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家的老婆
  • 发布时间:2018-02-24 23:0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戴上眼罩儿的老婆无须担心光线强烈的照射,不一会儿的工夫就睡着了,已经恢复平静的我仍忍不住把视线停留在她那光溜溜赤裸裸的身子上。

    做为女人太放纵自己或许被人认为观之不雅,但哪个男人又何尝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越放纵越好呢?侧卧在床上老婆的姿势的确是有点观之不雅,一腿弯曲几乎到了胸前,一腿则向后侧伸展,放松的大屁股依然耸立着,由于腿的叉开,那裸露无遗的阴户呈倒置三角形无遮无掩全都展现了出来,扭曲变形的阴户凹凸分明,丰厚的大阴唇儿和软软悬垂的小阴唇儿中间那道肉沟幽深,甚至连那阴道口也看得一清二楚,岂止观之不雅啊,那诱惑能令任何男人心欲沸腾,尽管她一动也不动。

    看见她使我不由得想起了住在隔壁的唐英,做为要好的邻居关系相处得不错,虽然她岁数比我大,我们之间一向是直呼其名,当然另有隐情了,此乃不宣之秘。

    同为女人差异也是有的,唐英的阴户比我老婆的更加肥厚。

    老婆正要准备做午饭,门开隔壁的唐英走了进来。

    “哎,姐儿们,你们那位呢?”她大大咧咧地问。

    一个院子里住得久了,又挺投缘,于是就应了那句俗话:远亲不如近邻。

    “刚躺下不一会儿,也不知道睡着了没,干嘛呀?”老婆笑着实话实说,躺在里屋床上的我都听见了。

    “嗨!别提了,我那破电脑又他妈死机了。”

    “咦,上次他不是说了让你装上防火墙了吗?怎么…….。”

    “不怨我,怨他!你还不知道我们那位呀,一他妈的上了网什么都顾不上了,催了他好几次呢,他老是今儿推明儿,明儿推后的,死机了他就不管了,你没听见昨晚上我骂了他一个不吐核儿啊,这不,一大早就撒丫子去秦皇岛,颠儿了,这王八蛋!”

    她喋喋不休地说着,老婆当然不知道她是在讲故事,便信以为真还一个劲儿的劝慰,我心里却相当清楚她这是又憋不住了。

    要说唐英长得并不漂亮,一般人而已。但她身材高大,足有一米七,(我才一米七六哟)身体非常的丰满,乳房臀部都很肥大,十足家庭主妇样,又比我大得多,这正是我迷恋她的地方。特别是她性欲很强,阴毛黑密如森林,浑身的白肉动一动都抖个不停,让我情欲大增。但她性格又出奇的柔和,逆来顺受,几乎是以一种母爱来满足我的性欲。

    如果不是她男人那东西不好使唤,(才三寸多长,她等于独守空房性上的要求总是得不到应有满足自然寂寞难耐啦,)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她一再求我要对我们的关系保守秘密,我不能不答应。

    正因为如此我对她提出来的要求一向是有求必应。

    “走吧,上我们家吃去,我都预备好了,保证让你解馋。”为了过瘾她才不再乎这一顿一餐呢,而且让我满意的是:她烹调的手艺也挺高明。

    上中班的老婆前脚出了门,忍不住的我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瞧把你美的小样儿,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吧。”唐英一边笑骂一边向外张望,当她确信我老婆走了之后才把房门从里面插上了锁。

    窗帘儿是道屏障,里面可以看见外面,外面却看不见里面,加上她的人缘儿不怎么样,何况她的房子又处在院子西北角,所以很少有人光顾这里。

    “可把我热坏了…….。”她自言自语地说着,伸手掀起背心脱了下来。

    人人都有两张嘴脸,一付是给人看,另一付才是真正的自我,经历了她我似乎才明白,只有真实才最可爱,因为真实没有虚假的成份。一双雪白的腿架在我肩上,喘气声响彻卧室。臀部高频率地挺动又收缩,硬挺的肉棒槌在她阴道里快速抽插。肉与内“辟啪”的碰击声密如雨点,淫水“吱咭”的压榨声冲击着耳膜,令人疯狂。屁股被提离了床铺,小腹的肥肉由于被抽插挤压而涌动翻滚,双乳前后颠动,汗水顺着乳沟横流,浑身上下象泡在水里一样。

    sku我把一根黄瓜先插入阴道,另根黄瓜往肛门里慢慢旋动。一边旋一边往黄瓜上抹着阴道流出的淫水。一点一点地,小儿手臂般粗的黄瓜被塞进了肛门。屁眼周围的肌肉因挤压变成紫红色,真是神奇呀,居然能被扩张得这么大。

    一口含住颗深棕色的奶头,用牙齿咬着,舌头做旋转式的舔动,双手抓住乳房,上下左右地捏动,搓揉。巨乳的乳晕几乎占了三分之一的面积,乳沟在我手的运动下忽深忽浅地变化着。使劲拉开紧紧夹住的大腿,私处在我面前暴露无余。我用拇指和中指撑开她脂肪肥厚,颜色紫红的大阴唇,露出里面一圈满是皱褶的小阴唇。小阴唇颜色深褐,润润地已有了一薄层淫水,阴道口由于紧张,收得紧紧的。我用脸摩擦着她浓密而卷曲的阴毛,用舌慢慢舔弄着阴唇的嫩肉,上下滑动,然后,用舌尖轻轻佻开阴蒂的包皮,在阴蒂上打着圈。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身体象过了电一样地颤抖起来。

    两只饱满坚挺的乳房呈现在眼前,她的乳晕已不像以前那样的红嫩,而是变得有些暗褐色。人家说,乳晕颜色越深,代表这个女人越淫荡。没有了乳罩束缚两个大奶子不仅没有变形,反而显得更加的挺拔,随着她紧张的呼吸上下剧烈起伏。

    两片大阴唇比大腿内侧皮肤的颜色略深一些,大阴唇的两侧长了一些黑毛,越向那条肉缝延伸,阴毛就越少。是经过人为修剪还是自然而然,我来不及细琢磨了。

    舌头不停舔着乳房,不断地用牙齿咬她的乳头,两粒乳头经不起刺激早已又硬又挺,条件反射她还真够敏感的,只见她身体往前微挺,不时左右摇晃乳房嘴忙个不停。闭紧着双唇,却从鼻腔发出阵阵深呼吸的声音。是在竭力表现还是情不自禁了…….?

    手指插入阴户中,不停的抠着阴壁。顿时间她不安地扭动起来,那感觉仿佛插进去的不是手指头而是千万只蚂蚁在往里爬行一般,不一会儿她就忍不住地挺起腰,好让手指能更加深入。突然一阵晕眩,整个人于瞬间陷入半昏迷状态。

    下体一阵被胀裂的痛,她本能的猛蹬双腿,扭动细腰和屁股,如铁棒钢硬充血的肉棒已经插入一半,突然将自己的肉棒往后一缩,再上前猛力一挺,整根肉棒已应声到底,被这猛力一插,啊!的一声之后,再也不挣扎了。

    在我猛烈的抽送下,她很快就到了高潮,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就软了下来,我可不会罢休,继续冲刺着。我把抱了起来,让她在上面,已经没有了刚才娇羞的表情,完全像久旱逢甘露一样,扶着我的,一屁股就坐了下来,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奶子,上下腾飞。每当她往下时,我也挺起腰猛刺,两个白色的肉球上下跳跃,真是过瘾!

    她的阴道总是湿湿的,她说我一摸她就会出水,一个拥抱也会使她潮湿起来。她把我的吞没后,开始上下动了两下,我把手扶在她的腰部,真是十分受用.

    忽然她的阴道一阵收缩,我的龟头明显地感到一阵温热,她紧紧地抱着我,紧紧地夹着我的,我也一阵酥麻,头脑一阵晕眩,两手紧紧地扒住她的两扇肥屁股,用力向上顶,精液喷射而出。

    我摸着她潮湿的阴部:“你是个性欲很强的女人?”

    她点头:“原来我也不知道,是有了孩子后我丈夫发现的,他说他根本对付不了我。”

    我说:“你的床上功夫是从哪儿学的?”

    她伸手抓住我的:“我也不知道,好像自然而然就会了。”

    我捏着她的乳房:“你可真是个天生的床上尤物。”

    她看着我:“你怎么老和我丈夫说同样的话。”

    我说:“你要经常来,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她亲了我一口:“好的,我们就这样,也不影响对方的家庭。”

    我紧紧的抱她表示同意,手又向她的肥屁股摸去:“你的屁股真好看,又大又圆,还那么白,让我亲亲。”说着,我爬过去在她的大白屁股上狠狠地亲着。

    “我的屁股是不是太肥了?”她一边任我亲一边问。

    “不,正好,你的屁股太吸引人了,我早就想看看它什么样子,并像这样抱着它亲。”

    她摸着我的头:“都怪我丈夫,一直逼我吃避孕药,他干起来方便,可把我的屁股吃的越来越大,身上的肉也越来越多。”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不怕我射在里面,我觉得这一切都像是为我准备的。我把一根中指插进阴道,在里面抠,挖,控,弹,抚。身体剧烈地抖动,发出野兽般的声。

    平躺在她下面,让她的身体完全睡在我的身上。我一手握住阴茎,一手撑开屁眼,把肉棒插了进去。我用脚蹬住床栏,双手抱住两瓣肥臀往下猛按,膨大的龟头在肛门里向前艰难挺进,肉棒把直肠塞得满满的。屁眼的肌肉象钳子一样紧紧夹住阴茎,肠道的嫩肉把肉棒包裹得严严实实,一股热气从马眼透进来,电流般传遍了全身,真是舒服受用极了!

    “舒服死了,弟弟的大太硬太粗了,把大姐的穴操的火热火热的,大姐舒服死了。小明,再狠点操大姐的穴,使劲干,下下都把干到大姐穴的最深处…….”

    玉萍来访次数忒多了,今儿老婆不在家她又来了。

    甭猜准又是发牢骚的老一套,果然……..。

    “我算是把世上的男人都看透了,哼,没他妈的一个好东西。”玉萍忿忿不平地发着牢骚,她的感慨还真多,我付之一笑问她:“哎,包括我在内?”

    “哼,你以为你是谁呀?一样啊!你们男的哪个不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呀?”

    这话里有话而且够尖刻的,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好了。

    “没冤枉你吧,嘻嘻…….。”转怒为喜的她笑出了声。

    “我好像从来没得罪过你吧,当然冤枉了。”

    “对不起了我的好兄弟,姐姐不是冲着你呀,你对我好我心里头明镜儿似的,别多心啦,我知道你喜欢我,这个你不否认吧?”

    我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哎,她不在家,咱们姐儿俩可不可以过过瘾呀?”

    “去你的,我才不呢…..。”

    掀开短裙,看到一条乳白色、小之又小的棉质丁字内裤,紧紧的勒陷在两片雪白的肥臀中间的股缝中,姐姐的整个光溜、肥大、浑圆、后突的屁股都赤裸裸的呈现在我眼前!

    我的手滑进了大腿根内侧,抚摸按揉起来,顿时她如同被电击般的整个身体僵硬起来,但没有表示异议,还是假装享受着,脸颊却不由得泛起了一层红晕。

    “哟,我的姐姐,你还不好意思呀?”我笑嘻嘻地问着将她的双腿大大的分了开来。小内裤勉强的盖住了姐姐的阴户,但小腹下大腿间的阴阜明显的耸突坟出,小内裤紧裹下的鼓涨大阴唇轮廓,和阴唇间的裂缝,都清晰可辨。

    “哪有你这样儿的…….。”她嘴唇轻启埋怨着,竟十分合作的任我分开大腿,上体后仰,咬紧嘴唇,断续的呻吟起来。没有责备我,那就是允许我的行为啦!于是我便更大胆的来回抚摸大腿、小腹避开阴户、全身的肌肤。手指头偶而故意从腹部上升,有意无意的碰触她的丰满的乳房。渐渐的,我的手指开始温柔的抚摸圆突乳峰下方的斜坡...然后找到乳罩边的空隙,手指潜入罩杯中,并且摸逐了起来。乳房灼热柔嫩有弹性,乳头则是耸立着,不由的发出喘息声!但是却又尽量的咬紧牙根,不让声音从牙缝中泄漏出来

    我将短裙向上一撸,小内裤已扭成了一条狭窄的三角布带,三角带深深的勒陷在阴户当中的裂缝中,耸突的阴阜已裸露了出来,阜上有一小蕞稀浅的绒毛,三角带两旁暴露出了两块涨卜卜、肥白无毛的大阴唇。

    大腿被我越掰越张开,几乎超过了180度!

    两片大阴唇竟大大的左右分张开了,三角裤,不,是“三角带”,也被拉歪了位置,阴户已完全裸露了出来,在因充血而分开的大阴唇肉缝中,可清楚的看到那诱人的鸡冠状的小花蒂阴核

    看到这么性感刺激的景色,我完全失去了理智。我真想迅速的扯去内裤,掏出阴茎,一个霸王硬插花,就把我的20多厘米长的阴茎迳直刺入她的阴道深处。

    能行吗?心里却犹豫不决。正在这时她终于睁开了眼,满脸通红的看着我。我和她的目光终于相遇了,只听她说了一句:“听着,插进去了就不许你拔出来,啊……”

    这条件人人都能接受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扑上去手顺着滑腻的大腿拽住裤衩就要摸屄,她紧紧攥住我的手护住禁区格格地笑着挣扎娇驱,娇喘吁吁地说:“你着什么急呀,等我自己脱下裤衩好吗?”

    “再让我等黄瓜菜都凉了,我现在就是想肏你的屄,肏你的大肥毛屄。”跟她在一块儿根本用不着客气,浪劲儿一上来她嘴里胡浸的言语比我还花哨呢。

    三下两下扒了裤衩儿,她歪在床上大腿几乎裂成了一字形,我的中指和食指插入她的嫩穴十分容易,搅动中能清晰感觉到阴道内壁上有一层层的嫩肉蠕动收缩,蠕动中阴道口紧紧夹着我的中指,我用中指不停的在她嫩穴中快速的抽插,指尖撞击在她子宫深处的阴核上,花蕊为之开放,一股股的淫液不停的流了出来。强烈的刺激,使得身子像瘫了一样软绵绵的贴靠在我身上,张着小嘴不停的喘气。

    一对雪白丰满的大奶子跳了出来,红红的奶头像两颗紫红的葡萄镶嵌在大白馒头上。

    说时迟,那时快,我将头对准了她温润的阴道口,紧紧搂住大白屁股,一下肏她进了的软屄中。而且绝对是正宗的一竿子插到底!

    然后抽出少许,让龟头只在阴道口内外活动了几下,她的阴道里已经流满了骚水,小屄温暖滑嫩,我再猛用力一插,“唧”地一声,整个八寸长的大钻进了这骚娘们儿的阴户,我慢慢地抽插了几下,她舒服得浑身上寸立刻直哆嗦,阴户紧紧地夹住了我的,一阵相当刺激的快感从她阴户里迅速传遍我的全身。

    “用劲儿..啊…我让你肏个够。啊,快肏…快点儿..啊..你就把我当小妹妹肏吧。啊,小哥哥,妹妹的小屄里特痒痒,哥哥别再馋我,放心大胆地肏嫩屄。啊……,啊。”她紧紧地搂住我的身子,悬起腰臀迎合着我的。

    阴茎一阵抽插,直捣花心,她被我肏得死去活来,“嗷,啊,啊,我要浪死了,好哥哥,你是我的小丈夫,要我的命了……。”这娘们儿舒服得白大腿一伸一伸,大白?一撅一撅,含着的阴唇一张一合,骚水顺着大白?流满床单。

    她整个人颤抖着,紧咬着嘴唇,显露出一种极美的舒畅表情。阴道被大龟头上上下下,深深浅浅的不停抽插,麻麻痒痒的舒服感,无法用言语描述。她自动地翘起两足,勾住我的腰部,让阴户更加突出,迎凑得更贴切。

    她已经欲仙欲死,阴水直冒,花心乱颤,下体拚命摇摆、挺高,配合着我的抽插,小腹冲击着阴胯,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声。

    阵阵快感逐渐加深,阴道内壁一阵收缩,紧紧夹住龟头不放,同时阴胯拚命上挺,使阴道将我的生殖器全部吞没,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也紧紧夹住我的腰身。

    我顿觉龟头一热,一阵舒爽直透心底,猛一阵快抽,顷刻间,猛地伏在她的身上,紧紧扳住她的肩膀,全身抖动连打冷战,下体紧紧压着,一股白色的粘稠液体自阴茎中喷射出来,射入了她的阴道深处。

    一炮不解气也不算过瘾,还得再来一炮!

    幸好我那射精的不软!

    她抱在胸前的两手被我拉开搂住她的腰。我的手顺着她的细腰而下搓揉她柔嫩的臀肉,不时滑进她的神秘地带。这时她慢慢地陷入了这舒服的快感之中,不一会儿她按住我的头吸吮她的乳房及乳头,很快地她的乳头硬起来。

    她的大奶丰满圆挺,乳头尖挺红润,加上她的细腰显得她的奶特别大,臀部结实高挺,美腿修长均匀,那浓密的阴毛野性十足,我的阴茎受不了……

    浑园的屁股露了出来。一条就像细丝带似的三角裤从她的细腰伸下来勒在她的屁股沟里。而两边雪白,丰满的屁股却是毫无遮拦的在外边随着她的走动来回扭摆着。

    她很配合的把舌头伸到我的嘴里,任我品尝,我边吻边抚摸她的后背和雪白的玉颈,渐渐的她的手也开始抚摸我了,我的手开始向下摸到她丰满的屁股上,她闭上眼睛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享受我的抚摸给她带来的快感,我想待会我会让你更舒服,我侧开身,低下头隔着衣服亲吻她的奶子,两只手分开进攻她的大腿和屁股,我一手摸着她美妙的雪白乳房,一手贴上她的骚屄。

    她的淫水在我的抚弄下不断地涌出,此时我也忍不住了,掏出阴茎,把抱起,打开她的腿用力地往上一干,阴茎完全塞了进去。阴茎阴道包含住,有一股气从她的口中冒出:“啊…….呀喔喔……啊……..”她痛苦地叫着,双手搂住我的脖子。

    我不再抽插,把粗硬的大阳具静静地停留在她的肉洞里。她的小洞不仅异常小巧、紧凑,我觉得她的洞里,像有拉力坚强的松紧带一样,紧紧地箍住我的大家伙,吸呀、吮呀,弄得我像有些不对劲,快感的程度越来越增高。

    她的小洞好像越来越狭小了,并且抽搐越利害,越收缩越紧凑,当我抽插时,一下下都刮在龟头上,有种极度酸麻,快感的意识在增高,而她呢,我觉得还没用力抽送几下,就像得到高度的快感般,嘴里已经发出梦呓一般的哼声。

    小肉洞包着大家伙,滑上套下的,越加刺激人心,欲念高涨,快感倍增,洞水不断地流下来,流得我一双睾丸、屁股沟、到处皆是,再看着她吃力的情形与快乐的容貌各半,甚为着急地猛伸双脚,便扒住她的屁股站了起来。

    天哪!这阴户多妙,多有趣!由于双腿打开,屁股后仰的缘故,两边的嫩肉被绽开,像个小之又小的葫瓢。那小小的迷人肉洞,蓄着晶莹的淫液,使人恨本没法相信,它能容纳得下八寸多的大肉棒槌。

    再一次含住了她坚挺的乳房和奶头,她轻哼一声,动人的身躯在地毯上扭动着,使我更加亢奋。我将在她阴道里抽插的中指缓缓退出,出于本能,她似乎有点失落的挺着阴户希望能再吞食我的中指,我不予理会,用指尖拨开她湿滑的花瓣,点在她鸡头般的肉芽上轻柔的抚动时,她挺动着湿淋淋的阴户,亢奋的张大口想大叫,又赶紧捂住了嘴,唔唔的喘气声,令我的情欲高涨。

    伏下将粗胀的大阳具贴到我揉动她阴核肉芽的中指边,将已经坚硬的大龟头替换了中指,用龟头的马眼顶着她红嫩的肉芽揉磨着,突然抓住我的手臂咬着牙根唔唔叫着,全身像抽筋般抖动,刹时阴道内涌出浓稠乳白色的阴精,她出了第一次高潮。

    趁着她闭目享受高潮余韵之时,用我的大龟头拨开她的花瓣,借着湿滑的淫液将整根粗壮的阳具挺入她被淫液弄得又湿又滑腻的阴道中。

    大龟头猛烈的撞击她的子宫深处的蕊心,顺势将她的丝袜及内裤褪下脚踝,两手撑开她雪白修长的美腿架在肩上,这样可以清楚的看着我下体粗壮的阳具进出她的美穴,带出阵阵的淫液,使我亢奋至极

    阴道壁上的嫩肉好像有层次似的,一层层圈着我的阳具,每当我的阳具抽出再进入时,阴道壁的嫩肉就会自动收缩蠕动,子宫腔也紧紧的咬着我龟头肉冠的颈沟,像是在吸吮着我的龟头,没想到她有如此美穴,是我插过的穴中极品。

    闭上眼享受生殖器结合的快感,我也闭上眼感受她极品美穴的夹磨,我们就这样默不出声静静的迎合着对方。不多时,缠着我腰部的雪白美腿开始收紧,手也搂着我的颈部将我头部往下压,让我的嘴唇印到她的柔唇上,张开嘴将嫩嫩的舌尖伸入我的口中,任我吸吮着她的香津,又将我的舌尖吸入她的口中与她的舌头绞缠玩弄着,下身的阴户开始旋转挺动同时收紧阴道夹磨吸吮着我的阳具,美得我全身的骨头都酥了。

    “好大!……戳得我好舒服……快点,用力戳我……用力……”说着她张开嘴咬住了我的唇,贪婪的吸吮我的舌尖,使我亢奋的挺动阳具迎合着她阴户的顶磨,用尽全身力气狠命的干着她的美穴,她的阴道突然开始急速收缩吸吮我的阳具,深处的子宫腔也收紧咬住的大龟头肉冠的棱沟。

    两人的生殖器已经完融合为一体,她阴户大力的旋转顶磨中,她的高潮又来了

    她的阴道好像大吸管,紧吸着我整根大阳具,我与她的生殖器紧密结合的一点缝隙都没有,舒服得我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全张开了。在龟头持续的麻痒中,用力一挺,龟头马眼已经紧顶在阴核花心上,马眼与她阴核上的小口密实的吸在一起,我热烫的乳白色浓精喷出,全部注入了她的花心。

    她用纤手将她肥嫩的阴瓣掰开来,说:“还有力再干一次吗?”

    她居然没够,还想要继续下去,天哪!!!

    喜欢就顶一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