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伟大的妈妈 ( 14 )
  • 发布时间:2018-01-29 16:3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14)

    在旧城区,我家里边还有一套房子,那是在一个很旧的小巷子,原来大园子

    式的形式,被分成一个个的小房间,现在基本上都租出去了,有前后门。我们有

    一个小房间还没有租出去,里边全都是一些比较旧的东西,只有妈妈有时在保险

    公司中午下班后来睡一下觉,还有就是收一下租金。

    我是在这里长大的,原来的朋友也走了不少了,当年一起玩的朋友只剩下了

    后门所住的一家。那是一家姓蔡的,父亲叫蔡耀华,我以前叫他华叔,而他的儿

    子叫蔡晓啸,但他的IQ较低,也比较胖,所以小伙伴们都叫他猪头。虽然我也

    是这么的叫他,但却没有和其他人一起欺负他,所以当年我们玩得是十分之好,

    就是在我搬了出来后也是如此,时常的通电话约在一起玩。

    七天的国庆长假,使我们又再聚在了一起,不过在当年,我爸爸看华叔不顺

    眼,而华叔也看我爸不顺眼,我们的妈妈也是如此,相互都不咬弦,但爸爸与阿

    姨、妈妈与华叔之间却有说有笑。我们两个小孩子却不管这些,一直保持着深厚

    的感情。

    十月四日这天下午,我和猪头一起去了租场打篮球,本来是打完后一起再去

    唱K的,但那班人渣却放了我们飞机,说泡妞的泡妞,说有人请吃饭的也有,最

    后只剩下我和猪头两个人,我们也没有办法。反正到旧城区的家也不远,我们两

    人商量就回到那里去。

    现在旧房子那边租的都是一些外省人,他们通常都是早出晚归,要到晚上才

    回来,因为猪头的家是在巷子的最深处,平时是没有人进来的,而我家没租出去

    的房间后门就是正对着猪头的屋子,他们是这里唯一没有搬到外边去的一户了。

    「喂,我到你家,你有什么招唿我啊?」我边走边问着猪头。

    「我最近买了几张VCD,都是外国人上日本妹的,别提多剌激了。」猪头

    一边小声说着,一边色迷迷地淫笑着。

    「真的?这就要见识见识了。」我听着也兴奋起来。

    不知不觉间,我已走到了巷子的口了,巷子是直进到底再转左到底才是猪头

    的家,但却不是很深,只有十来米。我们慢慢地走着,到了巷子的转角位,突然

    之间我瞧到华叔站在门口,掀起着门帘,对着我家的后门。

    猪头这时走过了我旁边,我一把拉着他:「别动,你瞧你爸。」

    这时猪头也省悟了,低下头向那边瞧去。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的

    眼中,是我妈!

    我妈的身上只有一件透明全薄纱的平胸睡裙,穿着那件衣服可以说是等于什

    么都没穿着一样,但手上却是一双白色过肘的长手袜,就是那种晚礼服通常所用

    的那种,下边是一双闪光的宽荷花边长筒白色丝袜,脚上蹬着一双白色的露趾高

    跟拖鞋。

    妈妈飞快地跑过了对面,她的手上还有一串钥匙,华叔在她过来后就将门关

    上了。

    我回头一望,猪头明显看呆了,显然他从没看过这样的事。但我却已是老手

    了,但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华叔将我妈搞上了。

    「别愣着啊,想看戏就走啊!」我小声地对猪头说。

    「怎么看?」猪头明显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回复过来。

    「后门啊!想看真正的活春宫就跟着来,将后门钥匙给我,让我来。」

    我一把抢过猪头的钥匙,拉着他轻手轻脚地走进了他家里。他的家还是没怎

    么变,但猪头原来的房间却搬到了另一边,原来他的小房间变成了杂物间。可是

    原来两个房间之间用来透光用的相通小窗户还是没有变,不过上边用纸封着,但

    纸上已有几个破洞了。

    我们进来时,华叔的房间是关上了门的,我们走到了窗口下边,这时的猪头

    一点都不笨,他轻手轻脚地将两张椅子拉过来,利索地拉着我上了椅子,里边正

    如我所说的,正在上演着一场活春宫。

    华叔倒在床上,像欣赏艺术品一样瞧着在床前的妈妈。猪头看着我妈,口水

    都流下来了。

    我妈就像一个女神,她的一条穿着高跟拖鞋的美腿踩在床上,另一条腿则站

    在地上,右手的食指放在口中,另一只手则握着左边的巨乳。

    「小婊子,真是越来越骚了。来,帮我舔舔。」华叔边说边拍了拍下体隆起

    的部份。

    「来了。次次都是这样,真是的!」

    妈妈跪趴在床上,双手拉着华叔的裤头,轻轻地将裤子拉了下来。她胸前的

    巨乳压在华叔粗粗的大腿上,深深的乳沟,巨乳被压得不停地变换着形状。这时

    华叔的内裤已经脱下了大半,红红的龟头上边上边有丝丝的沾液,妈妈的手袜显

    然是给华叔带来了兴奋的感觉。

    妈妈的左手轻扶着华叔的肉棒,右手则打棒着华叔下边的双丸,她将华叔龟

    头的前端含在了唇间,用两片薄薄的嘴唇轻抿着,红色的嘴唇在我们这个角度显

    得格外的娇艳。

    「亲爱的,你的口技越来越好了,不枉我教你这么多年。哈哈!」华叔边说

    边得意地大笑着。

    我察觉到妈妈的面上闪过一丝不快,但却迅速不见了,只是继续地做着她的

    工作。华叔的肉棒不算粗,但却比较长,妈妈要含着它并不困难,但要全部吸进

    去却是不可能的事。

    华叔的手按到妈妈的头上,要我妈妈将他的肉棒吸进去。妈妈将嘴巴张到最

    开,双手撑在华叔的大腿上,将头慢慢地向下压。

    华叔反着白眼:「呵……呵……爽,真爽!就是这种感觉,珍珍。」华叔的

    脚都爽得伸直了。

    妈妈在深喉了几下后,将肉棒吐出,还是用手扶着,用舌头轻舔着华叔的肉

    棒,并用舌头在华叔的龟头顶部绕着圈,用舌尖在马眼上轻点一下,再用力挤一

    下。

    华叔这时已坐了起来,他变得更加狂热,他将妈妈的透明薄纱衣从背部两边

    抓着,双手用力一分,「嘶」的一声,妈妈那件纱衣已一分为二。他将妈妈扶起

    来,这时妈妈的手护在胸前,戴着长手袜的手抓着纱衣的胸前部份,若隐若现的

    感觉令我和猪头几乎疯狂。

    华叔将妈妈放在床上,要她趴着,妈妈配合地趴着,将床上所有的枕头放在

    了前边,她抱着,有一个放在腰部,将她的屁股垫得更高。

    华叔握着肉棒,将上边全是妈妈口水的肉棒一下子就剌进了妈妈的肉穴中。

    「啊……阿华,轻点,不要那么勐啊!」这时才听到妈妈说话,因为她的口

    中一直含着华叔的肉棒。

    「珍珍,你不是喜欢我勐吗?我再勐点,勐点……啊……呀……」华叔受到

    妈妈的剌激后,更用力地挺动。

    妈妈「呵呵」地喘着气,华叔在下边则玩弄着妈妈的巨乳。

    「你这乳牛,说,是不是隆过胸?」华叔边抓边问。

    「没有啊!我说过的,啊……」两人的呻吟浪叫声此起彼伏。

    「说,你是谁的?大声点!」

    「我是华哥的,我只想华哥的肉棒。」妈妈无奈地回答。

    一阵激烈的动作后,华叔的动作慢了下来,他一下子拉出了肉棒,将妈妈的

    屁股肉拉开。

    这时妈妈惊恐地转过脸来:「不要,这次不要那里,行吗?」妈妈语带哀求

    的语气使我与猪头都想立即开声答应她,但华叔却没有理会。

    「我跟你哪次不要这里的?你不要像潘建英那婊子一样不知好歹,如果不是

    你老公的话,你也不会这样,他上我老婆,我就上你。这里是你老公平时没试过

    的处女地,让我来开苞那次你不是很爽吗?」

    妈妈无言以对,只得将头深深埋进了枕头中。华叔就着肉棒上的淫水,将肉

    棒慢慢地挤了进去,妈妈为了不发出声音,用牙咬着枕头,那种又痛又爽的表情

    再次出现在妈妈的面上。华叔将妈妈的长发拉着,在手上缠绕了一个圈,然后向

    下拉着,妈妈原来深埋着的头被拉了出来。

    「怎样啊,我的亲亲,我的肉棒是不是比你老公要好啊?」华叔淫笑着问妈

    妈。妈妈不答,只是一个劲地喘着粗气。

    华叔见妈妈不答,可能有点恼怒了,他将头下边用力地挺动着,原来在外边

    还有半分的肉棒已全部捅进了妈妈的屁眼当中,妈妈的喘气声更大了,华叔也趴

    在妈妈的背上,轻咬着妈妈的肩膀。咬完妈妈的左边咬右边的,但他又不时地轻

    舔一下妈妈的肩膀。

    「啊……快点吧!我顶不住了,华哥。」妈妈终于忍不住叫起来了。

    「是谁的好啊?」华叔再次问道,还边问边将舌尖在妈妈的耳朵后边、耳垂

    与脖子。妈妈想动,但却被华叔拉着,只能保持着抱着枕头的姿势,华叔的手还

    在妈妈的乳头上轻捏造着。

    「华哥的好……你饶了我吧!啊……啊……」妈妈说完后趴在床上不动了,

    显然她已达到了高潮。

    华叔也只是多坚持了一阵,他大叫一声,全身绷直,然后一下子就趴在我妈

    身上不动了。

    当我和猪头回过神来时,华叔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只见他接着手机。

    「什么?你不回来吃饭?那好,我和儿子自己搞定行了。」华叔将电话挂掉

    了。

    「怎么,潘建英不回来了吗?」妈妈问着华叔。

    华叔倒了下来,睡在床上,妈妈也转过身去,躺进了华叔的臂弯。华叔的手

    还搭在妈妈的巨乳上,一把一把的玩弄着她的乳头。

    「可惜不能玩久一点了,我们的儿子在一起,可能就要回来了,我打个电话

    给他,如果还没回来,我们再来一次。」华叔对我妈说,我妈的手已经移到了华

    叔的下体处。

    我们这时才知道坏事了,猪头拿出手机刚想关机,手机已经响起来了。在隔

    壁的华叔与妈妈听到铃声,可是什么都明白了,他们立即穿着衣服,妈妈也找了

    件华叔的衣服穿了起来。

    我们四个人在客厅里相遇了,这时四个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两个面上的表情

    真是难以形容,但猪头却是色迷迷地盯着身上衣衫不整的我妈。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