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身Party
  • 发布时间:2018-01-06 03: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叫碧珊今年十五岁,香某名校就读中三,因为要准备原校升读中四,所以父母都很紧张,对我的成积也十分着重。我已经被禁止和朋友外出数个月,每天都是在家中温习功课,我快要被闷死了。

    有一天,同班的亚仪对我说,过几天下午有个Party问我去否,因父母对我的严厉,我平日绝少夜间出外,所以从没有去过Party,但是难得这次是在下午,我忍不住就答应了她。

    到了舞会的那天,我骗父母说在学校补课要晚一点才能回家,因我平日是个乖乖女,所以父母都不在意地答应了。

    因为放学时间与舞会开始还有一小时,而且我不能穿校服去Party,所以先与亚仪的家借用衣服。亚仪给我一件黑色很薄的连身裙,她还叫我内里要真空的,因为白色的胸围会现了出来,我在试的时候在镜中看到,真的现出来很异相,但我如果不用胸围又觉得太大胆了。后来亚仪都换了衣服出来,我望见她也是如此便稍觉心安。

    在乘车的时候,觉得人们总是望着我的胸部色迷迷似的,令我十分鉴尬,我沿途都挠起双臂挡于胸前,亚仪说只是我的心理作用吧,其实黑色的衣服是不可能望到的。虽然亚仪这样说但我还是不安心,经过半小时的车程总算到达了。

    那儿是亚仪一个朋友的家,位于高级住宅区,进去之后觉得地方很大,而且已经有数个男女在闲谈,他们全都认识亚仪,她先替我们介绍,然后音乐响起舞会正式开始了,屋主先来请我跳舞,他叫亚文样子也很英俊。在场的饮品大多是酒精类的,其间我也喝了不少,平日我绝少接触酒精,所以我这时已有多少醉意。

    在数首快歌之后便播出一首慢歌,亚文揽着我的腰将我扯向他,他挽着我的手翩翩起舞,我的胸口不时接触到他的胸膛,令我的乳头不由自主地坚硬起来,亚文更在我耳边赞我美丽动人,之后他又吻了我的脸,我的心跳加速面上发热,跟着他拖着我的手进入他的睡房。

    亚文入到房里即时和我接吻,这是我的初吻感觉很是奇怪,我觉得又怕又甜蜜,这时他的手已摸向我的乳房,我本想反抗但是当他接触到的时候,我感到全身发软心如鹿撞,虽然隔着衣服,但我的裙子实在太薄了,他的手好像直接抚摸我的乳房似的。他趁机把我的裙子也脱下了。

    这是我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裸体,所以感到极度害羞。亚文更用咀吸啜我的乳头,我好像全身触电浑身发抖,他一边啜我一边用手摸向我的阴部,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而他就在这时脱下裤子,他的阳具在我面前呈现,亚文更捉我的手去摸向他的阳具,他的举动真是吓了我一跳,但是我还是好奇的抚摸,那东西又硬又热,而且很粗大更在我的手中抖动着。他更要求我为他口交,毕竟我还是个处女,这过份的要求真是有点侮辱,但是在亚文的苦求下,我不禁有点犹豫。

    这时亚文把我的内裤也扯下来,而且还吻向我的阴部,那种澎湃的刺激感觉直令我不知所措,一浪浪的高潮已令我完全失控,同时他将阳具放在我的面前,此刻我已经全无羞耻,张口就他的阳具含入口中,亚文更教我如何去吸啜,而他的舌头就在我的阴部舐个不停,更不时将舌尖伸入我的阴道内,令我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亚文的舌头终于离开我的下体,他反身过来和我拥吻,而他的阳具则顶着我的阴道口,我的心情很紧张,他一边安慰我一边很温柔地分开我双腿,亚慢慢地将龟头部份插入来,但我已痛得冷汗直流,下体好像被撕裂开,他先停下来等我稍为惯,之后又再次插入来,他终于全部插入我的阴道中。我见到床单上已染有血迹,我知道这是我宝贵的处女贞血。

    随着他的抽插,我得到第一次的高潮,亚文更教我很多造爱的姿势,而且他十分卖力和疯狂,令我多次达到高潮,同时不断大声叫床,相信房外的人也可能听到,但我实在太兴奋,忍不住要发出叫声,所以也顾不到那么多了。

    在我们疯狂过后,我才想到要清理床单上的血迹,但亚文拿出剪刀,将有血迹的部份剪了下来,然后便收藏好,他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要留个纪念,我想起刚才对他献出了初夜,不禁有点害羞。

    当我们步出大厅时,我见到刚才那些男女都已经全身赤裸,他们分成一对对,分布着大厅的四周,我看见亚仪正在为一男人口交,而另一个男人则在向亚仪的阴道用力抽插。而其他人也在集体造爱,面极之淫乱。

    这时亚文更要我一齐加入,而亚仪更放开口中的阳具,帮着对我游说这是十分刺激的玩意,我吓得连忙拒绝,亚文还想硬来,我即时把他推开,并且想夺门而出,但被亚文捉住,他把我按在地上大叫其他人来,他们把我的衣服撕破,其中一人即时将阳具插入我的阴道中,他的阳具比亚文的更加粗大,令我感到一阵剧痛,而另一个把他的阳具放入我的口中抽插,很快他就在我的口中射精,他按着我的头要我将他的精液吞下,当我吞服之后便换上另一个人,而在我的阴道中抽插的那人,也在我的阴道中射精,跟着另一人就急不及代的插入来。

    亚文见到我被他的朋友轮流蹂躏,他好像很兴奋似的,他更和亚仪在众人面前造爱。后来我更加失去知觉,当我醒时发觉已在一辆出租车中,而我在亚仪家中换下的衣服,现在已穿在我的身上,而我的下体更是痛楚。回到家中我即时查看下体,只见我的阴部已经被弄得又红又膧。

    后来我从他人口中知道,原来亚文是和亚仪串通的。他给钱亚仪要她为他找女孩,而且校内有好几个女同学,已在酒精下被亚文夺去贞操。我真后悔因一时贪玩而失身,Party我以后都不会去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