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知的妹妹
  • 发布时间:2018-02-23 20:58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跟老妹的感情,由于上次房间中DIY被她撞见后,就变的异常的好,聊天的话题似乎也「宽广」得多,兄妹间往往冒出许多劲爆的对话。

    某天,兴冲冲的租了几片A片回家,想说今日家中无人,老妹也上学去了,自己一人要好好欣赏一下,或许也能顺便解放一下积存了数天的子孙,以免放在子孙袋中久了伤身。真所谓的人算不天算,开门进屋竟然看见老妹躺在沙发上,正无聊的把玩着电视遥控器。

    「哥?你回来啦!耶?你有租片子唷,快?我正无聊到不知道要干麻」

    「阿你不是这时候应该在学校上课的吗?」眼看着下午的A片独赏及将泡汤。

    「今天教授请病假啦,所以下午没课噜」该死的教授,还我A片独赏会来!

    「哥?我有看到你租片子耶,拿出来看啦」老妹依旧不放弃

    「儿童不宜啦」我没好气的说着

    「厚?老哥你又租A片唷,我要看啦」

    「拜托?还又租哩,我何时租过A片了」

    「上次的。。。」该死的老妹又比出了打枪的手势,真是一世英明毁于一旦呀

    无奈之下只得拿出刚刚租来的片子,与老妹分享噜。

    「厚?哥你很变态耶,尽是租些乱伦的,难道你想侵犯你可爱的老妹唷」

    「。。。。。。。。」

    看着老妹拿出第一片DVD开始放映,片中男主角正偷窥着她妹妹洗澡,老妹看的高兴,我则尴尬的不知道怎办。

    「哥?老实说,你应该也偷看过我洗澡噜」

    「谁看你呀,说身材没身材的,前后都快分不出来了」

    「哈哈?姑娘我33D的好身材也只有哥你不懂得欣赏了」

    「你那两颗荷包蛋有D罩杯吗,我看A罩杯都不到吧」

    一向受不得激的老妹,竟然就在客厅当着我的面在客厅脱下了T恤,露出了仅穿着胸罩的上半身来。要命的还不只如此哩,老妹的胸罩竟然还是蕾丝款式滴,淡褐色的乳晕若隐若现的,让刚刚受A片刺激已经半勃的老弟,一下子冲的半天高。「怎样?哥,老妹的胸部是你所谓的荷包蛋吗」

    「不是又怎样,谁知道里头是不是隐形胸罩撑着」

    「老哥你?真的气死我了,我今天跟你拼了」老妹说着竟然大胆的将内衣给脱下。看着两颗大乳蹦了出来,我心脏跳的都快吐出来了,此时电视的哥哥正在掏出分身看着洗澡的妹妹上下撸着。

    「怎样,还敢说妹妹我的胸部是假的吗!」

    「看起来不假啦,不过没摸过谁知道是不是打硅胶的」

    「死变态,就知道你想侵犯老妹,就让你哈死?看的到摸不到哩」老妹说着还将双乳夹起,还一边做着打手枪的手势。

    「今天摸不到我就不是你老哥」趁着老妹裸着上身,打算跟她更亲近。

    「救命呀?」老妹顾不得胸罩T恤都还扔在客厅,急着逃进房间。拾起了老妹刚脱下的胸罩,上头还留着老妹的体温,靠近一嗅还隐约闻的到老妹的香味,虽然我没恋物癖,对于女性内衣裤也只欣赏穿在女孩子身上的,但是刚刚老妹的诱惑让我实在无法抵挡,当场掏出了老弟用妹的胸罩撸了起来。

    其实老妹也知道,我不可能真的去侵犯她的,只是刚刚毕竟她已裸着上身,孤男寡女的很难说我下一步会怎样。此时她偷偷的从房里探头出来,看到我正拿着她的胸罩撸着老弟,未经思考又冲了出来。

    「哥?你很恶耶,还拿我的胸罩来打手枪,还我啦」说着一把抢过她的胸罩,我没理她,继续看着A片撸着老弟。此时老妹竟然坐在一旁,就这样裸着上身挺着双乳看着我撸着老弟。

    「哥?你这样打手枪啊,多久会射出来呀」老妹问着

    「你要不要试试,你来帮我打应该可以更快射」

    「我才不要哩,你好恶心唷,还要自己老妹帮你打手枪哩」

    「反正你又不是我亲妹妹,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不好奇吗」

    「可是?那我试试也好,不过你要射的时候要说唷,我不想碰到你恶心的精液」

    「一定?」

    没想到,就在没课的下午,不但兄妹共赏着A片,老妹还答应帮我撸,是梦吗?眼看老妹伸出柔腻的手,缓缓的接近我勃起到不行的老弟,先是碰触了一下即缩回,然后又慢慢的、缓缓的伸出手,终于?握住了我的老弟,我当场紧抓着她的手,不让她再有机会缩手。

    「妹?我教你」抓着老妹的手,上下撸着老弟。

    「哥?好丢脸唷,你都是这样打手枪的唷」

    此时我也没回答她,只是尽情享受着老妹玉手的触感,这感觉真的比自己来爽多了

    「妹?我能不能摸你」

    「不行?」老妹虽帮我打着,还是不肯让我摸她那对粉胸。

    终于,积存了好一阵子的精,在老妹的刺激之下一股脑的射了出来。

    「哥?你很恶心耶,不是说你要射的时候要先通知我吗」被我精液射的满手的老妹,抽出几张面纸擦着,还拿起来闻。

    「好腥的味道唷」老妹闻了后这样说着。

    此时享受着老妹打手枪后的快感,边看着她D罩杯的双乳,一切彷佛梦境般。突然发现自己还裸着上身的老妹,红着脸擦着满手的精液,才拾起一旁的胸罩T恤,朝自己房间走去。其间还不时的回头看我,那种抚媚样,与平时凶悍跋扈的模样判若两人,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能够更亲近她。

    原本只是想利用没课的空暇时间来进行A片欣赏,没想到却意外滴跟老妹有更亲近的接触,因此,只要是没课或是父母不在家的日子,无不期望着能跟老妹她能更进一步的沟通兄妹间感情。

    某天,父亲与继母为庆祝结婚十周年,决定出国散散心,度只属于两人的二次蜜月;对于父母的即将远行,我抱着份极深的期待,期待着能与老妹单独相处的难得机会,相信老妹她应该也很期待吧,呵呵。

    「哥?你是不是把我的丝袜给藏了起来啊」

    才刚送走父母去机场,兄妹间的劲爆对话立刻出现,老妹她找不到东西总有办法赖给我。

    「是啊?我昨天借来打手枪,现在已经丢掉了」

    我也不甘示弱的回着她。

    「哥你真的是很变态耶,都老大不小了也不去交个马子,老拿自己妹妹的衣裤去打手枪」

    「没办法噜,谁叫我老妹长的这么的漂亮,身材又这么的好,老哥我看到其他的马子都没自己老妹优,只好呆在家当守着老妹的王老五呀」

    「亏哥哥你想的出来,还不是老想着要占老妹便宜」

    「是呀,你既然都知道了,干脆爽快点成全你老哥」

    「厚?变态耶,等爸他们回来,我一定告诉他们」

    「说啊?那以后也别奢望我帮你洗碗晒衣服什么的」

    「哈?没关系,那我一定告诉同学,你打手枪被我看到的事情,大变态哩,打手枪也不知道要把房门锁上,还搞的自己一肚子黏煳煳的精液」

    「哇?老妹你还看的真够仔细的呀,不知道谁才是变态唷」

    一下午兄妹俩就这样斗着嘴,谁也不让谁。

    斗嘴归斗嘴,这晚餐终究要吃的,爸妈不在家而且兄妹俩也懒的洗碗,索性建议一起去外面吃。

    开着老爸的车载老妹去吃饭,老妹她穿着短裤,让开车的我很不专心,一路上一直偷瞧着老妹的美腿。

    「哥?专心开车啦,别老是偷看我的腿啦」

    「死ㄚ头、最好是啦,你以为你的腿跟林志玲一样美唷」

    「哈?老哥,我的腿美不美自己心里有数」

    老妹嘴里说着,还故意脱下鞋子将整条腿举起放在仪表板处,害我更无法专心开车。

    不过老实说啦,妹的一双腿还真诱人,看着老妹的美腿想着该怎样走下一步。

    匆匆吃完了饭一回到家,老妹就进浴室要洗澡。

    「哥?我要去洗澡了,你可别跑来偷看唷」

    没搭理老妹自顾自的上着网,回想起刚刚老妹的一双美腿,不自禁的进了屋受论坛,点进了丝袜美腿区闲晃着,里头美腿虽多却似乎都比不上老妹那双来得真实。

    大概晚餐时果汁喝多了吧,此时突然想尿尿;住旧式公寓的我们,家中竟然只有一套卫浴设备,偏偏老妹又在洗澡,这时候去敲门八成又被她说我要偷看了。

    尿急之下也没太多选择,硬着头皮去敲门。

    「老妹?可以借个厕所吗,我想尿尿」

    「就知道你这个大变态,趁人家洗澡想偷窥」

    「偷窥个头啦,不管了我快尿裤子了啦」

    横了心开了浴室门,由于老爸疼继母以及老妹,也因此家中我与老爸两个男性,都被规定要坐着尿尿,马桶盖才不会尿湿。

    进了浴室脱下裤子后,面对着正在洗澡的老妹尿尿,突然看到全裸的老妹站在浴缸中,让急着想解放的老弟勃了起来而尿意全失。

    「哥?你不是要尿尿吗」

    老妹看到我勃起的老弟问着。

    「是啊!还不是看到你裸体,害我老弟变成这样哪还尿的出来」

    「废话耶?难道还有人穿着衣服洗澡唷」

    「妹?好久没跟你一起洗澡了耶」

    「反正你都进来了,那就一起洗噜」

    三两下脱光了衣服跳进了浴缸,勃起的老弟碰到热水稍稍软了点。

    「嘿嘿?妹,我帮你擦背吧」

    「喔」

    挤了陀沐浴乳于手中并搓出泡泡,颤抖的伸出手,直到接触到老妹的肌肤才确认这一切并非梦境,几次俯身于浴室门下通风孔偷窥,多少次以老妹为性幻想对象偷偷打着手枪,没想到真的能跟老妹再次共浴,抚着他光滑细致的肌肤,沿着妹背嵴向下滑去,不时的以双手抚着老妹的双肩、双协直至妹的丰臀,双手因不敢置信而微微颤抖着,随着沐浴乳泡泡游走于老妹细致的背上肌肤。

    「哥?」老妹红着脸欲言又止的。

    「怎了?老哥弄得你不舒服吗」

    「也没有啦,只是想说好久没跟老哥你一起洗澡了,想起儿时一起洗澡的情景,觉得时间真的过的好快唷」

    「是啊?我的老妹都从小女孩蜕变成女人了」

    抚着老妹的臀画着圈圈。

    「哥?你在干麻呀,好痒唷」

    老妹说着并转过身来面向我。

    不算大的浴缸勉强容下两人,但是老妹这一转身让两人几乎贴在一块,此时老妹C罩杯的大胸贴着我的胸膛,而我已经勃起的老弟也碰触到妹的肚皮,老妹抬头看着我,眼神中已经没有斗嘴时的那股狠劲,却流露出小女人的娇羞,让我几乎忘了她就是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妹,或许应该说继母带过来得继妹。

    「哥?抱我」老妹伸出手抚着我的胸膛说着。

    伸出双手环抱着老妹,虽小时候也经常抱她,但是长大成人后,而且此时两人还头一遭光熘熘的拥抱着。

    低头看着闭着双眼的老妹,她享受着在我怀中的那份感觉,忍不住的低头亲吻了她,当双唇相接触时,老妹一直紧闭的眼睁开看了我一下,随着我伸舌入她口中的动作时旋即闭上,我舌头于老妹口中拨着她的舌,品尝着老妹口中的琼浆玉汁,透过怀抱着娇躯传来老妹稍稍的颤抖,是担心害怕还是感动使然?此时我早已用下半身思考,心里也想着彼此反正没有血缘关系,因此随兴而走,热吻着老妹的同时,双手由背嵴肌肤、慢慢的游走至老妹迷人的丰臀上,再由她丰臀向上游走直至胸部,当双手抚摸着老妹胸部的那一霎那,老妹的吻突然显得热情起来,她舌头疯狂的搅着我的舌,樱唇紧贴着我的唇,彷佛此时已经抛下一切束缚般,享受着两人的性、爱。

    我继续用手指拨弄着老妹的乳头,妹微微娇嗔着,并伸手抚着我屁股,她用指甲刮着我菊花,一阵快感沿着菊花上传,离开老妹的唇低头去亲吻她的乳头,老妹在一阵强烈颤抖后,整个身躯瘫软了下来,随着我吸允乳头的动作剧烈喘息着,后仰的娇躯让我差点没抱好她,我贪婪的吻着老妹双乳,深深的吻着、吸允着。

    接着让老妹坐在浴缸边,我步出浴缸蹲于老妹的胯间,老妹稍稍后仰着上半身,M型大开着双腿,将跨间蜜穴毫无保留的面对着我,抚着她稀疏的阴毛,老妹又是颤抖了一下,继续拨弄着老妹的阴唇,欣赏着粉红色、诱人的蜜穴,老妹蜜穴中透着隐隐的蜜汁,晶莹剔透的,忍不住让我低头去细细品尝着。

    「哥?不行!那里脏不可以吃」

    老妹仰着娇躯说着。

    伸出舌头进老妹蜜穴中,香甜而带着微酸的蜜汁泊泊流入口中,老妹她的双腿随着后仰的身躯交缠于我肩上,这动作刺激我更是疯狂的舔舐着老妹蜜穴,她随着我舔舐的动作节拍扭动着,双手拨弄着我的头发、并拉扯着。

    没让老妹有喘息的机会,我结束亲吻她蜜穴的动作,挺起勃起已久的老弟,伸向她双胯间的蜜穴挺进,当老弟插进老妹蜜穴时,随着老妹的一声娇唿,噗庛一声整根老弟没入,随着而来的是我学着A片的活塞动作,前后抽插着老妹蜜穴。

    「哥?哥?好舒服」

    老妹娇唿着,双腿还紧夹着我屁股。

    就这样,两人在浴缸缘抽插着享受性爱,老旧的浴室此时充满着染上淡黄的热气,我与老妹,享受着、唿喊着,直到终点即将来临,我才抽出了老弟,在老妹肚皮上、射出了第一次享受男女欢愉所射出的精。

    真的没想到,我的第一次竟然是给了老妹,第一次打手枪也是幻想着老妹的裸体,第一次偷窥美眉洗澡的对象也是她,甚至第一次享受性爱也是跟老妹,这平日老爱跟我斗嘴、一点都不温柔的老妹。

    看着她还半躺在浴缸上的娇躯,以及满肚子黏煳煳的精液,老妹她用手指拨弄着肚皮上的精液,一种很挑逗却也很怪的感觉。

    「哥?这些就你的子孙耶,黏煳煳的、好恶唷」

    老妹继续玩着彷佛是新玩具的精液。

    欣赏着老妹的裸体,33C傲人的双乳、淡褐色的乳头,168公分的身高、让老妹的双腿看起来很修长,尤其圆润细致的脚,让我更是经常的对它们行注目礼;不算浓密的阴毛,整齐的覆盖在阴唇上缘,迷人的阴唇透着诱人的蜜汁,晶莹剔透的光泽,让我不敢相信刚刚才在里头卖命奋斗着。

    「哥?你好变态唷,干麻这样盯着我看呀」

    老妹虽然娇羞的抗议着,却起身端起我的老弟送入口中,一边舔舐着、还不时抬头看我,刚刚射精后还很敏感的龟头,承受着老妹的舌功,一波坡的刺激随着妹的动作传入脑中,我闭着眼享受着,享受着跟老妹间的另类天伦。

    浴后,我与老妹相拥而眠,老妹的闺房极少让我进来,现在却不可思议的解禁,拥着老妹躺在平日不可侵犯的禁地,妹的床有股淡淡的香味,跟她迷人的娇躯一般的诱人香味,难怪刚刚妹拒绝去我房间睡的提议,呵呵、我的狗窝里又乱又脏的,难怪经常被老妹嘲笑。

    一手枕着老妹的头,一手轻抚着老妹的乳房,就这样与老妹双双的裸睡于她淡香的床上,老妹她轻摸着我的老弟、套弄着,这样的刺激让刚刚射精的老弟,再次的昂首挺立起来。

    「耶?哥,它不乖它又硬了唷」

    「妹?被你的手这样玩着,哥能不硬吗」

    「是唷?那哥,你还想吗」

    「想什么?」

    「想刚刚洗澡时的那个呀」

    「洗澡时哪个?」

    「厚?你很故意耶!一定要老妹说那么恶的话才会爽呀!大变态哥」

    「哈!」

    兄妹俩谈笑间,老弟又苏醒了起来,挺起再度勃起的老弟,趴于妹M型开的双腿间,挺身插入蜜穴,插入后没立刻抽动,而是环抱着妹亲吻了起来。

    「老妹?我爱你」

    「大变态老哥哩,强奸了自己的妹还说爱勒」

    「老妹?以后我们都要继续这样噜」

    「继续你的头啦,恶心变态的老哥」

    老妹推开了我的环抱,我努力的抽插着她,娇喘声中终于再次射精于妹肚皮上头。

    「哥?你好喜欢射精在肚皮上喔,那次看你打手枪也是射在自己的肚皮上耶」

    老妹娇羞的红着脸说着,还边玩着刚刚我射出的精液。

    「对啊?这样才好清理,不会搞的到处都黏煳煳滴」

    「是唷?那能不能告诉我你多久需要打一次手枪呀」

    「不一定噜,那要看多久能偷窥到老妹你洗澡」

    「厚~大变态哥,我就知道」

    本主题由 smallchungg1985 于 半小时前 审核通过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