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 amp 金喜善的慾望号快车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先将喜善放到房间内的大木桌上,再将她的双手紧绑在檯脚上,然后再在室内的有利位置架好摄影机。

      在布置妥当后才走到喜善的面前,以冰水将她弄醒。喜善一醒过来,便发现自已被紧绑在檯上,不禁大惊挣扎:「你到底想怎样?」

      我笑笑地走到喜善的身后:「我要的是强姦而不是迷姦,妳明白了吗?」说完,已一把撕掉喜善身上的衬衫。

      喜善默默地流着泪感受到身上的衣服慢慢地变成了地上毫无意义的布碎。最后下身一凉,身上仅余的内裤已被我粗暴地褪下,全裸的静伏在我的面前。

      我慢慢地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每脱下一件,我也将衣服抛到喜善的面前,像要告诉她离受辱又走近了一步。最后全裸的我已走到喜善的身后,早已硬涨充血的阴茎更抵在喜善的阴户上。喜善为守护贞节将双腿紧紧夹着,我也不与她抗衡,转身取过她刚才掉在地上的电棒,轻轻点在喜善的阴核上。电力的冲击令喜善的双腿立即弹开,我随即紧按着她的一双大腿,阴茎已直插入喜善的嫩穴内。

      我每一下的抽送也令喜善拚命的哭叫着,虽然金喜善已不是处女,但她的阴道仍非常紧窄,内里的肉壁紧紧包围着我的炮身,不断蠕动套弄着,令我非常受用。我双手穿过喜善的腋下,紧抓着她的一双丰满乳球,以巨力揉弄着,指尖更紧夹着喜善的乳头,向不同方向旋扭着。

      我重重一掌打落在喜善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鲜红的掌印。我迫喜善以臀部一下一下的套弄着我的阴茎,随即喜善屁股上的掌印不断增加,喜善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喜善的阴道猛然收缩紧夹着我的肉棒,卵精已情不自禁的洩射而出。

      算一算也是时候给她记念品了,于是我抓着喜善的柳腰疯狂地猛烈抽插着:「我要妳一生体内也藏有我的精浆。」

      喜善惊觉到我打算直接射入她的体内,醒悟到自己正值危险期,以及说不定将会因此成孕的严重后果,慌忙用尽气力哭叫挣扎:「不要射进去!今天是危险期。」

      可惜我一早已佔得有利位置,阴茎早已深深插入喜善的阴道尽头,随着我的蛮力一顶,更直挤进喜善的子宫之内。

      喜善听着我粗重的喘息,知道我即将达到高潮,只希望有奇迹的出现。我狠狠地咬在喜善雪白的颈项上,同时阴茎用尽全力狠狠一顶,龟头直抵在喜善的子宫壁上。与喜善同时达到高潮,喜善洩射而出的卵精洒落在我的马眼上,我随即以白浊的精液作还击。

      喜善无力地躺在木桌上,感受到生命的暖流不断注射入自已的子宫内,虽然不愿意,但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为这恶魔怀有了身孕。我也感觉到喜善这次肯定会受孕成功,「为我们的孩子想好名称了没有?」才将阴茎抽离喜善的体内。

      我取出一卷细麻绳,以龟甲法将喜善紧绑着,再透过天花板的滑轮将她吊在半空之上。我将半软的阴茎塞入喜善的小嘴内,命她不停吸啜,而我则将一支支的蜡烛平放在喜善雪白的娇背上。灼热的烛液刺激着喜善的每一条神经,令她不期然越吸越紧,强烈的快感令我抵受不住将无数的精液,暴射进喜善的小嘴内。

      我拍拍喜善秀丽的面庞,威迫利诱的道:「若妳乖乖听话,我保证令妳不会受孕,现在先喝下嘴内的精液。」

      喜善闻言眼内闪起了希望,勉力强忍着嘴内的腥臭吞下满腔的精液。我满足地望着吊在半空的完美女体,知道又多一名奴隶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

      「现在张看双脚,我要看妳的阴户。」

      喜善虽然羞愧难当,但仍不敢遗抗我的命令,只好努力地分开双腿,将私处展露我的眼前。我以食指轻轻揉弄着喜善的阴核,中指则在她的桃源洞来用力扣挖着,间中指尖用力抽插着。我随着喜善渐强的呻吟声加快抽插的速度,喜善的阴道不断流出又浓又稠的爱液,沾湿了我的指掌。

      我一下子吻落金喜善的阴唇上,深深吸啜着内里的爱液,舌头更粗暴地直伸进喜善的阴道之内,舔动着喜善敏感的阴道壁。触电般的快感传遍了身体每个穴道,令喜善再次达到顶峰的高潮,灼热的卵精毫无保留地洩射入我的嘴内,我品嚐了一半,才将多余的卵精灌回喜善的小嘴内。

      我迫喜善伸长了小香舌与我舌玩着,同时将被吊在半空的她解了下来。喜善的小舌头温柔而湿润,我改为背向着她,命喜善用她的小舌头舔弄我的屁眼,同时双手伸前揉弄我的肉棒。

      为了能避免因姦成孕的恶梦,喜善死命地忍着噁心感,伸长了舌头一下一下地舔弄着我的屁眼,那强烈的快感几乎爽得我直叫娘,而喜善柔若无骨的玉手则一手逗弄着我的卵袋,另一手则磨擦着我的龟头,努力地为我打着手枪。

      快感令我的手枪再次变成了大炮,而喜善为了令我更快洩射出来,以手指尖不停按摩着我的马眼。不少体液由我的马眼流出,湿润了喜善的一双玉手。我终于无法再忍受强烈的快感,于是将慾望全化作奶白混浊的精液,全喷射到喜善的悄脸上,直到厚白的一大片全涂满喜善的面上。

      我将金喜善直拖进浴室之内,洗去她面上的精液,阴茎已急不及待地準备梅开二度。我将喜善紧压在洗手盘上,阴茎已硬生生的直挤进她的菊穴之内。后庭的括约肌传来撕裂的痛楚,令喜善明白到自已的屁道已同时失守。

      愤怒的火车头在紧窄的山道里困难地开行着,同时开发着她内里的每一丝空间,我花了不少力气才能尽根而入,同时困难地抽插着,喜善死命地夹紧屁道为我带来了更多的快感,终于在她的直肠之内再次作出了洩射。

      也是解决的时候了,我将半死的喜善再次绑在椅子上,随之在袋中取过一支杀精剂。我以食、中二指轻橕开喜善的阴唇,便将整支杀精剂硬塞入喜善的阴道内,再在瓶底的机板上一拉,将药剂全喷入金喜善的子宫内。

      直到冰冷的药剂将喜善的子宫切底洗涤乾净,我才将瓶身抽出喜善的阴道。无数的精液以及喜善的受精卵源源不绝的自阴道口流出体外,成功打下了刚成孕的胎儿。

      我满足地拍拍喜善的俏脸,才穿回衣服,遗下半死的金喜善转身离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