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幼女
  • 发布时间:2017-11-18 03:16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有一个暑假在某日本料理店打工,就是众所周知的养X乃泷啦,这家店在某百货公司的顶楼,对面是一个大卖场和一间牛排馆,所以这里时常都是人来人往。

    公司内部因为店面的位置不好,所以没有设计厕所,也就是想要上厕所的话,就必须穿越大卖场,到太平门旁边的厕所去,厕所位置很难找,常常造成有时候我们必须带客人去的情况,而也因为这样我才能顺利的搞到一位女童。

    那天人很多,我们端菜端的很干,尤其一些客人还会嫌东嫌西,更是令人赌烂,正当我逐桌收拾空盘的时候,有一桌八人的大桌其中一个太太叫住我。

    「先生对不起,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洗手间。」「哦,对不起,我们店里没有,要到对面的杀牛客餐厅旁边才有。」「咦?这样啊?喂,那谁要带她去?」 後半句是跟她身边的人说的。

    看他们的情形,好像是有一个小女孩要上厕所,大概只有八、九岁吧,我於是就跟他们说:「不如就由我带她去好了。」我实在无法想像天下居然有这麽容易相信别人的父母,那位太太居然真的要那小女孩跟我去,他们大概以为反正我是店里的人,想跑也跑不掉。那你就错了,老子如果是今天才来应徵试用的,我拐走你的小孩你也找不到我。

    於是我就牵着小女孩柔软的小手出店门了,我心里想着,既然要干,那太平门旁边的厕所人太多了,根本不可能,於是我就带着她往员工专用的厕所去。

    这个厕所是在店旁边一条很长的走道内,外面有牌子禁止顾客进入,厕所旁边不远就是这层楼的执行处,不过里面通常没人,我上次还进去干了一只大哥大和一只劳力士。

    我打开厕所的大门,这个厕所比外面的厕所还要精致,毕竟是给执行处的人用的嘛,打开大门後往左是男厕,右边是女厕,我就带着她进男厕去,因为女厕朋友装了针孔摄影机,万一自己被拍到就完了。嘿嘿,现下你知道为什麽我要在这里打工了吧,不但出入厕所和执行处方便,早班来的时候还可以摸黑去旁边的电视游乐器和swatch专柜干东西,反正丢了一两样他们也不知道,因为点货都是晚上打烊才点的,工读生知道也只好报假帐,因为百货公司每天人来人往,他根本不知道何时不见的,为了避免被怀疑就只好当作没丢掉乱写帐簿,等到快要被查到的时候就辞职说拜拜,倒楣的就是那些不知道的人。我後来发现他们改成早午晚都点货就不干了,倒是大卖场里面的展览商品变成我的囊中之物。

    我把她带进去男厕之後就要她先等一下,然後找块"清洗中"的牌子拿去挂在大门上如此一来就不会有人打扰了。

    我进男厕发现小女孩一付快要尿出来的样子,手抓着洋装的裙子皱着眉。我立刻问她:「妹妹会不会自己上厕所?」她点点头,我却故意还不让她上,说道:「可是你的衣服很漂亮,蹲下会弄到地上就会脏脏喔,哥哥先帮你把衣服脱掉好不好?」「可是妈妈说不能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身体...」「哎呀...哥哥又不是坏人,只是怕你弄脏衣服啊,你也不喜欢衣服脏脏的吧?」「好吧,反正我里面还有一件衣服。」於是她就除下了那件粉红的洋装,里面是一件很贴身的薄汗衫,短得只能盖到肚脐,白色印着小熊的内裤紧紧的包着幼嫩的下体,因为有点冷,小小的乳头硬了起来,在汗衫上突起了两点隐隐的粉红。雪白的肌肤使我好想咬一口「哥哥,我可以上了吗」她两手环在胸前,虽然是夏天但是脱掉衣服还是会觉得空调很冷。

    我於是打开厕所让她进去,隐隐约约听到尿水打在便器上的声音,我觉得实在应该带她去女厕,拍摄她小便的画面,但是又怕朋友把我和这个女孩的带子卖出去,真可惜,害我只能站在门口想像。

    等她尿水的声音停止,我立刻拉开门,她吓了一大跳,正要叫出来时,我故意很生气的骂道:「你看看你,连擦乾净都不会。」她呆住了,不知道我在说什麽,其实刚刚我就发现她的内裤上有一条黄黄的尿渍,表示她上厕所後都没有仔细擦乾净。我打算就用这个来唬她,不然如果依照我一开始的打算,直接强奸的话,只怕很难脱身。

    她这时还蹲在地上,我走进去拉着她褪到膝盖上的内裤,翻开内侧指着更为明显的尿渍道:「你看,这麽黄,如果不擦乾净让尿尿滴在内裤上就会这样,穿着这种黄黄的内裤久了,这里就会烂掉然後死翘翘喔!」「可是我平常都是这样啊。」我夺过她手中捏住的那张卫生纸:「哥哥帮你擦,然後再教你自己怎麽擦。」我要她站起来让我擦,她乖乖的站起来,但是尿还没擦掉,沿着大腿流下来,我就从大腿往上擦拭。她的肌肤实在好柔软,稍微用力就会陷下去。阴户还湿漉漉的沾着尿水,热呼呼的彷佛会喷出热气,夹得紧紧的肉缝隐隐可以看到中心的粉红,我的手兴奋的一直在颤抖,连忙往那蜜肉擦去。

    「哎呀...啊...大哥哥你太用力了...我会痛的。」她皱着眉道。

    「不这样怎麽能擦乾净呢?」外面擦完了,我要她脚站开一点点,然後手伸到两腿中间擦拭她的会阴和肛门,这种感觉真是令我觉得格外兴奋,尤其卫生纸吸收尿液之後又沾湿我的手指,更带来一种奇妙的感觉。

    然後我说道:「你要注意喔,以後尿尿完之後一定要像这样擦里面喔。」接着我就用左手拇指和食指剥开她的阴户,然後仔细的轻轻擦拭肉壁。

    她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两腿忽然想要夹紧,但是只能夹住我的手,我还是可以继续擦。我说道:「别紧张,把腿松开,我带你去镜子前看看。」然後我就抱她到洗手台前面的大镜子,把她的腿分别架在我的左右手臂,然後两手剥开她的阴户:「你看镜子里面。」因为要让她看到自己的肉洞,所以我非常用力,痛得她「啊!」的叫了一声,双手用力的抓住我衣服的腰际。我用手指轻轻摸摸那柔软的肉洞。

    「看到没有,这里有个洞对不对,如果不仔细的把这里面擦乾净,尿尿就会流进去喔。」「那麽尿尿是从那里出来的?」她问道。

    「那是从上面另一个小洞尿出来的,不过那太小了,你看不到的。」然後我把她放到洗手台上背对镜子坐着,要她两脚张开,然後对她说:「你摸摸看,这样不就很乾净了吗?」她果真伸手抚摸自己的肉缝:「真的比较乾净了呢...」「如果这样还不能擦乾净的话,你知道该怎麽办吗?」她摇摇头,我就伸手把她的膝盖扳开,然後用舌头去舔她的阴户。

    「啊....大哥哥你....唔..」她惊叫了一声,接着就开始呻吟,两只小手抓着我的头,双腿也拼命的想要夹紧。

    我用舌头用力的顶入肉缝中,舔舐着柔软的肉壁,咸咸酸酸的尿味扑鼻而来,令我更加疯狂的用嘴唇封住整个小阴户,吸吮着流到阴道内的微量尿汁,因为吸的太猛,好像想要把里面的肉都吸到嘴里似的,这时她抓着我头的手忽然一紧,我口中忽然盛了些咸咸温温的汁液,原来是她又尿了一点出来。我赶忙把它们吞食下去,好棒的体验啊。

    她一脸歉意:「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实在忍不住...」我心中虽然很高兴,却装做很生气的样子:「不乖的孩子,居然尿在我嘴里,大哥哥要处罚你!」她急得哭出来:「不要...不要处罚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不会痛的,而且你会很舒服的喔...」她的肉缝沾满了我的口水和刚才的尿,已经湿润润的不需要润滑了,我解开裤子,把阳具送到她眼前:「先把哥哥的肉棒舔湿吧。」「不要,这不是你尿尿的地方吗?」她皱眉道。

    「不会脏的啦,刚刚我不是也舔你尿尿的地方吗,那是因为哥哥喜欢你才帮你把尿舔乾啊,你是不是觉得很舒服呢?」「嗯...有...有一点点...不过後来我被你舔得忍不住又尿出来。」「哥哥不会尿出来的,乖,舔一舔嘛。不然你刚刚尿在我嘴里,我要打你屁股喔。」「好啦...我舔完你就不能打我罗。」接着她就用小手抓着我的肉棒,伸出软软滑滑的小舌头舔在龟头上,我只觉得一股湿暖的触感由龟头经过脊椎传到脑部,忍不住轻轻舒出一口气。

    「很舒服吗大哥哥?」她抬头问。

    「嗯,接下来用嘴巴含住它...」她张开小嘴把阳具往嘴里塞,但是她的嘴实在太小,努力了一下之後道:「不行啊太大了我含不进去。」「好吧,你把它舔湿润一点就好了。」她又继续努力的舔着我的肉棒,虽然很舒服,但是得到的快感实在是太小了,看看肉棒已经很湿润了,我就说:「好了,可以了,你舔的实在不好,我还是要打你屁股。」「不要....拜托你啦..大哥哥...我都已经帮你舔那里了....」伸手抚摸她湿湿的下体:「这样吧,你这里不是有个洞吗?我们试试看能不能代替你的嘴把哥哥的肉棒整个含住。如果可以就不打你。」「可是这个洞看起来比我的嘴还小,进的去吗?」「可以啦,试试看嘛。」我要她躺在洗手台的大理石上,然後我脱掉她的鞋袜,握住她的脚胫骨的地方,把她双脚拉开,顿时整个阴户也随之微微张开,美的就像一朵沾满露水的粉红玫瑰,这个姿势也可以看到她幼嫩的菊花洞,浅浅的红色和细致的小皱摺,还有中央微缩又张开的屁眼,似乎正在等待我去品 。

    刚才的口水和尿液已经快要乾了,肉洞显得略为乾涩,我吐了一点口水在手指上,然後把手指轻轻插入嫩穴中。

    「哎呀...」「会痛吗?」「嗯..有一点点。」我把口水均匀涂在洞口和肉璧,里面的肌肉有规律的夹着我的手指,似乎在抵抗异物的进入。

    然後我又吐了一点涂在龟头上,然後准备进入她体内,龟头顶在肉缝上时,我先放开她一只脚,用手指剥开肉唇,露出收缩的肉洞,然後试着把龟头送进去。

    起初她还不怎麽痛苦,但是等到肉洞吞入一半的龟头时就开始叫了。

    「哎呀...好痛啊...大哥哥...不行...进不去啦,木子好痛...木子不要了...」原来她叫做木子啊,虽然她很痛苦,但是我已经罔顾一切决定干了,於是又把阴茎往前推,她又大叫几声,龟头整个进去後又被强力的收缩推挤出来,干小孩子果然感觉完全不同,光是这样夹了龟头一下就差点让我喷射出来。

    木子脸上已经布满泪痕,她抽抽答答哭着道「大哥哥...好痛喔...我不要...」「现下虽然很痛,可是你等一下就会舒服了,而且你看这个洞不是可以放得下肉棒吗,哥哥保证你等一下就不会痛了。」她点点头,我又把她的肉洞剥开,这次因为洞口已经沾了龟头上的唾液,所以很容易就滑进去,我轻轻一送,把阴茎又插进一小段。小小窄窄的阴道狠狠的夹着我的阴茎,我必须稍稍用点力才能不让它滑出来。

    木子的呼吸有点急促,额上也出现了汗水,我伸手把她沾了汗水的浏海拂拭一下,然後又用点力往内推入。还进去不到三分之一根就顶到了她的处女膜。

    我浅浅的抽动阴茎,木子的阴道也开始湿润了一点点,她的脸渐渐红热了起来,表情开始变得舒服而愉快,身体也浮出红潮,阴唇也微微红肿了起来。

    「舒服吗?」「好舒服啊...那里好像越来越热..啊..全身都好热啊...」我忽然伸手捂住了她的嘴,接着腰部往後把阴茎一拉,再全力一送,噗的一声,半根多一点的阴茎瞬间没入小玲的嫩穴,她的眼睛瞪大,接着并出泪水,本来尖锐的叫声因为嘴被捂住而变成「唔唔」的闷声。

    虽然才进去半根,但是龟头已经顶住花心,幼嫩的子宫如同心脏般胎动着,肉茎和肉唇的夹缝渗出了鲜血。

    由表情可以看出木子正因剧痛而嚎哭着,若不是我捂住他的嘴,只怕全百货公司的人都要挤进来看了。

    湿热的肉壁一直收缩着没有松开,木子似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抵御下体传来的疼痛,我一直担心会不会引起阴道经孪,万一这样那就完蛋了。

    幸好木子停止大哭之後身体放松,阴道内也放松了一些,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鼻涕和眼泪沾湿我的手,我轻轻的对她说「你不哭,我就放开手,好不好?」她点点头,我就放开了手,她抽泣哀求「痛死我了啦.....我...我那里好像裂开一样...我不要了啦.....呜....」但是我仍然抽送我的阴茎,每次抽动都会摩擦到伤口,痛得她每次都低声哀鸣。

    渐渐的,她停止了哭泣,只是切牙承受,看来似乎已经能够忍受了,我把手深进汗衫中抚摸那平滑的胸口,捏捏她的小乳头。接着逐渐加重抽送的力道,每次都要顶住子宫把它推入一点点才往後抽,弄的木子哀鸣「轻一点啊...好像...好像有什麽东西一直往肚子里挤...」木子的阴道吸附着我的肉茎,肉壁开始分泌少量的爱液,黏糊糊的蜜肉就像果冻似的软滑滑的,却又那麽奇异的紧紧束住阳具。我的动作越来越大,後来几乎是整根离开她的嫩穴再一口气塞进去。这麽个插法,进去时几乎把外阴唇也卷进去,拔出时又像是要把里面的嫩肉也拖出来似的,这也是因为她的阴户实在太小太紧才会如此。

    我没命似的抽插着,睾丸不停的撞在她的小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木子的呼吸越来越快。嘴巴也无法闭合,一直在喘气,汗水也不停的滑落,最後她忽然「呜!」的叫了一声,全身抽筋似的忽然僵硬,阴道内也随着紧缩,噗噜噗噜的喷出一股黏潺潺的爱液,然然她才全身一软,重重的吐出一口气。阴道肌肉松开的同时,我也射出有生以来最多的一次浓精,木子舒服的呻吟了很久,我把软掉的阴茎浸泡在黏稠又湿热的肉穴中,过了一会才抽出来,龟头才刚离开她的体腔内,洞口随即 流出精液和翻搅得混浊的淫水,以及鲜红的处女血。

    我到旁边抽出几张擦手纸擦拭着小玲的阴部,被插的翻开的蜜肉红肿不堪,洞口也扭曲的收缩着,像一张正在责备我的嘴,洞内的液体在我擦了数张纸仍然缓缓的在流出,木子仍然躺在洗手台上喘气,这时我贪婪的看着她稚嫩的菊花,下面还沾着黏液的肉棒又胀大了起来。

    我抬起她的小屁股,把食指沾了肉洞内的液体,拇指和中指剥开屁眼,把食指送进去,剥开的屁眼殷红 丽,食指尖很容易就进去了。

    「大哥哥....你现下又现下又...又要做什麽啊」小玲喘着气问我。

    「木子啊,大便是不是从这里出来的啊?」她点点头,我把食指又深入一些,也许下体的疼痛使她不太能从肛门得到痛觉,於是我一口气把手指塞进去,果然除了直肠壁如同推挤粪便般的蠕动之外,她的表情并不是很疼痛。

    我抽出食指,木子「嗯」的呻吟了一声。

    「舒服吗?」「好像大便大出来的感觉,很舒服。」於是我用两只指头沾了蜜汁尝试着把它们塞入木子的肛门,大概她的肛门从来没有排出像这样大小的粪便,痛苦立刻表现下她脸上,而她的背也向上挺了起来,屁股的肉沟包住了我还没塞入的手指,阴户也因为她挺起腹部而敞开了一些,完全把整个肉器暴露在我眼前。

    我的手指仍然向前推挤,并且稍微旋转,这样比较容易深入,木子的背拱起一段时间後又重新躺下,但是肛门传来的疼痛仍然使她不自主的弓起身子缩成一圈,身子弓起来,屁股就向外挺,把我的手指吞了进去。唔...」木子咬着牙忍耐着,我确定手指不能再深入後,就分别往左右张开。「呀啊啊啊...」木子的手抓住我的手腕大喊「住手...住手啊...大哥哥....」我没有理她,肛门被手指撑开一条缝,我就从这细缝用力吹气进去。

    呀啊!!!」木子尖叫起来,我连忙抓起她身旁脱下的袜子塞住她的嘴。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见,我忽然有点想逃走,但是看着赤裸的小玲,又舍不得走了。

    接着我拔出手指,上面沾了一些肠液和粪便,我放到嘴里吸吮,有点苦,然後我又把肉棒塞入她的肉穴中,沾满了爱液再拔出来,然後吐了很多口水涂在肛门口,对准菊花蕾把肉棒往内塞入。

    因为要把屁股抬起来才能插入屁眼里,所以屁眼位置有点高,这样我有点辛苦,便把小木子放到地上,要她趴跪在地面,然後我单脚跪在她身後,把阴茎再次往她已经湿滑的屁眼插入。

    她的口中仍塞着袜子,所以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我很费力的把龟头塞入後,屁眼的扩约肌就如同抽血时绑在手上的橡皮管,拴住我的阴茎,使上面的血管暴涨了一倍,我腰部用力一送,整根阴茎瞬间没入小木子的屁股里,但是因为肠壁夹的实在太紧,使我这麽用力一插之後,整跟阴茎痛的像脱皮一样。

    木子这时又痛得开始大哭了,我很吃力的抽动着肉棒,尽头没有任何阻挡,看来她大概早上才大便过,也因此我可以尽情的把肉茎向内挺,当阴茎向里面推的时候,屁股的肉就会碰到在外面的部份,我伸手按住那富有弹性的的臀部,往两边扳开,使的我的阴茎能更深入她体内。但是我一把屁股扳开,洞内居然渗出血丝,看样子可能是肠壁磨破了,木子以後大概会有痔疮吧。

    抽插了一会儿,木子大概哭累了,手肘支撑不住,上半身就软在地上,我取出她口中的袜子,她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啊....硬硬的东西..快要撞破肚子了啊...」随着她的疲劳,肛门也就不那麽紧了,我抽送的速度加快之後,没多久就射出第二股精液,肉棒拔出来时沾了一些粪便和精水,而扩大的肛门口也噗噗的流出咖啡色的黏液,随着黏液之後,木子腹部稍微用力,居然排出一条黄色的软便。整个雪白的屁股顿时染了一片咖啡色。

    木子排便之後,就昏沈沈的睡去,我於是又把仍然坚硬的阴茎插入她的下体,趁着阴道内还湿滑的时候又干了一炮,但是精液已经明显的减少了,我这次依依不舍的把阳具插在阴道内许久仍然不想拔出来...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就这样被我干了三次,我的肉棒得到空前的满足,虽然干到有点疼痛我清理现场,把木子的下体和屁股擦拭乾净,替她穿好衣服,然後背回去给那桌人他们问我怎麽去了那麽久,我就说她不想吃饭,拉着我四处去逛,後来累得睡着了,他们居然还很高兴的说我辛苦了,给了我五百元小费,我拿了钱之後连忙去换衣服,趁大家忙碌时溜掉,然後消失在人群中。

    非常ㄉ感谢大大为大家无私的分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