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國淫夢想之羞恥的二喬
  • 发布时间:2017-11-08 11:5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八百急報,來到江東霸王。孫策(字伯符)的帳中,探馬道:“主公!已得確切消息,二位主母在西涼虎狼。董卓(字仲穎)帳中!”

    孫策眼中似要冒出火來,廢話,到了董卓帳裡的女人還能有保著貞潔回來的嗎,尤其是號稱江東最美的女子二喬。側立的孫策義弟美姿顏。

    周瑜(字公瑾),也臉色陰沉。大喬是孫策的妻子,而小喬是周瑜的妻子。二人快馬疾鞭,自廬江向長安進發。

    同一時刻,長安郊外。董卓帳中。

    董卓發出一聲淫笑,看著眼前兩個嬌俏可人的美女。

    她們的臉上滿是羞憤之色,這就是刺殺失敗的後果,兩根繩子從胳膊上捆過,繞在下體和雙乳上。二人除了氣憤外,那繩結的刺激也使她們有絲絲的酥麻,甚至滲出點點濕潮。她們哪裡知道,繩結處早已抹了不少的春藥。

    董卓扯下褲子,露出長逾七寸,粗如鐵杵的陰莖,血管在上面暴起纏繞,前面的龜頭現出紫紅之色,看上去甚是駭人。

    二喬幾乎驚叫起來,大喬見他下體雖和孫策的一般粗大,卻比孫策的要長10厘米,小喬卻剛好相反,周瑜的下體雖與董卓一樣長,卻比他的要細一圈。

    兩女臉上現出緋紅之色,下體的潮液更盛,也幾乎呻吟出來。

    董卓脫光衣物後並不有所動作,而是坐在榻邊,嘿嘿地瞧著兩女,二喬心中都泛起一絲不安。

    不一時,春藥藥性發作愈烈,二喬下體已是蜜汁泛濫,雙眼也變的目光流轉,迷離淫緋,呼吸開始沉重,沒有規律,迸大的雙乳也隨著呼吸顫動。

    大喬心驚不已,喝道:“董卓!這是怎麼回事?”

    董卓哈哈大笑道:“什麼怎麼回事?說明白點啊?”

    大喬臉羞憤的通紅,說:“你……你自己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

    董卓說:“我怎麼知道?不要和我玩猜謎的游戲了。你到底怎麼了?”

    大喬低下頭,說:“你……我的……下面……怎麼會流出……流出……啊?”

    董卓笑道:“哈哈,你下面怎麼了?讓我幫忙看看吧!”

    大喬嚇的魂飛魄散,大聲叫道:“不要!不要!你不要看!”

    董卓蹙起眉道:“那可由不得你了!”便一起身,走到大喬旁邊低下頭“嚓”地一聲,將大喬的裙褲撕開,大喬恥辱地“啊”一聲叫了出來。

    小喬在一旁看的大怒,吼道:“你放開我姐姐!董卓!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董卓聽罷,剎那間眼中的欲火全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冷漠,說道:“敬酒不吃倒要吃罰酒,今天倒要看看誰沒有好下場。”便解開二喬身上的繩子。

    大喬匍一脫險,便運勁揮掌向董卓打去,不料半空中手臂突然酸軟無力,擊到董卓頭上時卻變成了撫摩。

    董卓笑道:“別妄想著反抗或者逃跑了,你們被俘時捆著的繩子上面就塗滿了春藥,現在全身無力,怎麼運功反抗?還是乖乖的吧,如果想逃跑,你們不止沒有那個能力,我還會讓這十萬大軍一一上陣,將你們輪奸至死!”

    二喬聽了不寒而栗,看來今天是注定躲不過這一劫了……

    董卓沉默一陣,說:“自己脫掉衣服!”

    大喬囁喏著擠出一聲:“不……不行……即使我們跑不出去,也不能便宜你。”

    董卓大吼道:“告訴你們別妄想著反抗了!實話和你們說!你們被俘後,孫策和周瑜就因救妻心切被我埋伏活捉了!你們不想自己夫君淩遲殘死,就乖乖聽從我的意思!”

    其實這當然不是真的,只是董卓為了馴服二喬編的謊話,這時候孫策和周瑜還沒有到長安帳。

    二喬流出淚來,慢慢的自己寬衣解帶,將外衣一件件脫下。最後只留下褻褲還未解下。董卓喝著酒,欣賞著她們如羊脂美玉一樣的身體……清秀的面龐……完美的雙乳……平滑的小腹……董卓再次喝道:“還有一件!怎麼都不脫!”

    二喬慢慢地解開系在褻褲兩邊的繩結,褻褲滑落下來,露出不一樣的美麗的下體。

    大喬的下面陰毛叢生,淫水濕漉漉地搭在黑色的陰毛上,兩瓣陰唇飽滿豐碩,小喬的陰毛稀疏,呈褐色微微捲曲著,蛤口微張,陰唇小巧,讓人憐愛不已。

    董卓雙眼放光,好象發現了稀世珍寶。他躺在榻上說:“大喬來,蹲在我頭上面!小喬給我舔舔下面!”

    二喬慢慢地挪過去,恥辱和害怕之色浮現在臉上。大喬蹲在了董卓頭的正上方,陰部和屁股正對著董卓的臉。

    董卓聞到一股美女身上的清香和淫液的甜味,諷道:“哈哈哈哈!大喬的下面真是讓人食欲大增啊!”

    大喬臉上緋紅,怒道:“淫賊……不要說了……”

    董卓眉頭一皺,說:“你敢這樣說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懲罰你!”便張開嘴,用舌頭撥開大喬的陰唇。

    大喬又叫了一聲,不過這更有三分羞辱七分淫欲,倒像是嬌嗔。

    董卓口技很好,他將舌頭慢慢劃到女人的敏感帶陰蒂上,但只是舔一下就離開,不一會又劃過去,這樣隱隱約約,來來回回,讓大喬欲火焚身,淫叫不斷,終於董卓將舌頭停留在陰蒂上,使勁吮著,大喬支撐不住,尿意愈來愈盛,只得放下尊嚴說:“我……我……我要上茅廁……”

    董卓哈哈大笑,看了一眼呆在一旁,吃驚的小喬吼道:“怎麼不舔!沒你的事!”

    小喬只能低下頭用舌頭吮著董卓的龜頭。然後董卓又回過頭來,說:“想尿尿了是吧?我告訴你,就在這裡尿,尿在我的嘴裡。”

    大喬驚詫不已,她從來沒聽過這麼恥辱的話,但已經實在撐不住了,膀胱肌一松,一股尿液噴出,但還沒等流到董卓臉上,董卓就及時地一抬大手,用手掌將大喬的下陰死死封住,尿液幾乎倒流,隨即中指插進了大喬的陰道中。

    大喬一受這刺激,長吟一聲,陰精噴射而出,還沒等陰莖插入就達到了自己的第一次高潮。

    董卓仍不善罷甘休,用中指在大喬陰道內不停摳挖撫弄,大喬的陰精也是一股接一股,和尿液混在一起流得董卓滿手。直到不再噴射,董卓才撒開手。

    大喬經此折騰,已經快要昏死過去。小喬也驚詫萬分,本已七寸的陰莖經舔拭後更是暴長到九寸,就是周瑜也沒有這樣長。

    董卓揮揮手示意小喬可以停止了。小喬帶著惶恐起身,扶住站立不穩的大喬。

    董卓說:“站不穩就不要強站著了,你們都背轉過去,橛起屁股趴下!”二喬戰戰兢兢,依言像狗一樣趴下。

    董卓用一雙充滿著慾望和饑渴的目光重新審視著二喬,大喬分明已經受不了春藥的折磨,號叫起來:“快……快些……”

    董卓哈哈笑道:“你是在求我嗎?蕩婦!”便一挺陰莖,就著大喬的第一次高潮的淫水插入大喬體內。

    大喬感覺陰道內仿佛一下塞入了一根鐵柱,畢竟這麼大的陰莖不是誰都能體驗到的,大喬此時就已感到了無比的充實,淫叫起來:“啊……啊……唔……撞死我了……”

    董卓從後面觀察著大喬的淫水從穴中噗嗤噗嗤地噴出,狂笑起來,開始大力地抽插。其實大喬陰道本無特別,只不過比其他女人緊一些罷了。但她可是江東第一美女,年輕的少婦,孫策的老婆。單想想她的身份便湧動出無比的慾望,這也讓董卓抽插的更加專心,每一次都捅到子宮,讓大喬的叫聲更盛。

    節律總是讓人心中膩煩,董卓機械性地插著,聽著不絕於耳的浪叫,心中實在感覺無聊的很,這在以前他激戰長安千女侍時就已經感受過了。

    而大喬又並不主動迎合,心下甚感沒趣。於是將目光上移,看到大喬豐滿白皙,圓潤又富於彈性的臀部。不禁心下一樂,用兩只祿山之爪倏地抓上去,狠狠地捏起來,緊繃的感覺刺激得董卓身下的插動更激烈,大喬的冰火煎熬之苦和舒爽欲飛之感自然也就更強烈,口中“唔唔”地叫著,都已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插自己的人是誰了,僅是被慾望所淹沒。

    董卓揉弄一會大喬的屁股,便將它大力分開,仔細瞧著如水紋一樣的肛門,只有手指粗的孔洞周圍是細密的皺褶,因為充血而泛起粉紅之色。

    董卓心下道:“這卻是遇見寶貨了,我大戰長安三日,所戰之女肛門無不醜陋不堪,松弛泛黑,這女人穴雖不甚極品遠不如貂禪,肛門卻是極品的很。”

    大喬因為臀部中間一涼,清醒三分,不知董卓有何企圖,雖然女人最羞恥的部位被董卓看去,但大喬心知困於此帳,必定保不得貞潔尊嚴,也不在意,心想:“看吧,看吧,反正已經被他辱了清白,又有什麼在意的?!”她哪裡知道肛交卻是何物。

    正在大喬挺不住,一次次達到巔峰,想要將陰精射出之時,董卓亦感到包著陰莖的肉洞一緊,知道大喬受不了了,董卓叫道:“怎麼能這麼便宜了你!”撐住大喬雙臀向外一拔,將那大蛇硬生生從洞中拔了出來。

    大喬由巔峰一下子墜落,正要高潮的她失去了肉棒,強烈的空虛湧上心頭,嚇得大叫:“不要!不要!不要拔出去!插我!插我啊!”

    董卓嘿嘿笑著說:“可惜,你剛才不迎合我,現在遲了,我已經對你的穴沒什麼興趣了。”就撐開大喬屁股,露出肛門,也不顧大喬疼痛,“哧”地將陰莖捅了進去。

    大喬正懵懂間,肛門一陣巨痛,流淚狂叫起來。她這才知道董卓對自己的肛門有興趣。仿佛一根燒火棍忽地捅入肛門,大喬從未被開過的屁眼被強烈的疼痛擊的抽搐起來。

    董卓在後面有著干燥緊繃,強勝陰道10倍的爽快感,直抵全身,大喜,絲毫不憐香惜玉,奮力重插。只苦得大喬好象五髒六腑都在燃燒,心幾乎要隨著董卓的節奏抵到喉嚨,沖出牙關去了。

    董卓又插一刻,也不射精,就將陰莖拔出,大喬已被劇痛折磨得昏了過去。董卓轉過頭望著還一直撅在地上的小喬,小喬全身發抖,本來在看董卓與姐姐的活春宮,突然與董卓的虎狼目光對視,大驚不已,急忙低下頭去。

    董卓在小喬下體上大力抹了一把,也抹了一手淫水,笑著說:“不錯,你有著一流的淫婦天賦,讓我來嘗嘗是否屬實。”便扶起還未射精,腫脹不堪的肉棒,上面沾滿了大喬體內淫水干涸留下的斑痕和肛門內的血跡。

    小喬扭著頭大叫:“不要!不行!”

    大喬此時也已悠悠轉醒,虛弱地說:“別玷汙我妹妹了……你來干我吧……”

    董卓心中突然浮現出一個主意,說:“你沒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本,現在你們兩個都背過身去將陰穴對著我,來玩一個游戲,不玩,你倆立刻出去慰勞慰勞我的子弟兵!”二喬只好依言行事。

    董卓笑著說:“現在你倆說我會先插誰呢?”二喬看不到後面,提心吊膽,顫抖著不說話,兩穴都沖著董卓。董卓嘿嘿地將陰莖再度插入大喬身內,小喬聽到姐姐被插的淫叫一聲,心中大石落地。

    這時,董卓的陰莖卻一下子插進了小喬身內!小喬被嚇的尖叫起來。

    董卓哈哈笑道:“剛才放心了嗎?這就是你放心的代價。”原來董卓只是將陰莖插入大喬身內虛浮一下,既未撞到花心,也未進行抽插,他只是想驚嚇住剛放心的小喬,所以將剛插進大喬體內的陰莖順即拔出,沖進小喬的蜜穴之中,然後才開始真正地進行新一輪的沖擊波。

    小喬浪叫一陣,董卓龜頭輕拂她的子宮,然後奮力一挺叫道:“給你!你姐姐沒有得到的東西!”精關一開,一股濃的精液充入小喬的子宮,小喬同時用火熱的陰精將董卓的陰莖澆出體外。

    孫策和周瑜趕到的時候,軟弱無力的董卓已經被恢復功力的二喬捆住。

    孫策說:“看來也沒有什麼問題麼,刺殺的很成功啊,我還以為你倆被他玷汙了。”

    二喬相視而笑:“還是不告訴他們了啦!”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