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诱妈妈的牌友
  • 发布时间:2018-01-29 16:3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事情就有那么巧,距离和施妈妈玩后的第三天晚上,妈妈和牌友再家中打到

    十二点多钟,方才结束,我在房间正在偷看黄色小说,看得我阳具挺硬,边看边3 `3 z4 o& R0 X( r' t

    在手淫时,忽听到妈妈叫道︰「子强,出来一下!」

    h5 r; ?! R4 T0 A

    「哦!什么事情?妈。」/ v9 ?* W. f5 v9 q

    8 f1 B8 T# ?" C9 ^0 U+ c" g# h

    「子强,来!时间太晚了,你送刘妈妈回家一趟,我不放心刘妈妈一个人回; l$ U7 ^9 Q1 u

    去,在路上要好好照顾刘妈妈,知道吗?」

    # ?: [( C$ f: D- R; \. w

    「徐太太,真不好意思!子强,那谢谢你了!」/ F0 k) z. L+ A5 R" u3 i. H+ k- B

    ; m# L! s, k! B! ~: g! {) t: C$ I

    妈妈答道︰「没关系!反正他明天放假,睡晚点没有关系。」6 x2 h4 N/ y4 ], t" A& r$ ^

    ' Y% G0 V% ?6 {

    我也答道︰「刘妈妈,别客气!」

    8 w) e6 y7 |4 d# w

    于是我俩就坐上计程车回她家去。因车子的座位并不算太宽,刘妈妈长得丰" E9 m$ ?: d& B3 M( m; b" w4 B

    满肥嫩,我也长得身高体重,故我和她两人在车上是依靠得紧紧的,又是夏天,

    二人衣物又单薄,从她身上流出一股略带汗酸味及肉香的汗水,随着三轮车行走) \1 F/ ^! \; C2 X, t5 h( O

    的微风,迎面吹入我的鼻子中,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异香味。0 y& \+ `( T7 K

    0 U9 x# d$ M: B2 ~- [

    我故意把一只手及侧背,紧紧的压在她的一个乳房上面,随着车子行走的颠' W. o0 Z. i& x

    颇,一擦一磨,有时故意把手顶压磨揉两三下,虽然隔着一层衣服和一层乳罩,; z-

    可是我穿着短袖上衣,光裸的手臂就是出来了。

    哇!好棒的乳房,虽肥大而不松软,弹性十足,奶头已经被我揉压得硬挺起% s; w6 ~) B1 D- f

    来,我有意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不轻不重的抚摸着,虽然隔着一层裙子,但是

    大腿上的温度已传遍我的全身,阳具兴奋的硬翘起来了。

    先看一看刘妈妈表情,再准备下一步动作,看她是否和施妈妈一样,也是个

    性生活不能满足的妇人,若是的话,今晚就有美食可吃了。下定了决心后,我就

    开始用言语打动她,看她反应如何?9 A! C6 @0 ~2 s% V( o2 X% @) G

    . {2 g) [- D( E% Y7 x

    「刘妈妈,你每天打牌都是这么晚回去,刘伯伯不会生气吗?」

    " K( O% n' E3 O8 t

    「他才不敢呢!哼!刘妈妈不生他的气,他就算上上大吉了。」

    「哦!有那么一回事?那就奇怪了!」, ?5 H+ y. Q; Z0 c$ O. N4 E

    「你奇怪什么?」

    「我的意思是︰刘伯伯是一家之主,为什么会这么怕刘妈妈呢?」

    , Y' V/ P- s2 A; Q

    「此是说来话长,不说也罢!一提起来我就生气,家务事也不好对别人讲,

    更何况是夫妻之间的秘密呢!」2 ^# W" G6 \6 t1 l! y. c5 s* y' G

    . `% S9 r! q7 R: ~7 K

    「刘妈妈对我讲嘛!我绝不会去乱讲的,好不好?」

    「你还是小孩子,对你讲何用,你又不能为我解决问题,讲还是白讲,不讲) ?* O3 ]! g* n% j9 S" ~

    嘛!才少令我生气。」

    「我不是小孩子!我都十八岁了,你看我长得又高又壮,不像大人吗?刘妈% U1 X' p1 d) [$ s+ b; W1 ]% T- B! N$ X

    妈请您讲给我听,说不定我可以帮您解决一部份问题呢!」8 X. f7 c2 O9 S& ^

    : Q5 p2 X1 U& i' w

    刘妈妈看我的表情,娇声笑道︰「子强!你虽然长得高大健壮,毕竟你还是/ o0 O1 \* M; X

    个十八岁的小孩子,你不懂大人的恩恩怨怨,以及男女间的感情。」

    「那可不一定哦!刘妈妈,不管我能不能帮您解决问题,请讲给我听,也好! U% l4 ^9 Ny

    增加我的见识,将来在男女之间的感情上,若有什么事情发生,也可以做参考和

    借镜嘛!」

    + T4 g+ X+ d) J1 h- h1 I

    「嗯,好吧!回家再说给你听吧!但是你不能对别人乱讲啊!」

    「我知道!刘妈妈您放心吧!不然我发誓给您听好吗?」0 L& p2 w0 u$ x4 u! n* Q+ M" j

    * }: A& S/ ?0 Y' G

    「不必了!刘妈妈相信你就是了。」她伸手急忙摀住我的嘴。) E" O, }$ x3 xs6 p8 |; `

    & C6 T$ C! M6 o6 D4 D

    从她手中传出一阵肉香,我真想抱她狠狠的吻一顿,但是在这行人来往的马* i) e( V. x8 j

    路上,多有不便,万一有所拒绝而大声尖叫起来,那就糟了,等到了她家后再见# o5 z4 o5 r6 O

    机行事。2 B6 R, _W1 e5 V* z) U$ J

    & f/ H( M; p0 v& a

    到了她家,房子很大,气派不凡,除了一位老妇人管家外别无他人,刘妈妈. G: n! ]0 d* K2 r8 F

    和我坐在客厅里,老妇人端上一杯茶,刘妈妈叫她去做几道小菜后︰「吴妈,这9 ^; s9 D6 l, E7 X( T1 a- X

    里没事了,你回房休息去吧!」2 u) T9 a1 P3 u- J! i7 G

    2 G' j* f1 |) o$ y' C9 Q* K7 r9 G

    等吴妈走后,我说︰「刘妈妈!这么晚我留在这里,吴妈会不会告诉……」, \2 _* V5 \; E% L+ d1 e* {' S

    % @0 g( qr4 u' v7 m) @

    我的话尚未问完,她就打断了说︰「没关系!她是我出嫁时带过来的随身老0 Z9 F/ F% o; u# P8 u

    妈子!她在我娘家及夫家待了四十多年了,她只有帮我的,绝不会帮我丈夫的,

    你放心吧!」

    2 R0 ?0 ~& ^5 n, E

    她先把吊扇打开,说道︰「二十多年前我嫁给他时,环境没又现在好,夫妻

    共同甘苦,才有今天的成就,他现在有钱了,在外面金屋藏娇,嫌我老了,常常

    不回家,难得一个月回来两、三天,早已把我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你说我生不生

    气?所以我每天去打牌消磨时间,反正有的是钱,输一点我也不在乎,他怎么敢) Q# u! f' B/ u& L@: z& r

    管我。再说钱有一半是我和他辛苦赚的,他也不敢管我怎么花,所以我说不生他I/ I! T+ o* s; {

    的气他已是上上大吉了。」

    我一听就有八成的把握了,她也是一个性饥渴的妇人,和施妈妈差不多,虽3 p0 T! Z' }$ D

    然性生活苦闷的十分严重,需要也十分厉害,但是不敢随便找野食来吃,所以就2 H5 R( G* I5 A1 P; q

    以输钱的方式,去发泄心中的闷气。4 }6 m$ k2 y3 Y7 c( v1 ]! c

    嗯!机会来了。! O" Z; G4 J" t( F5 C

    * G@( \! m5 @j3 Z! n

    「刘妈妈!那您可以不去打牌呀!可以到中南部去旅行嘛!叫您的儿女陪您

    去啊!」

    「我的女儿已经嫁人了,陪她丈夫和小孩和做家事已经够忙了,哪还有时间

    来陪我这个老太婆呢!儿子去当兵一年多了,就算他在家里陪女朋友玩都来不及/ U) D" z8 u0 u! u1 D5 |4 @% Z

    了,才不会陪我呢!真是命苦,来!子强!再来一杯……」1 `1 K1 m6 n! u, V; h1 i5 }

    「刘妈妈!别喝那么多了,会喝醉的。」. a. J3 C/ M% f9 Y. `

    「那更好!一醉解千愁,醉了、醉了、一醉百了,所以我还是说你小孩子,: L4 q- Q% D- A& a

    对你讲了,你有什么办法替我解决呢?叫我跟他离婚吗?我都快五十岁了,再嫁

    也没人要了。」

    「刘妈妈!您哪有那么多岁数,我看您都不到四十岁呢!」

    「哈哈!你真会开玩笑,我哪一点不像快五十岁的人呢?你说说看嘛!」

    「真的!刘妈妈!我绝不骗您,您除了眼角有几条细细的鱼尾纹之外,您的

    皮肤、身材都不像快要五十岁的人呢!」+ L1 z8 R( M( y- N

    * K- I! i2 q, @: ?7 i

    「我二十一岁嫁给他,因环境不好不敢太早生孩子,到了二十五岁才生第一- \: {$ m: J9 w1 T

    个女儿,二十七岁才生第二个男孩子,女儿今年二十四岁了,儿子二十一了,我

    今年四十九,还不算老吗?」$ I3 H& r& e3 I7 Z2 x

    「刘妈妈!我真的不觉得,您一点都不老,您不说我真的以为您四十还不到( N! Q/ wm7 Y8 ^' Q

    呢!真看不出来您的身材保养的那么好,男人见到您都会想得睡不着呢?」我看' \5 C* j: ^5 N/ K. L

    时机渐近,就开始用言语来打动她的春意。

    果然,她被我的言语动心起来了︰「子强,你怎么能对刘妈妈讲那么难听的7 ?# i7 |) `! \* t% G0 H) F7 {# a

    话,什么男人见了我睡不着觉,那我不成了妖怪了吗?」

    「真的!刘妈妈,您长的又娇又美,男人见了都会想入非非呢!」3 R6 g! Q' g$ }& f

    「你啊!愈说愈不像话了,真是鬼话连篇,坏死了!」她用手指在我脸上捏4 Z9 D2 r1 B$ h+ Q

    了一把,粉脸羞红,娇羞的叫道。

    7 D: o8 i/ R' f* o; O: Q$ \+ J+ c6 \

    「刘妈妈,别骂我好吗?我说的是真心话,连我也想入非非了!」# u; x$ }8 \1 E8 E

    「要死了!你呀!真是人小鬼大,小小年纪像个色狼一样,连刘妈妈的老豆+ l9 b" B# p, t4 u( s

    腐,你都敢吃……真……真不像话……」

    「刘妈妈!我绝不是吃您的豆腐,我年纪虽小,那个『鬼劫』却很大,您若

    是喜欢的话,我可以替刘妈妈解决无聊的时光,好不好?」

    说着我拉着她的玉手放再我那硬翘的大鸡巴上面,虽然隔着一层裤子,刘妈

    妈的手摸了上去,芳心扑扑的跳了起来。8 ^& E" W* e9 m, l+ |1 L% V" f

    哇!好大的鸡巴!想不到他年纪虽小,那个『鬼』还真是大,不但鬼大,还1 h; T" E3 ol3 q- l+ ]

    懂得女人的心意,但是多少还是难以启齿,娇羞的低着头,连手都忘了抽回来。

    我看了她的模样,知道她已春心大动,已是我口中的美食也,只是不敢对我; A; O: g3 ?& X: @# w" ]

    有所主动的表示。于是我就大胆的抱着她的腰肢,一手扶着她的乳房,嘴唇勐吻/ ls# V5 E$ I2 e$ `( X

    着她的樱唇,原来刘妈妈已经春心荡漾矣。

    2 SN( ]3 d+ }% C* j

    我把舌头伸入她的口中,不久她也把舌头伸入我的口中给我吸吮。我再也不

    犹豫一手插入她的三角裤中,摸到一片阴毛。她的阴毛和施妈妈的不大相同,施, j8 Uq' v4 e8 U# d

    妈妈是浓密粗长,生满小腹上一大片,刘妈妈则是柔软细长生在阴阜上。

    '

    刘太太挣扎的︰「不要!子强!真的不行呀……快把手拿出来……」

    2 K+ ?* U/ r+ o* ^3 k8 c

    我不管她是要不要,反正今晚是玩定她了。有了施妈妈的经验,我知道女人6 l9 Q' P1 `7 Z0 k" u; ?( {3 v2 H/ j

    在未成事以前,是为了她女性的尊严以及天生害羞的本性,只要大鸡巴抽得她舒, c7 `V7 l6 y. e4 m# j" ^# i: m

    服畅快,就万事OK。她不但不恨你,还爱你入骨呢!若是你的鸡巴短小无力,' e* y" ^# `4 m# H+ r$ \

    软弱如棉,她不但不爱你,还恨你入骨。0 j) Z5 u# t4 }8 t. H

    9 N9 s+ U5 y3 k

    她真的受不了我的亲吻、抚摸调情的手法,已经好久未曾和丈夫行房,她全4 l/ i& C2 f$ \; @6 q

    身如触电似的,尤其乳房及阴阜,被我抚摸得一阵快感,已传遍到全身,使她全# f. v% z! A+ M" s

    身崩溃,已无力推拒,任我为所欲为的摆布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