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炮友的真实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1-29 23:1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她是我公司以前同事,个子不高但胸部却相当丰满,我们一直有着像哥俩般的友情,

    偶而吃吃饭或到她家坐坐,但面对其傲人的胸部偶而还是会有想入非非

    有一次她提到很久未去露营,我便顺口说我有帐棚睡袋改天一起去露营,没想到她竟一

    口答应了,后来便约了个时间去中横玩,我也想趁此机会试探她是否对我有意思,便带了

    一些保险套在身上,一路上聊者聊者,到了大约四点多终于到了文山温泉(野溪温泉),我

    们换好泳衣便下池泡汤,刚开始还有点默生,过了一会儿我便将温泉挖深一点趴在池中

    她竟说要帮我洗澡便在我的背上搓揉,我竟马上有了反应(还好我趴者她看不到),但四

    周还有许多游客我也不便干嘛!

    离开温泉已天黑了,我们在附近找了个地方扎营,吃完泡面便在躺在帐蓬中边喝酒边聊天,

    (酒也是她带的更让我确信其有意让事情发生),半杯威士忌下肚后全身发烫,又睡不着,便

    鼓起勇气对她说:「Carey,我想要你!』没想到她竟一口回绝:「不行!』真让我尴尬不已

    就这样沉默了半小时,我以为她睡着了,她竟突然问我我是不是喜欢她及她说她的乳头很

    小我是否会介意之类的问题,但她没有更进一步的表示我也不敢再更进一步,这趟旅程便

    如此告一段落!

    过了几天的周六下午,她约我去她住的小套房家,电视看着看着有点困了便在她的床上

    躺着闭目休息(因为有了前车之监,我只是很单纯的闭目休息,并无其她念头),没想到她

    竟将灯关了背对着我躺下,问我现在还想不想要她,我想这个再听不懂真是白痴!

    我马上翻身开始抚摸她的手臂,她说这次先抚摸就好不要脱内衣,我怕吓着她便说好,先

    脱去了她的外衣里面穿的是黑色胸罩,我便隔着胸罩玩着她的乳房,她的乳房真的很大

    (我猜应该有D罩杯),我根本无法一手掌握,摸着摸着我便将手指深入胸罩中捏起她的乳

    头,她的乳头真的满小的(几乎没有乳晕),过一会她便开始呻吟起来了,我索性将她的胸

    罩拉下来开始吸允乳头,一手尽情揉捏另一个乳房,我过去两个女友都只有A罩杯,所以

    这次真让我兴奋到了极点,两手抓着她的乳房又抓又捏,嘴上也丝毫不放过的咬着乳头!

    过了几分钟,我的右手慢慢游移到三角地带,隔着内裤我已经感觉到她已经很湿了,但我

    还不敢太急以免吓到她而前功尽弃,摸着摸着我又再度施出绝招----手指慢慢从内裤边

    缘伸入,此时她完全已经泛滥到极点了,她更是吟叫不已,我知到时机已成熟了,但为了

    确保,便再将手指直接插入阴道,而她更是已经完全疯狂,主动将手伸过来玩我涨的通红

    的阴茎!我见时机已成熟,此时不上马更待何时!便一鼓作气直接将她胸罩,三角裤全脱

    了,直接扶着阴茎便插入,此刻她已经比我还疯狂,不断扭动身体配合我的冲刺,或许是

    太紧张了,我很快就射了,觉得真的表现太差了,心中暗自决定要讨回来男人的尊严

    过了几天我又去找她,此时大家便都有默契了,直接关了灯上床去,这此来之前我已有准

    备先在家射了一次,所以这次应该不会丢脸了,因为上次她告诉我她的敏感带不在乳房而

    是在背部及脖子附近,果真一吻该部位,她就吟叫不已,由于她住的是出租套房,隔音不佳

    ,我只好摀住其嘴巴以免她叫太大声被人听见(她事后却告诉我她觉得被听到更刺激)

    结果她竟将我的手指当作老二般的拼命勐吸,慢慢的我也吻到她的丛林地带,她的

    毛不算多,稀稀疏疏的,不是我喜欢的那一型,不过既是炮友便将就点了,她的淫水很多,

    而且没有味道,让我可以尽情的又吸又舔(我前两个女友的淫水都有一种味道所以我并不

    是很喜欢口交),舔着舔着我将下半身移到她的头附近,她也很自动的将我的老二放入嘴

    中勐吸,有时甚至吸到我有点痛,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便扶着她屁股狠狠的插入,她也像

    支狗一样屁股翘的高高的配合我的插入,同时嘴中更是疯狂似的呻吟着,插了一会儿我

    仍未想射精,正好藉此机会表现一番,便将其侧躺着插入(此姿势插的最深)更是让她

    受不了一直喊着「你的那根好粗,好粗喔!』

    此时我知道我已征服她了。又干了一会儿 又将其翻到正面将其两腿抬到我肩上,准备

    冲刺,没想到这个淫荡的女人竟要我用力捏她的奶子,要我强暴她,面对此一荡妇,我当

    然不会放过,一面用老二勐干着淫水四溢的穴,另外两手也握住其两只肥奶又揉又捏,

    嘴巴也用力的咬着奶头,真是爽到了极点,干了许久,看她也被我操的差不多了便一鼓作

    气将千军万马射在其子宫中,我也虚脱的趴在她身上,昏暗的小套房中只剩下二人的喘息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