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乞丐张之娇娇
  • 发布时间:2018-01-24 11:45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和单位熟女的一段情》

    《淫荡的小表姐》

    陈天娇是刚从市特警队培训中心分配来的,今年23岁,高挑身材,相貌出众,在家小名叫娇娇,警龄刚满两年,按例她这样的年龄资历一般是不会分到刑警队去的,但她坚决要求去那里见习,她的爸爸又是分管市局部门的领导,在上边递了话说可以锻炼锻炼年轻人嘛,加上她在培训中心的成绩也很争气,各科都是名列前茅,这才得到了这个机会。  陈天娇今天一早到市局的刑侦总队报道,就正好赶上队里要派人去南山花园出现场,她一打听原来是一起疑似奸杀案,立刻来了兴趣,强烈要求队长带她去现场实践学习经验,老刑警季洁对这新来的小女警挺有好感,便答应只要她听从安排就带她去,她高兴得跳了起来。  来到现场娇娇的第一感觉就是——怎么这么乱啊?公园里少说有数百人都聚集在现场附近,只见案发现场的半山腰也是许多人,只有可怜兮兮的几个派出所片警点缀在人群里竭力维持秩序,那里挡得住汹涌的人群,季洁低声说了句:  “现场完了。”就吩咐娇娇去把片警的负责人找来。  回来的时候娇娇见在大花坛旁边还有一群叫花子打扮的人在东张西望,她上前劝散他们说:“没什么好看的,马上公园要关门了,快走,快走吧!”在她走上花坛台阶的一瞬,强烈的感觉到自己背后异常的刺骨般感应,有人在用火辣辣的目光盯视她!她转回头,却看到同是队里的刑警许乐在后面驱赶叫花子,他拨开一个全身都罩在破布单底下的老头儿,对她喊:“快点,……季姐让你上去!”  下午在队里开了个案情报告会,娇娇也列席在内,因为在现场目睹惨状她忍不住大吐了一回,羞得现在她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桌子上是几摞现场的照片资料,她就顺便一边看着照片一边耳朵里还仔细听着现场勘察的报告。  “……根据情况来看,一些有可能被做案人遗留在现场的有用痕迹以及疑为工具的物品,基本上都已被现场的群众破坏,在对尸体体表,周围地理的搜查中,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尤其是尸体体表上,经检查发现有不少的手印,掐痕等等痕迹,但至今经初步排查确定手印指纹特征的就有九人之多,而且证据鉴证科还有一半以上的材料没来得及整理出来,那样会发现的指纹特征者就更多了,因此我们认为那不可能都是真凶留下的,其他如掐痕等等也是一样的结果。我们认为那些指纹更可能是先期到场围观的人留下的痕迹。”  季洁顿了一下继续汇报:“但在现场还是发现了可能是作案人留下的物证,首先在女尸体内多处发现有精液留存,在女尸的阴道内,肛门及直肠里均有大量的精液,数量多到积蓄在体内部位的程度,还在女尸的口腔中与食管中同样发现了很多的精液状液体,对女尸身体下面的土壤取样报告目前还没出来。就目前情况分析,该女死者是在遭到了剧烈的性侵害及强奸后被残忍杀害的,我对现场环境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个凶手特别选定的场所,之所以在此展示尸体,而不是采用将尸体掩埋,抛弃,毁尸等其他方式隐藏自己的罪行,恐怕是出于要让女尸公开的示众,借以达到羞辱死者的人格或其家人之目的。当然不排除是黑社会报复作案的可能,但是可能性很小,由布置现场所需要的精力来推断作案者可能是一个强壮的青壮年或者是两个,这个凶手是个天性残忍手段冷酷的家伙,而且精力充沛,体能超过常人,属外来流窜人员的可能性较大。”  娇娇听着同僚们的报告和见解,端详着照片上女尸的惨态,脑海中慢慢出现这样一幅画面:一或两个男人的模糊身影在少女的身上大肆蹂躏,少女不堪重辱的惨嚎,被堵上嘴……一乎儿又变成女的被男的压在身下绝望的蠕动,男人发出亢奋的呼嚎,疯狂的交媾场面……一乎儿又变成男的在被扭曲成一团吊在树下的女的身边狞笑,女的在绝望的抽气,男人在月光下如鬼如魅……她看着照片上苦闷至极的脸上绝望无比的眼神,少女身体隐秘部位的污浊痕迹,身上纵横淫糜的绑绳,秘处那插入的象征性的粗棍,想象她在死前所遭受的无法体会的噩梦,死后还要被无聊的人们羞辱与意淫的悲惨……猛省过来收回神思,才发觉自己下面竟有些湿热的感觉,不禁脸上发烧,幸好低着头没被人注意,自己这是怎么了?耳边报告会已经到了结尾,是局领导在发言。

    =

  • 相关内容