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帮姨丈喂妻
  • 发布时间:2018-01-06 03: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这天晚上到访阿姨,姨丈家。

    阿姨今晚穿着低胸上衣和短裙,当她俯身为我倒茶时,胸前两个丰满乳峰和乳沟,正给我瞧得目不转睛,差点流出口水来。

    我便打蛇随棍上说:「阿姨身材姣好,凹凸有致,和她相干一定很爽。可能姨丈你作爱技巧不精,没办法干到阿姨的阴道底,阿姨阴道要被鸡巴乾爽有性高潮,我来现场示范教你们夫妇如何作爱会生儿子吧。」

    姨丈说:「我老婆她胃口满大,而且她因剖腹生产,阴道仍然又小又紧,我的老二稍短,老是干不到她阴道深处,更何况我三分钟就射」

    我:「阿姨丰胸肥臀兼细腰,没有很强壮的男人就没法干得她性高潮,鸡巴要够长能每下都干到阴道底,阴道汤流的多鸡巴抽乾才能愈干愈深,阿姨会被干得阴道酥爽,高潮连连,你们才有子望。」阿姨我着我的淫言秽语,不禁脸颊羞红,内裤渐渐湿润,低下头去不敢看我。

    姨丈说:「你的鸡巴够长吗?你干得到女人的阴道底吗?」我马上脱下上衣,露出健壮胸膛,再脱下长裤,全身只剩一件子弹型内裤。

    下体鼓鼓胀胀的,并拉开内裤叫他看我裤裆内的阳物,果真硕大无朋又黑又长的女性恩物,接着我已走向低下头不敢看的会阿姨身旁坐下。

    我:「阿姨,你看我这根鸡巴有没有比姨丈的还粗还长?不知能不能干到你的阴道底啊?」阿姨偷瞄一下,内心又羞又暗爽,心想:要是小穴给这大鸡巴抽乾不知有多爽。

    此时我更大胆地用毛手搂住阿姨细腰并说:「姨丈,用说的较难懂,我和阿姨亲身示范一次生男秘技给你看好了,保证操得她叫哥哥,顺便教你如何挤人奶,再喂阿姨喝我又浓又热的豆浆,哈~」

    姨丈我我这突来的举动吓楞,理智上想阻止他下一步轻薄行为,但情感上又想见识这调情高手如何驯服女人的功夫,终於情感战胜理智,才不甘地说:「那就请你和我老婆示范一下,如何亲嘴、爱抚、交配,女人有性高潮。」

    阿姨半推半就地说:「真是羞死人了,在老公面前和你示范如何作爱。」

    我:「放心吧阿姨,我会让你见识到我高超的床技,让你享受小穴被操爽的快感,保证让你爱死我的大鸡巴!」

    此时我已搂住阿姨细腰,并在她乳罩上来回搓揉,见阿姨被我这色狼摸得性慾高涨,粉颊晕红:「老公,他又在摸人家乳房了」

    「我就交阿姨给你了,你要温柔爱抚她,能用手指插,不能把你的大鸡巴干进她的阴道哦!」

    我表面敷衍:「姨丈,阿姨的奶子真大,摸得她乳头又变硬了。」

    阿姨是半推半就的抵抗和求救,双手也渐渐搭在我的肩膀:「啊你摸得人家奶子好用力呦讨厌!」

    我接着把阿姨的上衣短裙退脱下,令她全身只剩乳罩和三角裤,阿姨好害羞地用手遮住丰满的胸部和下体的小内裤,几根较长的阴毛还从内裤缝隙露出来。

    我看着阿姨34﹒24﹒35的身材咽了口水:「阿姨,你的胸罩和内裤真性感,让我看得鸡巴马上硬起来了。」我更大胆地把嘴巴凑上去,亲吻阿姨的樱 唇,这一吻,吻开了阿姨的心理防线。我一手搂着,一手在阿姨的34B胸罩上来回搓揉,左乳摸完换右乳,有时轻抠乳头,有时大力抓弄,令阿姨的性慾被?得正 要发情,好像思春期的母猫叫春连连。

    我那东西已经兴奋得想要干嫩穴而坚硬挺拨。

    我把毛手伸向三角地带爱抚搓揉,也搓得阿姨下体淫液直流,内裤半湿。

    「老公,他又在摸人家了!」

    「没关系,如果被他摸爽就尽情叫春吧!」姨丈也纵容老婆放开矜持,以助我的淫兴。

    我更大胆地把手伸入我心爱的阿姨的内裤,摸到一撮浓密的阴毛。

    「阿姨你的阴道毛真长,想必十分渴望男人的大鸡巴,今天我会好好治一治你阴道的淫痒。姨丈的鸡巴大不大?要不要摸一摸我的老二,保证你满意。」起 先阿姨不敢去摸,我牵她的手去摸,两人已开始互相爱抚性器,我先把碍事的乳罩和内裤脱下,搂着全身光溜溜的阿姨兴奋不已,把她的大阴唇拨开,找到阴蒂来回 地搓弄。

    「阿姨,这样摸你阴道,爽不爽?」

    「好痒,人家的阴道快被搓的流汤了,哦」

    「对了,把我的东西搓硬,等一下能干得你小穴发麻,淫水流不完。」阿姨已伸手进入我内裤爱抚我的鸡巴,我索性脱下内裤,露出一根二十多公分长,又黑又粗的大懒教,阿姨看了不禁害羞脸红。

    「怎样,我的大鸡巴比起姨丈的如何?」

    「当然是你的东西比较坏!」阿姨娇嗔道。【本文转载自1000成人小说网(1000novel.com)】

    「比较坏就是比较能干得你更深,操得你阴道更爽吧,哈」我又对姨丈说:「姨丈,阿姨说我的鸡巴比你还粗还长,比较能乾爽她寂寞空虚的小穴,阿姨的小穴不能没有我的大鸡巴。」

    「乱讲,人家才没有说呢,人家只有说你的东西较坏而已。老公,别听他胡说!」

    「姨丈,阿姨的阴道真紧,可能你不常乾她穴,还紧紧夹住我的手指,阿姨,你的小穴还一直流汤,是不是在想我的大鸡巴啊?插死?!」我一边用手指戳弄着阿姨的阴户,一边骂三字经来挑逗她走入他的陷阱中。

    当阿姨听到我的淫言秽语,反而令她内心波涛胸涌,春心荡漾不已。

    「阿姨你的小穴已经在流汤了,只有我的鸡巴哥哥才可以乾爽你那空虚欠干的骚穴。」

    「啊阿姨的小穴又在流阴道汤了,你别再挖了,人家快受不了,啊人家的里面好痒,人家的小穴真是蓬门今始为哥开,人家的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快插 入人家寂寞难耐的穴穴,哦~」想不到十分钟前仍矜持保守的阿姨,竟在我这淫棍的调情下,娇喘连连,淫水不止还要求我用大肉棒插入她欠干的嫩穴!

    我:「姨丈,阿姨已被我挑逗得阴道淫痒欠干,现在又要我用大鸡巴插入她阴道,否则阿姨会去找其它的牛郎止一止阴道淫痒,不是我要不守信用,而是阿 姨的阴道欠男人干,哈~」阿姨被挑逗得春心荡漾,欲仙欲死,却羞得不敢看姨丈,只有用力搓弄我那根坚挺的鸡巴。那个被我手指插弄的小穴还在流汤,两腿抖动 的欠干骚样,很难抵挡我这大淫棍的挑逗。

    姨丈不甘地说:「好吧,让你赚到了一个良家妇女,既然她受不了你大鸡巴的诱惑,那就让你的鸡巴插入她的阴道了。不过你不能射精进入阿姨子宫,不然我会戴绿帽。」

    我见猎物到手:「哈我当然不会让阿姨受精,放心,我会好好把欠干的阿姨操爽,保证她高潮迭起,阴道酥爽,对你们以後房事更顺畅。」此时我已抱起阿姨爬向二楼的主卧室,姨丈也尾随而上,姨丈想不到心爱的老婆竟要在他们平时恩爱温存的卧室内,和我这大色狼交欢作爱了!

    我先把阿姨平放床上,再握住自己的鸡巴顶在阿姨那又紧又小的嫩穴上,并不急着插入,只用龟头在她阴阜上戳弄。

    我:「好阿姨,这样磨你阴蒂,爽不爽?」

    阿姨:「你的龟头磨得人家小穴好痒,快受不了你坏东西的诱惑,啊」

    「姨丈,阿姨真骚,还没插进去就两手抱住我下体,真是个欠干的女人,今天非要把她搞得阴道酥爽,阴道汤流不完,让她叫“哥哥”,哈~」

    「好哥哥,别再吊人家胃口,人家的阴道是专门保留给你抽插的,人家的肉洞是专门为你开启闭合的,啊别再磨了!」

    「我老婆已受不了你大鸡巴的诱惑,你就好好和她交媾吧。因我不常乾她穴,阴道还很紧,你就慢慢干进去吧!」姨丈也求我奸淫阿姨。

    「阿姨,今晚我就做你“床上”的老公,干死你!」说完,我的大鸡巴已「滋~」一声插入阿姨的肉穴。

    「啊好紧,你的东西好粗好大。快把小鸡撑破了」

    「别怕,才进去一半而已,你的阴道真紧,夹得我大鸡巴好爽。阿姨是我奸过的阴道最紧的,以後要是姨丈你无法满足你,就叫我来干你。」姨丈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阿姨才说:「讨厌,这种事怎好叫人代劳呢!」说完我已用力将屁股一沉,大鸡巴整支塞入阿姨紧密的肉穴内。

    阿姨被我这突来冲击而大叫:「啊大哥,他的鸡巴好长好粗,快把人家的阴道撑破了啊他干得阴道好用力哦,啊这下乾得好深好重哦」我已开始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用那根又黑又长的大鸡巴,也是阿姨的宝贝来回干入阿姨那想收缩,却又被用力插开的嫩穴。

    「阿姨你的阴道真紧,干死你!」

    「你的鸡巴好长好粗,好像A片中的男人一样,快把人家的小穴插破了,啊这下好深好重,好舒服」

    「我的鸡巴比姨丈如何?」

    「当然是你的坏东西较长较粗,讨厌,你的大龟头有棱有角,干的人家阴道肉好酥好麻!」

    「姨丈,阿姨的阴道真紧,夹得我老二好爽,真是个欠人干的骚穴,干死你,这下乾得你阴道爽不爽,快说给姨丈听,欠干的荡妇!」

    「啊这下干得阴道阿姨好用力哦,鸡巴哥哥勇猛有力,每下都乾到阴道内的痒处。你好厉害,人家的小穴欠你干,小穴每天都要被你的鸡巴抽插,快干烂阿姨的嫩穴啊这下乾得好深好重」

    「骚阿姨,姨丈看你被我奸爽的样子,已经忍不住在自慰了。我们来换个姿势相干,让姨丈看了更受不了。」

    「讨厌!都是你这小冤家床技高超,弄得人家欲仙欲死,害我老公要自己打手枪。」

    此时我把阿姨双腿抬起,开始拉着阿姨两腿,让她的小穴来套入自己的大鸡巴,自己一边看那根又黑又粗的鸡巴,在阿姨白晰的又紧又小的肉穴内出入抽 插,还叫阿姨看:「阿姨,快看你的小阴道,中间有我的龟头在出出入入,你的阴道洞真紧,夹得我鸡巴好爽,还一直被鸡巴抽出淫水,快看!」阿姨觉两腿被拉 住,来回套入他又黑又粗的鸡巴。真令她害羞暗爽。

    看着自己紧密小穴中,正有他的大鸡巴一下比一下深地出入奸弄,也忍不住用手揉弄自己的阴蒂,叫床不已,以助二人淫兴。

    「好哥哥亲丈夫你的东西干得人家好用力哦,啊这下乾到人家阴道底了,啊这下乾到人家穴心了」

    「姨丈,快来看阿姨的阴道,夹紧我大鸡巴的镜头,还不断流出阴道汤,保证是A片的大特写!

    姨丈看着阿姨那又紧又小的嫩穴,正被一根又黑又粗的大阴茎塞满,连一点空隙也无,还不断随着我的抽插,从两人性器交合处汩汩渗出她发情的淫汁。

    「老公别看人家和人干嘛,人家会怕羞的!」

    「没关系,如果被乾爽时,就叫春助兴,我才能打手枪。」

    「阿姨,我会好好把你操爽,让姨丈也能看我们交配,一边打手枪,一边帮我们擦乾淫水,姨丈,快来帮我擦乾阿姨的阴道汤,真是个欠干的女人,非把你 干得阴道开花不可,干死你!」把阿姨用【老汉推车】干穴後,我已把阿姨双腿放下,并把阿姨抱起,阿姨也害羞地搂住我的背部,两人已坐起来,面对面抱着相 干。

    只见阿姨羞得不敢看姨丈在打枪,并在我耳边娇喘不已,双手紧紧环抱我节结实的背部,尤其我黝黑健壮的体格,与自己苗条曲线的雪白肉体紧密结合,真令阿姨有种被魁武壮汉强奸凌虐的快感。

    我则双手抱着阿姨圆润双臀,让阿姨淫痒肉穴再次套入大肉棒出入抽乾。

    「这招抱着相干的姿势,令人家好难为情哦!」

    「这招抱着相干的招式,是偷情妇女和日本男人最爱用的交合姿势,只要你双手紧紧紧抱住我的背部,我再用力抱紧你丰满的臀部,我们男女双方的性器就能紧密的结合。快看!你的小鸡正在吞吐我黑色的大热狗,让我用大热狗喂饱阿姨你这只性饥渴的阴道,撑死你干破你的小阴道!」

    「好哥哥,亲丈夫,你的大热狗快把人家的小鸡洞撑破了,你的热狗太长,这下插到小阴道的子宫了,被你抱着相干,好舒服好爽哦。还有你的两个大球球撞得人家阴部好用力,好酥好麻哦」

    「这是我的大精袋,专门制造精子的子孙袋,等一下我要射精进入你的子宫内,让阿姨你经我被奸得受精怀孕,保证你一举得男,让姨丈做现成的爸爸,好不好?哈」

    「讨厌,人家今天是排卵日,你的精液不能射进去!」阿姨细声说。

    「阿姨,还不简单,你只要骗姨丈说今天是安全期就好了。」我在阿姨耳畔窃窃私语。

    「你好坏哦!」

    「阿姨,只要我们相干起来爽就好,别管姨丈了。来,让我亲一下阿姨的小嘴!」看着我抱着阿姨相干,令姨丈性慾高涨,我再把阿姨抱起,阿姨体态轻盈,对年轻力壮体格健硕的我来说,自然是轻而易举。

    「好阿姨,这招猴子爬树,干得你爽不爽?只要你双手搂紧我的脖子,我就能抱着你边走边干。」

    「这招令人家全身都给你抱起来干,真是羞死人了!」阿姨由於全身腾空,只好紧紧搂住我脖子,我抱着丰胸肥臀的性感淫娃抽插,看着阿姨被健壮如牛的我抱起来干穴的沉醉骚样,不禁淫笑起来,阿姨只得害羞得小鸟依人的靠在我的胸膛上。

    「姨丈,阿姨似乎很喜欢被男人抱起来边走边干,以後如果你没体力办不到,就随时叫我来,我可以免费替阿姨服务,哈」

    「讨厌,这种事怎麽可以当面说呢?」

    「不然要和我通奸时,就没有偷情的快感了,对不对?哈」

    「讨厌,你取笑人家想和你偷情,不说了」想不到我竟然当面叫姨丈如果房事无力,可以叫我来代干他老婆,岂不是白白把漂亮性感的娇妻奉送给他肆意奸淫吗?姨丈虽气得说不出话,但下体却罪恶地勃起。

    当我把阿姨抱起来边走边干,走到窗户旁,看到他带来的大狼狗正和我家的母狗交媾,真是主人来我家偷妇人,连狗都偷我家母狗。

    阿姨看着公狗的大阴茎和饱丸一摇一晃,顿时粉颊晕红不敢再看。

    「阿姨你看外面我的狼狗和你家的母狗在干什麽?」

    「讨厌,人家不知道!」

    「阿姨你不说,就不干你阴道妹妹了。」

    「好嘛好嘛它们在交配。」

    「就像我们在相干啦,哈」把阿姨抱起来干穴後,我再把她放下,命令阿姨像母狗一样在窗前趴下。

    「阿姨,我们来学那两只狗交配的招式,这招叫「狗男女」,只要你双腿张开,我就能干得阿姨你跟那只母狗一样爽。」

    「讨厌,人家趴这样,好像我家的小莉(狗名)正被你的狼狗欺负一样,真是羞死人。」

    「放心,我会比我的狼狗更用力,来操爽阿姨你这只欠干的狗母!哈」

    「注意看我干你的小鸡,被哥哥操爽时,就学那只狗母叫春吧,哈」

    阿姨得把美臀抬高,用手托着我黝黑的铁棒:「好,你插进来吧!」

    「姨丈快看阿姨屁股翘得这麽高,好像你家那只发情的母狗,欠我的大鸡巴乾一样。哈」说完「滋~」一声大阴茎再次塞入阿姨那身经百干的嫩穴中,两人 学外面的狗儿一样交媾着。阿姨使尽女性风骚轴柔媚的摇摆丰臀,正享受被健壮的种猪交配一样的酥爽,我则显露出精力充沛的种猪体力。

    「姨丈,你好像牵猪哥的一样,牵我这只大猪公来给你家这只发情的母猪配种的,放心,我给阿姨打种,不必收钱的,如果以後阿姨又思春发情,你再找其 它鸡巴更粗更长的大猪哥来和她交配,没有乾得她大肚子免费啦,哈」阿姨听我把自己说成被打种的母猪,正被我这只种猪在配种,真是害羞的无地自容,还说要找 其它更强壮的猪哥来干她发情的肉穴,不禁又羞又期待。

    「讨厌,把阿姨说成是被你打种的母猪,还说要找其它更强壮的猪哥来和人家交配,岂不是人尽可夫?何况我还有老公。」

    我:「姨丈是你名义上的老公,我才是你夜夜春宵的客兄,对不对?」

    「讨厌,知道了还说出来,以後人家怎麽跟你那个」听了我把他比喻成牵猪哥的,还有阿姨想和他偷情的打情骂俏,令姨丈下体不禁再次充血。姨丈我看着我像是饿虎扑羊,非干烂阿姨嫩穴似的,一边乾着她的肉穴,一边双手抓住她晃荡的乳房玩弄。

    「阿姨,让我摸爽你两个大奶子,干死你!」

    「好哥哥,亲丈夫,你干得比那只公狗还用力,啊这下乾到底了!」

    「姨丈,阿姨像那只欠干的母狗,被我大鸡巴干得阴道汤直流,快帮我们擦乾。」姨丈则一边擦着淫水,一边看着我趴在他老婆背後,那根青筋暴露的大鸡巴仍深深插在他老婆又紧又小的嫩穴内,每一下「啪~」的干入就令我老婆叫床不已。

    「好哥哥,亲丈夫,这下乾得人家好深,这下乾进阿姨子宫了阿姨又被你干得阴道出汁了,啊~」

    「姨丈,我的鸡巴上都是阿姨发情的淫水!」我得寸进尺地说。

    姨丈我看着我两个大饱丸一前一後撞击着爱妻 的阴阜,老婆的阴道肉紧紧包住我的大肉棒,还不断随着大鸡巴的抽插而溢出淫水。

    「姨丈,你有看到我的大鸡巴塞入阿姨紧密欠干的肉穴,好看吧!让我操得阿姨阴道汤流乾死阿姨你这小骚货!」

    「讨厌,让老公看人家被你操出的淫水,你好坏哦!阿姨的小穴被你大鸡巴出出入入的样子都给老公看到了,真让人又羞又爽。」我那根粗壮的大鸡巴,正一下比一下深地插入阿姨那紧密的肉洞,再抽出也令阿姨淫水直淌,连姨丈的老二也想站起来,瞧瞧他们性器交合天衣无缝的特写!

    「阿姨,姨丈看到我的大鸡巴干的你阴道快胀破,还有你的阴道被我干得一直出汁,连他的老二也有反应。」

    「讨厌,都是你的坏肉棒又长又粗,把阿姨的小穴穴干得这麽爽,害我老公的东西在吃醋,老公,你的鸡巴如果吃他大肉棒的醋,就用我的小三角裤打手枪吧!」姨丈我看着我高超的床技,还有阿姨被我操穴的骚样,拿着阿姨沾满淫液的内裤自慰起来。

    「阿姨,现在让让我挤豆浆喂你小穴喝,好不好?」

    「讨厌,老公的精液人家不会受精,但是你的精子射进人家里面,人家不说了。」

    「姨丈,阿姨被干得多爽,看来阿姨她很喜欢被男人灌浆的爽头,让老弟帮她灌满我又浓稠又发烫的精液,帮阿姨滋润一下空虚乾涩的阴道底,保证阿姨她子宫被我射得爽死,以後很喜欢被男人干穴官灌浆,对你们房事也有帮助。」

    「可是今天是我老婆的排卵期,我怕她被你干得受精怀孕,那我岂不是要戴绿帽?」

    「不会那麽巧,不信你问你阿姨,今天是不是她的排卵日?」我向阿姨使个暧昧的眼色。

    阿姨羞着说:「老公你记错了,今天不是我的排卵期」

    姨丈才心有不甘地说:「好吧,既然不是她的排卵期,就让你射进去吧!」

    我见计得逞,便色急地抱住阿姨拥吻起来,在她耳畔说:「阿姨,我要射精进入你阴道内,让阿姨你被我奸得受精怀孕,爽不爽啊?」

    「讨厌,小声点,姨丈会听到,你要射多一点哦人家羞死了!」接着我们成69姿势互舔性器。

    「把我的鸡巴吸硬,待会能干得阿姨你更深,我的精液能射得你子宫又满又多,让阿姨你的子宫浸在我的精液中,保证你养颜美容,每晚都想找牛郎,哈」 不久我的鸡巴被阿姨吸得再展雄风,阿姨的肉穴也流着欠干的淫水,我拿一块枕头垫在她臀部,令阿姨下体高高凸起,以便承受大量的浓精。

    「人家的下面垫得好高,真是羞死人了!」说着我已压着阿姨下体,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抽乾阿姨夹紧的肉穴,两个大饱丸正蓄精待射入阿姨欠干的子宫。

    「淫阿姨,这下乾得够不够深?这下乾得你爽不爽?快说你欠不欠干?」

    「啊这下乾得好深这下乾到阴道底干到人家的花心了」

    「快说你欠我干,欠我干,欠我干,不说就不干你!」

    阿姨在我大鸡巴的诱惑下,也不顾羞耻地说出淫言秽语讨奸夫欢心,才害羞地说:「阿姨说阿姨说,我要你不要拨出大鸡巴哥哥阿姨都依你阿姨欠你干欠你干欠你干羞死了」

    「姨丈,阿姨说她欠我干,欠我干,欠我干,以後我再找其它牛郎和专门强暴妇女的人来强奸阿姨,让她阴道被干得爽死,哈」

    「老公,快来帮佢推一下屁股,才能干得我阴道更深,射出又浓又烫的精液」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