经疲软依然又长又大的阴茎。

    ?

    ??? 早已脱掉裤子等在一边的黑子迫不及待的扑向我妈。脱得赤条条的黑子让我想起评书里的黑旋风李逵,他的骼膊几乎比我妈的大腿还粗,大肚皮下面浓密的黑毛遮不住高高怒起的阳具,黝黑发亮的龟头有我的拳头大,阴茎粗过我妈的手腕。他直立着的时候阴茎根部和阴囊隐藏在黑毛中看不到,但是露出的阳具至少也有七寸长。他叉开双腿,两只手抬起我妈的大腿搁在他腿上,右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生殖器。从背後看他的阴囊,暗红充满皱褶的肉袋里滚动的两个睾丸轮廓看起来比鹅蛋还大。黑子简直就是一只专门配种的公牛!我妈被老家伙一番玩弄,似乎还没缓过劲来,无力的仰卧在谷堆上,失神的大眼睛呆望着天花板。

    ??? 傍晚的谷仓里没有风,热得像蒸笼一样。所有的人都大汗淋漓,连我妈赤裸的身体上也油光光的。包括我在内所有的男性这时候早都已忘记了热,专注於近在咫尺已沦为男人玩物的我妈成熟的女性肉体,尤其是她那几处裸露出来已经被老家伙糟蹋并且正在被黑子玩弄的性器官。

    ?

    ??? 我妈两只大乳房上带着几处揉捏产生的红印,乳晕已经比原先又扩大了一圈并且明显的凸出来,红红的奶头胀得又粗又长,像我的大拇指一样。她的双腿大开,暴露着她那刚被老家伙享用过的骚 ,两瓣红色的阴唇象鲜花绽放一样向两边分开,中间是我妈带着黏液的粉红 肉,上面还沾着几滴白浊的精浆。黑子握住阴茎的中部,硕大的龟头对准我妈的阴道口,髋部往前一挺,才插入一小半,就听到我妈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我妈皱着眉头痛苦的呻吟。黑子的阳具对她来说太粗了。我可以看到黑子和我妈生殖器交接的部分,黑子的大黑阴茎被我妈红嫩的 肉夹得紧紧的。黑子被夹得咧了咧嘴,仰头吸气,似乎在享受龟头上传来的阵阵快感。停了一下,他把我妈白而光洁的双腿高高抬起,我妈肉感的光屁股一半悬空。黑子居高临下,以势如破竹之势把大肉棒深深插入我妈的禁地,直到龟头摩擦娇嫩的子宫颈,引起我妈一阵触电般的腹痛。黑子 抽出大半根阴茎,用龟头反覆摩擦阴道浅处几十下,然後再次深深插入挖弄。

    ??? 男女生殖器交合部分已经被粘液充分润滑,随着不断的抽插,黑子的阳具越胀越大,慢慢透出深红色。我妈闭着双眼,偶尔发出一阵呻吟,刚开始很轻,似乎还怕人听见,後来却越来越大。

    ??? 旁边那个小子看得兴起,也脱下长裤,抓住我妈的头发,让我妈含住他的阳具。刚开始我妈不情愿的晃动着头躲避他的龟头,随後禁不住他的两个耳光,她的脸颊马上火辣辣的肿起来,只好顺从的含住他的龟头。那小子把阳具直往她嘴里顶。我妈的动作很生硬。这时候正在奸污我妈的黑子发出一阵满足的呻吟,在我妈子宫里射精了。他把糊满黏液的阳具从我妈下身里抽出,就跟那小子换了个位置,让我妈把他的家伙舔乾净。那小子站到我妈叉开的两腿中间,左手把我妈湿漉漉的阴唇分开,露出被撑大的阴道口,右手握着阴茎的中段,龟头在我妈 帮上磨蹭了一阵,然後插入。

    ??? 我妈赤裸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阴茎就已经全根尽没了。那小子抬我妈的双腿深深插入,然後抱着我妈的腰抽插。我妈嘴里这时还含着黑子的阴茎,黑子受到刺激,阴茎又开始在我妈嘴里抽动,他还一边揉弄着我妈的乳房。我妈扭动着身体让两个壮男一前一後同时享用她的两张嘴。

    等那小子也把他的精液射在我妈子宫里,两个人放开她时,我妈软绵绵的瘫在谷堆上面。旁边的老家伙却已经准备开始梅开二度了。他把我妈的身体翻过来,强迫她翘起臀部,然後污辱性的拍打着我妈的大白屁股,屁股下面露出我妈刚被糟蹋得一塌糊涂的生殖器。阴唇已经分开了,露出鲜红的粘膜,上面还有乳白色胶状已经凝结的精液。我妈哀求他说自己不行了。

    ??? 老家伙把龟头对准我妈的阴道口,不顾我妈的哀求强行插入,然後趴在我妈背上,从後面抱住我妈柔软的腹部,让阳具深深插入我妈的身体,而後有力的抓住我妈白胖的大腿抽插起来。我妈的一对大[奶]子垂在胸前,在猛烈的冲击下剧烈晃动。老家伙一边冲击一边玩弄我妈的奶子。在我妈欲仙欲死的时候,老家伙停下来,再次把我妈翻过来面朝着他。他插入後把我妈两腿抬起发起又一轮猛烈冲击。我妈再次被奸到昏了过去。老家伙在我妈昏迷的时候仍然继续抽插她,直到在她的子宫里射精。

    ??? 不到一个小时,三个人就分别各奸污了我妈两次。我妈醒过来的时候,她的下体已经充满了精液和阴道分泌液,小腹胀得圆圆的,两腿再也合不拢的样子,骚 里不断有白色的精浆涌出。他们正在玩我妈的时候,不知哪里又有两个农民闻风而来。原先的三个已经开始累了,很愿意把我妈跟新来的生力军分享。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盆水和一块脏兮兮的破布擦了擦我妈的下身。我妈已经被糟蹋得全身瘫软,光着身子躺在那儿像一堆白肉,任由他们摆布。那几个农民全部脱得赤条条的,加上已经全裸的我妈,五男一女六条一丝不挂的肉体在我面前晃动。我看到我妈被强迫同时给两个男人手淫,她跪在那里手嘴并用应付两根大黑阴茎,她的双乳垂在胸前,被躺在她下面的另外两个男人玩弄,而她的屁股则被迫撅着,两腿之间伸进一个脑袋,正在舔弄我妈的会阴和屁眼。少顷,那人翻身起来从後面插入我妈的骚 ,这时我妈面前的一个农民也把阴茎插入她的嘴。两个男人就这样一前一後的抽插着,直到他们几乎同时在我妈嘴里和阴道里爆浆,暂时退到旁边观看。接替的人把阴茎插入我妈嘴里。我妈依旧撅着屁股跪在地上,新上来的两个农民上下夹住我妈,两根阴茎分别插入她的屁眼和阴道。插阴道的不费什麽劲就全根尽入,插屁眼的那个又是吐唾沫又是掰屁股才插进去一半,我妈已经痛得叫起来,全身痉挛,身体痛苦的扭曲着。三个玩弄她的人无动於衷的继续发泄兽欲。插屁眼的那人最先射精,然後是享受我妈品箫的。剩下的那个男人抱着我妈站起来,两人的生殖器还紧紧结合在一起。这时旁边一个干过一次却缓过劲来的决定尝尝女人後庭的滋味,他仰卧着,抱着我妈的那个就把我妈屁眼对准他的龟头小心的放下她的身体,我妈就又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玩弄。

    ??? 插在阴道里的男人射精後马上又有人顶上。不断有新来的人。就这样,每时每刻都有两到三个男人在同时奸污我妈。後来可能他们觉得精力不济,就开始一个一个来,而我妈则一刻都没有停的用各种姿势不断性交。

    ??? 在我没注意到的时候,不知道谁牵了一条大黄狗进来。等最後一个男人完成射精,懒洋洋的从我妈的光身子上起来时,人们才注意到这只大黄狗。它的阴茎有十几厘米长,红通通的,涨得发亮。而附近并没有母狗让它如此兴奋,唯一的雌性就是我妈。大黄狗的嘴里喷着热气,长长的舌头舔着我妈的屁股。我妈平时最害怕狗,此时面对着她的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像是威胁着随时要咬断我妈的脖子,她吓得连动也不敢动。大黄狗的舌头很快找到了我妈充满骚味的阴户,开始舔弄她的蜜洞。长长的狗舌头有力的伸进肉洞磨蹭着我妈的阴道,弄得我妈大腿上的肉都抖起来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什麽。这时候大黄狗突然用嘴咬住我妈的头发,把我妈拖起来。它用低沉的吼叫和尖利的牙齿威胁着。在一边看的老家伙说:「快,翘屁股让它干」。我妈不得不跪在地上,翘起屁股,作出发情母狗准备性交的姿势,无奈的向大黄狗奉献自己的身体尤其是性器官供它淫乐。

    ??? 围观的人们几乎要疯狂了。在人们的注目下,大黄狗一跃骑上我妈的背,狗的阴茎自动对准我妈的阴户,分开我妈的阴唇,猛的插入我妈已经充分润滑的阴道,一直深入到她的子宫。就连狗阴茎底部一个尚未完全勃起的小结也顺势进入我妈的身体。大黄狗前爪搭在我妈雪白光洁的背上,长舌头不时舔着此时属於它的「母狗」,狗阴茎象干母狗一样跟我妈的阴部结合在一起。精疲力竭、全身水淋淋的我妈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助的被大黄狗淫辱,她鼓胀的双乳随着她不知是由於害怕还是兴奋的战栗而激烈抖动,屁股和肚子上的肉也在颤着。

    ??? 跟大黄狗交媾的开始十几分钟里,疼痛和屈辱使我妈大声哭着,眼泪和下身挤出的精液和淫水都滴在谷堆上。大黄狗滚烫的精液打在我妈的子宫壁上那几分钟,我妈已经处於昏迷状态。射精以後的大黄狗依然骑在赤身裸体的骑我妈身上,一直到它的狗阴茎缩小到能够从我妈下身里抽出。

    ??? 天全黑下来的时候,谷仓里就只剩下我和我妈两个。我妈一醒过来就喊「小伟」,我应了一声,我妈问「你没事吧?」我说「我没事,妈妈你呢?」我妈刚说完「妈妈没事」就又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儿,我妈让我扶她站起来。

    ??? 她身上粘乎乎的,一股怪怪的精液的味道。我说「妈,你还光着身子呢!」我妈连忙跪在地上四处找。剪破的连衣裙找到了,她的内裤却无论如何找不到。好在是夜晚,我妈就把连衣裙姑且套上,双手攥着肩带,一瘸一拐的走。

    ??? 我一路扶着她。还好没遇上什麽人。回到家一打开灯,我就看到我妈小腹还是圆滚滚的左右晃,洁白的大腿内侧湿漉漉的,她的两腿根本并不拢,只要一动白色的精浆就直往下淌。我妈在洗[澡]间收拾自己的身子时,我躺在床上津津有味的回味我妈被轮jian的每一个细节。我当时就想我妈真是够傻的,穿那麽少跑出去。我妈这样的傻 女人活该被人家剥光了玩奶子操 。

    ??? 後来我妈求我不要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我爸。我答应了。从那以後我妈晚上再也不敢出去,更禁止我到附近的地里玩。不久我们搬家了。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