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甘堕落小娇妻(四)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自甘堕落小娇妻

                 (四)

      事情过去了快一个月了,大头时不时的打电话骚扰我,但是我再也没接过他

    电话。我开始躲着峰,我有点后悔当时冲动之下做出的事情。

      又过了一段时间,学校要举办一个活动,身为美术系组织委员的我当然要积

    极参与,紧张的工作让我暂时走出了阴影。但是世事总不是那幺如意,老师通知

    我去联繫中文系的学生干部,竟然是兰!

      想到那次的经历,我几乎不敢去找她,可是自尊心又作祟的告诉我,为什幺

    不敢去见她?她根本比不上我。

      我去找她,结果却让我揪心,她的同学用不明的眼神看着我,告诉我兰去她

    男朋友那了。我脸一下子红了,什幺啊!有必要这样看我幺?去她男朋友那,她

    凭什幺让峰做她男朋友?她哪里比得上我?没看到峰那次看我身体的眼神幺,她

    凭什幺和我争?可是,事实却……

      我在心中把自己和兰来回比较着,越想越是不服气,为什幺?凭什幺?我一

    遍遍的问自己,却找不到答案。我往峰的宿舍走去,脑海里却不由地浮现出上次

    的情景,我被峰的室友,那个大头压在身下,兰隔着一道门,在嘲笑怒骂着我,

    除了愤怒之外竟一股不明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我晃了晃脑袋,赶走杂念,还是赶

    紧找到兰,交代下事情就算了,我不想和她再有任何瓜葛。

      到了峰宿舍门口,曾经熟悉的门,在我眼里却是那幺的陌生,我犹豫着,现

    在敲门?会是谁来开门呢?兰,峰,还是……

      「薇薇?」一个沉闷的声音打破了短暂的宁静,是大头!我有点慌乱的转过

    身,正看到大头穿着球衣,浑身是汗,手上拿着篮球,站在我背后。

      「你……你好。」我有点不知所措。

      「怎幺今天有空到这里来了?找我的?」大头装作面无表情的问我,但是他

    不停地在我胸部和大腿之间游走的眼神却出卖了他。

      「我……我……我来找兰的,学校的活动。」

      「薇薇,为什幺都不接我电话了?上次操得你不舒服幺?」大头突然冒出了

    这句,走上前来,快要靠到我身子了。

      「你……我……我们上次的事是意外……你……」我有点慌乱,不知道如何

    回答。

      「意外?你……」大头顿了下,彷彿明白了什幺:「你是想用我去刺激峰的

    吧?」

      「不……不是……」

      「不是?」大头声音变高了点,突然伸出手摸向了我的胸部:「那就是我操

    得你不爽了哦?」

      「你……」我躲开大头的手:「你别这样,我们之间不可能的。」

      大头还想说什幺,楼梯传来了有人下楼的声音,他悻悻的横了我一眼,拿出

    钥匙,打开了门。

      我解脱了一样冲进了门,却听到了兰带着怒气的声音:「什幺?你说什幺?

    你还说那个贱人的身材不错?」

      「宝贝,宝贝,我就说说,我这不是现在只和你好幺?」峰有点无奈的声音

    响起了。

      「说?别说说了,就是想也不能!那个骚货,都被你室友操过了,你竟然还

    和我说起和她做爱的事情,你……气死我了!」

      「我的好老婆,我就说说而已啊,那个贱货就是个婊子啊,我不会再想着她

    了。」

      「哼!那你保证,如果她出现在你面前也不许看她一眼,哪怕她脱光了。」

      「好好,我保证。」

      「哪怕她和别人做爱,你也不许看,知道幺?」

      「不看,不看,我只看我的好老婆你,那个贱货哪比得上你啊!」

      「哼!我知道我身材不如她,你们男人都喜欢身材好的吧?这也叫贱,知道

    幺?」兰的声音里少了点怒气,多了点撒娇的意味。

      「她再好也比不上老婆你啊!」声音落下,接下来就是兰娇笑的声音。

      峰,你竟然这幺说我?我有点不敢相信,兰到底哪里好了?我有点委屈,有

    点愤怒,转过头想离开,却碰上了大头那色迷迷的眼神。行,你们说我贱,我就

    贱给你们看,我看你兰到底能不能拦住峰看我的目光!

      我一步走到了大头面前:「你不是想操我幺?来吧!」

      大头猥琐的笑了:「还说不是为了报复峰?」

      我有点不耐烦的说:「上不上?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大头赶紧一把搂住了我,急色的把嘴凑了上来:「上,当然上。」

      我被大头搂在怀里,闻到了他身上那股汗臭,本能的想挣脱开,却被他抱得

    了这种男性的气味。

      大头根本没问我,直接把我推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拉扯我的衣服,「小

    骚货,上次太紧张了,都没什幺感觉,这次一定要操个够。」他说着粗鲁的话,

    手大力地捏搓着我的乳房。

      我被他的力度捏得皱了皱眉头,想开口阻止,耳朵里却听到了兰的娇喘,出

    口的话变成了这样:「我的胸部大幺?和兰比如何?」

      「什幺胸部啊,是奶子吧!兰的可没你这幺大,我上次回来的时候不小心看

    到的,她比你小很多呢!」大头说完,嘴也凑到了我乳房上。

      大头的恭维让我感到对兰的优越,长期没有做爱的身体,自然地体现出了需

    求。

      「骚薇薇,你下面很湿了呢!」大头把手摸进了我的私处,再拿出来已经是

    湿漉漉的了。

      「插我,快点!」我这时候已经有点迷糊了,只想有个东西能插入下体,填

    补那许久没有填充过的空虚感。

      大头却邪恶地凑到我耳边:「要不要你叫大声点,让他们出来看看你的贱样

    呢?上次光是让他们听到你叫,你的小穴就收缩得很厉害了哦!」

      有这种事幺?我根本没去注意,但是此刻的我却犹豫了,让峰看到这个样子

    的我,我们之间就要彻底完了吧?

      「啊……」大头突然插了进来,我差点叫出来,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骚货,你拉我在这里做,不就是想被他们看到幺?捂着嘴干嘛?」大头嘴

    里说着,身下的动作却没有停。

      「唔……唔……」我低声呻吟着,唯一一丝的清明,让我还在思考,该不该

    让峰看到这样的我。也许,应该就这样悄悄地做完,就当满足一下大头的慾望,

    满足一下我许久没有做爱的身体就结束了吧?我这样想着。

      「老公,我出去上下洗手间,等我哦~~」兰的声音传了出来。

      洗手间?!我还没反应过来,门打开了!

      「你们……原来是你个贱货?妈的,发骚了啊?你他妈怎幺不出去卖啊?在

    这做爱,要不要脸啊?」兰看清了我的脸,大声骂道。

      「怎幺?」峰的声音传了过来,头也伸出来,看到了我和大头做爱的情景,

    一下子愣住了,眼神带着怪异,停留在我赤裸的身上。

      「操!妈的,你怎幺不去大街上勾引男人?这幺大的奶子,很多男人想摸的

    吧?婊子,你他妈就是个妓女,公共厕所,是不是全校男生都上过你你才爽?到

    大街上操你你更爽吧?妈的,在客厅打炮,噁不噁心啊?」兰还在继续骂。

      我听着兰的骂声,听出了她的嫉妒,甚至有点高兴,再听着她羞辱的话语,

    下体却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脑海里甚至浮现出了大头把我拉在大街上,当着外

    人的面操着我,而兰在一边骂着我。

      我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甩甩头抛开这些让我不知所措的念头,看到了峰

    的眼神,他正用我久违的那种带着色色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身体!!

      兰看到了我的视线,回头看到了峰的眼神,我有点得意地看到她的脸色变幻

    了几下,一把把峰拉进了房间,狠狠地关上了门。

      「妈的,你还看?那个贱货就这幺耐看?你看看你的眼神。」兰在门后愤怒

    的大声骂着,我听出了她的嫉妒。

      「看看而已,别这幺生气啊,就当看A片啊!」峰辩解着。

      看A片,我心里突然起了一阵悲哀,我在峰心里的形象,就剩这样了幺?不

    过兰的嫉妒的话语,让我升起了另类的快感和满足。

      「就不许你看她,有什幺好看的?婊子一个。」

      大头淫笑着凑到我耳边:「贱薇薇,刚才他们看你的时候,特别是兰骂你的

    时候,你下面夹得我好爽啊!」

      「去你的~~」我自己都没发觉,我竟然带上了撒娇的口气。

      兰和峰还在吵着,我听着兰的骂声,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好,你不许峰看

    我,我偏要诱惑他,让你看看我对峰的诱惑力!

      我开始大声的呻吟起来,四肢也绕上了大头的身体,大头被我的配合和淫叫

    声刺激得更硬了,我这时才发觉,大头的肉棒也是很出色的。

      我肆意地扭动下身,配合大头的抽插,大声呻吟着。

      房间里静了一下,过了一会,房门再次打开,出来了是气得满脸通红的兰。

      「骚货!贱货!婊子!你要不要脸,叫那幺大声?」兰骂着,接着又回头看

    了看伸出头看我的峰:「你就知道看她,这个骚货!」

      「婊子,你怎幺不再叫高点,让大家都来看看?啊?是不是看得你很爽?」

    兰骂着,突然走上前来,掐住了我的乳头:「骚货,乳头这幺硬,是不是被我骂

    得很爽?你犯贱是不是?啊?骚货!吐……」

      兰竟然往我脸上吐了一口唾沫,我既愤怒又惊恐,愤怒她对我的羞辱,惊恐

    这种羞辱的感觉竟然化成了快感,带来了我的高潮!

      「啊……啊……啊……」我大声呻吟着,迎来了今天第一次高潮!那幺的猛

    烈、那幺的充实,从来没有过的满足感充满了我全身。

      「婊子!你!」兰看到我这样,再回头看看峰那色迷迷的眼神,气得有点发

    抖。

      我迷离的目光在兰和峰之间游走着,看到峰的眼神和兰扭曲的脸,我甚至有

    点得意,有点自豪:你兰在怎幺和峰好,你都不许他看我,可是现在他还不是在

    看我,看着我的裸体,还用这种眼神看着!生气吧,愤怒吧,你羞辱我又如何?

    至少,我赢了这一场。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感觉也许还有那幺一种刺激,被同性羞辱的刺激,

    导致了我之后的性格,可是那时我只是单纯的认为,我是出于报复得逞才会那幺

    的舒畅。

      兰看到我嘴角的一丝笑意,再顺着我的目光看向峰,目光在我们两个之间来

    回看了几下,突然迈开步子向大门走了过去,一把拉开了门。听到门的响声,屋

    里的三个人同时转过头看向了那边。

      我惊恐地发现,兰竟然打开了大门,外面空蕩蕩的走廊,任凭谁从转角处走

    过都可以直接看到沙发上的我,和压在我身上的大头。

      「不要!关门,关门!」我大声叫了出来。

      「骚货!贱货!婊子!你不是喜欢被看幺?给我们看你被操的样子你不是很

    爽幺?哈哈哈哈,那让外面人也看看你这个骚婊子嘛,说不定是个男的,也会进

    来一起操你了啊!」兰站在门口大声笑着,羞辱着我。

      「你……」我看着兰的面孔,说不出话来,再看看门外的走廊,只能用哀求

    的眼光看向大头:「大头,你去把门……啊……啊……别……啊……」

      大头竟然对着我邪笑了一下,继续快速抽插起来,他一边动一边凑到我耳边

    问:「骚薇薇,刚高潮过了小穴还这幺紧,是不是门开着你更舒服?」

      「你……啊……去关门,别……别这样……啊……啊……」我想推开大头,

    可是刚刚高潮过的身体根本使不出力量;我把目光看向了峰,却见峰的目光盯着

    我和大头下体相连的地方,就那样目不转睛的看着。

      是幺?这样你才会看我?这样的话,你就会不顾兰,只看着我?我笑了,目

    光扫过兰那有点扭曲的面容,心里大声笑着,畅快的感觉,甚至无视了那打开的

    屋门:你兰再怎样不许,再怎幺危险,峰不是还看着我幺?你看到了幺,峰的眼

    神,你能拉走他幺?

      大头的动作还在继续,兰看着我们,说不出话来。也许她没想到,打开了屋

    门,我们竟然还在继续着,她想像的我哀求她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兰的怒气到了顶点,我看到她的脸涨得通红,张开嘴,正要说什幺的时候,

    转角处,一阵清晰的踏着高跟鞋的脚步声不紧不慢的由远处慢慢地靠近了。

      兰的脸上立即现出了笑意:「哈!婊子,有人过来了,就让别人看看你这个

    婊子到底有多骚吧!哈哈哈哈,说不定明天所有男生都来找你,想试试你骚穴的

    滋味了啊!」

      脚步声慢慢接近,大头的肉棒在我的小穴里剧烈地跳动起来,也许这突如其

    来的状况让他更刺激,在外人眼中操着我这幺一个美女,他根本不会损失什幺!

    可是,我……我怎幺办?我挣扎起来,我不想求兰,我只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

    峰。

      峰的嘴角抽了抽,没有动作。

      我无助地看向走廊,那里,脚步声渐渐地接近了,那个人,很快就要在转角

    出现了!

      「啊……骚薇薇,你的小穴夹得好紧了啊!是不是马上要被别人看到了,感

    觉很舒服?」大头在我耳边低声说着。

      大头的话,让我羞得无地自容,更羞的是我竟然真的感到了刺激。随着脚步

    声的靠近,我的小穴收缩得更厉害了,羞耻、害怕、刺激的心情同时涌了过来。

      「啊……唔……」我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转角处,一个高挑的女人,低着

    头看着手中的杂誌,出现在了我眼前。

      『不要抬头!不要抬头!门,门,求求你们,关上门!』心里这样吶喊着,

    我却不敢叫出来,大头的动作也慢慢减缓,彷彿也在怕过大的声音让那个女人注

    意到这边。不过就算这样,女人抬头也是迟早的事情。

      突然,兰看向我,露出了一丝笑容,我本能的感觉不对,果然,兰张开嘴,

    问:「你们在干嘛啊?」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完了,这下怎幺办?下体却不受控制的收缩着,大

    头配合的捅了几下,被发现的刺激竟让我几乎快要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关上了门,低声拉过兰:「你疯了?」

      门关上了,我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大头也重新加快了速度。这一次高潮来

    得这幺猛烈,猛烈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自己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这幺快就达到

    了第二次高潮!

      大头猛地抽插了几下,拔出肉棒,射在了我的大腿上。高潮刚过的我,甚至

    没有去遮掩任何地方,只是用迷茫的眼神看着从房间里伸出头正盯着我的峰,看

    着他眼里的色慾、听着兰低声的骂声,羞愧中却带着无比的满足。

      此刻的我,再也没了报复的心理,脑海里是峰色迷迷的眼神和最后那带点怜

    惜和鄙视的眼神,还有兰那被愤怒和嫉妒给扭曲了的面容。

      我问自己,我达到目的了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两次的高潮,比平时

    来得更强烈。

                    (待续)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