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邻人妻-惠玲阿姨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熟女,一直是本人心所喜爱的女人类型,正当我还是位年少气盛的青少男,我认识了第一位让我改变一切一位熟女,她叫惠玲,是一位业务员,隔壁的邻居,搬来有一阵子了,她老公开了一间公司,都忙的蛮晚的,的,她有一个女儿,是个国小生,只知道住在他爷爷奶奶家,惠玲阿姨34岁,长的很好看,身材还算纤细,但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熟女的味道和她那丰满的奶子,深深吸引着我,我的性幻想目标也慢慢的转移到惠玲阿姨身上。

        惠玲阿姨身高约160分,她有着一头长髮,穿着还算时髦,她经常穿着衬衫,而且她的衬衫上经常有几粒纽扣是打开的,隐隐可以看到一道深深的丰满的乳沟,会曾白色衬衫看见惠玲阿姨胸罩的颜色和上面的蕾丝,又可以从她的裤子或裙子,看见内裤的深深勒起的囵裹,每次一看到,和她那奶罩下所包的那两粒奶子,丰腴多肉的臀部,雪白的腿肉配合饱满的阴唇,想到这哩,我的肉棒,已经硬的根铁棒一样了。

        我家和惠玲阿姨家的后阳台在隔壁,有时晚上,跑到后阳台抽烟,运气好会看到刚洗完澡,正在洗衣服晾衣服的惠玲阿姨,她时常穿着一件白色的无袖棉质衣服,隔着一到约120公根的矮墙,无法了解下半身的衣着,胸罩也不穿的,奶头若隐若现的,表面上是抽着烟,和惠玲阿姨小聊一下,私底下却去却伸出左手,打着手枪,惠玲阿姨跟我说的每一句话,在我耳中感觉好像惠玲阿姨正被我操的呻吟声,三不午时望着还会望着惠玲阿姨衣架上的内裤跟奶罩,每次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再惠玲阿姨的面前射精,但只不过她不知道了。

        三不五时,我还会上网找一些色情文章,特别是熟女或者是邻家阿姨的,时常看着小说的情节幻想着,也时常将小说中的角色改成惠玲阿姨和我。

        惠玲阿姨把我粗大的肉棒含到在嘴内,狂热的抽送起来,我的肉棒在她嘴唇间摩擦着,然后惠玲阿姨让精液缓缓的从小嘴里流出的情节,大量浓稠的精液从那惠玲阿姨的小嘴里流出,然后从小嘴向下牵成一条乳白色精液的淫乱模样,这样端庄贤慧的阿姨居然如此淫蕩。突然迷濛的双眼一开,这才发现原来只是场梦,不过这个梦已经加速了我的贺尔蒙逐渐上升了。

       

        今天,总算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但迎面而来的却是要上课的命运,不禁叹了一口气,正当走到家门口準备开门时,却发现了钥匙好像又忘再家了,天阿!狂按电铃,没人就是没人,爸妈都在忙,老弟要补习,老姊也跟我一样去上了课,怎幺办啦?偏偏又在这个时候闹肚子,天ㄚ,好吧只好去跟邻居借下厕所吧。

       

        我走到了隔壁的惠玲阿姨家,按下了电铃,隔了几秒后,惠玲阿姨来应门了。

        "ㄟ阿翰,是你阿,怎样有什幺是吗?"惠玲阿姨用她那温柔的口吻问着我,我就将刚刚我遇到的事情说给她听。

        "好ㄚ,赶快进来吧!"惠玲阿姨非常关心的说。

        "真不好意思这样打扰。"

        "不会啦,赶快进来"

        一进门才发现惠玲阿姨的家布置的很漂亮,照明也不错,惠玲阿姨今天穿着白色的紧身短裙配上无袖的黑色丝质上衣,袖口大开开得,她的短裙,内裤若隐若现,在白色紧身短裙上深深勒起的囵裹,十分有女人味,我的肉棒又开始蠢蠢欲动着,惠玲阿姨接着指引我厕所的位置,我赶紧过去先把我的肚子痛先解决了再说。

        走进厕所二话不说马上拖了裤子,坐在马桶上,晃眼一发现,厕所的洗衣篮内放了两套内衣裤,其中的一套是浅蓝色蕾丝边的调整型胸罩,内裤哲是水蓝色薄纱半透明的,只有阴户部位有着两朵蕾丝小花,另一件是桃红色的蕾丝胸罩,内裤是白色有蕾丝花边的内裤,心想真的是个好机会,终于可以射在惠玲阿姨的内衣裤上了。

       我马上就将那两套内衣内裤拿下来在我鼻子前拼命闻,不断的看,发现上面已经沾了很多兴奋的分泌物,心想着,"他妈的,那个骚货,真他妈的淫蕩阿"

        我的18公分大肉棒顿时肿了起来,左手拿起了那两件内裤就往龟头上套,右手拿起了两件奶罩放在嘴边,不断的用舌头舔舐着罩杯,也不管自己的肚子痛不痛了,用着内裤不断的在肉棒上面套弄,心理不断的想着惠玲阿姨,脱光在我面前,晃动她那两粒奶子,下半身那平坦的小腹,浓密的阴毛,那又肥又嫩的阴穴,心中不断的喊着 "妈的,惠玲阿姨我要干死妳,干的妳叫不出爹娘来,死婊子。"

        一边想一边套弄得越刺激,大约几分钟后,正当快要射精的那一剎那,惠玲阿姨过来敲了门说"阿翰阿,你进去很久搂,你还好吧,需要拿药给你吃吗?"惠玲阿姨频频的关心。

       

        真是的,怎幺这时候来啊,不管了,先解决这一到再说,于是我仍旧边套弄,嘴巴回答了惠玲阿姨说"没事啦,我在一下就好了"

      

        惠玲阿姨好像没办法放心,毕竟我曾经帮她许多事,他把我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她问道"真的没事ㄇ,听你声音还蛮虚弱的,要不要去给医生看啊"

       "真的没事啦,我等等就出去了"我ㄧ边打着手枪一边回答她。

        惠玲阿姨说了声好,听了她的声音,我又更变本加厉的幻想了,我将浅蓝色胸罩轻咬在嘴上,右手抓着桃红色的蕾丝胸罩扶着墙壁,左手持续的套弄着我的肉棒,闭上双眼幻想着惠玲阿姨赤裸着身子,坐在我的大腿上,用她那阴穴套弄着我的肉棒,我用嘴在她的两个大奶子上游离,吸着她的乳头,脑海中全是她淫乱狂叫的声音。

        想着,套弄着,那滚烫的白色黏稠状的精液,全数射在她的两件内裤上,只见到蓝色薄纱内裤和白色蕾丝内裤上黏上一处一处的精液,我轻声的喘了一下,用惠玲阿姨的内裤将我的肉棒擦拭乾净,原本软掉的肉棒,被那蕾丝内裤划过龟头一下又硬了起来,唉真是的,我也懒的将惠玲阿姨的内裤洗一洗了,直接丢进洗衣篮,穿上裤子,沖个水就走出厕所了,仔细想了一下,我好像也没上到厕所勒。

       

        一走出厕所,就看到惠玲阿姨被对我拿着吸尘器正在清理着地板,她那弯下腰的动作,将她那内裤的纹路透了出来,看着看着,我的肉棒又开始不乖了,眼睛我自己下面看去,已经搭起了一个帐棚来了,心想不断唸着"惠玲阿姨,我好想操妳喔,我想操妳那肥美的阴户,干进你的阴道。"

       

        此时,惠玲阿姨转了过来,看到了我就问说:"阿翰,"有没有好一点,要不要拿一些要给你吃"

        惠玲阿姨接着往我走了过来,看了我一下,摸着我的肚子,问我是胃痛还是肠子在痛,其实我蛮想告诉她,我的肉棒ㄍㄧㄥ的蛮痛的,帮我解决一下,然后我就随便说啦,就说我的肠子在痛,接着惠玲阿姨摸了一下问我是不是这,我就说是了,惠玲阿姨一不小心往下摸了一点,手掌心处到我肿胀的肉棒,她赶紧缩起了手说:"不好意思!肠子在痛是不是,我拿药给你吃,你去坐一下。"

      

        我感觉惠玲阿姨好像不是很害羞的,倒是很轻鬆的应我,我觉得它应该知道了什幺,接着我的淫念告诉我下一步该怎幺做,我就接着回答:"好啊惠玲阿姨,拜託你了。"

       

         惠玲阿姨就从厨房拿了要跟一杯水,放在桌上,惠玲阿姨在我面前弯下了腰,惠玲阿姨的艳红色奶罩,包裹着乳房在我面前晃着,惠玲阿姨好像没发现一样,随后便坐在我对面,我吃了药之后,我猛抬头,就看到了惠玲阿姨的两腿大开的,露出了艳红色的内裤露了出来,我的肉棒也起反应,我微微的抬起头不停的偷瞄着,我的余光只见她对我微微笑着,突然惠玲阿姨说话了:"好看吗?阿翰。"

        我顿时一阵错愕,我也不知道该说啥。

        只见惠玲阿姨走了过来,拉高了裙子,跨坐在我的大腿上,艳红色的内裤更明显了,中腰高叉,蕾丝边,私密处还有立体绣花,看的我整个裤头都撑了起来。

        惠玲阿姨就跟我说:"其实我刚刚也从厕所下的门缝偷看你,看你用肉棒玩着我的内衣裤,怎样,还完的开心吗。"

        "恩……我……"

        惠玲阿姨轻轻的对我挥了一巴掌,淫淫的笑着问:"回答我。"

        "开……开心……"我回答的超紧张的。

        我一直感觉她的笑容好像在引诱我叫我操她,于是我马上对惠玲阿姨说:"惠玲阿姨,我喜欢你喔。"

        惠玲阿姨对我问了一句话:"你真的喜欢我吗?"

       

        我马上跟她说我喜欢像你这样有成熟味道的女人,就将我第一次看到她,就很想跟你来一炮的事情,也常常在后阳台聊天时,对着她在私底下打手枪的事说给她听,

        惠玲阿姨话也不说,看着我那勃起的裤裆,用右手把玩了两下,没想到惠玲阿姨非常的主动,惠玲阿姨拉开了我的拉鍊,就在惠玲阿姨拉下我内裤的那一顺间,臃肿的大肉棒弹了出来,惠玲阿姨弄了一下眼镜,大叹了一下"好大阿,我老公的都没那幺大",用双手摸着我的大肉棒。

       接着惠玲阿姨用双手拉下衣服,惠玲阿姨的那一对丰腴的奶子弹了出来,奶子裹着一件艳红色蕾丝的奶罩,上面还有着蕾丝花的图案,惠玲阿姨慢慢的从背后解开她的奶罩,一解开,那粉色的乳头乳晕,秀在我眼前,让我慾火大动。

        惠玲阿姨用左手环着我的脖子,用嘴巴亲吻着我的双唇,我跟惠玲阿姨的舌头交错在一起,彼此饮着彼此的口水。

        接着惠玲阿姨开始用右手搓起我的肉棒,并让龟头轻轻的摩擦内裤的绣花处,我的双手不断抚摸着惠玲阿姨的乳房,嘴巴一直在惠玲阿姨的脖子上亲吻着,只知道惠玲阿姨越来越有规律的快速套弄着的肉棒,惠玲阿姨开始微微的呻吟了起来。

        我的双手也没闲着,一手抓着惠玲阿姨的奶子,另一只手隔着内裤玩弄着惠玲阿姨的阴部

        肉棒很快起了反应,精关在惠玲阿姨右手的攻势下,快守不住了了,我叫道:"啊………不行了………要射精了…啊……"

       

        惠玲阿姨用力抓着我的肉棒,套弄的速度也加快了,我闭上了眼睛,一种莫名的感觉从我的后背涌上,肉棒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反应,大量的滚烫浓稠的白色精液喷射了出来,射在惠玲阿姨的艳红色内裤上,还溅射在惠玲阿姨的手上。

        惠玲阿姨有点俏皮地说:"你看你把人家的手喷得粘答答的"

        我用我的肉棒顶向惠玲阿姨的下体。 我猴急的要求说:"惠玲阿姨我想……我想……要……要"

       "嗯!是不是想干惠玲阿姨的骚穴,对吗!"芸仟阿姨说道

       "对,我想干阿姨的小穴。"

       

        我让惠玲阿姨在沙发上,脱下了内裤,我看着那平坦的小腹,丰腴的屁股,长满浓密阴毛的下体,阴唇里却包藏着粉红色的阴部,我跪在惠玲阿姨那双腿中间,盯着惠玲阿姨的下体看。

        惠玲阿姨说:"想舔舔小骚穴吗!"

        "想ㄚ, 好美的阴唇喔"

        我伸出舌头往惠玲阿姨拨开的阴肉舔去,两片阴唇顺势分开,抬眼望惠玲阿姨两眼微闭,手则抓着乳房揉着奶头,十分陶醉的模样,我也没有停的舔着惠玲阿姨的阴道口,用舌尖使劲的往里钻往里舔,再慢慢的往阴蒂舔去,只见惠玲阿姨的腿微微的颤抖着,我便用舌尖在惠玲阿姨阴蒂四週划起圆圈来了,由于阴蒂是女人体外最敏感的性器官,在其周围抚弄反而会使阴蒂更加的骚痒难耐,惠玲阿姨只得开口道:"阿翰……人家的阴蒂好痒……快……快……帮我舔……舔阴蒂吧!"

         我看了便伸长舌头对阴道内轻轻的抽插,我突然一口含住整个阴蒂,舌尖更像一只猛蛇般的舔弄着整粒的阴蒂,这一来惠玲阿姨的腿居然软了下来,口中唸着:"我不行了!我要洩出来了!"

        惠玲阿姨淫水阵阵,人舒服得直发颤抖,美意波波涌向心头:"好小弟……好……好舒服……啊……啊……要……要丢了……啊……啊……丢了……丢了……啊……"脚便软了下来,淫水流了整个阴户,涂满了我的嘴。

         "好甜喔,惠玲阿姨的淫水好棒喔!"

         "讨厌,你好坏喔"

       

        惠玲阿姨坐靠在沙发背上,张开惠玲阿姨双腿,我接着挺着大肉棒,蹲跪在惠玲阿姨的面前,对準了惠玲阿姨的阴户,準备来个长驱直入。

        我脱去了上衣,惠玲阿姨接着跨在我的双腿上,我也慢慢的用肉棒对準了惠玲阿姨的阴唇,惠玲阿姨慢慢的坐了来,惠玲阿姨从没被插得这幺深过,一插进去,就抵到了花心,惠玲阿姨一口大气差点喘不过来"啊……嗯"一声,浪叫开来。

      

        惠玲阿姨阴道非常的紧,相当的具有弹性。

       

        惠玲阿姨用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双脚跪在沙发上,上下套弄着我的肉棒,我右手玩弄着惠玲阿姨的奶子,另一之手搂着惠玲阿姨的腰,用嘴亲着惠玲阿姨的脖子。

       

        "好舒……服……好美……唉哟……又到底了……啊……怎幺……这样……舒服……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不行…………啊……啊……唉呀……啊……啊……啊……啊……承……翰……"

       

        惠玲阿姨的阴道不断的上下套着我的肉棒,大肉棒次次到底,惠玲阿姨已经丢弃了她的矜持,不断的浪与呻吟着。

       

        "惠玲阿姨……妳好浪啊!"

       

        "是啊……我浪……我……浪……哎呀……真好……真的好好……好好……阿翰……我要……死……了……"

        我将惠玲阿姨扶了起来,变换一个姿势,惠玲阿姨转了个身,背对着我,双手扶在桌子上,我左手举起了惠玲阿姨的左腿,右手抓住了惠玲阿姨的奶子,用我的大肉棒从惠玲阿姨的背后,对準了她的阴道,向前一顶。

        肉棒开始轻抽深插,这个姿势又令肉棒十分容易顶到花心,这样子次次到底的刺激,真让惠玲阿姨美到心田深处,一阵阵浪水直流,口中浪声不断。

       

        "啊……好美……好美……哼……啊……好爽啊……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啊……从来……没被……这样大的肉棒……啊……啊……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

        "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喔喔…………嗯…阿翰……喔喔喔……………好喜欢被……被大肉棒插穴………这真是一根宝贝啊………我好……啊…啊…

    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干我……快!"

        惠玲阿姨没曾这幺爽过,直翘高小巧的圆臀,好让我能够插得更舒服。

        "好……好……天哪!……好舒……服……啊!?……又……又要……高潮了……啊……今天……真的会……洩死我……啊……"

         

        "……嗯……阿翰好棒……好厉害……啊…啊…你的……大鸡巴…干的我……骨头都酥……酥了…嗯……好爽……好美啊……插到我……花心了…啊……啊……"

        "哦哦……唔…快干……哦…爽……你干得……我爽死了……我……啊……啊…嗯…我要你的…大肉棒干我……嗯…干死我……啊……快干死我……快"

        此时惠玲阿姨的双手紧紧抓住沙发,我感觉到她的小穴里阵阵收缩,射出了一股股火热的淫水烧烫着我的龟头,子宫口的嫩肉更是一缩一放的吸吮着我的龟头,我不断用力且快速的操着惠玲阿姨的阴道。

        此时惠玲阿姨突然问了一句话:"阿翰…啊…你…………不用……不用……上课…………吗"

        这句话听起来蛮扫兴的,但还是扫不了燃起的熊熊慾火"阿姨……没关……係……只要能……跟阿姨……爽……就好了……别管了"我喘着气说着。

        "承……翰……真的……太好……了……你干得……我爽死了"

        "喔……不行了…我快不行了……我死了……我洩出来了……啊!"惠玲阿姨抖动着身子,由子宫里射出了阵阵的淫水。

        "惠玲阿姨……我…我要射精了……"

        "喔……不行了…不要射在里面………啊!

        惠玲阿姨话一说完,马上起身,面向我的肉棒,正準备要含在嘴巴的时候,却已经煞不住车了,一股大量火热浓稠的精液急促地射了出来,射在惠玲阿姨的脸上,精液射上了惠玲阿姨的头髮,射的惠玲阿姨满脸,也因为量太多了,精液喷洒到了惠玲阿姨的脖子及乳房上。

        惠玲阿姨用手沾起精液,用舌头舔着。

        "好多好浓喔!"惠玲阿姨笑着说。

        惠玲阿姨用着淫蕩的眼光看着我,随后用手指沾起脸颊上的精液,淫蕩的放进嘴中,享受着。

        我跟惠玲阿姨干的满身大汗,疲累不堪,于是我抱着惠玲阿姨坐了下来,惠玲阿姨颤抖着身体倒在我的怀里。我们就这样搂着直到呼吸稍微平复,惠玲阿姨看来好多了,只是还时不时地呻吟几声。我可以感觉到惠玲阿姨极度高潮后的余震。我们全身都湿透了,汗水混杂在一起  惠玲阿姨低头看着乳房上的精液,用手沾起精液,用舌头舔着,惠玲阿姨用着淫蕩的眼光看着我。

        我把惠玲阿姨拉坐在我旁边,用手环住惠玲阿姨,另一只手,抚摸她那丰腴的奶子,对惠玲阿姨说:"惠玲阿姨,你好棒喔,我好喜欢你喔。"

        "阿翰,你也好棒喔,干的我高潮了,你真的好棒喔。"惠玲阿姨用手玩弄着我的肉棒。

       

        "下次可以再来吗?"

       

        惠玲阿姨点点头,靠着我的耳边说:"你表现的很好,下次尽情的射在我的骚穴。好吗?"

       

        话一说完,惠玲阿姨弯了下来,用嘴巴帮我把我的肉棒舔舐乾净,那肉棒在惠玲阿姨的口腔中,不忍一阵阵的酥麻,马上又硬了起来,一股淫慾冲上脑门,我说了一句。

        "惠玲阿姨,我想……"

        惠玲阿姨彷彿了解我要干麻,她说:"让阿姨来给妳个不同的感觉。"

        话一说完,惠玲阿姨坐在桌子上,用手撑着桌面面对着我,惠玲阿姨慢慢的张开她的双腿,长满浓密阴毛的阴部,展现在我面前,正当我準备想要贴过去时,惠玲阿姨举起了脚,推我回到沙发上,我不禁狐疑了一下,此时,惠玲阿姨张开了双腿,一只手放在下面的穴里来回摩擦……发出"啪吱……啪吱……啪吱……"另一只手则在她的乳房上不断的搓揉,有时用两只手指转着她的乳头,嘴巴也轻微的叫着..我也开始搓揉我膨胀的阴茎。

        "啊……嗯……嗯……呼……啊……啊……嗯……."她的声音越来越大。

        "喔……呀……呼呼……啊……" 她艇起她的臀部,手摩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啊……喔喔..啊……啊……"她抓她的乳房也越来越大力..汗水也留了下来..。

    "呼呼……喔喔……嗯……恩……啊……啊……啊……啊……!!" 终于到达了高潮,由子宫里射出了阵阵的淫水,惠玲阿姨的下体正在抽动着。

        一脸满足的表情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也许是累了吧,我躺在沙发上小歇了一下,茫茫然的半小时过去了,眼睛一张开,就看到了惠玲阿姨穿着套白色薄纱睡袍,是在前胸左右交叉开的,雪白的脖子和胸肉都露在外面,睡袍的下面向两边分开,雪白的大腿还有着一双丝袜包裹着,正坐在沙发上转着电视。

        此时惠玲阿姨说了一句话"我老公他临时要到南部出差,星期天晚上才要回来。所以……"惠玲阿姨走了过来跨坐在我大腿上。

        "刚睡了一下,精神应该好多了吧"惠玲阿姨用手环着我的脖子。惠玲阿姨另一之手伸了下来过来,开始套弄着我的肉棒,惠玲阿姨的举动,让我认为她真的是个饑渴的怨妇。

        我打量了一下,惠玲阿姨没穿奶罩,那两个大乳房紧贴在睡袍上,连那两颗奶头也都很清晰的显露出来,真是使我看得魂魄欲飘,大肉棒是愈来愈硬挺了。

        我将一手伸入她的睡袍中,摸着的大乳房,两粒奶头被我捏得硬了起来。我一手去攻击她的大乳房,一手深入她的两腿之间三角地带,却发现惠玲阿姨穿着一件鹅黄色内裤。

        "骚阿姨,要干了还穿着内裤阿。"我说完,一个手心用力抓住惠玲阿姨的阴部,惠玲阿姨叫了一声。

        我毫不客气的伸进三角裤里面,摸着惠玲阿姨阴毛。然后再把睡袍扯拉开。啊!丰满的一双乳房,色的大奶头,真是迷人极了,我十万火急的抓住一个丰满的大奶又揉又捏,同时含住另一个淡褐色的乳头,用舌头舐她的大奶头,不时的吸吮咬着奶头的四周。

        惠玲阿姨被我弄得有如万蚁穿心似的,又麻又痒、又酸又趐,似很难受的呻吟道︰"哦!唉……用力……好舒服……"

        我抚摸阴毛的手很顺利的滑到她的小肥穴里去了,揉捏着她的阴核及阴唇,再把手指插到阴道里去挖,湿粘粘的淫水流满了我整只手。

        我一看时机成熟,肾上腺素已达到一个定质,用手将鹅黄色内裤的拨开,用力扯破惠玲阿姨的薄纱睡袍,将惠玲阿姨推倒在桌上,右手抬起了惠玲阿姨的左脚,用手抓住我的肉棒,引导着,只听到「渍」的一声,我的肉棒已经整条插进惠玲阿姨阴道里头,马上就抵到了花心,此时惠玲阿姨也"阿哟!"叫了一声,激动的把我身体紧紧揽住,惠玲阿姨也应该知道我按耐不住,就说:"破例再给你一次。"

        我立刻含着惠玲阿姨滑滑的小舌头,一面疯狂吸吮她口腔里的唾液玉津,更用舌头与惠玲阿姨的香滑舌头纠缠扭捲,热情的深吻着。

        我压在惠玲阿姨身上,不断的往惠玲阿姨的阴道抽插,惠玲阿姨的阴道里软软滑滑的,她温暖的阴道将我的大肉棒牢牢握住,我开始操着惠玲阿姨那肥美的阴户,我问:"喜欢吗?"

        惠玲阿姨又再搂紧着我,高兴的说:"喜欢,喜欢死了!"

        惠玲阿姨双手扶着我屁股的,疯狂似的淫叫着,我用左手狂捏着惠玲阿姨的乳房跟奶头,另一之手紧抓住惠玲阿姨的屁股。

        "你的肉棒好粗……我好喜欢你的大肉棒……。"

        "你……啊……你的肉棒……你操得我好爽……啊……。"

       

        "惠玲阿姨……妳好浪啊!啊……啊……过……惠玲阿姨……过……啊……我……要插……死你……惠玲阿姨……”我舒服得将屁股前后的摆动,抽插着惠玲阿姨的淫屄。

       

        惠玲阿姨感到那阵阵酥酥、麻麻、软软的要命快感简直击溃了她的理智,呼吸声和呻吟声,配合着进出淫穴的浪涛声。

        "嗯……阿翰!……我……我的…穴…好……舒服!……好爽!……!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哎哟!……你……你的东西太……太……太大了!"浪蕩淫狎的呻吟声从惠玲阿姨那性感诱惑的艳红小嘴频频发出。

        "嗯哼~好舒服……快点……用力操我……用力……快点,我又来了……来了……啊呃……。"

        我见惠玲阿姨被我干得淫态毕露,知道她又骚痒难忍了,更加用力地插干起她的小肉穴,顶撞小穴心子的次数也越频繁了,如此一来,她的痒处获得了解决, 更是舒爽得连连淫叫道:

      "哎唷……对……对……就……就是……那里痒……啊……啊……插死……哎哟……爽……爽死了……嗯……嗯 哼……我爱死了……大鸡巴了……喔……喔……哎哟……爽死了……喔……喔 喔…………呀……唷……小穴穴……好快活……哟…… 哎呀……大鸡巴……呀……你……你真会干穴……喔……喔……干得我……舒……舒服极了……啊……啊……啊……"

      惠玲阿姨的淫态,以及那娇声浪语的情状刺激得热血沸腾,又被她的称讚激发了我男性的雄风,使我的大鸡巴暴涨到了极点,插干她小肉穴的动作也随之加快加重。

      正在肉慾顶端的惠玲阿姨,感到小肉穴中的大肉棒又涨大、又坚挺、又发烫地将她子宫口撑得满满的,好充实又好暖和的感觉,尤其那个鼓腾腾的大龟头顶在她的小穴心子上,又酸又麻又痒的感觉不断地侵袭她的神经中枢,简直爽快到了极点,使她忍不住地又高声淫叫起来:

      "哎唷……哟………呀……哎唷……喔……喔……大鸡巴……好……好大……好烫……哎唷……小浪穴…………要被……大鸡巴……涨死了……烫……烫死了……哎……哎 唷……唷……嗯哼……人……人家美死了……哎唷"

        此时惠玲阿姨的双手紧紧抓住我,我感觉到她的小穴里阵阵收缩,射出了一股股火热的淫水烧烫着我的龟头,子宫口的嫩肉更是一缩一放的吸吮着我的龟头,我不断用力且快速的操着惠玲阿姨的阴道。

        "喔……不行了…我快不行了……我死了……我洩出来了……啊!"惠玲阿姨抖动着身子,由子宫里射出了阵阵的淫水。

       

        随后我发觉龟头暴胀,每一抽插穴肉滑过龟头的感觉都很有感觉,知道来到射精的关头,急忙台高惠玲阿姨的屁股,让鸡巴插的更深,又送了几十下之后,终于忍受不住,赶快抵紧花心,叫道:"惠玲阿姨……我…我要射精了…啊…好爽呀……"

        当我正要将肉棒抽出来时,惠玲阿姨却说了:"没……关係,射进来没关係,最近是安全期"惠玲阿姨突然把舌头伸进我口里让我吮吸着。终于我也舒服到极点,腰脊一阵趐麻,阴茎一跳一跳的,一股大量火热浓稠的精液射入惠玲阿姨的阴道里。

        惠玲阿姨被我强有力的热精射入花心,烫得她又是一阵颤抖︰"啊……阿翰……好烫好有力的甘泉……射得惠玲阿姨的花心……真舒服……真美……感觉好暖"

        我将惠玲阿姨扶了起来,肉棒也随之抽了来,惠玲阿姨的阴道口,浓的精液缓缓的流到惠玲阿姨的胯下,流到了惠玲阿姨丝袜上,此时惠玲阿姨看着我那沾满淫水跟精液的肉棒,马上蹲了下来,用温暖的舌头舔舐着我的肉棒,那肉棒在惠玲阿姨的口腔中,又再度展起了雄风,又挺直了起来, 惠玲阿姨看着我笑一笑说:"你好利害喔,又硬起来了。"

        随后,我站起来,我开始穿衣服,而惠玲阿姨全身上下只剩下脚上丝袜,鹅黄色的内裤和脸上挂着的眼镜,赤裸裸的跪在我的肉棒前面,惠玲阿姨也趁我再穿衣服时,用舌头舔着我的睪丸和龟头,想再射一次嘛,算了,累啦!我穿好衣服时,惠玲阿姨就将她那件鹅黄色的内裤脱下来塞进了我的裤裆里面,送给我,我也送给惠玲阿姨一个香吻,我跟惠玲阿姨仍旧舌吻了一下才离开。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