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熟女的悲哀 第四章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自从武华新在郑香红嘴里得到了满足之后,武华新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但是他的学习成绩却从来没有跌出全年级的前5名。尤其是在最近全市的小学生作文比赛中,武华新的作文获得了全市的2等奖。而作文的标题就是《我的语文老师》。

        这样郑香红感到很欣慰很感动,但是她又感到很担心,担心武华新的需求会越来越强烈会越来越多。这几天在她的课上,只要她来到武华新的身边,武华新就会用手去**的她的双腿和**部,让她感到担心受怕,甚至有几次在课堂上把他的手伸进了**里**着差点喊出来。可是她并没有对武华新有什麽不悦的顔色,相反,郑香红自己也从中感到了一丝的快慰。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郑香红和武华新的关系毕竟是纸包不住火,华育小学的副校长似乎看出了什麽情况。

        一天上午,郑香红在课堂上经过武华新的课桌,武华新手又不安分起来,可这一切却让路过教室的副校长韩东看到了。面对这杨的场景,韩东的眼睛一亮,一丝**笑露在了嘴角。一个计划在他的脑海里诞生了。

        以后每天郑香红的课,韩东都会来到她的教室背后欣赏这学生和老师之间的特殊“交流”。

        自从董文倩在赤顶峰上被陌生男人一反常态的用温柔的手段**后,她似乎对这个男人并不感到恶心和厌恶了。虽然心里还挺反感他的手段,但是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却不是那样的,陌生男人带给她的感觉似乎正是她自己需要的。

        金字塔集团总经理办公室,董文倩正在接待一个陌生男人。

        他是前来取车的!

        “车在地下停车场,A区15号位。”董文倩拿着钥匙,交给陌生男人的手里,刚想收回手就被那个男人紧紧的抓住。

        “你干什麽,你太放肆了!快放手!!”董文倩又羞又恼,她没有想到这个前来取车的男人这麽大胆。

        “赤顶峰上的**夜,让董事长滋润了不少啊,脸色好多了!”取车的男人**笑着说道。

        董文倩心中大吃一惊,但是很快的镇静下来。她想无非是那个占有他的陌生男人口风不严说出去的,估计他没有什麽证据。更何况是来帮那个男人取车,也应该是他的手下,没有什麽要紧的关系,男人就是这样想稍微的占点便宜。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说什麽,请你拿上钥匙后马上出去,我还要工作!”

        董文倩厉声说道。

        而路过总经理办公室的人力资源主管向新春似乎听到董事长在在和某个人争吵什麽,想进去看看,却被秘书拦了下来。

        “没有董事长的吩咐,任何人不能进去!”秘书冷冷的回答。

        望着面带愠色的董事长,取车的男人呵呵笑了起来,从身上取下一张光盘,放在董事长的桌子。“今天下午,该大楼C座货运电梯口,我在那儿等候您的大驾。”说完扬长而去。

        董文倩傻了,她傻傻的坐在椅子上,呆呆的看着桌子上的光盘。虽然有中央空调,但是身上依然出了一丝丝的汗水。不用看她也知道那是什麽了。可是他是怎麽拍的呢?陌生男人当时并没有携带任何的摄影设备啊。难道,难道取车的人躲在树林里面**?对,一定是这样!

        董文倩播放光盘,果然在拍摄角度是在树林里,由于那天晚上皓月当空跟白天一样,拍摄效果非常的好,自己的脸,甚至是自己的……都清楚的拍了下来。

        董文倩依然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撑着头部,一行泪水从眼角流落下来。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被一个陌生男人玩弄已经让她感到十分的羞耻,可现在又来了一个,自己是什麽?是董事长?是个妻子?不是,自己简直就是**女!可是光盘在他们手上,如果传了出去自己会身败名裂,自己的家庭会破碎,这些都是她不愿意想的不愿意看到的……可是答应了他们,自己就是……但是却保住了自己的名声,可以让自己的丈夫不知道这一切……

        下午下班的时候,董文倩依然在办公室里,外面的人走的差不多了。董文倩收拾好东西,拿上**者给她的光盘,镇定的向目标大楼C座货运电梯口走去。

        那个**者早就在电梯门口等着她了,已经是下午6点锺了,货运电梯处平时人就少,一到下班的时间更是寂静的可怕。然而,董文倩知道自己必须过去,虽然她知道那个**者想做什麽想要什麽。就是自己心里有一百个不同意自己也要过去。

        **者很礼貌的向董文倩打了招呼,然后两人并排进入货运电梯。在电梯关门的一刹那间,**者猛的搂住了董文倩。

        随着电梯上升过程中,可以隐约的听到董文倩毫无作用的反抗声,“别,别这样……”

        ……

        在华育小学的教师宿舍里,副校长韩东坐在沙发人,嘴里叼着烟,眼睛色**的看着郑香红。

        “怎麽样,我并没有说错吧,课堂上的郑老师对武华新同学可真是照顾的很啊!”

        “没有。没有那回事情,校长您别误会!”郑香红紧张的说道。

        她心里此时异常的紧张羞愧。恨自己爲何在当时没有坚持自己的原则让武华新如此放肆,结果还让校长知道了这样令人羞愧的事情。

        “哦?难道是我看错了吗……这样吧,明天我向校党委彙报一下情况,看看他们怎麽处理吧!”说着,韩东灭掉手中的烟蒂便起身向门口走去。

        “不要,校长,您开条件,只要我能接受,我一定答应你!千万别……”郑香红一手拖住韩东,哀求的说道。

        韩东回过头,看着一脸惊恐表情的郑香红,笑着说道:“是吗?那我相信我这个条件你肯定会答应的。”

        说着,一把抱住郑香红,把充满烟草味的嘴死死的贴在了郑香红的朱唇上。

        一阵窒息过后,韩东那充满烟味的嘴喘着粗气离开了郑香红的唇,羞愤的郑香红扬起右手奋力的给了韩东一个耳光。

        韩东捂着脸吃惊的看着郑香红,只见她眼眶湿润,泪珠在眼眶里打转,饱满的**随着呼吸努力的向外挺着。

        “好,你打的好!明天你等着…”说完,韩东立即开门离开了。

        郑香红愣愣的站在了那里,眼泪刹那间落了下来。明天,会是什麽样的情况呢……

        而在城市另一端的货运电梯里,董文倩可就没有那麽好的运气了。

        “把你的**擡高点,对,宝贝,对,翘起来,让我好好看看,哦!皮肤很光滑啊,很白,怎麽样,我刚才插的深吗……哦,你这个蕩妇,口口声声的说不要,可是流了这麽多水,想把我给淹死啊!”**者无耻的说着。

        面对这一切,董文倩只能无奈的发出“唔…唔…”的声音,原来她的嘴里被塞进了自己粉红色的**,黑色的裙子已经被丢到了电梯的另一边,米黄色的上衣落在自己的脚下,粉红色的**挂在胸前,**的**借着重力在不停的晃动着,略带深色的条纹表明刚才她的饱满**被**者毫不留情的重重的**着。

        双手扶在电梯的扶手处,将**的**部对着**自己**者。真是一副**的景色。

        “唔!……”董文倩又发出了一阵悲鸣。

        **者将自己的**又一次深深的插进已经泛滥的**内,双手紧紧的握住董文倩那纤细的腰部。自己一前一后的晃动着,粗壮的**狠狠的出击着。每次一次插入,董文倩都要“唔”的叫一声,似乎是满足的表情也似乎是对**者一种求饶的告白。

        **者昂起头,每次插入都做一次深呼吸,然后转化爲**部的力量狠狠的抽动着,速度不快但是每次都插入的很深。双手离开腰部迅速的握住那对已经饱受蹂躏的**,再次狠狠的**起来。

        “刺激,够刺激,董事长的身体是妙不可言啊。”**者一边卖弄着一边说着。爲了寻求更大的刺激,**者将董文倩的身体转向了自己,扯掉塞在嘴里**,把玩着因爲长时间被**塞住而涨红的双脸。

        “来,用嘴含住它!”**者将自己粗壮的**向董文倩的嘴唇靠了过去。

        “什麽?不,太恶心了,我不会!”董文倩说着将头偏向了一边。

        “少给我装清纯了,别给我说你没有和你老公做过!就算没有做过,今天我也要好好的教你,让你学会如何让男人快乐!!”说着,**者将董文倩的脸狠狠的揪了过来,将自己的**死死地顶在了董文倩的嘴上。

        董文倩闭着嘴巴,牙齿死死的咬着,让**者一时无法得逞。**者见董文倩不肯就范,心生一计,用手捏住了董文倩的鼻子,让她用嘴来呼吸好让她自己张开嘴巴。

        无可奈何的董文倩在实在憋不住的情况下终于张嘴呼吸了。可是嘴一张,一股腥臭的味道从嘴里蔓延开来。**者将他的**插了进来,同时放开了捏住她鼻子的手。董文倩向获得大赦一样深深的呼吸,但是她知道自己的香唇失守了。

        **者奋力的在董文倩的嘴里抽动着,每次都几乎顶到了她的咽喉部分。由于她的舌头总是不自觉的在**的抽动下翻滚着,给**着带来了极大的**。

        很快**者感到自己快射了,他紧紧的抱住董文倩的头部,喘着粗气奋力的抽动着。

        董文倩似乎知道**者快要到了,爲了不让他在自己的嘴里射出那肮髒的东西。董文倩用双手死死的抵着**者的大腿。正所谓胳膊扭不过大腿,董文倩费劲了力气也没有挣开,反而加速了**者达到**的速度。

        终于,董文倩感到嘴里喷射进了很多粘乎乎的腥臭味液体,她知道**者在她的嘴里**了,干了他最想干的事情。**者放开了董文倩的头,满足的喘息着。看着瘫倒在电梯上的董文倩头发散乱的披在她肩上,泪水在眼眶里转悠着,一丝白色的**顺着嘴角流了来。

        “董事长,以后每天我都会在这等你的。希望你能準时到这里上课哦!!我是位很好的老师!”

        说完,**者整理好衣服,打开电梯门轻松的离去。可怜的董文倩依然瘫倒在那里,无限的悲伤哀愁让她明白自己已经坠入无可挽回的深渊了!!

        以后,在每天下班后,在那几乎无人光顾的货运电梯里,都有一个少妇在电梯中发出那一阵阵不知是痛快还是悲哀的**声……

        再说郑香红,第二天她胆战心惊的来到学校。但是学校似乎没有什麽事情一样的。一切照常进行。办公室里,同事们和往常一样相互交流问候。这一切让郑香红紧张的心稍稍的平稳了下来。

        但是她现在担心的是武华新,担心在课堂上他还继续乱来,如果让他继续胡来的话,那可就会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了。

        武华新对郑香红目前的处境可谓是一无所知。他依然以爲郑香红可以满足的他的需要。但是在课堂上,他却发现他心爱的郑香红老师不再经过他的位置了。

        他很疑惑,可他也不好问爲什麽。

        放学后,趁办公室只有郑香红一个人在,武华新走进办公室情不自**的把郑香红搂在了怀里。

        郑香红惊呼一声,“不行,这里是办公室!”说着挣扎着要摆**武华新的拥抱。

        可是,不明就里的武华新死死的抱着她,嘴巴捕捉到郑香红的脸上,双手不安分的开始隔着白色短袖衬衫肉捏着她的**。

        郑香红“啊”的喊了出来,她感受到了武华新带给她的**和刺激,**在武华新的**下已经是很敏感的地带了。那种快意的感觉迅速传遍了她的全身,她**不住**起来。但是头脑稍显清醒的她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公共场所让武华新胡来,否则自己会遇到更大的危险。

        想到这,郑香红奋力的挣**了武华新的拥抱,低声怒斥道:“武华新,你还要我在学校做人吗?你想毁了我是吧!”

        武华新不出声了,他意识到自己的行爲过分了,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进来看到这样的情况,自己还有郑老师就都会被除名的。他小声的说:“对不起,我不该这样。但是…”

        “但是什麽?是不是我上课的时候不再经过你的位置了?你知道你那样是不对的。你那样我无法安心上课,同学看了更不得了,以后决不允许那样无礼!”

        郑香红不想说更多的事情,武华新还小也明白不了这麽多,“你先回去,我还要备课。”

        武华新看着郑香红,只好转身回去,虽然他心中有许多不愿意,但是他不能在办公室违背她的意识。因爲在办公室在学校,他一直当郑香红是自己的老师。

        等武华新离开后,郑香红站起身来,关上窗户和窗帘。她要整理一下衣服,刚才武华新的拥抱和**将自己的衣服全部都弄乱了。她一件件的**掉衣服,然后又一件件重新穿上。可她却没有注意到,在离她位置不远的电脑显示器和文件夹之间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台微型摄像机摆在那悄然的录制下了刚才的一切。

        由此,郑香红的命运被武华新再次改变了。

        数日后,中午放学后的郑香红回到家中,打开门后发现一个快递袋,上面写着郑香红亲啓。她打开后发现里面就是一张光盘,她感到很好奇,放在电脑中一看,里面竟然是昨天下午武华新在办公室拥抱、亲吻、**她,以及自己整理衣服的镜头,连自己在整理衣服期间裸露的身体都没有放过。

        郑香红满脑子混乱,她猜到一定是韩东那个色鬼、流氓干的。真卑鄙无耻下流!!也只有他才知道自己和武华新的事情。他想以此来威胁!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想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哪位?”

        “是郑香红老师吧?”

        对方的声音显得很陌生,可是他是怎麽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的呢……郑香红感到很疑惑。

        “是我,你哪位?你怎麽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呵呵,快递收到了吧,怎麽样?郑老师爲人师表的表演还是很不错的啊。

        让一个学生这样,居然会有段时间不反抗,不挣扎!”

        “你…你是谁?你…你究竟想怎麽样?”郑香红用着颤动的声音问道。

        “呵呵,不想怎麽样,只是想和郑老师交个很好的朋友而已。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呢?”

        “有你这样交朋友的吗……你这样的手段太卑鄙太无耻了!我相信我们应该认识,否则你是不会在办公室拍摄到这一切的!”

        “呵呵,郑老师果然是个聪明人啊,这样吧,晚上8点,零点咖啡吧16号卡坐。我在那等你!”

        说完,这个匿名电话就挂断了!!郑香红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并且比预想的要严重的多。她知道这个电话一定是韩东打来的。虽然声音不象,但是可以用其他手段来改变。她坐在床边,努力的理好自己的思维,来酝酿着如何对付今天晚上的这场恶战!

        中午的炎热让很多人都足不出户,躲在家里静静的享受着空调。董文倩也不例外,只不过她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者对她的淩辱似乎已经让她感到了麻木,每次在电梯里**者都把她玩弄的死去活来,尤其是令她恶心的**让她有了恶梦般的回忆。

        董文倩半躺在沙发上,心里回忆着最近发生的一切。从丈夫出国以来,自己身上发生了这麽大的变故。由一个妻子沦落爲现在另外两个男人的玩物,自己还没有反抗的余地,任由他们摆布!自己没有任何的办法来摆**这样的局面。想到这,董文倩的不**泪流满面。

        一阵电话的响声传来,董文倩忙去看电话,原来是丈夫从国外打过来的。

        “宝贝,最近怎麽样?还好吧!”

        “还可以。”董文倩点头回答道。

        “告诉你,明天下午我回来,今天晚上我到北京!”

        “真的吗?那好,我在家等你!”

        董文倩听到这样的消息实在是太高兴了,她的确太需要自己的丈夫的关心和爱护了。可是她又担心起来,如果丈夫在家的时候,那些男人来找她,她该怎麽办呢?是不是向丈夫说出自己的遭遇呢……董文倩又一次深深的陷入了犹豫中。

        晚上,郑香红如约来到了零点咖啡吧,走进了16号卡坐里,里面居然没有人。

        这个时候一个男侍走过来说:“请问您是郑女士吧?”

        郑香红点头应答。

        “这里是一位先生给你的。”说完他就转身而去。

        郑香红手中拿着匿名电话者给她的东西,感到很奇怪,对方是谁呢?既然已经约好了怎麽会自己爽约了呢?感到莫名其妙的郑香红拿着东西迅速的离开了咖啡吧回到家中。打开了匿名电话者留给她的东西,不看则以,一看顿时感到天旋地转……

        第二天,董文倩显得格外的忙碌,因爲今天晚上他的丈夫就要回来了。她要提前处理好公司的事情,好早早的回去和自己的丈夫相会,要把今天晚上的时间全都交给自己的丈夫去享受,让最近的烦恼全都滚蛋吧。想到这,董文倩的工作速度又加快了很多。

        下班的时间很快的到了,董文倩很快的收拾好东西,兴沖沖走出了办公室。

        可是刚走出电梯门,董文倩的双腿就有点发软了。

        在写字楼的门口,那个让她避之不及的**者就在那等着她,而他的身边还有那个第一次**她的陌生男人……

        金津市飞机场,陈军一下飞机并没有看到自己的老婆来接她,心想,“可能是她太忙了吧,一个人打理这麽大的集团。”

        他在稍等片刻后便打的返回自己的家中。打开房门,陈军兴奋的喊道,“老婆,老婆…”

        没有人回应。

        还没有回来吗……算了,我还是先把饭做好吧!

        可是善良的陈军心中怎麽也没有会想到,自己的老婆正在东成国际大酒店的套间里,在第一次被**的房间里,让两个男人同时**着。

        酒店里的董文倩木然的站在那里,流着眼泪任他们喘着粗气**光她的衣服。

        “来吧,夫人,我要好好的享受你的身体!”

        **者隔着**迫不及待的揉摸了起来,并把董文倩从后面按到在地上。而陌生男人则早已经**下自己的裤子,拨弄着已经坚硬的**,準备在董文倩的嘴里**自己的**……

        “知道吗?郑香红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

        “是吗,怪可怜的,老公常年在外工作,自己一个人在家里。”

        “不知道严重不?”

        “应该不会吧,如果严重怎麽不去医院住院啊?”

        “说的也是。”

        放学后,华育小学的老师在路上纷纷议论着。

        因爲,郑香红的老师是十分敬业,而且人缘也非常的好。大家对她的病情也就自然而然的非常关心。

        而此时的郑香红却躺在自己的床上,默默的流着眼泪,不敢相信自己昨天眼里看到的是事实。可是照片却明白无误的显示着她的丈夫,一个她心爱的男人,曾经给她带来那麽多幸福和快乐的男人,却在外面和一个陌生的女人一起……

        她不能明白爲什麽丈夫要如此的背叛她,更不明白那个电话约见的她的男人爲何不露面,他又是如何弄到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鬼混的照片的。

        而陈军,他爲了让自己的老婆回来能够有个惊喜,能让她在忙完公司的事情后能够回来好好的休息,好好的度过今晚美好的时光,特意亲自下厨房準备今天的晚餐,他一边弄着一边哼着小曲子,显得是十分的高兴和兴奋。的确,在国外这麽长的日子,今晚可以很好的和自己的老婆度过一个疯狂的夜晚了。

        可是,在酒店的套间里,董文倩也在哼着小曲,那是让男人兴奋的**声,**者的**在董文倩的两股之间奋力的抽动着,时不时的还“啪”的一声,拍打的她那**而又高贵的**。**的每次抽出都能够从董文倩的最深处带出一丝丝的**液,而陌生男人的脸上早就露出了满足的表情,他低头看着董文倩**着自己的**,嘴角边流下了丝丝的口水,他感觉到董文倩的舌头在不停在他的**上翻滚着。

        这样的刺激让他不自己的昂起了自己头,双手按住董文倩的头部,开始準备着最后的疯狂……

        悲哀的董文倩自从她进入房间里,就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了。可是她不想,实在是不想任由两个人玩弄她的身体,更何况自己的丈夫此时应该已经到家了。

        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此时是更需要她在他的身边。如果自己不同意,只能让世界拖的更久,让丈夫等的更长。她只有违心的主动去满足他们的兽欲,才能让自己尽快的**身,才能让自己尽快的回到家里和自己的丈夫团聚。

        她开始在两个男人面前卖弄自己的身体,主动的去**他们无限的**,尽早的让他们达到**。她主动的向后顶着**,迎合**者的抽动,她的舌头主动的寻找男人的**,刺激的他的关键神经。

        渐渐的,她在自己的主动行动中开始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女,是个十足的**。她开始沈醉于男人的**之中,她觉得自己的**里有如开闸的洪水,泛滥不可收拾。她觉得自己的**在陌生男人的**下发胀,她觉得她需要男人们更加疯狂的蹂躏。她扭动着自己的身躯,这样可以造成男人误以爲她还矜持的挣扎,激发他们更疯狂的**。

        果然,他们上当了。**者紧紧的握着董文倩的腰部,更疯狂的**,“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陌生男人死死的按住她的头部每次都做最深的插入,**每次都能触到董文倩的喉咙,强烈的窒息感和动人的悦耳的抽查声,喘着粗气的**声,让房间里的三个人在不久后达到了疯狂的**……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陈军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但他并没有什麽心思看,不断的上下换频道。他已经给董文倩的公司打电话了,没有人接听。

        “老婆干什麽去了呢?难道她忘记我今天要回来了吗?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此时此刻正在焦急的等着她一同共进晚餐吗?难道她是在故意报複我出国工作。”一连串的问题在陈军的脑子里冒了出来。

        他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不停的看着窗户外面的马路,希望看到老婆的身影。他觉得他对自己的老婆付出的太少,这次回国休假,他要好好的带着她出去旅游,散散心,好好的享受着一起生活的时光。

        酒店里的董文倩趴在地毯上,她的嘴角处一丝乳白色的**挂在上面,眼眶湿漉漉的,但是没有泪水流出来,干涩的眼神,无助的表情,淩乱的头发,无不体现出她那坠入地狱般的悲哀感受。她努力的爬了起来,癡呆的望着那两个无耻的男人,轻轻的转身无声的走进了浴室。

        “哗哗”的水声传了出来……

        **者似乎还未尽兴,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他胯下的**再次膨胀了起来。他一边抽烟一边幻想她那迷人的身体,呼吸的频率越来越快,很快他灭了烟蒂,快步走进了浴室。

        “啊,不,不要了,放过我吧,我丈夫还在家里啊……”董文倩哭泣的喊了起来。

        听到眼前美丽的少妇哭喊着自己的丈夫,**者**大增,他要的就是这样刺激的哭喊,他不在顾及董文倩的感受,他要在她身上**自己**。因爲在她身上的享受是有限的。也许今天,也许明天将不能在享受她那迷人的**了。董文倩的哭喊声在浴室中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的叫声,女人的**声以及哗哗的流水声。陌生男人坐在卧室里听到这样的声音不**的微笑起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