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宅夫妻(孕妇)
  • 发布时间:2018-03-06 23:5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金风送爽,落叶纷纷,黄花飞舞,枫红层层,好一幅秋天的景象。郊外一栋美轮美奂的欧风三层楼豪宅里,岳瑜琳独自伫立在落地窗前,眼神黯淡。虽然她天生丽质,美貌出众,但现在看起来无精打采,就如同一朵枯萎的鲜花。

    「我们翁家五代单传,香火绝对不能断。倘若一直没消息,你别想指望我对你有好脸色看!」婆婆的斥喝在脑海盘旋,瑜琳苦笑了一下。这就是烦恼的来源,自从下嫁到翁家,她就心里有数,传宗接代的压力将会不小。加上丈夫为家中独子,婆婆思想又较为保守,添丁成为念兹在兹的头等大事。瑜琳可以体谅婆婆的心情,然而成天疲劳轰炸的结果,内心早已厌倦。纵然其他人再怎样催促,再怎样努力,她仍是力不从心。瑜琳感到十分苦闷,但又有谁明白呢?

    「瑜琳,我们…谈谈好吗?」门外传来熟悉的男声,听得出来他踌躇良久,不知该不该进门。瑜琳叹了口气,说道:「进来吧!」然后缓步走向门口,打开了锁。下一秒,她已被搂进熟悉却又许久未有的怀抱中。翁定修粗鲁地紧紧抱住爱妻,他实在太想念她了。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瑜琳挣扎地想推开他,说道:「定修,你醉了...」

    「你如果要恨,就恨我一个人吧!」定修酒醉未醒,胡言道:「够了,一切到此为止...你不准再对我发火,也不准提起离婚的事...不管这辈子、下辈子、还是千百年后,你─岳瑜琳...都是属于我的...」

    「你给我放开~~」瑜琳打断话头,不断试图摆脱。「好了...有话就好好说。让人瞧见你这副德行,可难看啰...」她知道再这样闹,迟早会引起其他人注意的。

    「瑜琳,我知道你还再气我...我当初确实不该把不生当作离婚的理由,逼你生孩子的...」定修打了个嗝,又散发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他低声下气,想表达自己内心的歉意。

    「言重了,我承受不起!」瑜琳略带嘲讽地说道:「古语云:『覆水难收』,既然都已经说了,又何必后悔呢?」哼!要不是他顶不住母亲的压力,当面说出那些话,事情又怎会演变至今。

    「岳瑜琳!」定修低吼道:「你一定要这样对我说吗?」他心理有些着恼,伸手抓住瑜琳下巴,强迫她直视着他。

    「你应该气够了吧!我不许你再为这件事和我闹脾气,听清楚,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他理直气壮宣布他的身分,身手将瑜琳抄近臂弯,关房门并锁上。「今天,我要你成为真正的翁家媳妇,传承翁家子嗣。」

    「不...不可以...」瑜琳慌了,眼前的定修彷佛变了个人。她挣扎说道:「你...你不能硬来...」她不懂为什么到头来,还是非得要传宗接代的呢?现在不生小孩难道是一种罪过吗?

    「瑜琳...我想要你...」定修将她放在床上,不理会她的挣扎。「你是我的妻子,我不过是在履行身为人夫的义务罢了。」藉着酒意,他邪恶地对身下的瑜琳一笑,动手解开她睡衣。

    「翁定修!」瑜琳不断闪躲他的手,喊道:「我已经签好离婚协议书了!」他可是在协议书上载明这点,要她在生孩子和签字离婚作出选择。「我早已做好决定,你又为何要留住我呢?」她别过头,试图掩饰心中恐惧。

    定修略微迟疑一下,说道:「我不在乎!」声音却饱含怒气。接着他粗鲁的扯下单薄的睡衣,瑜琳赤裸丰满的双乳映在眼前。他把撕裂的睡衣当作绳索,把瑜琳的双手拉过头顶后紧紧绑住。「你在乎...」瑜琳惨然一笑,望着定修说道:「你还是介意这件事...」

    「闭嘴!反正我不会放你走的。」定修又用力扯开睡裤,此时瑜琳全身上下只剩一条白色蕾丝内裤。「你注定要成为我翁定修的女人。这是不可改变的。」定修说完这句话,「啪啦~」蕾丝内裤也扯破了,瑜琳已是一丝不挂。定修迅速脱光下身,将瑜琳双腿硬扳开,将巨棒狠狠塞入小穴之内。

    「啊~~不~~~痛~~~」瑜琳痛苦地扭动着,撕裂的疼痛使她面容扭曲,失声狂叫。定修把内裤塞进她口中,不让她喊出声,下身更为剧烈的抽送。趁着醉意未消,他彷佛一头发狂的勐兽,顾不得自己“霸王硬上弓”,张狂地逞着兽慾。「唔~嗯~~嗯~~~」瑜琳泪流满面,却无法反抗,只能任其蹂躏。终于,定修蓄积已久的慾望宣泄完毕,离开瑜琳的身体。

    「好了,瑜琳。我们夫妻俩做这种亲密事情是天经地义,你到底在扭捏什么?」他把那团内裤从她口中拿出,握住她的双肩,又强吻下去。

    「噢!好痛...」她哭喊道,拉扯的力量牵动红肿的私处,不禁让她泪水翻涌。

    「你怎么了?」定修抹去泪水,说道:「哪里痛?我帮你揉揉...」

    「啪!」瑜琳羞愤万分地的煽了一巴掌。他怎么可以在硬干之后,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混蛋...放开我!我要回家!哦~~~」这一动扯到受伤的私处,痛得瑜琳倒吸了一大口气。

    「你闹够了!」定修火冒三丈,压住瑜琳的玉手,高声说道:「你想都别想!你爸妈把你下半辈子托付给我,你就是我家的人。没有我允许,你休想离开。」

    「无耻!」瑜琳气急败坏,不知哪来的力气,她用力推开了他,想下床离开。不料脚才刚踏到地面,就无力跪倒。「啊~~」私处又是一阵撕扯。

    定修见状,连忙稳住瑜琳的身子,以防摔倒。「你有没有怎样?」他心疼地检视她有没有受伤,注意到大腿内侧有暗血迹,惊唿道:「你流血了!」

    「我没事...不用你管...」她虚弱回应道。

    「这叫没事…」他顿住,突然若有所思地回头,看到床单上有星星点点的红色印记。「落红!」他欢唿道:「你有落红!」定修没想到她把处女之身献给了他。一想到这,下身又硬了起来。

    「你看错了!」瑜琳强辩道:「那是…大姨妈来了...」她咕哝着,脸上泛起红晕。「别傻了!」定修把她带入怀里。「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哪看不出来?」

    「痛...痛...」坚硬的阳具正好顶到红肿的私处,瑜琳失声叫道,身体微颤。

    「乖,让我看看!」定修不由分说,让瑜琳斜坐在大腿上,搂住她的纤腰,一手扳开她的大腿察看。原本娇艳欲滴的花唇,如今红肿不堪地微张着,斑斑血迹散在花唇四周及大腿根部,甚至有些瘀青。「痛吗?」定修歉疚地问道,手也轻柔的抚了上去。

    「拜托...别再来了...求你...」她赶紧拉住他的手,哀怨喊道。

    「对不起!我该温柔些才是!」他握住她的纤纤玉手,放在唇边亲吻。「瑜琳,我发誓这辈子我绝不负你,否则我翁定修不得好…」

    瑜琳摀住他的嘴,柔声说道:「发誓就发誓,干嘛诅咒自己?」纵然嘴上不承认,其实她的心早就沦陷了。

    「笨蛋!」他紧吻着她的唇,爱死了这可人。他暗想,女人,果然还是口是心非。

    日子一天天过去,瑜琳始终没有出现怀孕的迹象,这可急坏了求子心切的翁母和定修,他们求得一大堆中药药方,要帮瑜琳进补。于是一人喂药,另一人死命逃避的戏码每日上演,这天也不例外。

    「呕!」一闻到浓重的药味,瑜琳立刻丢下手中打了一半的毛衣,眉头紧皱,躲进厕所里头。

    「瑜琳,过来!」定修端着药站在客厅,喊道:「你躲得掉吗?」这里头含有几味难得的中药材,不仅能让她受孕的药方,据说还能滋补女体。毕竟瑜琳的体态和时下女性相比,实在太过单薄。「过来!别再让我讲第三次。」他扳起脸,发出了最后通牒。

    「我不想再喝了!那碗东西好恶心,光想就觉得难受!」瑜琳怯生生地厕所出来,坚定地摇摇头,心想自己又不是天生的药罐子,哪需要这样进补!

    「瑜琳!」他叹口气,他其实也不想逼她。「乖,喝下它。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天天被长辈们,尤其是母亲叨叨念,他也快要被逼疯了。

    「免谈!这你已经用过几百次了!」瑜琳摀住嘴,说道:「我不会再上当了!」看定修步步进逼,她不断把自己缩进墙角。

    「好!这是你逼我的!」定修容忍到极限,他不再浪费口舌,将药汁喝下,随后倾身向前。

    「不,不!」意识到接下来的举动,瑜琳嚷道:「你,你不能再这样喂我了!啊...」抗议无效,她自投罗网,陷入定修的柔情里。他厚实的双唇结实地压在嘴上,她只能无助地咽下由他口中传来的药汤。直到喝尽,定修仍不愿放开瑜琳,恣意品尝着她的甜美。

    突然,「呕...」胃部一阵翻搅,瑜琳忍住,急忙推开定修,转身冲进厕所吐了起来。「呕...呕...」她觉得难受,肠胃像是被人拧了起来。定修则是一脸诧异地望着她,不知怎么回事。前一秒不还好好的吗?难道是吻技退步了?

    「呕~~」瑜琳按着胸口,将刚喝下的药汁连同早餐吐得是一干二净。发觉情况不对,定修驱身向前,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急问道:「老婆,你还好吧!」

    「呕~~」一阵干呕回答了他,瑜琳额头冒出冷汗,脸色苍白,上气不接下气地瘫软在他怀里。

    「瑜琳!」定修抱住她,朝管家狂吼道:「达叔,快准备车!要去医院!」

    病房里,瑜琳闻着熟悉的男性气息,缓缓睁开了眼,对上定修深邃的眼睛和难掩的笑意。

    「你终于醒了!」定修坐在病床边,用手抚摸她的脸,问道:「好点了吗?」

    「嗯!」瑜琳微微颔首,疑惑地望着定修,不知他在高兴什么。

    手转而覆上她的小腹,定修对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瑜琳,我?们?成?功?了!」

    「你说什么?」瑜琳弹坐起来,紧紧揪住定修前襟,颤声问道:「再说一次!」

    定修亲亲粉嫩的鼻梁,给了安心的笑容。「老婆,你...有了!」

    「有了?」瑜琳困惑半晌,喃喃重复他的话,一时间还没领悟这话的含义。「你是说,我有孩子了?」

    定修摸摸她的头,说道:「是啊!我就要当爸爸,你就要做妈妈了!」医师说快三个月,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一算日子,应该是在初夜时怀上的。定修沾沾自喜地想着:「这下子,算是功德圆满啰!」

    「真的吗?」她继续问道,却已红了眼眶。

    「当然是真的!」定修揽她入怀,在她耳边呢喃道:「别激动!医生说你能成功受孕已是不易,若不好好调养,流产的风险还是很大的。」

    「定修,我好开心!」瑜琳窝在他怀里,哽咽说道:「我以为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了呢!」

    定修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不放心地叮嘱道:「答应我,从现在起好好照顾自己,也好好照顾孩子!」

    「嗯!我会的。」她柔顺的回答,眼里散发光芒。「我一定会生下孩子,哪怕因此赔上性命!哪怕…」

    期待新生命的人不止瑜琳一个,定修温柔吻住她的小嘴,笑了开怀。

    瑜琳确定有孕后,终于可以和难缠的中药说再见。翁家长辈话题全都转到肚子里的孩子上,要她好好养胎;但抱孙心切的婆婆脸上并没有太多欣喜神色。瑜琳心知肚明,除非自己怀上男孩,否则别奢望婆婆会对她露出笑脸。她心情七上八下,经常心事重重,若有所思。

    今晚,瑜琳倚靠床头坐着,一如往常眉头深锁。定修看到爱妻近来总是如此,心疼地问道:「夜深了,快睡吧!别胡思乱想了!」

    瑜琳眼神黯淡下去,抚着腹部,问道:「如果我生下女儿,你还是会逼我生儿子,甚至真和我离婚吗?」说着说着,眼泪已然滑落。

    定修愣了一会,深深一吐气,缓缓说道:「你现下当务之急是平安把孩子生下来,这些以后再说吧!」他不愿正面回应,毕竟夫妻俩曾为这件事闹得势如水火。

    「你确定你能顶住家里的压力?你能不在乎你妈妈的感受?」瑜琳流着泪,微弱地说道。

    定修握住她冰冷的手,哑然道:「要是为了如此失去你,那我还宁愿不生!」

    瑜琳凄然一笑道:「孩子是我生命的延续,未来有它陪你,难道不好吗?」拉起定修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含泪看着他,说道:「定修,答应我,如果生女儿,你千万不要离婚!」

    定修无奈地看她一眼,叹道:「我答应你。你也给我好好的养好身体。生产可是相当费力的,你不把自己顾好,我可不担保之后的事喔!」

    「啊!喔!」瑜琳一时没反应过来,才仓促点头。她打个哈欠,在定修怀中寻觅舒适的位置,向他撒娇。

    「困了?」定修扶瑜琳躺下。「睡吧!」拉高棉被,盖住她柔弱的身子,忧心说道:「看你这样子,要我如何放心!」

    瑜琳只觉眼皮沉重,意识混沌。她闭上双眼,憔悴的脸上洋溢起笑容。

    定修见身旁的瑜琳如此迷人,心中的慾望熊熊燃起。最终忍不住,手伸向她丰满的胸脯,隔着紫色丝织连身睡衣抚柔。「嗯...不要...」瑜琳吃力挣开惺忪睡眼,娇声说道。

    她胸前两粒蓓蕾悄悄硬挺,定修此时理智崩溃,慾望横流。他起身撩起睡衣,将蕾丝内裤熟练地向旁边一拉,瑜琳双腿间的禁地完全暴露在外。

    定修迅速褪去自己的睡裤,下身早就蓄势待发。 「嗯!」的一声,他就把监挺巨棒送入瑜琳的蜜穴中。「亲爱的,我想要你!」这是她怀孕后睽违多时的交欢,他兴奋得不可自拔。

    「咿啊~~不...会...会伤到孩子...啊~~~」意识到丈夫的渴望,瑜琳迟疑地想推开他,却被他的挺入弄得娇声叫道。

    「我会注意的。」定修已停不下来。

    「嗯...呜...啊...」顺着定修的律动,瑜琳低声呻吟:「啊...嗯…」下身不断激颤,蜜穴勐烈收缩,只觉得全身轻飘飘,好似飞上了天。定修一笑,持续在她身上驰骋。瑜琳云鬓散乱,全身香汗淋漓,巨大欢愉一波波向她袭来。她只能出于本能,弓起身承接雨露。

    「老婆...」看着瑜琳陶醉的眼神,定修把炙热的浓稠精液喷射在蜜穴内,趴在她身上喘气。

    「定修,走开!别压到孩子!」瑜琳护住腹部,用力推他。

    定修只好把巨棒抽出她身体,躺在她身边,忿忿说道:「喂!你...孩子都还没出世,在你心中地位就如此崇高啊!」

    「老公!」扳过定修紧绷的脸,瑜琳微笑地送上香吻:「别生气,孩子和你对我是一样重要。我爱它就因为是你的孩子。」

    「是哦?」他不以为然地的说道:「是谁说不当我生儿育女的工具的?」

    「那时我不想生,也认为自己不会生,才那么说的!」瑜琳越说越小声。

    「少来!」定修轻轻捏了下她的鼻子。「有了孩子,就把我扔在一旁。」

    「天下哪有跟孩子吃醋的爸爸?」瑜琳哭笑不得的看着定修,问道:「你猜,这胎是男是女?」

    「不论男女,你都不准再生了。」他强势宣布道:「我可不想再多一个家伙跟我分享你。」其实是生产的过程太折磨人,他怕于爱妻承受不住。

    「呵!说不定还生两个呢!」瑜琳想着,憧憬美好的未来。

    定修拨开她额前的秀发,紧紧搂住,贴在耳边低语道:「如果我正经八百,你哪来的孩子呢?」

    瑜琳啐道:「不要脸!」

    定修一听,抓住她的手,在全身上下其手,搔得她咯咯笑。

    「饶命啊!」瑜琳忍不住痒,拼命求饶。「你就别计较了吗!」

    「你终于知错啦?」定修故意扳脸问道。

    「知道啦!」她眨眨大眼回道。

    定修为瑜琳拉好被子,亲吻她的额头,说道:「快睡吧!」

    瑜琳柔顺地点点头,阖上眼,夫妻俩就相互依偎,等待黎明的曙光。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