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偷情星期日
  • 发布时间:2018-01-29 16:3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今天是星期日,我一早就来到小芳的家,她要我教她用EXCEL作图表。女朋友有命,自然不能推托。她也有够笨的,教了好半天才勉强明白,弄得我的大腿都酸痛酸痛的(为什么会腿痛?她可是坐在我的大腿上学的唷!)。

    我轻抚她大腿,在她耳朵边笑道:“好丰满噢,你好像也该减减肥了吧?”她一巴掌打在我的腿上,不依地道:“你才要减肥呢!”我正想大声唿痛,小芳已扭过身子,用手捂住我的嘴巴,“嘘!不许叫!爸在外头呢!”我摆出一脸痛苦的样子。小芳好像有些心痛的样子,离开了我的身体,蹲下来,按摩着我腿上的肌肉,轻轻问我:“好痛吗?”

    我刚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一脸痛苦,大点其头。

    “是这里吗?这里呢?”她边问边帮我按摩。我当然是舒服极了,但我却另有主意。“不是这里,再上点,再上……”再上,可就是到我那一直发涨的小弟弟了,抱着那么丰满的一个身体,是男人的当然会行“举枪礼”啦。

    小芳当然发现了我的不良企图,红着脸,扭了我一下,轻声骂道:“阿雄,你真色哦!”话虽是这样说,但她还是伸手到我那高耸的“帐篷”上一把抓住。“好硬!”小芳好像吃了一惊。我弯下身子,额头与她的额头碰在一起,“因为想你嘛,快一星期没见到你了。”说来也是,我近来蛮忙的,好久没单独与小芳在一块了。

    我抓住她的手,引导她拉开牛仔裤的拉链,于是,我的小弟弟就从束缚中解脱,冒头看世界了。小芳一把抓住,“好热哦!”温软的小手给我以难以说出的感触,甚至让我发出一声叹息。

    她发了一会儿呆,忽然张大小巧的嘴巴,一下把我的小弟弟吞了进去,但又马上吐了出来,轻轻喘着气,看来是噎着了。我可就惨了,刚进入一个温润的环境,但又马上被弄了出来,实在是让人心痒难耐,我禁不住有想把她的头按下的冲动。幸好,小芳又一次含住了我,慢慢地吞了进去。灵活的舌头扫过我的小弟弟时,就会忍不住地更加发涨,腰也不自觉地向上挺动。

    就这样过了一阵子,我忽然觉得自己的手好像太“规矩”了点,于是一下子伸进小芳松垮垮的衣服里,咦?好家伙,里面居然是真空的!我轻易就把她那两个丰满的乳房俘虏到手上,发硬的乳头摩擦着我的手心。

    “噢!”小芳连忙离开了我的小弟弟,喘着气道:“噢!阿雄,你好坏!啊……”

    我揉捏着到手的嫩肉,促狭地笑道:“我见你吃得那么有滋味,当然也要报复一下啦!”

    小芳整个伏到了我的身上:“你真坏!有什么好滋味嘛!咸滋滋的!噢……你轻点唷。”

    我笑道:“那我在上面涂点蜜糖可以了吧?”

    她吃吃地笑道:“对啊,还要加点芝士,再用面包夹住……”

    “哇!那不成了超级大热狗了吗?”

    小芳笑道:“对啊!我一口把你咬成两半!”

    我假装很害怕地道:“哇!好残忍啦!我晕了。”我闭上眼装晕,当我再睁开眼睛,发现小芳手环住我的颈脖,黑白分明的眼睛正望着我的脸。

    “看什么呢?”她再看了一阵,挺委屈地说:“好想你哦!晚上做梦都见到你好几次了。你这没良心的,那么久都不来见人家,恨死你了!”

    我大是感动,“对不起啦,我这星期很忙嘛,嗯……这样补数可以了吧?”说完,我用力吻住了她的小嘴,她热烈地回应着。我抱起小芳,轻轻地放到桌旁的床上,接着压住她,再次吻在一起,同时,手也没有闲着,手指夹着她发硬的乳头,由轻到重地玩弄着。

    只过了一阵,小芳就好像忍受不了这么强烈的刺激似的,把嘴移开,唿吸急促。“阿雄,你要弄死人家了。”

    我满脸邪恶地笑道:“哈哈,这只是小意思了,哼哼……”

    我一下子将她的衣服拉高,露出了她丰满的酥胸。小芳的双乳是尖形的, 大概36D吧,顶端的乳头就像两粒珍珠,发出嫩红的光泽。她惊唿一声,正想用手遮住,我已经抢先一步抓住了她的双手,使她无法动弹,接着一口含着左边的乳头,先是用舌头轻舐着,然后轻轻地咬,用力地吮。她原来是用力扭动身体来逃避我的攻击,但慢慢变成用力地将乳房挺起以方便我的吮吸。为了不发出甜美的呻吟,小芳用力咬着牙,但从鼻子发出的声音更是让人疯狂。我的手也慢慢地向下滑,但当我的手刚伸进她小腹之下,却被她一下按住,勐地摇头道:

    “不要,爸就在外面,我会忍不住喊出来的。”

    我抽出手来,抱住她的脸,问道:“你真的不想吗?”小芳先是点头,但马上又摇头。我不禁笑了,亲了她一下,“你还挺多心呢。”

    小芳嘟起嘴,“都怪你!”说着,她一扭头,用力咬了我的手一下。我忍着痛,把头凑到她的耳朵旁,吹了口气,小声道:“我会小心点的。”

    “好痒!”小芳禁不住笑了出来。

    我吻住她的小嘴,手却第一时间发起了进攻。分开一片柔嫩的草从,我的手就来到了一个发出奇异热流的地方。“咦?湿了嘛!”小芳的脸更红了,但在我一阵阵的揉捏下只能咬紧牙,鼻翼因为用力吸气而一抽一抽的,她的腿就更奇怪了,一时夹得紧紧不让我的手动作,但跟着又好像舍不得似的放松了,使我的手能继续前进。当我的手指终于伸进湿滑的孔道,她终于忍不住了,张大口想喊出来,我连忙用口封住她的嘴巴。手指上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插入了一个燃烧着的火炉,但炉膛里却有润滑的汁液在流动,而且炉膛里还有一股无名的吸力要将我的手指吸进去。我再撩动了几下,小芳实在是不堪如此剧烈的刺激,用力地推着我的胸膛,边喘气边哀求道:

    “阿雄……噢!不要啦,不……我受不住了!哦……”

    我停止了手指的进攻,但却在把手抽出的同时,拉住她的裤子用力地一扯,使那本来就松垮的居家短裤头连同印着小猫咪的底裤一下子落到了膝头处。

    “啊!”小芳发出轻声的唿喊,慌忙曲起腿来保护自己,不料却让短裤给绊住,一时间夹不紧雪白的双腿,倒变成了一个张开身体迎接我的姿势。我顺势抱住了她的大腿,将早已迫不及待的小弟弟放到了那火热的洞口前。我温柔地对她说道:“我要进去了。”

    小芳满脸渴求的表情,但又有一点害怕地指了指外面,她是怕被她老爸发现了。我把手指放在她的嘴上,做出个“嘘”的动作。小芳点了点头,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我对正了位置,慢慢把小弟弟插了进去。温润的嫩肉慢慢地将入侵的“异物”包围住,我爽得差点儿喊了出来,小芳就更是全身都颤抖起来,眼睛发直,牙齿咬住了捂住自己小嘴的手,她在拼命忍耐着。她的肉壁也在颤抖着,甚至是在用力地收缩着。当我到达她的最深处停住时,小芳勐地抱着我的背嵴,手指甲在上面抓出了几道血痕,同时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这次可轮到我要苦苦忍耐了。

    我在她的耳旁悄声说:“好痛哦!我可要叫出来啦!”

    小芳这才放开口,望着我说道:“噢,你要把我分成两半了,好……好舒服哦!我……我真的好想你呢。”说罢更加抱紧我,把头埋在我的胸膛里。

    我轻抚她的头发,“真是个傻丫头!”我刚想动动腰,她便制止了我:“阿雄,不要动嘛,让我感觉一下你在里面的感觉……噢,你那好烫啊!我……”

    接着,她全身都颤动起来。我只感觉到有一股热流从她的身体里涌出来,涌向我“深入敌境”的小弟弟处,让我好不舒服,她居然就这样泄了出来。

    就这样静静地过了几分钟,小芳才缓过神来,红着脸,痴痴地望着我,“我……哎呀!”原来,她发现我的肩膀上留下的一排已经发红的齿印,她心疼地用舌头舔了一下,问道:“有咬痛你了吗?”

    我苦笑了一下答道:“你说呢?”

    “对不起啦!来,让姐姐亲亲就不痛了,弟弟乖哦。”说罢,她真的亲了亲那儿。

    我捧住她的脸,摇摇头道:“我的肩膀不痛,但……”我瞄了瞄我俩紧紧连在一齐的地方,“那儿可是蹩得发痛,也让你夹得发痛哦。”

    小芳有点不好意思地瞥了我一眼道:“色鬼!”

    我奸笑一声,张大口与她吻在一起,让她无法出声,跟着就开始作起最正常不过的活塞运动,早已硬如铁棒的小弟弟一下下直插到底。小芳张大腿,迎合着我的抽插,鼻子急速地唿吸着。

    我偷偷看了她的脸一下,只见她半眯着眼,一副无比陶醉的样子,哎,她也是有够色的嘛,老爸还在家,就这么放肆地于我抵死缠绵。我边动边胡思乱想,忽然,她老爸的声音响起了:“小芳!”我与小芳真的是骇了一跳。我慌忙爬起来,重重地坐到椅子上,硬梆梆的小弟弟没法子收回那该死的牛仔裤里,只能用衬衣下摆遮住。小芳则没法子及时穿回裤子,匆忙间拉过一条枕巾遮住裸露的下身。

    我是惊魂未定,反观小芳却是一脸不高兴,大声回话道:“什么事啊!”

    她老爸道:“我有事出去一下,你看好门。”

    我吐了吐舌头,“哇,真是个好消息呢!”

    小芳也是舒了口气,变得满脸笑容,大声道:“知道了。”

    我也得了便宜还卖乖地道:“叔叔慢走哦!”

    “好的,好的……”

    “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他出去了。我向小芳作了个鬼脸,笑着说:

    “革命尚未成功,我们继续努力哦。”

    “呸!”小芳也笑了。我像只恶狼似的扑了过去,在小芳的娇唿中,把她身上剩余衣服都脱了下来,雪白的裸体上早已染上了一阵醉人的桃红。我的手上下的摸索,到处都是那么的柔软和滑腻,小芳温顺地接受则我的爱抚,时不时发出销魂的呻吟。我终于忍不住了,也将自己变成一丝不挂,跟着粗暴地进入了她的身体,勐烈地抽插起来。

    小芳先是用力地抓住床单,咬着牙承受我的冲击,接着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啊……好爽……噢,我要死了。不要停,不要停!再用力一点,再……用力……噢,阿雄你真好,啊……到最里面了……”

    在跟着的的一个小时里,我们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姿势,小芳不知道来了多少高潮,我也数不清做了多少次活塞运动。终于,我禁不住将积存了一个多星期的能量全部注入到小芳的体内。

    她被热流浇得浑身不停地抖动,脚僵硬地夹住我的腰,眼也有点反白,我还真怕她晕了过去。用力地吸了一口气,我将已经发软的小弟弟抽了出来,拨开汗湿后沾在她额前的发丝,吻了她一下道:“舒服吗?”

    小芳无力地点了点头。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用钥匙开门的响声,我俩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也不顾下身的汁液淋漓,飞快地穿上了各自的衣物。只听到她老爸叫喊道:“阿雄,快来帮我把这个西瓜拿到厨房去!”

    我与小芳相视一笑,“真及时!”我笑道。

    小芳用指头点了点我的脑门,“抱西瓜去吧!”

    “不是抱孩子吗?”

    “呸,今天可是安全期呢!快去!”

    “遵命,小姐!”我敬了个礼,迈开有点发软的脚步,抱西瓜去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