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变身女人和n个男人二
  • 发布时间:2018-02-23 20:57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厮磨》

    《媚狐之吸精攻略战二》

    应了。

    我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估计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没等他们来抓我, 先他们一步向门外走去,门口的职员一看我出来了都慌忙的跑回各自的位置,只 是用余光扫视着我,进了警车,几分钟后,来到了警局,简单的询问了几句后, 我愕然了,原来是欣欣把我告上了法庭,他被我击成了重伤,右睾丸组织死亡, 有可能影响到将来的生育能力,看到这个消息我是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我出 了口气,难过的是欣欣居然为了他把我告上了法庭,难道他在欣欣心中的地位就 这么高吗?这让我很伤心,或许她对原来的我也不会这么好吧,想到这里我毅然 决定了把官司打到底,有大明作后盾,再加上是我把大明的“情敌”伤成这样的, 大明肯定心里也会好受些,我给大明打了电话,很快他就赶来了,经过部分手续 后,我跟大明出了警局。

    “哈哈哈,该,罪有应得,婷婷做得好!”自从大明看了他的病历,嘴就一 直没合过,笑得脸都有些抽筋了。一想到他前天被我顶到蛋蛋,蜷缩在地上的狼 狈样,我就觉得很好笑,他那时真跟个被开水烫了的豆虫一样,捂着蛋蛋在地上 来回打滚。看着大明笑个不止,我也随着他大笑了起来,活像两个刚从精神病院 出来的疯子。

    “走,我们去庆祝庆祝,你说吧,你想去哪吃?”大明高兴的看着我,自从 认识他开始也没见过他如此开心过,也不知怎的我也突然来了食欲,现在大吃一 顿倒不失为一个放松的好办法。

    “去华侨大厦吃大龙虾吧!”我兴奋的提议道。

    “好,就吃大龙虾,走喽!”他跟个小孩似的,高喊一声,车子随即开动起 来,直奔华侨而去。

    四星级的酒店在泰安来说已经算是上档次的酒店了,我们来到了最高的一层, 既能看到泰城全貌又能品尝美味的海鲜,看着圆桌中间的红彤彤的大龙虾,我口 水都要流出来了,海鲜我从小就爱吃,如此丰盛的海鲜大餐这还是第一回吃,要 不是因为这事,不知道何年何月大明才能带我来吃一回。

    “别看了,再看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想吃就拿吧!”大明说着把大龙虾拿 给了我,好家伙,这么大怎么吃啊!

    我用着自己从来没用过的工具,东挠挠西碰碰还是不知道如何下口,只能看 着它干着急。

    “哈哈哈,你怎么这么笨啊!连个虾都不会吃,哈哈哈!”他看着我吃鳖的 样子,大笑起来。

    “哼,不吃了!”我把龙虾推倒了一边。

    “不吃我吃!”他说着把龙虾拿到了自己身边,拿着小刀沿着龙虾背部的中 线缓缓切开,虾壳顿时裂开,白嫩香甜的虾肉破壳而出,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 不一会工夫,这个只有虾肉的昂贵好菜就出现在了眼前。

    “嗯,真香!”他用小叉子取了一块,滑稽的嗅了嗅,用夸张的神态赞美道。

    “切!”看到他故意馋我的神情,我不屑的扭过了头,夹取了身边的大闸蟹。

    “么么么,这细嫩顺滑的香甜虾蓉,就像婷婷那洁白无瑕的玉乳,美味非凡, 让我销魂难忘!啊,没想到这普通的海鲜还能带给我如此完美的享受,么么么么 ……”

    看到他滑稽的表演,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吃个海鲜还能联想到性,想象力 还真是丰富,看着他拿着虾壳狂亲,就跟亲我似的超级搞笑。

    “婷婷,看到了吗?这在生物上叫做虾的头胸罩!”他左手拿着虾壳,右手 拿着叉子指着头部给我解释道,模样滑稽可爱。

    “哈哈哈,大哥你真无敌,还头胸罩!那是头胸甲!”笑得我前仰后合,真 没想到他还有这么搞笑的一手,欢颜笑语中已经将所有的烦恼抛到了脑后。

    “哦,对头胸甲,光看你那挺拔的双峰了,一时间竟然说错了,呵呵!”他 色迷着眼睛看着我。

    “讨厌!”我撒娇的说道,眼睛直盯着他盘子里的大虾。

    第十三节我靠~ 什么年代了~ 还娃娃亲~ 一顿唯美的午餐过后,我突然接到 了欣欣的电话,她要见我,或许是因为天宇的事吧,我们约好在绿屋见面(绿屋 是个咖啡馆的名字),我刚挂了电话不久,大明也莫名的接到了她打来的电话, 短短的通话中竟然全是我勾引天宇的话,这让我怒不可涉,她竟然说我弄伤天宇 是因为天宇找了她之后我妒嫉才这么做的,我几次想夺过电话来痛斥她一顿,但 都被大明阻拦下了,听完了欣欣的挑拨,他刚才兴奋的脸上突然挂上了些阴愁之 色。

    “大明,别听她胡说,她是在挑拨我们!”我即气愤又惊慌,气愤是因为欣 欣含血喷人,惊慌是怕大明再听信了欣欣的话,大明看着我,眼中满是狐疑的神 色,看到他这么不信任我,我心里更气愤。

    大明严肃的看着我,仿佛是在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是个臭流氓,我们现在没任何关系,大明不要听信他们的挑拨啊!他是 在嫉妒我们,我们不要理他们。”我抓着大明的胳膊说道,他只是冷冷的看着我 焦急的脸,没有任何表情仿佛是在看一个未曾相识的陌生人,我最怕的事终于发 生了,他已经开始怀疑我了,这个死欣欣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维护那个天 宇来跟我作对呢?虽然我很愤怒,但我还是不想过多地责怪欣欣,或许她也是在 被蒙骗之中,唯有扳倒了天宇才能澄清事实,没想到他是个这么工于心计,机关 算尽的无耻之徒。

    大明挣脱了我的手向外走去,我刚忙追上前去,叫住了他:“大明,相信我, 千万别上他们的当,我们在一起不容易,别让他们打乱了我们的生活。”我上前 真诚地说道,眼中也充满了期盼的目光。

    “我一句话都没说,你跟我解释这么多干嘛?我还有事,有话回家说!”他 冷冷的说完,大步走去,把我自己凉在了这里。我真傻,像这种事越解释越说明 自己心虚,即使解释了他也不会轻易相信,有些事是不能解释的,越解释越糟糕。

    绿屋的一个幽明的角落里,我喝着一杯苦咖啡等着欣欣,我憋了一肚子气等 着欣欣来对她发泄,这个可恶的死丫头竟然不动脑子想想,乱说一气,挑拨离间。 几曲优雅的音乐过后,欣欣悠悠的向这里走来,一身橙黄色的连衣短裙,透明的 丝袜,时尚前卫的小包挂在跨侧,这么冷的天她也不怕冻着,不过粉嫩修长的美 腿却让我有点魂不守舍了,甚至比我的腿都要美上三分,虽然她打扮的时尚人也 漂亮,但她此时脸上却浮现着淡淡的忧伤,她静静的坐在我对面,轻轻的撩去了 肩上的秀发,一股浓郁的体香随即传来。

    “今天找我什么事?”刚才还想痛斥她一顿那,可一看到她就不知道如何开 口了,只是用着平时的语气问道。

    “雅亭姐,我想求你件事!”她两手交叉的放在膝盖上,低着头,极小声的 问道,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在承认错误。

    “在求我事之前,你先回答我个问题!”看着她说道。

    “什么问题?”她抬起头来,一双美目不安的看着我。

    “你跟天宇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这是我长久以来最关心的问 题,天宇怎么可能跟欣欣认识?两个根本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并且天涯之别的 人怎么可能走到一起来?说完我喝了一口咖啡,味道太苦,只能慢慢下咽。

    “我们是从小定下的娃娃亲……”

    “噗……”还未等她说完,超级意外的回答让我不急反映,满口喷饭,哦不 是,满口喷咖啡,咖啡溅了她一身,我的举动也着实吓了她一跳,她拉起领口轻 弹着衣服上的水珠,我赶紧递过几张纸巾,连忙道歉:“对不起,真不好意思, 我一时……”

    “没事,我自己来吧!”她接过纸巾,自己擦拭着衣服上的水迹,不经意间 领口深处的两个饱满润实的玉乳映入眼帘,坚挺的小乳头轻轻的顶起粉红的乳罩, 像两个未更事的小孩争先恐后的的要观看外面的世界,那雪白细腻的肌肤应该比 我的还富有弹性吧,真想摸一把,哪怕是碰碰也好啊,如果能轻轻的含住吸吮上 一口的话,那不就幸福死了,哈哈哈。想着想着脸上不禁露出了难以掩饰的色相。

    “雅亭姐???雅亭姐???”欣欣顺着我的视线看了看自己走光的玉峰, 又不解的看着我,提醒道。

    “哦,没……没什么……哦,不是,我是想问你没事吧?”龌龊的行为被发 现后,我一是语塞,竟不知说什么好,颠三倒四的说完后,随即陷入了短暂的尴 尬。

    “其实,你这么惊讶也很正常,毕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娃娃亲这一说!” 说着话的时候,她脸上浮出了一朵美丽的红晕,让她看起来更加娇艳迷人。但这 也太离谱了吧,娃娃亲,小时候只当是开玩笑的事,就算有也顶多是在农村等落 后的山区才有,怎么会发生在欣欣身上。

    “那你打算跟他结婚?”我直切主体的问道。

    “嗯!”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就是说,你从来都没爱过龙?”看到她点头含羞承认的样子,简直像晴 天霹雳,差点让我气晕过去。

    “……”

    “说啊!”我气愤的吼道,吼声之大,连一旁的服务员都闻声赶了过来,我 一摆手,她会意的赶忙走开,欣欣也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哆嗦了一下。

    “……”她含泪的眼中竟是悲伤,一言不发的看着我,我知道再问也没有什 么结果了,只是心中的怒气还没消,愤愤地看着她那粉红的皮包。

    “我很爱他,真的很爱他。”凄楚感人的哭泣声传来,我意外的听到了不曾 听过的声音,两颗晶莹的泪珠冲破了她美丽的眼眶,轻轻的滑过她娇美的脸庞, 脱离了芙蓉美面,像两颗无瑕的水晶砸在了棕黑的桌面上,瞬间破碎,支离成无 数美丽的小水珠。欣欣伤心地哭了,刚才的气愤刹那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如此 凄楚可怜,让我怎能忍心再无视她。

    第十四节竟然要我为天宇怀孕~ 休想!

    “欣欣别难过了。我想知道,如果龙还活着,你还跟他结婚么?”我给她递 过去一张手帕,问道,毕竟我还是想知道在她心目中到底是我重要还是他重要。

    欣欣含泪望着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到底是爱龙多一点还是爱那个混蛋多一点,你自己 心里没底吗?”看到欣欣没主义的样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既然说爱我,还在 我跟另一个男人之间难以抉择,这是爱吗?我当下厉声问道,语气虽没有刚才那 么愤怒,但也是怒眼相向。

    “雅亭姐,你怎么这么关心我跟龙的事?难道你也喜欢过龙?”她看到我愤 怒的样子,反而平静下来了,擦了擦眼泪,把问题转问向了我。

    “龙只喜欢你,我只想知道在龙跟那个天宇之间你会选择谁?”我再一次郑 重的问道,手已经跨到了包上,随时准备走人。

    “雅亭姐,如果你站在我这个位置,你会选择谁?一个是清贫的童话般的爱, 一个是现实幸福的爱?”

    “第一个!”要我回答,我肯定是要向着自己。

    “如果龙活着的话,我也许会选择他,但现在他走了,我不想再生活在他的 阴影之下了,雅亭姐希望你以后也不要再提他了好么?”刚干涸的眼眶此时又泪 水充盈了。

    “好吧!不过你三番五次的打扰我们,到底是什么目的,既然你也想跟那个 混蛋结婚,为什么要来打扰我们,挑拨我们?”

    “雅亭姐,别这么冲动,他也不是什么混蛋,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想让你帮 帮我,我现在很无助,姐……”说着痛苦的泪珠就掉落了下来,如果换成别人的 话,我肯定会觉得丢人,但眼前的女孩却是欣欣,看到她哭,我心里也不是多好 受,尤其是听到她那最后一声长长的“姐”时,声音里充满的期待,也隐藏着无 奈与无助。

    “怎么了,欣欣,你让我怎么帮你?”我用腿轻轻的碰了碰她。

    “姐,你能为天宇生个孩子么?”听到欣欣的话,我的脑袋像要炸开了一样, “嗡”的响个不停,甚至整个世界此时就剩我一个人了,我不敢相信这是从欣欣 口中说出的话,我瞪大了眼盯着她,但她的模样却是模糊的很,心跳一阵阵的加 快,不知不觉中自己已是泪水涟涟,最后竟然趴在桌子上痛哭了起来。

    “雅亭姐,对不起,雅亭姐……”我没管欣欣的劝慰,只是自己兀自痛哭, 像是个被人欺负而无处伸冤的孩子,如果这话是从天宇口中说出的,我不会有什 么伤感,因为他本就是个禽兽,可是欣欣既然也这么说,让我心里难受的很。也 不知哭了多久,我疲惫的抬起头,欣欣也满脸挂泪的看着我。

    “姐,对不起!”欣欣哽咽着向我道歉。

    “他这么对你,你都能容忍么?你要这样的爱情有什么用?你还有没有尊严?” 我愤怒的指责道。

    “姐……”欣欣哭得更伤心了,整个绿屋成了我们的悲情宣泄地,周围旁坐 的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们,但现在我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万刃割心,谁人无 泪。

    “欣欣离开他吧,我们姐妹一起生活好么?”我真诚地问道,我也真希望如 此,大明,我和欣欣一起生活。

    “雅亭姐,谢谢你,可是……可是……我离不开他!”她再说最后几个字的 时候声音已经低的几乎听不见了,但我还是听出了意思,这让我伤心到了极点, 为什么她会对那个该死的混蛋这么痴情,欣欣在我心中的地位也大打折扣。

    世上有几个这样痴情的傻瓜,为了保住傀儡般的爱,宁愿让自己心爱的人跟 别人上床。

    “欣欣,听我一句话,离开他吧,他不值得你爱,他是个阴险狡诈,居心险 恶的小人,他时时刻刻在惦记着我,他不会爱你的!离开他吧!”我现在都想掏 出心来给她看,让她知道我并没有骗她。

    “雅亭姐,他爱我,是我先做了对不住他的事,我才同意他这么做的,这样 我心里也会平衡些!”

    “什么对不住他的事?”我紧迫的问道。

    “我把第一次给了龙!”欣欣的话又一次震惊了我,这不是骗人吗?正待我 要严词反驳时欣欣又开口了。“去年情人节的时候,龙也不知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把我叫到了他所在的酒店,我去的时候他已经喝醉了,他跟我说了很多,很多他 的伤心事,他平时都不曾说过的,但他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地感动了我,我把他带 到了自己的住处,或许是酒后乱性,他强行要走了我的第一次,但我并不怪他, 那时我也是真心的喜欢他,当时我天真地以为,只要他能一直对我好,我们就能 走到一起,可是……”说到这里,她再也说不下去了,而我也隐隐有了些印象, 她说的也似乎就是事实。

    “那他就拿这个做威胁,来让你答应他的请求?”

    “雅亭姐,请你帮帮我!”欣欣没有回答我的话,此时倒像是个小女人,央 求我道。

    “哼,你休想!我不会再便宜那个混蛋了!”我最见不得欣欣为了别人而求 我,现在我都觉得她有点贱了。

    “姐,她会伤害你的,每当想起你的时候,他的表情都很恐怖,似乎你应属 于他一样!”

    “就因为这样,你就愿意让我跟你心爱的人上床?”我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说 道。

    “雅亭姐,那好吧!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我会把事情跟你男友交代清楚的!” 欣欣掩面起身走了,我愣愣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娇弱的背影,心里真难过的很, 我猛地一口把苦咖啡灌进了肚子里,此时觉得生活是那么的累,那么的复杂,真 想找个地方安静的睡去。

    第十五节把戒指给你吧~ 俺不和你玩了~ 我无精打采的看着眼前的空杯子, 在泪水的扭曲下它似乎变成了我和大明的家,温暖舒适的卧室,宽敞明亮的厅堂, 一切都那么熟悉,那么温馨,可它们又慢慢的变得模糊起来,到最后没有了任何 踪影,估计那以后就不再是我的家了。没有信任的爱情又能持续多久呢,怜悯和 单方面的付出只能更多的伤害自己,就像欣欣一直在为天宇付出一样,只能增加 自己的伤痛,不可能换回最终的爱。

    我出了绿屋独自走在大街上,想想对我一脸怀疑的大明,和他那晚对我的蹂 躏,我心里不禁一震,那原来是多好的一个家啊,温馨舒适,而现在我却觉得那 像是个魔窟,自己随时都可能惨遭蹂躏,我开始犹豫了,我是要继续跟大明在一 起,还是要离开他,如果在一起,那我怎么才能感化大明,怎么才能让他知道真 像,如果他知道了真相,还会不会再爱我。如果我要离开他,那我要到哪去?哪 里还有我的家?我不想再见母亲,一看到她那满头的白发,我就落泪不止,或许 老人也需要平静的生活吧,看到我,她可能会想到自己未曾过门的儿媳妇,遗憾 悲伤。

    “雅亭!”身后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我回头看去,正是救我的英雄,他 现在跟我在一个公司,因为部门不同,所以也很少见面,这次不知怎的却在大街 上遇到了他。

    “福志!”看到他我显然有些惊讶,他脸上还是那股青春的气息,身上似乎 有无尽的活力。

    “你没事吧?”他走到我身边,看着我的脸说道,估计是他看到我眼角的泪 痕了,我不想让她知道我的事,也不想坏了他的好情绪,当下笑了笑说道:“没 事,沙子迷了眼睛。你怎么到这来了?”

    “我今天辞职了,想找个时间跟你说一声的,但走的时候没找到你,没想到 在这里遇到你了。”他笑着说道,脸上似乎没有任何不快。

    “怎么了?不是做的好好的么?为什么要离开,是谁要你离开的?”我瞪大 了眼睛问道,我很为他打抱不平,他工作很认真,同样人际关系也很好,他要走, 说实话,我心里还真有些不舍得。

    “呵呵,没人捻我,是我自己要离开的,这段时间谢谢你跟大明在工作上的 照顾!”他笑着说道,笑的很真诚,似乎看不出里面有什么虚假。

    “说谢谢的应该是我,你下一步打算到哪去?现在好工作很难找的!”

    “看看吧!趁着年轻在外面多打拼几年。”

    “要是有什么困难,就找我,我能帮的就尽量帮忙。”

    “嗯,谢谢了,你还有事吧?不打扰你了,再见!”

    “嗯,再见!”说完,他转身离去,不知不觉中,我的目光已经停在了他的 背影上,那是个宽实的背,是个可靠的背,但他要背起的女人不是我,应该是一 个幸福的女人。

    回到家里,我脱去了衣物在浴室里认真的冲洗了一番,换上了艳丽的服装, 想借此来唤起大明的注意,可是那天大明却根本没有回来,我给他打过好几次电 话,可总是提示关机,这是他第一次夜不归宿,我心里担心极了,自己守着空荡 荡的房子,夜晚空旷孤寂。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的来到了公司,公司的员工都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我,那 种目光刺的我浑身难受,费了好大劲后我才找到了大明,他看都没看我一眼,就 要从我身边走过,我一把拉住了他。

    “大明,你这是怎么了?你宁愿相信他们的挑拨也不相信我么?”我心里气 愤的很,觉得大明这样怀疑我真的很幼稚,但估计到他在公司的形象,我还是尽 量心平气和,小声地说道。

    “大明,你昨晚去哪了?为什么不回家?”我走到了他身前,看着他的眼睛 问道,他把目光看向了一侧,显然他也在生气只是自己在忍着罢了。

    “以后我的事,你不要再管了!”

    “什么?大明,你说什么?”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虽然知道我们在这样 下去不会太长久,但也没想到会是这么快,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大明,你跟我进来!”我使劲拉着他的胳膊,重新走回了他的办公室,关 上了门。

    “你到底想怎样?”一关上门,大明立刻爆发了,他怒冲冲的对我吼道,但 这正是我想问他的。

    “我想怎样?我只想过正常的日子,不想让别人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为什么 你偏偏上他们的当,来摧残我呢?”

    我也压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对他大声喊道。

    “我们分手吧!我不想再像个傻瓜似的被蒙骗下去了,既然留不住,那我何 必死皮赖脸的强求!”

    “是,你就是个傻瓜,一个十足的傻瓜,我真心对你,你却这般的猜忌我, 不用你赶,我不会再缠着你了。”面对这么薄情寡义的人,我本不想哭,可泪水 却出卖了我,当我再次触摸到那枚钻戒时,心中一炳,身体无力的瘫软下来,这 是这段感情的见证,晶莹剔透的钻石里记录着往昔的旧情,我含泪看着它从手指 上一点点划过,知道只要摘下它就没有再带上的机会了,我也不会再戴上它了, 我没对不起大明什么,要走我也没有了任何愧疚。

    “戒指,你留着吧!”他说完,绕过我身体,要走。

    “给你!”我奋力撑起身子,把戒指交到了他手上,我从口袋里掏出钥匙, 把那一串串钥匙,连带着那两年的情感交给了他。我转头的瞬间,泪水止不住的 流了下来,洗涤着心里的伤痛,这就是承诺给我一生幸福的男人,为了我什么都 可以不要的男人,他的那些感动的我泪流不止的豪言壮语,现在想来都他妈的是 屁话,那时的我真天真,还以为能够跟他白头偕老过完此生,但还没多久,就已 经到了这种地步,该走得要走,该留得也未必能留。

    他似乎叫了我一声,但我不想再抱任何希望了,就算他有想留我的意思我也 不会回去了,这么分分离离,离离分分的有意思吗?我从把钥匙交出的那一刻起, 就已经把所有的情感丝线都斩断了,虽然我心里还是有他,但我必须强忍着伤痛 离开他。我快步走过公司的走廊,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过,然后走下楼梯,随便上 了辆公交车,过窗的风像一把把剪刀把我的泪剪切成一颗颗的泪珠,窗外一片朦 胧,不知过了多久,一人轻轻的碰了碰我,递过了一只干净的手帕,我转眼看着 他,他是个中年男子,正同情的看着我,我接过了手帕,擦干了眼泪,但我怎么 也笑不起来,只是带着悲伤重新又回过了头,看向了窗外。

    第十六节车到了郊外的终点站,我漫无目的的在乡间的小道上走着,不知道 该何去何从,走累了,我来到一块石头旁坐了下来。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借我手 帕的中年男子在我不远处也停了下来,我没理会他,就这么看着空旷的荒地,一 阵冷风吹来,黄沙漫天飞舞,让我闻到了土地的气息,“或许我死了,尸骨化成 泥土后也就是这种气味吧!”

    我心里默想着,手却抓起了一把泥土。

    天空中飘着几朵云,云很白很高,整个天空像是一幅美丽的画,既然有天堂 为何却把人间也描摹的这么美好呢,生活在世上的人就算知道有天堂,或许他们 也不会舍得现在的世界吧,这一刻我没有想到死,而是想更好好的活下去。

    伤害我的人,不值得我为他而殉情,我要活的更好,我要让他知道失去我是 他一生中犯下的最大的错误。我仰天撒掉了手中的泥土,轻浮的黄尘随着冷风飘 散,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经过中年男人身边的时 候,他冲我笑了笑,是善意的笑,虽然我现在心情好了些,但还不至于能够露出 笑容,我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即扭头继续向前走去。

    回到市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没有了家,我该到哪呢?身上也就只 剩了八十多元,我到了一个快餐店,要了一碗面,热腾腾的肉丝面,这是我中学 时常吃的一种,现在闻到这种味道感到亲切的很,再加上半天没有进食,这时觉 得它分外的香。

    正在我大口吃面的时候,一个服务员端着几样平时我最爱吃的菜向我走来, 我只是抬头瞄了一眼,便低头继续了自己的进餐,这种奢侈的生活已经成为历史, 我以后只能节俭的生活了,酒菜不再属于我,正想间,香味越来越浓,盘子竟然 放到了我身边,我抬头狐疑的看着服务员,“你放错位置了吧?我没要这些菜!”

    “小姐,是那位先生给您点的!”服务员说着指了一个方向,我立刻按照她 指的方向看去,可没有什么人。

    “哪位?你是不是放错了?”

    “咿???刚才还在那的!没放错,就是给您的,他已经帮您付钱了!”她 转头四处查看着,但始终没有找到那人。

    “哦,谢谢你!”

    “不用!小姐,您慢用!”说着,服务员拿着托盘走了。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都没有认识的人,这会是谁给我的呢,大明肯定不会, 自从我上午走了到现在他都没给我来过一次电话。宇轩?也不可能,好长时间不 见了,如果是他的话,他也不可能要躲着我的。除了这两人,几乎没什么人会是 我认识的了,想着想着,目光慢慢被眼前的可口饭菜吸引了过去,看着色香味俱 全的菜肴,我顾不得许多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填饱肚子的我,看着空荡荡 的盘子又有了些惆怅,不知何时再能吃到这样可口的饭菜了。

    出了餐馆,我慢步溜达在大街上,脑海里一片混乱,这才真真正正体会到了 无家可归的感觉,我恨天宇,恨大明,恨欣欣,一个是三番五次的来骚扰我的恶 棍,一个是宁愿相信别人也不相信我的男人,一个是甘愿被人当作棋子使用的痴 情傻瓜,越想仇恨越深,最终仇恨凝聚到了一个人身上,那就是万恶的天宇。                                (续文在26楼)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