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钱包桃花运
  • 发布时间:2018-01-29 23:12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头脑‘轰’然在响,文忠回过了头来,粗鲁地扑向了小贞,马上吻她的红唇,把她占领,小贞立时把身体摇摆起来,勾人魂魄的呻吟声随着开始。

    小贞是个生过孩子的少妇,但毫无损及她肉体的美妙,尽管是春潮怒涨,有如洪水泛滥,然而,小贞的灵魂深处,那种怨妇的寂寞并未被男子的侵占所驱散。

    自从小贞企图获得一个知情趣的丈夫的理想,被事实所粉碎之后,对于文忠,看起来是那样的结实、强壮,经过她周密的计划和试验后,才敢放胆让他闯进生命中来。

    当文忠火热的生命向她徐徐深入时,小贞快活极了,神秘的肉壁为他展开,快感的神经听他支配,少妇的怨情,正一点点地被消解、溶化。

    进入到某一个程度时,小贞徐徐退却了,这时,她那里像个新开发的水井,水源不断涌现,带来火辣辣的热情,使小贞更形兴奋。

    退却,也是到某一限度,文忠马上全力以赴,像个跃马提枪的英雄,冲锋陷阵,勇不可挡!后来,他愈加深入了,简直深入到小贞的灵魂深处,小贞浑身的神经都被性爱的快感所包围了,每一个细胞都被欲火焚烧着,只有尽量地从文忠的冲击中,挤压间,才能止住那种奇痒,小贞猛烈的耸动巨臀,迎接文忠忘形的入侵。

    文忠感应到小贞的反应了,他知道,小贞长期处于寂寞之中,心头的欲火积压太久,如今一旦像火山爆发,那他必须全力以赴,文忠加快动作,舌头舔着小贞的乳头,两人就像失去理性的野兽,拼命扑向性欲的火堆。

    现在,他们只知道世界上,只有作爱才是唯一美妙的东西,万事皆有其开始与结束,而今,是一切平静的开始了。

    (泄....)

    小贞像堆烂泥似的躺在地上,双手仍在自慰,欲死不能之陶醉状,文忠过来抱住小贞,在裸背上游抚,小贞对文忠说:我丈夫不是个男人,他...太老了!

    文忠接着说:不!他在中年,应该比小伙子更精力充沛才是!

    小贞此时流下眼泪,说:但你别忘记, 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他的事业上,他不知道作爱比其它事更重要,当我还未到高潮时,他已经射精了,就像死人般的倒下,你说我要如何做呢?

    文忠一笑置之。

    文忠和小贞紧贴着,小贞对文忠道:你的技术不错,难道有人教过你,说说你的第一次经验给我听,好吗?

    文忠微露尴尬之色,好吧!我说-让我先躺下来,不然,那会压得你浑身麻木了。

    文忠自述-我对男女间第一次的经验,是和一个中年妇人,有三十岁左右吧!

    那时,我只有十九岁,刚是五专毕业的青年,那一晚,也是个初秋的晚上,我刚参加学校举办的毕业舞会,结束后已是深夜十一时多,走在冷清的路上,又转进一条静悄悄的横街,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来,‘先生,你失了钱包吗?’

    那个女人穿着浅黄色、低胸的旗袍,她手中果然拿着黑色的男用皮包。但文忠本能的摸一摸口,说:这不是我的,我没有带皮包。

    ‘哎呀!干么碰我的胸部?’

    文忠可急了,急忙道:‘对不起,我想把钱包还给你..谁知一时急了..无意中...’。

    文忠被那个女人一把捉住,威胁的说:‘说句对不起就算了吗!我叫声非礼,你就逃不了,但是我不想张扬出去,我要带你回家见我老公,他是警察,看他如何处置你!’

    文忠相当害怕,他知道,如果那个女人一叫‘非礼’的话,稳被抓去警察局,又对那个女人说着:‘这钱包真不是我的,可能你看错了。’

    但她听完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硬把钱包塞进文忠的西装衣袋里。

    文忠这下可着急了,她泼辣的说:‘走,乖乖的跟我回去见我老公。’

    她从鼻子里冷笑几声,用手搓着高耸的胸部,雪雪的呼痛起来。文忠觉得倒霉极了。

    那女的对文忠说,你别想要逃跑,随我来。走出巷子,在水银灯光下,他看着她扭摆的巨臀,虽在此情形下,也使文忠的心有点把持不下。那双修长的小腿,窄窄的旗袍下摆,一扯一拖的,把三角裤的轮廓勾出,那真诱人极了。

    女的回过头来看,发现他正注视着她的臀部,她笑了,让文忠心鹿乱撞,脸红耳赤的。

    走到一栋大厦前,她停下来,他们一起走进电梯里,她按了十一楼,脸对着他,笑了一下,却是从温柔中带有娇媚了。

    电梯停止时,他们一起走出去,她取出了钥匙,走进了其中一间房子。文忠打量了一下,大厅陈设得很讲究,各个房间静悄悄的。

    女的对文忠说道:‘你一定想知道我是谁,你不用知道太详细,不过可以知道我的名字,我叫‘晓纯’,你不用拘束,请随便坐。’

    文忠怯怯的坐在沙发上,有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希求这女人的老公不在家,那么这女人就没辄了。等得发呆时,那女人走出房间了,文忠眼前突然发亮,心头也加促狂跳不已。

    晓纯身穿一袭浅色的轻纱睡袍,直拖到膝上,那质地太薄了,连里面的黑色三点内衣也显现出来,高耸的胸部把睡袍挺着。

    晓纯走到文忠身边,忽然紧贴着他,这出乎意外的动做,使文忠吓死了,无退缩的余地,晓纯伸手抚摸着胸前,使那双肉弹变形,文忠顿时心头兴起一种烈火。

    晓纯说道:‘好罢!我相信你刚才是不小心,才碰到我的咪咪,但是..再让你碰碰好不好?你从未摸过女人吧?’

    晓纯把娇躯向他偎来,来吧!你可以再摸一下,文忠心想,这是难得的艳福,他是穷光蛋,即使她有意做‘美人计’,那他也不会被挤出啥东西来。

    晓纯吻得很激烈,文忠第一次接触女人,他不在有任何顾虑,真的向晓纯爱抚了,摸在乳峰上、腰肢、巨臀...。

    晓纯已开始激烈了,要文忠帮她脱去衣服,文忠迫不急待的将两人衣物脱去,他伸手至晓纯的胸部,将肉弹捏在手中,文忠第一次看穿了女人的秘密,看到毛茸茸的一片,简直快窒息了。

    文忠连忙伏了下去,压在晓纯丰满的躯体上,摸索着前进的道路,而她的玉手马上伸来,为他带路,深入不毛,果然有一团热气把他包围,兴奋得腰部忙向下耸,恨不得整个头进入她的里面,青年人-尤其是没有经验的,他的热情来也速,而去更速,只是盲目的动几下,像石破天惊般的抽动一会,便静止不动了。

    文忠有点惭愧的侧着头,说:‘我..太快了..是不是?’

    晓纯安慰着他:‘第一次嘛!谁都是这样子的。’

    歇了一会,晓纯提议到房里面,房里有冷气,会更舒服些。两人赤裸裸的走进房里,一起倒在乳胶床上,这是第二次了,文忠知道了进攻之道,晓纯伊伊唔唔的叫起来,令人发狂,但是,无可奈何的,他软绵绵地伏了下来,一动也不动的气喘。

    晓纯有点失望似地,长长的吸了口气,她勉强装出笑容,但从她的笑容里,文忠窥到了失望之色,这刺激了他男人的矜持,也就由此时开始,教他痛下决心,要练得征服女人的好身手,令女人不敢再小看‘它’!

    这一晚上,文忠没有回家,只打了电话给父母,说住在同学家。这一晚,文忠与晓纯到底作了几次爱,他自己也数不清,给你猜啰!!!!

    文忠说完,小贞将他抱的更紧了,两人互吻着唇,更是比刚才激烈,想必是要发生大战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